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經理出現在社區門口,我便知道他剛剛去總公司處理事情,也許又被那些高層訓了一頓吧。

 

        他一看到剛上班的我,便對著我問:「小儀今天有來嗎?」

 

        我站在櫃檯後面,用眼神往電梯的方向示意:「有啊,她已經在電梯裡了。」

 

        「是這樣啊……唉……」經理看著電梯的方向,然後嘆了口氣。或許他剛剛在總公司時,就是因為小儀的事而被唸了一頓吧。

 

        畢竟社區管委會都說過那麼多次了,而身為社區管理保全的我們卻遲遲沒有去解決,被教訓一頓是免不了的。

 

        但是,經理跟我們都有苦衷。

 

        雖然我所任職的這裡並不是什麼豪宅,只是普通的大型社區,但也是因為人數眾多的關係,造成住戶的素質參雜不齊,或許是因為「有錢就是老大」的心態使然吧,雖然有些住戶在社會上的地位只能算是中等,但那些人對我們這些管理人員的態度,就是一種「我花錢請你來,你就什麼事情都得做」的霸王心態。

 

        當然,個性好的住戶也有不少,不過在擔任管委會委員職位的住戶中,幾乎都是些小氣刻薄的傢伙。

 

        「今天晚上還要跟那些委員開例會,看來又要被洗臉了。」例會指的就是管理社區的物管公司,每個月必須跟住戶組成的管委會進行一次的例行會議,通常會用來討論社區相關的設施改建、裝潢整修,以及其他頭痛的問題等等。

 

        而經理要面對的就是其他頭痛的問題,他的表情仿佛已經可以預見幾個小時後的場景,「剛剛公司的人也跟我說,今天開完會後,一定要把小儀的問題給解決掉。」

 

        「但是,小儀她……」

 

        「阿原,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們沒有辦法啊。」經理打住我的話,說:「今天晚上,管委會的人一定會再提出這個問題,我就再隨機應變吧……」

 

        「我不希望小儀被趕走。」我說。

 

        「這當然,我也是這樣想的,我一定會在例會上盡我所能幫助她的。」

 

        經理走到櫃檯後面,跟我一起看著監視器畫面。

 

        在其中一台電梯中,有一個小女孩正坐在地板上面,她將書包放在身邊,然後把書墊在大腿上,靜靜地看著。

 

        她就是小儀。

 

        小儀跟父親原本也是這裡的住戶,至於母親,則在很久之前就跟她父親離婚了,至今完全沒有任何消息,小儀說,她甚至記不清楚母親的臉是長什麼樣子,從小到大,她都是跟父親相依為命。

 

        而小儀的父親出事的時候,是在一年前,那時候我還沒有來到這個社區工作,只能夠聽經理描述當時的經過。

 

        當時小儀跟父親要坐電梯從十樓的住處下來。

 

        但就在兩人進了電梯之後,小儀的父親就這麼毫無預警地突然倒下了。

 

        小儀想要找人求救,但是電梯上那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按鈕,對驚慌失措的她來說宛如不可觸及的高科技產品,她完全不知道該按哪一個才是正確的。

 

        雖然當時的保全從監視器中看到狀況有異後,他也馬上按下按鈕讓電梯來到一樓,但那位保全只是個剛畢業的年輕小夥子,甚至連CPR的基本流程都記不住,這樣一陣手忙腳亂,竟然也忘了打電話叫救護車。

 

        而當時經理正在停車場處理事情,等經理回來之後,他才真正叫了救護車,並做了緊急的CPR,但小儀的父親還是回天乏術,長年以來累積的疲勞就在這幾分鐘之內全部爆發出來,帶走了他的生命。

 

        這件事發生之後,小儀也從社區中搬了出去後,剛好父親有一位親戚阿姨也住在市區中,便收留了她。

 

        但儘管如此,小儀還是每天都會跑回來這個社區。

 

        擔任晚班的我剛上班的時候,都會看見剛放學的小儀跑進來,她的手上會提著便當跟飲料,然後開心地揮手跟我們打招呼,接著跑到電梯裡面,坐在裡面先慢慢把便當吃完,再來就開始寫作業跟看書,直到晚上八點後她才會離開。

 

        而她離開時,總會在我們的櫃檯上面留下幾顆糖果,然後一邊說:「叔叔,今天謝謝你。」

 

