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我張開眼睛,看到夜貓子正把一杯飲料放到我的桌上,她滿臉笑瞇瞇地盯著我,說:「午休結束啦,快點起來工作吧。」

        我看著那杯飲料:「妳買給我的?」

        「我看你整個上午都無精打采的,中午也沒有出去吃午餐,至少幫你買杯飲料回來囉。」夜貓子用吸管戳進自己的飲料杯裡,邊喝邊走回自己的位置,她坐下來後,問了句:「你還在想上次那件事嗎?」

        「嗯。」我黯淡地回道。

        「那件事其實你並沒有錯。」

        「但我可以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如果說……」

        「說再多的如果也是沒有用的,如果每個人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人生就不會這麼簡單了。」夜貓子的口氣變得沉重起來,「至少那兩個兇手已經被判死刑了,雖然付出了另一條人命,但如果讓他們繼續逍遙法外,未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受害,不是嗎?我們只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啊。」

        順瑤的犧牲,也挽救了尚未出現的無數受害者們,這麼想的話,我的確會好過一些,但我還是認為自己要為她的死負上責任。

        那兩名兇手在落網後,也供出了埋葬玉婷屍體的地點,最後更不負眾望,被判了死刑。

        但這個結果仍無法讓我釋懷,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實在太大太多了。

        回到寫作的崗位上後,工作的情況比之前要糟糕很多,雖然重點仍是都市傳說的故事,但我一直無法寫出滿意的劇情,每篇故事寫到一半後,又因為不喜歡而重寫,我到現在仍找不到下一篇都市傳說的主題。

        「嘿,風海。」老熊的頭從樓梯處探了出來,「能跟你談談嗎?」

        「終於要將我從詭誌中除名了嗎?」

        「怎麼可能?是關於另一件都市傳說調查的事。」

        聽到這句話,我的臉色一垮,現在的我對於都市傳說已經有很慘痛的體認。

        小紅人事件跟順瑤的事件,或是更早之前的那些事件,都讓我明白如果要調查挖掘都市傳說,一定要付出代價。我們想要跟這些傳說和平相處的話,就是用寫故事的方式讓傳說繼續流傳下去,而不是去揭穿他。

        如果老熊要再讓我去調查都市傳說,我打算找個理由拒絕,不管他怎麼堅持都沒用。

        來到老熊的辦公室,兩人坐定之後,老熊語重心長地說:「我知道上次那件事讓你陷入低潮了,不過你也要知道,都市傳說雖然沒有辦法被終止,可是有些傳說是建立在惡意之上的,跟小紅人那次不同,有些傳說是人為操控的,他們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出現了無辜的受害者,既然如此就一定有兇手,能把兇手找出來的只有我們,兇手被抓到後,都市傳說仍會以自己的力量繼續生存下去,但幕後的黑手卻已經消失了,而不會再次發生,這種兇手已經被消滅的都市傳說對大眾而言,就只是一般的故事而已。」

        「老熊,我聽不太懂你想表達什麼意思?」

        「上次的那件事,跟你完全沒有關係,也許那兩個兇手早就計劃殺死那個女孩,你有沒有去都一樣……我希望你可以再打起精神,找出這些建立在惡意之上的都市傳說的真相。」

        「我不知道會再付出什麼代價,也許下次死的就換我了。」來到詭誌出版社後,我也經歷過太多事了,而且有不少傷痛的記憶。

        紅點事件、巷橋、簡婕……我陷入這些驚險又悲傷的回憶中。

        老熊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你忘記那位住持說的話了?你不會那麼早死,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去做,我想他的用意就是這個。」

        看到我依然無神的雙眼,老熊也知道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都市傳說上了,便說:「好吧,我也知道你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振作起來,你下一篇的都市傳說故事,我已經叫謙慧她們去採訪過了。」

        謙慧也是出版社的工讀生之一,除了簡單的編輯之外,偶爾會擔任出外採訪的工作。

        「她們自己去採訪?沒問題嗎?」

        「這次的當事人有幾個是我朋友,所以很順利。」老熊拿出一疊紙放在桌上,那應該就是謙慧的採訪報告了,「這次你就不需要深入調查了,看完謙慧她們的採訪報告後,把故事寫出來吧。」

