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4 Fri 2015 01:05
  • 達摩

        達摩這個經典的都市傳說,還有其他赫赫有名的稱號,例如不倒翁、消失的顧客等等……但故事的主體結構都大同小異。

        他一樣有許多改編後的版本在人們之間流傳著,最為常見的一個版本是,有一對去外國旅遊的夫妻,妻子去了服飾店買衣服,但是進去試衣間後就沒有再出來了。

        丈夫跑進試衣間找,卻發現裡面沒有半個人,問過其他店員跟客人後,他們都說沒有看到他的妻子,更堅稱他來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

        他的妻子就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失蹤了,傷心透頂的他便離開了那個國家。

        直到好幾年後,他才又回到那個國家旅遊,主要是想回憶妻子最後的身影。

        當他進到一條小巷子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看板,上面只寫著兩個字,達摩。

        他好奇地走進去觀賞,卻發現在屋子正中間有一個籠子,而其他人則圍著籠子喝酒作樂。他靠近一點看後,發現裡面是一個被砍斷手腳的人類軀體,慘不忍睹,而軀體上的臉孔竟是自己失蹤多年的妻子。

        這個傳說之所以能成為經典,是因為他的真實性以及引起的恐慌性。

        因為這種事情誰也不敢保證不會發生在自己或親友身上。

        這個傳說代表了社會上各種潛伏而且真實存在的險惡人心。

        就算是台灣,也曾經發生過請路人作問卷為理由,卻被迫喝下奇怪的飲料而不省人事,最後被丟棄在街頭,完全不記得發生什麼事的案例。

        比起其他靈異走向的都市傳說,反而有許多人對達摩深信不疑。

 

 

        進入接待室中,除了老熊之外,還坐了另外一個人,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看上去像是個上班族,老熊介紹道:「這位是敏彤,是我那位警察朋友介紹給我的,她也是那件事情的關係人。」

        那件事情指的就是我現在正在調查的傳說了,我點頭跟她致意,並問:「關係人指的是?」

        老熊說:「是那一家服飾店,我那位朋友查過資料後,就偷偷透漏消息給我,說那一家店果然不太乾淨,之前就有人報過案了。」

        「正是我報的案,大概是三個月前了。」敏彤說。

        我在沙發上坐正,準備專心聽她的故事。

        「當時我跟另一個朋友去那邊逛街,她說她想進去那家店看衣服,不過我對衣服沒興趣,我就打算在附近隨便晃一晃等她,並叫她買好衣服後再打電話給我,我還親眼看見她走進那家店裡,絕不會錯的。不過我一直沒有等到電話,一直等到時間真的很晚了,朋友的手機也一直聯絡不上,我最後就跑進去那家店,問店員有沒有看到我朋友,但她們都說沒有,甚至要趕我走,我本能地認為她們一定有問題,於是便打電話報了警。」

        「這根本就是達摩的翻版啊!」老熊呼道。

        「達摩是什麼?」敏彤問,顯然她沒有聽過這個傳說。

        老熊搖搖手打發道:「沒什麼,最後警察有來嗎?」

        「是有來,可是完全沒有用……那家店在路口監視器的死角,店內也完全沒有監視器,我覺得她們是故意不裝的,所以說完全沒有線索,警方甚至想說服我,說我朋友一定是離開那家店後才失蹤的,可是我認為不是這樣。」

        「為什麼妳會這樣認為?」老熊問。

        一直靜靜聽著的我插話道:「是因為店員的態度吧?」

        敏彤馬上點頭:「嗯,你怎麼會知道?」

        「我昨天晚上已經去過一次了,不過沒有進去……」我回想起昨天在那家店裡看到的那兩個人,那個三十多歲的長髮女子,跟一個看起來較為年輕,有著公主頭瀏海造型的女子……兩人都是美女,這是無庸置疑的,但是她們臉上的笑,好像會把我們的生命也吸盡一樣。

        聽完我的敘述,敏彤說:「對,就是這兩個人!她們雖然都擺著笑容,對我很有禮貌,可是那笑容太過做作,就像是要刻意隱藏惡意一樣,我也感覺很恐怖……我在打電話報警時,甚至從她們的笑容上感覺出想要殺死我的殺氣,那真的很難形容。」

