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寓裡正在不斷發生一件怪異的事。

 

        我很肯定是公寓的問題,因為當我出去上班或是吃飯的時候,都沒有這種現象,唯有回家之後才會發生。

 

        待在家裡的時候,有時肌膚會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感覺,癢癢的,又有點刺痛。

 

        發生的部位不固定,有時是在脖子上,有時又在後背或是臉上。

 

        而且這種感覺甚至會在身上四處移動。

 

        那不是普通的癢,而是某種非常討厭的感覺。

 

        本來以為有什麼東西爬上去了,但是伸手一抓,卻又沒有任何東西。

 

        我這麼解釋吧,好比你坐著看電視看到一半,突然感覺背部有輕微的在癢,而且那股癢還慢慢往上移動,當移動到後頸的時候,你終於忍無可忍,便伸手往後面抓,這是一般人多半會採取的行為。

 

        但是這麼一抓後,你發現你的手上突然多了一個滑溜溜又噁心的感覺,你迅速把手縮回來後,同時也看到一個黑色物體跟著落地,那物體接著展翅在你眼前高飛。

 

        你這才發現那是一隻蟑螂,原來剛剛的癢是因為那隻蟑螂偷偷的爬上了你的後頸,難怪你會覺得那感覺是一路從背上爬上來的,只是到了後頸的部位後你才忍不住伸手去抓。

 

        當下,你的感覺一定是噁心又羞愧吧?

 

        噁心的是,蟑螂黑色外表的獨特觸感,那是世界上其他昆蟲所無法比擬的。

 

        羞愧的是,自己竟然讓這種生物爬到身上而不自知?

 

        不管是誰,一定都或多或少發生過這種事情。

 

        而發生在我家裡的情況也是一樣的。

 

        唯一的差別是,這種感覺不是蟑螂造成的。

 

        我可以感受到有某種東西爬上我的肌膚,他的觸角在我的皮膚表面移動,但是當我一看一抓,就是沒有任何東西。

 

        就跟喜歡在人類耳邊嗡嗡嗡地抖動翅膀的蚊子一樣,你聽得到,但是揮手去打,卻又打不到。

 

        這種情況一直困擾我,如果說是平常就算了,但偏偏在睡覺的時候這種情形也很常發生。

 

        把那種被蚊子吵得睡不著的憤怒再乘以一百倍,差不多就是我的感受了,因為發生在我身上的情況根本就找不到兇手!

 

        那感覺爬上我的身體,我伸手一抓,消失了。

 

        可是沒過一分鐘,那感覺又會出現,他可能從腳趾爬上小腿,或是從腹部爬上肚皮……我根本沒有辦法制止他,甚至想把床鋪搬到外面馬路上去睡算了。

 

        直到有天晚上,我決定跟這個煩惱直接對決。

 

        當你要逮住在耳邊不停亂飛的蚊子時,應該要怎麼做?

 

        有人會先忍耐牠的嗡嗡聲,等到蚊子停在耳後或側臉某個定點的時候,再去打死牠。

 

        而我所要採取的模式也是一樣的。

 

        先不理他,等他在我身上爬到一個位置之後,再給他致命一擊。

 

        但這套模式用在我現在的情況似乎行不通,因為我所面對的敵人是無形的。

 

        我躺在床上忍耐,等那種感覺出現……這次他從胸口出現,然後慢慢往上移動,爬上脖子,攀過下巴,。

 

        這種感覺奇癢無比,而且相當噁心,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我的臉上蠕動。

 

        但我還是忍耐著先不打他,直到他爬到我的臉上後,終於固定不動了。

 

        想像有隻蟑螂停在你的臉上,用那兩根長觸鬚挑逗你的鼻孔時的感受,就是那種感覺,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忍的住嗎?

 

        我當然已經到極限了,伸手往我的臉上就是一巴掌,但是這只讓我的臉感到一陣火辣的疼痛,什麼東西都沒打到。

 

        「夠了!我受夠了!」我從床上跳起來,把睡衣、睡褲跟內褲都脫掉,一絲不掛地站在床上對著那無形的敵人怒罵:「有種就直接出來!我不管你是什麼東西,這樣一直在我的身上偷偷摸摸爬來爬去的,你不煩嗎?」

 

        我這一罵後,耳邊聽到了一個聲音。

 

        「嘻嘻。」

 

        聲音不是從房間某處傳來的,那陌生的笑聲正是從我的身上傳來的。

 

        正確來說,是從我的臉上,剛剛那討厭的感覺最後所停留的位置上發出來的。

 

        他現在就在我的臉上,甚至發出了嘲笑聲。

 

        但我仍感覺不到他,是因為他現在沒有在移動的關係嗎?

