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大哥,不好意思。」坐上計程車後,我對司機說:「可以麻煩你切到廣播嗎?我想聽○○電台。」

 

        本來正要用車內的螢幕開偶像劇給我看的司機錯愕了一下,他好像很想展示車上豪華的影音設備,還跟我確認:「廣播嗎?你確定?不看電視嗎?」

 

        「不用了,我聽廣播就好,○○電台,謝謝。」

 

        「好吧,我知道了。」司機將音響切換到了廣播,熟悉的音樂在車內響起。

 

        我會用「熟悉」來形容,那是因為○○電台正是我上班的地方,我在電台裡擔任深夜時段的DJ,還頗受夜貓族聽眾歡迎。

 

        而現在正在播放的這首歌,讓我有點意外,這是一首我再熟悉不過的歌曲。

 

        正在主持節目的這位DJ正是我的好朋友,歌曲播完後,我聽著他柔軟的聲音在廣播中說:「剛剛的歌曲,是黃瑩汝的作品,雖然已經是十年前的作品了,但仍然十分動聽,很可惜的她只發行了一張專輯後就沒有推出其他作品了,是非常可惜的一片歌手,不過我們電台有位同事非常喜歡她的歌,我也是因此才接觸到黃瑩汝的歌,希望大家也會喜歡喔。」

 

        我被他逗笑了,因為他所說的那位同事正是指我,我很喜歡黃瑩汝這位歌手的歌,在公司裡眾所皆知。

 

        事實上,我之所以會坐上計程車開始這趟旅程,也是因為她……

 

        抵達目的地後,我在計程車上好好的整理了一下情緒,才推開門下車。

 

        醫院的自動門呼咻一聲打開,不習慣的藥水味撲鼻而來,但我的鼻子自動忽略掉這些味道,我現在滿腦子所想的,都是該怎麼跟我將見到的人互動。

 

        該跟她說什麼呢?

 

        要問候什麼呢?還是要安慰她……

 

        或許……要怎麼安慰都來不及了吧。

 

        不過,有很多話沒有當著她的面說出口,如果現在還不說,以後就絕對、再也沒有機會了。

 

        可是,自己真的有勇氣說嗎……

 

        這樣想著想著,我已經走到病房門口了。

 

        敲敲門,裡面傳來一聲輕柔的「請進」。我打開門,看到病房內只有她一個人,正坐在床上看著我。

 

        「嗨。」我打招呼。

 

        「嗨。」她輕輕回覆。

 

        我走近病床,一邊說出我剛剛準備好的台詞:「不好意思,最近工作忙,到現在才有時間過來探妳。」

 

        為了掩飾緊張,我一邊說一邊拉出椅子來坐,但我坐下後,兩隻手卻不自覺地交纏在一起,無法鎮定。

 

        「沒關係,我的家人今天也是因為工作都出去了,要到晚上才會回來陪我。」她柔柔地應道,她的聲音還是一樣悅耳。

 

        我奮力控制自己的雙手握住膝蓋,讓他們不再亂動,然後定定地看著對方,鼓起勇氣說出她的名字:「瑩汝,真的好久不見了。」

 

        「是啊,真的,十年了。」感覺得出來,瑩汝此刻連說話都相當勉強,身體的狀況應該已經來到了谷底……她還剩多少時間呢?我不敢去想。

 

        「我剛剛……」我吞下因為緊張而產生的唾液,說:「在來的時候,我在計程車上有聽到妳的歌。」

 

        「是你上班的電台嗎?」

 

        我相當震驚,因為我從未跟她說過我在電台當DJ。

 

        我的表情想必十分明顯,瑩汝說:「不用那麼驚訝啦,是其他人跟我說的,我有時也會聽你的節目。」

 

        「喔喔,是這樣啊……」我搔搔頭,這個發展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瑩汝繼續說道:「有時候,你也會播我的歌,我都有聽到,雖然那張專輯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

 

        「妳的歌真的很好聽,我每次上班都會播,而且……」我選了一下措詞,說:「很開心妳終於出片,完成夢想了。」

 

