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在應徵這份工作的時候,我記得報紙上的徵人廣告內容只有兩行。

 

        第一行是工作內容:不限學歷,負責文書處理、資料歸檔。

 

        第二行則是聯絡地址。

 

        照著廣告上的地址找,我在錯縱複雜的老巷弄中找到了這家公司,從建築物的外觀來看,它根本不像一間公司,反而像一家盤踞於老街中數十年的雜貨店。

 

        而它的招牌只有一塊木板吊在外頭,木板不破,但很舊,像是從一艘船上所拆下來的,被無數人們所踩過的甲板,刻印著數不清的足跡。

 

        招牌上只有三個字,寄託所。

 

        是負責寄託什麼?又是怎樣寄託,上面完全沒有說清楚。

 

        我十分懷疑地踏入這間建築物中,裡面的環境完全沒有現代建築該有的樣子,反而有點像是古早的中藥行,靠著牆邊放了整排的木製抽屜跟櫃子,上面各做了不同的編號。

 

        而在門口處還有一張辦公桌,桌上的電腦可以說是這裡唯一可以讓我感覺到科技存在的東西了。

 

        電腦後方坐著一位男子,我分辨不出他的年紀,不知道該叫他大哥或是大叔,他身上穿著淡灰色的舊西裝,臉頰上也殘留著些許灰色的鬍渣,整個人給我一種來自舊時代的灰色印象,但他斯文的臉龐又顯得很年輕,露出的笑容也給我莫名親近的和善感。

 

        他從旁邊拉出一張椅子給我坐,微笑著說:「你是來應徵的吧?」

 

        本來我還有點緊張,但是一聽到他那和順的聲音,我的緊張感全都消失了:「是的。」

 

        「是看到報紙上的廣告嗎?」

 

        「是的。」

 

        「你會用電腦打字嗎?」

 

        「會。」

 

        「從小到大,你有過想自殺的念頭嗎?」

 

        一般人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應該都會先呆住吧,但是我受到對方的影響,不加思索地回答:「沒有。」

 

        男子聽到我的回答後,他仔細凝視我的雙眼好一段時間,像是在分辨我的答案究竟是真是假。

 

        而我說的當然是真的,從出生到現在,我從沒有想過要自殺,就算遇到多慘痛的挫折、或被前女友當垃圾一樣拋棄時也一樣,我都沒有這種想法。

 

        像是終於認證了我的答案一樣,對方點了點頭,說:「你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

 

        「啊,明……明天就可以了。」這是錄取的意思嗎?我完全沒有準備。

 

        「那太好了,明天請你早上八點過來吧,我會把工作內容都教你,然後你就可以直接上班了,放心吧,你的工作很簡單的。」

 

        對方答應得太過坦率,反而讓我不知如何回應,畢竟這是我畢業後第一份面試啊。「大哥……不是,老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其實沒大你幾歲,叫我欉大哥就可以了。」欉大哥友善地說。

 

        我知道有欉這個姓氏,不過這還是第一次真的遇到。

 

        但是欉大哥為什麼要問我那個問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卻又不敢開口。

 

        為什麼要問我有沒有曾經想自殺的想法?難道是因為……這份工作的壓力太大,常害人自殺嗎?

 

        「不是那樣的喔。」很神奇的,欉大哥的那雙眼睛仿佛看出了我的煩惱,他說道:「關於我剛剛問的問題,等明天你開始上班後就會知道了。」

 

        確實,等到我正式上工之後,才發現這是一份多麼特殊的工作。

 

        先簡單介紹一下我的工作內容吧。

 

        首先,會有客戶帶著文件過來寄放,通常會不只一份,客戶都會指定文件A是要給誰的,文件B又是要給誰的這樣子。

 

        而我的工作就是把文件用電腦建檔,然後分類收到櫃子裡。

 

        當客戶指定的人過來拿文件的時候,我的工作便是核對身分,然後從櫃子裡取出客戶指定要給他的文件。

 

        這就是招牌上所寫的「寄託」的主要意義了,將客戶寄放的文件給他指定的人。

 

        不過我們所經手的並不是普通的文件。

 

        還記得那一天,欉大哥跟我說明工作內容的時候,我想了好久才接受這份事實。

 

        「我們所接受寄放的文件,都是遺書,不是遺書的文件,我們都不能接受寄放,電腦也無法歸檔。」欉大哥這麼跟我說,「而當人在寫遺書的時候,通常不會只寫一封,而會給很多人,例如不同的家人,或是其他朋友等等……所以有時會有人一次帶好幾封遺書來寄放,都不要拒絕,照單全收就是了。」

 

        「遺……遺書?」我啞口無言,這代表每位客戶都是準備要自殺的人嗎?

