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內餐廳的口味似乎太重了一點,是配合學生的口味所以才做成這樣的嗎?還是單純是打工的學生們手藝不好?

 

        簡詭坐在宇光大學的餐廳中,細嚼慢嚥著口味過重的料理,一邊打量著此刻還逗留在餐廳中的學生們。

 

        現在已經是下午第一節課的時間,但還有不少學生在餐廳中聚集,有的仍在用餐,有的圍成一圈在討論事情,應該都是下午不用上課的學生們吧。

 

        也有許多學生進進出出,當他們看到坐在門口附近的簡詭時,沒有人有反應,他們可能只把簡詭當成年紀稍大的學生。

 

        事實上,簡詭已經在這所大學任職一段時間了,雖然不是教職,而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職員,但是校方需要簡詭的某項能力,所以極需要將簡詭留在校內。

 

        簡詭對這種能力又愛又恨。

 

        當自己的身上擁有跟平常人比起來較特殊的能力時,自己的身邊仿佛就多出了一圈漩渦,那些奇怪的事件會不由自主的被自己吸引而來。

 

        關於這點,已經有太多事件可以證明了。

 

        當上帝決定將這項能力分配給簡詭時,就註定了他充滿不可思議事件的人生,而當簡詭第一次瞭解自己的能力時,他也猜到了這一點。

 

        「簡詭老師嗎?」在正前方傳來聲音,簡詭從料理中抬頭一看,一個臉上帶著羞澀的女學生站在他面前。

 

        對方知道簡詭並不是教師,但仍使用了「老師」的敬語,這讓簡詭先產生了好感:「啊,妳是那個誰吧?禹安的朋友?」

 

        「是的。」

 

        「吃過午餐了嗎?」

 

        「已經吃過了。」

 

        「那麼先坐吧,不好意思啊,我還在吃飯。」

 

        女學生在簡詭的對面坐下來,雖然第一印象沒有給人「校園正妹」的感覺,但是觀察一段時間後,她的長相還是給了簡詭「清秀美女」的氣質感。

 

        「那個……妳是叫淑琴,沒錯吧?」簡詭回想起昨天禹安在電話中說過的內容,要請簡詭幫忙的是一位叫陳淑琴的女同學,當簡詭一聽到這個名字時,還因為這名字的樸素而竊笑了一下,沒想到來的是一位氣質美少女。

 

        至於禹安,同樣也是宇光大學的女學生,不久前她跟幾個朋友還有簡詭歷經了一個恐佈的事件,這起事件雖然靠著簡詭的能力找到了真相,但還是在不少人心中留下慘痛的傷痕。

 

        在校園中知道簡詭擁有何種能力的人,也只有禹安她們當初經歷過那件事的少數幾人而已。

 

        淑琴知道我的能力嗎?簡詭試探著問:「禹安請妳來找我時,有說過我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沒有……她只說,如果是簡詭老師的話,應該可以幫上我的忙。」

 

        說是這樣說,其實簡詭根本不知道對方有什麼事情想求助於他。

       

        「是有什麼事情想找我幫忙呢?」聽完淑琴的說明後,簡詭才明白為何禹安會跟對方推薦找他幫忙。

 

        淑琴拿出手機,展示出一張照片後,說:「我想請簡詭老師幫忙找她。」

 

        螢幕上是一個綻放著陽光笑容的女孩,背景似乎是宇光大學的校園。

 

        「她發生了什麼事?」

 

        「她是我的同學,叫做李湘茹,現在失蹤了。」

 

        簡詭「嗯」了一聲,示意淑琴繼續說下去。

 

        「我跟她的家人都在一直找她,她已經失蹤一個月了,手機跟網路都完全聯絡不到她,所以才請簡詭老師……」

 

        「可以說她失蹤的情況嗎?這才是重點。」

 

        「啊,好的。」大概是察覺到簡詭決定要幫忙了,淑琴說起話來有自信了一些:「我跟湘茹除了是同學外,也是室友,我跟她在外面一起租公寓住。」

 

        就是那種專門租給學生住的便宜小公寓吧,簡詭想。

 

        「那一天,因為我下午還有選修的課,所以湘茹她就先回去了,可是我晚上回去時,發現湘茹的東西都放在房間裡,我本來以為她又出門了,但是……一直到很晚她都沒有回來,我開始害怕了,我先連絡她的家人,又在大學週邊找,怎麼找都找不到,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的手機跟網站都連絡不上了。」

