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海,下班的時候要一起去吃晚餐嗎?」

 

        平常出版社內的人偶爾去聚餐什麼的,是很常見的事情,通常都是由活潑好動的工讀生們抓著我們些陰沉沉的恐怖小說家去吃飯。

 

        不過這次主動約我的是蘇羿,詭誌出版社的美工設計,是個斯文的大男孩,平常的時候喜歡沉默寡言,一個人默默在電腦前工作,所以也是工讀生小妹們最喜歡胡鬧的對象之一,僅次於我。

 

        除非有特殊理由,他幾乎不會主動跟我說話,而找我一起吃晚餐這還是第一次。

 

        「要找其他人嗎?我想陳希她們也會很想一起去。」我提議。

 

        「不要找她們,」聽得出來蘇羿的口氣中隱藏著某種祕密,「有些事情,她們不要知道會比較好。」

 

        看來蘇羿似乎有些事情想在晚餐時跟我說,而且這件事他不想讓出版社的其他人知道。

 

        我答應了他,並約好下班後一起去出版社附近的一家拉麵店吃飯。

 

        正好是晚餐時間,店內人潮不少,我們勉強被分到牆邊的一個小角落。

 

        剛點完餐,我想拉麵應該會很久才會送上來。蘇羿先開口說話:「你最近在寫都市傳說的專欄吧?」

 

        「嗯,老熊說讀者們的評價還不錯。」

 

        「那些傳說都是老熊收集的吧?」

 

        「對啊,都是在新德市內流傳許久的傳說,我只是稍加變化寫出另一篇故事。」

 

        「有關於電話的嗎?」

 

        「什麼?」

 

        「關於電話的都市傳說,在老熊的資料裡面有嗎?」

 

        「目前還沒寫到,不過應該有一兩篇吧,怎麼了?」我察覺出蘇羿問句中的重點,「電話怎麼了?」

 

        「如果講到家用電話,你會想到什麼傳說嗎?」

 

        關於家用電話的都市傳說,我腦袋隨便一轉就想到了兩三個。

 

        當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褓母」的故事。

 

        一個家庭的父母有事都出去了,家中只剩下年輕的褓母跟嬰兒,褓母看小孩睡著之後,就自己去看電視了。

 

        結果她看電視時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有個男人說:「去看一下孩子,快點。」

 

        褓母雖然不知道男人是誰,但還是到嬰兒的房間去看一下狀況,結果發現嬰兒已經醒來在爬欄杆,差點就從嬰兒床上摔下去了。

 

        褓母趕緊把嬰兒抱回床上,並疑惑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她回到電話邊看了一下螢幕,上面所顯示的來電號碼,正是這個家中的電話號碼。

 

        這只是其中一個版本的傳說,另外還有像這些故事:

 

        單身住戶發現這幾個月的電話費暴增,好奇之下一查,發現電話都是自己不在家時,有人從家中打電話出去的費用。

 

        有人一直在家中接到惡作劇的無聲電話,忍無可忍之下決定回撥給對方,但沒想到電話鈴聲竟然從樓上閣樓中傳出來。

 

        ……諸如此類的傳說有很多,無法確定哪個是真實的案例。

 

        我將這些都市傳說一一說給蘇羿聽,他聽完後很是佩服:「不愧是專業人士,隨便一想就可以說出這麼多故事。」

 

        「都是從網路上隨便看來的啦。」

 

        我跟蘇羿的拉麵這時送上來了,我倆各吃了一大口麵後,我問道:「你會問我家用電話的傳說,是不是因為出了什麼事?」

 

        嘴巴中還咬著麵條的蘇羿點點頭,把麵吞下去之後,他說:「是我住的公寓,那邊最近發生了類似的事件。」

 

        「跟我剛講的都市傳說一樣?」

 

        「有些地方很類似……」蘇羿說:「有很多住戶,包括我,都接到了很多惡作劇的電話。」

 

        「無聲電話嗎?」

 

        「如果只是無聲電話的話,那還好一點……」蘇羿苦笑,暗示著電話內容其實不單純。

 

        我沒馬上問他惡作劇電話中到底說了什麼,而是問:「沒有顯示來電號碼嗎?」

 

        「有啊,每個接到惡作劇電話的住戶有比對過,來電號碼都一樣,是來自公寓內其中一間房間的。」

 

