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希的狀況怎麼樣了?」我嘴巴裡咬著不順口的泡麵,望著剛從房間裡出來的醫生。

 

    「我給她注射了鎮定劑,她現在已經睡著了。」醫生坐在我旁邊,掀開泡麵的蓋子也吃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嘴巴裡繼續咀嚼著硬邦邦的麵條,含糊地說:「我還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對抗那些異物……每次與異物溝通,主控權總在他們的手上,我的右手似乎只能乖乖的寫出異物想跟我說的話而已……」

 

    「一定有辦法的,」醫生用筷子攪著麵條,喃喃地說:「一定有辦法的,用你的文字……一定有辦法的……」

 

    我緊皺著眉頭,提出一個疑問句:「我不懂,為什麼你對我的能力這麼有信心?」

 

    「很簡單,」醫生繼續攪拌著那些麵條,說:「文字帶給人的視覺衝擊也許比不上繪畫或雕刻,但許多文字累積起來,足以影響一個人的思想,殺傷力遠遠超過前兩者,所以不管在什麼時代,對政府而言作家都是十分危險的人物。我拿紙跟筆舉個例子給你看,這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

 

    醫生放下了筷子,從旁邊拿了一張便條紙,又從他胸前的口袋拿出了原子筆。只見他在紙上寫下了一串字。

 

    他在紙上寫下: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亮月

 

    「現在,你看著這些字,並一個個把他念出來。」醫生如此指示。

 

    我照著做了,嘴巴上快速地唸著:「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

 

    還沒唸完,醫生突然出聲:「好,停。我問你,后羿射的是什麼?」

 

    啊哈,這是陷阱題,我可不會上當。

 

    我直接回答:「月亮啊。」

 

    「咦?」醫生的臉上露出了詭笑:「后羿不是射日嗎?怎麼變成射月亮了?」

 

    「啊……」我張大了嘴巴,腦袋瞬間停擺了一下。對啊,應該是后羿射日啊,怎麼……原來我還是上了當。

 

    「這就是文字的力量,累積起來就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思想。」醫生臉上帶著點得意的笑容:「特別是小說,在眾多文字作品中,最有殺傷力的非小說莫屬,比起那些表達直接、內容又硬邦邦的論文或報告,一本好的小說,能讓讀者完全融入情節中,更能將你想表達的思想灌輸到讀者的大腦,讓讀者跟隨著小說中的人物、對話、動作,一個情節一個情節慢慢被文章中的思想所感染。你寫了這麼多年的小說,應該也深有同感吧。」

 

    「嗯……」的確,我完全明白醫生的意思,小說家能將想表達的東西隱藏在角色的對話或故事劇情中,進而影響讀者。

 

    我正思考著這點,口袋中的手機卻在這突然之中響起了,我拿出手機,沒有顯示來電號碼。

 

    會是誰打來的?我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簡詭。

 

   我接起來,手機裡果然傳來簡詭熟悉的聲音,但他的聲音顯得有點驚慌:「嘿,兄弟,你們外面那裡的情形如何?」

 

    「糟糕透頂。」我說。

 

    「我這裡也是,患者的數量增加了,而且還在持續中。」

 

    「嗯,那些原本潛伏在城市各處的異物開始侵入人體了。」

 

    「更糟糕的是,這裡甚至發生了患者互噬的情況……你剛剛說你們那邊糟糕透頂,發生了什麼事?」

 

    我把小貓逃脫、小希也被異物入侵的事情說了,我還把我自己得到了異數的能力,以及遇到了醫生的事情用最簡短的方式告訴了簡詭。

 

    聽我說完後,簡詭似乎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啊,醫生跟你在一起?這樣一來我稍微放心了……」

 

    「放心?」

 

    「因為我都聯絡不上醫生,還以為他是不是也出事了……所以你們現在在討論要如何利用文字把異物從患者的體內趕出來?」

 

    「沒錯,但目前還找不到確切的方法……」

 

    「聽好,我剩下沒多少時間可以跟你通話,我用我的經驗跟你說如何運用自己的能力,我之前有試過一次,你也可以試試看。」

 

    聽到簡詭這樣說,我馬上豎起耳朵專心凝聽。

 

    「我們異數的手,並非只是感覺到『那些東西』再創作出來這麼簡單而已,我們的手擁有自己的意識,你要懂得與你的能力溝通,信任你的能力,信任你的手,讓他幫助你,懂嗎?」

 

