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機車停在離詭誌出版社隔了一個路口的街道後,準備通過路口前往出版社時,看到了那個詭異的女子。

        她站在路口處,動也不動,就算行人號誌上現在顯示著綠燈,她也沒有想通過馬路的意思。

        這傢伙在搞什麼啊?我這麼想著,一邊要繞過她時,女子的手冷不防地抓住我的衣服,我還以為她是我認識的人,但是轉頭一看後,發現這張臉龐從未在我的人生裡出現過,是不折不扣的陌生臉孔。

        「先生,我建議你等一下再過去。」女子凝視著我說道。

        我問:「等一下?」

        「是的,等下一個綠燈再過去吧。」女子的眼神一邊瞄著不斷倒數的小綠人。

        這是什麼搭訕手法嗎?但我也不是會讓女性有想搭訕慾望的帥哥,還是說是什麼新的詐騙手段?我馬上有了戒心,「為什麼啊?現在不就可以過去嗎?」

        「我也在等下一個綠燈,如果你現在走過去的話,會死掉的。」女子說出我無法理解的話,會死?我看了一下路口,車流量並不多,也沒有車速過快的車輛,應該不會造成車禍才對,她口中的會死掉,是什麼意思?

        「那我就等一下好了。」看著綠燈也只剩下幾秒鐘,於是我也在路口處等待著,但嘴巴可沒停下來,我問:「為什麼現在走過去的話會死掉?會被車撞嗎?」

        「不是,也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死法,反正如果走過去的話,今天之內一定會死掉。」

        「為什麼妳會這麼認為?」

        「在這個綠燈開始前,我看到了被殺死的小紅人。」

        而現在綠燈的倒數已經結束,轉換成紅燈了,行走中的小綠人閃爍了一下後消失,換成站立不動的小紅人標示。我指著小紅人,問:「妳是說這個嗎?」

        「是的。」

        「看起來很正常啊。」

        「現在很正常,但剛剛我看到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小紅人被殺死了,如果剛剛那個綠燈有人走過去的話,那個人在今天之內就會死掉。」女子像在背稿一樣唸著,「本來我以為只是網路上的傳說,沒想到真的被我看到了,還好我有看到,如果我剛剛就走過去的話,可能就……」

        女子開始喃喃自語,我開始懷疑她的精神可能有問題了。

        死掉的小紅人?我沒有聽說過這個傳說,也許是我還沒聽到而已,在都市內的各種傳說,總是以無法想像的可怕速度在網路跟各種管道上擴散著。

        今天有一個都市傳說開始在城市中發跡,明天這個都市傳說可能就會發展成千百種版本,而無法追溯源頭,這也是都市傳說迷人的地方。

        紅燈終於結束,不斷行走的小綠人又出現了,這次女子沒有再阻攔我了,我們一起通過了這個路口,女子一過馬路後便右轉離開,而我則繼續走向前方的詭誌出版社。

        那名女子可能是對都市傳說深信不疑的上癮者吧,這種人在現代社會不在少數。

        我走入出版社內,跟其他同事打完招呼後,走上了二樓,二樓是我的專屬工作區域,我通常都待在二樓工作。

        而我的身份,則是這家出版社的專屬作家,這家出版社專門出版驚悚恐怖的文學雜誌「詭誌」,這本雜誌在出版社主編老熊的努力經營下,在全國各地都有不錯的銷量。

        老熊也是我的多年老友,一開始我會來到這家出版社工作,也是因為他的邀約。

        我在詭誌上的筆名是風海,除了詭誌的連載文章外,我也另外出版過幾本書,雖然小有名氣,但在國內我仍只是一個普通的二流作家。

        「早安,」一個纖細的聲音從樓梯傳來,「風海,你今天來的真早。」

        聽到聲音我就知道是夜貓子來了,她是跟我一樣都在二樓工作的作家,是位氣質美女,讓人感覺不出來她是在寫恐怖小說的。

        但她的恐怖小說風格跟我們也不同,她的故事總能結合淒美的愛情跟可怕的情節,不管是喜歡讀恐怖小說或文情小說的讀者,都很喜歡她的作品。

        我回招呼道:「早安,現在只是上班的標準時間吧。」

        夜貓子輕輕地走向電腦後面,她的身姿總讓別人感覺她沒有體重似的,她說:「誰叫你之前總習慣遲到,害我忍不住想這麼說。」

        「唔哇,我說不過妳。」我也打開電腦,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我準備在今天開始新系列的故事,這也是老熊給我的任務,新一季的都市傳說故事,用都市傳說的素材,寫出全新的故事,或找尋背後的真相。

        老熊曾經自己統計過,國內的都市傳說發生地點跟數量,在我們所處的新德市是排行第一。

        很奇妙的,我們這種人原本就很容易被這類的事件吸引,在上一季的連載時,我就被捲入許多起事件中,甚至差點沒命。

        而休息了一陣子後,新一季的都市傳說準備開始,我也難免擔心會不會又被這些傳說纏上。

        說起來,早上在路口處所發生的事,應該可以算是被捲入事件的前兆吧。

        現在想起女子說的那些話,我開始感興趣了,那該不會是最新的都市傳說吧?