        如果是自家住戶的惡作劇,應該很快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蘇羿也沒必要特地跟我說。

 

        他會特地找我說明這件事,就代表……

 

        蘇羿說出了我預料之中的事情:「那間房間已經空很久了,根本沒有人居住,甚至連電話都沒有。我們反應這件事後,保全公司也派人進去檢查過,根本空空如也,近幾個月來都沒人進去過。」

 

        一間空著的公寓房間,沒有人住,連電話都沒設置,卻從這個空間撥出了惡作劇電話。

 

        「惡作劇電話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是讓人不太舒服的內容。」蘇羿本來正要咬下拉麵中的叉燒肉,但他此刻猶豫了,仿佛這塊肉讓他想到某種討厭的事情:「你要自己聽過,才知道那有多讓人害怕。」

 

 

 

        耐不住心裡對於都市傳說的好奇心,吃完晚餐後,我決定直接到蘇羿家去一趟,聽聽那個惡作劇電話的內容到底有多厲害。

 

        不過蘇羿說打來的時間並不一定,雖然沒兩天就會接到一次,但有時候也會在深夜中接到。

 

        閒著沒事的我乾脆決定在蘇羿家過夜,跟準時上班的蘇羿一起反而讓三不五時就睡過頭的我比較有安全感。

 

        蘇羿所住的公寓跟我住的公寓類型不太一樣,從警衛室入口進去之後,會先看到一片大庭園,住戶們所住的建築則交錯蓋在庭園之中,是個很有自然風味的社區型公寓。

 

        而我的公寓則是擠在鬧區巷弄中,四周都是水泥鋼筋跟監獄一樣。

 

        「社區很大,不過也很舊了,所以房租不會說很貴,住在這裡的幾乎都是小家庭為主,我這種單身住戶是少數。」蘇羿帶著我穿梭在大庭院之中,家庭中小孩嬉鬧、共同用餐的聲音從每扇窗戶中傳出。

 

        到達蘇羿所住的那一棟建築後,我們坐上電梯前往蘇羿七樓的住處,這時我問:「你說這件事最好不要讓陳希她們知道,為什麼?」

 

        「感覺她們知道之後,就會把她們給牽扯進來……」蘇羿說:「我很怕跟紅點事件一樣。」

 

        提到紅點事件,是出版社每個成員的痛處。

 

        那是我剛到詭誌出版社時第一個遇見的詭異事件,也因此造成了一個工讀生的死亡,而去世的那位工讀生,雖然蘇羿從未說出口,但每個人都知道那是他心儀的對象。

 

        重新提起亡者的名字沒有其他意義,但死亡卻是慘酷且真實的。

 

        盡量減少跟事件有關係的人,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也可以把犧牲降到最低,蘇羿應該是這麼想的。

 

        蘇羿的房間整理的非常乾淨,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蘇羿拿出飲料請我喝,然後我們坐在一起看電視。

 

        電話一直沒有響,外面倒是傳出不少小孩的吵鬧聲,甚至有男女間的爭吵聲。

 

        「那是夫妻在吵架嗎?」男人怒罵的聲音跟女人尖叫的聲音有點震撼,我忍不住問。

 

        「我不知道他們結婚了沒有,但是他們沒有小孩,所以應該是男女朋友。」蘇羿好像知道那是哪戶人家傳出的聲音。

 

        接著又傳出砸壞東西的聲音,我皺起眉頭:「你都不覺得吵?」

 

        「這裡的人都習慣了,家庭多就會有很多這種問題,基本上是管不完的,保全公司的人甚至被那個男的揍過。」

 

        我突然慶幸自己是住在只有單身族的小公寓裡。

 

        我們一直看電視到十一點,電話都沒有響,那通電話今天可能不會出現了。

 

        十一點睡覺似乎是蘇羿的底線,他趴上床一下就睡著了,我則睡在可以摺疊的沙發床上面。

 

        蘇羿的家用電話就擺在我的頭前方三十公分的位置,如果深夜中電話響起來,我應該馬上會被吵醒吧。

 

        我的預感也成真了。

 

        電話在兩點左右響起,我為此還刻意看了時間。

 

        是那通惡作劇電話嗎?說不定是老熊打來通知蘇羿要臨時加班的電話,我看著螢幕,上面所顯示的號碼正是蘇羿說的號碼,來自公寓之中無人居住的房間。

 

        我聽到蘇羿的床上傳來動靜,他應該也被吵醒了,正要下床。

 

        我先接起了電話:「喂?你好。」

 

        「……」對方沒有馬上說話,但我可以聽到呼吸聲。

 

        如果是無聲喘息電話的話,那就跟一般會問對方穿什麼內褲的變態電話一樣了,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我這麼想著時,對方說話了。

 

        是個有點蒼老的男性聲音:「你不是住戶吧?」

 

        「嗯?」我有沒有聽錯?

