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奇怪的傳聞在江湖上流傳著,說雙劍門的劍法將會統一了。

 

 

 

   奇怪的傳言!

 

 

 

   也就是為了這個傳言,王翊當下馬上決定趕回師門,他原本帶著師弟到四川辦事,但一聽到這樣莫名其妙的傳言,也顧不得事情還沒辦到一半,馬上決定趕回江西。

 

 

 

   江湖小道消息的流傳之快,外人絕無法想像,這消息從江西師門傳到王翊的耳裡,兩地雖然相距數千里,但可能不過一天消息就傳到了。

 

 

 

   江湖人都知道雙劍門之所以取為雙劍,不是因為門中弟子都使雙劍,而是因為門中有兩套劍法,這兩套劍法平時可以獨立使出,但當兩人聯手,每人各使一套劍法,其劍法威力更盛。也因如此,雙劍門的人出外也都是一對一對,絕無落單。

 

 

 

   這是雙劍門的傳統及特色,也就是王翊聽到師門要將劍法統一的消息後會如此急著趕回江西的原因,這就像是皇帝老兒把紫禁宮租給洋人當娛樂消遣之處一樣,百姓會不急嗎?

 

 

 

   這次跟王翊到四川辦事的有王翊的三師弟謝政、七師弟陳資、八師弟簡永。而王翊自己在師門中排名第二。在他上面的便是掌門師兄,也不知道發佈這消息的是掌門師兄呢?還是師父?

 

 

 

   四人一途趕路,每當入晚便在市鎮的客棧休息,一早繼續趕路。

 

 

 

   這天他們已趕到湖南,雖然離師門只剩一線之隔,但王翊還是讓師弟們在下一個城鎮中休息片刻,估計明天就可趕回去了。

 

 

 

   入夜後,一行人停在一個只有寥寥十幾間屋子的小鎮,鎮雖小,但還是有客棧可供旅客休息。

 

 

 

   客棧沒有名字,就一個大招牌寫著客棧,這家客棧也不需要名字,反正這裡就此一家。掌櫃的是個高瘦子,站在櫃台後面低頭盯著王翊四人問:「客倌,過夜麼?」

 

 

 

   王翊答道:「是,給我們四人各一間上房,有飯菜麼?」

 

 

 

   「有。」高瘦子掌櫃似乎不喜多話,朝後邊招了招手,一個店小二便竄了出來。

 

 

 

   這店小二的身材跟掌櫃可是天比地了,他身高還不及那掌櫃的一半,但口才及手腳倒還挺勤快的:「客倌們隨我來,飯菜馬上準備好,到時我再叫你們下樓啊,我們這家客棧雖小,但該有的還是有……」

 

 

 

   那囉嗦小二下去後,王翊心道:「這家客棧可真奇怪,掌櫃跟小二不只身材相反,連個性也是反的。」

 

 

 

   等四人把行李安置好,下樓去用了餐,已近子時了,王翊差師弟們早早就寢後,自己回到房間打座練功。但剛到丑時,王翊便聽到客棧外叮叮咚咚雜聲不絕於耳,像是有人此刻正在外面釘東西。

 

 

 

   王翊在心中抱怨道:「哪來的瘋子,那麼晚了還在外面釘東西?」

 

 

 

   但這聲音一響就停不下來,搞的王翊只好塞上耳塞,把頭埋在棉被裡沉沉睡去。

 

 

 

   一早,王翊醒來後便想先下樓叫掌櫃準備早餐,他知道師弟們貪睡,這幾天都是他先起床的,不如先叫掌櫃準備好早餐,大家用完餐後便可以出發了。

 

 

 

   王翊走到樓下,看到掌櫃站在櫃檯後邊,雙眼冷冰冰地直視著王翊,王翊被他盯的渾身不舒服,心裡暗暗罵了一句:「像你這種掌櫃,在城裡不知被多少人給砍了。」

 

 

 

   王翊突然想起昨天深夜的聲音,問道:「掌櫃的,你們鎮上是不是有人習慣在半夜工作啊?我昨晚聽到好像有人在做木工啊?」

 

 

 

