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不是短篇,而是算中長篇了。

 

    很懷念的故事名稱,很多老朋友應該都還記得這篇故事。

 

    這篇故事是我在2006年剛開始寫作的時候完成的,算是「黑色手機」的前傳,一開始是用長篇的方式在台灣論壇上面連載。

 

    當時「死神遊戲」總共寫了三集,第一集就是這一篇,第二集則是後來出版的「黑色手機」,第三集寫到一半腰斬,後來的「請你玩個遊戲」也可以算是第三集啦。

 

    隔了九年再回來看這篇故事,發現自己當時的風格好直接好年輕啊!劇情的很多細節也沒想清楚,當時也許是因為無憂無慮吧,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了。

 

    這篇故事很適合向曾經年輕過的自己,以及從台論時代看到現在的讀者們致敬。

 

 

 

 

 

==============================================

     

 

       頭很痛。

 

       我睜開眼睛,覺得頭痛欲姴,該死的,這頭痛感好熟悉,我昨天醉了嗎?

 

       我想是的,床上的棉被已經被我給踹到床下了,床單則是混亂不堪,幾瓶啤酒罐或躺或站的擺放在床頭櫃上,我不記得我昨天有喝酒,但我身上濃濃的酒味卻又反駁了我的想法。

 

       好吧,或許我昨天喝了酒,然後醉的一踏糊塗,人喝醉的時候總是會忘記自己喝醉後做出了什麼事,我想我也是。

 

       我搖搖晃晃的走到廁所,洗了臉,清醒了一些,但我還是不認為我昨天有喝酒,我本來想刷個牙,但找不到放在洗手台上的牙刷牙膏,該死的,那些東西全都在馬桶裡泡溫泉,是我昨天把牙刷牙膏這些東西給丟到馬桶裡的?那我昨天真是醉的有夠離譜。

 

       不管,我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披上我喜愛的牛仔外套,我決定先到熟悉的早餐店填飽肚子,順便解酒。

 

       早上七點二十分。

 

       熱心的早餐店歐巴桑,在櫃台後忙東忙西的,我點了一份雞肉堡與一杯可樂,我喜歡可樂,那玩意總是能讓我保持清醒。

 

       在早餐店最裡頭的那張桌子上坐了一個人,是阿楊,我的知心好友,我坐在他對面的位置上,他吃的是一份火腿三明治,還有一杯像是豆漿的飲料。

 

       阿楊抬起頭喵了我一眼,他沒說話,低下頭繼續啃他的火腿三明治。

 

       我知道怎麼了,我問他:「我昨天醉了?」

 

       阿楊抬起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他說:「沒錯,兄弟,你昨天醉的一踏糊塗。」該死的,我就知道,不知道我昨天喝醉後做出了什麼蠢事。

 

       「我昨天做了什麼事?」儘管我不想知道,但我還是問了。

 

       阿楊遲疑了一下,才答道:「昨天佩瑋找我跟小兔去她家吃飯,我們吃到一半,你就醉醺醺的闖了進來,你看到我們三個,說了一些話。」

 

       「該死的,兄弟。」我能猜到我說了什麼話,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問。「我說了什麼?」

 

       「喔,兄弟,你說了一堆不堪入耳的話,你說佩瑋跟小兔是對狗男女,竟然滿著你搞出這種勾當……」

 

       「夠了夠了,不要再說了。」我打斷了他,我感到絕望了。

 

       佩瑋是我的女朋友,她留著國中女生的短髮,身材嬌小,長的很可愛,我們交往不久,大約只有四個月,但我們相處的很好,也互相相愛,唉,我昨天竟然闖入佩瑋的聚餐,說了那些話,該死的,佩瑋對我應該很失望。

 

       「兄弟,我跟小兔花了好久才把你拖回你的公寓。」阿楊又低下了頭,小聲說道:「佩瑋被你嚇到了……」

 

       我苦笑:「我知道,佩瑋後來怎樣了?」

 

       「她要跟你分手。」阿楊說:「她說她不喜歡喝酒的男生。」

 

       該死的,我的心好痛,好像有好幾隻扁鑽同時在鑽著我的心,好痛。

 

       阿楊吃完了他的火腿三明治,擦擦嘴,那杯像是豆漿的飲料他連碰都沒碰,他站起身離開早餐店,臨走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對不起,兄弟……」

 

       店員端著我的雞肉堡放到我的桌上,我沒碰,我根本不想吃,在過一會兒,店員拿著我的可樂放到桌上,我一口喝乾,可樂能讓我保持清醒。

 

       我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額頭,醒醒吧,徐狄尚,佩瑋離開你了,放棄吧,我沒吃我的雞肉堡,就這樣離開了早餐店。

 

       早上七點三十五分。

 

       我沒手機,我討厭行動電話,因此我打了公共電話,我想找佩瑋,跟她解釋。

 

       若是我有手機的話,佩瑋有可能一看到是我的手機號碼,便直接掛斷了,但我打的是公共電話,她不會知道打來的是誰。

 

       「喂?」電話通了,是佩偉的聲音。

 

       「佩瑋?我是狄尚……」

 

       「咖喳!」電話掛了。

 

       此刻,我才感到真正的絕望,佩瑋不會再見我了,該死的。

 

       但又有電話的鈴聲傳了出來,會是公共電話響了嗎?我拿起公共電話話筒,沒聲音,響的是行人的行動電話吧?我環顧四週,沒看到有人有接電話的動作。

 

       聲音是從我身上傳出來的,我之前說過了,我沒有手機。

 

       但是,該死的,我從我的外套口袋裡找到了一隻手機,它的鈴聲激烈的在手上咆啸著,在呼喚著我,接起電話。

 

       接一隻來歷不明的手機?得了吧?這隻手機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我口袋裡,而且這隻手機的樣式相當奇怪,沒有螢幕,全黑色的機身,在機身側邊有著幾條紅色的線條,一隻讓人看了不舒服的怪手機。

 

       我接起了手機,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接起來,但我的手就是不能控制的接起了那隻手機。

 

       「對不起,這隻並不是我的手機……」我說。

 

       「您好,徐先生。」手機中傳出一個穩重的男子聲音。「我是死神,我想跟您玩個遊戲。」

 

       「你說什麼?」

 

       「我話不說第二次的,徐先生。」手機中的男子聲音說:「我是死神,我想請您玩個遊戲。」

 

       這是惡作劇吧?偷偷的把手機塞到別人口袋中,然後打電話過來,說自己是死神?我想這是詐騙集團的新手法。

 

       「什麼遊戲?」我想耍耍這詐騙集團,然後貼到BBS上給人觀賞,哈。

 

       「死神的遊戲,徐先生。」男子說道:「我先講解遊戲規則,遊戲途中請勿離開遊戲,或是將此手機丟棄,否則將會受到處罰。」

 

       「什麼處罰?」

 

       「我會讓您嘗到痛苦,我相信您不會違反遊戲規則吧?」

 

       很有趣,儘管剛剛被佩瑋殘忍的掛掉電話,但我對於現在這通莫名其妙的電話還是很感興趣,我說:「行。」

 

       「很好,現在我來講解遊戲內容。」

 

       好極了,我就來看看你這遊戲是什麼東西?