 

        「這裡快要出事了,你最好快點離開。」

 

        嘟、嘟……對方掛斷了電話。

 

        「怎樣,對方說了什麼?」蘇羿揉著眼睛,從房間中走出來。

 

        我把話筒放回去,「有點玄了,他怎麼知道我不是住戶?」

 

        「這很正常,」蘇羿說:「他總是會說出一些只有住戶才知道的事情。」

 

        「例如?」

 

        「半夜打來說你們窗戶忘了關,或是手機丟在門口等等,這是其他住戶跟我說的,就跟你說的『褓母』故事差不多。」

 

        「那不是很好嗎?」我說:「由他提醒我們哪件事情忘記了,這很方便啊!」

 

        「如果只有這樣就好了……」蘇羿面露難色,說:「可怕的是,對方不只知道這些瑣事,他還知道每個住戶最黑暗的秘密。」

 

        「什麼意思?」

 

        「……上一次我接到的時候,他說:『之前那個人去世的時候,你傷心了很久吧?要小心,最近那件事會再發生一次。』我直接想到筱柔,他在指她。」

 

        筱柔就是紅點事件中去世的工讀生。

 

        意思是,蘇羿身邊很有可能再發生死亡的事件?

 

        剛剛在電話中,那個人也說:「這裡快要出事了,你最好快點離開。」不過我決定不把這一段告訴蘇羿。

 

        我說:「他說的不一定準,別想太多了。」

 

        「不,目前為止,每個住戶所接到的電話,全都中了。電話中說去找找丈夫的口袋吧,會有證據,結果妻子就在口袋裡找到了外遇的證據。電話中說哪一個住戶快搬家了,沒幾天後也真的搬走了。」

 

        正是因為太準了,所以給住戶們造成了困擾嗎?

 

        從空房中打出的惡作劇電話,精準說出了住戶們的生活,就好像他全程掌控著住戶的行動一樣,這的確是讓人不太舒服。

 

        而且也讓人害怕,因為對方知道自己心中的秘密,如果他打電話過來說出自己的秘密時,卻是由其他家人接的話……

 

        蘇羿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現在你知道這通電話為何讓人害怕了吧?還好我是單身漢,所以沒有這種問題,但是其他家庭卻很害怕這通電話。」

 

        家庭中所隱藏的秘密總超乎常人想像,只要一被揭露,很可能就會破碎。

 

        這種現象已經不是「惡作劇電話」這麼簡單,而是「告密電話」了。

 

        這個知道所有秘密,在那個無人空間撥出電話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為了這點,我需要向蘇羿問清所有細節。

 

        「那房間一直空著嗎?沒有人要租?」

 

        「沒錯,房東也不說是沒人要租還是他根本不想租出去。」

 

        「之前有出過事嗎?」

 

        「在我來之後,那裡就沒人住了,但是在之前……我就沒查過了。」

 

        「那我明天會查查看,可以把那間空房的房號給我嗎?」

 

        靠著地址去查,應該可以查到些什麼。

 

        除了地址之外,我也要了房東的電話。

 

        根據都市傳說的定理,那間房間一定發生過「什麼」,才會導致這些電話的出現。

 

 

 

        早上時我跟蘇羿一起去上班,到出版社後我先用電腦輸入蘇羿的社區地址,再加上空著的那間房號進行搜索,結果沒有找到任何新聞資料。

 

        如果曾經發生自殺案或兇殺案等事件的話,一定會有資料留下來,但這個房間也未免乾淨的太不像樣,乾淨到一點結果都沒有。

 

        就連各租屋網上也沒有關於這間房間的資料,看來房東並沒有打算把房間租出去,一般來說應該不會這麼做的。

 