        但關於行人號誌的傳說,我雖然有聽過幾個,但是被殺死的小紅人……我卻從沒聽過,得找個人問一下才行。

        出版社內除了像我這樣的其他作家外,還有封面插畫家、美工跟幾位還在就讀市內大學的工讀生,這些工讀生們都是些活力充沛的女孩,也是對恐怖類的故事感興趣才到這邊來工作的。

        要問最近年輕人間新流行的都市傳說,找她們準沒錯。

        我先伸了了個懶腰,然後站起來準備走下樓。

        夜貓子見狀,便問我:「你一個字都還沒打就要下去啦?」

        「我要去收集一下年輕人的情報。」我這麼說,夜貓子就懂了。

        來到一樓後,其他的員工們都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工作了,出版社內有三名工讀生,是採輪班制的,一般來說都會有兩個工讀生同時來上班。

        果然如我所預料,兩名工讀生陳希跟謙慧正在下面跑來跑去,忙著完成老熊交待的工作。

        老熊正好站在插畫家笑笑的座位後方,兩人似乎正在討論下一期詭誌的封面。笑笑正是詭誌出版社的專屬插畫家,雖然筆名很可愛,本人也是一個身高不到一百五的嬌小女孩,但筆下的作品卻能在血腥與心理的恐懼間自由遊走。

        畢竟都認識好幾年了,老熊一看到我出現,便說:「你下來一定有事要問,對不對?」

        「是啊,我早上遇到了一件怪事。」先問問老熊也可以,老熊這傢伙的大腦也有「都市傳說資料庫」的別稱,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隨著時間更新,我問:「老熊,你知道什麼是『被殺死的小紅人』嗎?應該也是都市傳說的一種。」

        老熊沉思了一下,說:「小紅人是指什麼?」

        「行人紅綠燈上的那個。」

        「喔,紅綠燈啊……這種都市傳說我倒也有聽說過幾個,最有名的就是小綠人跑到一半會跌倒,算是很可愛的都市傳說。」

        「還有誘拐犯的傳說,」我接下去說,「聽說原本燈號上的小人是要設計成一個大人牽著小孩的圖樣,因為設計者在某天看到一個父親牽著小女孩在過馬路,便覺得這樣的畫面很適合,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個誘拐犯殺死小女孩的新聞。」

        老熊也聽過這則傳說,他接下去說:「犯人就是設計者所看到的那位父親,而死者就是他當時牽著的女孩吧。」

        「那麼你聽過被殺死的小紅人嗎?」我問。

        老熊搖著頭說:「這我就沒聽過了。」

        「啊!那我知道!」剛好走過旁邊的陳希出聲喊道,這女孩有一張蘋果臉,總讓人有想捏下去的慾望。她跳到我身邊,說:「風海你剛剛說被殺死的小紅人對不對?你有親眼看到嗎?」

        「不,並沒有,其實是……」我把早上所遇到的事說了出來。

        聽完之後,陳希好像完全瞭解事情的經過:「原來如此,雖然不知道那個女子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不過她也知道這個傳說,又那麼神經質的把你擋下來,我想可能是真的喔。」

        「那到底是怎樣的傳說?」我跟老熊都很想知道。

        「這是最近才開始在網路上流傳的。」陳希賣了一下關子,也許是機會難得,她享受著我跟老熊期待的眼光,然後說:「在過馬路等紅燈時,如果看到號誌上的小紅人突然被殺死,那麼接下來的綠燈你就不可以過!如果走過去的話,在今天之內就一定會因為意外而死亡,所以要等下一個紅燈過後才可以通過。」

        「小紅人被殺死……是怎麼被殺死的啊?」

        「不知道,好像沒有人親眼看見過。」陳希說,這正是都市傳說的特點,廣經流傳卻找不到確實的目擊者。

        「如果下一個小紅人又一直被殺死,那不是永遠都過不了馬路了?」

        「是這樣沒錯,不過傳說裡沒有說不行繞路,所以可以繞路通過喔。」

        「為什麼我覺得這個都市傳說有點在搞笑的感覺?」老熊皺起眉頭:「風海,你新的故事是打算寫這個嗎?」

        「也許可以發揮。」我想起早上的情景,「那個女人的態度不像在開玩笑,我想她是真的看到了。」

        「看到了被殺死的小紅人?」

        「我是這麼認為的。」我說:「如果你們也在場,你們也會相信她的,除非她是神經病。」

        老熊對於這個話題沒有興趣了,他急著回辦公室去工作:「好啦!不管是什麼傳說,你只要能寫出好故事就行了,加油吧!」

        對我打完氣,又跟笑笑交待一些重點後,老熊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陳希也跑回去工作了,我低頭問笑笑:「對於那個傳說,你有什麼想法嗎?」

        「沒有。」笑笑熟練地操作著繪圖軟體,一邊說:「但是如果傳說是真的,我不會意外。」

        「為什麼?」

        「台灣各地的路口一天加起來至少死十幾個人,如果沒有這種靈異傳說,那才奇怪呢。」

        她的說法也有道理,況且都市傳說的發起,其實不需要特別的理由,只要有人群居住的地方,就會有都市傳說。

 