 

        難道真的沒有方法可以看到那是什麼東西嗎?還是說……

 

        我想起了一種可能性。

 

        我戰戰兢兢地往浴室走去,當走到鏡子前方時,我仿佛看到了可怕的怪物。

 

        在我自己的臉上,有兩張表情交疊在一起。

 

        一張是我恐懼的臉孔,另一張則是一位陌生男子冷笑的臉孔……

 

        我兩手成爪往臉上抓去,試著把那張可怕的臉孔從我臉上掙脫。

 

        但是那張臉往下溜到我的胸口,繼續發出嘲諷的笑聲。

 

        那張臉毫無人性,如果把這張臉貼在海報上面,百分之百的人一定都會說這張臉集滿了邪惡、卑鄙、奸詐所有人性之惡。

 

        不管是誰,都不會希望認識這張臉的主人,更不會希望這張臉出現在自己身上,而會用盡所有手段將這張臉驅離身體。

 

        「媽的沒關係!至少我看到你了!」我衝回房間拿出美工刀,再回到浴室裡,在鏡子中,那張臉還留在我的左胸口。

 

        如果可以看到你,那我就有辦法可以攻擊你了!

 

        在我的身體跟大腦還未恢復理智前,我已經拿出美工刀,往那張醜惡至極的笑容刺了下去。

 

        完全沒有理智的,我只想把這張臉從我身上趕走。

 

        就像有人在拍打蚊子時,沒注意到蚊子停的地方其實是易碎的玻璃,而拍碎玻璃造成手部被割傷一樣。

 

        就像有人在趕蟑螂時,沒注意到傢俱就在前方,而撞到受傷一樣……

 

        就像大多數人,在消滅自己所討厭的人時,沒注意到自己已經走火入魔,也正步上死亡之路一樣。

 

        當刀身完全陷入我的左胸時,我也跟大多數人一樣,來不及發出求救的聲音。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鬼小月
  • 同感, 換成我,被折磨成這樣,估計還沒看見臉已經受不了拿刀往癢的地方戳了!

    攤大, 這篇好毛喔,不只是那感受, 而是讓我想起來兩年前某周日,早上五點鐘,我睡覺時感覺有東西在額頭上,就模模糊糊的伸手撥了一下,然後想繼續睡。 耳邊卻傳來啐啐的聲音,我側頭瞇著眼看了一眼,立馬以光速的彈起身退到床尾去。原來那騷擾我和聲音的凶手是只蟑螂。(抖)結果我在床尾呆了兩分鐘(真的),然後就怯怯的下了床,去!洗!頭!然後才把床上的東西都扔到客廳去,(因為找不到凶手旳行蹤)窩在客廳裡睡到中午再收拾,最后原來凶手躲進枕頭袋去了。

    現在想起來還是好害怕,以前還有試過被爬手爬腿的,所以對這篇的感覺真的是不能認同更多了!(淚)
  • (我爬爬爬爬爬

    於 2015/01/23 04:48 回覆

  • 姿婷
  • 好棒的文~真的毛毛的!!
    讓我想到我表姊小時後睡覺的時候被蜈蚣爬上臉的事情(抖

    PS.我終於找到攤大了!!!!!我可以繼續看文了~
  • 所以是找了很久的意思嗎XDD

    我一直都在這裡啊~~

    於 2015/01/23 04:48 回覆

  • 訪客
  • 那不是普通的養,而是某種非常討厭的感覺。

    癢。

  • 知道了,感謝錯字糾察隊~

    於 2015/01/26 06:42 回覆

  • Iris Fung
  • 為什麼是蟑螂為什麼是蟑螂為什麼是蟑螂為什麼是蟑螂為什麼是蟑螂為什麼是蟑螂啊啊啊啊啊啊-----------!

    剛開始看時覺得是真菌感染了...似有若無的癢...
    看到黑色展翅高飛的物體時果斷把手機丟了然後抓狂了一下...
    然後又很自虐的按回來繼續看

    ------------------

    換成是我的話大概會去洗澡然後刷到脫皮吧⋯⋯
  • 蟑螂其實很無辜啊 O_O

    於 2015/02/13 21:24 回覆

  • 夢
  • 同意樓上,真的會衝去洗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