        好像那是以她的能力,唯一能給我們的報酬。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每天跑到電梯裡面,直到經理跟我說後我才懂,原來她每天跑進去的那台電梯就是她父親去世的那一台。

 

        「只要坐在裡面,就能感覺到爸爸也在裡面,一樣陪我讀書,教我寫功課一樣。」小儀也曾這樣跟我說過。

 

        就算電梯裡面的空氣很悶、坐久了也會暈眩,但小儀都不以為意,她除了偶爾會跑來跟我們借廁所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在裡面寫功課,直到回家為止。

 

        家中的親戚應該也知道這件事,但是他們選擇不與干涉,畢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只要不惹出麻煩就好。

 

        但是許多住戶卻覺得這樣做實在不妥。

 

        他們認為,既然已經不是這裡的住戶,就沒有資格再使用這裡的設施,更不用說在電梯裡吃便當,如果弄翻的話就會把地板用的油膩膩的,也會充滿食物的味道,而且小儀一個人就佔走一塊空間了,如果有很多人要坐電梯的話,那根本就沒空間了啊……等等之類的問題,管委會一個接一個提出,要經理想辦法解決。

 

        經理雖然說好,但是他卻遲遲沒有趕走小儀,以致於現在被管委會跟公司的人盯得滿頭包。

 

        對於小儀,經理的想法跟我一樣。

 

        那個空間,是小儀用來思念父親的專屬空間,有時我在監視器中看到小儀邊看書邊自言自語,就像是真的在跟爸爸對話一樣,這種感覺,其他住戶能懂嗎?

 

        不,他們只是用神經病的眼光冷眼旁觀那個坐在電梯地板上的小女孩。

 

        如果禁止小儀進入社區,就等於斷了她跟父親間的唯一一條線,小儀可能會接受不了吧。

 

        但事到如今,上面一定要經理給一個交待了。

 

        「沒意外的話,今天的例會就一定會要我做決定了。」經理說:「把小儀趕走,不然就是我調去其他地方。」

 

        「那些傢伙,也不會將心比心一下,一定要這樣跟一個小女孩計較嗎?」我憤恨地說:「等她長大以後,自然會停止這種行為,何必這麼趕呢?這只會突顯出那些人有多自私而已,他們難道都沒發現嗎?」

 

        「……每個人都會有自私的地方,你也有,我也有,只是我們自己看不到,別人卻看得到,其實我們跟他們都是一樣的。」經理整理著領帶,幫等一下將開始的例會作準備。

 

        「準備來去被電了。」經理對我苦笑著。

 

 

 

        等時間到後,經理跟管委會的人們一起去會議室實施例會,而小儀這時候也剛好要回家了。

 

        她從電梯裡背著書包走出來,跟往常一樣把幾顆糖果放到櫃檯上,並對我露出小女生特有的可愛笑容:「叔叔,謝謝喔。」

 

        我剝開一顆糖果的包裝紙,直接放進嘴裡,然後也笑了:「很好吃喔。」

 

        「我上次看叔叔都喜歡吃這種的,所以就多帶一點了。」

 

        「……小儀,我問妳喔。」我走出櫃檯,蹲在她的身邊,悄悄地說:「如果……明天之後,妳就不能再來這裡的話,妳會很難過嗎?」

 

        小儀毫無不猶豫地大力點了頭:「嗯,這代表我再也看不到爸爸了。」

 

        「爸爸平常都在那部電梯裡嗎?」

 

        「對啊,雖然看不到,可是我可以聽到爸爸的聲音,這是老師說的,爸爸只是身體不在那邊了,可是靈魂還在那裡陪我。」

 

        原來如此,這是老師在小儀父親剛去世時,為了安撫她才說的話吧?沒想到小儀相信得這麼徹底,但小孩子就是這樣吧,總是會相信大人們善意的謊言。

 

        也許她的小小心靈也察覺出我話中的意義了,小儀問:「叔叔,你們不會再讓我進來了嗎?」

 

        「沒有,怎麼會呢?」我站起來,拍拍她的頭:「好了,謝謝妳的糖果喔,沒事要快點回家喔。」

 

        「我知道。」小儀接著一蹦一跳地離開了社區。

 

        接下來,就是等經理開完會後的成果了。

 

        但我已經可以預見結果了……

 

 

        經理回到櫃檯時,果然整張臉都失去了生氣,就好像把全身上下所有一切都在剛剛的會議中賭輸了一樣。

 

        「怎樣了?」我急著問。

 