 

        這一天我仔細地構思新故事的劇情,並開始著手創作,畢竟對這類的題材已經很順手了,寫作的進度相當順利。

        就算夜貓子早我一步先下班了,我還留在座位上繼續寫著,我打算將第一章完全寫完後再離開。

        當我要離開出版社時,樓下也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是美工蘇羿,他看到我從樓上走下來時吃了一驚:「啊,風海你還在啊?我以為只剩下我了呢。」

        「今天比較有靈感啊。」

        「那正好,我們一起走吧,我正要關門。」

        老熊把出版社的鑰匙打了好幾副給每一個員工,每個人因為工作的不同,很難說最後離開的會是誰,每天第一個到出版社的人也不固定,所以才採取這種作法。

        蘇羿是一個斯文帥氣的大男生,有點寡言,不過近期這種情況有點改善,可能是因為他常常被那幾個工讀生女孩鬧著玩的關係,現在的他也跟著活潑了起來。

        我們一起步出建築物,蘇羿關上門後,我問:「你的機車停在哪?」

        蘇羿指著旁邊的街道,我笑了笑說:「我也是,那一起走吧。」

        這代表又要經過早上的那個行人號誌了。

        時間已經晚了,路上沒有多少車輛,就算顯示著紅燈,直接通過馬路也不會有危險,蘇羿已經直接跨出腳步,準備強行通過了。

        我出聲叫住他:「等一下。」

        「怎麼了?現在剛好沒有車子啊。」蘇羿疑惑地問。

        我睜大著雙眼,示意蘇羿看一下行人號誌,「你不覺得小紅人的顯示有點奇怪嗎?」

        蘇羿看了一眼行人號誌,低呼一聲:「啊,這是什麼……」

        因為早上遇到了那個詭異的女人,所以我剛剛要通過時特別注意了一下號誌,結果真被我看到了,那個被殺死的小紅人。

        原本應該是站立著,宛如立正般的小紅人,現在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儘管只透過少數的LED燈泡來顯示,但我還是能看得出來,上面的小紅人被殺死了。

        小紅人形狀已經不見,LED燈泡則以不規則的形狀散佈著,配著顯眼的紅色,看起來就像是支離破碎的屍體,或是濺滿螢幕的鮮血,蘇羿還是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故障了嗎?」

        我這才想起來,早上我們在討論這個都市傳說時,蘇羿並沒有聽到。

        「總之先等他跑完吧,我們等下一個綠燈再過去。」我說。

        小紅人的倒數結束,原本支離破碎的小紅人閃爍了一下,變成讀秒的畫面,另一個螢幕則出現了不斷走動的小綠人。

        在傳說的內容裡,如果現在通過的話,就會出事情,所以我拉住了蘇羿先按兵不動,並趁著綠燈的時間跟他解釋小紅人的都市傳說。

        蘇羿馬上就相信了,因為我跟他之前也一起經歷過幾起不可思議的都市傳說事件。蘇羿問:「也就是說,要再等一個紅燈過後才可以過去囉?如果那個畫面又出現的話呢?」

        「那我們就繞路過去吧。」陳希說過,傳說的內容裡沒有說不能繞路。

        還好,下一個紅燈時,正常的小紅人出現了。

        我們等完這個紅燈後,迫不及待地通過了馬路。

        也許我們剛剛所看到的異樣,只是顯示器單純的故障,而不是什麼小紅人的屍塊,但我不敢冒這個險。

        因為在一天之內接連遇上了兩次,而且第二次我還是親眼見到,所以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查詢關於小紅人的都市傳說。

        相關的網頁並不多,就如陳希所說,這個都市傳說才剛開始流傳沒有多久,目前我所找到的版本大致上只有一種,如果太多版本的話,很難讓人分辨哪個是真實的。

        主要是說,如果行人在等紅燈時,看到行人號誌上的小紅人突然被殺死,那下一個綠燈就不能走,不然自己在未來也會遭受到跟小紅人一樣的命運。

        其他還有附註的事項,像是:

        僅限於行人,開車或騎車則不受影響。

        被殺死的小紅人通常不會在人群前出現,而會挑選落單的行人。

        如果遇到的話,可以繞路走別的號誌避開,但不能直接穿越馬路。

        如果小紅人一直在你眼前被殺死,那就代表你今天一定會死,快找地方躲起來吧!

        這些附註的事項是一開始就跟傳說一起流傳的,或是被其他網友加上去的,已經沒辦法知道了,而且版本相當多,很難整理。

        大致上的內容跟陳希告訴我的一樣,不過有一點讓我很在意……在未來會遭受到跟小紅人一樣的命運,感覺這句話有額外的意思。

        是指小紅人的死法不只一種嗎?

        今天我所見到的小紅人,算是被分屍或是被撞碎吧?其他之外,還有別種死法嗎?

        不排除有這種可能。

        真討厭,如果光是走在馬路上,也要因為這種都市傳說而提心吊膽的話,也是一種煎熬啊。

        看著網路上的資料,突然間又覺得肚子餓了,我決定先離開公寓去買些東西吃。

        從我所住的公寓到最近的便利商店,正好會經過一個紅綠燈路口,到時又會經過行人號誌。

        就算再怎麼倒楣,也不會再讓我遇到了吧?