        「這次是怎樣的傳說?」

        「這次的事件啊……如果要我舉例的話,可以說是類似世界上第一個都市傳說。」

        「消失的乘客嗎?」

        「我就知道你一定清楚的。」老熊總算在我面前露出了微笑。

        消失的乘客,這則傳說源自美國,可以說是都市傳說的先驅,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被流傳的都市傳說,是相當經典的一則故事。

        主要是說,有位司機載了一個搭便車的乘客,到達目的地後卻發現乘客從後座上消失了。

        而司機將乘客的外貌描述給居住在目的地的人們聽後,人們發現那位乘客其實就是好幾年前去世或是失蹤的家人。

        以這個傳說為主體所發展出來的故事,在世界上有數以千萬的版本在流傳著。

        「這次的事件就發生在新德市,不過標題恐怕要改一下了。」老熊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又收了起來,「發生在這座城市的傳說,要改成『死去的乘客』了。」

        「當到達目的地時,原本還會跟司機聊天的乘客變成了冰冷的屍體嗎?」的確也有這種版本的故事。

        「沒錯,而且已經有三起案例了,也就是說已經死了三個人。」

        我全身緊繃起來,對挖掘都市傳說的那股拼勁一下又全跑出來了:「三個人?怎麼都沒看到新聞上有報導?」

        「有簡單被報導過,但三個人都被認定是突發的猝死……不過這不是事實,畢竟我在警方裡可也認識不少人吶,好了,你還是先上樓把這份報告看完吧。」

        我收起報告,站起身來:「老熊。」

        「又怎麼啦?」

        「如果這次的事件是建立在惡意之上,人為所引起的……那我還是會查出來的。」

        「我知道啦,等你的消息。」老熊對我揮揮手,他大概早就料到我最後會這麼說,畢竟全世界最瞭解我的人,非他莫屬了。

 

 

        回到二樓,夜貓子正在認真寫稿,看到我回來,她停下宛如彈奏鋼琴般的優雅動作,盯著我手上的那疊紙問:「老熊又有工作給你啦?」

        「是啊。」我坐回椅子上。

        「也是都市傳說吧?」

        我點點頭,夜貓子輕輕地嘆口氣:「那麼,萬事小心,別再因為太過深入而被牽扯進去了。」

        「有時候我也沒有辦法,這些事件好像很喜歡我,硬是要把我拉進去故事裡面。」

        我開始看起資料,謙慧的報告整理得很詳細,非常易於閱讀。

        如老熊所說,這件事情似乎有在電視跟網路上流傳過一段短暫的時間,但我因為順瑤的死去,有好一段時間都沒有接觸媒體了,所以並不清楚,還好謙慧的報告能讓我知道事情的始末。

        這件事情是在一個月前開始發生的。

        市內的三名計程車司機都遭遇了一模一樣的詭異事件,乘客上車後說出目的地後,便不再說話,就算司機主動搭話,乘客也不予理會。

        算了,大概是不喜歡講話吧,司機這麼想著,便繼續開著車。

        直到他們透過後照鏡看到乘客蒼白的臉孔,跟動也不動的、慢慢混濁的瞳孔後,才發現乘客早已經死了。

        這三起事件當中有一名司機就是老熊的朋友,這份報告內容正是採訪他的。

        那名司機跟謙慧之間的問答是這樣的:

 

        謙慧:請問你是在哪裡載這位乘客上車的?

    司機:在火車站附近,那個地方跟車站只隔了一個路口吧,因為車站那邊車輛跟行人都很多,很容易塞車,所以有不少司機會在遠一點的地方等客人。

    謙慧:有明確的地點嗎?

    司機:忘了呢,因為本來就很少去記地點,他又突然死在車上,我也差點被嚇死了。

    謙慧:他上車時還活著嗎?

    司機:在他關上門,以及跟我說他要去哪裡時,我都很確定他還活著,百分之百確定。

    謙慧:那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他死了的?

    司機:這個嘛,我就不確定了,我是在等紅綠燈時轉頭看他,才發現他的表情不對勁,看起來就像是死了,妳也知道的,就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臉色蒼白的嚇人那副模樣。

    謙慧:從他上車到你發現他死亡,大概過了多久時間?

