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在家門外面時,我就可以感受到珮甄從屋內所傳來的那股低氣壓,無形的壓迫感透過房門穿透出來。

 

        唉……今天又怎麼了嗎?我最近有做出什麼讓她生氣的事嗎?

 

        我打開門進入玄關,一邊喊著:「我回來囉。」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在今天把之前已經出版過的「三年闇班」系列都發表上來囉。

 

        為什麼現在才放上來呢?其實原因很明顯......就是我覺得故事的缺陷太多了。

 

        雖然這篇故事有傳達出十足的陰鬱跟黑暗感,但整體真的寫不太好,嚴重的缺陷太多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真是個受詛咒的學年。

 

    僅管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但我知道我一直到老都不會忘記那一個學年,相信不只我,其他班上還活著的人應該也是這樣。

 

    那個照理說已經結束的學年,卻還在我們的心中以我們的恐懼為食,越來越茁壯……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ay8 9月27日 星期四

 

 

    漫長的一天,過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ay7 9月26日 星期三

 

 

    我是透過母親的轉達才知道今天我們班級停課的消息的,吳老師似乎一大早就打電話到每個人的家中通知這件事情。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ay1 9月19日 星期三

 

 

 

    一個班級只要運作一段時間,什麼東西就都固定了。遇到問題會主動出來解決的是哪幾個、成績好的是哪幾個、每天最早來的是誰、每天都會遲到的又是誰……當然,如果是「誰在班上最沒有作用」這種問題的話,那麼答案才會出現我的名字。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還記得在你的學生時代,你的班級是由哪些人、哪些小團體所組成的嗎?不管記得也好,不記得也好,我想每個人應該都大同小異吧。

 

    每個班級一定都會有幾個特別有活力跟責任感的學生出來擔任領導者的角色,還有幾個特別漂亮的女生則組成班上的亮點,特別高大俊俏的男生成了籃球班隊,其他女同學的工作就是為他們尖叫,其他功課好的男女學生則變成筆記講義製造提供機,再加上可有可無、沒有任何特點的路人甲乙丙學生,如此一來就組成了一個班級。

 

    ……對了,可能還有一些長得醜又沒特長的廢渣學生則擔任被班上全體霸凌宣洩的角色,這些角色雖然被其他人鄙視,但在每個班級卻又不可或缺。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個班級都像一部電影,有那些總是吸引眾人目光的主角,也有從頭到尾都不受到重視的配角,每個年級也都會上演不一樣的題材。

 

    但不管是什麼角色,對一個班級來說都缺一不可,雖然我已經忘了自己以前還是學生時所擔任的角色,不過我想我自己應該是屬於配角那一族群的,默默地在班上生存。

 

    團體照時總是站在最旁邊,成績不亮眼,長相平庸,體能中下……很多人應該也跟我一樣。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12 Tue 2016 17:05
  • 斷指

        獨居男性的房間總是很恐怖的。

 

        如果來訪的只是一般的男性朋友,那還無所謂,畢竟大家都習慣了如此髒亂的房間,如果突然整理乾淨,反而會感覺到不自在吧。

 

        但假如,來訪的是女性朋友的話,那就完全不一樣了,男生就必須把整個房間徹徹底底清潔乾淨,甚至完全翻修過一遍後,才敢安心地讓女性朋友入內。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後還是做出了決定,把「異物」的故事重新開放並且全部補齊。

 

因為有很多讀者朋友都在問這個故事什麼才會重新PO上來。

 

之前這個故事是因為收錄到「異數之奇談」這本書裡而隱藏起來,所以現在點進「阿攤的中長篇」=>「異物」後,就可以看到之前被鎖起來的故事跟今晚補上去的所有故事囉。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事後人們問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能沒幾個人知道真相。

 

    他們只會知道「噬肉症」在人類歷史上成為一個最難解,也是沒有答案的疾病。它在突然之中襲擊人類,卻又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有少數人會知道,關於那「異物」的真相。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來與會的人加上我跟醫生總共有六個,當中除了我跟醫生是穿著綠色的護理人員服裝外,其他人的身上都是穿著醫師白袍,看的出來醫生的學弟們在醫院內都身兼要職。當然,他們身上的白袍也是陣陣血跡。

 

    我們開了一次簡單的會議,會議的主持人當然非醫生莫屬,他相當有效率的先說出這次任務的目標:「我們的目標就是醫院裡的其中一個患者,只要我們能找到他,那麼所有的患者便有可能得救。我知道你們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一個一個問……明徹?」

 

    那個叫明徹的醫生問:「學長你可以把患者的名字跟我們說嗎?這樣一來很快就可以找到他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個人影跑向我們的車子,他跑的並不快,還一邊頻頻回頭,好像想全力奔跑卻又顧慮被人跟蹤。

 

    「你遲到了。」醫生語氣平淡地對著跑到我們車子旁邊的人說。

 

    「對不起,學長,現在院內管很嚴……」那個人靠在車子旁邊喘著氣。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小希醒來時,我跟醫生站在她的床邊,一起低頭看著她,我們兩人的臉上都沒有任何表情,此刻的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表達我的情緒。

 

    小希的眼睛不停的眨動著,等她的眼睛適應燈光後,她似乎也發覺我跟醫生等一下會做出某些事情……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怎麼了嗎?看你們的樣子,好像……」

 

    「我們要著把妳體內的東西趕出來,」醫生直接開口:「接下來妳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躺在床上就好了,可以嗎?」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希的狀況怎麼樣了?」我嘴巴裡咬著不順口的泡麵,望著剛從房間裡出來的醫生。

 

    「我給她注射了鎮定劑,她現在已經睡著了。」醫生坐在我旁邊,掀開泡麵的蓋子也吃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嘴巴裡繼續咀嚼著硬邦邦的麵條,含糊地說:「我還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對抗那些異物……每次與異物溝通,主控權總在他們的手上,我的右手似乎只能乖乖的寫出異物想跟我說的話而已……」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醫生的家就在市區內,是一棟透天建築。

 

    讓我驚訝的是,在他家中所有基本的醫護工具都找的到,就像個迷你醫院。

 

    醫生確實很有一套,到家之後,他馬上幫小希打了點滴,也妥善地把各傷口都包紮起來,現在小希的臉色看起來好了許多,但卻一直沒有醒過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感覺腳部一陣癱軟,幾乎就要在原地倒了下去,但我撐住了自己的雙腿。我不能倒下,至少現在還不行,首先我要搞清楚,小貓跟小希上哪去了?床單上的那灘血又是誰的?

 

    醫生坐在床邊,凝視著那灘血跡好一會後,轉過頭問我:「看來你遇上了麻煩,是吧?」

 

    「是啊,大麻煩。」我搓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從山上回來,簡詭原本打算休息個幾天,更決定睡到自然醒。

 

        但電話打斷了簡詭的美夢,是宇光大學的學生禹安打來的,說有人到系上找簡詭,他只好甩開棉被,出門前往宇光大學。

 

        簡詭的身份除了畫家之外,在宇光大學的美術系中也掛著一個職員的位置,雖說那個位置是可有可無,不過宇光大學正是憑藉著簡詭的名氣,才能夠跟國外的大學做交流。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