        既然都買下來了,自己又不住,通常都不是會租出去嗎?不住又不租的房子,一定有秘密存在。

 

        這件事已經整個挑起我的好奇心,我打算查出個結果來。

 

        我一邊照常工作著,腦中一邊思考著還有什麼我沒考慮過的因素。

 

        最有可能的,是自然死亡,因為媒體對因病所造成的自然死亡沒有絲毫興趣,自然不會報導。

 

        如果是偽裝成自然死亡的兇殺案,就更有可能造成怪異的事件。

 

        要知道答案,可能得問房東了。

 

        如果直接打電話問他,對方會覺得很奇怪吧,於是我請蘇羿找時間幫我約那個房東出來。

 

        蘇羿說要等下禮拜,我則沒有意見,反正只是工作之餘的調查。

 

        但只過了僅僅兩天,就發生了更不得了的事。

 

        我在二樓工作時,蘇羿主動上來找我,說:「今天我要出門上班的時候,接到了那通電話。」

 

        「電話裡說了什麼?」

 

        「今天晚上很危險,要我小心一點。」蘇羿聳聳肩:「我不太清楚他是什麼意思,但我也有點害怕,因為電話內容是不會出錯的。」

 

        對面的另一個作家夜貓子現在剛好不在,於是我們交談也不用遮遮掩掩的,我問:「你打算怎麼做?」

 

        「我還不知道,我還在考慮下班後要不要回家。」

 

        說到危險,那其實是很抽象的情況,常常聽到一則故事是這麼說的:一個人在路上算命,鐵口直斷的算命師說他今天會被車子撞,那個人不信,於是打算整天都躲在家裡不出門,結果一台卡車直接衝進他家裡,一樣把他撞的稀巴爛。

 

        如果危險打算找上你,那麼不管你躲到哪裡去,都無處可逃。

 

        如果蘇羿今天晚上有危險,那不管要不要回家,都一定會遇到狀況。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蘇羿,蘇羿的臉色很是難看,看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於是我說:「這樣吧,今天晚上我再去你家過夜。」

 

        「感覺這樣你變成我的保鑣了,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大家是同事嘛。」

 

        「如果被陳希她們知道了,可能會誤會我們吧。」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陳希那幾個小女生的確有「腐女」的傾向,相當危險呢。

 

 

 

        我們一樣去了上次那家拉麵店解決晚餐後,一起回到了蘇羿的公寓,一回到房間,就能聽到上方又傳來上次那對男女的聲音。

 

        「他們就住在上面而已,所以會比較吵。」蘇羿解釋。

 

        「你認識他們嗎?」

 

        「有時候會看到,也聊過幾句話,女生有時會找我道歉,問我會不會覺得太吵,她上門的時候身上都帶著不少傷。」

 

        想像起來就讓人覺得挺心疼的啊。

 

        正上方開始傳來摔打東西的聲音,我開始害怕天花板會不會因此塌掉,這該不會就是電話中所說的危險吧?

 

        上次來的時候,聲音還沒有這麼激烈,蘇羿也覺得這次不太對勁,從聲音來看,上面的兩個人應該是扭打在一起,而且有傢俱倒掉的聲音。

 

        當樓上的聲音停止的時候,蘇羿房間的家用電話剛好響起來了。

 

        蘇羿看了一下號碼,點頭說:「是那通電話。」

 

        「接起來吧。」

 

        蘇羿按下擴音接通的按鈕,電話傳出上次那個蒼老的男人聲音:「不要開門。」

 

        不要開門?

 

        男人又說:「等一下來找你的,是殺人兇手,千萬不要開門。」

 

        男人的聲音切換成了嘟嘟聲,代表已經掛斷了。

 

        聽完這段話,蘇羿戰戰兢兢地說:「殺人兇手?但……但是我沒有跟人結怨啊,會有誰要來殺我?」

 

        「不一定是來殺你的。」

 

        「難道是要殺你?」

 

        「不對啦,你完全沒有理解他的意思,」我說:「等一下殺人兇手會來,這代表對方已經殺過人,是殺人兇手了,你懂嗎?」

 

        「啊,喔。」蘇羿似懂非懂地點著頭。

 

        「總之,等一下別開門就對了。」

 

        我把電視關掉,這種情況,電視的吵雜聲反而讓我心情更加混亂。

 