    司機:應該已經過了十分鐘以上吧,我無法確定。

    謙慧:那他所說的目的地,是哪裡呢?

    司機:警察過來後,有檢查了他的證件,目的地就是他的戶籍地址。

    謙慧:這個月另外還有兩名司機遇見了跟你一樣的事,你知道嗎?

    司機:我知道啊,現在我們很多人都嚇得要死,都怕哪天又載到一個死人。

    謙慧:因為我們無法採訪到另外兩個人,想請問你可以幫我們聯絡他們嗎?

    司機:這點放心吧,我跟你們總編老熊是鐵桿兄弟了,我都問好了,另外兩個人所遇到的情況,跟我一模一樣。

    謙慧:一模一樣是指?

    司機:都是在火車站附近上車,然後目的地都是他們證件上的戶籍地址,然後就突然死在車上了。

    謙慧:原來如此,真的很謝謝你。

 

        看完以後,感覺謙慧這傢伙的口氣雖然像在質問嫌犯,但是還蠻有兩把刷子的,都有問到重點。

        謙慧在下面也列出了一些比較列表,那是這三起事件的相同點,跟不同之處。

        共同之處是,三名乘客都在火車站附近上車,上車的時間都是在晚上八點到九點左右,並要求司機開往住家地址。

        不同之處便是三名乘客的身份了。

        這部份有老熊的附註筆跡,似乎是老熊從警方那邊得來的資料,三名乘客中有兩女一男,男的是三十歲的上班族,女的一名是十八歲的學生,另一名則是二十九歲的粉領族。

        三名乘客間互不相識,警方也沒有從三人的人際關係間找到任何關聯。

        如果硬要說的話,那就是三人都必須利用火車站通勤,這是唯一的共同之處。

        老熊的筆跡還寫著:目前警方對外宣佈三人的死因是心臟疾病,但是遺體都經過了法醫的解剖驗屍,我在警界的朋友告訴我一切沒有這麼簡單,似乎發現了非常不得了的東西。另外,下面是三名乘客的詳細資料。

        下面印入眼簾的是三名乘客的姓名、生日跟地址等詳細資料。

        我注意到了一點,三人居住的地方都離火車站不遠,根本沒必要刻意坐計程車。

        我回去檢查警方透露的內容,果然看到了一段內容:警方訪問過家屬,得知這三名死者根本沒有坐計程車的習慣,男性上班族是騎機車到車站,女學生是腳踏車,粉領族則是用走的,並當作散步健身,三人當天為何要坐計程車,家屬也無法理解。額外補充,上班族與女學生的交通工具,至今尚未尋獲。

        原來如此,這三人在坐上計程車前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是最大的謎題了吧。

        在報告的最後,我看到老熊的一行字。

        從警界朋友的口氣中,我知道警方其實把這件事當成刑事事件在搜查,我也懷疑這不是單純的死亡,而是有人用某種方式在實行連續殺人。

        我沉重地闔上最後一頁,所以老熊才要我看完這份報告啊……他知道我看完後,一定不會置之不理的。

        全部看完後,我拿著這份報告走下樓,找到正在編輯稿件的謙慧,我搖晃著手上的報告,對她說:「我全都看完囉。」

        謙慧的個子也不高,就算她抬起頭,螢幕也佔掉了她的半張臉,她似乎相當期待我的感想:「感覺怎樣?看得懂嗎?」

        「還不錯啦,不過妳好像把那位司機當成犯人一樣在詢問耶。」

        「讀起來有這種感覺嗎?」謙慧吐著舌頭,「不過我在問他問題時,語氣都是很溫柔的喔。對了,我其實還有些採訪內容沒有加到報告裡。」

        「嗯?妳除了採訪那位司機,還有採訪誰嗎?」

        「死者的家屬,他們的電話是老熊給我的,大概是他當警察的朋友提供的吧,不過我只有用電話採訪,家屬也不太想理我,所以沒問到什麼重點。」

        這點在報告裡完全沒提到,我認為值得一聽,「家屬們都說什麼?」

        「那三位死者生前好像都沒有疾病在身,非常健康。雖然一般人身上難免會有潛在疾病,不過要說這三個人都是因為疾病而突然猝死的話,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妳這樣說,讓我想起一句法醫界的名言。」

