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  清南農場

 

 

    「所以說,問題出在清南農場?」天翔攪拌著桌上的巧克力奶昔問道。因為蘇力房子裡的灰塵實在太重,大家的鼻子都受不了,於是先移動到附近的麥當勞討論,順便吃吃下午茶。

 

    「很多偵探電影都這樣演的,不是嗎?」狄尚把薯條放到擠成一團的番茄醬裡亂攪,說:「這件事就像是一件連續殺人案,要突破就得先從小線索著手搜查,接著慢慢抽絲剝繭,找到所有被害人的共通點後,答案也就差不多了。」

 

    狄尚把沾滿番茄醬的薯條放進嘴裡,邊嚼邊說:「蘇力跟你們的拍照地點都是在清南農場,代表答案就在清南農場。記得我說過魔神可能遭到封印或是限制?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魔神的本體就是被封印在清南農場裡,因為他無法自由活動,所以只能藉著出現在照片裡來殺人,畢竟照片本來就不是好東西。」

 

    「那我們必須跑一趟清南農場囉?」雪人問。

 

    「沒錯。」

 

    「可是,如果我們在那裡找到魔神,又該做什麼呢?」

 

    這問題可把狄尚給問倒了,說的沒錯,就算找到了魔神本體,又能幹麻?他雖然對這些妖魔鬼怪有些許研究,但他不是道士或天師,沒有深厚的功力能夠壓住他們。

 

    「我不知道。」狄尚懊惱地說,很少有事情能讓他束手無策,但他腦海裡馬上想起雪人曾經跟他提過的一個人名,隨即說:「或許我們可以找阿昌伯一起去?」

 

    「但阿昌伯說他對這個魔神也沒辦法應付啊……」

 

    「把想法逆轉一下!轉個彎!」狄尚用手指不停在腦袋旁轉圈圈,「我們並不一定要將魔神消滅,我們也可以把他的功力完全封印,讓他無法再殺人,只是要怎麼封印……就得看那個阿昌伯囉。」

 

    「那就得再到龍祥大樓旁邊去一趟囉,因為我們沒有阿昌伯的電話。」天翔拿出阿昌伯給他們的鬼畫符名片,無奈地說:「名片上或許有吧,但我們看不懂。」

 

    「我看看。」狄尚拿過那張名片,端詳了幾眼以後,開始撥起手機,很明顯是看懂了上面寫些什麼。接著狄尚對著手機霹靂啪啦的說了一大堆話,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身分、簡短說明事情的經過後,狄尚掛上手機:「好了,阿昌伯說他等一下會跟我們在清南農場會合,我們現在就動身吧,不然魔神又有足夠的時間來下手了。」

 

    「你有跟阿昌伯說關於魔神的事嗎?」天翔問。

 

    「有,他說他會盡全力,但沒把握……就這樣。」

 

    所以,還是沒有能夠對付魔神的方法。至少,有一個確切的地點等著他們去找答案了。

 

 

 

    「這個忙是幫,還是不幫呢?」阿昌伯看著剛剛掛上的舊電話發呆,雖然他剛剛跟電話裡那個叫狄尚的年輕人答應自己會幫忙,但心裡卻猶豫萬分,因為這次的東西是他萬萬惹不起的,這點在天翔一行人來找他的時候他就很清楚了,但他卻又像跟良心作對似的在電話裡說自己會到清南農場幫忙。

 

    阿昌伯望著電話,良久,嘆了一口好長、好長的氣。

 

    「人真是越老越怕死了啊……」阿昌伯露出一個年輕人特有的豪邁微笑,「像我這樣一個死老頭,比起整天坐在家裡等客人,乾脆出去找些刺激的東西玩吧。」

 

 

 

    「你找我們負責人?」清南農場服務櫃檯的年輕小姐帶著懷疑的眼神打量著眼前這一群人。

 

    「對,就是你們老闆,他在嗎?」狄尚說。

 

    他們一行人已經來到清南農場了,但卻不是全部的人都在,阿昌伯還沒到,阿攤跟雪人留在市區的網咖裡查資料。狄尚推測,清南農場以前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才會導致魔神出現,將以往發生過的事情查出來,或許會對目前的情況有所幫助。

 

    反正網路上什麼都找的到,你如果想炸掉一整所學校,只要上網查查資料然後自己動手做炸彈就行了。

 

    「嗯……我們老闆他現在有客人,不方便出來。」櫃檯小姐說話時不停的眨著眼睛,很明顯的她並不擅長於說謊。

 

    狄尚又怎麼會看漏這一點?他說:「那能請妳跟你們老闆講一聲,我們這裡有一張裡面有一位穿著藍色外套的男子的照片,想請他看一看,他一定會很樂意接見我們的。」

 

    「什麼?」櫃檯小姐雙眼充滿問號。其他人也是不懂狄尚的用意何在,只有天翔清楚了狄尚的意思,如果農場負責人聽懂了這句話,那就代表他和這件事有關係,如果不知道,那也沒什麼差別。