        先等待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

 

        一分鐘後,門鈴聲響起,門口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蘇羿在嗎?」

 

        蘇羿很快就認出了這個聲音,他對我說:「是住在樓上的……那個女生。」

 

        我透過防盜眼往外看,一個年輕女性站在門外,臉上有個瘀青,額頭上方也有不小的擦撞傷口,披頭散髮的模樣好不嚇人。

 

        「請問蘇羿在嗎?」她又問了一次,至少有著基本的禮貌。

 

        我跟蘇羿比著手勢,叫他不要出聲,一邊持續用防盜眼觀察女子的動作。

 

        當女子開口問第五次時,禮儀已經蕩然無存,聲調冰冷到可以刺穿大門,我透過防盜眼看到她慢慢將眼珠移到防盜眼正前方,跟我的瞳孔相對。

 

        儘管知道她看不到這邊,但我還是感到恐懼。

 

        沒有什麼比這種喪失理智的女人還要恐怖的了。

 

        透過門板,我跟她之間臉頰的距離相距不到十公分。

 

        她眨了眨眼,幽幽然說了句:「我看的到你喔……」

 

        這只是虛張聲勢,她看不到我的。

 

        「真的不開門嗎?」她將頭遠離了門,終於轉身離去。

 

        我終於鬆口氣,轉身面對蘇羿深呼吸一大口氣後說:「她走了。」

 

        「她……到底來找我幹嘛?」蘇羿整個人躲在沙發後面,我有點羨慕他可以躲成那樣。

 

        如果剛剛,對方拿什麼利器往防盜眼用力一刺,湊巧穿過來的話,我可能就遭殃了。

 

        「如果要我猜的話,電話中指的殺人兇手,就是她了。」我推測道:「剛剛我們聽到的打鬥聲不單純,也許……那個女的已經殺掉她男朋友了。」

 

        「那為什麼要來找我?」

 

        「她可能有在觀察你,她知道你的個性。如果她說有事請你上去幫忙的話,你應該會馬上上去幫忙,對吧?」

 

        蘇羿承認般點了點頭,我繼續說:「她可能是想請你幫忙處理屍體,可能用武器威脅或身體利誘吧,如果你看到屍體卻不願意幫忙,那麼她可能就連你也一起殺掉也不一定。」

 

        因為我說的太過真實的關係,蘇羿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雖然只是我的推測,但是每次我猜到的事情往往都會命中。

 

        電話又響了,由於剛剛所發生的事,讓我以為是那個女人從樓上打下來的,但蘇羿看了螢幕後說:「是那通惡作劇電話……」

 

        「那先接吧。」

 

        這個時候,神秘電話反而變成我們的盟友了。

 

        一接起來,男人的聲音顯得很緊張:「快去把陽台關起來。」

 

        男人一說完,陽台處已經傳來「碰」的聲響,像是某種物體落下來的聲音。

 

        我馬上有了最壞的聯想:「蘇羿……陽台的設計,是不是可以很輕易從樓上跳下來?」

 

        「雖然我沒跳過,不過應該是這樣。」

 

        我們還來不及把陽台的窗戶關起來,只看到一雙長腿從上緣出現,然後一個人身手矯捷的躍下,降落在陽台上。

 

        而剛剛那聲「碰」,是對方把屍體拋下來的聲音,因為那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現在就站在男人屍體的上面。將屍體拖到陽台,並丟下來,想必耗費了她相當大的體力,她擺晃著身體走入房間內,聲音上氣不接下氣。

       

        「原來……有客人啊。」女子呵呵笑了,「能請你們幫我處理一下他嗎?他很討厭,每天都打我呢……你也覺得他很討厭吧,蘇羿,可以幫我處理掉他嗎?」

 

        現在已經親眼看到了屍體,就不需再懷疑了,我說:「蘇羿,你先打電話報警,快點。」

 

        「為什麼要報警呢?」女子直盯著蘇羿,「蘇羿,我知道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對不起,這次可能沒辦法。」蘇羿已經在撥打手機了。

 

        女子呆住了,她看著蘇羿報警的動作,就這麼傻了眼,她原本以為蘇羿一定會幫忙她吧。

 

        在喪失理智的情況下

,只期望看到事情照自己預期的所發展,以為自己相信的人會幫助她。

 

        女子轉頭看向我,那眼神像在問我「為什麼?」

 

        為什麼連你們都要一起欺負我呢?