 

        「當時房間裡有什麼痕跡嗎?」

 

        「痕跡?」

 

        「有反抗或任何暴力留下的痕跡?」

 

        「沒有,房間的物品都放的原來的位置,而且當我回去時,房間也是鎖起來的,所以應該是湘茹自己出去了,然後在外面發生了事情,才回不來了……」

 

        「嗯……」簡詭皺起眉頭,如果房間內有留下痕跡的話,那麼只要到房間去,再使用他的能力,應該可以找到一些線索,如果是在外面的話,範圍就變大了。

 

        像是終於要說出重點般,淑琴說:「之所以會急著找簡詭老師幫忙,是因為還有另一個因素。簡詭老師知道前幾天有逮捕一個連續殺人犯的新聞嗎?」

 

        簡詭全身一顫,他沒料想到話題竟會轉到那起案子上面,「嗯,我有在新聞上看到。」

 

        前幾天,警方在市區中逮捕了一名男子,並在他的住所內搜出多名女子的衣物、皮包、鞋子等,警方懷疑男子殺害多名女子,但是現在還沒發現任何屍體,男子也對此一直不願招供,因此陷入膠著。

 

        「湘茹的皮包在他的房間裡被發現了,警方也因此連絡了湘茹的家人。」

 

        「所以你們也認為他殺害了湘茹嗎?」

 

        「不,」淑琴搖搖頭:「在見到遺體前……湘茹的家人不願相信她已經不在了,他們相信湘茹還活著,我也這樣相信著。」

 

        「是這樣嗎……」簡詭說:「警方還有什麼線索嗎?」

 

        「沒有了,他們只有發現湘茹的皮包而已,所以我們相信她還活著。」

 

        只發現皮包,沒有屍體跟其他衣物,也可以理解成對方只是把皮包撿回家,或是只搶走了皮包,如果這樣的話,湘茹本人又發生了什麼事?

 

        最壞的打算仍然不變,現在家長跟淑琴所抱有的希望,在簡詭的眼中實在是很脆弱,仿佛只要再找到一條線索,她們的希望就會破碎。

 

    「那麼等一下可以到我到妳們租的公寓看一下嗎?」簡詭問。

 

        簡詭會這樣問,就是代表答應要幫忙了,淑琴用力的點了點頭:「可以啊,我下午已經沒有課了。」

 

        「那麼等一下我們就出發吧。」

 

        但淑琴還有點話想說:「那個……我可以問一下嗎?」

 

        「什麼?」

 

        「禹安只說老師你有自己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不介意我問一下嗎?你有什麼方法?」

 

        「對不起,這是秘密。」簡詭微微一笑,把還沒吃完的料理收好,走向廚餘區。

 

        簡詭的能力是秘密,在校園中只有少數幾人知道,就連在外面的世界中,知道簡詭能力的人也不超過五個。

 

        除了宇光大學職員的身分外,簡詭的另一個身分是畫家。

 

        是藝術家,也是異數者。

 

        簡詭的右手,能夠畫出常人無法理解或無法看到的東西。

 

        這些東西不光只是鬼怪,甚至脫離了鬼怪的界線,帶往另一個時空的畫面。

 

        只要感應到這些東西,簡詭的右手便會開始自動作畫,不管是用什麼畫具,簡詭都能夠快速的完成一幅詭異畫風的作品。

 

        國內對於簡詭的作品還沒有那麼高的接受度,甚至將簡詭視為異端,但是國外有多數人卻相當喜歡簡詭的作品,這也是簡詭在宇光大學內任職的原因,許多國外的藝術大學便是看上了簡詭的名號,而過來進行交流。

 

        在國內,擁有這種能力的,據簡詭所知還有另外兩個人。

 

        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能力,因為這種能力,簡詭這些藝術家中的異數者,無法畫出自己所喜歡的畫面,無法創造自己喜歡的東西。

 

        但讓自己的右手擁有這種能力,上帝應該有祂自己的理由。

 

        例如,讓自己捲入這些怪異的事件中,然後找出真相……

 

 

        淑琴跟湘茹租的房子是那種在校園附近隨處可見的公寓大樓,大門處沒有警衛也沒有門禁,入口就只是一扇看似堅固但從未上鎖過的鐵門。

 

        踏上階梯時,簡詭注意到每個樓層間都有裝設監視器,便問:「監視器有拍到什麼畫面嗎?」

 