        經理癱回自己的椅子上,雙手一擺,說:「你覺得還能怎麼樣?」

 

        儘管心裡已經有底了,但我還是想從經理口中聽到結果:「快點說吧。」

 

        「以後不能再放小儀進來,如果真的要讓她進來……每被看到一次,就扣五千塊薪水。」

 

        一般行業聽到這種條件應該都會先震驚再抗議吧,但這套實在不適用於保全管理業界,住戶怎麼說,我們就該怎麼做。

 

        「明天小儀來的時候,我來跟她說。」經理說,「壞人我來當就好了,而且她遲早會長大,不可能永遠躲在電梯裡,假裝父親還在那裡啊……」

 

        這番話雖有道理,但是以我的立場卻不能贊同。

 

        那種到某個地點,去緬懷某個人或是某件事情的意義,是什麼都比不上的。

 

 

 

 

        隔天我剛交完班時,遠遠看到小儀出現在外面,我就馬上通知經理,而經理便先一步在社區門外攔住小儀。

 

        只看到經理蹲下來,相當溫柔的在跟小儀說話,雖然經理的態度很溫和,但說出來的話聽在小儀耳中卻是完全不同的意義,小儀的表情變得越來越難過,整張臉皺在一起,幾乎要哭出來了,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外面這一幕,都會以為是怪叔叔在欺負小女孩吧。

 

        我看到小儀淚眼汪汪的透過玻璃看著社區的電梯,她知道之後再也沒機會進來了,跟父親之間唯一的聯繫也跟著中斷……但我不想讓這件事情發生,也決定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我走出去蹲在經理旁邊,先逗了一下小儀要她笑一個之後,我說:「小儀,我還是有辦法每天都讓妳進來陪爸爸喔。」

 

        「真的嗎?」小儀終於破涕為笑。

 

        「真的嗎?」經理倒是嚇一跳。

 

        「嗯……叔叔我是晚班,所以從現在一直到早上七點都是我上班,如果妳晚上十二點後……」

 

        「阿原!不行!」經理馬上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太危險了,不能這樣搞!」

 

        「經理,你放心啦,我在這裡都待那麼多個月了,這邊住戶的生活習性都已經印在我的腦袋裡了,只要十二點過後,就沒多少人進出了,會利用那台電梯的人甚至是零。」我解釋說:「而且那些多事的人都很早睡,半夜進出的人反而不會管這麼多,如果小儀十二點後想過來的話,還是可以的。」

 

        經理駁斥:「你叫一個小女生半夜十二點後一個人跑過來耶!你說話有沒有經過大腦啊!」

 

        我則說:「我是為了小儀才這麼說的啊!當然有經過大腦!如果小儀也覺得危險的話,那就算了也沒關係!」

 

        「不危險!」小儀打斷我們兩個大人的爭執中,「沒有關係,那叔叔,我晚上再跑過來電梯裡睡覺,真的可以嗎?」

 

        「在電梯裡睡覺?你的親戚不會擔心嗎?」經理瞪大眼睛問。

 

        「不會,他們不會理我,我只要有洗好澡,穿好衣服,然後再拿書包就可以過來了,這樣叔叔早上再叫我起來,我就可以直接去上學了。」小儀笑了:「而且睡在電梯裡的話,爸爸都會唱歌給我聽,就跟之前一樣……」

 

        「經理,現在只要你的同意了。」我挺起胸膛:「如果要扣薪水,反正都是扣我的,沒差吧?」

 

        經理也受不了我的堅持了,他最後揮了揮手,說:「好啦好啦,隨便你們兩個了,如果再被看到的話,你們自己負責啦,我不管了!」

 

        「耶!」我跟小儀開心地互相擊掌。

 

        「那我先回家寫作業,晚上再過來了喔!」小儀背起書包,知道今天還可以過來之後,整個人又有精神起來了。

 

        「沒問題,等妳回來喔。」我與她道別。

 

        看著小儀跑開的背影,經理無預警地說:「喂,阿原,你該不會是有戀童癖吧?」

 

        「靠北啊,怎麼可能。」我想打經理一拳,但還是忍住了。

 

 

 

 

 

        通常在八點之後,經理收拾完東西就會下班了,他在走之前還不忘再三叮嚀我:「小儀晚上過來,不要發生任何問題,好嗎?」

 

        「包在我身上吧。」我跟經理保證。

 

