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

 

        而且好靜,耳邊沒有聲音,眼睛也看不到任何物體。

 

        連說話都沒有辦法。

 

        自己該不會是瞎了吧?

 

        瑜雪試著眨動眼皮,才發現自己的眼睛並不是瞎了,而是被貼住了,嘴巴也被貼封了起來。

 

        這是哪裡?這裡沒有任何光線,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味道。

 

        自己正坐在某種東西上面,瑜雪動了動身體,底下軟軟的,從觸感上判斷,自己應該是坐在一張沙發椅上面,而手跟腳都被綁在沙發上。

 

        一開始,瑜雪驚慌地試著掙脫,但只換來了手腕的疼痛。

 

        等到冷靜下來之後,瑜雪發現這裡還有另一種聲音。

 

        那是某人的呼吸聲。

 

        聽起來很近,非常近。

 

        瑜雪感覺對方的鼻尖似乎就在自己正前方,而且緊貼著自己。

 

        但仔細一聽,呼吸聲又跑到了後面,對方似乎正在自己的腦後,輕輕的呼氣。

 

        在哪裡?到底在哪裡?瑜雪不斷轉頭,嘴巴中發出嗚嗚的叫聲試著跟對方溝通。

 

        但挾持她的人就只是這樣不斷發出呼吸聲,並在黑暗的某處凝視著她。

 

 

 

        在人間椅子的事情發生之後,瑜雪就搬到冰韻的公寓跟她一起住,本來以為這樣會十分安全。

 

        但可怕的事情仍然在今天早上發生了。

 

        冰韻在起床之後,完全找不到瑜雪的人影,而她的鑰匙、手機、皮包、鞋子跟所有衣物都在房間裡原封不動,瑜雪就像是從房間裡蒸發不見一樣。

 

        冰韻先聯絡了凱文,凱文馬上想起上次的人間椅子事件,便在電話中說:「椅子跟床墊下面呢?所有地方都找找看,那個變態很有可能也潛入妳家裡了。」

 

        凱文接著也十萬火急地跑到冰韻家,兩人一起把房間都翻過一遍,但依舊什麼都找不到。

 

        那個變態,利用了某種手法把瑜雪從房間裡劫走了。

 

        冰韻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完全保護瑜雪,沒想到對方卻像幽靈般來去自如,她站在因為搜尋而被翻亂的房間中央,失神地問:「現在怎麼辦?」

 

        凱文想了一下,決定道:「……我們先回事務所。」

 

        「去那裡幹嘛?今天的我沒有心情上班。」

 

        「我們去找老大幫忙,他一定會有方法的。」凱文說。

 

       

 

        「人間椅子嗎?我有讀過這篇小說。」聽完兩人的敘說後,駿元輕輕彈著手指:「是很經典的一篇小說,沒想到現實中真的有人使用了這個手法啊。」

 

        「老大,你有方法嗎?」凱文擔心地問。

       

        駿元站起來,說:「大概有,我們先到冰韻的公寓去吧。」

 

        「老大……」冰韻滿臉提心吊膽,駿元從沒看過她這麼緊張,冰韻問:「找到我朋友,你要收多少錢?」

 

        一聽這句話,駿元馬上「噗哧」笑出來,然後笑道:「幹嘛收錢?今天就暫停其他案子,先找到這位叫作瑜雪的女孩吧。」

 

        太好了!冰韻差點歡呼。

 

        疤面拎起外套跟在駿元身後,他也說道:「你們應該在那女孩一開始被騷擾的時候,就要跟老大說了,這種朋友間的事,怎麼可能會收錢?」

 

        「啊,疤面大哥,你以前都沒有這麼帥過。」冰韻這話發自肺腑之言。

 

        疤面一個臉紅,跟著駿元出了事務所。

 

        雖然高興有了其他夥伴的幫忙,但一想到瑜雪現在的處境,冰韻的心情又沉重起來。

 

 

 

        對方到底想幹嘛呢?光是在面前呼吸,卻都不說話,給人一種恐懼的壓力。

 

        在黑暗中,瑜雪用觸覺檢查著身體各處,感覺身上還穿著昨天晚上的睡衣,也就是說,自己是在睡夢中被抓來的嗎?那麼冰韻呢?她沒事嗎?