        「我能瞭解。」我點頭認同。

        「總之,也是那位警察先生讓我來找你們的,因為他說警方真的無法提供什麼幫助,但是你們卻可以。」敏彤說的警察先生,就是老熊的朋友了吧。

        如果我們能把這件事查出來,自然是省下了警方的麻煩,可是不知道會付出什麼代價……

        老熊敲了敲桌子,沉聲說道:「雖然我們不是偵探社,不過我實在無法放任這種事情不管,等我們查出來後,把故事寫出來對詭誌的銷量也有幫助,所以這算是為了商業利益才幫忙的,妳可千萬別誤會啊!」

        我突然想發笑,老熊這傢伙根本在說反話啊!我注意到敏彤也在憋笑。

        「妳還有去那家店看過情形嗎?」我問。

        敏彤搖了搖頭:「沒有,事情發生後,那一條街我也沒去過了,而且那兩個店員已經認得我了,我很怕我再去的話,她們會對我做出什麼事情。」

        「她們真的那麼可怕嗎?我倒想見上一面。」老熊顯得興致勃勃。

        「那兩個店員真的不是普通人,我是認真的,老熊。」我正色道,隨即又轉頭問敏彤:「那麼妳那個朋友現在還是沒有消息嗎?」

        「沒有,完全找不到人。」

        「也就是說那一家店選定被害者後,有兩種方式處理被害者囉?」我說。

        老熊接著說:「一種是完全失蹤,另一種則是坐上計程車,變成死去的乘客……這之間完全充滿了謎啊。」

        「還要再調查才行,我今天下班後還會再過去一次的。」

        「那麻煩你們了,如果需要任何幫助的話,請跟我說。」敏彤深深地低頭跟我們致意。

        送給敏彤後,老熊拍拍我的肩膀:「你上去二樓之後,跟夜貓子討論一下吧。」

        「要跟她討論什麼?」

        「在你來之前,我已經把這件事情跟她說了,她也很有興趣,晚上你跟她一起去調查吧。」

        「要我跟她一起去嗎?」我微微驚訝。

        「嘿,聽著,兩個人一起去也比較保險,而且你們看起來又像情侶,比較不會惹人懷疑。再說,夜貓子的個性很冷靜,危機處理也不錯,一定可以幫上忙的。」

        老熊說的後半段我完全沒聽清楚,我只在意前面那一句:「你說我們看起來像情侶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你清楚的。」老熊又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背部,然後回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走上二樓,夜貓子已經用期待的眼神在盯著我,就像是期盼著飼料的家貓,她問:「老熊有跟你說了吧?」

        「嗯,他跟我說了。」我坐到椅子上打開電腦,「妳怎麼會想跟我一起去呢?也許會有危險喔。」

        「既然有危險,那更應該陪你過去啊。」夜貓子解析道:「謙慧跟鶴瑩那些女孩們都太年輕了,蘇羿看起來又弱不禁風,酒鬼如果沒主動開口的話,就代表他不想管這件事,所以就只剩下我可以幫你啦。」

        「妳這麼說是很有道理啦。」

        「反正我也想買新衣服了,就順便過去吧。」夜貓子對我裝出俏皮的表情,不得不說這種表情真的不適合她。

       

 

        下班之後,我跟夜貓子一起前往那條街,人潮依舊相當壯觀。夜貓子似乎很久沒有出來逛街了,整個人又蹦又跳,在每個店家前都停留了不少時間。

        我剛認識她時,她完全不是這樣的,而是難以接近的冰山美人。跟現在比起來,她的改變真的讓我完全意想不到,不過相較之下,酒鬼跟我剛來到時相比,那酷酷的個性還是一點都沒變。

