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本身在出版社上班,但是每個月新一期的詭誌上市時,我還是忍不住會到商店裡自己買一本,當然其他同事也會這麼做。

 

        夜貓子好像把昨天剛上市的新一期詭誌給全部看完了,一早開始上班後就問我:「我有看到你新寫的專欄,都市傳說那個,你寫說新德市裡面也曾經有裂嘴女的存在啊,是真的假的?」

 

        這一期的專欄內容是我把裂嘴女事件稍作改編之後的故事,雖然提到了新德市也有裂嘴女的傳聞,但我只在文中含糊帶過,畢竟事情已經結束了。

 

        「是真的,那是我在調查時發現的。」我將食指豎在嘴唇前,故作神秘地說:「不過那件事已經過去了,所以我只能說這些。」

 

        「但你不覺得有些都市傳說其實挺好笑的嗎?」夜貓子將雙手撐在她秀麗的臉龐上,看起來更是迷人,「像是香港有個都市傳說,叫做辮子女的,對不對?」

 

        「對啊,我知道那個傳說。」我說,那個傳說的內容是,香港曾經有學生走一條小徑要回學校時看到前方有一個綁辮子的女孩,結果那女孩突然回頭,那學生看到她的正臉竟然也是辮子頭,他馬上被這幅畫面嚇得魂飛魄散,辮子女的傳說也開始流傳出去,那條小徑之後也被學生們稱作辮子小徑,可以說是香港都市傳說的代表。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是兩個人一起遇到那個辮子女的話會怎樣?」夜貓子搖晃著頭。

 

        「呃,會怎樣?」

 

        「如果兩人分別抓住前後的辮子,然後前後一起拉,這樣應該換那個辮子女會嚇到了吧?想像那種畫面,就覺得挺好笑的。」夜貓子掩住嘴巴,吃吃竊笑。

 

        「喂,雖然對方跑出來嚇人有不對,可是她並沒有害到人啊,怎麼可以這樣欺負她?」

 

        「不能欺負她?所以你覺得辮子女應該是屬於……好的都市傳說囉?」

 

        「像這種事件中沒人受傷,只是成為大家聊天話題或是增加都市神秘度的傳說,我都覺得無傷大雅。」

 

        「搞不太懂你的想法,」夜貓子把手從臉上放下來,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腦袋,「我覺得你都市傳說的專欄寫太久了,對這些東西的理解程度應該跟常人不一樣了。」

 

        沒錯,是不一樣了。

 

        從之前幾起的事件就可以知道,雖然找不到起源是都市傳說的特點之一,但是如果試著去找,自己便會被捲入傳說之中。

 

        新德國中的裂嘴女、蘇羿家中的電話、跟不久前公共廁所的事件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只要一插手,便會從旁觀者變成都市傳說中的當事者。

 

        「風海在上面嗎?」樓梯下傳出一個聲音。

 

        「現在是上班時間,我當然在上面囉。」我也認出了發聲的人是誰:「是蘇羿嗎?」

 

        「嗯。」蘇羿走了上來,他抓抓頭,對著夜貓子說:「對不起,沒吵到妳工作吧?」

 

        「沒有沒有,你怎麼會上來?很難得呢。」夜貓子也逐漸受到陳希那些女孩的影響,開始很喜歡鬧蘇羿:「是中午要找我吃午餐嗎?」

 

        「不是,我是上來找風海的。」

 

        「是這樣啊,原來我的地位不如風海啊?」

 

        「不是啦,我絕對沒有這麼想……」

 

        我忍不住插話:「好了啦,夜貓子妳別再鬧他了,出版社內有陳希她們幾個小女孩就夠了,不要連妳也變的跟她們一樣。」

 

        夜貓子吐了下舌頭,眼神回到電腦螢幕上繼續工作。

 

        這邊則回到正題,我問蘇羿:「你找我啊?是專欄排版的問題嗎?還是?」

 

        「不是的,不是工作的問題……」蘇羿眼神瞄了一下夜貓子,好像很在意她的存在,他說:「算了……這件事讓夜貓子知道應該也沒關係,是這樣的,我現在租的公寓好像又有問題了。」

 

        「又有?」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在家用電話事件後,我讓蘇羿先跟我合租公寓,不過他本人似乎覺得這樣很不好意思,幾個禮拜後之後他又找到了新公寓,搬出去了。

 

        耳尖的夜貓子也聽出我的弦外之音,跟著問:「等一下,風海你說『又有』是什麼意思?」

 

        「這說來話長呢……」一時間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想先瞭解蘇羿的情況:「那麼你的新公寓又發生了什麼問題?一樣是電話嗎?」

 

        「這次不是電話,而是房間。」蘇羿說,「在家裡的時候,我總感覺房間裡好像還有其他人在的樣子。」

 

        我馬上想到幾種狀況:「是指本來關著的燈突然亮起來,東西被莫名其妙的移動了,或是門突然被打開之類的嗎?」

 

        「不是,是視線感。」蘇羿說。

 

        「視線感?」

 

        「就是明明房間裡沒有其他人,可是背後卻感覺有人在盯著你那樣,這種感覺啊。」

 

        原來是這個啊,這種感覺其實我也有過。

 

        不,應該說每個人都多少有過這種經驗,明明背後空無一人,可是卻感覺到有人在後面注視你,轉過頭去看之後,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有人說這是人類的第六感使然,也有人說這是沒有靈異體質的人對於靈體最輕微的感應,有許多種說法。

 

        不過大眾普遍認為,那只是錯覺。

 

        「你說的感覺我很清楚,不過應該只是錯覺吧?」夜貓子停止工作,對我們的話題也感興趣起來了:「不管是在家裡,或是走在路上,都會有這種感覺啊,有時耳朵還會聽到路上有人在叫自己,可是看清楚四周後,才發覺四周根本沒有認識的人。」

 

        但蘇羿會特地跑上來找我,就代表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他繼續說:「其實剛搬進去的時候,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除了這點外,我還聽到了聲音。」

 

        「聲音?」

 

        「某種細小的講話聲,好像有人在房間裡喃喃自語一樣,一開始我也認為我聽錯了,不然就是從其他住戶那邊傳出來的,可是……我昨天還看到了。」蘇羿回想著他所看到的景象,說:「跟往常一樣,我感覺到背後有人在看我後,我一回頭,結果看到有東西一閃而過,躲到了冰箱的後面。」

 

        「有東西一閃而過?」

 

        「沒錯,我絕對沒有看錯,那個物體就咻的跑到冰箱後面,當然我也馬上去檢查了冰箱,可是沒有看到後面有東西,但我保證我絕對沒有看錯。」蘇羿再三的強調,他真的看到有東西躲在冰箱後面。

 

        我問:「還記得那個東西的形狀嗎?」

 

        「太快了,我沒看清楚,可是……好像是膚色的。」

 

        膚色?

