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電燈,相當乾淨且整齊的房間環境馬上印入我眼簾,當然這裡並不是我原本居住的公寓,如果是我的房間,我應該會用雜亂不堪來形容。

        這裡的環境跟我的公寓是截然不同的地方,這是一家旅館的房間,如果讓客人入房時有髒亂的印象,那麼這家旅館就是完全不及格了。

        我把行李丟到床上,然後開始對房間的環境進行評分。

        並沒有任何特殊的異國風格,書桌上的文具擺設的十分齊全,雖然大家都已經習慣使用無線網路了,但桌上卻連網路線也有,看來每個地方都幫商務人士設想到了啊。

        雖然說我並不是商務人士,若說我是來渡假的,也不太對,我應該可以說是自己跳入了老熊挖好的洞裡吧。

        我打開行李開始整理衣物,按照計劃,我只會在這家旅館待三天,所以衣服並沒有很多。

        至於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這就要從老熊前天主動找我談話時說起了。

        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我:「你要不要休個幾天假?」

        「咦?」通常對作家來說,休假這兩個字是根本不存在的,一般人常看到一些作家跑去國外玩然後說是取材,那其實都是少數中的少數。

        現實中像我們這樣的作家,每天都有一半的時間在寫稿或是想破腦袋的構思劇情。

        「怎麼會想讓我休假?」我問。

        「沒什麼,如果你想休假的話,我已經幫你在北部訂好旅館了,費用我自己出,只等你點頭。」老熊這樣說,別有目的的想法已經很明顯了,「就看你自己的選擇囉。」

        明明知道老熊這樣子提議,代表一定有問題,但我還是心動了:「多久啊?」

        「三天。」

        「好,成交。」我爽快地說:「有什麼條件?」

        「回來的時候,寫一篇故事出來。」老熊這才說出他的真正目的:「我幫你訂好的那家旅館,也有都市傳說發生。」

        跟旅館有關的都市傳說……一時間想不起來,最近也沒聽到這種消息,我問:「你怎麼有這種情報?」

        「是讀者寄來的信裡說的,他在那家旅館裡目擊到了。」老熊說:「每期有很多讀者看完你的都市傳說專欄後,都會寄不少信過來,不過幾乎都是胡扯的傳說,不過這次不一樣,寄信來的讀者把旅館的地址、名稱都寫出來了,很可能是真的。」

        「原來是這樣。」

        「而且這名讀者也提供了他的個人聯絡資料,說你到了之後可以跟他見面,他會把遇見的情況都告訴你。」

        我忍不住心癢起來了:「到底是怎樣的傳說?」

        「這點還是等你見到他之後,再問他吧,不過跟之前流傳的一個都市傳說有點類似。」

        「是什麼?」

        「犧牲者的名單,你應該聽過吧?」

        我馬上有了印象:「當然聽過,那很有名,不過我覺得是假的。」

        「這次是不是假的,就等你過去親自看看囉,對了,回來之後不要忘記交稿啊。」

        於是就這樣,我自己跳入了老熊挖好的洞,離開了新德市,前往北部展開為期三天的都市傳說之旅。

        至於犧牲者的名單,這是一個據說在十幾年前,發生於日本的都市傳說,也有人稱這個傳說為明日的犧牲者。

        當時的電視節目並沒有很多台,而且到深夜之後所有節目便會播放完畢,不會再繼續播放,並且會跳出靜止不動的彩色條紋圖案。

        關於傳說的說法,有數種版本。

        其中一種是,在所有節目播畢之後,電視上會出現一個穿著西裝且面無表情的男子,並像播報新聞一樣坐在桌子後面,然後他會念出一連串的名字,在全部唸完後,他會說:「以上就是明日犧牲者的名單,謝謝收看。」

        另外一種,則是電視會先出現彩色條紋圖案後,又突然跳出臨時放送的字樣,然後畫面轉為昏暗,並配合著奇怪的古典音樂,像電影結束時那樣跑出一連串的名單,而且在名字後面還會附上數字,應該就是這些人的年齡。

        現在網路上也能找到這則傳說的虛擬影片。

        大部分人認為這些名單就是明天會死去的人,但也有這些名單其實是沒有繳電視費的人這樣的趣聞。

        總之,這則傳說的真偽跟真相尚無法確認,畢竟現在的電視都是二十四小時不斷播放的了。

        一邊想著這些,我便打開了旅館房間的電視,節目一切正常,我把電視轉到了新聞頻道,並思索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現在只是下午,時間還早,等一下先跟那位讀者約好見面的時間跟地點吧。

        關於這位讀者,我心裡也有疑問。

        這是一間典型的商務旅館,雖然也有不少觀光客會來,不過會來住宿的都是從外縣市來的人,如果這位讀者說能在當地跟我見面,就代表她是本地人,既然如此,為何會來到這家旅館住宿呢?