        我本來還這樣子想著,但是當下樓之後,我發覺我真的太天真了。

        路上已經沒剩多少行人,路口處甚至只有我一個人,不正常的小紅人燈號又再次出現在我眼前。

        LED燈組合出一把類似槍管的東西靠到小紅人的頭旁邊,然後小紅人的頭一下子消失了,那些燈號仿佛化成鮮血飛濺到了螢幕之外。

        我仿佛看到失去頭部的小紅人身體晃了一下,螢幕上的燈泡只剩下一道紅色線條,那正是倒地後的小紅人。

        燈號閃爍,換成綠燈了,我站在路口處不敢妄動。

        幾個從後面跟上的行人繞過我通過馬路,還「嘖」了一聲像是在怪我擋路。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我又遇上了被殺死的小紅人?一天之中遇上三次,這真的是詭異過頭了。

        我突然擔心起蘇羿,從出版社旁的路口分開後,他會不會也遇上了?

        因為我沒帶手機出門,當下我決定不去便利商店了,而是馬上跑回公寓打電話給蘇羿,問他有沒有又看到被殺死的小紅人?

        「沒有,從你口中知道這則傳說之後,我過馬路都很小心。」蘇羿說。

        「真的沒有嗎?」

        「我很肯定的,畢竟我很清楚這些都市傳說真實的殺傷力啊!」

        確認蘇羿還平安後,我整個人倒在了床上,肚子那微弱的飢餓感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現在的我,沒有心思去理會其他的感覺,而是使盡全力在腦部的運轉上。

        身為作家的腦袋正在飛快思考,關於小紅人的都市傳說,現在網路上甚至沒有半個真實的目擊者,而我在今天之內就目擊了三次。

        不,正確來說是兩次,第一次時只有那個女子看見,我並沒有注意到。

        而接下來我卻接連在回家跟剛剛都看到了,這之間有什麼關聯嗎?

        我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被殺死的小紅人所挑選的目標,是只有一個還是複數?

        早上的那個女子拉住了我,為的就是怕我走過去後也會被影響到。

        但是剛剛在我身後也有幾個人通過馬路了,我並沒有拉住他們,所以他們也會死嗎?

        我從床上跳起來,在電腦前重新搜尋,終於找到了其中一個版本,其中多了幾條附註事項。

        這個版本的標題是,小紅人的怨靈。

        當中的附註事項是:小紅人的怨靈出現時,只有宿主會死,以及宿主可以想辦法將小紅人的怨靈轉移到別人身上。

        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疑問只出現了一秒,我馬上就想通了。

        得重新思考這個都市傳說的定義。

        被殺死的小紅人,可能是類似附身靈的東西,會附在宿主身上,進而殺死宿主。

        而行人號誌上出現的異樣,就是一種警告。

        但他是如何附身的?

        這問題並不困難,只要想清楚早上我跟那女子的互動,跟晚上我跟蘇羿的互動有何不同就知道了。

        那名女子在當時拉住了我,碰觸到我。

        應該就是在這個時候,我成了宿主,所以剛剛我又看到了被殺死的小紅人,而蘇羿則沒有。

        那名女子早就知道這件事嗎?還是只是湊巧拉住我?

        當初也是其他人把這個東西轉移到女子身上的嗎?

        現在追溯源頭已經沒有意義了,重要的是,這個東西現在在我的身上。

        被殺死的小紅人、小紅人的怨靈,不管要怎麼稱呼都行。

        如果這些推論都沒錯,要再轉移他其實是很簡單的事,只要在他出現時碰觸其他的行人,應該就可以了。

        但我完全沒有這種想法。

        如果是一般人,一定會想盡辦法把這種怪東西推到別人身上,但我卻是都市傳說的專屬作家。

        我腦中想的完全是另一件事。

        為什麼是我?這個問題沒有意義,因為已經找到解答,正是早上那個女子把這玩意轉移到我身上的。

        有意義的問題是:為什麼會挑選行人號誌的小紅人?這個都市傳說又為什麼會發生?一定有其源頭。

        這兩個問題才有挖掘真相的價值。

        小紅人的怨靈……目前網路上這個版本只有一個,發表這個版本的網友,一定知道些什麼吧。

        我將他列為調查的首要目標。

 

 

        隔天到出版社後,我便先把身上的情況告訴老熊,他先是沉思著,然後像沒辦法般搖了搖頭,說:「為什麼你總會扯進這些怪事裡呢?這麼說你剛剛上班的時候也看到了嗎?」

        「是的,也遇到了。」我從停機車的街道走過來時,的確又碰到了被殺死的小紅人,我也多等了一個紅燈後才通過。

        「你不打算把這個東西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嗎?」老熊認真地問。

        「這樣的話,可能會造成無辜的人在不清楚情況之下成為犧牲者吧,這個都市傳說之前都沒有目擊者,便是因為他們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死去了吧,畢竟一個人自己等紅燈時,其實不怎麼會去注意小紅人標示的,就算看到了,不知道這則傳說的人也會以為是燈號故障了吧。」