 

        我直接想到一則都市傳說,並脫口而出:「該不會是『隙間女』吧?」

 

        「那是什麼?」蘇羿跟夜貓子異口同聲地問我。

 

        隙間女是單身族中很有名的都市傳說。

 

        有個單身男人搬入一間新公寓,沒多久就發現房間中有奇怪的聲音,或是詭異的視線在盯著他。

 

        他一直以為這些都只是他的錯覺,直到有一天,他清楚的聽到細小的呢喃聲從書櫃後面傳出來。

 

        男人往書櫃後面窺視,結果在書櫃跟牆壁之間的狹小縫隙間,他看到有一個身體變形、被硬塞進去的女人冷冷的瞪著他。

 

        這則都市傳說也被稱為「三厘米的女人」,據說有人在建築物之間不到三厘米的縫隙中,也見過被擠壓的女人。

 

        「感覺是很經典的日本怪談呢,不過還是挺可怕的。」夜貓子拍拍臉頰,「而且聽風海你說出來,更有恐怖的感覺。」

 

        我說:「但那終究只是都市傳說,在蘇羿房間裡的,可能只是跟隙間女相似的某個東西吧。」

 

        「啊,不只是我的房間喔,」蘇羿又補充說:「跟上次電話的事件一樣,是公寓裡的住戶都有這種經驗。」

 

        全部的住戶?

 

        蘇羿說:「我問過鄰居,也問過一些在附近常碰面的住戶,他們都有類似的感覺,所以我才保證那些都不是我的錯覺。」

 

        「那他們怎麼說呢?有人見過那物體的真面目嗎?」

 

        「沒有呢,不過他們都說在這裡住很多年了,既然沒出事的話,就繼續住下去也沒關係。」蘇羿聳聳肩:「雖然目前為止我也覺得可以繼續住下去啦,可是心裡總有點不安心,所以才來找風海你幫忙,以你的怪奇知識,也許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的,也只有隙間女的傳說而已。」我苦笑著說,然後我想到了另一個重點,問:「你這次在租新公寓時,不是作足了功課嗎?那間公寓有沒有出過事?」

 

        蘇羿說:「都查過了,沒有任何自殺或是兇殺案件發生過,除非是跟上次一樣。」

 

        蘇羿指的是自然死亡事件,或是已經發生了,只是還沒被揭露的重大事件。

 

        「雖然你現在還平安無事,不過我建議你還是早點搬走吧。」我提出我真心的建議:「那些東西會出現,一定是有理由的,也許他們只是在等待時機而已,所以還是盡快找地方搬走吧。」

 

        「現在預算不太夠了,我打算先在那裡住一年再說。」

 

        「一樣可以先來住我這裡啊。」

 

        「不,我已經不好意思再麻煩你了。」蘇羿頗不好意思地搔著頭。

 

        最後的結論,蘇羿會先繼續住下去,如果房間的怪狀況有任何改變,他會馬上先跟我說。

       

        蘇羿下樓後,夜貓子瘋狂追問我,我跟蘇羿口中「上次的事件」到底是指什麼,害我花了一個小時跟她解釋惡作劇電話的事發經過。

 

 

 

        蘇羿住的公寓很快就有了新的情報,而且是蘇羿在偶然中得到的。

 

        「我在公寓附近的便利商店買東西時,跟店員聊了一下天,發現他之前也是那棟公寓的住戶。」蘇羿又跑上二樓來,把得到的情報告訴我跟夜貓子。

 

        我問:「他現在已經搬出去了嗎?」

       

        「嗯,他說之前大概住了三年吧,兩個月前剛搬出去。」

 

        「所以他也有那種感覺嗎?在房間裡被人注視著的感覺。」夜貓子。

 

        「沒錯,當他問我:『在那棟公寓是不是有感覺到什麼?』時,我就知道他在說什麼了,他說他就是因為這樣才搬出去的,每天都懷疑傢俱後面是不是躲著什麼東西,精神一天比一天耗弱。」

 

        「因為他的體質忍受不了這種東西嗎?」

 

        「不,他的體質跟我們一樣,都很普通,造成他搬走的重點是……」蘇羿拿出手機,一副挖到寶的表情,說:「他有一次離開公寓時,偷偷用電腦的視訊拍下房間裡的景像,本來他只是想實驗看看的,結果真的拍到了東西。」

 

        「真的?」「有拍到東西?」我跟夜貓子的身體都不由自主地往前傾,想盡快看看錄到的畫面。

 

        「我有請他把檔案傳到我手機,不過我不敢一個人在家看,所以現在才來找你們一起看。」蘇羿搔著臉,可能覺得有點害羞。

 

        如果是我的話,可能也不太敢在那棟公寓裡看那種影片吧,這就好像到真實的鬼屋去看鬼片一樣。       

 

        「他把檔案給我的時候,還跟我說,看完之後我一定會想馬上搬走。」蘇羿將手機裡的檔案再傳到我的電腦裡,我們三個人擠在我的座位後面,六隻眼睛緊盯著螢幕,如果老熊這時候走上來,看到我們認真的眼神應該會以為我們是在看精采的推理電影。

 

        我點擊滑鼠,視訊軟體的視窗馬上跳了出來。

 

        畫面中是一個無人的房間,鏡頭應該是從書房裡往外拍的,從門口外可以看到客廳跟浴室。

 

        「我房間的格局跟這間一模一樣,絕對是在那棟公寓裡拍的沒錯。」蘇羿只看一眼後馬上判定。

 

        原本寂靜的房間很快有了動靜。

 

        書櫃後面有什麼物體探了出來。

 

        長髮、五官,雖然只出現一秒,但我們馬上分辨出那是屬於女人的臉孔。

 

        可能是發覺視訊鏡頭的存在,女人的頭稍微探出書櫃外後,馬上又縮了回去。

 

