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的家就在市區內,是一棟透天建築。

 

    讓我驚訝的是,在他家中所有基本的醫護工具都找的到,就像個迷你醫院。

 

    醫生確實很有一套,到家之後,他馬上幫小希打了點滴,也妥善地把各傷口都包紮起來,現在小希的臉色看起來好了許多,但卻一直沒有醒過來。

 

    我緊張的在小希的床邊不斷徘徊,倒是醫生一副順其自然的樣子,還跟我說:「你也別那麼著急,傷口沒有危及頭顱內部,她遲早會清醒過來的。」

 

    「這我知道,但現在問題是……」我甩了甩右手,從上車後到現在,我的右手都一直在抽動著。「她體內的異物,該怎麼辦?他們可以互相溝通,其他的異物遲早會找上我們。」

 

    「這我哪知道?」醫生說:「或許,你可以再試著跟那些異物溝通看看,問問看他們的目的,問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我試過了,他們就只是想吃肉!他們來到地球似乎就是為了把全地面上的肉都吃光!這就是目的!」我激烈地發表評論:「我試著跟他們溝通,也寫出了幾首像是詩的東西,但是這幾首詩的內容都是差不多的,他們就是想吃肉!」

 

    「阿攤,你冷靜一點!」醫生放輕語調,安撫我道:「別慌、別亂,難道你沒發現現在你是唯一一個可以跟他們溝通的異數嗎?」

 

    醫生的這句話突然點醒了我,我是唯一可以跟那些異物溝通的異數?

 

    「你想想,在簡詭的畫中,那些異物只是些不規則物體。在白璞寫出的曲子中,演奏出來的樂曲全是沒有意義的。而我的雕刻,刻出來的作品也全是些亂七八糟的不規則物體……目前只有你的文字能夠跟那些異物溝通,你沒發現嗎?」

 

    聽醫生這樣說,我愣住了。我之前怎麼都沒發現呢?目前每個異數家的作品裡,只有我寫出來的文字是能夠被看懂的,這代表了什麼意思?

 

    「凡事會發生都有他的意義存在,我相信那個女人會將這能力賦予你並不是偶然。」醫生說:「或許她知道,憑簡詭、白璞跟我三個人無法對抗異物,必須找到另一個人選,並賦予他能力。」

 

    「所以……就是我嗎?」對於醫生的說法雖然我有點半信半疑,但他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如果文字是對抗異物的方法,那到底該怎麼使用?

 

    目前我還不知道,但我相信遲早會知道。

 

 

 

 

 

 

 

 

 

    我是被手臂上的疼痛給驚醒的。

 

    我還記得,昨天晚上我趴在小希的床邊直接睡著了,而現在手臂上一股劇烈的疼痛逼的我不得不醒來。

 

    當我睜開眼看到造成手臂疼痛的原因時,說真的,我並不感到意外。

 

    小希正張開她的嘴巴,緊緊咬住我的手臂,好像恨不得從上面扯下一塊肉似的。我看著小希咬著我的手,就只是看著,好像被咬的手不是我的一樣。

 

    足足過了兩分鐘之久,我才回過神來,大喊:「醫生!醫生!」

 

    醫生不到十秒鐘就出現了,我們合力把小希的嘴巴脫離我的手臂,並將她固定在床上。就像之前對小貓一樣,我們也拿繩子把小希給固定在床上。

 

    小希看起來已經失控了,她抓狂般地扭動身子,張大著滿是鮮血的嘴巴,大吼著:「肉!我要肉!」

 

    最後醫生把一塊布塞進了她的嘴巴,暫時阻絕了她的吼叫聲。

 

    醫生接著幫我包紮手臂,他說如果再慢個一分鐘,我手上的這一塊肉就要被咬下來了。他還責怪我:「她一醒來時就該叫我過來的才對啊!怎麼還給她咬了那麼久?」

 

    我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能沉默。

 

    簡單包紮後,我們回頭去看小希的狀況,她似乎已經恢復正常,睜大著眼睛盯著我們,眼眶裡還有淚珠在打轉。

 

    「我們把妳嘴巴裡的布拿開,但妳不能大吼大叫,懂嗎?」我說。

 

    她點點頭。

 

    於是我將她嘴裡的布拔掉,嘴巴一恢復自由,小希就開始哭喪著對我說:「天啊……阿攤真的很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我一起來看到你,嘴巴就自己……對不起……」

 

    「沒關係,不是妳的錯。」我揮了揮手臂,表示不礙事。「小貓呢?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妳又怎麼會受傷的?」

 

    經過小希的述說,我這才知道當我離開後,她們發生了什麼事。

 

    我下樓後,小希便從她房間走出來,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個不認識的男人正在幫小貓鬆綁,她自覺的正想大喊「小偷」時,男人的拳頭已經揮了過來。

 

    「我猜他的手上可能有戒指或是手指虎之類的東西吧,因為我感覺還被很硬的東西給撞到了……」小希補充說明道。

 