 

        睡衣睡褲都還在,對方似乎沒有對自己怎麼樣……

 

        另外,他到底在哪個方向?瑜雪感覺對方的呼氣一下從正面吹過來,一下又從背後,氣息飄渺不定。

 

        自己則被綁在椅子上,完全動彈不得,一想到對方就在近距離觀察著這樣的自己,整個心裡就仿佛爬滿毛蟲般不對勁。

 

        「喂……」

 

        對方終於說話了,聲音很近,是從耳邊發出來的。對方正將嘴巴貼在瑜雪的耳旁,輕聲地說:「……還記得我嗎?」

 

        瑜雪怎麼可能會忘記這個聲音。

 

 

 

        「喂,老實說。」在前往冰韻公寓的車途上,駿元突然說:「我還想起了另一篇江戶川亂步的故事。」

 

        冰韻好奇地問:「是什麼?」

 

        「不過那不是篇美好的故事,甚至相當恐怖,但是一聽到女孩子失蹤,我就想到了……」

 

        凱文接過這個話題,說:「是不是『蟲』?」

 

        駿元說:「對,就是那個故事。」

 

        負責開車的疤面問:「好奇特的名稱,故事內容是說什麼?」

 

        凱文解釋道:「蟲這個故事,是說有個男子勒死了自己所迷戀的女子,然後將屍體帶回自己的住處,逞了自己的獸慾,而且還使用各種方法阻止屍體腐壞,像是化妝、冷藏之類的……但屍體仍無法控制的腫脹腐爛,長出蛆蟲,到故事的最後,男子被發現死在腐爛殆盡的女屍旁邊,似乎是因為屍毒而死的。」

 

        「啊!」冰韻遮住了嘴巴,「那瑜雪該不會也……」

 

        「那只是小說,我相信那女孩現在還活著的。」駿元說:「冰韻,妳可以先聯絡公寓的房東或管理員嗎?請他在門口等我們。」

 

        「可以啊,為什麼?」

 

        「我認為犯人跟那女孩應該都還在公寓裡。」

 

        「真的嗎?」聽到這推論,冰韻有了希望。

 

        「雖然不確定,但光是以犯人的的心理層面去推論的話,他很有可能就住在公寓裡,你們不是說,他以躲在沙發的方式,跟那女孩一起居住了一段時間?」

 

        冰韻跟凱文一起答道:「是啊。」

 

        「既然曾經以這麼近的距離接近過目標,怎麼可能會輕易退到遠處?想必他會十分不甘心吧,我猜當那女孩搬過去冰韻那裡後,他也找到了另一個可以接近目標的地點了。」

 

        凱文這時說:「但是我們已經把房間都搜過了,沒有可以躲人的地方,也沒有躲藏過的痕跡。」

 

        冰韻對這點也很有信心:「因為怕類似的事情再發生,所以她在搬進來之後,我也有檢查過家具,都不可能躲人的。」

 

        「那麼就是其他的地方了,我們從一個個地點開始過濾,由近往遠找,例如你們隔壁的房間,再到整棟公寓,然後是整條街。」

 

        「啊,那麼老大你找房東就是為了……」

 

        「沒錯,我要問問看瑜雪搬到妳那邊後,還有哪些後續搬入的房客,那些人每一個都有嫌疑,瑜雪可能就在他們的房間裡。」

 

        「可是我不確定房東會配合……」

 

        「這交給我就好了。」疤面抖著臉,讓那道疤看起來更為恐怖,不管怎麼固執的傢伙,面對疤面都得退讓三步。

 

        「等問出來後,我們再幫這些房間一間間做客房服務。」

 

 

 

        對方的氣息從後面吹上瑜雪的臉,一下又從左邊,下一秒又換成右邊。

 

        「我們對妳而言,到底算什麼呢?」對方說著,那是之前曾在騷擾電話中聽過,讓瑜雪恐懼不已的聲音。「從很久之前,我都有追蹤妳的網頁,幫妳的每一篇文章按讚並留言啊,這對妳們來說,難道不滿意嗎?」

 

        對方的聲音帶給瑜雪莫名的驚恐感,那種口氣就像是要把一筆爛帳完全算清一樣。

 

        「對妳們這些美麗的女人來說,妳們每次發文說一堆廢話,不就是為了大家的目光嗎?每篇文章,每張照片,我都幫妳按了讚啊,為什麼我約妳出來,妳還是不肯?」

 

        約我出來?瑜雪由於常接模特兒外拍工作的緣故設立了粉絲團,在她的記憶中,的確有許多網友曾經約她出來過,不過她都以工作為理由回絕了。

 

        「我該把我當初在沙發下所看到的景象,所拍到的照片放上網路,讓大家看看妳的真面目才行,妳只是一隻母狗而已,私底下的生活跟動物沒有兩樣,嘿嘿。」

 

        這不公平!瑜雪在心裡高呼,每個人其實都是這樣的!那些偶像、模特兒,不管他們網路上的照片再怎麼漂亮,那些人私底下的生活總會有骯髒的一面,為何只有自己會遇到這種事?

