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0 Fri 2016 00:03
  • 413

  我跟阿發站在旅館的櫃台前,眼看櫃台沒有人,阿發主動按下了櫃台上的呼叫鈴。

 

    沒一會兒,櫃台後便傳來了一聲么喝:「喲!來了!」

 

    然後一個梳著平整髮型的中年人拉開櫃台後的布幔冒了出來,還揉著眼睛。難怪,現在都十二點了,看來他是剛被我們吵起來的。

 

    「老闆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把你吵醒。」我抱著歉意說道:「我們兩個想住房。」

 

    老闆揮揮手,我們原本以為他這個動作是要趕人了,哪知他接著說:「沒什麼,我們這行的有時候就該二十四小時待命來應付投宿的客人,兩位客人要住房吧?二樓怎麼樣?我們這裡沒有電梯,二樓是最方便的了。」

 

    我跟阿發對視了一眼,我偷偷推推阿發,阿發也用另一隻手捏了我一下,兩人都不敢說出重點。可老闆看出我們兩人的樣子了,便問:「怎麼了?你們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噢,是這樣的啦……」我心裡罵了一下阿發,開始對老闆說出真相:「我們想住那間有鬧鬼的房間。」

 

    老闆一聽這句話,眉頭稍稍皺了皺,說:「我想你說的就是413號房了?」

 

    「應該是吧,我們是從網路上看到的,你這家旅館有一間房間有鬧鬼。」我說。

 

    「那應該就是413號房了,我這裡的傳言我也是知道的。」老闆眉毛一楊,也不跟我們隱藏,坦蕩蕩地說:「事實上,一切都只是被網路上的人炒作了,就像是某某某撿到了一百塊卻不小心被誇大成撿到一百萬一樣,其實413號房呢……也不過是死過一個人而已,後來越傳越誇張,說什麼有鬧鬼。」

 

    「真的有死過人?」在旁邊一直裝孬種的阿發終於講話。

 

    「對,那是六年前的事了吧,住413的客人是一個單身男性,當時是晚上十點左右,他突然打電話到櫃台說房間有鬧鬼,當我找了幾個員工一起上去看的時候,發現那位客人死在床上,整個人躺的姿勢……非常筆直,我只能這麼形容。」

 

    我問道:「當那位客人打電話下來的時候,他說了什麼呢?」

 

   「他只說了兩個字,然後就掛斷了。」老闆的眉頭緊皺起來,像是極度不願意去回想,但他還是想起來了:「有鬼……」

 

    「那麼死因呢?」

 

    「不知道,警察沒告訴我。」老闆說完,瞇起眼睛打量著我跟阿發,問我們:「你們應該不是普通人吧?你們是恐怖小說家?還是靈異研究學者?還是網路追追追派來的?」

 

    「比較接近第二個。」我舉起右手伸出食指跟中指,「我們是市內大學社團靈異事件社的社長跟副社長。」

 

    老闆點點頭:「原來如此,難怪你們這麼晚了才來,想直擊最恐怖的時段是嗎?不過我先跟你們說,我只怕你們會失望了,因為後來陸續有客人住進413號房裡,不過都沒怎樣。」

 

    「每個開車進辛亥隧道的人也不是每個都遇見鬼啊。」我開玩笑的回了一句。

 

    老闆聽我這麼說也只是笑了笑,隨即從後面的櫃子裡拿出一把鑰匙給我們,「房間在四樓,很抱歉我們這裡沒有電梯。」

 

    「沒關係,不打緊。」我接過老闆遞過來的那把鑰匙,辦完住房手續,跟阿發一起走上了樓梯。

 

    四樓,413門前,413的門牌看上去跟其他房間的差不多,乾淨、方正的掛著,看來老闆沒有偷懶,我把鑰匙拿給阿發:「開門吧。」

 

    「為什麼是我開?」阿發眼睛盯著我手上的鑰匙,沒有想接過去的意思。

 

    「沒什麼,只是問問看你想不想開,畢竟機會難得。」我收回手,直接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轉動。每次跟阿發出來,我總是負責行動,而他負責記錄。

 

    打開門,從走廊照進來的燈光讓我一下就看到了在牆上的電燈開關,我馬上打開了電燈開關,413房整個亮了起來。

 

    很典型的旅館房間,廁所浴室一體,就在門的旁邊。然後有兩張單人床,兩張床之間擺放著一個床頭櫃,上面擺著一個電話。另外還有一台電視、一個衣櫃、一張上面放著一壺熱水壺跟杯子的小桌子。

 

    阿發入了房間後先拿出錄音器,他一邊看著房間各角落一邊對著錄音器說:「這是我們第一次踏入413號房,給我們的第一印象很正常,地板上沒有類似血跡的污痕,牆壁也很乾淨……」