        「好吧,早知道你會這麼說了。」老熊接著問:「那你有方向了嗎?」

        我自信地說:「已經有了,如果可以找到真相的話,會是很好的題材。」

        「那好吧,我只有一個要求。」老熊以前所未有的認真眼神盯著我,說:「如果真的太過深入,甚至快要沒命的話,就不要再插手了,不管附在你身上的是什麼東西,就把他轉給別人吧。」

        「我會盡量不讓這件事演變到跟之前一樣的。」我向老熊保證。

        這件事情,我只決定跟老熊說,沒必要讓其他同事擔心我,他們都知道我是為了故事會把命豁出去的那種人。

        回到二樓的座位後,我先打開了即時通軟體,看那位網友有沒有回我的訊息,在昨天晚上時,我已經把那位網友加到了通訊錄中。

        那位網友的暱稱叫做羽翔,正好在線上。

        我馬上發訊息過去。

 

        風海:你好,可以請問你關於小紅人的怨靈這篇文章的問題嗎?這篇文章是你原創的沒錯吧?

    羽翔:那篇文章的確是我打的沒錯。

    風海:可以請問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事嗎?

    羽翔:……為什麼你要問這個?

    風海:因為那怨靈現在就在我身上。

 

        我輸入完訊息後不斷思考著,如果對方的那篇文章只是亂寫的,那麼他應該會馬上告訴我,因為網路上有許多創作者會改編都市傳說,讓傳說更添加神秘性,這次也有可能是這種情況。

        但對方接下來的訊息並不這麼回事。

 

        羽翔:在你身上?老兄,那你應該快點把他轉移到別人身上。

    風海:為什麼?

    羽翔:因為那東西最後會殺死你。

    風海:……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

    羽翔:這不重要,那東西是以殺人為樂的詛咒,小紅人只是一個小把戲,等詛咒等得不耐煩時,宿主就會死得很淒慘。

    風海:沒辦法阻止?

    羽翔:沒有辦法,我之前已經試過了,最後只能把詛咒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這個詛咒最喜歡的就是在每個人之間交換,享受殺死不同人的快感。如果你不把他轉出去,又不走入他的陷阱,他就會主動殺死你。

    風海: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事情?你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羽翔:這些事我難以奉告,總之,只有把他轉移到別人身上才有辦法救你一命。

 

        傳完這句訊息後,對方便下線了,看來他是鐵了心不想回答我的問題。

        只要在被殺死的小紅人出現時,觸碰到其他人,就可以轉移到別人身上,這根本就跟鬼抓人一模一樣……就算知道這點,我還是不願這麼做。

        如果這是一種詛咒,那麼一定會在城市裡不斷轉移,最後可能會轉到我所認識的人身上,很可能是出版社的任何一個同事。

        我絕對不樂見這種情況的發生,而且我之前所遇到的許多事件讓我有莫名的信心,讓我感覺可以把這個詛咒終止在我身上。

        「怎麼了嗎?」夜貓子停下寫稿,盯著我問。

        我甩甩手上的冷汗:「沒事。」

        「我看你打字的表情,好像出事了說。」夜貓子跟貓咪一樣,有特殊的直覺。

        「是嗎?那妳能感覺到是出了什麼事嗎?」

        「很危險……的事情。」夜貓子瞇起眼睛,「而且我感覺你身上好像有東西,你最近是不是去了什麼怪地方?」

        「才沒有,妳不要再亂猜了。」好可怕,難道夜貓子的眼睛跟貓一樣,可以看到不存在的東西嗎?

        不過都認識那麼久了,我明白夜貓子並沒有陰陽眼這種能力,她會這樣說應該都是從我的表情上猜的。

        不管夜貓子再怎麼問,我都決定不透露任何線索給她,這件事我想自己來解決。

        經過剛剛的訊息交談,至少又清楚了兩點。

        第一,被殺死的小紅人這個都市傳說,其實是一個詛咒,可以藉由鬼抓人的方法轉移到其他人身上。

        第二,這個叫羽翔的網友,一定很清楚這詛咒的始末,只不過他現在都不上線。

        我一直等到了傍晚的下班時間,羽翔都沒有回到線上。

 

       

        比起昨天,今天我決定早一點回去,我覺得早點躲回家裡比較安全些。

        因為你無法預料都市傳說會怎樣的介入你的生活,人們所聽到的版本,往往只是冰山一角。

        好像都是計算好似的,我走到路口處時,又是紅燈,這大概是我身上的那個詛咒在作祟吧。

        被殺死的小紅人又出現了,這次他的頭像足球一樣掉到地上,滾出螢幕之外。

        然後換綠燈,我又只能再等一輪了。

        雖然沒有主動威脅到我的生命,但是每次都這樣站在原地拖時間,我也覺得相當煩。

        小綠人的倒數完畢,又換成了小紅人。

        這次等完總該可以了吧,我這麼想著,但再次抬頭看向小紅人時,卻看到小紅人的四肢跟頭部咻一下的飛離身體,像是被五馬分屍一樣,僅剩軀幹掉到地上。

        我愣住了,完完全全地呆掉了。

        一連發生兩次,這是什麼意思?