        我使用即時通訊軟體聯絡了這位讀者,問她何時能夠見面,她指出了旅館附近的一家餐廳,跟我約好晚上八點在那邊碰面。

        我答應之後,煩惱著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

        不過旅館房間內的床鋪總有奇特的魔力,讓人想一直躺下去,最後我就躺在房間的床上看電視,一直消磨到了約定的時間。

        這家商務旅館正好位在火車站附近,周遭也是十分熱鬧,我一走出旅館,便看到許多跟我一樣像遊客的人在街頭穿梭,甚至有不少操著濃濃大陸口音的人也走入了那家旅館中,看來這家旅館在旅遊界也有不小的名氣。

        我照著剛剛在網路上查到的地圖走,找到了那位讀者所說的餐廳,是一家小巧但氣氛相當不錯的義式餐廳,我先在門口等了一會後,約好的讀者很快就出現了。

        她是個比我稍矮一點,綁著一頭俐落馬尾的女孩,雖然她在信件中有提到自己的名字叫做芊穎,但卻沒有說她長什麼樣子,還好她似乎認得我的長相,便跑過來主動跟我打招呼。

        「你就是風海吧?」女孩站在我面前問道。

        「妳是芊穎?」

        「嗯!」她大力地點著頭,並往餐廳裡指了一下,說:「我們先進去坐吧,然後我再把我看到的事情告訴你。」

        走入餐廳內,客人並不多,這裡有點類似只專屬於熟客的私房餐廳,芊穎跟店員還有其他客人似乎都很熟,他們一一打著招呼,我注意到其他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那是典型對待陌生人的眼神。

        找到位置坐下來後,我問:「妳常來這邊嗎?」

        「是啊,下班之後我常跟朋友一起過來這裡吃飯。」芊穎把菜單遞給我。

        「所以妳是本地人?」

        「沒錯。」

        「既然妳就住在本地,妳怎麼會到那家旅館去住宿呢?」

        「啊,我想我在信件中沒有跟你們說清楚。」芊穎吐了吐舌頭,「我不是去那間旅館住宿的,而是在那邊工作。」

        「在那邊工作?」

        「是的,雖然現在已經辭掉了。」芊穎推了推菜單,催促我:「你先點餐吧,我們邊吃邊說。」

        就一開始給我的印象,芊穎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很適合旅館方面的服務業,她怎麼會辭掉工作呢?

        我點了招牌的義大利麵後,我們就正式開始了話題,我先說道:「其實妳寄來的信,我的主編並沒有把內容給我看過,只說妳會全部告訴我,搞得神秘兮兮的。」

        「所以你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事嗎?」

        「我只知道是跟電視有關,對嗎?」

        芊穎肯定了這個答案:「對,是電視,也是因為目擊到這件事情,讓我不敢在那家旅館繼續工作下去。」

        「妳在旅館裡是負責什麼工作?」

        「房間的清掃跟整理,當天的情形本來只是一般的工作,負責整理客人退房後的房間,讓它恢復到可以入住的模樣。」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嗎?」

        芊穎停頓了一下,似乎那是場可怕非常的記憶,讓她本能的不願去回想,我也給她一段時間沉澱,終於她說:「電視突然被打開了,跑出了很詭異的畫面。」

        我問:「畫面中是什麼?」

        「那是房間的畫面,應該是旅館內某一間房間的畫面,因為旅館房間的隔局幾乎都一模一樣,所以我不敢確定說是哪一間。」

        電視上出現了房間的畫面?我又問:「旅館房間內應該沒有監視器或針孔攝影機吧?」

        「不可能會有的,那間旅館在業界也算有名氣,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就算已經不是員工了,芊穎還是幫曾經工作過的旅館辯護。