        「是什麼?」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偶然,三次的話就絕對是謀殺。」

        接著我又到老熊的辦公室,他彷彿早就料到我看完報告後就會下樓來找他,他將雙手十指交扣擺在桌上,等著我開口。

        「我看完了,」我說:「我的想法跟你一樣,本來的『消失的乘客』其實是還蠻溫馨的傳說,但這次卻是建立在惡意謀殺之上的事件。」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我會把這個故事寫出來的,也會用自己的方式試著接觸真相。」我問:「另外,你在警界的朋友還有什麼消息嗎?」

        「暫時沒有,不過警方已經秘密在調查這件事,這是事實。」

        「法醫在解剖遺體後,到底發現了什麼?他還沒跟你說嗎?」

        「還沒,那似乎是警方的秘密,他不願意洩漏給我知道。」像是在怨嘆自己的線民不夠忠誠一樣,老熊嘆氣道:「我們只能靠著自己來查了,不過風海,你在調查開始之前先跟我說,如果允許的話我會派人幫你。」

        「有這個必要嗎?」我問,之前的都市傳說調查,幾乎都是我單槍匹馬上陣。

        「我很怕你又涉入險境。」老熊說話的模樣不是在開玩笑。

        我點點頭道:「那好吧,今天晚上下班後我打算先到火車站那邊看一下,我自己去就好了。」

        「路上還是要小心,最近火車站那邊可說是龍蛇雜處。」

        老熊的說法並不是在開玩笑,本來是城市中樞的車站,已經成為各類人士聚集的危險地點。

        下班離開出版社之後,我獨自來到新德市的車站,這種時間正好充滿通勤的人們,也能夠看到各種社會上常被忽視的亂象。

        首先,是為數不少,三五成群的外勞們,他們雖然只是來到這裡工作,多數也都安居樂業,但看在大部分台灣人的眼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感覺,就是看他們不順眼。更有人把外勞跟小偷、沒道德、骯髒畫上了等號,卻沒想過自己國家的人其實也沒好到哪去。

        再來是車站地下道中總讓人想假裝沒看到的乞丐,雖然心中想要忽視他們,但是在走過他們面前時,眼神還是會忍不住瞄向他們,看向他們的臉龐跟四肢,然後想像著他們的人生故事,他們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出現在地下道裡行乞?

        我站在火車站的出口處,想像著那三名死者可能會遭遇到的各種情況,迎面撞上外勞、扔一兩塊零錢給乞丐……但這些事情都跟他們坐上計程車死去沒有任何關係。

        或者是……我看向火車站廣場上的另一群人,他們是最近興起的另一個社會亂象。

        他們多數是年輕的男女,只要選定了目標,便會死纏爛打地貼上去,強迫目標買下價值數百塊的愛心筆或環保筷,他們通常都選擇看起來忠厚老實的人為目標,多數人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都會掏腰包買單。

        而且他們用的開場白千奇百怪。

        「先生,可以幫我們加油一下嗎?」

        「這位帥哥,可以幫我填一下資料嗎?」

        「先生,你還在當兵嗎?」

        不管他們怎麼開場,為的都是要你花錢買下他們那不知價值何在的產品。

        想到這邊,這群人中的一個女孩子就貼到了我身邊,手上拿著一包東西,問我:「你好,可以打擾一下嗎?」

        我半句話也不說,轉頭混入人群中離開,通常遇到像我這種反應的人,他們也會識相地放棄。

        這些主動來搭話的人,你完全摸不清楚他們背後的動機,以及潛藏在背後的危機。

        現在光是站在車站等人,都會陷入這種危機之中。

        那三名死者又是遇上了什麼事,才會葬身在計程車上呢?

