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8 9月27日 星期四

 

 

    漫長的一天,過了。

 

    但我知道,這新的一天會更漫長。

 

    從一開始,戴翎出現的第一天開始算,已經是第八天了。

 

    我回到了最開始的地點,也就是教室裡。也說不出原因,只是覺得如果遲早要死,那麼死在教室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現在的時間剛過午夜十二點,第八天正式開始,整間學校內空無一人,就連宿舍也是死寂無聲。

 

    我溜進校園,一個人坐在教室裡面,坐在我自己的座位上。

 

    在月光的照明下,教室裡的環境呈現一種詭異的幽綠色,很適合鬼魂出現索命。

 

     我們的一舉一動她都在看,當早上我們去找戴耀時,她就殺了士毅。當我跟浩誠去找吳老師時,她就殺了他們兩個,她會先一一殺掉對她有威脅性的人……但為何不先殺我?

 

    我看著空無一字的黑板,好像期望著黑板上會浮現一些文字解答我的問題。

 

    十二年前戴翎班上的學生都已經死光了,為何戴翎還要再殺人?

 

    為何不先殺掉我?不管從哪方面來說,我都是最有威脅性的,我正窮追不捨的想查出真相。

 

    只是現在我幾乎是放棄了。

 

    「如果妳想殺我,最好快一點。」我的嘴唇輕輕的迸出這幾個字,我知道她聽的到。

 

    而她也真的聽到了。

 

    就像第一天時那樣,當我察覺到我右邊的座位似乎有人坐著時,她就出現了。

 

    她坐在位置上,用那空洞的眼窩瞪著我,這就是戴翎不肯罷手的原因嗎?她失去了雙眼,就算已經殺光了十二年前的那些學生,但她現在只想盲目地繼續殺謬嗎?

 

    「如果妳要殺我,最好快點下手。」我不甘示弱,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我想跟她抗爭的氣勢大過於恐懼:「如果讓我再多活一天,我搞不好可以阻止妳。」

 

    戴翎的嘴巴抽蓄了一下,她的下巴有點困難的張合,對我說:「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戴翎第一次張口對我說話,但這個聲音,我之前曾經聽過,雖然印象不深,但我記得這個聲音。

 

    「喬盈?」我問:「你是喬盈?」

 

    她的頭輕輕點了一下,明明她看不到我,但她似乎百分百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誰,喬盈說話時的模樣異常痛苦,好像使出了全力才能說出一句話:「你應該快逃,她會殺死你。」

 

    「她早該殺死我了,不是嗎?」我發現,這是我第一次跟喬盈對話,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對話。

 

    喬盈嘎嘎轉了一下頭,說:「因為我努力不讓她殺你。」

 

    「為什麼……」我的問題剛脫口,就發現這是一個笨問題。

 

    為什麼喬盈在戴耀的逼迫下,上班網把她失蹤的問題栽贓給其他人的時候,她會選擇我?

 

    並不是因為我的孤僻個性容易受全班排擠,而是因為兇手不會先殺死他的代罪羔羊。

 

    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可能我一直以來都錯了,喬盈坐在我旁邊,但她喜歡的其實不是浩誠,所以……

 

    「我不想讓她殺死你。」喬盈那空蕩的眼窩似乎流下了一些液體,我分不出來那是血還是淚,「戴翎……在我體內,她想殺你,但我不想讓她殺你。她要殺光所有人,因為她原本的屍體沒有了……所以才需要我……那個男的殺死我,讓她進入我的體內……」

 

    喬盈極吃力地想告訴我事情的經過,但我制止了她。

 

    我已經大概知道經過了。

 

    十二年前,戴耀應該是利用了屍蠱之類的方式讓戴翎殺光了那些學生,但戴翎還覺得不夠,在屍蠱的蠱惑下她已經變成了盲目殺人的怨靈,而戴耀是她最衷心的助手。

 

    但屍體哪有十二年不會腐壞的道理,所以戴耀在校門口尋找著,直到他找到了喬盈,一個跟戴翎相似的女孩子,是個標準的屍蠱媒介。

 

    戴耀更挖去了喬盈的雙眼,因為戴翎不需要眼睛,她只要靠著恐懼就可以找到我們,享受一天一個的獵殺樂趣……

 