        我可以聽到旁邊的蘇羿倒吸了一口氣,他說他曾經看過膚色的東西閃到冰箱後面,應該就是出現在影片中的東西了。

 

        然後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書櫃後面緩緩走出。

 

        那是一個赤裸的女孩,雖然她全身赤裸,但是我看到她的身體後,並沒有絲毫感覺。

 

        詭異的恐懼感反而油然而生。

 

        女孩身體上的膚色,只殘留著一點點可稱為活人的膚色,死白的部分大過於人類對於「膚色」的定義。

 

        女孩似乎相當好奇似的,她走到電腦前方,用手指敲了敲視訊的鏡頭,嘴唇微微的張合,應該是想說什麼吧,不過看來這台視訊並沒有錄音的功能。

 

        她將臉湊近鏡頭,將眼睛貼到鏡頭上。

 

        整個螢幕畫面馬上被她的瞳孔填滿。

 

        夜貓子忍不住「啊」了一聲,因為這瞳孔所帶來的異常感,遠超乎常人想像。

 

        空白、毫無靈魂,這是我的感覺。

 

        女孩最後轉身走出書房,消失在客廳中,沒有再回到鏡頭前。

 

        影片也隨之結束。

 

        我們之間的氣氛沉默了一會,蘇羿才開口說話:「應該就只有這樣了,他說只截取了有怪現象的畫面給我。」

 

        「在自己的房間中錄到這種東西,誰都會馬上搬走吧?」夜貓子不斷揉著自己的手臂,剛剛好像出了不少雞皮疙瘩。

 

        會躲在傢俱後方的隙間女,在這棟公寓裡是真實存在嗎?

 

        「除了影片之外,我還得到了另一個情報。」蘇羿又說,「是在時間方面的。」

 

        「時間?」

 

        「嗯,那個店員說,他剛搬進去的時候,都還沒有這種感覺,是住了一年之後才開始有這種感覺的。」

 

        蘇羿剛剛說過,店員在那棟公寓裡住了三年,所以這種現象是兩年前才發生的嗎?

 

        蘇羿知道我在思考什麼,於是說:「我也比對過其他住戶的說法了,其他人雖然無法說出確切的時間點,但是我統計之後,大家都是在這一到兩年中,才開始有這種『家裡還有人在注視著自己』的感覺。」

 

        也就是說兩年前的時間點是關鍵囉。

 

        兩年前這棟公寓應該發生過什麼事,才導致隙間女的出現。

 

        又要開始調查了嗎?雖然不想把自己捲入奇怪的事件中,可是對於都市傳說的熱衷……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啊,我下定決心,拍手道:「好,我接下來就來調查這件事吧!」

 

        「如果可以,我想把這件事情解決掉,」蘇羿也說出自己的看法:「雖然她不會影響到我的生活啦,只要不理她就好了……可是,還是無法置之不理吧,我已經不想再花時間搬家了,如果把這件事解決的話,我就可以繼續住下去。」

 

        「而且,她好像有話想傳達給我們喔。」夜貓子比劃著電腦螢幕,「剛剛在畫面上,她不是有說話嗎?」

 

        的確是這樣,如果反覆播放的話,也許可以推測出她說了什麼,但是那女孩嘴唇的動作實在太小,根本猜不出來。

 

        蘇羿直接想到一個疑點:「如果她想傳達東西,為什麼不趁我在房間裡的時候,直接跟我說?」

 

        「笨耶,哪個女孩子希望自己全裸的樣子直接被別人看到。」夜貓子斥了一下蘇羿,「你沒發現她剛剛走近鏡頭的時候,模樣有點畏畏縮縮的嗎?她大概知道鏡頭有在拍攝,有點怕吧,不過她還是決定賭賭看,把訊息透過鏡頭傳達過來,只可惜視訊沒有錄到聲音。」

 

        她到底在鏡頭那邊說了什麼呢?

 

        「總之,我們來調查真相吧,順便當作我下個月的都市傳說專欄。」我說,並馬上提出幾個重點來整理。

 

        現在可以知道的是,這個女孩有很大的可能不是活人。

 

        她出現在公寓各處,會躲在傢俱後面四處移動,這幾點跟隙間女一模一樣。

 

        女孩的模樣看來約十幾歲,也可能二十歲出頭。

 

        搜查的重點在於,兩年前這棟公寓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件?而導致隙間女出現?

 

        如果可以查出來,那女孩的身份應該也呼之欲出了。

 

        不過要查出來可能有一定的難度,因為蘇羿在搬進去時就調查過了,公寓的背景非常乾淨,沒有兇殺或自殺案件發生過。

 

        既然如此,只好認為是未被揭露的案件,而這個秘密還藏在某個住戶的家中。

 

        再來,這個女孩想傳達什麼訊息給住戶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要拜託蘇羿了,隨時注意房間的狀況。

 

        如果查覺到隙間女可能在房間裡,必須想辦法跟她溝通。

 

        講到這裡時,我問蘇羿:「說是這樣說啦,不過你會怕嗎?」

 

        「怕?怕什麼?」

 

        「怕她啊,隙間女的傳說中也有房客被隙間女拖入隙縫中,成為犧牲者的版本喔。」

 

        「嗯……反正只是傳說嘛,我沒有問題的啦!」蘇羿雖然表示出沒啥大不了的表情,不過肢體的細微動作還是顯出他的擔憂。

 

        「然後我會查查看那棟公寓的消息,兩年前的各種情況,從每個細小的地方開始查起。」我說。

 

        「那我呢?」夜貓子舉手。

 

        「呃,妳也要加入?」

       

        「看著影片中那個女孩的模樣,讓我無法置之不理啊。」

 

        夜貓子除了氣質跟美貌外,在其他人眼中,也是個很會照顧人的姐姐,像鶴瑩目前就是住在夜貓子家中。

 

        鶴瑩的姐姐正是我之前的室友簡婕。

 

        雖然我曾問鶴瑩要不要住她姐姐簡婕之前住的房間,回來跟我一起合租,就是被夜貓子給拒絕了。她當時還說:「要她跟你一起住?別傻了!我真的想不透為什麼她姐姐可以跟你同居在一起那麼久?難道她半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嗎?」

 

        雖然剛認識夜貓子時,她並不是這樣的人,不過時間已經改變了一切。

 