        經理走後,整個社區的管理工作便落在我跟另一位負責停車場的同仁身上,在值班無聊的時候,我便透過無線電跟另一位同仁打屁聊天,或是趁著沒有人的時後偷偷看書,這一個行業,十二小時的長工時先不看的話,只要你不怕無聊,出了事情也可以馬上解決掉的話,倒也是一項挺輕鬆的工作。

 

        到了十二點,小儀並沒有出現,我先是以為親戚不讓她出門,但四十分鐘過後,小儀背著書包出現了,看來她已經寫完功課,並把明天所要用到的課本都準備好了。

 

        而現在社區裡已經沒人進出了,每個人都在自己家裡安詳地熟睡,我再跟小儀確認一次:「妳真的要在電梯裡睡覺?」

 

        「嗯……對啊。」或許對她而言,那就像是在父親懷抱裡睡著一樣吧。

 

        但事實上,在電梯裡睡著是非常危險的事情,現在我又忍不住開始擔心起來了。

 

        但既然已經答應她了,就先讓她在電梯裡過一夜吧,反正我隨時可以從監視器裡觀察電梯的動靜,偶爾過去幫電梯開門透風一下,應該不會有問題。

 

        只是,千萬不能讓多事的住戶看到。

 

        小儀跑到電梯裡後,我從監視器上看到她從書包裡拿出一條卡通被毯鋪在地板上,然後再把她嬌小的身材給整個趴上去,長度寬度剛剛好,就像是幫她設計的一樣。

 

        那條被毯應該也是父親送的吧,躺在上面的小儀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她對著電梯在說話,可能在請爸爸說睡前故事給她聽吧。

 

        而小儀接著也像真的在聽故事一樣,享受地閉上眼睛,慢慢睡著了。

 

        會不會,小儀的父親真的還留在電梯裡面,而只有我們聽不到他的聲音呢?

 

        這種可能還是存在的,不是嗎?

 

        但是,下一秒,我的視線被另一個畫面轉移了。

 

        在社區的門口處,有一個人正在接近,我馬上就認出來那是一位很多事的管委會委員,他平常都很早就睡了,今天怎麼這種時間還在外面亂跑?

 

        我馬上跑到門口處跟他打招呼,而他也剛好將前腳踏進來。

 

        「委員,晚安啊。」我禮貌性地說。

 

        對方瞄了我一眼,然後哼了一聲:「那個小女孩今天沒有來了吧?」

 

        「沒有,經理已經柔性跟她說過了,就請她不要再過來了。」

 

        「嘖嘖,早就該把她趕走的,她的親戚也不知道在幹什麼,讓一個小孩子自己跑來這裡,什麼都不管,讓她佔用掉我們一個電梯,害我都不想去坐那台電梯了……」

 

        「是啊,是啊。」我在旁邊連聲附和,但是內心裡卻是心驚肉跳,因為他一邊說一邊往那台電梯前進,看來他是想要坐那台電梯回家了。

 

        四台電梯,他偏偏就往那一台走,而從小儀進去之後,就沒有人用過電梯了,所以電梯還停留在一樓。

 

        也就是說,等一下電梯門一打開,我就完蛋了,而經理也跟著完蛋了。

 

        「啊,委、委員。」我出聲叫住他。

 

        他還沒伸出手去按電梯按鈕,先回過頭問我:「幹嘛?」

 

        「啊……呃……」我的腦中瞬間想過一百種不讓他坐電梯的藉口。

 

        電梯剛好有人來維修了,所以不能坐……

 

        這台電梯不巧在一分鐘前故障了,動不了喔……

 

        剛剛有一堆學生擠進去在裡面聊天還沒按樓層,所以裡面已經客滿了啦……

 

        剛剛這台電梯裡鬧鬼了,不建議你坐……

 

        不管哪個藉口,都沒辦法逆轉情勢,只能等死了。

 

        「沒有,沒事。」我幾乎是哀嘆著說出這一句。

 

        他見我不再說話,便伸出手指按下了上樓的按鈕。

 

        噗轟一聲,電梯門應聲而開。

 

        我原本想說完蛋了,但電梯內的景像讓我瞬間凍結。

 

        因為裡面竟然沒有半個人,小儀、她的書包、她的被毯,全都消失了。

 

        委員走入電梯內,電梯的門關上,載著他上樓了。

 

        而我站在電梯門口,茫然若失。

 

 

 

 

 