   掌櫃的沒有回答,仍是站在原地盯著王翊看。王翊吞了個閉門羹,心裡又罵了一句,這會剛好瞄到店小二背對著王翊在角落擦桌子,便想乾脆叫店小二準備早餐吧,王翊朝店小二走近了幾步,喊道:「小二!我們準備要出發了,能否幫我們準備早點?」

 

 

 

   但店小二沒有回頭,他一手提著水桶,另一手拿擦布按在桌上,但卻沒有擦抹的動作。王翊開始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他又回頭看了一下掌櫃的,他發現掌櫃的仍然站在櫃檯後,但眼睛卻沒有看著王翊,而是盯著王翊剛剛跟他說話時站的位置。

 

 

 

   不對勁!王翊一個箭步走到店小二的後邊,伸手一搭店小二的肩膀,店小二的身子卻直接硬生生的倒了下來,王翊伸手一探店小二的氣息,驚覺店小二竟已成了死人。王翊同樣抄到櫃檯後面看了一下掌櫃的情形,掌櫃的也死了,有人殺了他們。

 

 

 

   掌櫃跟小二很明顯是突然被殺的,以致身體仍維持著原本的姿勢,兇手想必是以極快的手法點了他們的死穴。

 

 

 

   對方既有這等手法,可是王翊可遠比不上的,王翊越想頭皮越麻,又馬上到樓上找師弟們,他一邊敲著各房間的門,大叫著師弟的名字,只怕師弟們會不會也在房裡變成死人。幸好,謝政跟陳資都馬上從房內出來了,只有八師弟簡永遲遲不應門。王翊一急,使勁將房門踢破,但簡永卻不在房內,可他的行李衣物、配劍都還留在房內,八師弟上哪去了?

 

 

 

   謝政看著王翊的行為,疑道:「怎麼了師兄?幹嘛那麼急著叫我們起床?八師弟呢?」

 

 

 

   王翊大致說了掌櫃跟店小二的情形,又道:「現在快點把八師弟找出來,然後我們快走!」

 

 

 

   謝政問道:「師兄,你覺得是有仇家盯上了我們嗎?」

 

 

 

   王翊道:「不太可能,我們雙劍門在江湖上鮮少有仇家,而且更少有武功如此高的。」

 

 

 

   一旁陳資已經把簡永的東西給整理好負在自己的身上,三人出了客棧,卻發現鎮上卻一片死寂,一點聲音都沒有。在昨天入鎮時,還有看到幾個小孩在玩耍的,現在怎麼半點聲音都沒有?

 

 

 

   「師兄,情況不太對勁啊,街上怎麼半個人都沒有?」陳資道。

 

 

 

   「找戶人家看看。」王翊的眼神一瞄,落到了在客棧旁邊的一家民房,當即敲了敲民房的門,過了半敞沒人回應,但王翊並不感到意外。

 

 

 

   王翊使力踢開了民房的門,卻看到裡面三個小孩蹲在地上,中間有幾只蟋蟀,另外一男一女面帶微笑站在一旁觀看。小孩們在地上玩鬥蟋蟀,父母在一旁觀看,這原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現在在王翊眼中只有怪異。

 

 

 

   王翊對著五人喊了一聲,但五人沒有絲毫反應,王翊走過去看了一下那兩個大人的情況,他們果然也成了死人。

 

 

 

   看著王翊面如死灰的臉色,謝政跟陳資無須親自確認也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兩人沒見過多少大場面,此刻兩腿已經不自覺的打起顫來:「師……師兄……這到底是誰下的手?」

 

 

 

   「我還不知道,先把鎮上給翻遍了再說。再說,我們也得把八師弟給找出來!」王翊說完,便轉身往外走,踢開了隔壁民房的門。

 

 

 

   還有什麼東西,能比整鎮的死人更加駭人?那大概就是造成這一切的兇手了。王翊帶著陳資與謝政一家一家檢查,但卻只發現了死人,每個人的姿勢都是維持著他們原本的動作,卻在突然之間死了。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有這種身手跟狠辣心腸?