        「我知道了,妳說畫面很詭異,那是怎樣的畫面?」

        「畫面是以書桌為視角拍攝著整間房間,光線很灰暗,應該沒有開燈,然後……」似乎是回憶到最恐怖的階段了,芊穎緊緊皺起眉頭:「有一個女人坐在書桌前面,正視著鏡頭,是個很年輕的女人,可是膚色跟臉都是灰灰的,跟房間的環境一樣,所以看不清楚她的臉。背景沒有聲音,我還在疑惑這幅畫面到底是怎麼回事時,那個女人卻開口說話了,她的聲音有點沙啞,似乎是在唸著幾個名字,可是當時的我因為太害怕了,所以就拋下電視到外面找其他同事,等找人一起回到房間時,電視已經被關掉,沒有畫面了。」

        原來如此,難怪老熊會想到犧牲者的名單這個都市傳說,整體來看有許多地方是蠻相似的。

        芊穎說出最後的結果:「之後的我不管怎麼說,都沒有其他同事相信我,我也不敢在那家旅館繼續工作,所以辭職了。」

        「妳的意思是,都沒有其他同事遇見過這種事,之前也沒有發生過嗎?」

        芊穎點點頭,我則陷入沉思,每個都市傳說會發生都有一定的定律,如果芊穎就是源頭,那麼找出真相應該就很簡單了。

        這時餐點剛好送上來了,聞到起士跟義大利醬的味道讓我感覺放鬆不少,便說:「我們一邊吃一邊說吧,我有幾個問題想再問妳。」

        芊穎一口答應:「沒有問題,我知道的我都會盡量告訴你。」

        「妳目擊到這件事時,是在哪間房間發生的?」

        芊穎似乎已經將那間可怕的房間號碼牢記在心裡了,「是一四零四號房。」

        十四樓嗎?我這次所住的房間是在十樓,跟那間房間有點距離,如果可以轉到那間房間去的話,也許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像是看出了我的煩惱般,芊穎問:「你是在想可不可以轉房到一四零四嗎?」

        「嗯,是啊,有可能嗎?」

        「應該是可以的,我還有不少朋友待在那裏工作,只要我跟他們說一下,如果一四零四現在沒客人的話,應該就可以轉過去了。」

        「太好了,那就麻煩妳了。」

        芊穎已經拿出手機開始聯絡,剛好她的朋友現在正在值班,當她放下手機時,另一隻手跟我比出OK的手勢。

        不管機率有多少,如果去到那間房間,也有可能可以目擊到電視的怪異現象,來到這裡就值得了。

        我繼續問問題:「那個女人出現在電視畫面後,所唸出來的名字,妳還有印象嗎?」

        「我沒有仔細聽,而且當時的我都嚇傻了,完全不記得了。」

        「是這樣啊,如果我這次來可以目擊到的話,我再把她唸出的名字給記下來吧。」

        芊影歪著頭問我:「她所唸的名字,很重要嗎?」

        「是啊,以恐怖作家的想法去思考的話,那女人也許是在唸出殺害她的兇手的名單呢。」

        「真的?那不就代表……那間房間死過人了嗎?」芊穎的表情嚇了一大跳。

        「我隨便說說而已,那只是恐怖故事裡最單純的劇情啦。」

        「不過你只來這裡三天吧?如果沒有遇到的話……」

        「這點不用擔心,」我拍拍胸口,說:「我們這種人啊,就算只是走在路上,都會被都市傳說給牽扯進去的。」

 

 

        結束晚餐,回到旅館後,在櫃檯值班的幾個女接待員似乎都認識芊穎,也都是詭誌的讀者,她們一看到我回來,便紛紛問:「原來你就是風海啊?」「原來本人是這樣啊,真的沒想到。」「一四零四房間已經整理好了,等你收拾好行李就可以來跟我們拿鑰匙了。」

        我說:「真是謝謝妳們,這樣不會給妳們造成困擾吧?」

        一個女接待員用職業性的笑容回答:「不會,平常的時候就會有客人突然說什麼房間風水不好或床太硬,要求臨時換房,所以我們已經習慣了。」

        這麼說我不就也變成奧客了嗎?