        我們邊走邊逛,終於走到了那家店的前面,夜貓子也跟我確認:「就是這一家嗎?」

        我點點頭,還來不及說話,夜貓子已經拉著我的手,打開店門跑了進去。

        店內只有一個店員,正是那名長髮女子,我的眼神跟她對上,宛如被毒蛇鎖定。

        「需要什麼?」她笑容可掬地走近,夜貓子馬上朝她扔出一句:「我們自己看就好了,謝謝。」

        這句話讓女子止步在離我們五公尺處,但她還是微笑著盯著我們。

        夜貓子彎腰挑著衣服,我也把視線移開,假裝也在看衣服,其實就是不想跟女子的眼神對上。

        夜貓子沒兩三就選好了一件衣服,並問:「我想試穿一下,可以去試衣間嗎?」

        「好的,就在裡面。」長髮女子的手往裡面一擺,夜貓子則轉過頭對我眨了眨眼睛,走入了試衣間裡面。

        她那眨眼的意思,像是在對我說:「我絕對不會消失的。」

        我也確實害怕會發生這種情形,如果夜貓子突然在裡面消失了,我該怎麼回去交待?

        我肯定的是,我絕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無助地報警,我可能會失去理智,然後直接痛扁店員,逼她說出這家店到底藏著什麼祕密。

        當然這種情況不要發生是最好的。

        夜貓子進去試衣間後,外面就只剩下我跟那位店員,我成了僅存的目標。

        店員的身上沒有名牌,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她,但我想她們是故意不掛名牌的,就跟這家店裡故意不裝監視器一樣。

        她臉上仍掛著危險的笑容,對著我說:「那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嗎?」

        「嗯,對啊。」雖然不是事實,不過我也只能這樣說了。

        「你們感情一定很好。」

        「普普通通啦。」我一邊觀察著試衣間的動靜,我真的好怕,好怕夜貓子會突然從試衣間裡消失無蹤。

        「你昨天是不是有來過?」店員突然提起,我宛如作錯事被抓包一樣,喉嚨裡突然發不出聲音來。

        我還沒答話,一隻手突然從旁邊快速地抓住我的手臂,夜貓子不知何時從試衣間裡出來了,她將衣服掛回架上,說:「這衣服還不錯,我們下次再來看,先走囉。」

        她一邊用腳跟蹭我,我馬上反應過來:「啊,那改天再過來吧,再見。」

        我們兩個裝成情侶的模樣走出了店門,但就跟昨天一樣,店員的眼神像芒刺般緊緊釘在身後,我不敢轉頭去看,一直到經過轉角後,夜貓子迅速放開我的手,喘了口氣說:「那家店果然有問題。」

        「妳在試衣間裡發現了什麼嗎?」

        「裡面的鏡子,不是單純的鏡子,是雙面鏡。」

        「是像電影那樣,對面的人可以透過玻璃看到另一邊的那種?」我想起電影中警察在偵訊犯人時的場景。

        「沒錯。」

        「妳怎麼知道?」

        「我用手去觸摸鏡面時,抵觸點跟一般鏡子所出現的鏡像不一樣,只有雙面鏡才會這樣。」

        聽起來很專業,但我相信夜貓子,「所以妳剛剛在試衣間時,其實……」

        「可能有人就在鏡子對面看著我吧,如果沒意外的話,鏡子可能還有暗門。」

        我第一次看到夜貓子流露出如此驚恐的神情在說話:「我剛剛在試衣間裡的時候,也真的害怕鏡子一翻,就有人把我給抓進去了……還好出來的時候看到你還在外面。」

       

 

        隔天一到出版社,我馬上到老熊的辦公室跟他報告這些事情,我們的臉色都很沉重,畢竟昨天晚上如果沒弄好,我們可能會失去夜貓子。

        「那夜貓子人呢?」老熊問道。

        「她一樣有來上班,現在在二樓。」我說,她的模樣看起來跟平常一樣,或許昨天的經歷對她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插曲,一個晚上就能將恐懼洗刷掉。

        夜貓子的人格比我要堅強多了。

        「我會把這件事告訴我在警界的朋友,雖然警方還是要等到有足夠的證據才能進去搜索,在這之前,他們只能先按兵不動。」

        「就只能等待嗎?那一家店可是街道上的固定陷阱啊,隨便一個人走進去都可能會被活生生吃掉。」我此刻可以體會到達摩故事中那位丈夫的絕望感。

        「那是警方的作法,我們當然不一樣,只是我目前還想不出來該怎麼做……」老熊揉著額頭:「你已經去過兩次了,你再去的話,店員應該會對你起疑心,下一步調查該怎麼走,我們要先計劃好。」