 

       「徐先生,您聽清楚了,在今天之中會有相當多的人死亡,而您的任務,正是解救這些人的性命,我會將那些會死亡的人們的死亡地點、死亡時間告訴您,期望您能在他們死亡之前拯救他們。」手機中的男子聲音中毫無感情,也能說是完全沒有情緒的變化,說完這些話,他的聲音竟都是那種同樣的平穩音調,男子繼續說道:「遊戲時間到今晚十二點結束,若您在那時都沒有救到人……您就得死……」

 

       可笑,說這些話誰會相信阿?真是個無聊的惡作劇,我不客氣的對著手機回道:「朋友,你玩夠了吧?愚人節是在下個月啊!」

 

       「玩夠了?徐先生,我可沒有在玩阿。」

 

       「沒有在玩?」我嘿嘿冷笑道:「你說這些鬼話誰會相信阿?我要掛了。」我說完,便將手機掛斷。

 

       但,在手機掛斷後的那一煞那,我竟感到無比的巨痛,我的心臟彷彿被數十隻野獸撕咬著,激烈的巨痛從我心胸傳來,比剛剛得知佩瑋的消息時還要痛。

 

       手機響了,該死的,儘管我現在在地上痛苦的掙扎,我還是奮力將手伸向手機,接了它。

 

       不痛了,接起來後不痛了,我感到訝異,這是搞什麼鬼阿?

 

       「徐先生,我相信我剛才已經向您解解過規則了。」手機中的男子說:「請勿中途離開遊戲,在我尚未交代任務前掛上手機,將視為中途離開,請不要再犯。」

 

       「呼……呼……」我還沒從剛才的痛楚中回過神來,只能喘著氣。

 

       「徐先生,我現在交代第一個任務,七點四十五分,你對面的公車站牌。」男子說完這段話,手機便掛上了,不是我掛的,是他掛的。

 

       我看了看手錶,七點四十二分,離男子說的四十五分還有三分鐘,我對面的公車站牌上站了一排人在等車,有學生,也有上班族,只是,他說的是真的嗎?對面的公車站牌四十五分時會死人?我當他唬濫,我決定靜觀其變,雖然我無法解釋剛剛的疼痛。

 

       早上七點四十四分。

 

       剩一分鐘,我看著對面的公車站牌,排最前面的是幾名學生,他們有說有笑,明顯是同學,排在後面依序是:一名像是上班族的男子,一個背著嬰兒的婦女,以及一名戴著農會帽子的老先生。

 

       早上七點四十五分。

 

       時間到,公車還沒來,他們幾個仍是安然無事的在對面等公車,我鬆了口氣,我就知道,那手機是唬人的。

 

       我正想把那黑色的手機丟到身邊的垃圾桶裡,但從對面突然傳出了一聲刺耳的煞車聲,隨後是尖叫、以及慌亂的聲音。

 

       轉頭一看,一台小客車撞上了公車站牌,在前面的學生等人都沒事,因為客車在撞上他們之前已經緊急煞了車,但,車撞上了公車站牌,被撞飛的公車站牌就這麼插入排最後一個的老先生的腦袋中,他頭上插著公車站牌,躺在地上,看上去就像被站牌給釘在地上,週遭的人不斷尖叫。

 

       我傻眼,手機說的是真的,死人了。

 

       手機響了,我呆了好久才接起來。

 

       「徐先生,您並沒有救到第一個人。」男子的聲音說。

 

       「這……太扯了……」我完全嚇傻了。

 

       「徐先生,遊戲已經開始了,請不要在猶豫了。」

 

       「但……這……」

 

       手機中的男子完全不理我,說出了下句話。

 

       「八點零五分,兩條街外的麥當勞。」

 

       遊戲開始了。

 

 

 

       早上七點五十五分。

 

       該死的,我氣喘呼呼的在十分鐘內從那個死了人的公車站牌跑到麥當勞,手機中的男子說的一定是這家麥當勞,公車站牌兩條街以內只有這家麥當勞。

 

       我還不是很相信那個自稱為死神的傢伙,公車站牌的意外也可以用巧合來解釋,雖然是有點巧過頭了,但我還是來到了麥當勞,我怕那個傢伙說的是真的。

 

       麥當勞裡頭,店員熱心的招呼客人,現在是早上,麥當勞的客人還不是很多,零零落落的客人端著餐盤到處坐,該死的,我看不出有什麼會死人的危險,一切是那麼的和平。

 

       越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搞不好等一下就會有一台不長眼睛的砂石車闖進來把我們全部壓扁,也有可能等等會進來兩個恐怖份子把我們通通抓起來,然後去拍砍頭的影片,總之,一切難料。

 

       早上八點整。

 

       離那傢伙說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看不出有什麼危險來,我到櫃檯點了一份蛋堡,在門邊找了個位置坐下,我吃了起來,該死的,剛剛在早餐店我可是沒吃東西的。

 

       難忍,這種等著人死掉的感覺真難受,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慢慢吃著手中的蛋堡。

 

       早上八點零五分。

 

       時間到了,目前沒什麼事情發生,但我可不敢大意,意外應該會在八點零五分到八點零六分中間發生,也就是說,有一分鐘的時間。

 

       我嚴肅的看著麥當勞的每個人,但並沒有異狀,我看著手中的手錶,秒針慢慢的靠近了十二,我多希望快到八點零六分啊!這樣就能說明在公車站牌的事只是巧合,從我心胸傳來的疼痛也是巧合!

 

       我看著,五十七秒、五十八秒,快了。

 

        五十九秒,剩一秒。

 

       早上八點零六分。

 

       沒事。

 

       沒事發生。

 

       我想歡呼!果然!那手機只是騙人的!一切只是巧合!哈哈!

 

       我鬆口氣的將蛋堡的垃圾紙丟入垃圾桶,準備走出麥當勞。

 

       「不好了!」

 

       一名男子衝忙的跑下樓,大聲呼喊著:「樓上……樓上死人了!」該死的,我忘了這麥當勞還有二樓,我跟著人們衝上樓。

 

       該死的,噁心。

 

       一台破碎的電視,電視下的則是一坨血肉糢糊的屍體,因重大的電視砸下所噴飛出來的肉塊灑滿了整個樓層。

 

       吊在天花板上的電視掉了下來,砸死了某個倒楣鬼。

 

       這不是巧合,那個死神是說真的。

 

       整個麥當勞的人亂成一團,我則是無神的走出來,該死的,這種事情怎麼會落在我身上,我只是個普通人阿!