        「那都是十年前了,現在大家早就忘記我的名字了。」瑩汝露出知足的幸福笑容:「在剛出片的時候,公司也沒有在我身上放很多心思……說到夢想,一樣喜歡音樂,現在當DJ的你應該才是最成功的吧?」

 

        「不是,那只是工作。」我說:「而且,我的夢想跟音樂沒有關係。」

 

        「是嗎?那你的夢想是什麼?」

 

        「……在一個悠哉的下午,跟喜歡的女生一對一無憂無慮地聊天吧。」

 

        「哈哈,你好怪喔。」瑩汝笑道:「那有達成了嗎?」

 

        「現在達成了。」說完這句話後,我看向她的這一瞬間,我仿佛找回了十年前那青少年純粹的感覺。

 

        我看到她哭了。

 

        「小克……」她呼出我在十年前的綽號,淚水涓涓而下:「我很想再繼續唱歌……」

 

        「我知道。」

 

        「我想讓大家都可以再聽到我的聲音……」

 

        「我知道……」

 

        「我不想死……」

 

        她的這句話是最後的防線。

 

        我站起身來到病床邊抱住她。

 

        「我都知道,我會讓大家繼續聽到妳的聲音,我保證。」

 

        在這個擁抱中,我立下承諾。

 

 

 

        一個禮拜後,瑩汝離開了。

 

        我沒有去見她最後一面,或是參加相關的儀式。

 

        我將我的努力都花在工作上。

 

        我跑遍公司,拜託每位擔任DJ的同事,在他們每個禮拜主持的時段中,我懇求他們抽時間播出一首瑩汝的歌,只要一首就好。

 

        我想讓大家繼續聽到她的歌,不讓她的聲音被大家遺忘。

 

        而我則身體力行,每次我的節目一開場,就是用瑩汝的歌做開始。

 

        廣播公司的主管也知道了這件事,他們警告我不要再這麼做,他們想讓我在開場時播出電台主打的新歌曲,這樣才會給聽眾留下印象。

 

        但我沒有跟他們妥協。

 

        「除非把我炒魷魚,不然我就會繼續這麼做。」我跟公司的高層表達我的意見。

 

        有一次,我將瑩汝的故事在節目中告訴聽眾後,多數聽眾都支持我繼續這麼做,甚至有人想聽到更多瑩汝的歌。

 

        甚至有媒體注意到了這個故事,進而來到電台採訪我,以及採訪到瑩汝的家人。

 

        對某些人來說,這個故事可能沒有任何意義。

 

        但對我跟瑩汝的家人來說,卻意義非凡,代表我的努力有了成果。

 

        十年前默默無名的一片歌手,如今再躍上媒體版面,儘管只是小小的娛樂新聞。

 

        在報導播出後,我上網去看相關的留言。

 

        就如同我所預料的,有許多正面的留言,但也有許多讓人灰心而且無情的留言。

 

        這些留言像是:

 

        「她誰?」

 

        「沒聽過她,過氣的歌手出來湊版面吧。」

 

        「剛剛在網路上聽了她的歌,還好而已。」

 

        當我以前看待那些不紅的歌手時,我也曾經有過這些想法。

 

        當那些歌手突然出現在電視上,我總會想著:「這誰啊?唱的也不怎樣。」

 

        但如今我的想法轉變了。

 

        我在留言「她誰?」的留言下面發表了回覆。

 

        「她是當你還在這邊發表無謂的言論時,已經用最踏實的努力跟夢想搏鬥過,讓你現在可以認識到她的名字的勇者,那你覺得你又是誰呢?」

 

 

 






==========================================

 

這篇故事也是有感覺就寫出來了,一定會有人問故事怎麼會取這個標題。

 

在這邊分享一位在十二年前、2004年推出專輯的歌手,王羚柔的作品「當我們同在一起」,真的很動聽,可惜的是她也是一片歌手,沒有繼續推出其他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MVYoutube留言裡面,也有失聯的同學正在尋找她。

 

不曉得現在有聯絡到了沒有呢?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灰灰
  • 洋蔥好大顆Q Q
  • 這篇有嗎 O_O

    於 2016/03/06 14: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