        就是這種想照顧人的個性,而讓她想一起加入我們,她擔心影片中的女孩,就算那個女孩不是活人,死後也該完成願望成佛去才對,而不是成為只能躲在傢俱後的隙間女。

 

        「好,那我們三個人一起來試著把真相查出來吧。」

 

        迷你的搜查小組就這樣在詭誌出版社的二樓成立了。

 

       

 

        網路的資料怎麼查都查不完,不過關於那棟公寓,資料卻十分有限。

 

        其中的原因當然是因為真的很乾淨,完全沒有任何事件,新聞上的資料是零。於是我將調查的方向轉到租屋網站跟論壇上,想看其他網友針對這棟公寓的看法。

 

        但沒有發現針對隙間女現象的發言,或許住戶們都認為只是錯覺,所以沒有理由提出吧。

 

        租屋網站的情報也是零,這下又要轉換方向了。

 

        該從哪邊下手呢?我決定到跟超自然事件有關的靈異論壇搜索看看。

 

        結果有一筆符合特徵的文章。

 

        雖然文章中並沒有說清楚是哪棟公寓,不過一樣是在新德市,而且也在同一條路上,看來是錯不了。

 

        文章的標題上寫著:「還是找不到。」

 

        發文者是公寓的住戶,他似乎也感覺到房間裡的異常視線感,他懷疑有人偷偷躲在他家,而在房間裡翻箱倒櫃尋找視線的來源,不過文中並沒有提到跟隙間女有關的事情。

 

        果然有其他人對這種現象起疑。

 

        文章的發表時間是一年多前,不知道這位網友現在還是不是住在那邊?

 

        但文章中有另一個情報。

 

        文章的最後,他寫道:「自從幾個月前公寓出事後,就有這種狀況了,大家覺得房間裏是不是被什麼東西纏上了?」

 

        果然,兩年前那棟公寓出過事,不過文中沒有寫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而底下的留言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回覆,我草草瀏覽過後,點開發文者的個人資料,他上次登入也是一年多前了,但資料裡面留著電子信箱。

 

        我加了這位網友的電子信箱,並寄了電子郵件過去。

 

        在郵件中,我表明自己在詭誌出版社工作,想請問兩年前那棟公寓倒底出過什麼事,以及他現在是否還住在那裡?

 

        看來要等到回覆,可能會需要一些時間,現在的人多數都使用社群軟體,電子信箱應該積滿蜘蛛網了吧。

 

        我關掉螢幕,打算明天早上再看是否有回覆。

 

        不過信箱中一直到早上都沒有回覆的郵件。

 

 

 

        蘇羿那邊也有進度。

 

        當他走上二樓來找我們時,表情十分緊張,連講話都有一點結巴:「我……我……我知道了……」

 

        「怎麼啦?知道什麼?」我還在座位上吃早餐,而夜貓子已經開始工作了。

 

        蘇羿張大嘴巴,深呼吸把聲音穩定下來後說:「那個隙間女到底要告訴我什麼,我知道了?」

 

        「真的?」我把早餐丟到桌上,夜貓子也停下手指。

 

        我問:「你怎麼知道的?」

 

        「昨天晚上,我又有那種被人盯著看的感覺,我就猜她應該在我的房間裡,所以我在桌上留著紙跟原子筆,對著房間喊:『我知道妳在這裡,等一下我會去洗澡,如果妳有什麼要告訴我的,請寫在紙上,可以嗎?』雖然我這樣做的時候感覺自己像個呆瓜,不過當我從浴室裡出來時,那張紙上真的被寫上了幾個字。」

 

        「真的是她嗎?」

 

        「沒有其他可能了,我家裡又沒有其他人。」蘇羿伸手在口袋中摸來摸去,拿出一張紙亮在我們眼前。

 

        上面只用原子筆寫著兩個字,筆跡相當秀麗。

 

        幫我。

 

        那女孩有事想請住戶幫忙,所以才會在每間房間中穿梭嗎?

 

        她躲在傢俱後,引起住戶的注意,卻不知道該怎麼將訊息傳達給住戶,直到蘇羿主動跟她溝通,才終於有了這兩個字。

 

        但是要幫她什麼呢?她卻沒寫出來。

 

        「果然那個女孩是在尋求幫助吧,這樣的話我們就要想想辦法了。」夜貓子努力盯著那兩個字,好像可以從中看出女孩想傳達的其他意思。

 

        換蘇羿問我了:「那風海呢?昨天有查到什麼嗎?」

 

        我把昨天在論壇上查到的文章,跟還在等待回覆的事情告訴他,幾分鐘前我還打開過信箱,對方還沒回覆。

 

        「中午的時候我會再看一次。」我說。

 

        蘇羿對此有些疑問:「兩年前……可是我曾經問過一些老住戶,他們住在那邊四五年了,都說沒有出過事啊,那篇文章中說的出事,到底是指什麼?」

 

        看來只有等對方回信才能知道了。

 

        至少現在有兩個重點已經確定了。

 

        第一,女孩想找人幫忙。

 

        第二,兩年前的確出過事件,導致她的出現。

 

        現在就是一步步抽絲剝繭,慢慢走向真相了。

 

        「我昨天也查過關於隙間女的資料喔,有一點還蠻有趣的耶。」夜貓子大概不想讓我們感覺她都沒做事,也說:「有人認為來自背後的視線感,其實是一種我們未知的生物所造成的,他們生存在隙縫之中,偷偷的觀察我們,然後捕食因為好奇而靠近隙縫的人類,雖然不適用在這次的事情啦,但你們不覺得這跟隙間女的傳說很像嗎?也許隙間女就是這樣演變來的。」

 

        「也可能那個女孩就是那種生物喔,必須生存在隙縫中的另一種人類。」我打趣說:「也許蘇羿你今天晚上就會被吃掉了。」

 

        「拜託,別開這種玩笑啊。」蘇羿慌了:「別嚇我好不好,住在那邊的人又不是你們。」

 

        「今天晚上可以再試試看嗎?問那個女孩到底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夜貓子回到崗位上,準備繼續工作。

 

        「我會再試試看的。」

 

        我也繼續吃剛剛還沒吃完的早餐,每天一點一點的進度,遲早可以剝出真相。

 