 

    「幫我們傳一下話,可以嗎?」狄尚指指櫃檯上的電話,「打電話給他,或是去他辦公室找他,應該不會耗費妳太多時間吧?」

 

    「請等一下。」櫃檯小姐半信半疑地拿起了電話筒,撥了一個號碼,把狄尚說的話對著電話描述一遍,最後她連點了好幾個頭,放下話筒說:「我們老闆等一下就來了,請稍等。」

 

    「所以他並沒有什麼客人囉?」狄尚嘴巴淺笑看著櫃檯小姐。

 

    「老闆吩咐說沒有預約的人不能隨便見他……」櫃檯小姐吞吞吐吐,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狄尚微微一笑不再為難她,欺負櫃檯小姐可不是他們此行的任務。

 

    不一會兒,一個身材發福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人出現在大家面前,他抖著碩大的啤酒肚豪爽地伸出手說:「歡迎啊!很高興看到你們!」

 

    狄尚跟他用力地握了手,笑道:「很高興看到你,我們有很多話要談呢。」

 

    「說的沒錯!」清南農場的老闆用力拍拍狄尚的肩膀,「走!到我的辦公室去說吧!」

 

    狄尚嘴巴回答:「當然。」眼神卻在跟其他人暗示:「這個老闆有問題,大家小心點。」

 

    看到老闆如此熱情的態度,櫃檯小姐相當意外,她從來沒看過老闆這樣招待客人。但狄尚一行人心中卻是陣陣發寒,誰知道在農場老闆熱情的微笑後面,藏了什麼致命的陷阱?

 

    天翔壓低聲音,偷偷地對狄尚說:「阿昌伯還沒來,雪人那邊也還沒有消息,要跟他去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只好先上了。」狄尚說,他感覺到答案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就能摸到。

 

 

 

    「小子,你們是來送死的吧?」一進入辦公室,農場老闆馬上換了個臉色,原來的熱情笑容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森的恐怖神情。

 

    「某方面來說,是的。」狄尚臉上作出微笑說道,其他人都默不作聲,他們很清楚狄尚會處理現在的情況。

 

    「會帶著照片來找我,除了找死,沒第二個可能了。」農場老闆坐到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說:「你們知道多少了?」

 

    知道?知道什麼?

 

    天翔等人還摸不著老闆在說什麼,狄尚卻很清楚現在絕對要虛張聲勢一番,便說:「我們所知道的,足以把這家農場關閉,然後把你送去坐牢。」

 

    老闆臉色微微一變,說:「你們花了多久時間查到我這裡來的?總有一個月吧?」

 

    「事實上,我們是在昨天才開始調查這件事的。」

 

    「不可能那麼快的……」農場老闆臉色很難看,「你們是怎麼辦到的?」

 

    「不告訴你,」狄尚故作神秘地眨了一下眼睛,口氣嚴肅起來:「雖然我們大致知道這件事情的結構,但還有很多細節還沒調查清楚,所以希望你能夠完整的告訴我們……照片裡多出來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你想知道全部的細節?」

 

    「沒錯。」

 

    「那我也不能告訴你。」農場老闆的臉色更加陰森,他隨即拉開辦公桌的抽屜,手一晃,手上赫然多了一把手槍。

 

    所有人的身子都劇烈的一震,星捷快速地衝到門旁,用力轉著門把。

 

    「沒用的,那扇門經過特殊設計,一關上就必須要用鑰匙才能打開。」農場老闆站起身來,用手槍指著狄尚。

 

     狄尚舉起雙手,說:「你的槍沒裝消音器。」

 

    「那又怎樣?」農場老闆嘴角牽起殘酷的笑容,「會有誰被槍聲吸引過來?那個傻不摟咚的櫃檯小姐?大不了把她一起斃了。」

 

    狄尚絕望地搖搖頭,現在的情況真的是在他的預料之外,這次是真的栽了。

 

    天翔說:「在我們死前,你至少把整件事情告訴我們,讓我們死個明白。」

 

    農場老闆哈哈大笑:「你以為我會跟電影裡的那些壞人一樣,在殺人前把所有的圈套通通解釋一遍?然後被抓起來?我才不會那麼傻!」

 

    小賤本來想慢慢地移動腳步,然後撲向老闆奪下手槍,雖然他第一時間就有可能被子彈擊中,反正魔神的下個目標就是他,他一個人死在這裡總比全軍覆沒來的好。

 

    但農場老闆很快的就察覺到了小賤的動作,他的槍口馬上瞄準到小賤的頭部,警告說:「別亂動,我在六秒內就可以連開五槍把你們五個人通通打死,所以別試探我,懂嗎?」

 

    有那麼一秒,小賤想直接撲上去。

 

    「那你還不開槍?」狄尚冷冷瞪住槍口。

 