        「我們也問過房東了,他說那只是裝來防小偷的,根本沒有真正在運作。」淑琴說,這種擺設用的監視器價錢比真正的監視器要便宜很多,許多預算不足的人的確會先選擇這種監視器。

 

        淑琴打開了房門,她帶簡詭入內,並問簡詭需不需要什麼喝的時,簡詭婉拒了,他抬頭觀察著房間的每個角落,雖說有些衣物跟物品是隨手就丟在地上,但還不到混亂的地步,也不算特別整潔,女孩子們一起居住,其實房間並不如男生們所想的那麼乾淨。

 

        簡詭問:「湘茹失蹤的那天,房間裡就是這樣嗎?」

 

        「嗯,她的東西我都沒有在動了,我盡量維持當天的情況。」

 

        簡詭的手輕輕拂過掛在椅子上的衣物,一邊感受著這房間帶給他的氣息。

 

        沒有感覺,右手並沒有抽動跟想作畫的慾望。

 

        如果當時在這邊有發生過什麼事,假設湘茹有被暴力脅迫,或是任何不尋常的事情,都應該會留下跡象,然後刺激到簡詭的右手才對。

 

        那麼,那一天湘茹只是很正常的離開這裡囉?

 

        「湘茹很常待在家裡嗎?或是她常常往外跑?」

 

        「她有時候還是會出去,可能在市區晃晃買些東西,或是到學校的資訊教室用電腦……都不一定。」

 

        果然還是她在外出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吧,從房間裡可能是找不出什麼線索了。

 

        「關於那篇有嫌犯被逮捕的新聞,妳可以給我看一下嗎?」簡詭的手機並不是智慧型手機。

 

        淑琴馬上拿出手機連上網路,翻出了那篇新聞,拿到簡詭眼前。

 

        那名男子似乎是想在陽台上晾乾受害者的內衣褲,住在隔壁的女住戶發覺不太對勁,因為那些衣物上面竟然還殘留著血跡,因此報警處理,警方來到之後,發現男子的住所裡還有多名女子的衣物,甚至皮包證件,而湘茹的皮包就在其中。

 

        警方逮捕這名男子後,發現男子的精神失常,無法正常對話,目前先將該男子對回局中偵訊,釐清這些物品的來源,並不排除男子有殺害多名女性的可能。

 

        等簡詭看完後,淑琴補充說明:「警察說,在房間裡沒有發現湘茹的衣服,也沒有其他線索……」

 

        「房間裡有血跡嗎?」

 

        「這個,警察沒有跟我說……」

 

        「線索一定會有,只是他們無法看到。」簡詭舉起右手,握起拳頭再鬆開來,「應該有個負責跟家屬連絡的警官吧?妳有連絡方式嗎?」

 

        「有的。」淑琴再度操作手機,說出了一支電話號碼,「他說他姓唐,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給他。」

 

        簡詭馬上將電話輸入到手機裡,「好極了,明天可以幫我約他出來嗎?」

 

        「應該沒問題,可以要跟他說什麼?」

 

        「就說我們有線索想提供給他。」

 

        「這……算是說謊吧?」

 

        「沒關係,到時交給我就好了。」簡詭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簡詭在離開公寓時,淑琴特地送簡詭到街口,並深深地行禮:「簡詭老師,真的很感謝你的幫忙。」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簡詭揮揮手。

 

        如果是在以前,簡詭絕不會想捲入到這種事件裡,但是在發生許多起事件之後,他知道了他的責任。

 

        上帝給予他的右手這種能力,不光光是畫畫而已。

 

        重點是這些畫背後的真相,將可以幫助許多人。

 

 

        到了與唐警官約好的時間,淑琴因為有課,所以沒有陪著簡詭,但是她在電話中已經將簡詭的身份跟唐警官說明清楚了,唐警官可以完全相信簡詭。

 

        唐警官是個身材粗壯的男子,緊繃著的臉孔帶著殺氣,給人一種狠腳色的感覺,不過實際交談之後,會發現其實他沒那麼可怕。

 

        為求方便,淑琴幫簡詭約在了警局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因為不會交談太久,所以也不選擇咖啡廳那種耗時間的地方了。

 

        不過,唐警官抵達便利商店時,先比了一下店內,問簡詭:「抱歉,我可以買個早餐嗎?」

 