    接著,小希便昏了過去,但仍有輕微的意識。

 

    她能感覺到左手似乎被某個東西給叼起來,並啃咬著,然後她聽到了有人吵架的聲音,好像是關於吃不吃之類的問題……最後,她感覺自己被踢進了某個黑暗的空間,完全喪失了意識。

 

    那個黑暗的空間就是床底下吧,可能小貓獲救後,來救她的那個噬肉症患者想吃了小希,卻跟小貓發生爭執,最後小貓贏了,並把小希給藏到了床底下。

 

    而此刻小希體內的異物,應該是後來才進入她體內的吧。

 

    我如此推測著,但沒有說出口。

 

    「小貓呢?她也在這裡嗎?」小希東張西望著,似乎希望小貓就躺在隔壁的病床上。

 

    醫生回答:「很抱歉,她不在這裡,我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

 

    「那這裡是哪裡?你又是誰?」小希帶著警戒的眼神看著醫生。

 

    我代為回答:「他是我朋友,是個醫生,這裡是他家,因為如果送你去醫院的話……」

 

    「我知道,我會被送到澄平醫院,像怪物一樣被隔離。」小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也得到噬肉症了,對吧?」

 

    「從妳剛剛想咬掉阿攤手臂的行為來判斷,是這樣沒錯。」醫生說。

 

    「……真的很抱歉。」小希低頭。

 

    「我說過沒關係了。」我對右手的疼痛相當不以為意,反倒是關心小希的傷況:「那妳呢?頭跟手還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怎麼可能會沒有,都還是很痛啊……」小希動了動被繩子綁住的雙手,露出苦笑:「我終於能體會小貓的感覺了……真的好想吃肉喔,很奇怪耶,明明自己跟自己說不要想吃肉不要想吃肉,可是心裡好像有另一種更大的聲音在說『快找肉吃吧』,為什麼會這樣……」

 

    「都是異物搞的鬼。」醫生擰著眉頭,「那些異物似乎把人類當成寄居體來用,而他們的主要食物便是肉類,特別是生肉,真是詭異。如果我推斷正確的話,異物入侵人體後,應該會有幾個改變程序。從開始噬肉,一直到全身都被異物所支配……就跟那些跟蹤者,還有幫你們的朋友小貓鬆綁的人一樣,他們應該都完全被異物所支配了。」

 

    醫生突然自己開始說出自己的見解,我跟小希都專心聆聽著,畢竟醫生應該是我們三人中最聰明的一個。

 

    小希聽完後,十分擔心地說:「那麼我也會完全被那些東西給控制住嗎?我可不要!」

 

    醫生嘟起嘴巴,對我撇了一撇:「放心吧,有他在啊。」

 

    「嗯?我?」我指著自己的胸口,我覺得有我在應該也無法改變什麼。

 

    「阿攤,難道你不想試試看用文字的力量把異物趕出小希體內嗎?」

 

    「趕出去?」

 

    「這次別光想著跟異物溝通,而要想著把異物趕出人類的身體。」醫生每一字每一句都說的鏗鏘有聲:「每件事會發生都有他的意義,那個女人會給你這能力,就是為了要讓你對抗那些異物。」

 

    對抗……這個用詞對我來說未免太不切實際了。

 

    我開始回想起遇見那個黑衣女人時的情況,當時她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是攤嗎?」

 

    她認得我,這是毫無疑問的。

 

    而她跟我握完手後,最後說的那句話,一直讓我耿耿於懷。

 

    「我找你很久了。」說完這句話後,她消逝在黑暗中。

 

    沒錯,一切看起來就是她花了許多時間才找到我,並準備將這能力賦予給我。

 

    說不定醫生說的是真的,我能夠用這能力將異物趕出小希的身體。

 

    「好吧,我試試看。」我舉起右手臂,轉了幾圈熱身一下。

 

    而醫生已經雙手抱胸退到一邊,一副準備看戲的樣子。

 

    小希還似乎搞不清楚我想幹嘛,她愣愣的看著我:「阿攤,你準備要幹嘛啊?」

 

    「就跟當初我對小貓做的事情一樣,寫幾個字而已。」我從旁邊的桌上隨便拿了筆紙,坐到小希的床邊。我想先安撫一下小希:「放心吧,這就跟驅魔儀式一樣,沒什麼好怕的。」

 

    「才怪,你說起來就很可怕啊。」

 

    「好啦,我要開始了。」我輕咳了幾聲,正經八百地說:「在小希體內的東西啊,報上名來!」

 

    這句台詞是我從電影裡學的,聽到我講這種台詞,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好笑。

 

    噗哧,小希突然笑了出來,就連旁邊的醫生似乎也在憋笑。

 

    但下一秒,整個情況就變了。

 

    小希的笑容只出現了一秒,在下一秒,她的身子突然哆嗦一下,然後開始劇烈顫抖,就像有一道電流瞬間從她腳底竄上去一樣,她的臉孔突然扭曲成一團,看起來十分痛苦。

 