 

        「重要的是,我們對妳而言,到底算什麼?」對方繼續說著,陣陣熱氣吹進瑜雪的耳裡,「在你們這些女人身上,我們抱持著幻想,妳們的每一篇發文,我們都無怨無悔的支持啊,結果呢?」

 

        「我潛入妳的住處,在妳的沙發底下觀察妳後,嘿,我才發現妳根本把我們當垃圾,妳這傢伙,總是一邊咒罵我們一邊在網路上發出可愛的貼圖,可全被我看見了喔。」

 

        不公平,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啊!瑜雪直呼,不要說是像她這樣特殊的女生了,一般人也會這樣啊!

 

     「根本把我們當笨蛋……妳以為長的漂亮就可以玩弄我們?一邊希望我們的支持,又一邊罵我們只是群骯髒的男生?我要讓妳知道妳錯了。」對方想是舔著嘴唇,興奮地說:「現在換我玩弄妳了,我要讓妳在這張沙發上坐到死,而我會在離妳最近的地方看著這一切。」

 

        瑜雪想道歉,但根本開不了口。

 

        的確,像瑜雪這樣的女孩子,只要在社群網站上一發文,便會有數千數百個讚湧入,許多人會留下支持的留言。

 

        但對瑜雪她們來說,這些人根本不算是真正的人,那都只是統計上看誰比較受歡迎的數字。

 

        每個人總是點出名單來看,然後一邊咒罵:「都沒半個正點的嗎?」

 

        不管是男生或是女生,都是這樣的。

 

        儘管全力支持,但卻被當事人當成垃圾,就只是為了網路上那微不足道的統計數字。

 

        突然,光線湧入了。

 

        有人打開了這房間的燈。

 

        瑜雪的耳邊聽到了久違的聲音。

 

        「瑜雪!」遮住眼睛的膠布被撕開來,冰韻的臉龐出現在眼前,凱文則忙著解開她手腳上的繩子。

 

        瑜雪的眼睛打量著房間,從格局來看,這裡應該是公寓的另一間房間,另外還有兩個沒見過的男人,其中一個臉上有著一道異常恐怖的疤,另一人則滿臉精悍,但看起來都不是壞人,滿臉精悍之氣的人問道:「犯人呢?妳有看到嗎?」

 

        瑜雪站起來,按摩著手腕,說:「應該還在……我剛剛才聽到他的聲音。」

 

        「剛剛是指多久?」

 

        「燈被打開的前一秒……」

 

        這代表犯人還留在房間裡嗎?

 

        駿元跟疤面的眼神都四處警戒著,最後兩人的眼神都落在同一個點上。

 

        「你的氣息出賣你了,王八蛋。」

 

        兩人都盯著瑜雪剛剛所坐的沙發。

 

        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人間椅子……這次犯人又再利用了一次。

 

        瑜雪也發覺了,難怪對方的氣息會從各種方向傳來,聲音也是從耳邊發出……原來自己剛剛就坐在犯人身上。

 

        從頭到尾,犯人都坐在中空的沙發裡,他一直隔著皮革近距離感受著瑜雪的無助跟恐懼。

 

        「疤面,把沙發翻過來。」駿元下令道。

 

        出乎意料的,瑜雪馬上出聲阻止:「不要!請等一下!」

 

        「……瑜雪?」冰韻疑道:「怎麼了?犯人就在這張沙發裡面啊,我也可以感覺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剛剛一直坐在他身上,可是……」瑜雪下定決心般,說:「這件事是我的錯,請饒過他吧。」

 

        「饒過他?」凱文問:「他之前躲在妳家裡,打那些騷擾電話,現在又綁架妳耶。」

 

        「我知道,但那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瑜雪哽咽著道:「請放過他吧,拜託你。」

 

        駿元冷冷看著那張沙發,說:「雖然不知道妳跟他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妳真的這麼說的話……妳最後的決定真的是放過他嗎?」

 

        瑜雪不經猶豫說出:「是的,這件事一切都是我的錯。」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駿元聳聳肩,「疤面,我們走吧。」

 

        「老大,當真?」疤面訝異地問。

 

        「我們一開始的任務只有找到失蹤的女孩而已,現在已經找到了,沒有我們的事了。」駿元看了那張沙發最後一眼,帶頭走出了這間房間,疤面嘆了口氣跟著走了出去。

 

        冰韻跟凱文都圍到瑜雪身邊,原本冰韻已經打算把犯人痛扁一頓了,但沒想到瑜雪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冰韻問:「瑜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但瑜雪卻對著那張沙發彎下腰,說:「你之前潛入我家,現在又把我挾持過來,我都可以原諒你,也請你原諒我,我不該……把你們只當成統計數字的,你們是珍貴的支持者,但我卻……」

 

        沙發只發出微微的震動。

 