        儘管現在已經是快要上午十點了,不過簡詭並沒有多說什麼,可能搜查工作真的很繁忙,連早餐都還沒有時間吃吧。

 

        沒多久,唐警官手裡握著三明治,邊吃邊走出商店:「老師,對不起啊,整個上午都待在局裡忙,連到便利商店的時間都沒有,肚子都餓壞了。」

 

        聽到唐警官也敬稱他為「老師」,讓簡詭對這位外表兇狠的警官也先有了些好感。

 

        兩人交換了名片,唐警官的全名叫唐志翔,是這起案子搜查小組的成員之一。

 

        「淑琴說,你有線索要提供給警方對吧?」志翔吃完三明治,擦了擦嘴,「是怎樣的線索呢?你曾經看到嫌犯出現在校園內嗎?還是?」

 

        「我想先請教警方目前的進展,你們又有什麼線索呢?」簡詭反說:「新聞中完全沒有提出該嫌犯的名字,只說是一名精神失常的男子,也沒有說出他的住處在哪裡,也沒有說到底發現了幾名受害者的物品,感覺警方似乎也毫無頭緒呢。」

 

        「那些都是偵查程序的保密作為,不公開當然是正常的。」志翔瞇起了眼睛,很明顯,他已經開始懷疑簡詭的身份:「應該是老師你有線索要提供給我們才對吧,怎麼問起這些了?這些問題只有煩人的記者才會問的。」

 

        「我想跟警方,不,該說是跟你談一個條件,」簡詭說:「能夠讓我到嫌犯的處所去一趟嗎?或是讓我接觸嫌犯本人,這樣的話,我就可以給你足以破案的線索。」

 

        「嫌犯本人還在偵訊,外人是嚴禁接觸的,至於他的住所,我們已經搜查過了,有證物價值的東西我們都帶走了,已經沒什麼好看的了。」

 

        「有些線索,是你們用肉眼看不到的。」簡詭加強了語氣,他知道這是一個突破口:「既然證物都被帶走了,那我去一趟,應該不會怎樣吧?」

 

        志翔在猶豫了,簡詭觀察的出來,於是他又說:「如果我到時沒有找出其他線索的話,隨便你用一個罪名逮捕我吧,擅闖現場或妨礙公務什麼的,拜託你了!」

 

        可能是怕簡詭下一秒就要跪下來了,志翔幾乎要伸出雙手扶住簡詭,「好啦,我知道了!淑琴在電話裡也說你一定有方法可以找出湘茹她們……我就先相信你好了,不過到時你不能帶相機或手機進去,而且我要全程陪在你旁邊,以防你偷拿走什麼物品。」

 

        「沒問題。」簡詭想著,自己所需要的只有紙跟筆而已。

 

        志翔看一下手錶,說:「在下午的搜查會議之前還有幾個小時,我現在就載你過去吧,如何?」

 

        「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的車在警局前面而已,不過我建議你別抱太大希望喔。」志翔拿出車鑰匙,嘆了口氣說:「這一點還沒有對媒體或任何家屬說過,我建議你也最好不要說出去。」

 

        「什麼?」

 

        「我們發現的李湘茹皮包上面,也濺滿了血跡,DNA比對已經出來了,的確是她的血跡,所以說……」

 

        簡詭馬上切斷志翔的話,說:「還沒發現屍體前,就都還有希望,我都是這樣想的。」

 

        「等你到了現場,找到線索後再說這句話也不遲。」志翔帶著簡詭往車子走去。

 

 

        嫌犯居住的地點隱匿在市區的公寓中,這種公寓比起淑琴她們所租的學生公寓還小還窄,整體衛生環境髒亂不堪,簡詭本來想不可能會有人居住在這種地方呢。

 

        志翔先跟房東拿了房間鑰匙後,大搖大擺地往上走,一邊說明:「因為這個地點還沒有對媒體曝光,而且該拿的證據也都拿了,所以已經沒有在管制了,頂多把門上鎖而已,不過我們也跟房東說,那間房間先不要租給任何人。」

 

        一打開房門,可能是經過整理,整間房間可以說是空蕩蕩的,除了基本的傢俱外,私人物品幾乎全被警方搜刮一空。

 

        「怎樣?看到這幅景象,有線索了?」志翔靠在牆上,等著看簡詭發揮。

 

        簡詭拿出紙筆,靠到了餐桌上。

 

        還站在門口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

 

        而身在房中時,他的右手已經在抽動著,傳達著作畫的慾望。

 