        老熊說的很有道理,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揭開那家店的假面具,只能再看時機了。

        回到二樓前,我先到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了兩杯咖啡,然後放了一杯到夜貓子的桌上。

        夜貓子抬起頭:「這是幹嘛?」

        「妳上次請過我,這是還妳的。」我說:「也感謝妳昨天有陪我過去。」

        「不是陪你,是我自己想跟去的。」夜貓子停下工作,接受了我的飲料,直接喝了起來,「你剛剛去找老熊吧?他有說什麼嗎?」

        我把剛剛的對話告訴夜貓子,她認為此刻也只能先這樣了:「我覺得,她一定也發現了。」

        「誰?」我問。

        「那個店員,或是躲在鏡子後面的人。」夜貓子說:「他們一定發現我知道了鏡子的秘密,就在我摸到鏡面的時候。」

        夜貓子的尾音竟微微顫抖:「老實說,我有點怕他們會來找我。」

        我一口氣喝完自己的咖啡,用力將杯子丟到垃圾桶中。

        這件人心惡意操控的都市傳說,無論如何都要盡快結束才行。

        但就如夜貓子所說的,危機主動找上了我們。

 

       

        午餐時間,大家看是要自己出去用餐或是買餐點回來在一樓邊看電視邊吃都可以,相當自由。

        我在下樓前,夜貓子還在座位上修稿,我問:「妳不吃午餐嗎?」

        「今天沒什麼胃口,也不用幫我買了,謝謝。」

        「那咖啡呢?要再一杯嗎?」

        「好,我現在很需要咖啡因。」

        我走下樓,看見其他人都正準備要出門買午餐,我走到老熊的辦公室,往裡面探頭一看,他正將手指頂在兩眼之間,皺著眉頭苦惱著,應該是在煩惱該如何繼續把這件事查下去吧?

        「要一起出去吃飯嗎?大家都走了喔。」我出聲。

        「啊。」好像剛剛才發覺我的存在似的,老熊整個人一震,眨了眨眼說:「你等一下,我收一下東西。」

        我轉過頭,看到一樓的其他人這時都走光了,不過門口處卻出現了另一個人影,我忍不住「咦」了一聲,然後朝辦公室裡面問:「老熊,你今天有約敏彤來嗎?」

        老熊正在桌上找著皮包:「沒有啊。」

        「那她怎麼會來?」我又轉過頭,敏彤此時已經打開門走了進來,但她卻不是走向我們,而是直接走向二樓的樓梯。

        她的眼神完全沒有看我一眼,而是直接朝著她自己的目標前去,她臉上面無表情,身體不太穩定的前進著,這種感覺,就像是……我前天晚上才剛見過的,那個死在計程車上的男子。

        「老熊!」我往辦公室裡大叫。

        老熊手上剛好拿著剛找到的皮包,「怎麼啦?」

        「敏彤不太對勁!你快點出來!」我再轉過頭時,敏彤已經消失在一樓,代表她已經走上二樓了。

        二樓有……夜貓子,難道說?

        沒時間跟老熊解釋,我只喊了一句:「快點上樓!」後,便拔足往樓上狂奔,在跑上樓梯時,我聽到二樓傳來掙扎打鬥的聲音。

        跑上二樓一看,敏彤正將夜貓子壓在桌上,兩手緊緊地扼住了她的脖子,夜貓子的臉色正由白轉紫。

        「敏彤!妳在幹嘛?快放開她!」我衝過去用力扳開敏彤的手,但她的手卻力大無窮,我的力量對她完全沒有影響。

        老熊跑上來後嚇了一跳,也跑過來幫忙,但我們兩個男人卻完全阻止不了敏彤,夜貓子的手癱軟下來,眼見著最後一絲氣息就要沒有時,我們身後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聲音。