    「如你所願吧。」農場老闆冷笑,槍聲響起。

 

 

 

第十二話  鬼頭塚

 

 

    「好險,如果差個一兩秒,被子彈打到的就是我們了。」天翔心有餘悸地說。

 

    「正所謂來的好不如來的巧。」狄尚靠在警車上笑著說:「你的時機抓的真是剛剛好。」

 

    「也還好我及時趕到啊,如果來遲一步……」圭大叔歪歪嘴角說:「那可就真的慘了。」

 

    是不是有點搞不清楚情況?現在時間拉回到農場老闆辦公室裡,農場老闆舉著槍對著狄尚他們的時候。

 

    「如你所願吧。」老闆冷笑,槍聲響起,接著有人倒地。槍聲不是老闆發出來的,不過倒地的卻是他自己。

 

    眾人驚嚇之餘,門被狠狠的撞了開來,圭大叔衝了進來,他手上的手槍槍管還冒著煙。

 

    原來天翔事先也聯絡了圭大叔,請他也一起到清南農場來,這樣一來假如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他在比較保險,二來如果跟農場的人發生調查上的衝突也可以請他解決。

 

    圭大叔接到消息來到清南農場後沒看到天翔一行人,問過櫃檯小姐後才知道他們跟著農場老闆到辦公室去了。而他來到辦公室時,恰巧從窗戶看到農場老闆舉著槍正要扣動板機,圭大叔直接掏出配槍從窗戶朝老闆開了一槍,緊接著撞開門衝進去制伏住老闆。

 

    隨後圭大叔很快的叫來支援跟救護車,警方隨即來到清南農場封鎖現場。

 

    「還好那個老闆只是被我射到肩膀,還沒掛。」圭大叔拍拍胸口,露出「好裡家在」的表情說:「要是他掛了,我們也沒得逼供了。」

 

    「有問出什麼嗎?」狄尚問。

 

    「有,他把所有的事情全招了。」犯人招供了應該是一件好事,但圭大叔卻很遺憾地說:「但很抱歉的,他跟你們的事情完全沒關係。」

 

    聽到圭大叔的回答以後狄尚差點沒跳起來,天翔跟其他人也都張大嘴巴不敢置信。農場老闆跟他們沒關係?怎麼可能沒關係?農場老闆之所以會迫不及待地接見他們,不就是因為照片?他們差點被農場老闆通通槍斃,也不是因為照片的關係嗎?

 

    「我知道你們很意外,詳細的情形我解釋給你們聽好了。」圭大叔從口袋裡拿出隨身的小筆記本,打開來邊讀邊說:「清南農場的老闆其實是個毒販,他不久前才剛進行完一件毒品交易。很巧的,對方的交易人是一名身穿藍色牛仔褲、藍色外套另外還戴著一頂藍色帽子的男子,特徵跟你們照片上的那個人完全一樣,所以當他聽到你們有一張藍衣男子的照片時,他很自然的就聯想到當時的交易情況很可能被你們拍了下來,而你們則是拿著照片來威脅他的,所以他才會想把你們通通解決掉。」

 

    「真的還假的?」狄尚瞪大眼睛問:「你有確認過他說的是事實嗎?萬一他撒謊怎麼辦?」

 

    圭大叔闔上筆記本,道:「我們後來有搜查過他的辦公室,找到了好幾大包的毒品,還有一份連絡資料,資料裡的人都是在警局裡有備案的毒販。」

 

    「所以說,他說的是實話囉……」天翔突然感覺腳一軟,全身無力。原本以為能夠從農場老闆那邊找出真相,停止照片裡的死亡順序,但現在卻發現農場老闆跟他們毫無關聯,一切又失了準頭。

 

    「真你他媽的巧咧,不過別太失望,我們還沒查過清南農場。」狄尚堅定地說:「既然老闆身上沒有答案,答案就在清南農場裡面。」

 

    「我是不想潑你們冷水啦,不過……」圭大叔搔搔頭說:「我問過幾個農場的工作人員,他們都說清南農場根本沒什麼奇怪的地方或是靈異事件,連個鬼影都沒有,那個毒販老闆可能是這裡唯一危險的東西了,你們要查那鬼東西的線索,要從哪裡查起啊?」

 

    「從歷史查起。」狄尚朝某個方向點了一下頭。

 

    那個方向,阿攤跟雪人正朝著這裡走來。

 

 

 

    「我們有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雪人的臉色不怎麼好看,看來那一個好消息也沒好到哪裡去。

 

    狄尚說:「別賣關子了,有話快說。」

 

    「好消息是,我們查到清南農場以前發生的事情了。」雪人說:「壞消息,就是我們查到的事情。」

 

    星捷迫不及待地問:「你們到底查到什麼了?」

 

    阿攤接話道:「清南農場其實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這塊土地,這塊地在建設成清南農場之前……不,是在更久之前,發生了一件事。」

 

    像是說相聲似的,雪人用一種詭異的語調接著阿攤的話繼續說:「那件事情是一個在網路上的傳說,聽說這個傳說是在日據時期發生的,而這個傳說有一個名字……」

 

    「你們以為你們是靈異節目主持人啊?快說!」狄尚的語氣顯得相當不耐,但他臉上卻帶著笑容,這兩個人還有心情搞笑,何嘗不是一件壞事?