        再次跟她們道謝後,我上樓收拾行李,準備轉到傳說的發生地點,一四零四號房。

        一四零四號房的格局跟我剛剛待的那間一模一樣,價錢當然也是,所以才能順利換房,我將行李安置好後,先打開了電視,不過那奇怪的畫面並沒有出現。

        現在正是電視名嘴在新聞頻道上吵的正兇的時間,一聽到他們的聲音我馬上感覺到無趣,便把電視關掉了。

        洗完澡後我決定早點睡覺,寫稿之類的事情等到明天再處理。

        在入睡之前,我也盤算著明天的調查行程。

       

 

        「芊穎卡到陰的那天是誰在值班嗎?」櫃檯後方的女接待員驚訝地問我:「我要想一下喔……那大概是一個月前的事了吧,妳們還記得嗎?」

        女接待員轉過頭向其他人確認,她們都認為芊穎那天的情形就是單純的卡到陰。

        這天早上我起床後,連早餐都還沒吃就先下樓向櫃檯的接待員展開調查。

        「好像是我,」一個女接待員出聲說:「對,沒錯,我想起來了,我還記得芊穎跑下樓的時候,那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看了一下這位接待員的名牌,問:「妳叫順瑤是嗎?那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只要我還記得的內容,我都可以回答。」

        「那天從一四零四號房退房的客人,妳還記得長什麼樣子嗎?」

        「嗯……我記得有三個人。」

        「三個人?可是那間房間不是標準房嗎?」我提問,因為在房間中只有一張雙人睡的標準床,三個人是怎麼也擠不下的。

        「因為當時是連續假日,許多房間都被預約的客人訂滿了,只剩下那一間房間,他們又臨時來說要住,而且他們也不介意的樣子。」順瑤繼續說道:「我記得他們有兩男一女,都是年輕人的樣子。」

        「當他們退房時,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嗯……」順瑤將食指湊到嘴唇下面,回憶著說:「有有,我想起來了,那個女的被一個男的背著,然後另一個男的就笑笑地說她昨天喝太多醉倒了,只能用背的。當時他們也真的全身都是酒味。」

        聽到這段話,讓我感覺到身為恐怖作家的直覺果然成真了,我再問:「那個女的……是真的醉了嗎?」

        「當時還有很多客人跟電話,所以我只跟他們收回房間鑰匙,就沒再多注意他們了,然後芊穎去整理他們退房後的房間,就發生那件事了。」

        「怎麼會是這樣……」我的臉色此刻一定不太好看,她們也察覺出來了,順瑤問:「風海先生,你想到什麼了嗎?」

        「如果以我的思考模式來說的話,我會說那個女一定是被殺死了,那兩個男人就是犯人。」

        接待員們都一陣驚呼,順瑤更摀住嘴巴:「那我當初看到的其實是屍體囉?」

        「妳們不用想太多,這可能只是恐怖作家的妄想啦。」可不能影響到她們的工作啊,於是我打了哈哈,然後走向一樓旁邊的餐廳。

        旅館提供的免費早餐很美味,但我現在卻食不知味。

        雖然說我剛剛所猜的終究只是妄想,但是事實應該很接近了,不然那間房間不會出現那種事。

        看來,這次的這則傳說,要從「犧牲者的名單」改成「謀殺者的名單」了,電視中的女子可能就是在唸著殺害她的那兩個人的名字吧。

        ……等等。

        我突然又想到了重要的一點,這種正式的旅館在房客入住時,都會登記對方的身分證件啊,自己在昨天才拿出證件登記過,我怎麼會忘了呢?

        我放下吃到一半的早餐又跑回櫃檯,問順瑤她們這個問題,看看能否找出當初的房客。

        「這個,畢竟是一個月前的資料了,而且……」她們顯得面有難色:「像這種房客個人資料的事情,我們沒辦法輕易調出來,一定要上級作主或是警方要求才可以。」

        「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明白了她們的難處後,我又回去餐廳繼續吃早餐。

        原本想著要不要跟老熊聯絡,但最後這個主意還是作罷,我打算先回房間寫稿子,然後再作打算。

        仔細一想,我這樣根本不算在休假啊。

        把我派來調查都市傳說,然後叫我回去時就要交出稿子,這根本只是換個地方工作而已啊,虧老熊還用休假這麼好聽的名目。

        唯一的好處就是旅館的床很舒適,然後可以到附近品嚐美食。

        雖然我現在住的是可能出過事情的房間,算了……現在還是先開始寫稿吧。

        回到房間後,我一樣先打開了電視,上面正播著晨間新聞,沒有出現異樣。

        我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工作,並不時注意著電視畫面,但我一直寫到中午,都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中午過後,我除了到外面吃午餐外,也打算在這個城市好好逛逛,等到晚上才回去旅館,畢竟我很少有機會離開新德市到外面散心。