 

    我本來想先打開電視,但為了不打擾阿發錄音,所以算了,我把包包扔到床邊,整個人也在床上躺平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沒什麼詭異的東西,不是嗎?」阿發完成了初步的紀錄,關上了錄音器,對著我聳聳肩說:「看來這次學弟們又要失望了。」

   

    我不置可否,學弟們總希望我們在逛全台各個鬼屋的時候可以帶回一些恐怖的經歷,而不是鬼屋探險記變成美食遊記。

 

    「你有看過1408這部電影嗎?」阿發轉身在包包中翻弄著什麼,「這房間給我一種跟1408好像的感覺,第一眼的印象很乾淨,不像是有鬧鬼的地方。」

 

    「有,我有看過那部電影,」我把雙手枕到頭後,懶洋洋地說:「1408有兩個結局,你知道嗎?」

 

    「有兩個結局?」阿發回過身來問我,他的手上現在已經多了一台數位相機,用照片記錄房間正是他第二步的紀錄工作。

 

    「對啊,兩個結局,看你運氣好看到哪個結局,不然就是上網去找。」我的耳朵一抽,感覺好像聽到了什麼,「你有聽到嗎?」

 

    「什麼?」

 

    我站起來,凝神聽著聲音的來源,當我把耳朵貼到牆上,發現那是透過隔壁房間的牆壁傳來的時候,我笑嘻嘻地對阿發說:「你可以把這個錄下來,來自隔壁房間的嬰兒哭聲,1408也有這情節不是嗎?」

 

    阿發也跟著我把耳朵貼到牆上,隔壁房間除了有嬰兒哭聲外,另外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哄嬰兒。

 

    「可惜啊,」阿發嘆息:「如果單純只有嬰兒哭聲的話,那就真的很可怕了,不過隔壁還有女人在哄的聲音,學弟們一下就聽出來了。」

 

    於是,我又躺回了床上,阿發則開始用相機拍下房間的每個角落,我還打趣說:「要不要我潑一些假血在地上嚇嚇學弟啊?」

 

    「得了,你那些技倆連幼稚園的小朋友都嚇不倒。」

   

    這時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我必須承認,我跟阿發都稍微被嚇到了一下。

 

    「該不會是老闆來問我們要不要退房了吧?」阿發隨口推測。我要他繼續拍照,然後自己走到門前用鷹眼看了一下在外面的人……不是老闆,是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年輕人。

 

    我打開了門,不過仍把鏈條鎖著,我透過門打開的縫隙問那年輕人:「有事嗎?」

 

    「不好意思,」年輕人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種禮貌的微笑,並且往旁邊指了一指:「我就住在隔壁房間,可是廁所好像壞了,可不可以來你們這裡借個廁所?」

 

    年輕人指的方向,是在我們房間的右手邊,而那間有嬰兒的房間是在我們的左手邊。剛剛在鷹眼裡我只看到年輕人的臉,現在我才看到年輕人的整體穿著,他穿著一件圓領T桖、一件休閒牛仔褲。

 

    「那你有打電話跟老闆反應了嗎?叫他給你換個房間什麼的?」

 

    「有,他說等一下會上來,不過我現在實在是太急了,可以先借個廁所嗎?」年輕人的態度相當彬彬有禮,看上去就跟一個推銷員一樣……根本不像是一個有內急的人。

 

    這有點可疑。

 

    「那你房間的廁所是那裡壞了?」

 

    「嗯……你知道,就是壞了。」

 

    「哪裡壞了?」我重複。

 

    「……」年輕人這次不回答了,他仍是帶著那個禮貌的微笑,然後後退兩三步。就在我猜他想幹嘛的時候,他竟然猛力往門上撞了過來。我冷不防地承受了這一次撞擊,肩膀上一痛,直覺地抵住了門,接著我馬上對著阿發大叫:「靠!快來幫忙!」

 

    阿發當然莫名其妙,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在我肩膀抵住門準備承受下一次撞擊的時候,那年輕人卻退開了,臉上早已變了樣,原本的笑容不知道飛到哪家廁所了,現在在他臉上的是咬牙切齒的憎恨模樣。

 

    「怎麼啦?剛剛那個聲音是什麼?」阿發這時走到我身邊,而門外的年輕人沒有再撞門,而是瞪了我一眼後就往走廊另一端走了,他絕對不是住我們隔壁,因為我沒有聽到開門聲,只聽到他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我趕緊把門鎖上,把那個年輕人的事跟阿發說了,阿發一聽也緊張起來了:「他想幹嘛?該不會是要來搶劫吧?」