 

    雪人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那個傳說的名字叫做,鬼頭塚。」

 

    鬼頭塚,光聽名字就很可怕。

 

    「鬼頭塚其實是這塊地之前的名字,後來經過好幾個地主的轉賣,變成現在的清南農場。」阿攤的臉色嚴肅:「聽說這塊土地在日據時期發生過一件事,而被取名為鬼頭塚。」

 

    「讓我來猜,是不是一場屠殺事件?」狄尚憑著自己多年對靈異事件的研究直覺性地開口。

 

    「沒錯,一場慘絕人寰的屠殺事件。」阿攤清清喉嚨,開始訴說當年的慘劇:「當時有一隊抗日義勇軍頻頻對日軍以游擊戰的方式發動攻擊,讓日軍對這隻游擊隊頭痛萬分,甚至發出巨額獎金懸賞有關於這隻游擊隊的情報,而日軍也不知道從哪裡獲得了一條情報,情報中顯示游擊隊可能藏匿在一座村子裡,日軍也沒確認情報的真假,就直接派了一支軍隊到那座村莊進行搜查,結果當然是沒找到,但沒想到日軍將領認為這些村民可能跟游擊隊有勾結,於是將全村三百多名村民當成叛軍處理……」

 

    「三百多人就在村子裡被砍頭處決,」雪人接過話端,繼續說:「整個村子就這樣被屠滅了,而村民們的頭顱都被日軍深深的埋在村子地底下,那個地方,就被取名為鬼頭塚。」

 

    「也就是我們腳底下的這塊土地。」阿攤作了個總結。

 

    所有人本能反應地低頭看了一下地面,一想到自己腳下可能埋著三百多顆人頭,心裡就陣陣發毛。

 

    雪人最後附註道:「傳說中還說,日軍將領找了好幾個法師來這塊地上做法,想辦法壓住村民們的怨氣。」

 

    「對,這就說的通了!」狄尚敲了一下額頭,說:「這些村民的怨氣太重,這些怨念聚集在一起就變成了魔神,而日軍的法師們作法將他們壓住,使得他們無法自由活動,只能藉著照片來殺人,但是為什麼要用藍衣男子的樣貌出現呢……這點我倒是不知道了。」

 

    「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麼一定要藉由照片呢?」圭大叔狐疑著臉問。

 

    狄尚用一種打量外行人的眼光看著圭大叔,回答:「照片不是好東西,拍照會把人的靈魂吸走,而鬼魂也能藉由拍照來傷害人的靈體,懂了嗎?」

 

    圭大叔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他以前的確有聽過這一種說法。

 

    「現在查出了魔神的真面目,接下來又是老問題了,要怎麼對付他呢……阿昌伯又還沒來……」狄尚的嘴巴喃喃唸著。

 

    「我早就來了。」

 

    一個邋塌的身影突然從警車後面竄了出來,正是阿昌伯,他搔著臉頰說:「不好意思,在公車上不小心睡著了,所以遲到了。」

 

    「沒關係。」狄尚友善地朝阿昌伯伸出手,「我是狄尚。」

 

    「嗯,你就是那個打電話給我的小伙子。」阿昌伯用力握住狄尚的手,猛力地搖了幾下。「關於那位女孩的事,我很抱歉。」

 

    天翔、舒涵、小賤跟雪人都把頭低了下來,他們心裡還是無法將貓仔的事情平息下來。

 

    狄尚把鬼頭塚的傳說跟阿昌伯詳細說過一遍後,阿昌伯皺著眉頭說:「所以說這隻鬼,是由日據時期的一群怨靈所聚集而成的囉?」

 

    「他們已經不是鬼了,」狄尚說:「因為怨氣太重,再加上他們被困在這裡好一段時間,讓他們成了魔神……」

 

    「嗯,你在電話裡有說過。」阿昌伯的眉頭依舊深鎖:「要我說實話的話,我會說這東西實在太歷害,就憑我現在的這幾把刷子,是萬萬惹不起的……但偏偏現在除了我,你們似乎找不到其他人了,所以說,我也只好逆天而行了。」

 

    「你的意思是說……」大家的眼前又燃起一道希望。

 

    「雖然沒有把握,但我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對付他們。」阿昌伯看向狄尚:「你在電話裡有提到,這鬼東西很有可能受了傷是不是?」

 

    「沒錯。」

 

    「既然如此,那我們動作就得快,必須在那鬼東西恢復力氣之前先下手……」

 

    「你打算怎麼做?」狄尚問。

 

