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心裡都知道,不管人們在外表把自己假裝的有多麼正常,但人類這種生物啊,打從心底的最深處,到虛偽的外表,都是異常的。

 

    不管外表再善良純真,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會用手段搶過來,看到討厭的東西,就會用手段讓它消失,用各種手段達成自己的慾望,這就是人類。

 

    依照種類,也有分為正常的慾望跟異常的慾望,那些異常的慾望,最後會被世人掛上犯罪的名字,予以封殺。

 

    如果真的要說,世界上每個人其實都是犯罪者,因為每個人說穿了都是在壓抑心理異常的慾望,那股慾望爆發出來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每個人最終都會演變成異常者。

 

    我搬來這裡差不多一個月了,而在離我家約三條街道外的距離,有一幢公寓大廈,裡面的住戶都是女性,據說是大廈為了住戶的安全著想,所以只讓女性入住。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但我認為這樣只有更危險而已。

 

    不是嗎?一幢擠滿女人的公寓,只會讓那些有異常慾望的人更想視為目標,更想侵入,更想挑戰。

 

    這幢公寓也是我的首要目標。

 

    每天下班後,我唯一的娛樂,就是在自己的公寓房間內拿起望遠鏡,躲在窗簾下,窺視著那幢公寓的一舉一動。

 

    跟對面比起來,我所住的公寓反而擠滿了跟我一樣的單身男性上班族,或是窮困的小家庭,跟對面是天堂與地獄之差。

 

    兩棟公寓大樓間沒有任何障礙物,視線可以很順利的延伸到那些女人的房間,再加上望遠鏡的幫助,我能夠將她們的一舉一動一覽無遺。

 

    這種監視感、操控感,讓我欲罷不能。

 

    我看著這些女人只穿著內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吃相醜陋的撕咬著晚餐、化妝除毛……在外面鮮亮麗、故作清純的女姓,一回到家獨處後,終究得露出醜陋的一面。

 

    我一開始不能理解,為何她們總沒有拉上窗簾的習慣?有些人甚至連窗簾都沒有裝。

 

    隨著日漸一日的觀察,我開始明白了,這些女人啊,搞不好也享受著被窺視的快感,在外面假裝清純也是一件辛苦事,她們回到家為的就是徹底解放,並讓他人看見。說不定她們知道我的存在,她們知道在對面的公寓一定有像我這樣的人存在,愛慕著她們,渴望擁有她們。

 

    這些女人在我們視線裡的所作所為,是在引誘我們,她們在回家後,也不過是一介凡人,並不是宅男女神、天上仙女。

 

    她們其實跟我們一樣,渴望被人占有,甚至也偷偷窺視著我們。

 

    覺得我的思想不正常嗎?對,正是因為我觀察那些女人的所作所為太久了,我才會有如此異常的想法。

 

    前面說過了,每個人都是異常的,那些女人也是。

 

    不過,那幢大樓也不光全是女人。

 

    裡面還住了一個男人,一個偷渡客。

 

    以他的外表判斷,應該是居無定所的流浪漢,潛入了無人居住的公寓房間偷偷住了下來。

 

    由於我所住的樓層在五樓,所以通常我窺視的地方也是對面的五樓,那層樓的住戶是直屬於我的寵物。

 

    我開始有了異常的觀念,那幢大樓在我眼中就是牢籠,而住戶是供我觀賞的寵物,大樓是魚缸,那些女人是悠游其中的金魚。

 

    而那個男人,就像是闖入一群漂亮金魚中的兇猛鬥魚,我差點想直接報警把那個男人趕出我的魚缸。

 

    但我也期待著這個男人在公寓裡會不會引發什麼化學反應,他會潛入其他人的房間,強姦那些女人嗎?或是偷她們的內衣褲?

 

    很無趣的,這個男人什麼也沒有做,他在白天會離開,傍晚再爬救生梯回到房間。

 

    男人什麼都沒做,反而出乎我的意料,本來我還以為他一定會侵犯隔壁的雙胞胎姊妹。

 

    不過,某種反應還是發生了。

 

    那間房間裡,突然多了一個身份不明的女人。

 

    她仿佛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都沒發現她。就像是將一群魚放入魚缸後,才發現有一條魚已經在魚缸裡面待了很久那樣。

 

    當我透過望遠鏡發現那個女人時,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我都確實嚇到了。

 

    那個女人也是偷偷居住在那間房間,而且男子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我本來以為她跟男子是一夥的,但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兩個同時出現。

 

    男子早上出門後,女人才會從房間的某處走出來,男子回來時,女子就會消失在房間的某個角落,我觀察了好幾遍,都是這樣子。

 

    總之,女人一直待在房間裡,從未離開過,可能是躲在房間裡某處吧,連男子也不知道的祕密基地。

 

    看女子的身材,應該很年輕,二十多歲的樣子,但她在房間裡走動的時候總是垂著頭,完全看不到她的臉。

 

    一開始我還很期待男子跟陌生女人哪天碰在了一起,會不會擦出什麼火花?

 

    一直到那天為止。

 

    那一天,男子回來早了,早早就去睡覺了。通常男子的身影消失在窗口處的話,就代表他鑽到床下去睡覺了。

 

    沒多久後,那個女人出現了。

 

    觀察著這一切的我興奮非常,這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跟男子一起處於房間內,兩個人會發現彼此的存在嗎?