    難怪戴耀要把屋子燒掉,開著小貨車一走了之,因為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喬盈的屍體。

 

    「我……不能再說了……」喬盈突然伸出雙手,抓住我的雙臂,她的手掌冰冷且無力,但我能感受到她想傳達的訊息。

 

    「快點逃……她會殺光你們……到時我沒有辦法阻止她……」

 

    「妳不需要阻止她,」我輕輕地板開她的手,「我們也無處可逃,她遲早會殺光全班的人。我們除了等死,就只有主動找到她這條路可以走。」

 

    我把她的雙手按回她的雙腿上。

 

    或許喬盈也知道我的意思了,逃是逃不掉的,只有想辦法找到戴耀跟喬盈的屍體,才能阻止這一切。「告訴我,妳的屍體現在在哪裡?」

 

    喬盈伸出手按在我的臉上,我頓時聞到了一股幽香,卻又帶著某種腐味的怪異味道。

 

    似乎是做蠱時的特殊氣味?

 

    「跟著這個味道走,你可以找到我。」喬盈的手掌從我面前移開時,她也同時消失了。

 

    深夜的教室中又只剩下我一個人。

 

    不,原本就只有我一個人,剛剛喬盈的出現,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但殘留在鼻間的那股味道告訴我,那是真的,喬盈給了我線索,讓我去找她。

 

    但我需要夥伴。

 

    不能再自己一個人下去了。

 

 

 

 

 

 

    我在校門口等他們,但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出現。

 

    但不管如何,我已經在電話中說的很清楚,只要時間一到,不管他們有沒有出現,我都會出發。

 

    現在班上我所能信任的,只剩他們兩個了,約好的時間是兩點,只要時間一到,我就會自己行動。

 

    在一點五十分的時候,他們兩個一起出現了,好像原本是一起在討論到底該不該來,所以才拖到最後一刻的吧,最後他們還是出現了啊。

 

    我看著肩併肩慢慢朝我走近的亞濬跟炫至,他們之間的眼神互相交會著,好像在通訊什麼祕密信息,也可能只是單純的不安。

 

    士毅死後,他們兩個跑去哪了呢?應該是馬上跑回家躲起來了吧?在那種情況下,任誰都會這麼做的,明明只是昨天發生的事,卻感覺已經過了好久了。

 

    「嗨,你們好。」我跟他們打了招呼,他們兩個在我面前停下腳步,並沒有回答我,只是白著臉色盯著我。

 

    「我需要你們的幫忙。」我說,「就跟我在電話裡說的一樣,我要出發這阻止這件事,但我希望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去,以免我不小心先死了,就完了。」

 

    「你找到方法可以阻止這場悲劇了?」炫至問。

 

    我把士毅死後的事情跟他們說了,我跟浩誠一起去找吳老師,然後兩人被戴翎殺害,我又跑到教室遇到喬盈等等……

 

    「班上的其他人一定不會相信我的話,但你們會相信,因為我們一起找到了戴耀,一起看著士毅被殺死……」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們兩個的眼睛,試圖把我的信念灌輸進去:「我可以看出你們很害怕,因為戴翎可能會把我們都殺掉……但是如果我們不去阻止她,也是遲早會被她殺死,與其這樣,不如奮力一搏吧。」

 

    他們兩個的眼神又交換了一下,似乎沒有辦法下定決心。

 

    「我要出發了。」我不給他們太多準備時間,「你們要加入,就跟上來。不加入,就回家等死。」

 

    這是一翻兩瞪眼的選擇,我走了幾步後,就聽見他們兩個從後面追上的腳步聲。

 

    我聽見亞濬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們該準備什麼過去呢?不可能赤手空拳吧?」

 

    「我們要先去加油站買一些東西。」我抽了抽鼻子,喬盈留給我的味道還很清楚,我知道該往哪裡走。

 

    戴耀不會走遠,至少不會離開這個市區,他會留下來,直到看著自己的妹妹殺死班上的最後一個人為止。

 

    深夜兩點的城市,除了幾台在馬路上奔馳的車輛跟引擎聲外,路上沒有行人,沒有其他聲音。每次在深夜出門時,我總會有「人都到哪去啦?」的莫名想法,仿佛自己變成了惡靈古堡的主角。