 

       手機響了,我不想接,但接下來從心胸中傳來的疼痛還是讓我接了電話。

 

       「你到底是誰!?」我一接電話就朝著他問。

 

       「我說過了,我是死神。」從手機傳來的男子聲音還是一樣毫無感情,男子聲音說道:「徐先生,請記住,若您在午夜十二點遊戲結束前都沒有救到人,您就得死。」

 

       我苦笑道:「如果我救到人的話呢?」

 

       「那得看我高興要不要給您死了,因為我是死神。」

 

       該死的,這死神很囂張阿?

 

       「隔壁街全家便利商店前,藍色休旅車下方。」那個死神說完這句話,掛了。

 

       什麼意思?是說車底下會死人嗎?不過他這次沒說時間,這代表了什麼?我是要去還是不要去呢?

 

       我還是得去,我怕那個死神會懲罰我,讓我痛的死來活去的,該死的,這傢伙真變態。

 

       早上八點十八分。

 

       我很快的找到了死神所說的全家便利商店,前頭確實有一台藍色休旅車。

 

       我彎下身來查看車子的下頭,說真的,我好怕我這種行為會被別人誤會是可疑份子,然後被警察抓去關。

 

       車下有一個塑膠袋,我拿了出來,很重,裡面裝了東西。

 

       我打開來看了看,但隨即我就驚慌的把塑膠袋重新關上。

 

       該死的,裡面是一把手槍,怪不得會那麼重。

 

       手機又響了,討厭的死神。

 

       「為什麼有手槍?」我問道。

 

       「槍您會用到的,別擔心。」死神說:「槍裡面並沒有子彈,請不要試著自殺。」

 

       該死的,我才不會自殺咧,我要跟你這個死神玩到底。

 

       「八點三十分,你後面的全家便利商店。」死神掛斷了。

 

       我看了看後面的全家,我第一次這麼害怕全家便利商店,我把槍藏到外套裡面,進去。

 

      

 

  

       早上八點二十一分。

 

       我把那把沒子彈的手槍藏在懷裡,我並沒有真正的檢查過那把槍,但我想槍應該是確實沒有子彈的,反正我也不會開槍。

 

       「歡迎光臨!」在櫃檯後的店員大聲喊出便利商店的歡迎口號,我覺得可笑,要是你們知道我為何來到這裡,你們大概就不會對我說歡迎光臨了。

 

       現在店裡只有一個店員,一個年約三十的戴眼鏡男子,有點小禿頭,長的一副老實人樣。

 

       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在飲料櫃前晃來晃去的顧客,也是個戴眼鏡的男子,他穿著一件黑色上衣及一件牛仔褲,上衣上面有著一張骷髏頭的圖案,還有許多紅色的斑點,一件骷髏頭配上血斑的衣服,很和我現在的處境。

 

       另一個顧客是在茶葉蛋鍋旁邊摩蹭的老先生。

 

       我到漫畫雜誌區假裝看書,看著等等會不會有人死。

 

       早上八點二十三分。

 

       還有七分鐘,說真的,經過公車站牌與麥當勞的意外後,我幾乎已經完全相信了那個自稱為死神的人,雖然還是有那麼的一點半信半疑。

 

      又有一名顧客走了進來,他穿著厚重的灰色夾克,戴一頂黑色帽子,帽簷壓的低低的,他兩隻手都插在口袋裡,該死的,他是搶匪。

 

       我怎麼知道他是搶匪?

 

       很簡單,他一踏進店門,就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把手槍,揮舞著,他大喊著:「搶劫!通通趴下!」

 

       很老套的搶劫問候詞。

 

       不過我和其他兩名顧客都聽從他的話趴到了地上。

 

       搶匪威脅著店員,叫他將錢丟到櫃檯下的環保購物袋裡,那個傻呼呼的店員就照著他說的做。

 

       喔喔!在這時發生了一件會讓我一輩子敬佩的事!

 

       那個在茶葉蛋鍋子旁邊的老先生,趁著搶匪拿槍指著店員裝錢時,老先生把手中用塑膠袋裝好的茶葉蛋丟向搶匪,乖乖不得了!剛撈出來的茶葉蛋可是很燙的!

 

       搶匪迎面飛來一包滾燙的茶葉蛋,正中臉部,帥。

 

       在搶匪被茶葉蛋擊中後,搶匪正按著臉時,老先生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撲上搶匪!真是張三豐再現!

 

       兩人產生一陣激烈的扭打,櫃檯後的店員站在那邊發呆,真是該死的,雖然我和那位穿著骷髏上衣的顧客也站在旁邊觀戰。

 

       老先生被搶匪甩到了放雜誌的櫃子上,上頭的書紛紛跌落下來,老先生臉上表情痛苦不堪,搶匪氣呼呼的走到老先生面前,舉起槍,糟糕,要死人了。

 

       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已經三十分了,我剛剛完全沒看時間,現在也沒時間讓我瞄一下手錶,老先生就快被搶匪手上那隻該死的手槍給掛掉了。

 

       要救他,我要救老先生,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從地上站了起來,從懷中拿出那把沒子彈的手槍,大喊:「把槍丟下!我是警察!」該死的,我那時候覺得我帥弊了。

 

       搶匪轉頭看見了拿著槍的我,他把槍改成瞄準我,還踹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老先生,真是個可惡的雜碎。

 

       「你是警察?」搶匪問。

 

       我吞了口口水,說道:「沒錯,我是警察,你最好把槍放下。」

 

       「你有種就開槍。」

 

       「開槍?」

 

       「沒錯。」搶匪說:「你開槍阿!大不了我們一起死!」他一邊說一邊把他的手槍緊緊對準我。

 

       現在我的劣勢是,我的槍並沒有子彈,我不可能開槍,若是搶匪先開槍,一切就完了,而我的優勢是,對方並不知道我沒有子彈。

 

       「開槍阿!你為何不開槍!?」該死的搶匪一直逼迫我。

 

       「你為何不先開槍?」沒辦法,我只得用我高超的演技來擊倒他了,我說:「你先開槍啊?我告訴你,我的反應一定比你快。」

 

       我盡力在我臉上擠出有自信的笑容。

 

       搶匪沒說話,就這樣一直拿槍對著我。

 

       我還是不知道現在幾分了,希望已經超過了三十分。

 

       在一陣針鋒相對的氣氛下,那個躺在雜誌櫃前的老先生,喔,他真是夠英勇的,他從地上拿起一本不算薄的書,往搶匪臉上丟去,該死的,又正中目標,這位老先生搞不好是王健民的師父。

 

       搶匪被書擊中時,他開槍了,幸虧那書把他砸的失去平衡,射偏了,子彈打到我身後的影印機。

 

       老先生大叫一聲:「趁現在!」

 

       我當時還不太清楚他說什麼,但我馬上撲向搶匪,用我手上的槍用力敲了他的頭一下,他痛苦的大叫,他仍是緊握著手槍,我把我手上的槍用力砸向他的手,他的手鬆了,我趁機把槍搶了過來。

