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平日的棒球比賽,外野區的觀眾並不多,如果從內野那邊看過來的話,可能數數人頭就可以算完外野有多少觀眾了。

 

        雖然外野的氣氛冷淡了一些,不過還是有好處的,那就是如果有球員擊出全壘打的話,不會有多少人跑來搶球。

 

        而且對於雅卉來說,她已經相當習慣這樣的氣氛了。

 

        以現在的職棒比賽環境來說,除非是假日或是總冠軍賽這類的特殊比賽,不然外野區的人氣幾乎都是像今天這樣,寥寥無幾。

 

        打從雅卉有記憶以來,母親每次帶她進球場看球,坐的都是左外野固定的位置,一直到現在上了小學,雅卉對於球場視野的印象,都是停留在左外野固定位置的視角。

 

        但她並不會想去坐內野區,也不會去羨慕那些坐在內野,可以近距離接觸球員們、或是跟著啦啦隊的舞蹈一起盡情搖擺的那些人們。

 

        儘管內野比較好玩、熱鬧,但是她就是不會想去內野。

 

        從左外野可以一覽無遺的看到整個內野觀眾席,有時從外野看到內野的觀眾們舉起整齊的加油棒擺動或是一起跳起有韻律感的加油舞蹈時,那反而是一種視覺上的震撼,這種震撼是坐在內野時所無法感受到的。

 

        而且坐在內野的話,以雅卉的身高來說,常常會被其他站著的觀眾擋住視線。

 

        扣除掉以上原因之外,母親之所以每次都會帶她去坐左外野看球賽,還有另一個最重要的理由。

 

        那就是,可以直接坐在父親的身後幫他加油,欣賞父親認真打球時的姿態。

 

        雅卉的父親正是球隊的主力左外野手。

 

        每當在第一局比賽開打時,父親跑上左外野就定位準備守備時,他總會舉起手套跟母親及雅卉打招呼。

 

        母親會抱起雅卉跟父親打招呼,雅卉會大聲地喊道:「爸爸加油!」

 

        每當父親在左外野接殺對方所擊出的飛球,或是有美技守備時,母親跟雅卉的歡呼絕對是全場最大的,雅卉也會毫不掩飾、驕傲地跟旁邊的其他觀眾說:「那是我爸爸喔!」

 

        「真的嗎?他很厲害!」多數的觀眾也會對雅卉及母親伸出大拇指給予讚許。

 

        在比賽結束後,當球員們都回到休息室收拾球具,球迷觀眾開始散場時,雅卉的父親也會緩緩跑到左外野,跟留到最後的雅卉及母親揮手道別,然後大聲的說一句:「對不起喔,下次回家爸爸再帶妳去玩!」

 

        畢竟在球季進行中,職棒球員必須在各個縣市中移動比賽,有時候整個禮拜都是在客場比賽時,父親根本不會回家,多數時間都是在球隊宿舍或飯店裡過夜。

 

        雅卉對於父親的印象,就只侷限於他站上左外野守備的背影以及背號。

 

        就算當球季結束,父親好不容易可以返家,有時也要配合球隊的冬訓及春訓,或是一些公關活動而在外忙碌。

 

        而隨著父親的年齡漸長,這種現象更變本加厲了。

 

        左外野的位置開始被其他年輕球員取代,父親的上場時間開始變少了。

 

        為了彌補年齡上的劣勢,父親就算在球季休賽期間也是每天往外跑,努力練球,希望能把左外野的位置搶回來。

 

        但職棒環境是現實的,父親坐在板凳上的時間,開始比站在左外野的時間還要多了。

 

        而拎著球棒上場打擊的時間也慢慢被壓縮。

 

        現在進入球場看球,雅卉的心境也慢慢改變,以前對雅卉來說,左外野是屬於父親的地盤,她總是坐在父親的身後當他的後盾。

 

        但現在,父親的地盤卻被雅卉所不認識的球員搶去。

 

        雅卉會問母親:「為什麼爸爸現在都不上場了?」

 