        這裡一定發生過什麼事,保證絕對不會是好事,自己的右手,只會畫出黑暗的事實。

 

        原子筆的筆尖在紙張上簌簌作響,連志翔也忍不住懷疑他到底在幹嘛:「你在記筆記嗎?還是在畫畫?」

 

        要簡單畫出這房間想傳達給簡詭的訊息,兩分鐘就足夠了。

 

        簡詭看著畫出來的作品,冷冷地說:「警方現在有考慮過共犯的可能性嗎?」

 

        「共犯?」

 

        「嗯,除了被你們逮捕的那一個人之外,還有另一個共犯,你們應該在這間屋子裡發現了七名女子的物品吧?你們已經逮捕的那一個殺了兩個人,而另一個還沒落網的,殺了五個人……另一個人的危險程度更高,他才是你們要追查的目標。」

 

        「等等等,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發現了七名受害者的物品?」志翔會這樣反問,代表簡詭說的是事實,從現場的衣物、證件來判斷,的確是七名受害者。

 

        志翔將頭探到餐桌上,看到了簡詭剛剛畫出的東西。

 

        在紙上,畫著這個房間,正中央站著兩個人影,一大一小,小的人影手上延伸出兩個球狀物,大的人影則是五個……這幅畫給志翔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兩個人手上正提著人頭。

 

        而小人影的周遭,還畫上了許多直的粗線條,像是監獄一樣,簡詭馬上就判斷出這幅畫想表達的意思。

 

        被逮捕的男子殺了兩名受害者,而另一名危險程度較大的犯人殺了五名,而且還逍遙法外。

 

        「雖然這不算是正式的證據,但是你們的搜查方向應該要認真找出另一名共犯,要在他下次下手之前快點逮住他才行……」同時,簡詭發現這幅畫中似乎少畫了什麼。

 

        畫上沒有血跡、沒有屍體、沒有斷肢,只有象徵性的七顆人頭。

 

        簡詭問:「在這房間中,只有在受害者的物品上找出血跡嗎?地板跟牆壁上都沒有嗎?」

 

        「檢驗過了,沒有。」志翔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受害者都是在另一個地點遇害的,被逮捕的嫌犯只是把她們的物品帶過來這裡,運氣不好被看見罷了……我們正在努力追查第一案發地點,只要找到那個地方,相信就可以找到屍體,至於共犯……我會在下午的搜查會議上提出來的。」

 

        「你相信我說的話嗎?」簡詭徵詢意見似地問道。

 

        「你剛剛畫出了警方的搜查機密,七個人,這真的嚇到我了,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就當你是瞎猜的吧,但我想你應該可以相信。」

 

        「謝謝你。」簡詭致禮。

 

        志翔載簡詭回到宇光大學,簡詭原本想先打給淑琴說一下進度,不過今天所得知的基本上都是壞消息,不如先不要說算了。

 

        那七顆人頭,所代表的就是受害者們都不在人世上了吧。

 

        明天再約淑琴出來吧,簡詭心中這麼想著,然後決定先去學校餐廳吃吃口味過重的午餐料理。

 

 

        說不出時間,只知道現在大概是深夜。

 

        手機響了,眨了眨眼睛看向刺眼的螢幕,簡詭看到號碼,是淑琴打來的,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應該不會現在打電話來吧。

 

        「什麼事嗎?」簡詭揉揉眼睛,「有湘茹的消息了?」

 

        「……」

 

        簡詭沒有聽到對方說話,但他聽到了某種沉重、急湊的呼吸聲。

 

        右手抽動了一下。

 

        簡詭從床上坐了起來,腦袋像被潑了冷水一樣清醒過來:「你是誰?」

 

        他將手機交到左手,而右手抄過原子筆後,他已經憑感覺在便條紙上自動作畫。

 

        出事了,電話那邊一定出事了,不然不可能畫的出東西來。

 

        「你想要幾份呢?」一個沙啞的男性聲音。

 

        「什麼幾份?」

 

        那沙啞的男聲急促地喘氣,簡詭仿佛能感受到他骯髒的氣息穿過話筒:「你想要把她分成幾份呢?切成幾截呢?」

 

        「你傷害了她?」

 

        「不只,不只這樣,你猜猜看,猜猜看,你想要幾份呢?要切成幾片才夠呢?」

 

        簡詭受不了這種對話,同時,他已經看到右手完成的畫。

 

        一個四分五裂的女性人形。

 

        「她最好平安無事,不然你就死定了。」

 

        「我等著你,你來找找看我吧,怎樣?來找找看吧。」

 

        簡詭用力掛斷電話,他先站起來,在房間中走了兩圈,倒了一杯冷水喝掉,然後在心中不斷叫自己冷靜。

 

        冷靜、冷靜,之前還遇過比這誇張的事情吧。

 

        這王八蛋,他如果盯上了湘茹,怎麼可能不會注意到淑琴?