 

       「哈哈!」我得意的用右手拿著他的那把槍指著他,左手則是拿著我那把沒子彈的槍。

 

       搶匪按著頭,以憤怒的眼光瞪我,你去死吧。

 

      我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老先生,我關心的問道:「老先生,你沒事吧?」

 

       店員尖叫了一聲,我轉頭一看,搶匪趁我不注意時朝著我衝來,來勢洶洶。

 

       在那不到一秒的時間裡,我幾乎沒有思考的時間,我幾乎是本能的抬起了右手,我開了槍。

 

       我不記得我瞄準哪裡,也許是腳,也有可能是胸部,但我開槍了,強大的後座力把我的手震的快癱軟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扣下真槍的扳機。

 

       我射中了他,我想是的,在我開槍後搶匪仍然衝到了我身上,把我壓在地上,但我感覺到,他沒有在動了。

 

       我把他翻過來一看,我射中了他的左胸,正中心臟,搶匪死了。

 

       鮮血沾滿了我的外套,以及光滑的地板,店面外面已經開始有人跑過來。

 

       我無意間看到搶匪手上的手錶。

 

       早上八點三十分。

 

       我坐在地上發呆。

 

       「快走!」

 

       一個聲音從我旁邊傳來,我感覺到有人把我拉出了那家全家便利商店,拖著我一直走,直到上了車,我被推到後座。

 

       車開了,外面的景物不停的轉換著,我花了好長時間才回過神來。

 

       死神說的沒錯,八點三十分死人了,我沒救到人,人還是我殺的,真該死。

 

       「你也是一樣吧?」一個聲音從駕駛座傳來,我看不到他的樣子。

 

       「什麼?」我不明白的問道。

 

       「你應該也是接到了死神打來的電話吧。」駕駛座上的人說:「我也是,我們是同伴。」

 

      

 

       早上八點三十五分。

 

       「同伴?」我問。

 

       「沒錯。」坐在駕駛座的人一邊開車一邊透過後視鏡看了我一眼,「我們都接到了那通該死的電話,不是嗎?」

 

       沒錯,那通該死的電話,我回問道:「你也接到了死神的電話?」

 

       「沒錯,我今天早上已經親眼目睹了三個人死亡,不包括剛剛那一個。」他指的是在全家便利商店發生的事。

 

       「如果包括剛剛那個的話,我遇到三個了。」我傷心的說:「而且還有一個是我殺的……」

 

       「不必自責,朋友。」他這時轉過來看了我一眼,我這時才看到他的樣子,是剛剛在全家便利商店穿著骷髏上衣的男子,他繼續說:「那家伙是個搶匪,死有餘辜。」

 

       「我想問你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怎麼會在那家便利商店裡?」

 

       「喔,這個問題阿。」他笑了一下,說道:「跟你一樣。」

 

       「跟我一樣?」

 

       「死神打電話給我,說那裡八點半會死人。」

 

       「所以你才會出現在那裡,你要救人?」

 

       「沒錯,跟你一樣。」

 

       該死的,那王八死神都算準了,他叫我去全家便利商店裡,沒想到我竟然成了他的計畫之一,幫他殺了人,懊惱。

 

       那個骷髏上衣男子突然問道:「你相信嗎?」

 

       「相信什麼?」

 

       「那個死神說的話。」

 

       我必須承認,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我幾乎已經打從心底相信那個死神所說的話了,目前發生的這些事情,已經不能以巧合來解釋了。

 

       因此,我回道:「相信。」

 

       「是嗎?」他的聲音中並沒有驚訝的感覺,似乎我這樣的回答已經在他的意料之中。

 

       「無法解釋的疼痛,跟好幾次的意外事故.....」骷髏上衣男子停頓了一下,說:「這叫人不相信也難.....

 

       「我有個問題。」事實上,我心中現在的問題可多的咧!

 

       「我跟你一樣,也有一大堆問題,不過你問吧。」

 

       「為什麼死神挑上我們兩個?」

 

       骷髏上衣男子安靜了一下,才說:「我也不知道。」

 

       搞不好還有其他的同伴,我想,也許死神挑上的不只我們,還有其他人。

 

       「你的手機還在嗎?」骷髏上衣男子突然問。

 

       我摸了摸外套口袋,手機還在裡面。

 

       「還在。」

 

       「他為什麼不再打電話來了?」

 

       好問題,也許那該死的死神現在是稍微讓我們休息一下,等等搞不好就會打電話來叫我們去哪裡哪裡的了。

 

       我回道:「我不知道,或許是讓我們稍微休息一下。」

 

       他沒回話,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問:「你叫什麼名字?」

 

       唉,我們說了那麼久都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夠好笑的了。

 

       「我叫徐狄尚。」我說。

 

       「你可以叫我阿蟲。」阿蟲說,他沒講他的名字。

 

       等等,從剛才到現在,有幾個地方我一直覺得很奇怪。

 

       「阿蟲。」

 

       「恩?」

 

       「我們現在要去哪?」

 

       從剛才到現在,阿蟲就一直不斷開著車子。

 

       「沒要去哪裡。」阿蟲說:「我也沒有目的地,就只是一直開。」

 

       真的是這樣嗎?

 

       但我還有一個問題。

 

       「阿蟲。」

 

       「你這傢伙問題還真多啊!」阿蟲笑說:「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好了!我盡量答!」

 

       「那……」我緩緩問道:「在便利商店時,你怎麼知道我是同伴?」

 

       「他說的。」

 

       「他?」

 

       「死神,他用手機跟我說的。」阿蟲仍是用平常的音調來回答我的問題,「他說在便利商店裡會有一個同伴。」

 

       不對勁,為何死神沒跟我說?

 

       「是嗎?那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你的同伴?」我要看看這傢伙要怎麼回答。

 

       「直覺。」

 

       「直覺?」

 

       「你想想看啊!」阿蟲又笑了笑,說:「除了搶匪外,另外的四個人,除了你跟我之外,那個店員跟老先生我覺得不可能會是同伴。」

 

       阿蟲說的有道理,要是我在當時要選誰是同伴的話,我大概也會選阿蟲。

 

       阿蟲轉過頭瞄了一眼我的衣服,接著從助手座上拿了件外套扔了過來。

 

       他說:「你衣服上都是那個搶匪的血,換一下吧!」

 

       該死的,我很喜歡這件牛仔外套的。

 

       「我很餓。」阿蟲說:「等等我要買些東西來吃。」

 

       我同意,我也有點餓,雖然我有在麥當勞吃了東西。

 

       早上九點十五分。

 

       阿蟲將車停到路邊,他下了車,對我說道:「我到對面的便利商店買些東西,你要些什麼嗎?」

 

       我看了看對面的便利商店,是一家7-11,不是全家,我以後大概不會想去全家便利商店了。

 

       「都可以,最好是來份大熱狗,再加一罐可樂。」現在的我真的是需要一罐可樂。

 

       阿蟲點點頭,便朝著對面的7-11走去,把我一個人丟在車上。

 

       我想趁現在冷靜一下,該死的,我這時才發現我把槍都留在全家便利商店裡了,警察一定會查到我的指紋的,等等,應該沒什麼好怕的吧?我殺的是搶匪耶!我這算是正當防衛吧,但如果警察問我那把沒子彈的槍是從哪來的話,我想我大概答不出來。

 

       該死的。

 

       手機響了。

 

       死神的手機響了,是我的,我看了一下在7-11的阿蟲,他正在跟店員結帳,看來他的死神手機沒有響。

 

       我接了手機。

 

       一句話從手機中傳來。

 

       「九點二十二分,你眼前。」掛斷了。

 

       我眼前?我眼前是……

 

       正拿著7-11購物袋準備過馬路的阿蟲.....