 

        很神奇的,欉大哥又再一次猜到我心中的疑問:「沒錯,遺書,你要負責的工作就是整理每位客戶拿來的遺書,本來我是可以自己來啦,不過實在太悶了,所以我決定多請一個人來幫忙。」

 

        欉大哥的解釋並沒有任何作用,當我聽到我所要整裡的文件竟然是遺書時,連續的問題在我的腦中如氣泡一樣不斷浮出。

 

        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自殺的人不是都會把遺書放在旁邊,好讓家人可以先看到嗎?幹嘛特地拿過來?

 

        而欉大哥也陸續將這些問題氣泡戳破,他光是凝視我的雙眼,就像是讀透了我的心思,知道我在想什麼問題。

 

        「你應該也會看新聞吧?特別是那些社會新聞,每當有人自殺,多事的記者就會去探聽自殺的原因,甚至拍下遺體,或從家屬那邊探聽遺書的內容,有更可惡的人甚至會把死者的遺書公佈出來,剝奪了死者最後的尊嚴。或是有些私密的遺言,不能被家人或是其他人知道的,僅限於死者跟某人之間的祕密。而我們所提供的就是這樣的保護服務,死者所留下的遺書就由我們保管,該給誰看的遺書,就交給指定的人領取,不讓死者最後的尊嚴遭到踐踏。」

 

        但是將自殺的死者們又是怎麼找到這邊的?在這之前,我從來沒聽過有這樣的寄託內容,或是類似的公司啊。

 

        「我們做這份工作,不需要廣告,因為已經決定離開人世的人們都會主動被吸引到這邊來,而他們指定遺書的家屬朋友也是一樣,或許在某天吃完午餐後,突然有某種感覺,就決定來這裡逛一下老街,然後偶然發現我們這家店,最後感覺到,也許這裡有要交給他們的東西……就像你在偶然中看到報紙的徵人廣告,決定來應徵一樣,不然只憑那少少的資訊,一般人是不會過來應徵。」

 

        欉大哥這些話說的也有道理,當初我為什麼在報紙上看到那僅有兩行的徵人廣告時,就決定過來呢?當時那奇妙的感覺,我也已經忘了。

 

        只能說是……真的被什麼奇妙的力量給吸引了吧。

 

        不過……既然我們知道來寄託文件的客戶都是將自殺的人,為什麼不試著阻止他們呢?

 

        「沒有阻止他們的必要,」欉大哥說:「來這邊寄放遺書,只證明他們有想要自殺的想法,有的人可能早上拿來遺書,下午就選擇自殺了,也有的人會在一個月後才有所行動,或是一年後……我也遇過十幾年後仍平安活著的客戶,但就算如此,自殺的念頭還是像未爆彈一樣埋在他們心中,只是時機未到罷了,總之,我們這裡就像是他們的遺書保險基地,負責保障他們的遺書能夠被正確的人所領走」

 

        真殘酷……這代表每個跟我接觸的客戶,在未來的某一天,一定會選擇離開人世嗎?

 

        「不一定的喔,能不能夠看開,將自殺想法的未爆彈拆掉,就要看個人的造化了。」欉大哥豁達地說,許多問題我明明沒開口,欉大哥卻一連串的解釋下去,我懷疑他真的能夠看透我的心思。

 

        那一天聽欉大哥解釋完工作內容後,我決定接受這份工作。

 

        就跟我前來應徵時的感覺一樣,我覺得這份工作也可以幫助我什麼……

 

        很神奇的一點是,我們不跟客戶收錢。

 

        客戶過來,他們只是將遺書給我,然後說指定給誰領取而已,並沒有付錢。

 

        就算整個月都沒有人上門,欉大哥還是會將我每個月的薪水準時匯入戶頭,我不知道他這些錢是哪裡來的,我也從沒有開口問過。

 

        該不會,欉大哥其實是家財萬貫的大富翁,這份工作只是他的興趣呢?