 

        要先通知那個警察,然後再趕過去淑琴的公寓,要快點。

 

        簡詭馬上撥了志翔的電話,對方可能還沒睡,背景傳來一堆男人的吵雜聲。

 

        「唐警官,你睡了嗎?」

 

        「噢,還沒啊,我人還在局裡。」

 

        「淑琴出事了,你能趕去她的住處嗎?」

 

        「發生了什麼事?」

 

        簡詭把剛剛那通電話內容簡要地講給志翔聽,志翔聽完馬上說:「我十分鐘後就會到,你呢?」

 

        「我也會馬上過去,在那邊見。」

 

        說完電話後,簡詭馬上換好了外出服,出門跨上摩托車,憑著記憶直奔那棟公寓。

 

        抵達時,已經看到志翔的車停在樓下了,簡詭三步併兩步的跨上階梯,衝上淑琴所居住的樓層,只見志翔站在房門口,對著氣喘吁吁的簡詭搖了搖頭。

 

        是什麼?發現屍體了嗎?還是?

 

        「裡面沒有人,我們來晚了。」志翔說,一邊搖了一下門:「門被很巧妙的破壞了,可能沒有發出聲響吧,房間裡面沒有很混亂,雖然有一點打鬥的痕跡,但是……」

 

        沒等他說完,簡詭推開志翔,搶一步進入了房間裡。

 

        的確,房間裡的擺設跟昨天來時差不多,只有在一小角有著打鬥過的混亂痕跡。

 

        「鄰居應該有聽到什麼聲音吧。」簡詭轉身,跑到對面的住戶門口,用力敲起門來。

 

        一個長著一張大臉的女學生慢慢打開門,懦懦地探頭出來。

 

        「妳剛剛有聽到對面傳來什麼聲音嗎?或是任何不尋常的地方?」簡詭問。

 

        「嗯……那個好像有被一個聲音吵醒。」

 

        「到底有沒有!」簡詭厲聲問道,嚇得女學生全身發抖:「是有聲音啦,有好像發出打架的聲音,可是只有一下下而已,我以為是男女朋友吵架……」

 

        「就這樣?那聲音持續了多久?」

 

        「大概……十幾秒而已吧。」

 

        「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記不太清楚了……可能一個小時以前了……」

 

        簡詭嘆了口氣,如果被聲音吵醒就馬上報警的話,也許還來的及,但是公寓的每個住戶都選擇把自己鎖在家裡。

 

        回到淑琴的房間裡,看來志翔已經對房間做過簡單的搜查了,他說:「沒有找到淑琴的手機或是血跡,床鋪上面也是一片混亂,看來犯人是偷偷破壞鎖進入房間,打算將淑琴強制帶走,淑琴雖然有反抗,不過看來沒兩三下就被制伏了。」

 

        簡詭頹喪地坐了下來,犯人一個小時前來過,而自己是在十五分鐘前接到那通電話,也就是說犯人已經將淑琴帶回藏身處後,才打電話過來的。

 

        有辦法追蹤電話的位置嗎?不,犯人不是笨蛋,只要把手機破壞或是隨便丟棄,根本無法追蹤。

 

        等一下,簡詭想到了一個不尋常的地方:「唐警官,除了湘茹之外,其他六名被害者的身份,有查出來了嗎?」

 

        「嗯,她們的證件都在現場,所以都查出來了,不過現場反而找不到她們的手機。」

 

        「其他的被害者失蹤的情形,有在家中被強制擄走的嗎?」

 

        「……沒有,家屬說都是外出後才失蹤的。」

 

        「那麼,為什麼這次例外?他跑過來強制把淑琴擄走?」

 

        「……犯人急了,他知道這個女孩在追查真相。」

 

        「又或者,之前負責擄人的都是已經被逮捕的那傢伙,而現在只剩下他單獨作案了,他比較喜歡闖入目標的家裡,還打給被害者的朋友,給他們施加壓力……」想到剛剛那通電話,簡詭忍不住咬緊嘴唇。

 

        淑琴現在還活著嗎?那幅畫代表的,是她已經被殺害了嗎?