        車站在這件事情裡面其實只是一個起點,那三個人從車站出來之後,應該是在回家的路上又遭遇了事件,才會引發最後的後果,這件事是最大的謎,而另外一個謎則是警方到底在屍體上發現了什麼。

        順路在車站附近吃完晚餐後,我回到家中打開電腦,我想用另一種方式找出三人之間的共通點。

        我翻開報告,找到那三名死者的地址,然後輸入到網路地圖裡,地圖馬上自動標出了那三個地點。

        以車站為起點的話,都是在不同的方向,但我利用網路地圖計算最近的路線,他們在從車站回家時的路線,可能會有相交之處也不一定。

        網路的計算難免有誤差,我也另外用自己的方式計算,如果是我的話,會從車站選擇哪三條路線回家。

        最後,三條路線雖然沒有交會,但是在一條街的區域處,三個路線最為接近。

        或許他們是在回家路上決定去那邊逛街,而遭遇了什麼吧?

        現代人因為沒多少時間可以到處跑的關係,所以會習慣性地選擇通勤路上的店家或街區,當作逛街購物的去處。

        既然如此,就把那邊作為下一個調查地點吧,我在報告中作著記號。雖然不保證會有收穫,至少要有所動作。

        隔天一到出版社,我將這個想法告訴老熊,雖然那個地點警方應該也派人去查過了,但是靠著我跟都市傳說特別有緣的運氣,我相信多少可以再查到什麼。

        老熊最後給了我這樣的指示:「好吧,下班後我叫鶴瑩跟你一起去。」

        「鶴瑩?」鶴瑩也是出版社的工讀生,我有點驚訝,我本來還以為會是酒鬼,不過仔細想想,酒鬼這傢伙向來特立獨行,雖然他之前幫過我,但都是要看他的心情,除非他主動開口,不然要尋求他的幫助根本是一種奢求。

        「我會跟鶴瑩講好,要她跟你一起下班,然後一起過去,反正你跟她也很熟,不是嗎?」

        「這麼說也是啦。」鶴瑩已經去世的姐姐,簡婕,正是在我的懷裡死去的,那是一場恐怖的事件。

        鶴瑩一開始還不能原諒我,但又經歷了另一起事件後,她的心胸已經敞開了,我們現在是相當要好的朋友。

        到了下班時間,鶴瑩已經站在門口等我了,其他人看到我跟她一起出去,笑笑跟謙慧不忘開玩笑:「吼喔!是要去約會喔!」

        「胡說!是工作而已啦!」

        我跟鶴瑩騎上各自的機車,前往那一條街,事實上我之前並沒有去過那裡,也許曾經路過,但記憶相當模糊,不過網路上搜尋的結果,那一條街相當熱鬧,不管是服飾店或是餐飲店都相當多,下班後的人潮也很壯觀。

        但越是熱鬧的街道,潛藏的危機就越可怕。

 

 

        抵達那條街後,街上果然有著擁擠的人潮,我注意到路上也有不少計程車停著。

        鶴瑩問我:「所以說,我們要找什麼?」雖然她知道這次的事件,不過調查的方向目前還沒有頭緒。

        我說:「我們就邊走邊看有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就當作是一般的逛街就好了。」

        「如果今天什麼結果都沒有的話,那不就虧了?」

        「至少可以提早下班來逛街啦,這麼想就好了,平常老熊不是都會叫妳再多做一堆事情,搞得很晚才可以下班嗎?。」

        「老熊都會給我們加班費啦,而且我其實不太喜歡逛街。」

        一邊說著,我們兩人已經混在人潮之中,行走在混亂的街道上。

        我突然想起了簡婕,便問鶴瑩:「妳以前會常跟姐姐逛街嗎?」

        「小時候還好,長大後因為那件事情,所以幾乎沒有碰面。」鶴瑩指的是墮血僧的事件,為了躲避追殺,鶴瑩跟簡婕被迫分開。

        「雖然她表現得很冷漠,但妳姐姐真的是很好的人,」我真誠地說,畢竟我這條命也是簡婕救的。

        鶴瑩冷不防地來了一個問題:「你喜歡過姐姐嗎?」

        「啊,」我愣了一下,「我吃過她煎的荷包蛋,很好吃。」

        「這不算回答我的問題喔。」

        我指著旁邊的許多店家:「我們還先找地方吃晚餐吧。」我轉的跟石頭一樣硬。

        鶴瑩點點頭:「也好,你決定哪一家就好了。」

        我們找了一家焗烤店吃飯,用餐時我們不再提起簡婕,而是聊起出版社內的八卦,鶴瑩問我是不是對夜貓子有好感,我也回問她覺得蘇羿這個大男生怎麼樣,諸如此類的八卦話題。

        吃完飯走出餐廳後,街上的人還是一樣多,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我打算把整條街逛過一遍,如果真的沒有任何發現,那就算了。