 

        但是,以他的生活品質來看,實在不像是有錢人。

 

        欉大哥的身份,是工作內容之外的另一個大謎題。

 

        他所住的地方,就在寄託所後面的一個小房間,我曾進去過幾次,那只是一個簡單的小套房,欉大哥常常會留我顧店,自己在房間裡面看書或是睡覺。

 

        而欉大哥的三餐也只是跟我一起叫便宜的便當來解決而已。

 

        但在客戶沒付任何錢的情況下,他還是可以每個月給我兩萬多的薪水,讓我感覺來到這裡後最大的謎題其實不是這份工作,而是欉大哥的身份。

 

        雖然工作內容輕鬆,用電腦處理遺書的建檔也不是件難事,但是來自心理上的壓力卻是十分沉重,畢竟來到這裡的客戶,都是可能在未來某時,因為某個原因而決定自殺的人。

 

        而另一個壓力,則來自於領取遺書的人。

 

        當他們進來時,常常會滿臉就是自己也不知道來這裡幹嘛的表情,而經驗豐富的欉大哥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是客戶或是來領遺書的,他會先跟我使眼神後,再由我來招呼。

 

        「是來領取遺書的嗎?」我只要一開口,他們就會像突然回魂一樣,答道:「嗯、嗯。」

 

        我都會用各種證件來核對身份,每個人也都會配合,就算他們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準備也一樣,這就是欉大哥所說的那股奇妙的力量吧。

 

        而領取遺書之後,有的人拿到遺書後就愣愣地離開了,有的人則是直接在店裡就把遺書拆開來閱讀,甚至直接大哭起來。

 

        我跟欉大哥都會在旁邊默默旁觀,不去打擾對方,但是這種情況見多了後,我的心裡也十分難受。

 

        會來到這裡寄託遺書的人,都是在未來會因為某個原因而決定自己解脫的人,但是那個原因是可以避免的,我始終這麼認為。

 

        但是我從未把這個想法告訴欉大哥,因為在欉大哥的規則中,阻止客戶自殺是絕對踩不得的地雷。

 

        直到那一天,她來了。

 

        那是我第一次遇見有認識的人過來店裡。

 

        不過從她看到我的反應來看,她似乎不認得我了。

 

        畢竟八年沒見過面了……但我還是認出她是國中時曾經坐在我旁邊過的一位女同學,雖然只坐在旁邊,但我不記得我跟她之間有說過什麼話,在那個考試最多也最亂的時代,實在沒有時間跟不熟的女生相處。

 

        而且我當時也只是個毫無特色的普通男孩,而她雖然跟男生不熟,但在女孩子的圈子裡卻很活耀,挺受歡迎的。

 

        或許是因為我毫無魅力,所以她才不想跟我講話吧……

 

        說也奇怪,我對於女生的臉總是記得特別清楚,但是許多久未見面的女生卻總是想不起來我是誰,可能是因為我的臉孔太過平凡的關係吧。

 

        女大十八變,她變漂亮了,但我仍能從基本的臉部輪廓認出她來,更差點叫出她的名字。

 

        但那聲名字還是哽在喉嚨裡沒叫出來,如果遇到認識的人前來,也要裝作沒事,這也是欉大哥的規則之一。

 

        我只希望她是來領取遺書的,而不是來寄託遺書的……

 

        但希望破滅了。

 

        「這個……」她將兩個信封放到桌上,「應該是要放到這邊保管吧?」

 

        我瞄了一下信封,從上面寫的名字判斷,一封應該是要給家人的,另一封應該是要給姐妹淘的吧,很多人在指定遺書的時候,都是這樣指定的。

 

        明明知道她的名字,但我還是公事公辦地問:「請問妳的名字是?」

 

        事實上,在她說出口之前,我的手指早就無法控制的,自動將她的名字輸入電腦中了。

 

