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好像來到一個很不得了的地方上班。

 

        上班的第一天,雅雯這麼想著。

 

        所謂的不得了,並不是指公司的規模特別大,或是薪資特別優渥,或工作內容特殊等等……

 

        相反的,雅雯的這份工作內容其實相當平凡。

 

        她剛錄取的這份新工作,是百貨公司中的一家流行服飾店的銷售店員,是份再普通不過的工作。

 

        但為什麼會用「不得了」來形容呢?

 

        那是因為這個樓層的環境跟氣氛。

 

        雅雯的店所處的這個樓層,都是專營流行服飾的櫃位,有很多品牌都很受年輕人歡迎。

 

        但是這個樓層中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雅雯感覺到全身不自在。

 

        那是一種恐懼又夾帶著焦躁、既不安又詭異的複雜情緒,每當雅雯一上班,來到這個樓層,就會有這種感覺。

 

        她相信,在這裡上班的其他人也都有這種感覺,只是差在她們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而雅雯還沒有而已。

 

        跟雅雯一起上班的同事惠茹,就常常跟雅雯說道:「感覺很怪吧?沒關係,等妳習慣以後就沒什麼囉。」

 

        「好的,我會努力適應的。」雅雯往往都這麼回答,但雅雯並沒有跟惠茹說出事實,那就是她的體質從小就比其他人還要敏感一些……

 

        這股詭異的情緒來源,來自於樓層中的假人模特兒。

 

        當雅雯一開始來到這個樓層時,一看到那些假人,她就明白了。

 

        自己真的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啊……

 

        在這邊,整個樓層的假人模特兒,眼部都被紅布條纏繞、綁起來,遮住了眼部。

 

        有些戴展示墨鏡的假人也是這樣,先綁上紅布條後,再戴上墨鏡,整層樓的假人模特兒無一倖免,眼睛都被紅布條遮了起來。

 

        在習俗中,只有點光前的石獅子,會像這樣用紅布條遮住眼睛吧,這些假人又為什麼會被這樣對待呢?

 

        而且這種情況只出現在這一層樓,其他樓層的假人模特兒都很正常。

 

        一開始來到這邊的時候,天生的敏感體質就告訴雅雯,會這樣是有原因的,而且是非常恐怖的原因,在這邊一定發生過某些事情。

 

        在這間百貨公司,這件事似乎是不能說的秘密。

 

        「那些假人的眼睛為什麼要矇起來呢?」雅雯在第一天時就對惠茹提出了這個禁忌的問題。

 

        在回答前,惠茹還裝腔作勢地嚇唬了雅雯:「妳想要知道嗎?」「很恐怖喔。」「妳知道原因後應該不會嚇得離職吧?」「真的嗎?真的想要知道嗎?」

 

        嗯嗯,我準備好了,請告訴我吧。

 

        雅雯不斷答應之後,惠茹才把這段不曉得是虛構或是真實發生的故事告訴雅雯。

 

        這間百貨公司在當地是歷史相當悠久的一間百貨了,屹立至今也有二十餘年。

 

        而這件事,大概發生在十幾年前,在這樓層中有一位擔任店員的女孩子因為感情上的糾紛,導致男友跑到櫃位來跟她理論,最後雙方沒有取得共識,女孩最後要請百貨公司的保全來趕人的時候,男友這時竟然拿出預藏好的刀子,往女孩身上直接刺了好幾刀,不過都沒有刺到要害。

 

        最後上演的就是一齣血淋淋的追逐戰,女孩全身是血的在各個櫃位中逃竄,男友則持著刀子在樓層中追殺她,而當時的其他店員跟顧客眼看男人殺紅了眼,竟沒半個人敢上前去阻止。

 

        女孩逃跑時所留下的血跡,遍佈了整個樓層,在保全趕來制止之前,男人已經逮住女孩,一刀刺穿她的心臟後,自己也割喉自殺。

 

        而在這件慘劇發生之後,樓層裡的靈異事件就層出不窮。

 

