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昨晚沒去酒吧,我很早就睡了,也很早就醒了,只有遇到令我難忘的自殺者臉孔時,我才會變成酒鬼。當我醒來時馬上想到了昨天的事情,那個在酒吧裡看我睡到天亮的女店員,還有不想自殺卻聯絡助手的女孩……這年代年輕女孩的所作所為,真是讓我難以理解。

    整個上午石先生都沒有打電話來,今天應該會是平淡的一天吧,我想。

    但早上的我還沒查覺,今天將是徹底改變我助手生涯的一天。

    當石先生的電話打來時,我正照著今天原訂的計劃,坐在網咖裡玩一個我剛註冊的網路遊戲。

    網咖內的客人並不多,雜音不大,所以我決定在座位上接聽就好。我用右手操縱著滑鼠,左手接起手機:「石先生。」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醒來時,照入眼中的是昏暗的酒吧燈光。

    我發現自己正趴在酒吧的桌上,整間酒吧沒有半點聲音,而身上蓋著一件不知道是誰的外套。儘管我的頭很痛,但我很快聯想到,昨晚我可能在酒吧裡睡著了,直到現在。

    酒吧裡沒有其他人,代表已經打烊了嗎?既然已經打烊了,為何我還會在這裡?

    我按壓著頭,把上半身從桌上撐起來,這時,從旁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你終於醒啦。」

    我嚇了一跳,原本以為酒吧裡除了我已經沒有別人,但這時我才發現有個女孩環抱著雙腿坐在牆角,她看起來差不多二十多歲,身上穿著酒吧的制服。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當一個人喝酒買醉變成常態時,就代表這傢伙肯定有問題,否則正常人不會對酒精有這種依賴的渴望,這種人要嘛是酒鬼,要嘛就是工作壓力太大。

    而我大概是後者,不過正逐漸轉變成前者。

    每次工作完成後,那些我協助過的自殺者的臉孔總會異常清晰,他們死前的臉、死後的遺容、或是介於生與死之間那種猶豫掙扎的臉孔,如果一不小心記住這些臉,那可能一輩子也忘不了。

    不知道從第幾筆工作開始,我試著不去注意那些自殺者的臉,不讓他們的面容印在我的瞳孔上。但後來我發現這並不容易,自殺者對生命完全絕望的臉往往會持續在惡夢中糾纏我。

    我不知道其他的助手同行是不是也有這種煩惱,畢竟我跟其他同行幾乎沒有交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醒來時,公寓裡只有我一個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一個人住,沒有家人,沒有朋友。酒臭味衝進我的鼻腔,似乎在逼我回想起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幾杯酒。

    我昨晚應該在酒吧裡喝多了,然後爛醉如泥的回到家,連澡都沒洗就倒在沙發上睡著了,畢竟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過度疲勞的第二天早上,該死。

    但這確實有效,現在的我已經想不起來昨天被自強號撞散的那個女孩長什麼樣子……我甚至想不起來昨天下午我是怎麼架好狙擊槍觀察那個跳樓的女人,昨天那個女人有順利跳樓嗎?有還是沒有?

    應該是有吧,入行以來,我還沒開過槍,如果我昨天有開槍斃掉那個女人的話,那我現在鐵定還忘不了。

    我從沙發上坐起來,把背脊跟頭部完全倚f靠在沙發上,等待著宿醉的頭痛感退去。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不太清楚該怎麼用一段故事來敘述我的人生,跟我的工作。

    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很想這麼認為……但沒辦法,一但踏入了這一行,我的一生就註定跟普通人三個字無緣。

    沒人知道這行業是何時被創造的,也沒人知道這行的開山始祖是誰,大家只知道,這行業可能是有人類歷史上最為黑暗的工作。

    如果要把我的故事拍成電影,那可能會是一部最沒有人性的電影。

    如果要寫成小說,那可能是最沒有人性的一本小說。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