    阿昌伯雙眼露出了只能在年輕人身上看到的、熱血沸騰的眼神,說:「我有一個大膽又瘋狂的想法,說不定會有效……」

 

 

第十三話  再請鬼

 

 

    正所謂三個臭皮匠湊成一個諸葛亮,有時候傻人想出來的辦法往往比聰明人來的有用,阿昌伯的腦袋可能聰明不到哪裡去,但現在就是需要他所謂大膽、瘋狂又異想天開的意見。

 

    「第一步,我們要把這三百多顆人頭給挖出來。」阿昌伯亮出他瘋狂計劃的第一步棋。

 

    「可是……」狄尚面有難色,擔憂地說:「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那些頭顱就是魔神的本體,而魔神之所以會無法使用全部的力量,使用照片來殺人,一來是因為日軍法師所設的封印,二來可能就是因為他們被埋在地底下……若將這些頭顱給挖出來,很有可能就是破了日軍法師們的封印,到時將一發不可收拾啊!」

 

    「你說的都沒錯,」阿昌伯說:「但你們有仔細想過嗎?他們為什麼要殺人?殺人一定有理由的。」

 

    關於魔神為何要殺人,狄尚也有過好幾個假設,但都是推測,答案到現在還是未知數。

 

    「那是因為恨意,對日本人的恨意,」阿昌伯的語氣很肯定,完全不像在推測。他咬牙切齒地說:「他們死在日本人的手上、被日本人埋起來、被日本人作法封住,一切的一切,都是日本人搞的,而他們被埋到地底下又被封印住後,完全無法得知外面的情況,他們仍舊認為地面上還是被日本人統治住的,他們認為在上面的全是日本人,殺了好!」

 

    「但是,他們難道聽不到我們說話嗎?不知道我們是台灣人嗎?」天翔問。

 

    「我說過了,他們被埋在地下又被作法封住,所以他們聽不到也看不到,只能藉著感應人的靈魂來行動。」阿昌伯說:「現在,搞清楚他們為什麼要殺人了吧?」

 

    好傢伙!狄尚差點沒鼓掌,這真是一個異想天開亂七八糟卻又完全合理的大膽推測!

 

    阿昌伯繼續解說他的計劃:「把這些頭顱挖出來後,我要做一件事。」

 

    「什麼事?」

 

    「我要請鬼。」

 

    「請鬼?」狄尚說:「你還沒有解釋清楚,為什麼要將頭顱挖出來啊?」

 

    「那我把我的想法一次說完好了,我要把那三百多顆人頭挖出來、然後請鬼,把他們的本體請出來,我上次請鬼時沒有成功,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我現在想清楚了,不是我請不出來,是他們是被封印住了,所以我才要把他們挖出來。然後我要跟他們溝通,跟他們講清楚日本人已經離開台灣了,現在台灣是我們的天地,要他們停止殺人的行為,就是這樣!大家都聽的懂吧?」

 

    狄尚又差點沒為阿昌伯的想法起身鼓掌,但如果這樣做的話還是有很大的風險。狄尚問道:「如果你猜錯了呢?如果跟他們溝通失敗的話怎麼辦?」

 

    「那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現在要怎麼辦?」阿昌伯反問,讓狄尚啞口無言,的確,他們現在也只能執行阿昌伯提出的計劃了。

 

    「我有看到挖土機,」圭大叔說:「工作人員有跟我說過,農場最近在改建,所以挖土機不是問題,不過清南農場面積不小,你知道要挖哪裡嗎?」

 

    「放心,我可是把我所有吃飯的傢伙都帶來了。」阿昌伯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黑色大袋子,伸手在裡面一陣摸索後,拿出了一個類似指南針的小東西。「這是我自己做的,我稱它為『靈體探測盤』。」

 

    天翔好奇地看著那個大袋子,懷疑裡面是不是又裝了好幾具卡通玩偶。

 

    接著阿昌伯留下一句:「你們跟我來。」之後,就專心低頭看著手中的靈體探測盤,開始走了起來,眾人毫不懷疑地跟了上去。

 

   阿昌伯接下來帶著大家在農場裡晃了好幾圈,最後停在一片大草地上。「是這裡了。」

 

   阿昌伯把靈體探測盤收起來,端祥著這塊草地說:「還好是大草原,要是埋在建築物下面,就還要花時間把房子打掉了。」

 

    「就是這裡?」天翔用力踏了一下腳下的草地。

 

    「靈體探測盤指示的絕對不會錯,現在就是要把這塊地給挖開來。」阿昌伯指向圭大叔,說:「你去把挖土機開來把這塊地堀開,直到挖到那些頭顱為止,越快越好。」

 

    圭大叔不會開挖土機,所以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呃?我嗎?」

 

    「對,如果你不會開的話,那就叫農場方面聯絡幾個工人過來開吧。」阿昌伯指向其他人,說:「你、你、你、你還有你,去把這些東西找來。」

 