        當然,我的腦袋並沒有閒著。

        雖然來到這裡有了很好的題材,但是這還不夠,如果沒有真正見識到那幅畫面,我是不會甘願的。

        而且我更想找出真相,如果那名女子真的被殺害了,那我更該幫她揪出兇手。

        老熊說的話又一次盤旋在我腦中。

        都市傳說是沒有辦法被終止的,只要有人群居住,傳說就會持續下去,就算找出了真相也一樣。

        但身為作家的義務讓我無法對這件事背後的真相視而不見。

       

 

        「妳好。」晚上回到旅館後,我打開筆記型電腦在書桌前坐好,並面對著關閉的電視打招呼。

        大螢幕的液晶電視就在書桌的右上方。

        「我知道妳之前曾經在一個旅館員工面前出現過一次,不過後來就沒有出現了,我大概知道為什麼。」我對著電視講話:「因為那一次,每個人都不相信吧,所以妳也認為就算再次出現,也不會有人相信,是這樣吧?」

        不管我講話的對象到底存不存在,我繼續說著:「不過我不一樣,我是個恐怖小說家,妳可以把想說的告訴我,我向妳保證,我會把他們的名字寫出來,讓社會大眾知道的。」

        我將雙手放到鍵盤上,準備就緒。「如果妳還留在房間裡,也聽到我所說的話……那就拜託妳,讓我知道是誰殺死妳的吧。」

        我決定等待,維持了這樣的姿勢約十分鐘後,僵持在鍵盤上的手指便開始覺得有點痠了。

        說到底,難道這一切還是我的幻想嗎?

        只是恐怖作家對都市傳說所產生的妄想……

        我正要把雙手抽回來時,啪的一聲。

        電視被打開了。

        我傻傻地注視著昏暗的螢幕,在螢幕那邊是另外一間一模一樣的房間,而一個女子正坐在書桌前方,光線灰暗,女子的臉上蓋著一層陰影。

        「楊……倫……孫……」女子的嘴唇如機械一般張合,正說出模糊不清的名字。

        我記下這些發音,馬上輸入到電腦裡。

        如果這幅詭異的畫面拿去一般的電視播放,一定會嚇死一堆小孩。女子重覆說著兩個名字,雖然模糊不清,但她重複地說著,我還是記錄下來了。

        「這是那兩個男人的名字嗎?那妳的名字呢?」眼看著畫面越來越模糊,我抓住最後一點時間問道。

        在畫面將消失不見前,女子說出了另外一個名字,我也馬上記了下來。

        玉婷……這就是妳自己的名字吧?

        另外那兩個男人的名字則是……

        楊于倫、孫俊嘉,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寫,但是發音應該不會錯。

        我將這些名字加入正在寫的稿子中,並且打電話跟老熊報告這些事情。

        聽完之後,老熊的語氣顯得很沉重:「……原來是這樣。」

        「還是你打算要報警?」我問。

        「不行,警方不會相信這種都市傳說的,而且我們還不確定這就是真相,唯一的方法只有一個。」老熊說:「繼續寫你的故事,我會在下一期的詭誌裡面刊出來,把種子在這個社會中播出去。」

        我不太懂老熊的比喻:「種子?」

        「等到刊出去後,你就會知道了,記得回來後馬上交稿啊。」

        老熊在最後不忘催稿,我隨便應了一聲。

        今天晚上寫到一個段落後,我決定準時上床睡覺。

        雖然在這張床上可能發生過殺人事件,但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知道那名女子對我並沒有敵意,她也希望我趕緊回去,把真相公諸於世吧。

        明天將會是我留在這個城市的最後一個晚上,除了把稿子完成外,還有另一個約會。

        這是芊穎主動約我的,地點正是昨天晚上去的那家義式餐廳,她想知道我來到這裡後有得到什麼收穫。

        如果她知道了,應該會嚇一大跳吧。

 

 