 

    「誰知道啊,我看我們最好先打電話到樓下。」我說。我們趕緊拿起電話照著床頭櫃上貼的旅館分機號碼打到櫃台,老闆大概又跑去睡覺了,五分鐘後才有人接起電話。

 

    我把年輕人的事情說了,老闆不可置信地說:「他說他住你們隔壁?這不可能啊,今天四樓就只有住你們兩個啊。而且今天住宿的除了你們之外只有三個客人,一對老夫妻跟一個出差的中年上班族,沒有什麼你說的年輕人啊。」

 

    「但……」我突然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又問:「老闆,你確定四樓只有我們?」

 

    「是啊,其他客人懶的爬上爬下,所以都住二樓,因為你們是主動要住那裏的,所以才讓你們到四樓去住。」老闆說。

 

    「是這樣啊……」

 

    見鬼了,那個撞門想闖進來的年輕人先擺一旁不管,那麼從我們隔壁傳來的嬰兒跟女人聲音又是怎樣?

 

    老闆吩咐我們不要再亂開門後,我掛上了電話,然後把剛才的對話告訴了阿發,順便加上一句註解:「事情開始有點詭異了是吧?你最好先錄下來。」

 

    也不用我提醒,阿發已經自己拿出了錄音器:「剛剛有一個自稱住在我們隔壁房間的人來跟我們借廁所,但是副社長拒絕了,而他竟然想撞門強行闖入,在我們打電話給老闆查證後,他說四樓只有住我跟副社長兩個人,到這裡事情開始詭異起來了,因為我們剛剛才在隔壁聽見有小孩的哭聲……」

 

    「阿發。」

 

    「幹什麼啊?」

 

    「你不覺得這房間怪怪的嗎?」我的視線先定在我的床上,然後又慢慢的移向阿發的床,一字一句地說:「為什麼房間內會有兩張床?」

 

    「因為我們有兩個人啊,什麼廢話。」阿發先關掉了錄音器,不讓我們的談話影響到錄音內容。

 

    「你還搞不清楚狀況,」我搖搖頭,加重了語氣:「老闆在跟我們說這房間的事情時,是怎麼說的?」

 

    「他說住413的客人當時有打電話跟他說這裡有鬼……」阿發只說到這裡,然後「啊」了一聲,嘴巴張的老大。

 

    看來阿發也發現問題所在了,據老闆所說的,當時的死者是一個人,那他為什麼要住到這間雙人房來?難道有另一個人跟他一起?

 

    「看來我們得去問問老闆,當時死者是否是一個人住宿,還是有另一個人同行?如果有另一個人,那麼他就有可能是兇手。」我整句話一出口,不免覺得有點好笑:「感覺我們突然變成偵探了,正要追查一件六年前的命案。」

 

    再看阿發,只看他的眉頭緊皺,嘴巴裡碎碎念著些什麼。

 

    「你怎麼啦?中邪了?」

 

    阿發瞪了我一眼,說:「我注意到這房間的涵義了。」

 

    「涵義?」

 

    阿發從包包裡拿出一張便條紙跟原子筆,在紙上寫上了413三個數字:「1408的主角曾經算過,1408四個數字加起來等於13,是西方不吉祥的數字,而413,它可把東方跟西方不吉祥的數字都湊在一起了。」

 

    阿發接著在紙上列出一個簡單的算式:「你看,413如果這樣算的話,4-1+3,那可是等於6,惡魔的代號。」

 

    我撐著下巴認真聽著阿發的見解,這可不簡單,所有不好的東西都在這房間的號碼裡。

 

    「我還是先去問問老闆好了,」我說:「問問他對413的死者有沒有其他印象,搞不好他忘記告訴警方死者有同行者之類的……」

 

    「把這個帶去。」阿發把錄音器給我,「直接把老闆對你說的錄下來,這樣才有可信性,不然學弟會說我們在吹牛,剛剛沒錄到撞門的情況我已經很怨嘆了。」

 

    我把錄音器握在手裡,指了指門:「不一起下去嗎?如果那個瘋子又跑來撞門……」

 

    「不用,我還沒拍完。」阿發對我一笑,拿起了數位相機,「倒是你小心一點,他可能在樓梯間埋伏。」

 

    「我才不怕那瘋子。」

 

    我從四樓走下一樓,路上沒碰到半個人,櫃台也沒人,老闆又跑去睡了吧,也真不好意思,半夜一直吵醒他。

 

    我按了幾下呼叫鈴,十分鐘後,一個抓著鳥窩頭、看起來很像坐牢中的陳水扁的男人走了出來,語氣不怎麼友善地問我:「幹嘛?住房嗎?」

 

