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老婆,妳還不睡啊?」我將全身裹在棉被裡面,看著還在整理行李的妻子問道。

 

        妻子一邊把各種伴手禮在旅行箱裡面分門別類,一邊回答我:「就快好了,你先睡啦。」

 

        真是的,女孩子就是這樣,只要一出國,買的東西總是會讓人後悔怎麼沒多帶幾個旅行箱來裝。雖然我知道她要送姐妹淘的東西很多,可是這也太誇張了吧。

 

        「那你呢?你的東西都整理完了嗎?沒東西要送給你那些損友嗎?」妻子反問我。

 

        「早就好了,妳沒看到我的東西都裝好了嗎?」

 

        女生跟男生買東西的標準不一樣,女生買東西總是每種東西都要各買一樣,化妝品、零食、各種藥妝等等……

 

        而男生就不一樣了,假設我有二十個朋友要買禮物,我就只是同樣的東西一口氣買個二十個,就搞定了。

 

        反正有東西送給他們就不錯了,如果還敢挑禮物的話,那他就什麼都別想拿到。

 

        今天晚上,是我跟妻子來日本旅遊的第六天,也是最後一夜,明天中午我們就要坐飛機回台灣了。

 

        而我們這六天都是待在不同的城市玩,住的旅館當然也都不一樣。

 

        因為經費問題,我們沒辦法訂有名的大飯店,住的都是相當平價的旅舍而已。

 

        今天所住的旅舍也是這樣,房間算一算只有六疊榻榻米大,扣掉桌子等家具,再把行李擺一擺,剩下的空間剛好夠我跟妻子鋪床睡。

 

        看妻子整理禮物的速度,應該還要一段時間才會結束,我索性直接把頭埋進棉被裡面,說:「喂,那我先睡了,妳要睡的時候記得關燈喔。」

 

        「好啦,我知道。」聽到妻子這麼回答後,我直接閉起眼睛,開始睡覺了,出國旅遊的疲勞感反而會讓人在入夜後更想睡覺。

 

       

 

 

        深夜時,我是被類似蚊子在耳邊飛鳴的聲音給吵醒的。

 

        「靠,什麼爛房間啊,竟然有蚊子。」我把棉被掀開,在耳邊揮了揮手趕蚊子,同時發現燈已經關掉了,房間裡一片漆黑,妻子的身影已經不在旅行箱旁邊,而是躺在我旁邊的床鋪上。

 

        她終於肯睡了嗎……

 

        我將雙手往頭頂上拉伸,做了一個伸展。

 

        說真的,其實我來到日本後,在榻榻米的地舖上一直都睡不好,常常睡著睡著全身上下就會覺得很痠痛。

 

        或許是習慣問題吧,沒辦法,家裡的大床睡久了,再來睡地鋪後,身體就會覺得不對勁。

 

        伸展完畢後,我把雙手縮回棉被裡,準備繼續睡覺。

 

        但這時,那蚊子飛鳴的聲音又開始在耳邊吵了。

 

        「喂,到底夠了沒啊?」我又開始揮手趕蚊子。

 

        但這時,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剛剛似乎做了一件我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將雙手舉起來,往頭頂上方再次做了一個伸展。

 

        雙手毫無障礙的從枕頭前方伸展出去,沒有碰到任何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

 

        在鋪床時,因為空間不夠的關係,所以枕頭前面的那個位置是緊緊靠著牆壁的,根本沒有任何空隙,但為何現在我的雙手可以往上方伸展出去,而沒有碰到牆壁?

 

        難道妻子在我睡後有移動了床鋪?不可能,她沒那種力氣。

 

        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的雙手往左右緩緩移動,試圖在那原本是牆壁的空間中摸索出事實。

 

        然後,我的右手碰到了某個東西。

 

        冰冷的、柔軟的、熟悉的觸感……

 

        不需要抬頭去確認,我就知道那是人類的腳,只是對方肌膚的觸感冰冷如霜。

 

        有個陌生人站在原本該是牆壁的地方,正在我的頭頂上方,或許正在低頭盯著我看。

 

        蚊子的飛鳴聲再度出現。

 

        恐懼感讓我所有的感官靈敏度都升到了最高點。

 

        我這時也聽出來了,那根本不是蚊子在飛的聲音。

 

        而是有人持續不斷低喃著某段日文的聲音……

 

        我雖然聽不懂日文,但仍可以感覺到,那是類似咒語的可怕句子……

 

        而且低喃的聲音越來越大聲,那人仿佛正在彎下腰,不斷接近我的臉,要將這些恐怖的句子都灌輸到我的腦裡一樣。

 

        我有種可怕的感覺,隨著那些日文不斷進入我耳裡,我好像就離死亡更近一步。

 

        「喂!老公!」

 

        妻子的聲音突然從房間深處響起。

 

        我努力張開口,把所有的意志都集中在這一聲呼喊裡面:「救我!」

 

        「老公!」妻子的聲音變大了。

 

        下一秒,我睜開眼睛。

 

        眼前的房間燈還亮著,妻子滿臉擔憂地坐在我的床鋪邊,她身後的禮品還沒整理完。

 

        我喘著氣,全身上下都是冷汗,睡衣的每一寸都濕透了,我問妻子:「我睡了多久?」

 

        「十分鐘吧……」妻子擔心地說:「你睡著後沒多久就開始冒汗,而且嘴巴裡還一直唸著一連串我聽不懂的日文,我嚇死了,我一直想把你叫起來,可是你卻越唸越大聲,直到剛剛才醒過來。」

 

        「嘿。」我伸手抹掉臉上的汗水,「還好妳有叫我起來,救了我一命。」

 

        「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搖搖頭,並將棉被掀開來,決定今天晚上出去晃晃,不睡覺了。

 

        妻子不斷問我剛剛是不是夢到了什麼,我決定不說出事實,只跟她說這房間不太乾淨,要她乖乖照我說的做。

 

        當然,妻子被我剛剛發生的情況給嚇壞了,只能答應。

 

        我轉過頭瞪著枕頭前方的那片牆壁。

 

        裡面究竟……有藏著什麼嗎?

       

        如果妻子沒有叫醒我,而我在夢中將那串咒語全部聽完的話……應該會發生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吧。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洃天
  • 阿阿阿阿好毛阿!!
    是真實故事改編的嗎,總覺得好有可能QQ
  • 其實是之前去日本的真實經驗喔 (?

    於 2015/05/31 21:46 回覆

  • 惠
  • 好喜歡這篇啊QQQ
    整個有毛到~
    假如只有自己一個人就完蛋了~
  • 如果自己一個人的啦....真的就GG了呢

    於 2015/05/31 21:46 回覆

  • Ching Wang
  • 唔...毛毛的><
  • 聽到這句就值得了~~

    於 2015/05/31 21:46 回覆

  • 王俊
  • 這篇豪棒

    毛毛的
  • 謝謝!!!

    於 2015/06/02 23:49 回覆

  • REI
  • 真的毛毛的
  • 有時寫完自己也會覺得毛毛的,那就是最好的作品了~

    於 2015/06/02 23:49 回覆

  • 鬼小月
  • 只有我想知道那句到底是什麼嗎?! (被巴)
  • 有請估狗翻譯~

    於 2015/06/02 23:50 回覆

  • 涼夢
  • 毛.........超毛,為什麼我聯想到貞子的片段?
  • 會嗎?也許她是貞子的親戚~

    於 2015/06/22 0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