        今天工作時,每隔一個小時我就會去電子信箱看一下對方有沒有回覆,但遲遲沒有結果。

 

        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跟對方取得聯繫,只好繼續等下去了。

 

        一直到我明天再踏入出版社時,對方一整天都沒有回信。

 

       

 

        全新一天的工作開始後,換老熊突然跑上來了,他站在樓梯口上東張西望,最後盯著我問:「有看到蘇羿嗎?」

 

        「他沒有在樓下嗎?怎麼會來上面找?」我回想,雖然剛剛上班時沒有看到蘇羿,但當時的時間還早,他現在應該已經到出版社了才對。

 

        「因為他最近常常跑上來,所以我才上來找啊。」老熊又問了一次:「他真的沒上來?」

 

        「沒有。」我肯定地說。

 

        旁邊的夜貓子也問:「他還沒來上班嗎?」

 

        「嗯,目前還沒有人看到他。」老熊皺起眉頭道:「奇怪了,他平常都很準時的,就算會遲到,也會打電話跟我說的啊。」

 

        的確,每天早上我到出版社上班時,蘇羿總是已經坐好,並把電腦打開了。

 

        「有打電話給他嗎?」

 

        「沒接,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算了,我會先把他的工作交給笑笑,看看中午的時候他會不會來。」老熊說,笑笑是出版社的插畫家,也會做美工設計的部分。

 

        「老熊,」我叫住正要下樓的老熊:「我可以直接去找他,看他是不是出事了。」

 

        「你?」老熊揚起一邊的眉毛。

 

        「蘇羿連通電話都沒有就沒來上班,一定出了什麼事,我還是過去看一下比較好。」我拍拍電腦,說:「反正今天的工作量不多,可以如期寫完,我保證中午前就回來,可以嗎?」

 

        「嗯……」老熊並沒有考慮太久,「好吧,如果蘇羿真的出了什麼事,要馬上打給我喔。」

 

        「沒問題。」

 

        老熊下樓後,把我們的對話全看在眼裡的夜貓子說:「你擔心蘇羿出事,是因為隙間女吧?」

 

        「蘇羿沒來上班,這點就很不尋常了。」我收拾東西,準備出門。

 

        「該不會真的被隙間女捕食,吃掉了吧?」

 

        雖然只是網路上的流言,但夜貓子說起來倒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我只希望狀況不會太糟糕。」我跑下樓,準備前往那棟公寓。

 

 

 

        跟門口處的保全說出蘇羿的地址跟姓名之後,他就讓我直接進去了。

 

        這棟公寓沒有蘇羿上次住的社區那樣複雜,坐上電梯按下樓層就可以了。

 

        抵達蘇羿住的樓層,這一層樓有四間住戶,每一間都是大門深鎖,現在是上班時間,應該都出門去了吧。

 

        但蘇羿的房間,門卻是半敞著的。

 

        我探頭進玄關一看,蘇羿常穿的鞋子被扔在門口,看來就像是……他準備要出門時,屋內發生了什麼狀況,他只好脫下鞋子再跑回屋裡。

       

        「蘇羿?」我對著屋內喊著:「你在裡面嗎?」

 

        屋內沒有其他聲音。

 

        我進入玄關,脫下鞋子,腳步放輕緩緩走進屋內。

 

        蘇羿的房間還是一樣整理得一塵不染,如果是不知情的人,一定很喜歡這樣的環境。

 

        但是有了隙間女的前提,我走在屋內仿佛走入豬籠草的肚子中,感覺隨時會被吃掉。

 

        那個女孩,現在躲在某個傢俱的後面嗎?我的眼睛疑神疑鬼地觀察每個傢俱,書桌、衣櫃、冰箱……都沒有感覺到視線感。

 

        隙間女可能不在這個房間之中,但我並不敢確定。

 

        「蘇羿,你在屋裡嗎?」我走到房間的正中央,再問了一次。

 

        這次有了回應,是從床底下傳來的。

 

        「嗚。」一個輕微的呻吟聲從床底傳出。

 

        我聽出是蘇羿的聲音,連忙掀開床鋪,果然看到蘇羿躺在下面,床跟地面之間的間隔並不大,但剛好可以塞下蘇羿消瘦的身材,如果是我的話就可能塞不進去了。

 

        他緊閉雙眼,不是很舒服的樣子,說話時帶著呻吟聲:「嗚……是風海嗎?」

 

        「對,是我。」我拉住他的手臂,試著把他拉出來。

 

        「我在哪裡?」蘇羿稍微睜開眼睛。

 

        「被塞在你的床底下,活像是一個變態內衣賊。」

 

        「我的床底?喔……」蘇羿好像終於鬆口氣般,沒頭沒腦地說:「回來了嗎?我還以為……我還待在那裡呢。」

 

        「先別說些我聽不懂的話,先把你拉出來再說。」我將蘇羿拉出床底,還好他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受到傷害,不過精神方面還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

 

        我從蘇羿的冰箱中找到冰著的礦泉水,他一口氣喝完了。

 

        「好一點了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眼見他穩定下來了,我才發問。

 

        「嗯……」蘇羿放下礦泉水,他反而先擔心工作的事:「你怎麼會來?出版社那邊……」

 

        「我已經跟老熊說過了,沒問題的。」我說:「你先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吧。」

 

        蘇羿的眼睛瞄向床底,又看向玄關,開始敘說:「本來我已經要出門去出版社了,連鞋子都穿好了,可是要出去的時候,感覺到背後有視線,我就知道那個女孩這時候出現了,結果我一回頭的時候,剛好看到她出現床那邊,她的頭跟手伸出床底,而且在跟我揮手,雖然只揮了不到一秒,可是我看得很清楚,我馬上知道她有東西想對我說。」

 

        我點點頭,接下來蘇羿就把鞋子脫掉回到屋子裡,連門都沒關。

 

        「我走到床邊,想說她應該會跟我講話或是想辦法溝通才對,結果都沒有回應,於是我彎下身子,想看看床底下的她在搞什麼鬼,結果……」

 

        蘇羿用左手揉著右手的手腕處,回想著那幕畫面:「她的手突然從床底下抓住我,把我拉了進去,我整個人都嚇到了。」

 

        「當被拉到床底下的時候,感覺有點怪異……因為我的床底很小,可是她拉我進去的那個空間,有點詭異的大,我感覺我自己似乎不是在自己的床底下,而是在另一個地方。」

 