        這樣一來,我只能再等下一個綠燈了。

        但下一個出現的小紅人,卻像被壓碎一樣,整個人由上而下崩碎,化為肉渣。

        下一個小紅人,他的整個身體往上被撐起,頭部上方延伸出一條紅線,看上去就像是被吊死了。

        下一個小紅人,整個身體被攔腰砍成兩半。

        下一個小紅人,更是從正中間被切成八塊。

        我持續站在路口處,雙腳完全無法移動。

        不能過去,一過去的話我就會像小紅人所顯示的那樣死去。

        我想起之前在網路看過的,關於被殺死的小紅人的附註,如果小紅人一直在你眼被殺死,那就代表你今天一定會死,快找地方躲起來吧!

        不斷被殺死的小紅人繼續在我眼前輪迴,這個詛咒已經打定主意不想讓我活過今天了嗎?

        許多後來冒出的行人不斷繞過我通過馬路,而我要擺脫這種困境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繞路走。

        但是現在的我實在沒有辦法這麼做……我是完全的被困住了。

        有東西圍住我,讓我動彈不得。

        是小紅人,小紅人站在我的周圍,包圍住了我。

        這麼形容也許有點滑稽,正確來說,是三個全身浴血的人圍住了我的左右跟後方,讓我只能選擇往前通過馬路然後死去。

        不能說話,也無法求救。

        我的頭無法轉動,眼神只能直視前方,但是眼角餘光能讓我看到,左右兩邊站了兩個滿身血紅的人,而身體正後方也傳來了同樣的感覺。

        他們想逼迫我通過馬路,走入被殺死的小紅人的陷阱裡,步入詛咒之中。

        這些人到底是誰?也是這詛咒的犧牲者嗎?

        後方傳來一陣冰冷的觸感,正後方的人正在推我,雖然這種觸感根本不是人類。

        我的腳被迫踏出第一步。

        然後是第二步。

        第三步。

        接著第四步就將要踏上柏油路面了。

        現在仍是紅燈,他們可能正在計算時機,把我往路上推,他們在我身上已經玩膩了,打算讓我直接被其他車輛撞死。

        我閉上眼睛,已經完全放棄了,當初應該直接把這個詛咒轉給其他人的。

        我因為作家的自信而把自己推入了墳墓之中啊,真是太可笑了。

        正覺得自己已經死定了時,一聲呼喊在我後方響起。

        「喂!你在幹嘛?」

        煞那間,全身被束縛住的感覺在突然間消失了,那原本包圍著我的血人也不見了,雙手雙腳回到我的控制之後,我欣喜若狂地轉過頭,看到出版社的另一個同事,酒鬼正站在我後面。

        一台以急速狂飆的車輛也正好從我前方呼嘯而過。

        「你要是再往前一步,就會被那台車撞到了。」酒鬼說。

        現在行人號誌變回了綠燈,但我知道這仍是不安全的,現在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回去出版社裡。

        「我……我要先回去出版社。」我說。

        酒鬼問:「你不是要回家了嗎?」

        「等等我再解釋給你聽,你這次又救了我一命。」我感激地說,酒鬼之前在其他事件中也拯救過我的命。

        回到出版社中,大部分的人都回去了,只剩下老熊,跟折回來的我以及酒鬼。

        我的表情一定出賣了我,老熊一看到我的臉,就擔心地問:「你不是很早就回去了嗎?是不是出事了?」

        我先坐下來灌了一大杯水後,再跟他們解釋剛剛在路口處發生的事情,以及訴說那詛咒準備將我推入死亡的恐懼感。

        酒鬼跟老熊都滿臉凝重地聽著。

        關於酒鬼,這個名字只是他的筆名,文字對他來說就像是酒精,而他是重度上癮者,他寫作的風格跟方式都獨樹一格。

        如果說夜貓子寫作的模樣像是在優雅的彈琴,那麼酒鬼寫作的樣子就像是在屠宰鍵盤,將他腦中瘋狂的故事都灌入鍵盤之中。

        他也是怪人一個,沉默寡言,做事情經常獨來獨往,給人的感覺難以親近,我剛來到詭誌出版社工作時,壓根對他沒有好感。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件,讓我對他完全改觀,他其實是一個可以依靠的夥伴,只是他不擅長友善的表達。

        老熊聽完後無奈地嘆氣:「結果危險還是自己找上你了啊,那怎麼辦?要我開車載你回公寓嗎?」

        「不行,我覺得這個詛咒已經開始不遵守規定了,我怕會連累到你。」我馬上說。

        這則都市傳說,本來說只有主動經過路口才會死,但剛剛這個詛咒卻想逼迫我邁入死亡。如果讓老熊載我回去,無法保證車上又會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

        老熊問:「那你要怎麼回家?」

        「我今天就先睡公司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我也曾經因為某期詭誌差點趕不出來,而留在這裡睡覺。