        母親的回答總是:「再等一下,爸爸會上來的。」

 

        父親還是會上場,但多數都是在比數懸殊時代打或代跑,就算父親的身影再度跑上熟悉的左外野,也只是守最後一個半局。

 

        現在只要看到父親站上左外野,雅卉會整個人撲上欄杆,放聲大喊:「爸爸加油!加油!」

 

        以前,還會有其他球迷跑來跟雅卉打招呼,說一聲「真可愛」或是「你爸爸真的很強喔」之類的話。

 

        但現在,其他球迷幾乎不會去理會雅卉跟母親,媒體的焦點也不會放在過氣的球員身上。

 

        每當比賽結束,如果父親整場比賽都沒上場的話,雅卉會坐在位置上不高興地嘟起嘴開始抱怨:「好討厭,為什麼爸爸今天都沒上來?」

 

        母親會摸摸雅卉的頭,輕聲說道:「沒關係,再等一下,爸爸等一下就上來了。」

 

        而父親也沒有讓她失望,每當比賽結束後,他那熟悉的身影都會出現在休息室門口,邁開步伐往左外野跑去。

 

        「爸爸來了!」雅卉跑向欄杆處,興奮地看著從休息室緩緩跑出來的父親。

 

 

 

        此時,在休息時裡,一位剛加入球隊的洋將球員指著那個緩緩往左外野跑去的身影,問身邊的翻譯:「嘿,他要去哪裡?」

 

        翻譯瞄了一眼那個身影,很快地回答:「喔,他要去左外野。」

 

        「是去跑步嗎?真認真啊。」洋將球員以為那位外野手是要跑步收操。

 

        「不是的,是去跟家人告別,他的家人啊,每場比賽都會坐在左外野幫他加油呢。」

 

        「啊,真好呢,不過……」洋將球員不解地問:「左外野已經沒有人了啊?」

 

        現在球迷已經逐漸散場,本來就沒有太多觀眾的外野觀眾席已經清空了。

 

        翻譯笑了笑,沒有回答,或許他認為就算跟外國人解釋,對方也聽不懂吧。

 

 

 

        那個身影跑到左外野後,腳步停了下來。

 

        他知道左外野並非空無一人,他知道家人仍然在那個最熟悉的位置支持著他。

       

        他知道家人就像往常一樣,雅卉的上半身整個搭在欄杆上,高興地朝父親揮手,母親站在旁邊,一邊注意著不要讓雅卉掉下去,一邊對著丈夫微笑,像是在表達:「今天也辛苦了呢。」

 

        深深地彎腰致謝後,他把球帽摘下,高高地舉起來對著左外野那熟悉的空位說道:「今天也謝謝妳們的支持喔!」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惠
  • 我本身也非常喜歡棒球
    看到這一篇有種悲從中來的感覺啊
    時代不斷在變換
    總會有年輕一批的球員取代了老一輩的球員
    但是有些東西還是不會改變的
    就像是信念。
  • 不管各種環境都是這樣,只能面對~

    於 2016/05/17 18:37 回覆

  • 某甲
  • 看不太懂,為甚麼他家人不見了
  • 樓下有正確解釋喔~

    於 2016/05/17 18:37 回覆

  • Wa Kai Lang
  • 我猜是母女因某些意外死去,但父親一直相信她們還在左外野支持著他
  • 正確解答~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一些小伏筆之類的

    於 2016/05/17 18:38 回覆

  • 0W0
  • 這樣他們會沒辦法超度拉,要好好地說再見才行
  • 或許要直到主角退休那天吧.....

    於 2016/05/17 18:38 回覆

  • fish
  • "但現在,其他球迷幾乎不會去理會雅卉跟母親,媒體的焦點也不會放在過氣的球員身上。"
    小伏筆是指這個嗎? O w O
  • 是的 XDDDD

    於 2016/05/22 22:30 回覆

  • 悄悄話
  • 路過狐狸
  • 有洋蔥..
  • 是的我加了洋蔥

    於 2016/06/29 22: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