    「嗯……我找老闆。」我打量了他一下,是這裡的員工嗎?但是看上去跟老闆差不多大。

 

    「我就是。」

 

    「嗄?」

 

    「你是哪個字沒聽懂?我就是老闆,你要住房嗎?」

 

    「不是,你是老闆……可是,剛剛我們來的時候有另一個人說他是老闆,而且也幫我們辦好住房手續了。」

 

    「好笑,」男人嘴角不屑的一撇,「小子,我就是老闆,而我今晚是第一次看到你,你倒說說看,那個冒牌貨讓你住幾號房?」

 

    413號房。」我突然感覺全身冒滿冷汗,一種未知的恐懼症正在我身上攀爬。

 

    「小子聽好,」男人獰笑,「我這裡沒有413號房,我們這裡沒有四樓。」

 

    此時,我幾乎要昏倒,沒有四樓……沒有413……

 

    我幾乎控制不住我的身體,我感覺自己跑出旅館外,卻看到這棟建築物只有三樓高。我也感覺自己跑上樓,跑上三樓、跑上樓頂。

 

    沒有四樓。

 

    我發瘋似的推開擋在櫃台的男人,找出櫃台的住房名冊,但是不管怎麼翻就是沒有我跟阿發的名字。

 

    我記得我把413的鑰匙放在口袋,但我卻摸不到。

 

    手機、皮包我都留在413裡,我唯一從413帶出來,此刻還留在我身上的東西只剩下阿發給我的錄音器。

 

    接著我看到了放在櫃台上的當天報紙。

 

    日期是,412日。

 

    午夜剛過,現在是413日。

 

    星期五。

 

 

   

 

 

 

    我把413的經歷打成了故事貼上網路,並且附上了錄音的檔案,許多人覺得是真的,當然也有許多人說是假的。

 

    社團的學弟們都相信那是真的,因為阿發再也沒有回來了。

 

    網路追追追也在查明真相,我主動跟他們聯絡了,那是真的,是我的親身經歷。

 

    他們半信半疑。

 

    我也搞懂了為什麼房間內會有兩張床,就跟「老闆」說的六年前的那個人一樣,他只有一個人,因此當時是單人房。

 

    不存在的樓層、不存在的房間,都是為了這個在錯誤的日期闖入錯誤的地點的人所設計的。

 

    離當時已經過了五年。

 

    十一年前,2001413日,星期五。

 

    五年前,2007413日,星期五。

 

    現在,2012413日,星期五。

 

    我再度在錯誤的日期,站在錯誤的地點,

 

    「住房嗎?」梳著平整髮型的老闆在櫃台後滿臉笑容。

 

    「是的。」我說。

 

    「麻煩給我413號房。」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Li Yili
  • 極神的故事
  • 說神太誇張了XDD

    於 2016/06/13 01:00 回覆

  • xxdf70255
  • 好好看!!
  • 感謝~

    於 2016/06/13 01:00 回覆

  • 查普光
  • 看到只有主角下樓就知道阿發大概凶多吉少了
  • 阿發:QAQ

    於 2016/06/13 01:01 回覆

  • 知了
  • 看到社團秒想到見鬼社(失望了一下XD
    好喜歡見鬼社系列啊~~~~
  • 哈哈,我也很喜歡見鬼社~

    不過應該不會再有續集了~

    於 2016/06/13 01:01 回覆

  • 訪客
  • 懷念~記得當時最喜歡的就是這篇故事給我的感覺了
  • 謝謝老讀者們的支持!

    於 2016/06/13 01:04 回覆

  • 蕾貝恩
  • 好看!! 謝謝你的故事
  • 不客氣,謝謝大家的觀看~

    於 2016/06/15 00:23 回覆

  • Apple
  • 突然想到如果主角下樓的時候是把413的鑰匙拿在手上呢xd還會消失嗎xdd
  • 可能要叫男主角下次有機會再試試看了XDD

    於 2016/06/17 22:03 回覆

  • 0W0
  • 是我理解錯誤還是...

    主角第一次是在12號成功住進去,而13房間就消失了

    但之後則是13號才去...?
  • 不,你的理解沒錯~這是當初發表後後來才發現的BUG,我也沒有注意到,算是我的失職....

    於 2016/06/17 22:41 回覆

  • Jiarou Wang
  • 非常喜歡這篇的氛圍~
  • 謝謝誇獎,希望可以繼續創造可怕的氛圍~

    於 2016/06/21 14:10 回覆

  • 蘑菇
  • 很精彩的故事,可以借轉發到我的部落格嗎,會註明作者和鏈接
  • 當然OK,沒有問題喔~

    於 2016/06/27 23:3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