 

    女人走到陽台,面對著隔壁的陽台,好像在等什麼。

 

    隔壁的房間裡,雙胞胎中有一個已經回家了,但我分不出來是姊姊還是妹妹。

 

    這個比較高……暫時先當她是姊姊好了,姊姊在房間裡忙東忙西收拾東西的時候,女人一直站在陽台發呆,像是在等……對,像是在等對方走出來。

 

    我突然有了某種不好的預感。

 

    當姊姊打開陽台的窗戶,走到陽台上時,女人的手伸了出去。

 

    我的嘴巴幾乎衝口說出「不」,女人伸手抓住姊姊的脖子,高高提起,然後把她的身體拖過了陽台。

 

    姊姊的身體不斷抖動,雙手胡亂揮擺,試圖反抗女人,可是沒有半點效果,我看到姊姊的雙手用力的拍擊到女人的頭部。

 

    可是女人好像沒有半點感覺,只是雙手用力一掐,將姊姊的脖子給直接扭斷。

 

    僅管隔了這麼遠,那「喀」的聲音似乎直接傳了過來。

 

    我握望遠鏡的手早已忘記放下,不,是我心裡那異常的慾望不讓我採取任何行動,它要我繼續觀賞,看下去。

 

    女人把姊姊癱軟的身體拖進房間裡,然後到廚房裡拿出菜刀。

 

    我已經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我不能不看,我心裡的怪物強迫我看完這場分屍饗宴。

 

    女人在地板上分屍姊姊,那是從我的視線所看不到的地方,不過從濺起來的血花來看,應該很慘烈吧。

 

    這場戲還沒演完,我還在猜女人要怎麼處理姐姐的屍體,並預設了好幾種可能時,女人做了我完全沒想到的那一種。

 

    她將屍體用大塑膠袋裝成好幾袋,我記得這些塑膠袋是流浪漢男子四處撿回來的,沒想到現在會被拿來裝屍體。

 

    然後,女人又走到陽台,把屍袋一袋袋丟到隔壁去。

 

    我完全看不懂女人的所作所為,她為什麼要突然殺害隔壁的住戶?分屍後又把屍體丟回去?我完全不能理解。

 

    女人接著全身浴血地消失在房間某處。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更讓我摸不著頭緒。

 

    沒多久後,妹妹回家了。

 

    當然,她馬上發現了陽台的屍袋。

 

    她看著屍袋發呆,有多久呢?應該有一個小時。

 

    那是誰的屍塊?姊姊嗎?誰殺死她的?我該怎麼辦?她的腦袋裡應該正想著這些問題。

 

    一回家就看到親人被切割的屍塊,誰都會呆滯個一兩小時吧,這是很合理的,但妹妹接下來的行為就不合理了。

 

    當她的身體開始移動時,我懷疑我看錯了,她竟然將裝著屍塊的塑膠袋塞進冰箱冷凍庫中。

 

    喂,這是怎樣?妳不報警嗎?

 

    對面公寓裡的情況像是台灣的八點檔連續劇,沒有理由、沒有邏輯、沒有原因,我開始不相信我的眼睛,今天晚上我看到的東西會不會都是幻覺?還是他們講好的一齣戲嗎?

   

    但事實證明這起事件正在進行中。

 

    而且越演越烈,當天晚上我決定不睡覺,看著這起事件到底可以演變到多荒謬的地步。

 

    屍袋全都裝進冰箱後,妹妹一直在房間裡來回走動,現在又是在煩惱什麼了呢?

 

    不蓋你,她一直這樣走到兩點多,才下定決心打開冰箱,取了一袋屍塊出來,用一般垃圾重新打包……她想棄屍,可是我搞不懂,真的搞不懂,人又不是她殺的,她為什麼這麼做?

 

    凌晨三點整,妹妹走出公寓丟垃圾。

 

    而更讓我驚訝的發現是,有個年輕人過去撿走了她丟的垃圾。

 

    這個年輕人我知道,他有著偷翻垃圾的習慣,因為我有時候半夜起床偷窺的時候就常看到他在翻垃圾子母車,還會將女住戶的垃圾帶回家,看他走路的方向,應該是住在公寓對面而已。

 

    他跟我一樣,也是個心理異常者,收藏垃圾的異常者。

 

    而他這次直接把妹妹丟棄的垃圾帶回家了。

 

    這下沒好戲可看了,他會發現袋子裡的屍體,然後報警吧。

 

    這是我猜測的戲碼,但是我猜錯了。

 

    年輕人並沒有報警,接下來幾天,他鍾情於收集妹妹所丟棄的垃圾,我也稍微明白了他到底想做什麼。

 

    他在收藏那些屍體。

 

    沒幾天後,妹妹將屍體全都丟完了。

 

    公寓裡的鬧劇也即將落幕。

 

    流浪漢男子將房間清理乾淨後,繼續住下來了,他也是無法抗拒住在這裡的快感吧,跟這麼多女人秘密的住在一起……

 

    不過我注意到了妹妹的一個微小動作。

 

    她沒有再接近過陽台,她不再到陽台上曬衣服了,甚至沒有開過陽台的窗戶。

 

    她似乎知道姊姊是為什麼而死的,她知道關於那個女人的事情。

 

    那個女人?是的,她還是一樣會出現,只是仍然不會跟男子一起出現在我的視線裡。

 

    她有時候仍會走到陽台,面對著另一邊,等待著……等待著妹妹妹走出來。

 

    這對雙胞胎跟這個謎一般的女人之間,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我很想知道,我無法容忍在我的魚缸中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但以我的力量,一定無法查出來。

 

    警察有足夠的力量。

 

    剛好,流浪漢男子在不久後被保全發現,抓起來了。

 

    如此一來,警方就會發現地上的那堆血跡,展開調查。

 

    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會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說給警察聽,除了我的身份之外……

 

    我只是住在另一棟公寓的五樓房客,一個心理異常者,一個旁觀者。

 

    剩下的,就是警方的工作了。

 

    我最終選擇拿起電話。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