    阿昌伯連說了五個你,指的是天翔、舒涵、阿攤、星捷跟狄尚五個人。阿昌伯交代完要找什麼東西後,天翔疑惑地問:「你確定找來這些東西會有幫助嗎?」

 

    「廢話少說,快去!」阿昌伯抓起天翔手腕上的手錶看了一下時間,「大家對一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五點十八分,六點半的時候回來這裡集合,不要拖太晚。」

 

    「等一下,那我呢?」小賤指著自己說,他沒有被阿昌伯分配到任何工作。

 

    「你留下來陪我。」阿昌伯說。

 

    「嗄?」小賤愕然。

 

    「你不是下一個嗎?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啊!還想跑那兒去?留下來陪我下棋!」說完,阿昌伯從謎一般的黑色袋子裡拿出了一套象棋。

 

 

 

    六點整,第一個回來的是坐在挖土機上面的圭大叔,挖土機當然不是他開的,是清南農場改建工程裡負責開挖土機的工人。六點十五分,天翔一行人手上抱了一堆東西回來了。

 

    「好,那我們早點開工吧!」阿昌伯把象棋收了起來,剛剛小賤輸了一屁股,半盤也沒贏。

 

    「挖這裡?」挖土機工人嚼著檳榔。

 

    「對。」

 

    「要挖多深?」

 

    阿昌伯說:「挖到底。」

 

    工人不解地皺了一下眉頭,但怪手馬上就動起來了,一把又一把的挖著草地。

 

    狄尚對著阿昌伯問:「你覺得大概多深?」

 

    阿昌伯聳聳肩:「過了那麼久,鬼才知道那些人頭埋的有多深?只能盡量挖了。」

 

    「三百多顆欸,你打算全部挖出來嗎?」狄尚又問。

 

    「不需要,只要露出個大概就行了。」阿昌伯看著不斷工作的怪手。

 

    一旁,舒涵緊緊握住天翔的手。

 

    「經過這一天以後,就會結束了嗎?」舒涵。

 

    「一定。」天翔肯定地說。他很明白不管等一下發生什麼事,他都必須盡全力去戰鬥,因為這絕對是這整件事情最重要的一刻。

 

    一旁,雪人跟小賤在下象棋。

 

    「阿昌伯真他媽的強,我跟他下了幾十盤沒贏半場,還輸的只剩屁股!」小賤忿恨地移動著棋子。

 

    「好歹人家也比你多活了好幾十年啊。」雪人輕鬆地說。

 

    「如果我死了,就把這盤象棋燒給我吧,不然我跟貓仔在天上很無聊的。」

 

    「她在上面已經有育生、正邦跟阿虎陪了啦,不需要你去插花。」

 

    面對最關鍵的一刻,兩人還能下象棋兼談笑生風,不是因為他們膽識大,而是因為他們已經看開。

 

    一旁,星捷跟阿攤聊著最近身邊又發生了什麼靈異事件。

 

    「等一下!」圭大叔的一聲大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轉移到挖土機上面。

 

    「那是什麼?」圭大叔指著剛挖出來的一團土,好像有什麼東西露了出來。工人瞇起眼睛把那東西看清楚後,呼了一聲「媽呀!」接著整個人癱在駕駛座上。

 

    阿昌伯來到土堆旁,把那東西拿了出來,放在眼前端視。

 

    十之八九不會錯,那是一顆頭骨。

 

    「我們挖到了!」阿昌伯手腳俐落地跳到還在挖掘的土堆裡。

 

    狄尚也跳到土堆裡,「看這情況只挖了幾公尺深,不會埋的那麼淺吧?」

 

    「我們運氣好啊!」阿昌伯興奮地說,他用手當鏟子,開始挖了起來:「繼續挖啊!下面肯定有更多頭骨!」

 

    再用挖土機挖掘的話,可能會傷到頭骨,於是除了驚魂未定的工人跟忙著跟工人解釋情況的圭大叔以外,其他人都跳下來幫忙。最後終於挖出了十幾顆零零落落的頭骨,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加上地震的緣故,有好幾顆已經殘破不缺。

 

    「雖然只有這些,不過夠了!」阿昌伯擦著頭上的汗水:「只憑著這十幾顆頭顱,我就可以把他們的本體請出來了!」

 

    「那現在?」經不起勞苦的手動挖掘,狄尚也喘著氣。

 

    「開始準備吧!」阿昌伯咧開牙齒:「快去把傢伙通通準備好!我要請鬼了!」

 

    挖掘作業花了很多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整個農場可是說是黑濛濛的一片。圭大叔跑去跟農場人員要了幾台照明燈,並且吩咐說絕對不能打擾他們,至於那個工人,說什麼也不肯走,堅持要留下來看好戲,可以說一下他的名字,阿辰。

 