 

    我們三人孤單的在街頭上遊蕩,靠著一個亡魂留給我的味道尋找著一台小貨車,聽起來是一個多麼不可思議的組合……但我們不能後退了,如果我們三個人都死了,就等於了宣佈全班同學的死刑。

 

    至少要有一個人活著阻止她。

 

    戴翎在殺死我們後,可能還會殺死下一班,再下一班,無止盡的下去,直到喬盈的屍體完全腐爛,再也完全無法當作屍蠱的媒介為止。

 

    到時戴耀會再尋找下一個跟戴翎相似的學生,繼續殺謬。

 

    戴耀把喬盈的屍體藏在小貨車上,這是一定的,他也沒其他地方可以藏了。

 

    他會把車藏在哪裡呢?

 

    答案揭曉,要藏一台車,當然是藏在停車場裡,而且是那種動輒停了數百台的大型立體停車場。

 

    「在這裡嗎?」炫至問。

 

    「你確定嗎?」亞濬也問。

 

    我點點頭,喬盈留給我的味道,確實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市區中最大的立體停車場,有五層樓高,在深夜之中整棟停車場沒有半點燈光,也沒有人影,像是荒廢數十年的廢墟,更是殺人魔躲藏的最佳地點。

 

    「誰還記得戴耀小貨車的車牌?」我問。我真的忍不住要怪自己,昨天去找戴耀時,竟然沒有去記他的車牌。

 

    「我記得。」還好,炫至有記下車牌。

 

    我們從第一層樓開始尋找,而且三人也同意不要單獨行動,待在一起總比較安全。

 

    將近一百台的車輛組成了可觀的迷宮,我們三人靠著剛在便利商店買的手電筒一台一台確認,都確認過後還要找到二樓的入口,著實花時間。

 

    最可怕的還是沉默,這棟龐大的建築物只有我們三人的腳步聲響著,有時我甚至會有出現了第四人腳步聲的錯覺。

 

    亞濬為了打破沉默,還說:「你們有沒有看過一部電影啊,叫『停車場驚魂』的,我覺得跟我們現在一模一樣耶……」

 

    但炫至馬上瞪了他一眼,亞濬便識相的閉嘴了。

 

    從一樓找到三樓,都沒有發現小貨車的蹤影。

 

    但來到四樓時,我的腳步忍不住停下了。

 

    「怎麼了?」其他兩人問我。

 

    我嗅了嗅這層樓的味道,堅定地說:「在這裡。」

 

    「真的?」

 

    「那股味道很重,而且……」我抖了抖肩膀,「你們沒發現嗎,這層樓的氣氛跟下面不一樣。」

 

    沒錯,那是戴翎出現時才會有的感覺,那股無與倫比的恐懼感。「小心一點。」

 

    我們三人戰戰兢兢地踏出腳步。

 

    感覺每繞過一台車,戴翎就會出現在我們眼前,用雙手無情的刺穿我們的胸膛。每經過一個轉角,戴翎就會出現扭斷我們的脖子。

 

    但還好這種情況沒有發生,直到我們找到那台小貨車。

 

    戴耀的小貨車就停在我們面前二十公尺處,炫至確認了車牌號碼,我們刻意跟貨車保持一段距離,我不想冒險犯進。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區的八個停車格除了那台小貨車外沒有停其他車輛,讓那台車格外顯眼。

 

    「看起來是陷阱。」炫至說。

 

    「十足的陷阱,卻是個非踏進去不可的陷阱。」亞濬說。

 

    小貨車後面用帆布蓋的密不透風,看不出後面有著什麼,戴耀不會讓他的車這樣毫無防備的停在這裡,他應該躲在這裡的某處,正在觀察我們。

 

    「直接下手,如何?」炫至戳了戳我手上的塑膠袋,裡面有我們剛買的一瓶汽油。

 

    「不,確認過再下手,而且不靠近的話也無法動手。」

 

    「那?」

 

    「我們一起過去,看看貨車後面有什麼。」

 

    我們一致同意這個提議,於是我們三人併在一起,走向那台被其他車輛獨立的貨車。但與其說是併肩,倒不如說是炫至跟亞濬躲在我身後比較洽當。

 