 

 

 

   面對這麼多死人,就連見過不少大場面的王翊也渾身起冷顫。這時,陳資突然指著隔壁顫聲說道:「師兄,下一間房子……」

 

 

 

   王翊往隔壁看去,只見一個招牌掛在上方,招牌上只寫著一個棺字。再明顯不過了,這家是棺材店。

 

 

 

   王翊斥道:「不過是棺材店,怕什麼?」

 

 

 

   陳資道:「師兄……不知道你們昨晚有沒有聽到那個聲音……我想那會不會是……」

 

 

 

   陳資這一句話提醒了王翊,昨晚那不尋常的敲打聲,莫非是在釘棺材?有人三更半夜在趕製棺材?

 

 

 

   王翊抽出了劍,道:「拔劍,小心一點。」

 

 

 

   三人小心翼翼湊近了棺材店,王翊跟謝政兩人緊緊湊在一起,他們兩人平時練劍就是互相搭配的,而陳資就顯得落單了。三人走到店外,看到一個棺材匠坐在板凳上背對著門口,手裡還拿著槌子,而他前面正擺放著一副棺材,棺材是掀開的,這些都還不怎樣,真正讓王翊等人震驚的是,那棺材裡竟然有人!

 

 

 

   王翊一下就認出了棺材裡那人的身分,正是八師弟簡永。三人衝進棺材店裡將簡永從棺材裡扶起來,但簡永已沒了氣息,成了死人。

 

 

 

   跟簡永關係最好的陳資抱著簡永的屍身痛哭,但王翊知道現在替師弟默哀只是浪費時間,他注意到還有三具棺材跟放簡永屍體的棺材並放在一起,那三具棺材的蓋子上分別刻著幾個名字。

 

 

 

   陳資、謝政、王翊。

 

 

 

   這是他們自己的棺材!有人在昨晚幫他們釘好了棺材,現在要將他們一個個放進去!

 

 

 

   謝政顫聲道:「師兄……這該怎麼辦?」

 

 

 

   王翊一咬牙,啄思道:「先把八師弟的屍身葬了,然後回客棧牽馬,我們今天就趕回師門!」

 

 

 

   謝政問道:「葬在這裡?」

 

 

 

   王翊道:「離江西還有一段路,不能帶著八師弟的屍身。況且先不管是誰下的毒手,他連棺材都幫我們準備好了,總不能讓他白費苦心吧。」

 

 

 

   謝政跟陳資聽不出王翊這話什麼意思,但也只能先照著做,三人在鎮上找了一塊地草草將簡永的棺木埋了,幸好栓在客棧後頭的馬都沒事,三人此刻實在不願在這滿是死人的小鎮上多待一刻,隨即牽馬趕路。

 

 

 

   王翊心中自己也懷疑,做出這種事的真的是人麼?還是鬼?

 

 

 

   待得太陽將下山時,三人剛好趕到江西城,幾個聽聞王翊要回師門而守在宅院門口的弟子看到王翊,紛紛靠前道:「二師兄,你們回來了。」

 

 

 

   「嗯,師父跟大師兄呢?」

 

 

 

   「大師兄在正峰堂裡,師父一個人在他房間裡。」

 

 

 

   「好,我找大師兄去,你們幫我們安頓好馬匹。」王翊說完,三人一齊下馬,往正峰堂走去。  

 

 

 

   正峰堂內,王翊的大師兄劉孟一個人正在練劍,眼見王翊三人從堂口進來,他並不感到意外,繼續練劍一邊道:「你們回來了,是因為那傳言罷?」

 

 

 

   王翊道:「是,那傳言究竟是真是假?」

 

 

 

   「是真的。」劉孟隨手舞了一個劍花收勢後,他收劍入鞘繼續道:「師父他突發奇想,認為可以把本門的兩套劍法合成為一,成為一套無懈可擊的劍法,因為如此,他已經整整兩天待在房間裡研讀劍法了。」

 

 

 

   劉孟隨後拍了拍手,一個弟子馬上進來,劉孟吩咐道:「去拿幾壺好酒來。二師弟、三師弟、七師弟在外面奔勞幾天,想必累壞了。」

 

 

 