        不過這時我跟都市傳說特別有緣的運氣又生效了,準備走向街頭另一端時,我看到一幕奇特的畫面,因此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鶴瑩問。

        「妳看那兩個人。」我用下巴示意,指向站在對街的一對男女。

        男的大概十八九歲,一副學生模樣,長相也可以算是英俊。

        而一個長髮女子站在他旁邊,女子不可否認是個美女,不過跟這男孩配起來,就顯得相當怪異。

        因為女子怎麼看也都有三十歲左右,身上有著輕熟女的味道,這兩人怎麼看都不太配。

        而且兩個人站得十分靠近,彼此間絕對有關係。

        是情侶?還是母子?

        更奇怪的一點是……我提醒鶴瑩:「妳仔細看那個男生的臉。」

        鶴瑩定神一看,果然發現了:「啊,他的臉……」

        那男孩的眼睛連眨都不眨,五官毫無表情,完全沒有跟那女子對話,只是僵硬著臉看著前方,不過來來去去的路人們幾乎都沒有注意到。

        有幾台計程車駛入街上,通常看到站在路邊的行人時,司機都會試探著停車,看對方有沒有要搭乘。

        女子這時放開了男孩的手,轉身往旁邊走去,而男孩則舉起手攔下了計程車,嘴唇似乎張了一下,說了一句話之後便坐上了計程車。

        「他還會說話啊,我還以為他已經死了呢。」鶴瑩說道。

        「不對,我還是覺得不對勁。」我說:「我們的機車就停在附近,對吧?」

        「嗯,對啊。」

        「妳騎車去跟著那台計程車,我去跟蹤那個女人。」

        「咦?」

        「快點,計程車快要開走了。」

        那台車現在正好被紅燈擋住了。

        「好吧,我知道了。」鶴瑩一個小跑步往機車跑過去。

        我則是跑過馬路,閃過逛街的人潮後,找到了剛剛那名長髮女子,她正緩慢地走過街頭,跟她擦肩而過的男性都會忍不住多望她幾眼,雖然年齡能看得出來,但美麗仍無庸置疑。

        沒走多遠,她進入了一家店中,是一家小型的服飾店,那是屬於男女服飾都有在賣的店鋪,她是裡面的店員嗎?還是只是進去買東西?

        我站在外面透過窗戶往內看,看到那名長髮女子正在櫃檯處跟另一個女子說話,對方似乎也住意到窗戶外的我了,她們一起轉過頭回望著我。

        就在這時候,我察覺到危險的氣味,而且是異常危險,一但進入鼻子裡就會喪命的那種……

        長髮女子打開店門,笑著對我說道:「需要什麼嗎?」

        那也是完全藏著惡意的笑容,雖然笑容美麗又足以融化人心,但一但被引誘過去,很可能屍骨無存。

        我擠出笑容,對著她揮揮手後,轉身離開。

        我一直到經過轉角,確認自己已經離開她們的視線範圍後,這才鬆了口氣,但仍滿頭冷汗,正拿出電話要聯絡鶴瑩時,她已經打過來了。

        「怎麼樣了?」我迅速接起來。

        「那台計程車已經停在路邊了,司機正在下車打電話,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乘客呢?那個男孩呢?」

        「不知道,我沒看見他下車,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妳現在停在哪裡?」

        鶴瑩跟我說了地點,我說:「好,我這邊也馬上過去。」

        當我趕到那個位置時,正好跟救護車擦肩而過,不需要鶴瑩說明,我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司機似乎正是打電話叫救護車,然後救護車將那名乘客載上車後驅車離開,後來警察也過來了,他們問了司機一些事情後,決定請他一起回去警局。