        最後一天,我在今天用盡全力把故事完成,然後用輕鬆的心情到餐廳赴會。

        來的人不只芊穎,今天不用上班的順瑤也來了,我點了跟上次一樣的義大利麵,然後跟她們說出我在這兩天中所得到的情報。

        「妳看吧!」芊穎聽完馬上嘟著嘴向順瑤抱怨,「我就說我是真的看到了,連風海都看到了,總該相信我了吧。」

        「好啦,我這下真的相信妳了。」順瑤說。

        我向芊穎提問:「那一天妳去收拾房間的時候,房間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我現在才想起來,房間裡的確有很重的酒味。」芊穎說道:「公司並沒有禁止客人在房裡喝酒,不過真的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殺了人。」

        我連忙說:「還不確定那兩個人真的殺死了那名女子,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

        「那你接下來要怎麼做呢?如果他們真的是兇手,不能讓他們就這樣逍遙法外啊!」順瑤憤慨地說:「現在新聞上也沒有類似的消息,那兩個人現在一定是在哪裡躲得好好的,那可憐女孩的遺體也一定被他們偷偷埋起來了!」

        「這點妳們不用擔心,我跟出版社會處理的。」

        順瑤跟芊穎都很好奇:「你們會怎麼處理?」

        「以我老闆的想法來看,他應該打算利用下一期的詭誌把這兩個兇手揪出來吧。」我笑笑說:「到時不要忘記買了啊。」

        「沒問題的!」

        我在愉快的氣氛中跟兩個女孩結束晚餐,回到旅館後,我再檢查了一下稿子,然後把稿子寄給老熊,同時也打了通電話給他:「老熊,故事我已經寄給你了。」

        「好,我晚點會看,辛苦你啦。」老熊那邊的背景聲音傳來那些工讀生女孩的聲音,他似乎還在出版社裡工作。

        「老熊,我有些問題一定要先問你。」我想盡快確定一些疑問。

        「現在不忙,你問吧。」

        「你是想用那一招讓兇手露出馬腳吧?」我說:「說這篇文章是作家親自取材後的故事,兇手跟被害者都是真有其人,但兇手仍未被找到,如果這個故事寫的屬實,那麼便會在兇手跟死者的家屬友人之間引起化學反應。」

        老熊接下去說道:「沒錯,我會在下一期詭誌出版前就找媒體來炒一下,我人脈可廣的了,而且現在的社群網站很喜歡這種奇怪的新聞。」

        我說:「死者的家屬應該都認為她失蹤了,但是一看到我寫的故事後,就會產生聯想,如果家屬們也認識那兩名男子的話,便會主動找上他們了,到時報警是少不了的,警方會一一把線索挖出來的。」

        「如果那兩名男子是死者在網路上認識的,沒其他人認得他們的話,那也不必擔心,反正我們都把名字散佈出去了,所有看到詭誌文章的讀者都會幫忙抓兇手,這兩個傢伙遲早會露出馬腳。」

        「我就知道你是這樣想的。」我笑了。

        「只希望一切順利,能盡快看到那兩個傢伙被抓的新聞。」

        在旅館度過最後一晚後,我在隔天上午回到新德市,老熊叫我今天回來後不用急著到出版社去,在家裡好好休息,這一天就算是正常的休假了,這傢伙還是有點良心在的。

        剩下的,就是等待下一期詭誌的出版了。

 

 

        下一期的詭誌出來時,我所寫的那篇故事標題是「謀殺者的名單」,由於老熊在正式出版前已經在網路跟媒體上花了工夫,所以上市後馬上造成不小的話題。

        當然,有人相信我所寫的是真的,也有人認為這只是噱頭。

        但我們的目的達到了,死者的家屬終於出現了,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他們主動聯絡我們,說他們失蹤的女兒也叫玉婷,是自己到北部旅行時失去聯絡的,如此一切就都串起來了。

        「你真的在旅館中見到了玉婷嗎?」玉婷的父親在電話中問我。

        「是的,我想她的靈魂還留在那裡。」

        「能告訴我那家旅館在哪裡嗎?」

        在刊出的故事劇情中,旅館的名稱我是用假名,於是我把那家旅館的真實地址告訴了他們,他們對我們十分感謝:「太謝謝你了,你在故事中寫的那兩個人,真的就是害死玉婷的兇手嗎?」

        「我想是的,我建議你們還是先報警,請警方來調查,我能做的也到這裡而已了。」

        「你做的已經夠多了,玉婷失蹤後,我們一直沒有任何線索……還好有看到你寫的故事。」

        「這沒什麼,真的。」

        若不是芊穎寄信給老熊,我根本不會過去展開調查,再說詭誌的銷量因為這件事而增加不少,雖然這不是我們的本意啦……

 