 

       我看了一下手錶。

 

       早上九點二十二分。

 

       我懂了。

 

       我在那一煞那喊出:「阿蟲!別過來!」

 

       我這麼一叫,阿蟲的腳步遲疑了一下。

 

       「叭!!!!!」一陣尖銳的喇叭聲傳來。

 

       一台砂石車撞上阿蟲,撞的結結實實。

 

       撞擊過後,阿蟲原本站的地方,留下一大片蔓延的血跡,血跡沿著砂石車的輪胎痕跡不斷延伸,砂石車撞上阿蟲後又緊急煞車了好幾十公尺後才停了下來。

 

       我不敢看,阿蟲現在一定被砂石車的輪胎捲進去了。

 

       好慘,好不容易找到的同伴死了,在我眼前。

 

 

 

       早上九點二十二分。

 

       警車與救護車不斷趕來,圍觀的民眾也越來越多,台灣人就是這樣,總是愛湊熱鬧。

 

       而我則是呆呆的坐在阿蟲的車上,我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脫離出來。

 

       手機又響了,該死的,我不想接,我真的不想接。

 

       痛,我放著手機不管,該死的疼痛就從心胸中傳了出來,我還是得接那通電話。

 

       「該死的!你這混蛋!」我一接手機就不客氣的破口大罵。

 

       手機裡的死神沒理我,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

 

       「下午兩點十五分,XX遊樂園。」按照慣例,一說完就掛了。

 

       該死的,他說的遊樂園我至少要三個多小時才趕的到。

 

       我看了時間。

 

       早上九點三十四分。

 

       來得及,我可以在一點多的時候趕到死神所說的遊樂園,我沒時間猶豫了,我知道,我馬上坐到駕駛座,加速油門,往高速公路衝去。

 

       早上十一點整。

 

       現在我的時速一百二十,我用盡我吃奶的力氣踩著油門,我不敢停休息站,深怕一停下來就會來不及。

 

       下午一點二十六分。

 

       我幾乎忘記我是怎麼在高速公路上狂飆的,我就這樣趕投胎似的下了高速公路,踏入遊樂園的門口,被工作人員喊住後,我才清醒了過來。

 

       「先生!你的票呢!?」

 

       票?該死的,我忘了買票。

 

       我跟工作人員道歉後馬上走向售票亭,幸好阿蟲給我的外套裡有些錢,我買了票後光明正大的進去。

 

       下午一點四十三分。

 

       我午餐還沒吃,我的肚子不斷向我發出嚴重的抗議,我只好在遊樂園路邊的攤販上買了一包爆米花跟一杯可樂,一邊吃一邊在園中逛。

 

       這個遊樂園很大,就算我走上一整天也沒辦法完全逛完,我只好鎖定那些有可能會發生意外的地方。

 

       大概是看了絕命終結站三後的後遺症,我第一個目標就是雲霄飛車,螺絲有可能鬆開,然後整座列車衝出軌道。

 

       我不確定,完全不確定,也有可能等等又會跑來一個搶匪,然後發生一堆意想不到的事,意外無所不在。

 

       下午兩點整。

 

       我坐在雲霄飛車設施旁邊的椅子上,我不斷看著人們坐上雲霄飛車、在雲霄飛車上尖叫,一下就厭倦了,很無聊。

 

       還有十五分鐘,我想放棄了,遊樂園太大,我不可能做到的。

 

       我想死。

 

       讓我死了吧,如果要一直讓我在這個所謂的死神遊戲中逗留的話,乾脆讓我死了吧!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誰?

 

       我抬起頭看,是個長髮的年輕女孩。

 

       「可以。」我漫不經心的回答,順便看了一下該死的時間。

 

       下午兩點零五分。

 

       還有十分鐘。

 

       「先生,你似乎有什麼煩惱?」女孩在我身邊坐下,說:「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你正在為某件事煩惱。」

 

       說的真準。

 

       「沒錯,這裡兩點十五分的時候會發生意外,然後有人喪命。」不知道怎麼搞的,這段話就自然而然的從我嘴巴裡冒出來了。

 

       「是嗎?」女孩整理了一下頭髮,笑著對我說:「如果真是這樣,我勸你去海盜船那裡。」

 

       海盜船?

 

       我心中閃過一絲訝異,沒錯,比起雲宵飛車,海盜船好像比較容易發生意外,我抬起腳,往海盜船移動,我幾乎忘了那個女孩的存在,把她遠遠丟在椅子上。

 

       下午兩點十分。

 

       海盜船,隨著海盜船的上下擺動,上面的人們也隨之尖叫,我站在海盜船前看著。

 

       得了吧?就算這海盜船真的會發生意外,那我又能怎樣呢?

 

       下午兩點十二分。

 

       快沒時間了,這時海盜船剛坐上了新的一批乘客。

 

       如果要避免意外發生,只有一個辦法了。

 

       我走到海盜船的操作人員面前,說道:「對不起,先生,能請你停止海盜船的運作嗎?」

 

       工作人員不明其所以然的看著我,問道:「你是?」

 

       「這海盜船等一下會發生意外,能請你停止它的運作嗎?」

 

       「發生意外?」

 

       「沒錯!發生意外!」我大聲喊了出來,引來旁邊眾人的異樣眼光。

 

       我想沒必要在隱滿了,我大聲的喊出:「這該死的海盜船會發生意外!到時候會死人的!請你馬上停止海盜船的運作!」

 

       周圍有些人發出竊笑的聲音,一堆蠢蛋。

 

       「會發生意外?你肯定嗎?」工作人員用一種奇怪的表情回問我,他一定不相信。

 

       「沒錯!我肯定!你快點停止這個該死的海盜船!」其實我也不肯定海盜船會發生意外,我賭了。

 

       「先生,請你別鬧了。」工作人員完全當我在胡鬧。

 

       我急了,我又大聲喊道:「我跟你講……」

 