    「呃……」

 

    「好吧,我當你聽懂了,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說……」我能聽到簡詭在電話那頭用凝重的語氣說:「我在這裡能夠感覺到醫院裡的每一個異物,我甚至能感覺到他們之間在溝通、在商量著如何運用入侵的人體逃出醫院,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我確實感覺到了。但更重要的是,也就是為什麼我現在要打電話給你的原因,在今天,有一股特別強大的能量進入了醫院裡……」

 

    「特別強大?」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異物,也有可能是某個怨念特別強大的亡靈,也有可能……」

 

    簡詭的下句話還沒說完,電話突然喀的一聲,被切斷了。

 

    我錯愕地看著只剩嘟嘟聲的手機,腦裡思考著簡詭下一句話原本要說什麼。

 

    「怎樣,簡詭的情況如何?」醫生問,他雖然沒有直接聽到簡詭說話的內容,但聽我跟簡詭的對話,他應該也能猜到一二。

 

    我把剛剛在電話中跟簡詭的談話內容告訴醫生,醫生滿臉很有興趣的樣子,說道:「我想我大概知道簡詭要說什麼,也許這就跟異形電影一樣,這些異物也有一個母體,這個母體在那天晚上入侵了某個人體,而這個患者直到今天才被送到澄平醫院。」

 

    「所以說……」

 

    「所以說,最樂觀的想法是,只要解決了這個母體,其他的異物也會跟著被消滅了。」醫生加重語氣:「但注意,這是最樂觀的情況,而不代表實際情況。」

 

    「嗯,我知道……」我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回憶著簡詭剛剛所說的「信任自己的能力」的那一番話。

 

    現在的首要目標,仍然是要先找出把異物趕出患者體內的方法,但我找的到嗎?

 

    或許光憑我是找不到的,但如果我的手肯幫助我的話……

 

   

   

 

 

 

    「我想請你幫我。」像個瘋子一樣,我坐在小希的床邊,對著自己的手喃喃自語。

 

    小希仍熟睡著,醫生吃完泡麵後就回自己房間裡不知道忙什麼,而我則開始嘗試著與自己的能力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

 

    「你在突然之中來到我的手上,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但從現在開始,我們是同伴了,可以嗎?」我試著不要想太多,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想請你幫我,創造出一篇作品來驅趕這個女孩身上的異物,如果你同意的話,可以做出回應讓我知道嗎?」

 

    好像在玩錢仙,我突然這麼覺得。

 

    但我的右手卻一動也不動,好似他完全不想理我。

 

    我盯著右手好一會兒,又轉頭看了一下熟睡的小希。她的睡容很安詳,雙眼自然的閉著,白皙的皮膚透著些淡淡的灰暗……那是體內異物的顏色嗎?我不知道。

 

    「你也許會好奇,我跟這個女孩是什麼關係。」我又開始對著右手說話,這次我把想說的都說了:「老實說,我跟她並不熟,在異物墜落地面的那天晚上之前,我只知道她是酒吧的女服務生,她也只知道我是個沒名氣的小說家,就這樣而已……但異物來了以後,她的室友被異物入侵,我們也被扯入這次事件……你可能會想,我其實沒必要管那麼多的,她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我家人,我幹嘛救她?幹嘛想著要對抗這群入侵地球的異物?對不對?」

 

    右手仍沒有回應,但我知道他正聽著我所說的話。

 

    「我覺得,」我抿著嘴唇,回想起那句不知道在哪聽來的話:「一個人如果喪失了想改變世界的衝動,那麼活著就沒有意義了。在你來到我的右手之前,我只是個普通的小說家,但你來了以後,我……不,我們可以變成改變世界的小說家,因此,我想請你幫我。」

 

    我盯著右手,再次等他做出回應。

 

    三秒後,右手抽蓄了一下。

 

    我笑了一下,輕輕說了聲「謝謝」後,我拿起了紙筆。

 

    抱著百分百信任的心情,我讓右手在紙上自由創作。

 

    我知道他不會讓我失望。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WO
  • 我不認識你,我也不認識你

    是你也不認識我吧?
  • 確實有多打字XD

    於 2016/06/03 22:52 回覆

  • 霏雲
  • 「你在突然之中來到我的手上,我不認識你,我也不認識你,

    攤大wwww 重複了
  • 好啦XDDDD

    於 2016/06/03 22: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