        「你們讓開。」

        雖然現在的情況危急,但這聲音讓我跟老熊都冷靜了下來,往旁邊跳了開來。

        我們一閃開,酒鬼手上已經拿著滅火器往敏彤的後腦砸了下去。

        重擊的力道讓敏彤的雙手一鬆,我跟老熊趕緊趁機把敏彤拉開來壓在地上,夜貓子則躺在桌上猛力喘著氣。

        「可惡!到底怎麼回事!」老熊痛罵著,我則發覺敏彤不太對勁,她的身體似乎根本沒有溫度……

        「老熊,敏彤她……」

        「怎麼了?」

        被我們壓住的敏彤完全不動了,我確認了脈搏跟呼吸,說:「她已經死了。」

        「怎麼會?」老熊抬頭望向酒鬼:「酒鬼,你把她打死了?」

        「才不是。」酒鬼把滅火器放下,哼了一聲後說:「她在走進出版社時就死了,我原本才剛走出去要買午餐,就看到這個女人要走進出版社,只要是注意力夠的人,就會發現她的臉色根本不像是活人,更別說她根本沒有半點氣息。」

        「怎麼會這樣?也就是說我們剛剛都在跟殭屍打鬥嗎?」

        「我想是吧,」酒鬼說:「我知道有種蠱術,的確能夠控制屍體,讓他們在完全死去前能執行最後一道命令,當我看到她時,就是想到這個。」

        夜貓子已經可以坐起身來,但呼吸仍不太通順:「命令就是要殺我嗎?太可惡了……」

        因為夜貓子知道了那家店的秘密,而曾經報案的敏彤也是一個絆腳石,所以他們竟然殺死了敏彤,再派她來收拾夜貓子嗎?

        我站起身來,說:「酒鬼,你說的那個蠱術,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酒鬼點點頭說:「這是我在收集題材時找到的,這種蠱術的確存在,是從海地傳過來的,但全台灣算一算只有三個人會,我想你們是惹到了其中一個了。」

        「我想就是其中一個店員吧,王八蛋……」我擦了擦剛剛在打鬥中受傷的嘴角。

        「雖然我知道你們最近在調查一件事情,本來我不想插手的,不過現在要麻煩你們把這件事情仔細的告訴我了。」酒鬼說:「因為現在狀況反過來了,他們已經惹到我了。」

 

 

        一走入店裡,那名長髮女子一樣用職業的笑容接待我,但我這次不會再被這笑容給迷惑了。

        老熊跟酒鬼都跟在我身後,一起走了進來。

        「唉呀,請問都是一起的嗎?」長髮女子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問:「有需要我介紹的地方嗎?」

        「不需要,妳這狐狸精,另外一個人呢?」我問,雖然我只有在第一次來時看過她,但應該還有另一個留著公主頭瀏海的店員才對。

        長髮女子相當有禮貌地回答道:「她今天休假,要找她的話,可能要等明天喔。」

        「是休假?還是她在店裡的其他地方?」酒鬼一邊說,一邊往試衣間走去。

        長髮女子可能發現酒鬼跟我們相比起來,他並不是普通人物,長髮女子一個箭步過去擋住了酒鬼的路,說:「她今天不會來店裡,如果有需要試衣的話,請先挑選一件衣服吧。」

        「滾開,我不是來穿衣服的。」酒鬼一把將長髮女子推開,走到了試衣間前。

        長髮女子惡狠狠地瞪住我,逼問道:「喂,太過份了,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我對她說:「我們今天來,是要把你們這家店的假面具給揭開的。」

        試衣間裡傳來鏡子破碎的聲響,酒鬼已經一拳將鏡子給打破了。

        「果然沒錯,裡面還有空間……啊!」在試衣間裡的酒鬼突然驚叫一聲,我跑進試衣間一看,酒鬼整個人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拉入了鏡子後的空間。

        「老熊,你抓住她!」我喊道,「我進去幫酒鬼!」

        老熊已經扣住了長髮女子的手,她的眼神跟氣勢雖然恐怖,但力氣畢竟敵不過老熊,長髮女子仍狠瞪著我,並用惡毒的語氣詛咒我:「你走進去吧,我告訴你,你進去後便無法活著出來的,詛咒會殺死你的。」