 

        新的詭誌出版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但電視上還沒有出現逮到兇手的新聞。

        但警方的調查已經開始了,玉婷的父親不定時地打給我,告訴我最新的消息,雖然警方不相信詭誌這種刊物,不過警方還是跟旅館調了住房時登記的證件資料,一查他們的資料後,發現那兩個傢伙似乎常用假名在網路上為非作歹,有好幾個女孩子都受害過,甚至有人差點被殺掉。

        而他們這次真的殺掉了玉婷,也算是他們因為酒精而失控,失手了。

        既然玉婷失蹤是事實,警方也決定認真展開搜查,只是遲遲沒有新的線索。

        這天比較早下班,我下到一樓時,決定找老熊聊一下這件事的最新進展,並問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不過看他還埋頭在跟笑笑討論事情,想必他今天又會忙到很晚才會離開了。

        老熊抬起頭注意到我,問:「咦?你要回去了?」

        「是啊,明天見囉。」

        老熊接著主動提起:「家屬們還有聯絡你嗎?」

        「昨天還有打給我,不過沒有任何進展。」

        「是喔,那兩個王八蛋現在應該躲在郊區吧?畢竟全國都知道他們的名字了啊。」

        又聊了幾句後,我正要離開出版社時,擺放在一樓的液晶電視突然啪一聲,自己打開了。

        那台液晶電視平常並不會開啟,通常是中午用餐休息或是下午一起吃點心時才會打開來大家一起看的,但現在卻自己打開了。

        光是聽到那自動開啟的電源聲,我的心裡就有了不詳的悸動。

        還在一樓的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到電視上,而螢幕上的畫面我之前就已經看過一次了,就在旅館房間裡。

        我顫抖著嘴唇,說:「妳……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出現在畫面上的正是玉婷,她一樣坐在書桌前,臉上滿是陰霾,但是蒼白的嘴唇在陰影之下清楚的縮動著,說出了幾個字。

        老熊問我:「風海……這是?」

      「就是我在旅館電視裡所看到的畫面啊,她就是玉婷,可是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等等。

        我像大夢初醒般,整個人跑到電視前面,想要聽清楚玉婷到底在說些什麼,她會在這邊,就代表有訊息想跟我們說。

        「她在說什麼?」老熊站在一旁問我,「啊,畫面越來愈模糊了。」

        「我知道,上次也是這樣。」我仔細地想要聽清楚玉婷到底想告訴我什麼,似乎是一個名字。

        當螢幕嗶一聲變回黑暗時,我也聽清楚了那個名字。

        為什麼會是這個名字?

        該不會……

        我迅速拿出手機,準備打給一個人。

      老熊、笑笑跟蘇羿都圍到了我旁邊,「你這樣害我們都很緊張,你到底聽到了什麼?」

        「順瑤……就是幫助我調查的那個旅館接待員。」還好上次有跟她留下電話,我按下了撥出鍵。

        「為什麼是她?」笑笑問,出版社的其他人也都知道這件事,也瞭解狀況是如何。

        老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他的想法跟我一樣。

        那兩個兇手在退房時,正是順瑤負責辦理並接過鑰匙的,在那個時候,他們一定記住了順瑤的名牌。

        一定是順瑤將他們的事告訴了警方……他們一定這麼想著,不能讓她繼續活著了。

        「怎樣?通了嗎?」老熊緊皺著眉問我。

        「還沒,等一下。」我舉起手掌,要他再等一下。

        電話接通了,順瑤的聲音聽起來很正常:「喂,是風海?」

        「對,是我。」

        「好久不見了,打給我怎麼了嗎?」

        「妳現在在哪裡?」

        「我剛下班,正要出捷運站。」

        「哪個捷運站?」

        「○○站啊,你的聲音聽起來好緊張,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在旁邊聽到的老熊馬上說:「我記得那一站不在鬧區,平常沒什麼人會坐,乘客很少。」

        我也有這個印象,便說:「順瑤,你附近有捷運警察或捷運服務人員嗎?如果有的話去找他們,等一下最好報警,請警察陪妳一起回家。」

        「……風海,到底怎麼了,你這樣說我好怕。」

        「妳……」我正要再說時,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喀嚓,通話被強制結束了,順瑤那邊掛掉了電話。