        畢竟這種事情,這個月內已經是第四起了,警方應該已經有一套標準流程了。

        鶴瑩問我:「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我好一會才發覺她是在問跟蹤長髮女子的後續,一想到長髮女子的惡意笑容,我額頭上仍滿是冷汗:「也許我們這次是找上非常可怕的人了也說不定。」

 

 

        提醒鶴瑩回家路上一定要小心後,我回到家便先聯絡老熊,告訴他我的發現。我在電話中說:「你可以聯絡你警界的朋友,確認看看我說的是不是事實。」

        「你等一下。」老熊可能在用通訊軟體確認這件事,沒一會兒,他說道:「是真的,他說今天晚上又有一起案例,地點跟你說的一樣,他還一直問為什麼我會知道。」

        「我想我知道罪魁禍首是什麼。」我將長髮女子、那間服飾店的事情都告訴老熊。

        那種類型的服飾店很有多,他們走的不是潮流路線,但許多商品仍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因為平價又流行,一個人逛街時都會忍不住想進去看有沒有便宜可以撿,我有時走在路上也會走進這類型的店看看襪子或襯衫等物品。

        「但問題是裡面的人,那個女的給我的感覺就是不對勁,我感覺自己好像不是在面對人類一樣,她對我笑起來就好像要我的命。」

        「你這麼形容,連我都開始覺得恐怖了,所以你認為,今天晚上死去的乘客,跟那家店有關係囉?」

        「如果沒意外,之前的那三個乘客也脫不了關係。」

        「可以把那家店的地址傳給我嗎?」

        「沒有問題。」我操作著電腦,一邊把地址傳給老熊。

        老熊收到後,說:「你等一下,我把地址給我那個朋友,再看他怎麼說。」

        「等一下,你可以再問他一個問題嗎?」

        「問什麼?」

      「問他關於屍體的秘密,那些乘客是不是在上車前就已經死了?試探性地問一下。」

        老熊沉默了一下,說:「好,我來問問看。」

        再等了一下,老熊終於問完了,他的語氣有點沮喪:「那王八蛋又賣關子,他說我猜得很接近了,不過並不是完全的事實。」

        「那麼……那一家服飾店,警方會去搜查嗎?」

        「他說在沒有足夠的證據前,還不會採取任何行動。」

        是很合理的決定,不過警方在遺體上還有發現另外的秘密,那到底是什麼呢?

        「老熊,我現在想到了另一個傳說,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

        「你是說『達摩』吧?」

        「對啊,就是那個。」

        如果說「消失的乘客」是第一個被定義並被流傳的都市傳說,那麼「達摩」就是恐慌程度名列第一的都市傳說。

        在剛流傳出去時,達摩一度引起社會恐慌,而且讓人擔心會隨時發生在親友身上。

        不管劇情是真實,或是虛構,他都是最恐怖的代表傳說。

 

 

 

 

 

===============================

這篇會接續下一篇,就是寫「達摩」喔~~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破曉冬天
  • 嗚哇--停在這裡真是吊人胃口

    我喜歡都市傳說,平時也會去搜尋來看
    又是服飾店、又是達摩,我大概猜出來是哪個都市傳說了
    只是攤大會如何結合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遭巴


    ps.錯字
    謙慧:請問你是在哪裡「在」這位乘客上車的?→載
  • 馬上改錯字~~

    於 2015/08/14 01:00 回覆

  • 全部
  • 期待下一篇阿
    讓人心癢癢的
  • 馬上發上來喔~

    於 2015/08/14 01:01 回覆

  • 訪客
  • 其實是奇樂吧!!
  • 這系列不是死亡筆記本啦XDD

    於 2015/08/14 01:01 回覆

  • 訪客
  • 最愛看長篇啦~~~
  • 不過現在好久沒寫長篇了.....(沒落

    於 2015/11/10 22:19 回覆

  • 玉婷
  • 在這篇看到自己的名字!!
    原來都還沒活就先死了啊....
    嚇到我啦!!!OAO
    不過還是好好看!!!
    愛你啊~攤大
  • 不要過度聯想啦真是的XDD (安慰

    於 2016/01/01 21: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