        「不好意思,詛咒什麼的,我最喜歡啦。」我跨著步伐,也進入了隱身在試衣間後的隱藏空間。

        首先撲鼻而來的,是濃厚的消毒水味。

        黃澄的灰暗燈光讓整個空間更顯詭異,房間的兩側排了許多病床,也有許多器具,看上去像是手術房,床雖然多,但沒幾個人在床上,一看到躺在上面的人後,我全身冒滿了雞皮疙瘩。

        床中的人都被開腸剖腹,有的內臟都被取空了,有的則剛被縫合。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在空間的最盡頭,那名留著公主頭瀏海的店員就站在那邊,她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躺在地上沒有動靜的酒鬼,另一個則是身材相當粗壯的男子,剛剛就是他把酒鬼給拖了進來吧……看他的臉色,也不是像是活人。

        他也是只聽命令的殭屍嗎?

        「原來是這樣啊,」我朝那名店員走過去,「你這家店還跟器官販賣有關係吧?」

        公主頭店員哼了哼,說:「打從你第一次出現在店門口時,我就覺得你有問題了,沒想到你跟你的伙伴這麼亂來,不過也只是自找死路而已。」

        走到這一步,事實已經很明確了,她們的這家服飾店只是幌子,她們都利用試衣間的雙面鏡尋找獵物,看有沒有符合黑市需求的人體,然後將獵物擄進這個房間,取走需要的器官後,再由她對屍體下達指令,讓他們坐上計程車,成為死去的乘客,將處理屍體的麻煩交給計程車司機。

        這個公主頭的店員,應該就是通曉這種蠱術的人吧?

        至於全身器官都有被需求的人,則會完全失蹤,屍骨無存,就跟敏彤的朋友一樣,或許還有更多人被擄到這裡來,全身的器官都被奪走了。

        這就是警方隱瞞的另一個祕密,那些死去的乘客除了在上車時就已經死去外,身上還會缺少一些器官。

        「反正你們都活不了。」公主頭店員拍了拍身邊那名高大的男子,「他是我特地指派的保鏢,當然也是我所控制的殭屍,他的指令就是保護我的生命安全,你的夥伴已經不行了,等解決了你後,只要再把外面那一個也解決掉,最後根本沒有半個人知道你們死在這裡。」

        公主頭店員跟那個高大的殭屍開始往我逼近,她冷笑著:「你們是打不贏我的殭屍的,就算你現在開始往外逃走,他也可以馬上追上你。」

        「不,」出乎她意料之外,我笑了,「我根本沒必要逃。」

        「你那麼有自信?」她也回以冷笑。

        「如果他接到的指令是保護妳的生命,那麼只要妳一死,他也就會變成普通的屍體了吧。」我笑著道:「我想妳太低估我的夥伴了。」

        酒鬼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當公主頭店員轉過頭時,酒鬼早已經站起來,在她身後蓄勢待發了。

        她連酒鬼的影子都還沒看清楚,酒鬼已經一擊將她擊倒。

        「根本沒必要殺她。」酒鬼甩了甩手,確認倒在地上的她已經沒有意識後,又伸手往旁邊的高大男子輕輕一推,男子隨之倒地,「我研究過,只要操控者失去意識,這些屍體就會恢復原狀了。」

        酒鬼繞過我,對外面喊:「老熊,把那個女人帶過來,然後準備打電話給你那個朋友吧,裡面的證據夠讓警方大開眼界了!」

        她們唯一犯的錯,就是不該到出版社來找夜貓子下手,這讓她們惹上了最危險的人物。

       

 

 

 

 

 

 

 

 

        我拎著早餐進入出版社,現在風頭已經過了,外面不再有大批的採訪媒體跟記者,但是那些事件的餘波仍盪漾著。

        我跟一樓的每個夥伴們打招呼,而酒鬼坐在電腦後方埋頭準備工作,完全不理我,這是他的一貫作風。

        平常是以寫作為食的野獸,但需要他時,他比誰都還可靠。

        我探頭看向老熊的辦公室,他跟一個陌生男子坐在裡面,彼此間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像是在討輪非常嚴重的事情。

        「那是誰?」我問陳希。

        「那好像就是老熊在警界的朋友,看起來果然就一副警察樣。」

        陳希這樣一說,我也有這種感覺,他應該是來找老熊談關於上次的事件吧。

        雖然事情結束了,不過老熊還有很多需要配合調查的地方。

        達摩跟死去的乘客,這兩件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我們一舉揭開這場跟器官販賣有關的恐怖事件,讓出版社在媒體上大出風頭。