        「她直接把你拉到了另一個空間?」

 

        「對,就是那種感覺。」蘇羿揉了一下鼻子:「還有味道也不對。」

 

        「味道?」

 

        「那個地方的味道,那當然不是我房間的味道,反而是……稀釋的消毒水噴太多的味道,有點像游泳池那樣。」

 

        「那你到底被拉去了哪裡?」

 

        「不知道啊……」蘇羿說:「好像有點光線吧,可是我不是很清楚,我當時怕死了,甚至以為自己被什麼東西吃掉了,我待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直到聽到你的聲音後,我感覺空間又改變了,慢慢的被壓縮,消毒水的味道也變淡了,我知道我回到自己房間了,所以就出聲回應你。」

 

        「所以除了有消毒水的味道之外,你對被強拉過去的那個空間一無所知?」

 

        蘇羿搖搖頭,他不記得其他的事情了,他又說起工作的事:「老熊怎麼說?他是不是以為我翹班?」

 

        「我怕他擔心,先別跟他說實話吧,就說你感冒頭痛,所以睡過頭了。」我說:「到出版社後記得要裝病。」

 

        說實話,我覺得蘇羿現在的模樣就像個十足的病人了。

 

        還好蘇羿是模範員工,我帶著蘇羿回到出版社後,老熊並沒有多說什麼,還問他乾脆要不要回家休息,但蘇羿還是決定以工作為主,從笑笑那邊接回他原本的工作。

 

        一走回二樓,夜貓子劈頭就問:「蘇羿沒事吧?」

 

        「沒事,至少沒受傷。」我把經過說給夜貓子聽,一邊打開自己的電腦。

 

        「所以那女孩把蘇羿拉去另一個地方,可是怎麼做到的?」

 

        「她可是隙間女耶!帶著一個人穿越在公寓中,應該可以做到吧。」

 

        「可惜蘇羿在那邊什麼都沒做,如果可以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就好了,這樣就可以幫助那個女孩了。」

 

        「很難講,也許蘇羿什麼都沒做才是對的也不一定。」我說,「在那種情況下,根本不知道做什麼才是正確的。」

 

        電腦連上網路時,網頁發出叮咚一聲,那是電子信箱的通知。

 

        我精神一振,對方終於回覆了,信件中附上了他的社群網址,我加了他的好友,並傳訊息過去:「我是昨天寄信給你的,詭誌出版社的風海。」

 

        寒暄完後,他問:「怎麼會想問那棟公寓兩年前的事?」

 

        「我們有員工剛好也住在那間公寓,也遇上了跟你一樣的情況,所以想請問你,兩年前出過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方便說嗎?」

 

        「你們會刊登在雜誌上嗎?」

 

        「如果你覺得不妥,那我們就不會刊出來。」

 

        「好吧,其實刊不刊出來也無所謂,我都搬走這麼久了。」

 

        「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那要看各人怎麼解讀了,」他將訊息傳過來:「兩年前,有個男人到公寓來找人,我記得好像是來找女兒。」

 

        「他女兒是住戶嗎?」

 

        「不是,但是女兒的男友好像是住戶,來找人的父親也不是很肯定,因為他只記得女兒跟他說過男友住在這裡,但是男友的姓名、房號什麼的都沒有跟父親說,所以那個男人是抱著賭賭看的心情來公寓找人的。」

       

        「他是怎麼找的?」

 

        「他一間一間的按電鈴問,看女兒有沒有在裡面,這種方法很笨,可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當他找到我房間來的時候,我有問過他,他說他女兒已經失蹤一段時間了,而男友的相關線索卻只有這棟公寓。」

 

        「最後還是沒找到人吧?」

 

        「我想是的。」

 

        「然後公寓內就出現了你所說的怪現象,是嗎?」

 

        「我想時間點不會差太多,也許那種現象之前就出現過了,只是我沒注意到也不一定。」

 

        「我明白了,謝謝你的幫助。」

 

        「這些內容會被刊在詭誌上嗎?」這是他第二次問這個問題了,我想他自己應該很希望被刊出來吧。

 

        「會的,請耐心等待喔。」如果有機會把隙間女的事件也寫出來,我就決定把他說的話也加入其中。

 

        下線之後,我陷入沉思。

 

        兩年前的那件事,跟現在隙間女的事件,有所關聯嗎?最有直接關聯的推測,就是兩年前失蹤的女兒,就是現在所出現的隙間女。

 

        要搞清楚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夜貓子,」我看向夜貓子,提出揭露真相的邀約:「今天晚上要一起去蘇羿家嗎?」

 

 

 

        下班之後,我、蘇羿跟夜貓子先到附近吃了晚餐,地點一樣是在出版社附近的那家拉麵店。

 

        用餐時,我將今天得到的最新情報告訴他們,並說出我的看法:「如果用恐怖小說家的頭腦思考,隙間女跟失蹤的女兒就是同一個人,絕不會錯。」

 

        「被男友殺害後,成為只能在公寓中徘徊的地縛靈,這是很典型的發展。」夜貓子在旁附和:「也許她的屍體還在公寓裡,也可能被扔了,兩種都有可能。」

 

        「我覺得還在公寓裡。」我說:「今天早上,蘇羿被她所帶去的那個空間,就是她想告訴我們的答案,那就是公寓某處她屍體的所在。」

 

        「應該就是兇手,也就是她男友的房間吧。」夜貓子。

 

        蘇羿在旁側耳傾聽,也提出建議:「所以我們只要報警,請警方搜遍公寓,找到屍體就好了吧。」

 

        夜貓子明白地說:「沒有確定地點的話,警方是不會理我們的。」

 

        「光是說公寓有屍體,要警察搜遍建築物,這是不可能的。」我說:「除非確認到底是在哪間房間,而要知道這個答案,只有一個方法了。」

 

        必須再回到那個空間一次。

 

        蘇羿看出了我的想法,他有另一個想法:「也許可以用上次我的方法,請她在紙上留下訊息,讓我們知道是哪間房間就好了,這樣就不用冒險了。」

 

        「要讓警方確實逮捕兇手,我覺得有必要確認屍體是否真的存在,不然只是白費功夫。」我說。

 

        「我的想法跟風海一樣,畢竟屍體還存在於公寓,只是我們的推測而已。」夜貓子也說,「有必要確認之後再報警,會比較妥當。」

 