 

        「這樣的話,犯人就終於露出了破綻。」志翔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雖然公寓內的監視器都是假的,不過我們會調閱路口監視器,以這棟公寓為起點,如果他是開車的話,就一定抓的到他。」

 

        之前因為無法確定被害者遭擄走的地點,所以才無法確立搜查地區,現在就不一樣了,剩下的那名犯人選擇主動下手,這就讓警方可以循線追查了。

 

        志翔已經開始跟搜查總部的人通話,應該會馬上派人手調閱路口監視器,找出可疑車輛然後一個個追查到終點,也就是犯人的藏身處。

 

        「現在都深夜幾點了,路上根本沒幾台車吧?對,馬上加派人手,一小時之內一定可以查出來的!」志翔對著手機下達命令,因為如果再晚一步,就給了犯人轉移藏身處的機會。

 

        「等等吧,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的。」志翔坐在簡詭的對面,他打量著簡詭的手:「你,是不是可以畫出奇怪的東西?」

 

        意識到志翔的視線,簡詭不自然地挪了一下右手,「嗯,你指什麼?」

 

        「今天上午你在嫌犯住所畫出來的畫,真的很詭異,不是嗎?」志翔說:「你的手可以畫出不尋常的東西吧?該怎麼說呢……陰陽手,對嗎?」

 

        陰陽手啊……簡詭笑了,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該說是可笑嗎?或是諷刺?

 

        見簡詭笑而不答,志翔也沒有再問下去,他們兩人就這樣面對面坐著,等待著手機響起。

 

        半小時後,志翔的手機響了,看來終於有重大消息了:「找到了嗎?三十分鐘至四十五分鐘的車程……有嗎?好好,先派一組人過去吧,我馬上就會到了。」

 

        志翔收起手機,說:「離這邊三十五分鐘車程左右的地方,過濾出一台車,找到一個可疑地點了,要一起去嗎?」

 

        「當然了。」簡詭站起身來。

 

       

        果然,那是一幢跟另一名嫌犯租的公寓十分類似的窄小公寓,只是這邊的環境似乎更為低下,讓人聯想到毒蟲跟遊民的聚集地。

 

        一輛警車已經停在門口了,志翔下車後,兩名員警對志翔行了個禮。

       

        犯人就藏在這棟公寓中嗎?淑琴跟其他被害者也都在裡面吧……

 

        志翔對員警問:「情況如何了?」

 

        「剛剛已經對住戶進行過探訪了,沒有可疑之處。」

 

        「有進到他們屋內做搜查嗎?」

 

        「在沒有命令下來之前還不能那樣做,長官。」

 

        「沒有看起來很可疑的住戶?」

 

        「……」兩名員警互視一眼,他們可能要表達的是「其實每個住戶看起來都很可疑」,而且又是這種時間點,被警察吵醒應該不好過吧。

 

        志翔轉過頭:「簡詭老師,你……」

 

        但是簡詭的手已經在車上開始作畫了。

 

        從車子停在公寓門口開始,簡詭的右手就已經感應到了。

 

        沒花幾分鐘,一幅畫完成了。

 

        志翔拿過畫,跟另外兩名員警一起觀看。紙上畫出公寓的外觀,而在某一間住戶的窗戶上,竟伸出了許多看起來像是四肢的物體,那些手腳描繪的非常纖細,一看就是屬於女性的,那些女性的肢體往外伸展,卻又異常扭曲,反而像藤蔓。

 

        「唐警官,我想就在那邊。」簡詭甩了甩右手,「要快……」

 

        這點不用簡詭提醒了,志翔馬上比對公寓的位置,問兩名員警:「在那一層樓的這個位置,你們有訪查嗎?」

 

        「是,有的。」

 

        「住戶是怎樣的人?」

 

        員警邊看著筆記說道:「穿著汗衫跟短褲的男人,可能是因為今晚太熱了,他滿頭大汗,不過說話蠻有禮貌的,雖然說聲音有點那個……」

 

        「獨特的沙啞嗎?」簡詭插嘴。

 

        「嗯……可以這麼說。」

 

        「那就是他了,不會錯的。」簡詭打開車門,「唐警官,我們快點上去吧,他剛剛看到了警察,應該已經起了疑心。」

 