    阿昌伯從他的黑色袋子裡拿出了幾座雕像,放在從農場裡拿來的木桌上,那十幾顆頭骨就放在木桌前面。這次的雕像不是葉大雄或忍者龜之類的玩具玩偶,也不是關公或玉皇大帝之類的神像,而是所有人都沒有看過、長相極為醜陋怪異的三座雕像。

 

    「對付越是不一樣的東西,就得拿出些特別的東西。」阿昌伯說,他拿著狄尚給他的照片,在上面用手指空畫了些東西,放到三座雕像的前面。阿昌伯隨即從袋子裡拿出了一根造型怪異的棍子,用手指在嘴巴上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大家在他請鬼時盡量保持安靜。 接著阿昌伯把那根棍子放到胸前,雙眼直盯著前方,就這樣過了五分鐘。

 

    大家正為這安靜到恐怖的情況感到疑惑時,只聽到阿昌伯突然用力一喊:「哼哼哈嘻!」

 

    眾人正奇怪阿昌伯為什麼突然唱起周杰倫的歌,但一看到阿昌伯接下來揮舞著棍子、嘴巴裡大聲唸著一連串無法辨識的字語時,才明白,請鬼開始了。

 

    現在的情況實在詭異至極,九個人蹲在最外圍,裡面是一個正在揮舞著棍子邊唸著類似髒話的咒語的怪阿伯,再裡面則是一張放著三尊雕像一張照片的小木桌跟堆成一團的十幾顆頭骨。

 

    阿昌伯突然又大暍一聲,將棍子直指向堆成一團的頭骨,嘴巴上的音量慢慢小了下來。頭骨堆上,一道藍影正慢慢浮現。

 

    魔神的本體要出來了。比照阿昌伯上次請鬼的情況來看,應該會有許多鬼魂受到影響而一一現身,但阿昌伯在開始前說,他感覺到附近的鬼魂都走光了,可能是畏懼魔神的力量吧。

 

    「動手!」一看到魔神本體即將現身,狄尚一個手勢叫所有人行動,大家一起站了起來,用力揮舞著手上的東西。

 

    那個東西,是中華民國的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這就是阿昌伯的大膽計畫,由他請鬼來跟魔神溝通,讓他明白在他眼前的都是正統的台灣人,在他旁邊揮舞著的也都是台灣的國旗,日本人已經走了。

 

    藍影越來越大。

 

    阿昌伯嘴巴動的更快了,所有人揮舞國旗的動作也更大了。

 

    藍影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到最後就像是一顆由藍色墨水形成的碩大水珠,成橢圓狀懸吊在半空中。

 

    「不好了!」狄尚在心中暗叫糟糕。因為他剛才想到,日據時期的台灣人,知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是什麼東西嗎?

 

    哀嚎、痛苦的慘叫聲開始迴盪,是由那藍色的水珠發出來的,那是被處決的村民們的叫聲。

 

    舒涵已經忍受不住,雙手按住頭蹲了下來,手上的國旗也跟著落地。

 

    「阿昌伯,一切都看你了啊……」天翔緊咬住下唇,在心裡不斷禱告。

 

    突然,阿昌伯手上的棍子像是被某種力量抽出來一樣飛了出去,藍色水珠就像跌落在地上一樣爆開,不過爆開來之後飛散出來的不是水滴,而是人頭。

 

    看來傳說有誤,被處決的村民不止三百多個。

 

    少說有五百個藍影在空中不斷飛舞、慘叫著,每個藍影的形狀都很清晰,那是一顆又一顆的人頭。他們張大嘴巴在空中亂衝,像是想吞噬掉什麼一樣。

 

    阿昌伯跌坐在地上,張大嘴巴望著天空上的數百道藍影,其他人也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比流星雨還要驚人的場景。

 

    緊接著轟的一聲巨響,一道強烈的藍光從空中爆射開來,刺眼的光芒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睜開眼睛時,天空上空空如也,沒有藍色的人頭、也沒有強烈的藍色光芒,只有漂亮的星空。

 

    所有人抬頭看著寧靜的星空,剛剛的數百顆人頭亂飛、藍光爆開,好像從未發生過似的。

 

    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好久,小賤終於打破這股沉默:「結束了嗎?」

 

    大家相互看來看去,最後所有視線很統一地一起移到阿昌伯身上。阿昌伯拍拍屁股上的灰塵站起身來,意味深長地看著天空,說:「是的,結束了。」

 

    那十幾顆頭骨,不知道什麼時候化成了粉末,慢慢的被風給吹散開來。

 

    天翔走到木桌前拿起照片一看,照片上的藍衣男子消失了。

 

    「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狄尚不能理解地看著由十幾顆頭骨所化成的骨灰被風吹散。

 

    「我教訓了他們一下,」阿昌伯說:「我跟他們說,現在他們殺的都是有情有義的台灣人,日本人已經離開台灣了。他們之所以會殺人就是靠著對日本人的恨意,一聽到日本人已經離開,又聽到他們殺了很多台灣人,愧疚感取代了恨意。他們會成為魔神也是恨意搞的鬼,於是他們就從魔神的型態分散開來,變成原來的數百個亡靈,你們剛剛應該都有看到吧?」

