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很恐怖的事情,真的很恐怖。

 

    警察先生,你真的要聽嗎?當然我遲早會說出來啦,只是我想先問你作好心理準備了沒有……啊!別打我,我乖乖說就是了。

 

    咦?我的名字?剛剛不是說過了嗎?而且我也把證件交給你們了,為什麼還要問我的名字呢?

 

    是的,我今年三十八歲,僅管外表看起來是個糟老頭,但我其實還挺年輕的呀,我也有工作啊,是工地的臨時工,就是一大早接到通知後就上工,下午收工後回家等候通知的那種。

 

    我家就是那棟公寓的五樓之六號房,好啦,我承認我是非法進去住的,我也知道那棟公寓裡面住的全是女姓,但也是因為如此我偷偷住在裡面才更有快感。

 

    整棟大樓裡住了幾百個女人,只有我一個男人,這樣想不是很爽嗎?哈。

 

    我是從救生梯爬上去,再跳到陽台上的,雖然有點危險,但是很值得,因為有免錢的地方住,而且裡面浴室、廁所什麼的都有,很方便。當然我在爬上大樓前也會注意會不會被別人看到。

 

    還好救生梯的位置處於街道的視線死角,而且也沒有監視器。雖然攀爬的過程是很危險啦,但是我每次都是抱著死也要上去的決心在爬的。

 

    為什麼每天要冒生命危險做這種事嗎?這……可以說是我心裡的某種異常吧。

 

    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我就是想上去偷偷的跟那些女人住在一起,隔壁不是住了一對雙胞胎嗎?樓上也住了一個上班女郎,樓下聽聲音應該是個應召女郎,因為她每天都會發出不少淫蕩的聲音,應該是在揣摩工作的情緒吧,嘿嘿。

 

    躲在那個房間裡,聽著從四處傳來的女人聲音,幻想著她們現在的模樣,那可是有說不出的快感吶,像是隔壁雙胞胎在洗澡時,我都會把耳朵貼在牆壁上,聽著她們的沐浴聲,還有唱歌的聲音,我則會在腦中浮現出她們裸體的模樣……

 

    嗚,警察先生,請不要那種眼光看我,我知道我不正常,但是每個男人的心中本來都會有異常的地方吧!每個男人都會有邪念,這是天經地義的!

 

    而且我這種人可不是少數啊,我記得有一本書把我們這種人稱作stalker,唸起來挺帥氣的不是嗎?而且聽說在日本可是有不少這種男人,最強的聽說可以躲在女性房間中跟她一起生活一個多月而不被發現,真是厲害,嘖嘖……

 

    哇!請不要再打我了!我馬上說發生了什麼事!馬上說!

 

    我的生活作息都是一大早就去工地工作,收工後就回來洗澡睡覺,而我都選擇睡在床底下……我絕對不會睡在床上,如果我在睡覺時突然有人開門檢查,那我至少還有機會偷偷溜走,而且事後證明我這是明確的選擇,如果我睡在床上而被那個女人看到,會有多恐怖我都不敢想了!

 

    哪個女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連她的正臉都沒看見,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女人也居住在那個房間裡,就是五樓之六號房。

 

    我是在住進去沒多久後發現的,我發現房間裡除了我之外,似乎還有另一個人在這邊居住。

 

    一開始只是很微小的徵兆。

 

    像是我收工回家後,發現廁所的馬桶蓋突然被蓋下來,放在廚房裡的菜刀有移動過的痕跡,浴缸出水孔突然被長髮堵住……唔唔,越說我就覺得越恐怖了,我絕對不是信口開河,而是真的有另外一個人也居住在房間裡,而且各種跡象都證明對方是個女人。

 

    本來我不以為意,既然是空了這麼久的公寓房間,可能有出過人命才租不出去吧,有什麼靈異現象也是大不了的。

 

    重點是,我無法抵抗心裡那股想跟這些女人偷偷居住的慾望,繼續住了下來。

 

    後來我看到了那個女人,從床底下。

 

    那天晚上我照常睡在床底下,但是有一陣騷動把我吵醒了,因為房間沒有開燈,所以我睜開眼睛後看到的房間環境也很暗,等幾分鐘後我的眼睛才習慣黑暗。

 

    騷動來自於床上,床上似乎有人在動。

 

    當被吵醒的我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我可以說是連呼吸都忘了怎麼呼吸,你能體會我當時的感覺嗎?床上有人在動啊,可是床上怎麼會有人呢?