        「唔……」蘇羿陷入了某種煩惱之中。

 

        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便拍拍他的肩膀說:「好啦,這次換我去了。」

 

        「咦?真的?」

 

        「以身涉險這種事,我已經習慣了。」我笑道。

 

 

 

        「有感覺到她嗎?」我們三人一起到蘇羿的房間,我一踏入屋內就先問蘇羿。

 

        「怎麼可能馬上就感覺到啊,我又不是什麼靈媒。」蘇羿抖著肩膀,說:「感覺很正常,肩頭上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通常被人一直盯視著,肩膀上便會莫名的沉重起來。「如果她不是在這裡的話,有可能是突然看到這麼多人,嚇到了吧。」

 

        夜貓子直接走到蘇羿的床邊,蹲下來說:「哈囉,妳在嗎?」

 

        夜貓子獨特的優雅親和力應該可以讓她現身,「我們來幫妳囉,這次一定可以幫到妳的。」

 

        我也跟著蹲在床邊,說:「我也是來幫妳的,如果妳願意的話,就帶我去妳真正所在的位置吧。」

 

        對方似乎對這句話終於有了反應,我感覺到床底下果然有一股視線透過隙縫傳出。

 

        「看來她在這裡呢。」夜貓子笑了笑,「等一下把這位大哥哥給帶過去吧,他會幫助你的。」

 

        我確認手機有帶在身上,而且電量足夠後,說:「等我確認那邊的情況之後,會馬上打電話給你們。」

 

        「你自己也要小心喔。」

 

        「我會的。」我彎下身子,將手伸到床底下,「能帶我過去嗎?」

 

        有隻纖細的手輕輕抓住我的手掌,她似乎猶豫了一下,但最後她仍用力一拉,我感覺到一股怪力將我拉扯到床底下。

 

        出於本能反應,我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眼時,我知道這裡不是蘇羿的床下。

 

        這裡的空間稍微大了一點,充滿了蘇羿說過的消毒水味,少許的光線從側邊傳過來,有一塊簾布阻隔了光線。

 

        這裡到底是哪裡?我伸手往光線的來源觸摸,一樣摸到了冷冰冰的地板,再往外一伸,掀開了遮住光線的簾布,發現光線來源原來是從窗戶照射進來的路燈燈光,透過強烈的路燈,我可以看到外面的環境,這是一間房間,跟蘇羿房間的格局一模一樣,我果然還在同一棟公寓裡面。

 

        我所在的位置,應該也是在某張床底下吧,剛剛掀起的簾布其實是沒套好的床單,不過這種大小應該是一張雙人床,跟蘇羿狹小的床底空間完全不一樣。

 

        房間裡沒有開燈,也沒有其他聲音,看起來應該沒有人在。

 

        我將身子爬出床底,只要走到外面去,確認這是哪一間房間,任務就完成了。

 

        不過我的上半身剛爬出床底,有隻手在後面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嚇了一跳,轉頭一看,那個女孩就趴在我的身後,她從床底伸出手抓住我的衣服,並搖了一下頭。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聽到門口傳來鑰匙插入的聲音。

 

        我馬上明白女孩想跟我說什麼,便將身子急速縮回床底。

 

        我跟赤裸的女孩擠在床底下,但這實在不是一個浪漫的場景。

 

        「先別讓我回去,」我輕聲說:「我要幫妳解決這一切。」

 

        女孩點了一下頭,然後將食指放到嘴唇上,示意我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床外傳出了腳步聲,還有一個男人的喃喃自語聲:「什麼啊……」

 

        聲音越來越大。

 

        「每天都是這樣……」

 

        「殺死她好了。」

 

        「還不夠,乾脆把他也殺死吧。」

 

        「最好都殺光。」

 

        男子的腳步聲停在床邊,他噗通的坐在床上,整個床體劇烈的搖晃了一下。

 

        「喂,妳在哪邊啊?是不是該出來一下?」男人突然大聲說道。

 

        有那麼一秒,我以為他發現我了。

 

        女孩將手按在我的臉上,似乎是叫我不要亂動,然後她從另一邊爬了出去。

 

        「又躲在床底下啊?這次不躲在電視後面了嗎?也好啦,勉得我看電視看到一半又被妳嚇到。」男人踢了一下床腳:「不過妳本來就應該在床底下才對,那才是妳應該永遠躲起來的地方,不是嗎?呵呵呵。」

 

        男人的這句話道明了一切,我看向床頭,果然看到了我預想中的東西。

 

        有幾袋被分成好幾份包裝的垃圾袋塞在那裡,濃厚的消毒水味正是從那邊傳出來的。

 

        我放慢呼吸,壓抑心跳,深怕男人會發現我的存在。

 

        「喂,妳今天有沒有都乖乖在家啊?」男人問。

 

        「……有。」我聽到了女孩輕微的答覆。

 

        「騙人!」

 

        先是聽到一聲重擊後,我看到女孩的身體倒在地板上,她絕望的雙眼跟我對上。

 

        「我今天又聽到有人在說了!說家裡好像有其他人在!是不是妳又亂跑了!是不是!」男人的腳狠狠踹向女孩的腹部。

 

        女孩的臉孔扭曲成一團,只發出極小聲的呻吟。

 

        我察覺到不對勁,女孩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何這個男人還可以如此毆打她?