        「作家查訪都市傳說,間接破獲器官販賣慘案。」新聞上幾乎都是這樣的標題。

        而我所寫出來的故事也在上個月刊出來了,那個月的銷量相當可觀,

        但現在風波已過,媒體將焦點轉移到了藝人吸毒的醜聞上。

        這樣也好,我比較喜歡這樣的詭誌出版社。

        我走上二樓,跟夜貓子打了招呼。

        打開電腦後,我的腦中創意工廠開始運作。

        我知道,只要居住在都市裡,就有被都市傳說牽涉其中的可能,沒有人可以例外。

        下一部的故事,這些由都市中的魑魅魍魎所作祟而產生的都市傳說,又會是怎樣的故事?

 

 

 

 

 

==================================

 

最近所發的這幾篇詭誌故事,本來都是準備要收錄在「詭誌之魅談」裡面的,不過因為出版計畫生變的關係,決定發表上來。

 

以後的詭誌系列,應該會持續在這個網誌上面新增吧。

 

總之,希望未來我還會找到更多的都市傳說,並把故事寫上來!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十分精彩,期待更多攤大的作品!
  • 謝謝!會再持續寫新作品!

    於 2015/08/15 00:47 回覆

  • Debby
  • 超好看啊!!!
  • 多謝觀賞 XDDD

    於 2015/08/15 00:47 回覆

  • fan。程
  • 果然人比鬼還可怕啊.....
    很喜歡看攤大寫的系列文~
    異數系列和詭誌系列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品~
  • 謝謝~這系列會盡力寫下去的~

    於 2015/08/21 21:25 回覆

  • 全部
  • 超棒的故事啊 !!
  • 感謝稱讚 XDD

    於 2015/08/21 21:25 回覆

  • 伊爾
  • 記得以前有看過類似的漫畫,不過後來要找就找不到了
    在這又看到好開心ww
  • 也是達摩的劇情嗎?害我也想看了 XD

    於 2015/08/21 21:26 回覆

  • 藍御廷
  • 酒鬼超帥的啦 超想看他當主角第一人稱的故事w
  • 之前在出版過的書裡有過以他為主角的故事喔~~

    於 2015/08/21 21:26 回覆

  • 訪客
  • 酒鬼該不會喜歡夜貓子吧??(亂猜的>″<
  • 啊啊....我沒想到會有人問這個問題XD

    於 2015/08/31 19:57 回覆

  • AA
  • ↑↑↑想請問攤大是哪一本呢XD?
  • 詭誌之墮血僧喔~

    於 2015/08/31 19:57 回覆

  • 訪客
  • 酒鬼太神啦!!
  • 酒鬼:「略懂略懂。」

    於 2015/08/31 19:57 回覆

  • 破曉冬天
  • 連敏彤也出事了
    主角真不愧是新一代的死神(X


    ps.夜貓子沒兩三「」就選好了一件衣服→這裡是不是有少字? 沒兩三「下」
    再ps. 原本打算要將之前沒買到的書一起買起來,沒想到......嗚嗚嗚嗚死鎮絕版了qwq
  • 現在我的書真的要靠運氣才買得到了 (感嘆

    於 2015/11/10 22:20 回覆

  • 訪客
  • 只有攤大的故事能夠讓我看的入迷XD
  • 希望能大家繼續入迷下去~~

    於 2015/11/10 22:20 回覆

  • Ω綠珠♥
  • 我超喜歡攤大寫的故事~
    可惜詭誌之墮血僧我沒買到……
  • 別擔心~以後應該會陸續PO上來喔!!

    於 2016/01/03 21:23 回覆

  • 訪客
  • 雖然敏彤是屍體

    不過被滅火器打完後屍體呢

    ..
  • 嗯....老實說,我在非常久之後才發現這個BUG,所以現在這篇故事只放在網誌上沒有分享到其他地方,有點後悔寫出這樣明顯錯誤的故事。

    於 2017/07/25 23: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