 

    然後更恐怖的事情出現了,有一雙腳出現在我的眼前,直接從床上踏到地板,那雙白皙的腳踝在黑暗中顯得特別顯眼,我在床底下不敢亂動,那雙腳開始在房間裡四處移動,從我床底下的視野,最多只能看到她小腿的部位,完全看不到上半身,但我很肯定對方一定是女人。

 

    那個女人在浴室跟廚房裡走動了一下後,就會回到床上。

 

    這種情況發生了好幾次後,我把她歸類於自然發生的靈異事件,至少對方似乎沒有想傷害我的意思。

 

    雖然每次在床底下看到這種情況我還是會感到恐懼,但我也不想就這麼搬走……

 

    後來發生了那件事,那個女人殺人了。

 

    她殺了隔壁的雙胞胎其中一個。

 

    唉,警察先生,你先不要這麼驚訝,我會說出完整經過的,你不要急。

 

    那天的我沒有上工,不是我偷懶,而是因為工地那邊沒有來通知,所以我就一直賴在床底下睡覺。

 

    我記得是晚上七點多吧,床上的騷動又把我吵醒了,我訝異地睜開眼睛,之前都是深夜才會發生這種靈異現象,怎麼今天特別早。

 

    可是這次床上帶給我的感覺不一樣,好像特別沉重的樣子……

 

    然後我看到那個女人的腳又出現在眼前,然後一個物體咕咚一聲從床上掉到我的眼前。

 

    是一個少女,頭下腳上的被那個女人從床上拖了下來,而頭部就直接敲在我面前的那塊地板,發出響亮的聲音。

 

    我馬上就認出了那個少女是誰,是住在對面的雙胞胎的其中一個。

 

    唉?我怎麼知道?那是因為……我有時會躲在陽台偷偷看那對雙胞胎曬內衣褲……我還知道她們之間唯一的差距就是身高,我的觀察力不錯吧?

 

    啊,不要瞪我嘛,我繼續說就是了。

 

    我瞬間有個感覺,那個少女死了。

 

    從她毫無抵抗的身體反應,還有她脖子上的痕跡,我知道她已經死了。

 

    對,她的脖子上有一道看了就讓人作噁的痕跡,不是被手掐過就是被繩子綁過,總之就是被嘞死的。

 

    我當下也分不出來那個少女是雙胞胎中的姊姊還是妹妹,只看到女人把少女拖到了客廳中間,然後走到廚房晃了一下,再走出來跪坐在少女的屍體旁邊。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個女人小腿之外的地方,但是可惜我還是看不到腰部以上的部位,而且她還是背對著我。

 

    要我形容一下?呃……女人的腿跟腰部看起來很苗條,所以應該很年輕,其他的……我忘了,我真的忘了啊,那種情況下我沒有被嚇死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好嗎!

 

    然後我看到了那個女人從廚房裡拿出來的東西,是我的菜刀。

 

    接下來的事情……唔,警察先生應該也猜的到吧?

 

    這就是造成房間地板那片血垢的原因啊,女人直接在房間裡把少女分屍了。

 

    分屍的過程?呃……老實說,我在那個女人的菜刀揮到第三下的時候,我就嚇昏了。

 

    但是我在昏迷中,還是可以一直聽到「 剁、剁、剁、剁、剁……」的聲音。

 

    不過我有看到一開始那個女人有先把少女的頭髮拔光,她直接用手把少女的頭髮一把一把的拔下來,我光是看著就覺得很痛。

 

    當我醒來後,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了,而少女的屍體跟那個女人已經在房間中消失了,只剩下地板上的大片血跡,還有一些肉渣,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想吐。

 

    從我嚇昏到我醒來的這幾個小時,女人對屍體做了什麼,又怎麼把屍體處理掉的,對我來說是個謎。

 

    發生這件事的時候是哪一天?我算算看……應該是十一天前了。

 

    如何?很恐怖對吧?幽靈竟然把活生生的住戶給分屍了耶!

 

    啊?你問我為什麼還要住下去?

 

    當然沒有其他的理由啊,因為我真的抗拒不了偷偷跟這些女人住在一起的感覺,所以我把血跡跟肉渣清理掉了,可是血跡的污垢卻是怎麼擦也擦不掉,被拿去分屍用的菜刀也不見了。

 

    如果哪天警察真的上門來,那我也沒辦法,因為我真的無法抵擋心裡那頭異常的猛獸。

 

    所以你看,我不是乖乖被你們抓來了嗎?而且我也老實的說出真相了。

 

    對了,一直沒有問警察先生你的名字。

 

    陳威助?很好的名字,威助警官啊,聽我的勸吧!不要回到那個房間了,那個女人會再出現,把你們全殺掉的。

 

    她之所以沒殺我可能是對我有意思吧,你們要不要查一下那間房間之前的記錄?一定出過人命的!所以那個女鬼才會一直出現!

 

    喂,你要走了?記住我說的啊,我沒有說謊,那個女鬼真的會再殺人的。

 

    不要試圖找出兇手,不然你們也會變成屍體。

 

    那個房間,是異常恐怖的房間啊……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