        我馬上再撥出電話,但是她的手機已經顯示關機。

        「該死!」我再度打了三次,都沒有辦法再聯絡上順瑤的情況下,我直接打給了警方。

        我幾乎對著手機怒吼:「馬上叫人去○○捷運站!快一點!你問為什麼?去就知道了!有個女孩有危險了啊!」

        其他人被我抓狂的模樣給嚇到了,我喘著氣把手機丟到桌上,然後無助地看著老熊。

        「她會沒事的。」老熊對著我點點頭。

       

 

        但事態往最淒慘的一面發展。

        警方在捷運的廁所內發現了順瑤的屍體,兇手將她挾持到廁所內,毫不留情的刺殺。

        他們本應在某處躲避追緝,但他們卻選擇出擊殺害拱出他們的人。

        跟玉婷的案子不同,這次他們留下了足夠的線索。

        捷運站監視器、出口處跟路口的監視器,讓他們無所遁形。

        警方在三天後就逮到了這兩個禽獸。

        接著就是玉婷跟順瑤的家屬,以及司法的戰爭了。

       

 

        我實在無法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順瑤其實是因為我們才被殺害的。

        如果我沒有過去調查,沒有將那篇故事寫出來的話,順瑤就不會有事了。

        老熊體諒我的想法,他讓我休一個禮拜的假,但我只要求了一天的假。

        在這一天,我上到北部去找芊穎,一起去順瑤的靈前上香。

        如果兇手沒被抓到的話,他們兩個可能會循線找到出版社,把我也殺掉吧。

        身為作家的義務讓我無法對都市傳說視而不見。

        但是要找出真相勢必要付出代價,我跟老熊都知道這一點,但是卻輕忽了。

        我們太有自信,以為事情會照著我們所想的發展,但我們都忘記了都市傳說有他的規則在。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阿魚
  • 看到順瑤被殺我整個秒飆髒話了阿!!!!!!!!!!!!!!!!!!!!!!!!!!! (過度入戲
  • .......老實說,在結尾的時候,我真的想了很久要怎麼寫,後來還是決定用這個結局。

    發出來後我也覺得蠻難過的,以後應該不會再寫這種結局了.....

    於 2015/08/09 19:24 回覆

  • You-Ru Syu
  • 雞皮疙瘩!覺得每個名字都是真正的生命。
  • 謝謝你的評價!!

    於 2015/08/09 19:23 回覆

  • 廖梓翔
  • 我最喜歡的是跪誌跟異數:))
  • 我也是喔! XD

    於 2015/08/09 19:23 回覆

  • 涼夢
  • 不論誰看到順瑤死的那瞬間都有難受的感覺吧,其實玉婷也想幫忙阻止........人哦,很難阻止也很難預測
  • 現在看完後我也很難受.....

    於 2015/08/12 00:03 回覆

  • 千琴的綠之森
  • 看到這篇文章,有點雞皮疙瘩了ww
    但真的很喜歡作者的文章ww定期關注ww
  • 謝謝!!我會努力的!

    於 2015/08/12 00:03 回覆

  • 藍天Sora
  • 順瑤很無辜
    中段很可怕
    要播音樂壯膽
  • 呃,是播哪種音樂呢XD

    於 2015/08/12 00:04 回覆

  • 破曉冬天
  • 順瑤被殺那裏我想到黑暗城市那本了(默

    想救人卻救不到真的很痛苦,
    一個疏忽就斷送掉無辜的生命,
    雖然不是自己的錯,但心裡總是很難受。
    這世界上類似的事情都不斷在發生,
    但最該死的莫過於那些傷害他人的惡人了!!!
  • 嗯.....真的不能同意更多了,現實中很多這樣的新聞不斷發生...

    於 2015/08/14 00:59 回覆

  • 全部
  • 樓上的住戶把我要講的都講完了。
    真的很不忍心看故事內的好人們被殺....
  • 其實我也是啊......(哭

    於 2015/08/14 01:00 回覆

  • 破曉冬天
  • 啊硍再回來看留言發現自己手殘了(哭
    異數之暗黑城市那本啦.....
    第一個故事也是明明查覺到兇手的蹤跡,卻還是救不了對方
  • 嗚嗚嗚.....我似乎有蠻多故事都是這樣的

    於 2015/08/15 00: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