       接下來我沒再繼續說,因為週遭傳來尖叫聲,我跟工作人員轉頭一看,傻眼。

 

       海盜船上固定住乘客的安全裝置很明顯的鬆脫了,現在上面的乘客,已經隨著海盜船的上下擺動,飛出了海盜船。

 

       根本是慘不忍睹,一個又一個的,活生生的人飛在空中,然後掉落在我們眼前。

 

       有一個就落在我的面前。

 

       沉默,無法形容的沉默蔓延在人們之間,週遭只剩遊樂設施所發出的聲音。

 

       直到有一位女士,或者是男士,突然大聲的尖叫,這一叫叫醒了人們,周圍的人不斷尖叫、驚慌。

 

       我呆呆站著。

 

       我原本可以救他們的。

 

       想到這裡我不禁怒火中燒,我用力的賞了站在我身邊發呆的工作人員一拳。

 

       他整個人倒在地上,我揪住他的領口,大聲說道:「這都是你!我們原本可以救他們的!你害了他們!」

 

       工作人員被我的一番話嚇傻在地上,我則是拋下他,往外頭走去。

 

       遊樂園已經有警車及救護車趕來了,我清楚的聽到了警笛聲。

 

       我經過那個雲霄飛車旁的椅子,那個長髮女孩不見了,我想起那女孩曾跟我說過的。

 

       「如果真是這樣,我勸你去海盜船那裡。」

 

       她是誰?為什麼她知道海盜船會發生意外?

 

       該死的,真讓我摸不清頭緒。

 

       我想哭,我原本可以救那些人的。

 

       我回到車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手機響了。

 

       該接嗎?

 

       不能不接,雖然我已經受夠了,真的受夠了。

 

       「我不想玩了。」我接起手機開頭第一句話提出我不想玩了的意見。「我不想玩了,我為什麼要參與這種遊戲?這種殘忍的遊戲!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徐先生,冷靜點。」手機另一邊的聲音依舊是相當平靜。「若你一開始參加了這個遊戲,就不能中途離開,除非……死……」

 

       「那好,你殺了我吧。」我已經絕望了。

 

       「徐先生,時刻還沒到。」

 

       那該死的死神不讓我死,可惡,擺明了是在耍我!

 

       死神說道:「下午三點三十分,XX博物館。」掛斷了。

 

        該死的,要趕到那個博物館也要花個半小時。

 

       我再度看了時間。

 

       下午兩點二十九分。

 

       應該夠。

 

       我開動車子,火速離開遊樂場。

 

              

 

 

       下午三點零七分。

 

       我已經趕到了死神所說的那家博物館,門票比遊樂園的還貴,真是該死,阿蟲給我的外套裡頭的錢不夠,我只好拿自己的錢來貼,還好早上我帶了兩千塊出來。

 

       這是個相當典雅的博物館,有畫展、雕刻展、書法展等等一堆藝術展覽,這些東西我是不會欣賞的,一想到這些東西有可能會成為殺人的工具我就覺得噁爛。

 

       從博物館的大門口走進去後是個大廣場,廣場天花板上面有個大吊燈,做的十分精美。

 

       博物館中有著許多穿著國小運動服的小朋友,看來是來做校外教學的,我希望死的不要是他們。

 

       博物館雖然比遊樂場小,但總面積還是相當大,我只能到處逛,這次連有可能會發生意外的地方都辦法鎖定,整間博物館圍繞著一種沉寂的氣氛,大部分在觀賞的人都沒有說話,只有少數的小學生發出吵雜的聲音。

 

       在博物館裡這種安靜的氣氛下,每個地方都有可能會死人。

 

       下午三點十三分。

 

       我來到博物館六樓的飲食部,因為這裡比其他地方更吵鬧一點,我點了杯可樂,坐下。

 

       這是個一面倒的遊戲,遊戲主控權全在對方那一邊,我只是他的一顆棋子,想到這裡,我不禁搖頭嘆息,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選上我來玩這種殘忍的遊戲?

 

       可樂喝完了,我看了看手錶。

 

       下午三點二十分。

 

       還有十分鐘,我不想在玩了,我想再點一杯可樂,然後坐著慢慢等。

 

       我站起身,走向櫃檯,打算在點一杯可樂。

 

       「去大廣場。」一個聲音傳了出來,很奇怪,儘管週遭吵雜聲不斷,這個聲音卻是清清楚楚的傳入我的耳朵裡。

 

       這個聲音.....好熟悉.....

 

       我回頭一看,是在遊樂園裡出現的長髮女孩,她坐在離我不遠的一個位置上,她的桌上放著一碗關東煮。

 

       「去大廣場。」長髮女孩又說。

 

       突然,一個人從我面前走過,等他過去後,長髮女孩不見了,桌上也沒有什麼關東煮,那個位置空空如也。

 

       手錶。

 

       下午三點二十三分。

 

       事不宜遲,我用跑的衝出餐飲部。

 

       這裡是六樓,大廣場則在一樓,坐電梯會比較快一點,剛好有一班電梯停在六樓,裡頭沒有人。

 

       我衝進去,按下了一樓的按鈕。

 

       電梯直直的往下衝,在四樓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是個胖胖的中年婦女,她想進來,我連忙制止她。

 

       「對不起,我要直接下一樓,沒空停其他樓層。」

 

       婦女瞧了我一眼,說道:「我也要去一樓。」

 

       「那好,就請妳快快進來吧!」我說。

 

       婦女走入電梯,按下了三樓的按鈕,然後露出勝利的表情。

 

       我大怒,很想當場給這女的一巴掌。

 

       「女士!一樓有急事!如果真發生了什麼意外!我就要妳償命!」

 

       「喔?」婦女用一種漫不在乎的聲音回道:「我很好奇你想對我怎樣?把我吃了嗎?」這臭女人。

 

       電梯停在三樓,婦女大搖大擺的走出去,我會就這樣善罷甘休嗎?才怪,我從阿蟲的外套裡找到一串不算輕的鑰匙,當婦女剛走出電梯門,我將鑰匙往婦女的頭用力丟了過去。

 

       正中目標,婦女大叫了一聲,她摸著頭回頭瞪我,哼,妳活該,電梯門關上了。

 

       我並不在意那串鑰匙是要幹什麼用的,反正阿蟲已經死了。

 

       下午三點二十七分。

 

       沒時間了,電梯門一開,我便衝了出去,直奔大廣場。

 

       下午三點二十九分。

 

       大廣場上面的,是一成群的國小學生們,他們正蹲在廣場上,聽著老師的說話。

 

       沒時間了,我衝到廣場旁,大聲的喊著:「快!離開廣場!」

 

       他們全都轉頭看我。

 

       突然,我瞄到上面的吊燈搖晃了一下,我懂了。

 

       「快走!」我急忙的揮手大叫:「走啊!上面的吊燈要掉下來了!」

 