        將客戶資料建檔後,我說:「就這兩封遺書吧?交給我處理就可以了。」

 

        「請務必要讓他們收到我的遺言。」她對著我說,我實在很想往她臉上拍一下,然後吼她,問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但欉大哥就坐在旁邊看我,我只能繼續公式化地說:「放心吧,我們會盡責保管的。」

 

        「拜託你了。」

 

        道完謝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我,腦袋裡的雜念百轉千折,想的都是她的問題。

 

        她為什麼要拿遺書來?是遇到了什麼問題嗎?我記得她家裡的情況很不錯啊,難道這八年間出現了什麼困難,而逼迫她要放棄生命?是感情?還是金錢?不管是那一種,都是可以避免的吧?我應該可以試著幫助她,但是……

 

        「咳咳!」欉大哥突然在旁邊咳了兩聲,讓我無防備地跌回現實中。

 

        還沒等欉大哥開口,我已經知道他要說什麼了,因為我知道他又一次看穿了我的心思。

 

        果然,他問:「你認識剛剛那個女生?」

 

        我沒有裝傻的空間,就算說謊也一定會被欉大哥揭穿,「嗯,她是我以前的同學,不過她好像沒有認出我。」

 

        「你喜歡她嗎?」

 

        「沒有啦,只是普通同學。」我心頭一抖。

 

        還好,欉大哥似乎沒有看破我的謊話,他接著說:「那就好,你可不要做多餘的事喔,畢竟每個人對於生命的看法都不一樣,她如果選擇先走一步,也是她自己的選擇,改變心境只能夠靠她自己,如果是透過別人的幫助,而自己完全沒有活下去的勇氣的話,想自殺的念頭就永遠不會消失。」

 

        「我知道。」

 

        就知道欉大哥會這麼說,我只能點頭答應。

 

        雖然心裡還是有些不甘……難道接下來只能夠等她自殺身亡的壞消息在同學之間傳開之後,再來後悔嗎?

 

        還是說……我真的什麼都不能去做嗎?

 

        這種矛盾的心情維持了兩天,直到我再度看到她。

 

        沒錯,兩天後,她又來了。

 

        我看到她後,心裡又驚又喜,喜的是她還活著,驚的是她手上又拿著一個信封,難道是要追加遺書嗎?

 

        而欉大哥今天不在店裡,他跟我說過,他今天因為一件事情非得出遠門,不過他沒有跟我說清楚是什麼事,反正他這個人本來就全身都是秘密。

 

        「抱歉,這個……也要拜託你了。」一走進門,她直接將信封放到桌上。

 

        我看到信封上的名字,心臟一麻,因為上面寫的正是我的名字。

 

        這封遺書……是要給我的?

 

        「這樣就可以了嗎?」她又問道,而我花了好幾秒才終於反應過來:「對對,交給我就好了,我會保管的。」

 

        「謝謝你了。」她再一次的道謝離開,雖然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看到她了,但我還是無法鼓起勇氣挽留她。

 

        雖然她認不出我,但是她卻記得當年的我嗎?她在自殺後,也有話想留給我嗎?是什麼話呢?可惡,真想直接把信封拆開來看。

 

        但是欉大哥在之前也提醒過我:「遺言要等到當事人離開之後才能開放領取,你不要忘囉。」

 

        我甩甩頭,拋開其他雜念開始工作,動手將這封遺書建檔。

 

        但是打開電腦操作了一下後,我遇上了困難。

 

        這封遺書的資料無法輸入進電腦裡……用別的檔案操作就很正常,但是當我把這封遺書建檔到她的資料裡時,鍵盤就像故障一樣,會突然失去作用。

 

        這是為什麼?