 

        「每天都在亂跑!給別人添麻煩!為什麼不乖乖待在家裡呢?」

 

        男人一腳踢向女孩的臉,女孩的頭轉回來時,臉色一樣痛苦,但是沒有任何傷痕。

 

        霎那間我懂了,女孩的確是死了。

 

        也許是生前對這個男人的服從,以及對他的恐懼,使女孩無法脫離這個噩夢,死後仍然會受到他拳頭的傷害,儘管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但靈魂深處已經記住了這種疼痛。

 

        男人是在痛毆女孩的靈魂。

 

        「妳要知道啊!如果不是我好心念在跟妳有感情!早就把妳丟掉了!讓妳變成孤魂野鬼!」男人大罵。

 

        女孩伸出手,舉向我的方向。

 

        她張開手掌,試圖尋求我的幫助。

 

        但現在還不是出手的時機。

 

        如果現在被發現,我可能爬出不出這個床底,現在也無法通知夜貓子他們,必須再等待時機才行。

 

        男人又毆打了女孩好一陣子,最後他下令道:「現在給我滾回去床底,不要再讓我看到妳亂跑!我叫妳的時候隨時給我出來!」

 

        女孩慢慢爬回床底下,鑽入我的懷中。

 

        她簍著我在哭,讓我相當不知所措。

 

        每一滴淚的溫度都是冰冷的刺入我心,畢竟不是活人的眼淚。

 

        然後機會來了。

 

        男人將衣服丟在床上,我看到他的赤腳往浴室走去。

 

        趁他洗澡時,這是離開這裡的最好時機。

 

        我在女孩耳邊輕聲說:「我離開這裡後,馬上會報警抓他,好嗎?」

 

        女孩聽進耳裡,終於放開了我。

 

        浴室中傳出沖水的聲音,我注意著男人的動向,小心翼翼地爬出床底。

 

        或許是我的運氣終究差了那麼一點,當我好不容易將身體全部爬出床底時。

 

        等身體完全站起來,抬頭一看時,我的眼神剛好跟一腳跨出浴室外面的男人對上。

 

        他偏頭盯著我,冷冷地問了句:「你是誰?」

 

        沒有時間回答他,我只有兩個選擇。

 

        轉身開門逃跑,或是制伏他。

 

        以體格來說,我沒有選擇第二選項的自信。

 

        我轉身往門口跑,我聽到男人從浴室外面衝出來的聲音,但也聽到他大喊:「喂!妳幹嘛!」

 

        在我的手打開門鎖時,我轉頭在這房間看到的最後一幕景像,是女孩撲向那個男人,男人腳底滑了一下,往後摔倒在浴室裡。

 

        女孩終於有了第一次的反抗。

 

        我跑出房間,先打電話通知警察後,我才打給了夜貓子。

 

        「我沒事。」我有種劫後餘生的倖存感。

 

 

 

 

 

 

        詭誌出版社的二樓。

 

        「那女孩的遺體正式火化後,就可以正式成佛了吧。」夜貓子相當難得的在瀏覽網路新聞。

 

        那女孩的父親終於領回了女孩的遺體,在媒體前放聲大哭,等了兩年,終於找到女兒了。

 

        「一定可以成佛的。」我看著另一條新聞。

 

        那個男人在浴室中摔倒,頭部重擊到洗手台,脖子被撞斷了。

 

        女孩對他的第一次反擊,就報了仇。

 

        我想起在床底下時,女孩摟着我哭泣的時候。

 

        每一滴淚水都可以將我的心結凍,她仿佛在自責,當初為何要愛上這樣喜歡傷害她的男人。

 

        而刻印在靈魂中的疼痛跟奴役感,讓她死後還要繼續遭受男人的折磨。

 

        誰說現代的都市沒有鬼。

 

        這種混蛋男人就是都市中的魑魅魍魎。

 

        新一季的詭誌都市傳說專欄已經結束了,似乎受到讀者不錯的反應。

 

        老熊叫我準備寫第二季,用另一種標題繼續寫出都市傳說的故事。

 

        「標題該取什麼?」

 

        「第一季你不是在寫魑談嗎?接下來該寫魅談啦!」

 

        老熊又交給我一疊都市傳說的資料。

 

        我翻了一翻。

 

        或許仍有人覺得那都是無聊的傳言。

 

        但在我們眼裡,那是潛藏在都市中的魑魅魍魎所活躍的紀錄。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徹拉修
  • 這是經典都市傳說系列嗎?
    和裂嘴女一樣都有點耳熟能詳。
  • 是的沒錯~在日本很有名 XD

    於 2016/02/04 20:13 回覆

  • onlyIU70102
  • 路邊攤大大您好,剛看完死亡樹海,也是第一次看您的作品,覺得很棒,心情跟著劇情一樣 從一開始驚悚到完全平靜。

    部落格還有很多很棒的作品,我就慢慢品嚐了。

    路邊攤大大,新年快樂哦 By愛看小說的平凡人
  • 謝謝你!請盡情觀看吧~~~

    於 2016/02/07 11:10 回覆

  • You-Ru Syu
  • 簡婕的妹妹出現了!
  • 其實這不是她第一次出現XD

    於 2016/02/07 11:10 回覆

  • 鐘鈺筑
  • 攤大~
    時隔多年終於又看到你了T_T
    記得台論還在的那個時候我常常看你的文看到晚上睡不著
    現在都20了,看你的文..還是很害怕XD
    真的很喜歡你寫作的風格
    看了會欲罷不能
    希望攤大在新的一年也能寫出更多更精采的故事喔:)
    新年快樂!
  • 20了,恭喜你也邁入看我小說長大的境界了XDD

    於 2016/02/07 15:50 回覆

  • 雪若霜
  • 風海在逃離的時候
    有留下指紋(打開門鎖)
    這樣不會被警方誤會調查嗎?
  • 嗯...主角有無雙XD

    於 2016/07/08 23:47 回覆

  • 小蝶兒
  • 這故是我喜歡,尤愛都市傳說.是說疑點?為何已變成鬼的女孩無法對他下手呢?疑點二?為何她得待在床下,難道不曾試過,直接把兇手拉進去嗎
  • 我的設定是,兇手對於女孩的虐待及疼痛已經深深烙印在女孩的靈魂上了,所以女孩完全不敢反抗兇手,才希望找人來幫忙。

    這在文中有提到喔:

    霎那間我懂了,女孩的確是死了。

    也許是生前對這個男人的服從,以及對他的恐懼,使女孩無法脫離這個噩夢,死後仍然會受到他拳頭的傷害,儘管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但靈魂深處已經記住了這種疼痛。

    於 2016/08/21 22:54 回覆

  • 訪客
  • 我比較好奇為什麼蘇翊不直接裝一隻麥克風
    就可以知道女孩想說什麼了@@
    不過看到結尾還是難過到流眼淚...
    傻孩子,父母會心疼的
  • 其實當時也有想過,或是放個錄音機請她錄下想說的話這樣,不過為了故事走向,還是決定這樣寫....

    於 2017/07/05 00:19 回覆

  • 訪客
  • 然後「補」食因為好奇而靠近隙縫的人類

    她「簍」著我在哭
  • 等等修改~

    於 2017/07/16 22: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