        「但還是要想方法把問題解決掉啊,你身上的詛咒……」

        我已經猜到老熊想說什麼,我馬上打住他:「不,我還是不想把這個小紅人的詛咒轉移到無辜的人身上。」

        在旁邊一直緊皺著眉頭聽著我們對話的酒鬼,這時開口說:「所以說,關鍵人物就是那個叫羽翔的傢伙吧。」

        「沒錯,但我後來一直聯絡不到他。」

        酒鬼問:「可以把他的資料開給我看看嗎?」

        「沒問題。」我打開電腦,連上羽翔的即時通網頁,酒鬼看了一眼後,好像已經記住了網址:「原來如此,我應該可以找到他。」

        「真的嗎?」

        「我回家後會試試看,明天會給你們答案。」

        「怎麼試?」我很好奇。

        「我有我自己的方法。」酒鬼說,前面說過了,他是個怪人,但是絕對可以依靠。

        最後老熊跟酒鬼都先回去了,出版社內只留下我。

        老熊在離去前跟我說:「幫幫忙,希望我明天過來的時候,你不會是一具屍體。」

        「放心吧,在這裡我不會出事的。」我向他擔保,但其實我也沒多少信心。

        不管怎樣都要活到明天早上,這是我最低限度的奢求。

        兩人都走後,我開始重新整理現在的訊息。

        被殺死的小紅人,這個詛咒為什麼急於置我於死地?

        是因為我一直活得好好的嗎?

        因為之前的宿主們都沒有注意到小紅人的異樣,而輕易的被詛咒殺死,直到那個女子注意到了,而且把詛咒轉移給了我。

        而我偏偏都不走入陷阱,讓這詛咒覺得很無聊,所以想乾脆直接殺死我,先下手為強。

        這是最合理的推論了。

        剛剛在路口處圍住我,那三個血淋淋的人又是誰?

        是之前的犧牲者?或是詛咒自身?

        目前還沒有辦法推論出解答,只能等待進一步的發展了。

        我決定睡在接待室的長沙發上,躺起來也十分舒服。

        但睡起來十分不安,我不知道這個詛咒會不會趁我睡著時,利用其他方法來殺死我。

        儘管害怕,我還是閉上眼睛進入了睡夢中。

 

 

        我被老熊跟幾個人的雜聲給吵醒,睡夢中我能夠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還有沒有心跳啊?」

        「應該還沒死吧?」

        我的腦中發出驚嚇的訊號,我馬上睜開眼睛坐起來,「喂,我還沒有死啦。」

        「那當然,我知道你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老熊滿臉笑容地看著我,旁邊還站了酒鬼跟另一個我沒看過的陌生男子,男子約十九二十歲,還是一副學生的模樣。

        我的眼神示意著那位男子,問:「他是?」

        酒鬼淡淡地說:「他就是羽翔。」

        「真的?」

        那男子點了點頭,他的表情看起來渾身不自在,而且只要酒鬼一有動作,他的眼神中就會流出恐懼的情緒,看來酒鬼是用了些手段才找到他並把他帶來這裡的吧。

        我問:「你怎麼找到他的?」

        「我用了我的方法,你沒必要知道。」酒鬼推了一下羽翔,請他在沙發上坐下。

        「你好……」羽翔對著我輕輕點頭。

        老熊說:「我剛剛已經先跟他聊過了,大概知道了事情經過,我想你也該聽他說一下。」

        我在沙發上坐正,謹慎地對羽翔說:「很抱歉這樣子找你過來,不過我真的很想把這個詛咒就在我身上終止,而不讓其他無辜的人繼續受害,詛咒產生都有理由,我想把詛咒還給原本該被詛咒的人。」

        「那是沒辦法的,」羽翔馬上搖著頭說:「詛咒是沒辦法停止的,他會一直流傳下去。」

        「詛咒到底是為什麼而開始的?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

        「……你已經看到那三個人了吧?」

        「那三個滿身浴血的人嗎?看到了,他們昨天晚上還想直接殺死我。」

        「那是最一開始的死者,他們是在一起車禍中一起死去的,車上本來有四個人,只有一個人活了下來。」

        我直覺地說:「就是你嗎?」

        「不,是我哥,雖然他現在也死了,不過那起意外只有他活下來,而發生意外時,車子正是他開的……他活下來之後,就常常跟我說一些奇怪的話,像是他看到死去的朋友出現在紅綠燈的行人號誌裡,他們以可怕的死法死去,還說要帶他一起走,這是那三個人的怨靈所產生的詛咒。」

        「就是被殺死的小紅人嗎?」

        「是的,最後我哥果然也死了,他因為對紅綠燈產生恐懼,所以都幾乎躲在家裡,但他仍以可怕的方法死在家裡……我原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但後來我看到網路上開始出現被殺死的小紅人這個都市傳說,我馬上知道這就是殺死我哥的詛咒,他還沒有消失,而且還在城市裡到處殺人。」

        「所以你才在網路上發表了那篇文章?」

        「是的,因為我看到一些謠傳,有些目擊過被殺死的小紅人的網友還活著,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這代表詛咒可以轉移,如果不轉移的話,詛咒最後也會因為等不及而主動殺死宿主,就跟我哥一樣……為了提醒其他人,所以我才發表了那篇文。」