       無疑的,我的話在他們之間產生了騷動,但還是沒有人要理我,完全沒有人有移動的動作。

 

       一個穿著藍色制服的警衛來到我的身邊,說道:「先生,請你別再鬧了。」

 

       我沒回話,我抬頭望著上面的吊燈,掉下來了。

 

       砸在人們的身體上。

 

       煞那間,鮮血四濺。

 

       我走出博物館,剛剛的景象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支離破碎的吊燈。

 

       支離破碎的人們。

 

       我忘不了。

 

       好痛,我摸了摸我的肩膀,一片玻璃插在裡面,鮮血留了出來,應該是剛剛吊燈掉落的時候射出來的吧。

 

       我回到車上,開始包紮傷口,很痛,該死的痛。

 

       我從我那件沾滿搶匪鮮血的牛仔外套上撕了一片布下來,綁在我的肩膀上,至少能止血,雖然還是很痛。

 

       打開收音機,早上所發生的意外已經開始報導了,真是該死的。

 

       我開車離開了博物館。

 

       我開到一片空地,下車,望了望周圍,沒有人。

 

       我拿出手機,放在地上,我要毀了這隻手機,我受夠了。

 

       我從阿蟲車上找到一根鐵鎚,天曉得他幹麻在車上準備一根鐵鎚,我瞄準了放在地上的手機,然後拿鐵鎚一砸。

 

       該死的,痛,當鐵鎚一落在手機上,我的心就發出了疼痛。

 

       手機沒事,我剛剛已經很用力的砸了下去,但手機還是完好如初。

 

       手機響了,我接了。

 

       「徐先生,請不要嘗試破壞手機,若你有破壞手機的行為,同樣也會受到處罰。」死神說。

 

       「去你媽的!」我罵。

 

       死神好像笑了,我猜的。

 

       「徐先生,或許你會想要休息一下?」

 

       「我去你媽的!」我還是這樣罵他。

 

       「下午七點十八分,你的公寓附近的肯德基。」掛斷了。

 

       好阿,現在的時間是……

 

       下午三點五十三分。

 

       到七點之前,夠我休息的了。

 

      

 

 

       下午六點五十四分。

 

       我到附近的7-11買了一盒保溫便當簡單吃了,我把車停在肯德基對面,然後坐在車上發呆,這家肯德基離我住的公寓很近,走出巷口過一個轉角就到了。

 

       我不敢進去肯德基裡,我開始害怕人多的地方,人越多,意外所造成的損害也會更大。

 

       離死神說的時間還有二十四分鐘,我並不想那麼早進去,我先進去的話能幹麻?點一份上校雞塊餐,然後坐著慢慢等?我已經學乖了。

 

       意外會準時發生,先進去現場並沒有多大的幫助,因此我選擇先坐在車裡等。

 

       下午七點整。

 

       喔,該死的。

 

       我現在看到了一幕該死的鏡頭,猜猜看是什麼?

 

       有兩個人走進了肯德基,一個是阿楊,另一個是我最愛的女人,佩瑋。

 

       我不會認為他們只是以普通朋友的身分到這裡來聊聊天,或是吃吃晚餐,因為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話,佩瑋不會那樣緊緊的抱住阿楊的手臂,而阿楊也不會這樣緊緊摟著佩瑋的纖腰,兩人緊緊靠在一起的走進肯德基裡。

 

       旁人看來,十之八九都會認定他們倆人是一對情侶,但是,該死的,佩瑋要跟我分手的消息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阿!她怎麼可能那麼快就跟阿楊在一起了?我一定要探個究竟。

 

       在他們倆人進去之後,我隨後也走了進去。

 

       他們並沒有點餐,他們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下,有說有笑,而阿楊,那該死的傢伙,竟然握著佩瑋的手!而佩瑋竟然也就這樣讓他握著,我受不了了,我決定要跟他們問個清楚。

 

       我大剌剌的走向他們所坐的位置,阿楊忽然抬起了頭,他看見了我,臉上閃過一絲震驚,又帶著點恐懼的表情,這表情只出現了不到一秒,但我看的出來。

 

       阿楊這傢伙馬上放開了佩瑋的手,站起身來,對我說道:「嗨!兄弟!來這裡吃晚餐嗎?我正在跟佩瑋聊……」

 

       我在阿楊的面前把身子定住,冷笑道:「聊什麼?」我的聲音就連我自己也感覺不出有任何的感情。

 

       「嗯……聊……」阿楊支支吾吾的說著,「這……」阿楊這傢伙的腦袋本來就不太靈光,我認識他很久了,他一遇到突發狀況就會變成一個大結巴,就像現在一樣。

 

       「聊你的事情。」佩瑋插嘴。

 

       「沒錯!我們正在聊你!」阿楊說:「我們正在說,你昨天那樣的行為真是太不應該了……」

 

       「是嗎?」我冷笑。

 

       「是啊……是啊……」阿楊說,我已經可以看到阿楊的頭上冒出好幾滴斗大的汗珠。

 

       我把身體扭過去,「那你們慢聊。」我走了,離開了肯德基,我以相當迅速的速度回到車上,我哭了。

 

       醒醒吧!徐狄尚!他們早已經計劃好的了!阿楊跟佩瑋早就在一起了!

 

       我懂了。

 

       佩瑋一邊跟我交往,還一邊跟阿楊來往著,他們為了要把我給踢開,說了一個謊話,阿楊說我昨天喝醉了,闖進佩瑋的聚餐裡大鬧,那是假的!那是他為了要讓我跟佩瑋分開的一個手段!只要我對佩瑋感到絕望!他跟佩瑋就能在一起了!我真笨!

 

       那對狗男女!可恨啊!

 

       我抬起掛滿淚珠的臉龐,看到阿楊與佩瑋正走出來,一定是因為我這個不速之客的打擾把他們逼出來了。

 

       殺了他們!

 

       一個聲音在我腦海裡響起。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覺的到,我全身上下充滿著嚴肅的殺氣。

 

       那對狗男女正準備要過馬路,我笑了,一個充滿殺機的笑容,我要殺了他們,我只要在他們過馬路時踩下油門衝上去,就能撞死這對狗男女!

 

       我踩下油門,車子動了起來,我直直的往那對狗男女的方向駛去,我能感覺的到車子呼啸狂飆的聲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我看到了佩瑋的表情,她驚慌的看著我,臉上已經被恐懼所充滿,妳受死吧!

 

       痛。

 

       車子撞上了人行道上的消防栓,水,噴滿了道路以及人行道,當然還有車子。

 

       血從我的額頭上留了下來,好痛。

 

       在要撞上佩瑋的前一刻,我轉彎了,車子衝上了人行道,然後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我的頭好像破了個洞,真是該死的,我看到佩瑋從馬路上跑了過來。

 

       「尚!你沒事吧?」佩瑋扶起我的臉,她呆掉了一下,我知道,我的臉上一定全是血。

 

       「等一下!阿楊去叫救護車了!」佩瑋說完,又跑開了,留下意識逐漸模糊的我。

 

       死神的手機響了,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手給抬起來,接了電話。

 

       「徐先生,您贏了。」死神說道。

 

       贏了?我看了看手錶。

 

       下午七點十九分。

 

       沒有人死,我贏了?