   那弟子領了命,又馬上退出了正峰堂,這時劉孟才發覺剛剛似乎少唸了一個人,忍不住問道:「八師弟呢?他不是跟你們一起去的嗎?還是說先到自己房間休息去了?」

 

 

 

   三人對看幾眼,王翊嘆了口氣,道:「師兄,我們路上遇到了一件怪事,怕是有惡鬼作祟,八師弟他……只怕被那惡鬼害死了。」

 

 

 

   「惡鬼?」劉孟一皺眉,道:「世上沒有鬼,難道你們是被什麼人給暗算了?」

 

 

 

   「如果是真的有仇人要暗算我們,那下的手法鐵定跟我們有深仇大恨,他不只殺了八師弟,還殺了整鎮的人。」

 

 

 

   劉孟驚道:「你是說,對方對一整鎮的人都下了毒手?」

 

 

 

   王翊道:「那只是個小鎮,約莫不過一百人,師兄你聽我說……」

 

 

 

   王翊緊接著將鎮上的人的死狀、棺材店的情況都告訴了劉孟。劉孟聽後,深鎖眉頭道正要說話,正峰堂的大門忽地一下被推開,走進一個人來。

 

 

 

   室內的四人一看來人,莫不傻了眼,就算走進來這人是黃帝老子,都不會讓王翊等人震驚,偏偏走進來的是簡永!只見他面色死灰,走路一跛跛的,他苦笑對王翊說道:「呵,二師兄,在那鎮上差點沒被你害死。」

 

 

 

   陳資張大了嘴:「八師弟,你不是……已經……」

 

 

 

   「沒,我沒死。」簡永眼睛一掃,看到劉孟、王翊、謝政三人的手都按在劍把之上,像是隨時會拔劍。簡永道:「師兄們你們都以為我死了,但我沒死,那天晚上突然有一個黑影竄入我房裡,一下點了我的穴道,然後我就不省人事了,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在棺材裡,還好埋的不深,我奮力逃脫出來,連忙趕回來的。」

 

 

 

   王翊等人在離開前確實沒把棺材埋深,只是草草挖了個淺洞。

 

 

 

   當中陳資與簡永感情最好,陳資跳著過去一把擁住了簡永,喜道:「太好了,八師弟!你沒死!」

 

 

 

   「沒死也剩半條命了。」簡永笑道,轉頭一眼對上王翊的目光,王翊等其他三人的手仍按在劍把上。「師兄們還懷疑我到底是死是活嗎?怎麼手不離劍?」

 

 

 

   「呵,也對。」劉孟將手從劍把上收回來,對陳資吩咐道:「七師弟,你先帶八師弟去給城裡大夫看看,八師弟看來臉色很差啊。」

 

 

 

   陳資領了命,扶著簡永一步步出去了。待兩人一出去,餘下三人眼神一互對,劉孟首先開口:「你們聽出八師弟的話裡有什麼毛病沒有?」

 

 

 

   王翊道:「可多著呢,他一進來就說:『二師兄,在那鎮上差點沒被你害死。』可他又說當時他一被點了穴道就昏了,醒來時自己就在棺材之中,既然如此,他怎麼知道棺材是我們埋的呢?也有可能點他穴道的人想活埋他!」

 

 

 

   謝政接道:「當時我檢查過八師弟的情況,確實已經沒有了氣息,難道有可以讓人陷入假死的穴道?」

 

 

 

   劉孟點頭道:「只有可能是八師弟說謊,但我也想起了我聽過的一個傳言,就跟此刻的事情差不多。」

 

 

 

   王翊問道:「什麼傳言?」

 

 

 

   劉孟道:「兩年前……甚至更久,我從江湖友人那裡聽到一個有趣的故事,但是太不切實際,所以沒有被太多人當真。在黑龍江那一帶,有個門派叫英雄門的,江湖武林中的門派數以千計,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這樣一個名字自命不凡的門派,他們有弟子在行經廣西的時候,因為天色已暗他們被迫要在廣西城外二十哩處的一個村子過夜,哪知那卻是一個廢村,他們只能找了間空屋洗手做飯,隨後有一名弟子出去解手,卻一直沒有回來,其他人出去找他,最後終於在村子的一處亂葬崗裡找著了那名弟子,他全身的血都給吸乾了。」