    我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束手無策,但我知道這是小希體內的異物在作祟,小希的身體往上弓起,我大叫:「放過她吧!你到底想要怎樣?」

 

    我喊話的對象是小希體內的異物,而「他」似乎也聽到了。

 

    小希的身體重新在床上躺平,她緩緩地轉過頭,睜大著眼珠瞪著我。

 

    這眼珠確實是小希的,但這眼神……

 

    「妳是小希嗎?」我稟住呼吸。

 

    我感覺到右手開始有反應,「他」開始傳遞訊息出來了。我的右手持筆,開始自動在紙上留下 一串字跡,這次不是難懂的詩詞,而是簡單易懂的句子。

 

    那行句子是這樣寫的:「你自己知道怎麼稱呼我們,你稱呼我們異物。」

   

    我感覺到我全身開始因為興奮而顫抖,現在那些異物決定與我們直接溝通了,這的確是個大突破。

 

    「你們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我繼續問道。

 

    異物透過小希的眼睛,用深邃的眼神望著我,並傳達另一個訊息到我的右手上。

 

    這次的訊息是:「你知道嗎?你在你的認知上犯了一個錯誤。」

 

    我直覺地脫口回問:「錯誤?」

 

    右手繼續在紙上寫下訊息:「你以為我們是突然來到地球上的異物?」

 

    「你們突然從天而降,搞亂我們的世界,難道不該這樣稱呼你們嗎?」

 

    右手突然停止反應了,我正奇怪為何沒再感覺到訊息時,右手又開始動了,這次寫下的句子比之前的長。

 

    「你認為我們是不該存在的異物,但事實上你們人類才是異物,誰該消失,自己想一想。」

 

    看著這一句話,我的腦袋開始運轉思考這句話的意義。

 

    當我終於理解這句話的意義時,另一個異物理論也跟著在我腦中被擬出來。

 

    而我的右手沒有再感覺到異物傳出來的訊息,小希體內的異物似乎覺得跟我說這些就夠了。

 

    醫生站到我的旁邊看著紙上那些異物傳達給我的訊息,他一下就明白了那些句子的意思,他先說了句「原來如此」後,補充道:「你能試著將他從你朋友體內趕出來嗎?」

   

    「沒辦法,主控權在他手上……」我的右手現在雖然仍能感覺到異物,但異物已經沒有再傳遞訊息過來,右手似乎沒有要繼續寫字的意思。

   

    小希突然眨了眨眼,恢復成她該有的眼神,「阿攤……怎麼回事?我剛剛似乎恍神了。」

 

    「妳先休息一下吧,晚點再跟妳說。」我只留下了這一句話,便跟醫生離開了房間。

 

    小希只是看著我們兩個離開,並沒有多說什麼。

 

    她沒有再說「我想吃肉」「找肉給我吃」這種話,她跟小貓一樣,正跟體內噬肉的慾望對抗。

 

    但遲早,她們早晚都會被異物給完全支配……一想到這點,我就覺得恐怖。

 

    我跟醫生走到他家的客廳裡,開始一段沉重的討論,討論的內容關於剛剛異物傳達給我的訊息。

 

    而我跟醫生的意見完全一致。

 

    如果異物傳達給我的訊息是正確的,在這個世界的定理中,我們人類才是不屬於這裡的異物的話。

 

    那麼這些從天而降的「異物」,很可能是為了將我們人類從地上剷除而來到的。

 

    他們入侵人體,讓人噬肉,人吃人……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話:「人類的社會本來就是人吃人,若你做不到,就別想在社會上生存。」

 

    還真符合現狀啊。

 

    另外一點,還流竄在外的噬肉症患者應該正在集合,他們體內的異物能夠相互聯絡,救出被困的同夥,像小貓就是一個例子。

 

    醫生所提出的推論比我的還要可怕,但也更現實:「這群患者集合在一起,目的沒有其他,就是為了搞到鮮肉。老實說吧,他們可能會集體屠殺無辜的其他人,把肉吃光光。而且我們不能保證那些異物不會再度從天而降,說不定其他國家在未來幾天也會發生異物降落的情況,那麼噬肉症的患者人數會再度增加,自己想想到時會是怎樣的情況吧……」

 

    我能想像,到時街頭上都會是一群想吃人肉的瘋子,他們可能會在街上彼此噬咬。

 

    至少我們目前知道,那些患者們最大的目標在哪裡。

 

    等他們在外面的夥伴都集合完畢後,他們一定會進攻澄平醫院,把所有人都救出來,到時一堆噬肉的瘋子將會橫行街頭。

 

    但我們該怎麼做呢?

 

    如果人類才是異物,而讓人類們彼此吃個精光才是這個世界的真理,是這樣嗎?

 

    我不能接受這種理論。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WO
  • 重新看後突然發現

    這跟見鬼社一樣 都有奇怪的東西入侵人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