 

        突然間,我的手僵立在鍵盤上方,無法再打下任何一個字。

 

        因為我想起了欉大哥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跟我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本來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的……

 

        那一天,欉大哥就說過了:「我們所接受寄放的文件,都是遺書,不是遺書的文件,我們不能接受寄放,電腦也無法歸檔。」

 

        而她此刻交給我的這封信,因為不是遺書的關係,所以電腦不接受建檔,雖然很玄,可是只有這個解釋了。

 

        這個想法閃過,我的手已經將信封撕開,將裡面的紙放到眼前,讀清楚她想要傳達給我的每一個訊息。

 

        泛黃的紙張跟稚幼的筆跡,讓我知道這封信可能在八年前就已經寫好了。

 

        她不但記得我,而且還認出我了,而這封信,則是……

 

        忍了八年的青春情感終於在看完信後從靈魂深處衝出來。

 

        我將信丟在桌子上,接著跑出了寄託所,在街道上尋找她的身影,但是我第一眼並沒有找到她。

 

        這一區的老街就這麼大,她不可能會跑多遠的。

 

        我知道,如果不快點找到她,就來不及了。

 

        她的那封信,是對外最後的求助。

 

        如果我繼續遵守規則,連她最後的求助都裝作沒看見的話,當她死去時,我又有什麼資格傷心難過?

 

        如果不快點的話……如果不快點的話……

 

        我開始在宛如複雜迷宮般的老巷弄裡拔足狂奔,只為了那最後一絲可以救回她的希望。

 

        妳要活著,等著我啊。

 

        等我下次看到妳,絕對會用力把妳擁入懷中。

 

        所以,妳一定要活著……

 

        如果我一開始看到妳的時候,就直接開口說出來就好了……

 

        我一邊落著淚,一邊繼續在路上狂奔。

 

 

 

 

 

 

 

 

 

 

 

 

 

 

        「對不起。」

 

        「幹嘛道歉?」

 

        「因為我破壞了規則,對不起,我不能回去了。」

 

        「是嗎……」

 

        「這段時間很感謝你的照顧,但我想我就工作到這段時間為止了。」

 

        「我看完你留在桌上的信了,那是她寫給妳的吧?」

 

        「是的。」

 

        「那我大概知道事情經過了,沒關係,你並沒有破壞規則。」

 

        「就算這樣,我還是決定不回去了,很抱歉。」

 

        「……上一個也是這樣呢。」

 

        「啊?」

 

        「上一個來應徵的人,也是因為這樣而離職了呢,換個方向想,或許就是這股力量吸引你們前來應徵的吧。」

 

        「搞不好呢,真的。」

 

        「或許這工作還是適合孤單的我啊。」

 

        「請別這麼說。」

 

        「那麼,要幸福啊。」

 

        「我會努力的。」

 

        我掛上電話,往旁邊緊緊抱住她。

 

 

 

 

 

 

 

 

 

 

=================================

 

 

因為是在感冒中寫完的故事,所以說.........很混亂的故事,有點像是黃泉路、助手、樹海的融合故事,哈哈。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jonita916
  • 攤大保重身體, 我也病了, 昏昏沉沉的....

    人總是這樣, 想說想做的不及時行動, 有時就永遠成了永遠了.....
  • 現在已經好多囉~~

    於 2015/02/13 21:19 回覆

  • MrA
  • 後半段打錯一個喔:欉大顆XDDD
    難得是篇閃耀的故事呢
  • 閃耀是指什麼啊 XDDD

    於 2015/02/13 21:20 回覆

  • 洃天
  • 還記得那一天,欉大哥跟我說明工作內容的時候,我"好"了好久才接受這份事實。

    是HE真是太好了QQQQ
    主角狂奔那裏下面就突然空白,嚇死我的小心臟XD
  • 想說怎麼這樣就沒了嗎 O_O?

    於 2015/02/13 21:20 回覆

  • DNIB
  • 剛看到一大片空白還以為是開放性結局
    結果結局很溫馨呢

    話說最近天氣變化大 攤大也要照顧好身體喔
  • 一開始的確想過要不要在空白處就寫完,不要再加最後那一段了.....

    不過還是補了一段 XD

    於 2015/02/13 21:21 回覆

  • 小夢
  • 本來以為會在路上發現滿是鮮血的屍體(喂
    當作情人節特輯來看(#
  • 那樣太殘忍了啦哈哈~

    於 2015/02/17 02:09 回覆

  • kayee
  • 雖然身為去死去死團的團員,
    但是可以he實在太好了<3
  • 快點脫離去死去死團成員,會更好喔 XDD

    於 2015/02/17 0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