 

 

 

   劉孟續道:「當下英雄門的弟子悲憤莫名,他們將那名遇害的弟子草草埋了埋,誓要兇手給挑出來。但他們翻遍了整座村子都沒找到半個人,他們只好回到休息的那幢空屋,但那名遇害的弟子卻已經在裡面等著他們了。那名弟子說,自己還沒死,只是昏了過去,幸好沒埋得太深,他才自己爬了出來。」

 

 

 

   王翊驚道:「啊!那不跟八師弟的情況一樣?後來那群人又怎麼了?」

 

 

 

   劉孟接著道:「英雄門眾人看到弟子死而復返,雖然還是有起疑心,但他現在的確是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也沒辦法。深夜之後,大家就地而睡,眾人中帶頭的大弟子在深夜卻被一陣雜聲吵醒,起來點了蠟燭一看,只看那名死而復返的弟子正捧著另一名弟子的頭在啃,大弟子急忙叫大家起床,拔出了劍就往那名弟子圍攻,但眾人武功竟然不及他一人,一個個全被殺了,英雄門的這群弟子就全被殺了個乾乾淨淨。也不是乾乾淨淨,據傳有個弟子裝死人逃過一劫,這故事就是他傳出來的。」

 

 

 

   謝政問道:「師兄,那到底怎麼回事呢?難道真有惡鬼作亂?」

 

 

 

   劉孟道:「也有人說是狐仙或是妖靈,不論如何,我們要多注意一下八師弟的情形。」

 

 

 

   語畢,陳資正開門進來,王翊問道:「七師弟,八師弟的情況如何?」

 

 

 

   「八師弟說他想回房休息一下,我便帶他回房了。」

 

 

 

   「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麼?」

 

 

 

   「沒有啊,師兄,怎麼了?」

 

 

 

   「沒什麼,但願是我們多心了。」劉孟道:「你們也都累了,也該回房去休息了吧?晚餐好了我再叫人敲飯鈴提醒你們。」

 

 

 

   三人隨後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待三刻鐘後飯鈴便響了,王翊來到食堂,挑在劉孟身邊的位置坐下。王翊張頭望腦,不見師父,便問道:「師父呢?不來吃飯?」

 

 

 

   劉孟答道:「會有人送飯去給師父,這是師父交待的。」

 

 

 

   王翊「嗯」了一聲,一抬頭正好看見陳資走進食堂來,便揮揮手叫陳資過來,問道:「八師弟呢?沒有跟你一起來?」

 

 

 

   陳資道:「我去他房間看了,他不在,我以為他先來了。」

 

 

 

   王翊心中隱約感覺不妙,這一念頭剛過,只聽宅院後方傳來一聲慘叫,王翊與劉孟唰唰一齊站起來,喝道:「大家全坐好了!」

 

 

 

   經兩人這一大吼,眾弟子們全坐在位置上一動也不敢動。劉孟悄聲跟王翊說:「聲音是從後面傳來的,只怕是從後院師父的屋裡發出的。」

 

 

 

   「你說怎麼辦?難道八師弟他……」王翊不敢再說。

 

 

 

   劉孟心中一啄思,對眾人道:「二師弟、三師弟、七師弟、五師弟,我們去看看,其他人在此不動!」

 

 

 

   劉孟喊出這幾個人裡面,除了王翊、謝政、陳資等人之外,五師弟吳玖是其他弟子之中武藝較強、頭腦較為機敏的,所以劉孟也叫他一起去。

 

 

 

   五人飛步趕到後院,果然看到負責送飯的弟子全身癱在師父的小屋前面,他一看到劉孟五人,爬起身便往他門奔來,一邊大叫著:「大師兄!師父他……裡面出事了!」

 

 

 

   「你冷靜點,慢慢說,出了什麼事?」

 

 

 

   那弟子上氣不接下氣,模糊不清道:「我剛剛……要送飯給師父,一開門……我看到八師哥……還有好多血……血……」

 

 

 

   劉孟見他說話不清不楚,便道:「你說話都不清楚了,你馬上回食堂去跟大家待一起,這裡先交給我們處理。」

 

    

 

   那弟子也不敢在這裡多待了,馬上飛足往食堂奔去。劉孟盯著師父的屋子,對其餘人道:「拔劍,擺陣。」

 

 

 

   五人圍著小屋門口呈扇形陣,劉孟朝屋內大喊道:「在屋內的是何方神聖?何不出來?」

 

  

 

   屋內傳來一陣怪笑,隨即一個物體從屋內對著劉孟急射而出,劉孟用劍端將那物體挑下,不是師父的頭顱是什麼?