        「走吧!」志翔帶著兩名員警,加上簡詭四個人一路跑上樓。

 

        跑到畫中相對的位置後,志翔用了敲了敲門:「警察,請開門!」

 

        門後沒有人回應,但是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

 

        志翔又用力搥了一下門:「警察!趕快開門!」

 

        「可能來不及了,撞門吧!」後面的員警說。

 

        「你瘋了,這種門是撞不開的。」志翔指著兩個員警,下達命令:「你們兩個去外面看,不要讓犯人從窗戶或是陽台跑了,知道嗎?」

 

        「是!」兩名員警一受命,又跑下樓了。

 

        這時,剛好隔壁的住戶已經探頭出來,是個消瘦的老頭子,他帶著怒氣質問:「都幾點了,你們到底在吵什麼呀!」

 

        「正好!」志翔推開老頭子,半個身子鑽入隔壁,對簡詭說:「我從陽台跳過去制服他,如果犯人又想從門口逃走,你負責攔住他,可以嗎?」

 

        簡詭只能點點頭,志翔的身影完全鑽入隔壁房間中,只剩那老頭按著腰部喊疼:「你們這……幹嘛哪,是黑道來收錢嗎?好疼啊……」

 

        正好相反,那傢伙可是警察呢。

 

        此刻的簡詭,只能屏住呼吸,凝神注意著門後的動靜。

 

        志翔可以成功從陽台跳過去嗎?如果他打不贏犯人呢?

 

        如果等一下開門的是犯人,自己有辦法打贏他嗎?以前學的武術應該還派的上用場吧,可是……如果犯人拿走志翔的槍怎麼辦?

 

        更重要的是,淑琴在裡面嗎?還活著嗎?

 

        門後似乎傳來了志翔的喊叫聲,啊,那是什麼,槍聲嗎?

 

        沒錯,門後傳來了槍聲。

 

        然後,寂靜了。

 

        一陣腳步聲往門口傳來,然後是開鎖的聲音。

 

        門打開,志翔站在門後。

 

        他搖搖頭。

 

        簡詭聞到裡面傳出的氣息,右手用力抽蓄著。

 

        志翔張開了嘴巴,可是一下沒說出話來,「犯人死了,可是……」

 

        可是什麼?到底可是什麼?

 

        「幾分鐘前,她還活著的……」志翔的這句話道盡了一切。

 

        我們還是晚了一步嗎,簡詭幾乎要跪倒在地。

 

       

 

 

 

        在這個小房間的浴室中,發現了八具屍體,包含剛被殺害的淑琴。

 

        當志翔從陽台闖入時,犯人正切割下她的頭部。

 

        如果當時兩名員警有進入搜查的話,就不會發展成這樣了……

 

        「你沒有錯,相反的,你幫忙抓到了這名兇手。」志翔說:「如果沒有你的畫,可能會有第九名、第十名被害者,犯人早就盯上淑琴了,我們根本無法阻止。」

 

        不,可以阻止的,犯人既然會選擇湘茹,那麼身為室友的淑琴,應該也是目標之一,如果警方早就察覺出有共犯的話,就可以事先防範。

 

        如果自己早點知道這件事,早點把真相畫出來的話,只要早一天,就可以阻止這件事……

 

        淑琴跟湘茹的告別式,簡詭跟禹安一起參與了,她們為了好友的逝世而流淚,而簡詭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而心痛。

 

        簡詭看到志翔帶著員警不斷跟家屬致歉,但是雙方都知道,彼此都沒有錯。

 

        錯的是那些犯罪的人,錯的是把這座城市變的如此黑暗的人。

 

        但對簡詭這種異數者而言,這起事件只是他們複雜人生的其中一個插曲。

 

        在這座黑暗城市中,這只不過是開頭。

 

 

 

 

 

==========================================

 

 

這篇故事是已出版的異數「暗黑城市」中的第一部喔,書中的故事共有三部曲,會陸續PO上來。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林禹兆
  • 攤大說故事的功力依舊深厚啊
    從台論到現在總讓我感到不間斷的驚奇
  • 不,是要感謝大家的持續支持呢....

    於 2016/03/25 22:52 回覆

  • 曾于庭
  • 簡詭的系列又出現了
    還是一樣的好看
  • 其實這是已經出版一段時間的故事了啦XD


    對了對了妳的FB現在是什麼啦XD

    於 2016/03/27 21: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