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腳部一陣癱軟,幾乎就要在原地倒了下去,但我撐住了自己的雙腿。我不能倒下,至少現在還不行,首先我要搞清楚,小貓跟小希上哪去了?床單上的那灘血又是誰的?

 

    醫生坐在床邊,凝視著那灘血跡好一會後,轉過頭問我:「看來你遇上了麻煩,是吧?」

 

    「是啊,大麻煩。」我搓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醫生將雙手交疊在一起,用他特有的、讓人感到舒服的腔調說道:「把你所遇到的事情說給我聽聽看吧,或許我會幫你也不一定。」

 

    「幫我?」我重複了一次這個詞,「你說要幫我?但我們在今天之前都還只是兩個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你確定……」

 

    我還沒說完,醫生突然揮手叫我閉嘴,插話道:「別用陌生人這個字眼,聽著,簡詭跟白璞都認識你,你也擁有異數的能力,我說過,這種能力是不會賦予在壞蛋身上的……當你擁有這種能力開始,我們就已經是同伴了。」

 

    我無法反駁醫生所說的話,反而還被他說的話給感動了幾分。況且,現在簡詭被管制在醫院裡,小希跟小貓行蹤不明,而白璞……我問了那個問題後,她可能還在生我的氣也不一定。

 

    我現在確實需要一名可靠的伙伴。

 

    我看著醫生,醫生也看著我,彼此的眼神中逐漸充滿信任。

 

    於是我將異物從天而降的那天晚上直到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都講述給醫生聽,他聽的津津有味,還不停點頭。當我說完時,他閉起眼睛,下了評語:「所以你跟簡詭想找出關於那些異物的真相?你們兩個可真像啊,都很愛管閒事。」

 

    「重點是,那兩個女孩不見了。」我提出現在的重點。

 

    醫生睜開眼睛,猜測道:「很可能那個叫小希的女孩已經遭到不測,被那個叫小貓的女孩給帶走了……」

 

    這是從現場推斷最有可能的情況,但也是我最不希望見到的情況。

 

    「或許,我不應該下去找你的……」我自責地說。

 

    醫生伸過手拍拍我的肩膀:「這不是你的錯,現在我們只能照現有的線索去追查她們兩個可能去了哪裡。」

 

    「噓。」我的耳邊突然閃過一個細小的聲音,我馬上比出手勢,叫醫生安靜。

 

    「怎麼了?」醫生壓低音量。

 

    「你聽到了嗎?」

 

    「聽到什麼?」

 

    或許醫生沒聽到,但我聽到了。

 

    剛剛從床底下,傳出了幾聲微弱的呻吟聲。

 

    我馬上將遮住床底的床單掀開,一看到床底下的人,我又驚又喜。

 

    小希就躺在下面,但狀況看起來不是很好,她雙眼緊閉、臉色蒼白,似乎受了傷。我跟醫生合力把她拉出來並抬到床上,小希身上的睡衣整個左半邊都被鮮血給染紅了,在她的左手臂上有一個很大的噬咬傷口,還不斷出著血。

 

    醫生當機立斷撕破床單綁住小希的手臂止血,還一邊檢查著小希的傷勢:「出血的狀況其實並不是很嚴重,但她的頭部還有一處撞擊傷,就在這裡……看到了嗎?不知道有沒有危及腦部……」

 

    的確,在小希的右前額處有一處類似銼傷的傷痕,可能是這個傷口讓小希撞昏過去了吧。我呼著她的名字,但小希的眼皮仍緊緊閉著。

 

    醫生把手上沾到的血隨意擦到床單上,說:「我建議把她送到我家,做進一步檢查,否則我在這裡只能做到這樣而已。」

 

    「你家?」

 

    「嘿,我的綽號叫做醫生不是沒有理由的好嗎?」醫生皺著眉頭盯著我,好像覺得我不該懷疑他的專業:「還是你要把她送到醫院,讓她被管制在澄平醫院裡?」

 

    ……沒錯,小希的傷一下就會被認出是噬肉症患者的傑作,如此一來小希也會被送到澄平醫院那個瘋人院去了,我可不希望這樣。

 

    我採用了醫生的建議:「好吧,我們去你家。」

 

    「我的車停在黃泉路附近,有點距離……我把車開過來接你們吧,以免惹人懷疑。」

 

    「麻煩你了。」我說。

 

    趁著醫生去開車的時間,我從小希的衣櫃裡翻出了一件大衣讓她穿上,希望藉此把她的傷口檔住別讓其他人看到。接著我不斷在小希耳邊呼喚她的名字,但她仍是緊閉著雙眼,偶爾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只能等醫生開車來了。

 

    聽到醫生在樓下按了幾聲喇叭後,我扶著小希下樓,並快速上了車,那些被異物支配的「跟蹤者」可能還在附近逗留,監視著我們。

 

    關上車門後,車內溫暖的環境讓我的心情稍稍放鬆了一點,但一看到懷中昏迷不醒的小希,心情又沉重了起來。

 

    醫生回頭看了一下我們兩個,緊皺著眉頭,問我:「你感覺到了嗎?」

 

    「什麼?」

 

    「剛剛在樓上時,我只注意她的傷勢,而沒有發現到,直到現在在這個封閉空間裡我才感覺到……」醫生說:「難道你沒有發現這個女孩,身上有著什麼嗎?」

 

    ……不會吧。

 

    但有些事情,就是會。

 

    現在,我的右手開始輕微的抽蓄。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