 

 

 

   五人盯著那頭顱一呆之際,一道黑影忽地從屋內快速竄出,當中陳資最快反應過來,馬上一招劍式要去阻住那黑影,豈料黑影不擋不閃,任憑陳資這一劍刺入。陳資呆了一呆,那黑影卻趁他這一呆一掌拍上他胸口,陳資感覺胸口一震,整個人往後飛出四五呎。

 

 

 

   趁著兩人這一交手,其餘四人已將那黑影圍在正中間,這時大家才看清那黑影的面目,正是八師弟簡永。卻看他滿手鮮血,身上還插著陳資的長劍,但他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疼痛的模樣,簡永獰笑著將身上的長劍拔下,一一環顧圍住他的四個人,並用長劍各指了王翊、謝政。

 

 

 

   劉孟一瞄被震飛的陳資,口吐鮮血躺平了,沒有半點動靜。頓時劉孟心中火起,大喝:「你不是簡永!你到底是何人?為何要來殺害本門師尊及弟子?」

 

 

 

   簡永再用長劍指了王翊跟謝政等兩人,怪笑著道:「你該問他們兩個,敢進入我們死人鎮,就別想再活著出去。」

 

 

 

   王翊怒道:「現在我們是活著出來了,你又想怎的?」

 

 

 

   「那就要讓你們死的再回去!」簡永眼神倏地瞪住吳玖,挺劍刺去。

 

 

 

   吳玖一驚,格劍想擋,卻發現簡永的力氣竟大的驚人,鐺的一聲吳玖長劍脫手,簡永已一劍刺入吳玖胸口。餘下三人王翊與謝政首先發難,兩人平常搭配慣了,一左一右往簡永掠去。簡永將長劍抽離吳玖胸口,返身去擋。

 

 

 

   三人交了數手,王翊發現簡永用的不是本門劍法,而是單純的看到來劍便擋,有空隙便攻的策略。而王翊也感覺到簡永的力氣竟比自己要大上三四倍,好幾次長劍都差點脫手而出,而當中謝政臂力較差,雙方你來我往,再鬥過五手之際,簡永趁著謝政持劍不穩,一劍往謝政的天靈蓋批去,謝政的頭登時被劈成兩半。

 

 

 

   原本在外掠陣的劉孟一見此情況,挺劍加入戰局,劉孟觀察剛才戰局,也知簡永力氣驚人,是以不跟簡永硬碰硬,而游移於簡永劍鋒旁,每當兩人長劍即將碰撞,劉孟便趕緊閃開。他明白得趕緊尋找空隙一劍得手才有勝算。

 

 

 

   劉孟趁著簡永一劍往王翊下盤攻去時,奮力將劍往簡永胸口刺去,簡永來不及回檔,胸口便這樣開了天窗。劉孟一擊得手,馬上往後竄出三五步距離,原本與簡永纏鬥的王翊也往後退去,王翊只感覺自己的手臂酥酥麻麻,幾乎全無感覺,再鬥下去必敗無疑。

 

 

 

   卻只見簡永不急不徐摸摸胸口的傷口,笑道:「不錯,很痛。」

 

 

 

   王翊驚呆了,喝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妖。」簡永原本握在手中的長劍忽然脫手而出,朝王翊射去。王翊眼看簡永劍剛脫手,此刻便已在眼前,知道自己閃躲不掉,便舉劍要擋。

 

 

 

   可沒料到,簡永的身子竟比劍還快,劍還未到,簡永忽地已繞到了王翊的面前,王翊怎樣也沒算到這一著,簡永舉手往王翊頭上一揮,王翊便身首異處,首,已到了簡永的手裡。而簡永的另一隻手,竟輕而易舉地接住了自己射出的長劍。