    雖然只是二十公尺的距離,但每一步都充滿著不確定,我們無法保證自己可不可以活著走到小貨車那邊掀開帆布,戴翎好像下一秒就會出現殺死我們。

 

    每走一步,我都可以感覺到炫至跟亞濬的心跳聲就會大一分貝,或者快一個節奏……

 

    而我,則恢復了我一開始的闇黑性格。我不害怕,若是失敗,也只是死亡一途。

 

    每個人的出生,都是為了死亡,既然如此,何必害怕死亡。

 

    我之所以會想阻止這件事,大概是不想讓自己死的這麼莫名其妙,死在一個十二年前的殘酷怨靈手上,我可不要。

 

    每走一步,對其他兩人來說都是心理上的煎熬。

 

    嘰嘰嘰。

 

    突然,我聽見了除了我們的腳步聲之外的另一個聲音。

 

    其他兩人也聽見了,我們一起轉頭,看到右邊的一台轎車車窗正緩緩放下。

 

    裡頭有一隻手慢慢伸出,而手上……

 

    「糟糕!」我馬上躲往旁邊的車輛後方,但另外兩人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步,那隻手上冒出火光,空間內爆出一聲巨響。

 

    那傢伙開槍了!沒想到他有槍!

 

    「趴下。」一個冷冷的聲音,接著是某人打開車門,下車的腳步聲。「還有那個誰,出來吧,別以為我沒看到你。」

   

    我知道他在說我,也知道手無寸鐵的自己現在毫無勝算,只好高舉雙手,從車子後面走出來。

 

    出現在面前的偷襲者當然沒有第二人選,正是戴耀,他手上拿著手槍,槍口在我們三人身上游移著。

 

    我看了另外兩人的狀況,炫至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亞濬倒是中彈了,剛剛那發子彈打中了他的大腿,他坐臥在地,咬牙瞪著自己的傷口。

 

    「我不會親手殺掉你們。」戴耀說,「殺你們是妹妹的工作,我會讓給她。」

 

    我狠狠瞪著他。

 

    「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戴耀的槍口停在我身上,他似乎看出三人中我最為危險。

 

    「我也很好奇……你是怎麼幫助戴翎復仇的?屍蠱嗎?」

 

    「屍蠱?不,我根本不會這些法術。」戴耀先疑惑了一下,然後回答道:「十二年前,我妹妹自殺後,我曾經在她的屍體旁邊不斷祈求,要害死她的人不得好死。結果我沒想到,她自己回來了,她透過她的屍體以另一種形式回來復仇。」

 

    「但她的屍體會腐爛……」

 

    「沒錯,妹妹把班上的同學殺光後,屍體也差不多無法保存了。但我之後卻一直夢到她,她在夢中不斷告訴我,她要殺的人還沒殺完,她要我找一個跟她相似的屍體,她才可以回來繼續殺人,她甚至在夢中挖掉了自己的雙眼,說她不需要眼睛,因為她已經不用選擇對象……」

 

    「事實上,是她已經變成不殺人就無法滿足的惡魔了吧?」我冷冷問:「你明明知道我們是無辜的,為何還要幫助戴翎殺害其他人?」

 

    「我是她的哥哥,幫助她是理所當然的吧?」戴耀露出冷酷的笑容,「最後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跟妹妹很像的女孩,說真的,要殺死她我還有點下不了手……但我還是做了。」

 

    「你還逼迫她上網留言吧?」

 

    「喔,對,我要她發出她是跟同學出去的留言,就算警察開始查,也會先從那個倒楣鬼身上開始追查。」

 

    那個倒楣鬼就是我,我想。

 

    「換你回答我了,你們怎麼找到這邊的?」戴耀又晃了晃槍口。

 

    面對槍口,我不感到害怕,還忍不住笑了。

 

    有個人影站立在戴耀的旁邊,像是從黑暗中走出來一樣,人影在誰也沒發現的情況下突然出現。

 

    「啊!」戴耀的眼角餘光瞄到了她,忍不住驚呼:「妹妹……妳出現的正好,妳是來殺他們的吧?妳看,我特地留給妳了。」

 