        「唉呀,小儀又來啦。」經理看到小儀出現在外面,又主動先跑出去,再度上演怪叔叔蹲在小女孩旁邊的戲碼。

 

        而我待在櫃檯旁邊,回想著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小儀突然從電梯裡消失無影無蹤的那一幕……

 

        回過神來時,經理已經帶著小儀走進來了,經理笑著說:「她說她今天是最後一次來這裡,順便跟我們說再見。」

 

        我眨眨眼睛,問:「妳不會再來找爸爸了嗎?」

 

        「嗯,不會了。」小儀搖著頭。

 

        「為什麼呢?」經理問道,又同時蹲了下來。

 

        「因為我跟爸爸約定好了……」小儀臉上是堅強的笑容,「我昨天看到他了,他帶著我回去阿姨家,叫我以後要乖乖的,不要再過來這裡了,因為他會一起到阿姨家裡陪我,所以……我答應爸爸,以後不會過來了。」

 

        「嗯、嗯、嗯。」我跟經理邊聽邊點頭,經理大概認為那只是小儀的童言童語,但我知道,小儀說的是真的。

 

        小儀昨天從電梯裡消失之後,我馬上從電腦裡調出監視畫面來看,這一段時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從畫面上看到,當我在門口攔住委員的時候,電梯的門曾經打開過一次,然後有人進入了電梯,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委員進來之前,電梯大廳中根本沒有其他人。

 

        走入電梯的是一名陌生男子,他的身影模糊透明,反而像是畫面中的雜訊所產生的倒影,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他時,我就覺得他應該是小儀的父親。

 

        他走入電梯後,伸出雙手將小儀抱在懷中,然後撿起她的書包跟被毯,再轉身走出電梯。

 

        電梯門關上後,下一秒,就是委員按下按鈕打開了電梯。

 

        算算時間,這時候我跟委員兩個人就在電梯外面,應該會跟這名男子當面碰到,但是並沒有,從男子出現後的這段時間,電梯內的空間仿佛是屬於另一個次元的。

 

        我想,是小儀的父親把她帶回去阿姨的家裡了吧。

 

        我相信他也不想繼續看到小儀只能依靠著那台電梯來維持父女間的那條鎖鍊,那條鎖鍊遲早要斷掉並讓小儀自己成長。

 

        聽小儀說完後,經理則說:「原來如此,所以妳決定要聽爸爸的話嗎?」

 

        「對啊,爸爸說以後他會在阿姨家陪我,叫我不用擔心。」

 

        「那就太好了!妳也很開心吧!」

       

        「爸爸也說,要好好跟叔叔你們說謝謝。」小儀把一袋糖果放到桌上,「這個給你們。」

       

        小儀放完糖果後,像是很不好意思一樣,轉身跑走了。

 

        經理在她身後喊了一句:「有空還是可以過來玩喔!」

 

        也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進去呢?

 

        我看著桌上的那袋糖果,對小孩子來說,這算是最貴重的禮物了。

 

        但對大人來說,到最後,能回家才是最好的禮物。

 

 

 

 

 

 

 

 

===============================

 

 

根據現在工作案例所改編的故事,寫完後才發現恐怖成分是零。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一個常吃路邊攤的
  • 內牛滿面,工作久了真的時常遇到類似的情況
    反而成就高的人格外能為他人捨身處地的想,太多人把他人的悲劇當作惡意了,每每看到那些不合理就覺得世界瘋了
  • 世界也許沒有正常過啊~~

    於 2015/02/05 01:11 回覆

  • jonita916
  • 我還以為小儀是鬼呢!
  • 一開始也這麼構思過XD

    於 2015/02/05 01:12 回覆

  • 貓
  • 太好了洋蔥滿滿
    幸好社會上的好人還是很多
  • 是啊是啊~~

    於 2015/02/05 01:12 回覆

  • 惠
  • 感覺攤大就是像阿原一樣的好人~
    噢噢~學測當天還能看到感動的文章真開心:D
  • 我只是個怪怪大叔啦XD

    於 2015/02/05 01:12 回覆

  • 破曉冬天
  • 充滿著溫暖的氛圍wwwww


    ps.錯字
    「救」在這幾分鐘 →「就」
    邊看書邊自言自「噢」 →「語」
  • 錯字已經改了~

    於 2015/02/05 01:12 回覆

  • 夢
  • 看到小儀從電梯消失那段,還以為小儀被他老爸帶走或變鬼了,所以從電梯消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