          然後三人再也沒有聽到其他動靜。

 

       

 

 

 

 

 

=========================

 

當那些所謂的宅男女神,或是正妹們在發文後,總是有一堆讚跟粉絲留言,但在她們眼中是怎麼看待這些粉絲的,是單純比較的數字或是真心愛護他們?只有她們心裡知道了。

 

到這邊,這一系列先告一段落了,並不是完結,只是先暫時休息。

 

會不會再寫,要再看看情況.....其實,我感覺這系列寫的都不是很好,而有點綁手綁腳的感覺。

 

會開始這系列,主要是想用故事對這社會跟網路的一些現象展開反擊,一開始覺得還好,可是後來我便覺得有點怪怪的。

 

好像都少了某種屬於路邊攤風格的味道。

 

雖然問過一位讀者對這系列的感覺,她說:「怎麼說呢,很明顯這就是阿攤的感覺啊。」

 

聽到這麼說我當然很開心,可是還是感覺少了些什麼。

 

接下來會繼續寫路邊攤風格的恐怖小說。

 

可能會繼續寫百吧。

 

謝謝有看我的故事的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joker
  • 嗯~~
  • 霖鈴
  • 攤大你好,我是從國中開始就在追蹤你的作品的小粉絲>///<現在要上大學了才驚覺自己都沒在你這裡留言呢XD
    期待你下一篇作品,不論是哪個系列我都會支持的!!
    BTW疤面好可愛<3
  • 疤面其實就是我的翻版XD

    於 2014/08/09 21:43 回覆

  • 獅
  • 攤大你好,一直都有再追你的文,但卻是這一次的風格感覺少了些味道,恐怖或是緊張感吧,但還是會繼續支持你:D
  • 也許恐怖是最重要的 O_O

    於 2014/08/09 21:43 回覆

  • 鬼小月
  • 還是很好看的, 只是可能這系列沒什麼空間可以鋪排伏線, 所以不會像以前的故事一樣有種結局讓人驚訝或原來如此的感覺吧! 畢竟這也算是敍事式的... 也像樓上說的, 不恐怖(笑)
  • 我想是我道行還不夠~~

    於 2014/08/09 21:42 回覆

  • 鬼小月
  • 也不能說道行不夠啦, 老實說人間椅子這題目很有攤大的風格啊!
    但畢竟這系列到底角色都是人,而且主題偏向敍事還有針對現實時事, 想像空間比較局限(看過新聞就會有大致印象和認之基楚), 情莭當然難以跳脫現實...
    攤大別給自己太大壓力嘛! 快樂的寫作就好....(好像說得有點不負責任>_<||)
    繼續期待攤大各種的文章~
  • 百系列就比較沒有壓力了~謝謝~

    於 2014/08/12 17:51 回覆

  • 訪客
  • 我很喜歡這個系列<3

    感覺標題"讓我們跪在屍體前懺悔"
    第一章就很有這種韻味,可是到後面慢慢的就沒有懺悔或跪在屍體的感覺(?
    有種犯人不會懺悔自己做過這種罪行的感覺,而那四人就只是像警察那樣破案之類的FU(?

    不知道該怎麼講(捂臉)但我還是很喜歡攤大的文!
  • 我本來是以影集的感覺來寫的,基本上還是有那種味道啦XD

    於 2014/08/24 01:05 回覆

  • 訪客
  • 所以阿攤(可這樣叫嗎? 哈哈... 的臉上有刀疤?
  • 怎麼會覺得我的臉上有XDD

    於 2015/05/24 23:05 回覆

  • 艾斯哥
  • 無意間挖到這一系列,雖然主角設定很像復仇者聯盟之類的英雄,不過故事發展還是挺赤裸裸地呈現現實社會。不知道攤大有沒有考慮,把這個系列再發展,然後結合異數、詭誌呢XDDDD
  • 這系列太久了,怕角色混在一起會亂掉 XDD

    而且這個系列感覺比較沒人看,不然本來也打算寫長一點的 ~

    於 2018/02/12 05:14 回覆

  • 橘菱
  • 幾乎快看完攤大這網誌中所有文章了,所有系列我都很喜歡哦,期待續集
  • 謝謝你全部都看完!這需要很多的時間啊~

    於 2018/04/11 05:41 回覆

  • 訪客
  • 可是我很喜歡嗚嗚!
    從台論的時候就超愛你的文,
    今天才在鏡文學把鬼照複習一遍。
    (小時候看還有一陣子不敢看照片)
    期待這篇還是會重出江湖啦,加油~~~
  • 謝謝你啦~不過這系列停很久了,如果哪天要再寫,我可能要花時間跟角色們再混熟一點XD

    於 2018/08/22 01: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