 

        既然如此,那就連你們都殺了!

 

        當理解出她的眼神時,我已經做出防禦的準備,但女子卻是轉身往陽台跑過去。

 

        她從陽台外翻身,一躍而下。

 

        明明是從七樓之下傳來的聲響,但是那種水球破裂的聲音,卻清楚的傳到我的耳裡。

 

 

 

        蘇羿說之前他接到的神秘電話中,有一通是這麼說的:「之前那個人去世的時候,你傷心了很久吧?要小心,最近那件事會再發生一次。」

 

        他所指的就是那名女子吧,看來對方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發展。

 

        如果我們當時把陽台的窗戶關起來,女子也會直接從陽台上跳下去。

 

        不管怎麼發展,事情的結局都一樣。

 

        蘇羿在女子殺害男友又自盡的事件發生幾天後也搬離了那個社區,那棟公寓現在已經被貼上兇宅的標籤,之後會更難租出去了吧。

 

        「也許我可以先答應幫她的,」蘇羿事後很自責:「如果我先答應幫她,再偷偷報警,也許就不會這樣了,她一定認為我背叛了她,所以才跳下去的。」

 

        雖然神秘電話可以說是救了我們,但我也想過,這對情侶會不會是因為神秘電話告密的內容,所以才發生爭吵而肇生悲劇呢?

 

        那個社區內的住戶,現在還會接到神祕的告密電話嗎?

 

        神秘電話募後的真相,我沒有再追查下去,因為線索已經到了盡頭。

 

        房東說,撥出神秘電話的那間房間的確發生過自然死亡的事件。

 

        是一位跟家人一起居住的老伯,當他在房中去世時,家人都出去上班了。

 

        屍體被發現時,他緊握著電話話筒躺在地上,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也許想打電話給其他人求救吧,可是終究晚了一步。

 

        我跟蘇羿也不想再接近那個社區。

 

        我讓蘇羿先搬進來我的公寓跟我一起住,上次曾經跟我一起合租的房客是簡婕。

 

        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現在的她只是紅點事件的衍伸犧牲者中的一個名字。

 

 

 

     







=======================================================


詭誌系列中一直提到的「紅點」事件跟簡婕,其實是最初的第一本詭誌中的故事,老讀者們應該都知道。


不過似乎有很多朋友都還沒看過,我很喜歡那本書的故事,也許未來也會把最初的詭誌「紅點」故事給完整PO上來吧.....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全部
  • 我是老讀者!!(舉手


    可是故事真的太多~想不起來XDDD
  • 看來故事寫太多也很頭痛啊,我自己有時也想不起來嗚嗚

    於 2016/01/28 23:06 回覆

  • 空名
  • 喔喔喔,又是洋蔥QQ
    好像這個系列頗多洋蔥,
    這肯定不是我的錯覺w
  • 不是錯覺 O_O

    於 2016/02/07 11:13 回覆

  • 訪客
  • 居然跳下去了QQQ
  • 是啊,跳下去 (沉思

    於 2016/02/07 11:13 回覆

  • You-Ru Syu
  • 簡婕,好懷念的名字啊!
    她妹妹哩XD
  • 快出現了哈哈

    於 2016/02/07 11:13 回覆

  • 夜尋
  • 我是新讀者,請多指教

    好可怕的女生>_<
  • 妳好喔!請多指教,儘管看沒關係XD

    於 2016/02/11 16:31 回覆

  • 阿胖燒賣
  • 真是耐人尋味又好看啊!
    話說攤大,這篇我在半夜看,
    結果當我看到"當樓上的聲音停止的時候,蘇羿房間的家用電話剛好響起來了。"
    這一段時,手機也不偏不倚的響了起來真是嚇死了!(原來是鬧鐘?
    看攤大寫的故事就是會有這種餘悸猶存的恐怖快感啊XDD
  • 還好不是靈異事件,不然我也會嚇到~~

    於 2016/02/28 23:01 回覆

  • 全部
  • 看到頭香才發現
    原來去年我就忘記「紅點」的故事劇情了
    哈哈
  • 那記得去惡補一下?

    於 2017/08/17 22: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