        「原來是這樣……」這詛咒原本該屬於的人已經死了,但詛咒仍繼續在城市裡流傳,這三名死者是希望殺死更多人來陪自己吧……

        怕我不相信,羽翔強調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沒必要說謊。」

        「別緊張嘛,我只是很頭痛……真的沒辦法把這個詛咒停止嗎?」

        老熊早就知道了這件事,他說:「風海,如果你再等下去的話,那三個怨靈一定會不擇手段地殺死你,而你現在還沒死,代表他們還在等待下一個機會,你必須盡快把詛咒轉給別人才行。」

        「可是該給誰?原本該被詛咒所殺的人已經死了,他們現在只是在濫殺無辜啊。」

        「……」會客室中充滿了沉默,四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是老熊打破這段沉寂:「風海,我知道有一個人,他應該會很樂意接受這個詛咒。」

 

       

        我知道老熊在新德市內的人脈相當廣,不過我不知道他連這種地方都會有熟識的人。

        老熊載著我來到市區與山區的交界處,還好一路平安。

        我們最後一路抵達山區中的一間寺廟,廟中似乎只有一個住持在,老熊引見我們認識,我跟住持面對面跪坐著,他仿佛用眼神就能看透一切,他盯著我看好一段時間,然後說:「我知道了,就把他交給我吧。」

        「大師?」我想要確認他的意思。

        住持舉起手,說:「我知道你身上的是什麼東西,就把他交給我吧,我平常很少下山走動,根本沒什麼機會接近那些號誌,所以交給我是最安全的。」

        「可是,他們如果不耐煩了,也是會……」

        「在那之前,我會先超渡他們。」

        「但……」

        「風海先生,」住持語氣一轉,聲音中帶著精悍之氣:「我可以從你身上看到你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你身上的詛咒不屬於你,你也不應該這麼早就離開人世,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做,而且是很重要的事。」

        住持站起身來,拍了拍袈裟:「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到最近的紅綠燈那邊,把這詛咒交給我吧,我會好好處理的。」

        或許我身上的詛咒也很高興終於可以換人了,在非常順利的情況下,我把詛咒轉移給了住持。

        或許這個詛咒也想試試看,是他們比較厲害,還是住持比較厲害?

        在離開寺廟前,老熊雙手合十,恭謹地對住持說:「大師,請保重。」

        我也一樣行禮,住持臉上保持著自然的笑容:「放心吧,我會妥善處理的,以後我們還會見面的。」

        在下山時,我在車上問老熊:「老熊,你跟那位大師是怎麼認識的?」

        「很久之前我處理一件都市傳說的案子,也是請他幫我處理。」老熊陷入了短暫的回憶中,「那位大師很了不起。」

        「啊,感覺的出來。」我不放心地說:「只是,這樣做好嗎?如果那位大師因為小紅人的詛咒而遇害,詛咒又重新在城市中流傳的話……」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老熊突然反問我:「風海,你還沒發現嗎?其實你的想法從開始的時候就錯了。」

        「我的想法錯了?」

        「沒有一個都市傳說,是可以完全終止的。如果小紅人的詛咒又重新回到城市,那只能說是宿命,或說是都市傳說本來就該有的使命。」

        我想起之前曾遇過的都市傳說,稍微理解了老熊的意思。

        街頭的裂嘴女、廁所的紅披風、房間的隙間女……雖然這些事情看起來像是終結了,但是餘波其實還在城市裡迴響著,網路上各種改編的版本仍繼續流傳。

        老熊繼續說:「沒有一個都市傳說可以完全被終止,以我們平凡人的身份,根本無力改變這些傳說,你心裡應該也清楚這一點。」

        「我知道了。」

        等到我們回去後,再上網一看,又會看到各種關於小紅人的傳說經過不同人的改編,而再度流傳,人們對這些傳說保持畏懼,卻又有種莫名的喜愛。

        都市傳說是不能被終止的,因為推動這些傳說的正是整個都市的居民。

 

 

 

 

 

 

=================================================

 

 

其實詭誌系列有一些故事都寫好很久了。

 

未來的時間會陸續把這些故事都PO上去喔,也許會就這樣在網誌上繼續新增下去吧~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先生
  • 大膽妖孽,嚐嚐老衲的棒棒
  • 這這這......是什麼意思XD

    於 2015/08/06 22:17 回覆

  • 小文凱
  • 這樣會害我以後不敢過馬路了啦!!!
  • 以後都走天橋吧XD

    於 2015/08/06 22:17 回覆

  • 全部
  • 這系列超好看的欸!!
    不可怕但弔詭
    很吸引人
  • 謝謝!我也很喜歡寫這系列!

    於 2015/08/08 23:33 回覆

  • 廖梓翔
  • 哈哈 攤大不打算出書嘛?
  • 一定會再出的喔!

    於 2015/08/08 23:33 回覆

  • 破曉冬天
  • 只能說......那群小紅人死的真累(誤
    小紅人的一千種死法(X
  • 可憐的小紅人 QAQ

    於 2015/08/12 00:02 回覆

  • 藍御廷
  • 風海你就會嫁給酒鬼吧,酒鬼超帥超可靠的啦
  • 這不是BL小說阿~~

    於 2015/08/21 21:2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