 

   阿昌伯指的正是藍色水珠飛散成為數百顆人頭的場景。

 

    「那那些亡靈……現在到哪去了?」狄尚問。

 

    「恨意一消失,他們再也沒有依靠能留在人世上,可能回天上了吧。」阿昌伯嘆道:「但他們殺了那麼多人,大概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受盡折磨吧。」

 

    「至少這整件事情結束了。」天翔用力把手上的照片撕成碎片,撒在空中。

 

    所有人看著在空中盤旋的照片碎片跟骨灰,心中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第十四話  尾聲

 

 

    「最後你怎麼跟貓仔的父母講?」麥當勞裡,舒涵慢慢搖著可樂的吸管。

 

    「我還是說我不知道……」天翔吸了一下鼻子,「最後還是無法說實話。」

 

    雪人感同身受地說:「這種事情畢竟很難說出口,不是嗎?」

 

    「這件事就讓他過去了吧……」小賤舉起可樂,「讓我們以可樂代酒,敬死去的四名好友。」

 

    「敬他們。」四個人的可樂杯碰在一起。

 

 

 

    「聽那個叫狄尚的小夥子說,你是在網路上寫小說的?」阿昌伯一口又一口的,慢慢地抽著菸。

 

    「哈,隨便寫寫而已。」阿攤抱以羞澀的微笑。

 

    「那你有沒有打算把這件事情寫成小說啊?」

 

    「是有這麼打算啦……」阿攤抓抓頭。

 

    「這樣啊……」阿昌伯把一根菸遞給阿攤,「抽菸?」

 

    「我不抽菸。」阿攤果決地搖搖頭。

 

    「是喔?真可惜啊……」阿昌伯吐了一口氣。「你看起來很像會抽菸的樣子。」  

 

 

 

    UFO出現?清南農場出現異樣巨響及不明藍光……」狄尚看著電腦螢幕裡的新聞,雙手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就下這個標題吧!」狄尚笑著按下了確定鈕。

 

    「日據時期亡靈作祟?清南農場驚見人頭亂舞!」

 

    「這樣的標題,好像更具聳動性吧……」狄尚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

 

 

 

 

四萬多字的故事在今天晚上分三段貼上來。

 

關於這一篇長篇,也算是在台論時期所寫出的經典了....當年的我可能還不到十八歲。

 

現在重新看這作品,文筆很嫩,故事情節很簡單,可是在每一行裡面都只有想讓故事好看的單純想法。

 

看著看著,好像就真的跟裡面的角色一起在探險一樣。

 

雖然結局真的寫得不好,不過這還是年輕時跟老讀者們的共同回憶啊。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梁家瑜
  • 寫的超好!!!!!(拇指
    就是很單純的看鬼故事的感覺
    沒有藏什麼
    但是卻又隨著故事揭露出更多更多
    很刺激!!!超棒!!

  • 最原始的經典鬼故事~

    於 2015/12/08 20:23 回覆

  • 小wu
  • 寫的很棒,很刺激,也很有畫面!
    想到以前有空的時候,都會去台論你的個人文章那邊翻,
    時隔已久,看起來還是這麼的有味道!!
    阿攤~你超棒的!
  • 雖然結尾弱掉了,可是真的很喜歡這邊的過程~~

    於 2015/12/08 20:23 回覆

  • Mr.信
  • 很好看!加油攤大!
  • 好的!繼續加油喔!!

    於 2015/12/08 20:23 回覆

  • 一個人
  • 好懷念ˊˇˋ
    那時候在台論的日子,總是先點開鬼話連篇版看看你有沒有發新故事
    雖然現在台論沒了,但至少還有你繼續的創作
    謝謝你,一直帶給我們這麼多很棒的故事
    加油: )
  • 我會繼續在這邊更新的喔!!

    於 2015/12/08 20:24 回覆

  • 李秉宸
  • 阿攤抱以羞澀的微笑
    wwwww
    超口愛der啦
  • 現在是可怕的大叔 哈哈

    於 2015/12/24 15:49 回覆

  • kayee
  • 這篇真讚~~
    節奏明快又吸引
    有感攤大真的有在進步(老懷安慰了


    --------
    ^以上是我看到鬼照2時的感想
    看完才發現,怎麼原來是台論時的作品啦xddd
    只能說,攤大的文章一直都很好看啦~~~
  • 希望一直都有在進步耶耶耶~~

    於 2016/01/01 21:39 回覆

  • Iris
  • 故事裡含故事~攤大謙虛了哈哈依然很讚
    話說我以前讀豐商最愛在太平洋百貨下的麥當勞打屁耶~好懷念喔~
  • 我現在也還是喜歡去太平洋百貨 XD

    於 2016/03/18 23:4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