        有人曾經聽過假人模特兒的口中發出女孩被刺殺時那悲慘的叫聲。

 

        有人目睹女孩恐懼的臉孔出現在假人的臉部上。

 

        也有人看過模特兒身上突然冒出大量鮮血的幻象。

 

     還有人看到女孩的頭顱直接出現在那些原本設計就沒有頭部的假人模特兒脖子上,面無血色地看著他們。

 

        也有一些店員或顧客在這之後就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在店內摔倒受傷,或被壞掉的燈管砸到頭之類的……

 

        似乎那女孩被殘忍殺害的怨念一直留在這層樓中,無法散去。

 

        為了解決這些靈異事件,百貨公司換過好幾批的假人模特兒,但是都沒有改善。

 

        最後是請一位法師製作了這些紅布條,將假人的眼部纏繞綁住之後,才終於沒有了這些傳言。

 

        在這些年之間,假人模特兒也有陸續換成新的款式,但是紅布條都會在法師的監督之下,持續綁在新的假人身上。

 

        那為什麼不把這層樓直接改建成餐廳或是其他的店面呢?

 

        據說百貨公司擔心節外生枝,才沒有這樣的規劃。

 

        如果變成其他的店面,會再發生什麼事件也沒人說得準,既然現在這樣可以完全抑止靈異事件,那就先維持這樣吧。

 

        只是被紅布條矇著眼的假人模特兒確實有點顯眼就是了。

 

        惠茹對這件事還下了註解:「我曾經找過十幾年前的新聞,確實有這件事,不過那些靈異事件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在這邊上班,一開始的感覺真的是不太對勁,不過跟我一樣習慣就好囉。不過妳要切記,每天上下班前都要檢查一下那些紅布條,看有沒有綁緊,絕對不能讓紅布條掉下來。」

 

        「如果掉下來……會怎樣?」雅雯問。

 

        「我不知道,這種事還沒發生過。」惠茹聳聳肩,「反正不要讓這件事發生就對了。」

 

        「好的,我會記清楚的。」雅雯把這件事牢牢記在心裡,因為她的體質也正警告著她,如果紅布條掉下來,勢必會造成一定的危險性。

 

        雖然能感覺到危險性,但這份危險應該不會影響無辜的人,那女孩的怨念應該是針對著殺害她的男友吧……

 

        總之,在上班時必須好好注意紅布條有沒有綁緊才行。

 

       

 

 

 

        但意外總是來的無法預料。

 

        那天百貨公司剛開門,雅雯自己一個人當班,正在低頭摺衣服時,她聽到了那個聲音。

 

        「去死。」

 

        這兩個冰冷的字讓雅雯全身凍結,這是個陌生且充滿殺氣的聲音。

 

        「妳去死。」

 

        這次變成了三個字,到底是誰在說話?雅雯不敢抬起頭來,只能維持著低頭摺衣服的姿勢,但她知道,說話的不可能是惠茹,也不可能是其他櫃位的人或是顧客,因為這聲音一聽就知道不是從人類的口中所發出的聲音。

 

        「妳去死。」

 

        那聲音又重複了一次,而且蘊含在聲音裡的殺氣越來越重,這沉重的聲音壓得雅雯的身體無法動彈,也無法抬頭。

 

        她接著看到一個東西,緩緩地飄到她的腳邊。

 

        那是一條紅布。

 

        是哪個假人的紅布條鬆脫了?是自己櫃位的?還是隔壁的?

 

        現在不斷對自己威脅著「去死」的人,應該就是那個吧……

 

        雖然心中充滿懼怕並心亂如麻,但雅雯仍試著觀察周遭的環境。

 

        無法抬頭去看,但耳邊可以聽到周遭的聲音,其他櫃位小姐聊天的聲音,零星的顧客在散步的腳步聲,聲音聽起來一切如常……

 

        都沒有人發現嗎?這邊有一個模特兒的紅布條掉落了啊,而且不斷發出恐怖的死亡耳語。

 

        難道只有體質特殊的自己才聽的到嗎?