 

       死神繼續說:「您沒有撞死他們,恭喜,您贏了。」他指的是佩瑋跟阿楊?

 

       手機掉了下去,我的手已經沒力氣繼續握住手機了,但我還是奮力張開嘴巴,大聲喊道:「哈!我贏了!你這混蛋!」

 

       我終於昏了過去。

 

      

 

 

       我眼前是一個穿著黑斗篷的高大人影,有如於人類對於死神的印象,他手中拿著一把直挺挺的鐮刀,斗篷帽把他的整個臉都給遮住。

 

       我看不到他的臉,他一動也不動的站在我面前,我走向前去,低下頭,想看看他的樣子。

 

       該死的,我還沒把頭給低下來,死神就一把抓住我的頭,提了起來,鐮刀隨之砍了下來。

 

 

 

 

       我驚醒。

 

       「醒了醒了!他總算醒了!」一名護士看著我,對著我說:「你等一下,我去叫醫生來。」

 

       在我眼前,佩瑋坐在我的旁邊,佩瑋的雙眼都是淚水,阿楊則是站在旁邊,看著我們。

 

       「我怎麼了?」我想坐起身來,但是好痛,看來我受傷的地方不只額頭。

 

       「別亂動。」佩瑋摸了一下我的額頭,說:「醫生說你的傷很重。」

 

       阿楊這時走到我的床邊,緩緩說道:「兄弟,對不起。」

 

       我勉強揮了一下手,說道:「算了。」

 

       佩瑋突然在我嘴上吻了一下,隨即抓著阿揚的手跑出病房,我似乎看到,她極力用手掩住她眼裡流出的淚水,我知道,她不會再回來了。

 

       門外傳來腳步聲,難道佩瑋回來了?我躺在床上,雙眼緊盯著門,希望能再度看到佩瑋。

 

       走進來的是個長髮女孩,那個在遊樂園及博物館出現過的長髮女孩。

 

       她走到我的床邊,坐下,順手撥了一下她的頭髮,我這時才發現她很美。

 

       「你還好吧?」女孩問。

 

       「死不了。」我問說:「妳到底是誰?」

 

       「我嗎?」女孩笑了,她的笑容也很美,但我沒心情欣賞,女孩說:「我說我的真名的話你大概聽不懂,不過你們人類都叫我死神。」

 

       「妳是死神?」我驚呼出聲。

 

       「沒錯,想不到吧?打電話給你的就是我。」女孩翹起了腳,她的腳好美,可是我還是不想欣賞。

 

       煞那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死的,這場變態遊戲的主人竟然是一名漂亮的長髮女孩,我不能接受。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問題。」女孩笑說:「我先說,我現在這個樣子只是我在人間的型態,我的真面目不會有人想看的。」

 

       終於,我稍微冷靜了一下,我還有很多問題。

 

       「你一定很想問我為什麼要玩這種遊戲對吧?」女孩從床旁的桌上拿了一個茶杯,說道:「還有我為什麼屢次的出來提示你,對吧?」

 

       我無奈的點點頭,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女孩已經倒好了茶,她輕輕的啜了一口,說:「因為我閒。」

 

       「閒?」我終於說話了。

 

       「沒錯,因為我太閒了。」女孩說:「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殺人,我很討厭這種工作,人類是殺不完的,他們在地球上遵循著他們所制定的生活規則活著,有夠悲哀的,人類只顧著自己,完全沒顧慮到別的事物,我說真的,人類才是真正的死神,這幾年來,人類所殺的生物比我殺的人還多,他們才是真正的死神。」

 

       我問道:「這跟這個變態的遊戲有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女孩笑著說:「我只是想在殺人的時候增加一些小樂趣而已,這一天下來,看著你的行為,總會讓我覺得很有趣。」

 

       原來我只是他手裡的一個玩具?我感覺到一股怒氣油然而生。

 

       「你先別生氣。」女孩把手指放在我的頭上,似乎怕我做出什麼行動。她說:「至於為什麼我要出來提醒你呢?那也是因為我很無聊,反正就算提醒了你你也一定救不到人。」

 

       該死的,我感覺到我心胸中的怒氣變大了。

 

       「我想我要說的就這些了,我得走了。」女孩站起身來,把茶杯放到桌上,笑道:「我還得去殺更多的人呢!」這句話從她甜美的笑容裡說出來實在不搭調。

 

       我看著她走出門外,突然,她又回過頭,問我:「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人嗎?」

 

       「我不知道。」我回答。

 

        「那是地球的要求。」女孩笑說:「地球是有生命的,而你們,人類,及其他生物,只是生存在他體內的細胞罷了,地球為了減少他的負擔,給了我這個殺人的工作,很可惜,人類幾乎是殺不完的,我只能盡力而為。」女孩說完後聳了聳肩,走了出去。

 

       她這次沒在回來,她一出去後醫生及護士就進來了,醫生走到我的床邊,觀察著我的傷勢。

 

       「醫生……我的手機呢?」我問。

 

       「什麼手機?」醫生滿臉狐疑的看著我,「你被送來醫院時根本沒有什麼手機阿?」

 

       果然,遊戲結束了,手機也消失了,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解脫了。

 

       一陣鈴聲響起,醫生笑說:「對不起,我的手機好像響了。」他說完便走出病房去接電話。

 

       不知為什麼,我總感覺剛剛的鈴聲好熟悉……

 

       不一會兒,我就明白了。

 

       因為我最後一次看到的景象。

 

       是醫生拿著一把黑色、旁邊有著紅色線條的手機,站在門口看著我。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trayaul
  • 觀東煮?
  • 超奇怪的錯字被找到了XD

    於 2015/11/20 20:37 回覆

  • 徹拉修
  • 說好不提台論www
  • 永遠的回憶啊~

    於 2015/11/20 20:37 回覆

  • 悄悄話
  • 潛水7年不換氣
  • 從台論看到現在,攤大要一直寫下去啊~~
  • 當然!!!!

    於 2015/11/27 23:47 回覆

  • 0W0
  • 攤大在我還沒十歲時就開始寫文章了Orz
    那時還沒家裡還沒電腦呢...

    光是看到BBS跟沒有手機就覺得是好不可思議的時代了XD
  • XDDD

    從小孩看到青年了~~~

    於 2015/11/27 23:47 回覆

  • 曾于庭
  • 當初就是在台灣論壇上看到這篇
    後來就整個迷上的攤大的文章
    好懷念阿~~
  • 你又出現了 O_O!!

    於 2016/02/24 23:0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