    不對,她不是戴翎,因為她身上的味道不一樣,戴翎的身上只有單純的絕望恐懼氣息,但我現在卻感受不到。

 

    但現在,我從她身上聞到那股幽香又帶著腐味的味道。

 

    現在我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了,因為當中的那股香味我已經聞了三年。這不是屍蠱的味道,而是喬盈平常用的香水,加上屍體的氣味……

 

    而戴耀也感覺到眼前的「戴翎」有不對勁之處,他喃喃說:「妹妹?」

 

    「我不是你妹妹。」

 

    喬盈簡短地說出這六個字,然後手一揮。

 

    戴耀發出慘叫,他的手掌帶著手槍咕咚落地,他的右手自手腕以上被齊根切斷。

 

    「炫至!把槍撿起來!」我馬上大聲喝道。

 

    炫至遲疑了一秒,隨即把戴耀的手掌整個撈起來,再把斷手的手指板開,拿起手槍指著戴耀,雖然他全身因為害怕而像患了羊癲瘋似的顫抖,但槍口已經對準了戴耀。

 

    戴耀用左手按著斷掉的手腕,大聲慘呼:「混蛋!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快點,」喬盈的聲音變小了,她說:「我已經……」

 

    到極限了,她沒有把話說完。現場的氣氛改變了,戴翎取回了屍體的主控權,眼前的喬盈身上散發出我們所熟悉的、絕望的恐懼感,她又變回了戴翎。

 

    但現在,我的腎上腺素已經戰勝了恐懼,現在不行動,就是死路一條。

 

    「炫至,擋住她!」我拎起塑膠袋,往小貨車跑去。

 

    炫至把槍口轉移目標,從戴耀換到戴翎身上,手指卻顫抖的像無法扣下板機。

 

    我沒有回頭,一路衝向貨車。

 

    我聽到後面傳來兩聲槍響,炫至開槍了,但子彈是殺不死惡魔的。

 

    當炫至的慘叫聲傳來時,我的手剛好摸到貨車的帆布。

 

    用力一掀,喬盈就躺在裡面。

 

    我不知道戴耀對屍體做過什麼特殊處理,因為喬盈看起來就只是在車上睡著一樣,一點腐爛的跡象也沒有。

 

    但沒有時間吃驚了,我從袋子中拿出汽油,倒在喬盈身上。

 

    來不及,我的動作比不上惡魔,戴翎追上來了。

 

    是胸前突然冒出的手告訴我的。

 

    戴翎直接從後面刺穿了我的右胸膛。

 

    喉頭一鹹,鮮血從嘴巴裡噴了出來。

 

    但我的手沒有掉下來,一直等到瓶子裡的汽油都流光,我的右手才像斷線傀儡般落下。

 

    但還少一個動作,我必須……

 

    我將左手伸進口袋,拿出打火機。

 

    唰,感覺左胸一麻,戴翎的另一隻手從我左胸穿出來。

 

    我甚至看到她的左手掌握著我的心臟,還撲通撲通跳。

 

    可是好奇怪,我竟然沒有半點要死了的感覺。

 

    怎麼說,我竟然覺得前所未有的冷靜。

 

    就像是賴床時「我再睡五分鐘就好」的那種感覺。

 

    現在的感覺是,讓我把這件事做完就好,完成後就可以死了,大概是這樣。

 

    我已經感覺不到我的左手,左手只是在執行我死前下達給它的最後命令。我看到它動作遲鈍地試著點燃打火機,一次、兩次……成功了,然後,把火苗放到屍體上面。

 

    好奇怪,看到火苗竄起,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結束了。

 

    我聽到戴翎在我身後發出悔恨的叫聲,她的左手用力一握,我看著自己的心臟像水球一樣在眼前爆開。

 

    這一刻我才有要死亡的感覺。

 

    我的身體往前頹倒在喬盈的屍體上,跟著一起燃燒。

 

    我看著眼前的火苗,感覺不到身體有被燒到的灼痛感。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楊文凱
  • 死光了???
  • 請看下一集喔 O_O

    於 2016/04/24 19:41 回覆

  • 全部
  • 原來還有愛情的元素阿((點頭


    ((我才不會說我偷偷感動了一下勒!!
  • 竟然有感動XD

    於 2016/04/24 19: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