 

        雅雯的腦裡忍不住聯想出無數恐怖的畫面。

 

        模特兒的臉上,是什麼樣的臉呢?

 

        當初被殺害的女孩,她七孔流血的臉孔正出現在模特兒臉上,淒怨地瞪著自己嗎?

 

        「妳去死。」

 

        這次,聲音的來源似乎更近了一點。

 

        「妳去死吧。」

 

        又更接近了,聲音像是從耳邊發出來的……

 

        不會吧……

 

        那個模特兒,該不會正彎下腰,逼近自己的耳朵在講話吧,這麼誇張的畫面,其他人真的都看不到嗎?

 

        雅雯的眼睛已經忍不住流下淚來。

 

        「對……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她開始道歉。

 

        「你們見死不救,都去死。」

 

        這次雅雯甚至能聽到對方因為憤怒所發出的,咬牙切齒的摩擦聲。

 

        雅雯這時也完全明白了。

 

        那女孩留在這層樓裡的怨念,並不是針對殺害她的男友,而是當時眼睜睜看著她被殺害而不制止的其他店員跟顧客。

 

        難怪,在那些靈異傳言中,出現的都只有女孩,而沒有兇手。

 

        只是經過這麼多年,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換過好幾輪了,只是女孩一直不知道……她仍深深贈恨著在這裡工作的每個人吧。

 

        「快點去死吧。」這句話是最後的催促。

 

        雅雯感覺到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將壓迫著她的頭部往櫃角撞過去之時,一隻手出現在她的眼前,撿起了那條紅布。

 

        「哎呀,竟然掉下來了。」那是隔壁的一位男店員,他撿起紅布,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將紅布纏到模特兒的臉上。

 

        雅雯這時才終於恢復力氣可以抬起頭來,她剛好看到,當紅布重新綁回模特兒的臉上時,那女孩的臉孔就印在上面,滿臉不甘心地瞪著她,說了最後一句:「差一點點就成功了……」

 

        下一秒,男店員已經把紅布條重新綁上去了,假人模特兒恢復了正常。

 

        「妳還好吧?」男店員問,當他看到雅雯臉龐上的淚水後,嚇了一跳。

 

        雅雯拭去淚水,「嗯,還好。」

 

 

        看來,會被當成目標的,都是像自己這樣體質敏感的人吧。

 

        也許自己真的不適合來這種不得了的地方上班……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惠
  • 看到結局以為還會有後續欸XD
    攤大新年快樂哦🙌
  • 新年快樂喔~~~

    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寫太長,哈哈

    於 2016/02/14 23:35 回覆

  • 貓
  • 以為有後續+1
    (順便把女主角和救她的男店員湊成一對吧)
  • 如果這是長篇的話就一定會這樣了XD

    於 2016/02/14 23:35 回覆

  • 訪客
  •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 我不想讓自己故事的角色閃到我啦XD

    於 2016/02/14 23:35 回覆

  • 徹拉修
  • 除了有頭假人和無頭假人,在賣場看到最驚悚的是半頭假人
    (好歹給他完整的頭嘛
  • 詭異的設計哈哈

    於 2016/02/14 23:36 回覆

  • 0w0
  • 據樓上說的

    直接把假人的頭拿掉不就沒事了
    還有法師大人能力不足以渡化怨靈???

    (PS我的驗證碼居然是747474 Q皿Q tremble))
  • 法師:我沒那麼厲害啦

    於 2016/02/14 23:36 回覆

  • 徹拉修
  • 把假人的頭砍掉會再長出來XD
  • 兇靈的頭會直接冒出來喔

    於 2016/02/14 23:36 回覆

  • 訪客
  • 怎麼這篇有股既視感……以前是不是也有百貨公司、某層樓、假人or娃娃之類設定的文章啊XD?
  • 我印象中沒有耶,不過有時真的會因為寫太多故事而喪失記憶XD

    於 2016/02/17 00:2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