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吳岳興在早上六點半走出自家大門,打算跟往常一樣進行晨間散步時,他發現了屋前的庭院有兩個不對勁的地方。

    第一個,是掉落在庭院泥土地上的一個皮夾,那是個白底加上粉紅色條紋的鮮艷顏色皮夾,讓吳岳興不想去注意也難。

    第二個,則是庭院的泥土,吳岳興的家就跟這個小鎮內的其他住家一樣,在屋子的前方有一塊面積頗大的院子,畢竟這裡可以算是有錢人才住的進來的豪華市鎮,但吳岳興不像其他人一樣在院子的土地鋪上整片綠盈盈的草皮,他只是意思意思擺了幾個盆栽,畢竟草皮還要花時間去澆水或加裝灑水器,他認為那樣太麻煩了。

    而現在他注意到庭院的泥土有一小塊的顏色跟其他區域不太一樣,顏色明顯比較深,似乎有人在這塊地上挖掘過之類的。

    吳岳興用眼睛目測,那一塊顏色不同的面積差不多長兩公尺,寬八十公分,接著他撿起了那個躺在地上的皮夾,並打開來翻看,裡面還有證件,吳岳興一打開就看到了裡面的身分證,這個皮夾似乎是屬於一個叫做鄧俊文的三十三歲男子,身分證上的鄧俊文皮膚黝黑,兩眼狠狠瞪著照相機鏡頭,讓人感覺他不是什麼好東西。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