 

 

 

   劉孟眼見只剩自己孤軍一人,若叫其他師弟過來,只怕也只是徒增死者而已。劉孟仍然擺出了一個劍式,但劍端卻已微微顫抖。

 

 

 

   簡永哈哈一笑,道:「給你一個機會,看你要不要自盡。」

 

 

 

   劉孟斥道:「胡說什麼?過來罷!」

 

 

 

   簡永嘴角泛笑,將王翊首級扔在地上,一劍往劉孟劈去。

 

 

 

   在食堂內的其他弟子們,聽到後院叮叮噹噹的打鬥聲,再加上送飯弟子所說的景象,每個人心裡都害怕,但心想大師兄、二師兄等一干本門高手都去了,不管來的是什麼仇家,想必都能制服的了。

 

 

 

   最後只聽到一聲響亮的「鐺」,後院便沒了聲音。但食堂內的眾人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沒人敢在這時到後院去看上那麼一眼。

 

 

 

   又過了幾刻鐘,後院真的沒有再發出聲音後,幾個膽大的弟子才帶頭到後院去看看情況。

 

 

 

   只見後院已是遍地死人,被一掌擊斃的陳資、胸口開一個洞的吳玖、腦袋被劈成兩半的謝政、身首異處的王翊,另外還有劉孟跟簡永,劉孟手上仍握著一柄斷成兩半的長劍,整個人被劈成兩半。而簡永的身上穿了兩個洞,看情況,應該是他劈死了劉孟。

 

 

 

   弟子們也在屋中發現了被分屍的師父,後院變成了煉獄。

 

 

 

   令餘下弟子驚喜的是,陳資竟然沒死,成了唯一的生還者。他說,是簡永殺死了其他人。

 

 

 

   不,應該說是,附在簡永身上的東西殺了其他人。

 

 

 

   事情在隔天馬上傳了出去,引起江湖上的軒然大波。陳資對外稱,這是惡鬼所做的,但這件事真是惡鬼幹的,亦或是雙劍門武功高強的仇人幹的?這沒人知道。

 

 

 

   但在不久後,相信武林中的傳言會慢慢演變。

 

 

 

 

 

 

   「兩年前……甚至更久,我從江湖友人那裡聽到一個有趣的故事,但是太不切實際,所以沒有被太多人當真。在江西那一帶,有個門派叫雙劍門的,誤入了死人鎮,那是個只有死人才能住的城鎮,活人只要在那邊過一夜,都會被惡鬼給殺死……」

 

 

 

    

 

 

 

 

========================================

 

 

 

這篇其實是學生時代就寫好的了,只是這幾天才從資料夾裡又被我挖出來,哈哈。

 

真沒想到以前的自己竟然可以寫出這種東西,以後對於這種另類的驚悚題材,還是會試著寫寫看啦。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然後留言越傳越廣.死人鎮成了當地旅遊名勝.入住的人太多.一個晚上死一個.隔天死一家的速度已於事無補.更別說大家聽了傳言.特意把死人的棺材埋得更深.甚至多帶好幾頭牲畜擋刀.
    現在死人鎮燈火通明.每日流動人口超過了本鎮人數.那妖覺得回天乏術.只好半永久性的附著在最常握手的人的手上.使其握過手的人非傷即死.靜靜等待死人鎮回歸舊有風貌......
  • 變成台灣靈異傳奇了嗎 XD

    於 2015/07/03 23:51 回覆

  • 惠
  • 攤大突然跳tone了!!
    沒想到居然是古裝類型~
    古裝結合驚悚也挺不錯的哦~
  • 這是好幾年前寫的了啊 XDD

    於 2015/07/07 00:07 回覆

  • 高
  • 好看:)
  • 謝謝 :)

    於 2016/02/07 11:12 回覆

  • sone2462
  • 跟以往的風格都不同,但很好看啊啊啊!!!!!!!!!
  • 這是好幾年前的作品了,所以風格差很多哈哈 XDD

    於 2016/02/07 1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