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呢?

 

    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她不知道答案,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那種感覺,像是來自心底最深處的直覺在召喚著她,不斷說著……妳今天要去一個特別的地方,過去那邊吧,妳今天去那個地方,一定要去。

 

    僅管女孩跟往常一樣,起床後換上了學校制服,搭上了書包,出門走向火車站。但她知道,今天早上的目的地不會是學校,而是另外一個特別的地方,那個她心裡的靈魂不斷叫她前往的地方。

 

    出門時女孩的父親還沒起床,今天的父親比之前還要早起,於是她幫父親做了早餐。當父親起床看到後應該會嚇到吧,養了十七年的女兒,頭一次在早上幫他做早餐。

 

    這算是給他最後的禮物吧,雖然女孩還不知道她要去哪裡,但是她能感覺到,自己以後不會再回來家裡了。

 

    永遠也不會。

 

    女孩坐上區間車,周遭坐滿了跟她一樣穿著學校制服,來自各間學校的學生們,隨著每個車站的抵達,車上學生的數目開始減少,一直到只剩下女孩一個人。

 

    女孩不知道自己該在哪一站下車,該下車時,心裡的聲音會告訴她的,她這樣相信著。

 

    她要去的地方,是天堂般快樂或地獄般殘酷呢?她不知道,但那個地方正在呼喚著,它要女孩過去。

 

    該下車了,心底有聲音對女孩說。

 

    女孩走下列車,這是個她從未來過的小火車站,也沒有其他人在這一站下車,整個車站甚至可以說是空無一人。

 

    這仿佛是專屬於女孩的車站,她大步走出閘口,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站務員,女孩開始懷疑這個火車站是不是荒廢了,但她看到車站外面排著的計程車後,才知道並非如此。

 

    有計程車就代表有旅客,可能這個時間比較少人吧。

 

    女孩坐上第一輛計程車,司機很沉默,沒有問女孩要去哪裡,或是問高中女生在這個時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之類的問題,他直接發動了引擎出發。

 

    女孩看著窗外,這才發現外面沒有半幢人工的建築物,在這裡除了剛剛的小火車站外,四眼所見是一整片的森林,宏偉的樹海。

 

    樹海裡面就是她該去的地方。

 

    而且不會再回去了,不要再有留戀了,她心裡的靈魂說。

 

    「我要下車。」她說,司機緩緩停下車,但沒有跟女孩問價錢。

 

    女孩把錢包裡的錢都給了他,反正之後是用不到錢這種東西了,這段搭乘計程車的旅程在司機完全沒開口說話的情形下結束了。

 

    女孩走進森林之中,計程車的引擎聲在外面轟然離去,計程車的離開,像是切斷了跟外面的人聯繫的唯一道路。

 

    但她知道自己要來這裡,從我今天早上起床後就知道了,她的靈魂深處要她來到這片樹海之中,不管樹海裡有什麼,它一定可以解決女孩這段期間的痛苦煩惱。

 

    女孩前進著,一邊深呼吸,這裡的空氣跟其他森林不一樣。

 

    在這片樹林中,植物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前所未有的沉重,沒有半點生氣。

 

    女孩三不五時拿出手機,看爸爸有沒有在找她,問她怎麼沒有去學校之類的,但女孩多慮了,在這裡手機沒有任何訊號,跟外面完全斷絕聯絡。

 

    外面的人怎樣了呢?是不是焦急地在找女孩呢?

 

    都隨他們去吧,不管女孩會在樹海裡遇到什麼,她知道這裡是自己生命的最終歸屬。

 

    樹海裡的聲音寂靜到一種讓人感到恐懼的程度,不再有流言蜚語,不會有人在自己的背後竊竊私語,沒有鄰居的異樣眼光。

 

    女孩本來以為這片樹海中除了自己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但她遇到了其他人,雖然他們已經不是活人。

 

    樹海裡有屍體,而且是很多屍體,自殺的屍體,女孩終於理解為何火車站外面會有計程車,以及司機為何如此沉默。

 

    原來這片樹海在呼喚著自殺者們前來。

 

    女孩完全沒有嚇到,她反而訝異自己完全沒有因為屍體而有驚嚇的反應,好像這些屍體出現在這邊是意料中的事。

 

    屍體們都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至少她沒有在任何一具屍體上看見皮膚色,他們的皮膚不是黑色就是掉光了。

 

    但她不害怕他們,他們是這片樹海中的一部分,融合在死寂樹海的環境中,難怪這裡的空氣會這麼沉重,這些樹木們吸收了屍體們的氣息,本身也散發出這些味道……整片樹海都散發著死亡的味道。

 

    死亡樹海,女孩當下幫這片樹海取了名字,很貼切。

 

    但女孩還是不知道她為何會來到這片樹海,樹海的深處有東西在呼喚著她前來,但她並不想自殺,完全不想。

 

    走累了,女孩決定休息一下。

 

    她在一棵樹下坐下,雖然沒有喝水也沒有帶食物來,但她完全不感到乾渴飢餓,只感覺腳有點痠。

 

    「我不餓喔,那你呢?」女孩摸著肚子,低著頭自言自語。

 

    樹旁還躺了一具屍體,是個男孩的屍體,看年齡應該比女孩還小上幾歲。

 

    「國中生嗎?」女孩看著那具屍體,好奇地問:「你怎麼會來這裡自殺呢?」

 

    死人是不會回答的,女孩當然知道,但她就是好奇,有疑惑就要去問,或許這裡的屍體會說話也不一定。

 

    男孩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原處,女孩看不出屍體是怎麼自殺的,沒有明顯的外傷,可能是服藥自盡的吧。

 

    「好可憐,還這麼小的孩子說……」話一說出口,她察覺到高中生的自己其實也沒資格說這種話。

 

    女孩又摸著自己的肚子,眼睛看著樹海的深處,要走多久才能走到盡頭呢?才能找到自己來到這裡的理由呢?

 

    突然,女孩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一個男人無聲無息地站在樹旁,正注視著女孩,沒有發出腳步聲,男人像是從地上竄出來一樣。

 

    「啊!」連續揉了三次眼睛,確定眼前的男人不是幻覺後,她慌忙地站起來,點頭說道:「那個……你好。」

 

    男人身上穿著藍色制服,面無表情,給予女孩冷漠的感覺,但他還是打了招呼:「你好。」

 

    「嗯……」女孩看著男人身上的服裝,納悶地問:「你是警察嗎?」

 

    「不是。」

 

    「啊,你是火車站的工作人員吧。」女孩終於想起了在哪看過那套制服,「你怎麼在這裡?」

 

    「要我自我介紹的話,可能會花很多時間。」男人的嘴角慢慢抽動:「那麼妳呢?為什麼會來這裡?」

 

    「啊……其實我也不知道。」女孩搔著頭:「今天起床後,有個聲音叫我過來這裡,我就過來了。」

 

    「就這麼簡單?」

 

    「對啊,就這麼簡單。」

 

    雖然男人的表情跟語氣都很冷淡,但女孩似乎感覺的出來,對方不是壞人。

 

    「妳不是來自殺的?」男人說,「這片樹海,是為了呼喚自殺者而存在,為了埋葬自殺者而生長的。」

 

    「不是耶,我沒有想要自殺的唸頭說。」

 

    「是嗎?」男人皺了一下眉頭,「原來如此,我懂了。」

 

    「什麼意思?」

 

    「樹海裡面第一次進來像妳這樣的人,連樹海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呢。」

 

    「我這樣的人?」

 

    「對,妳這樣的人。」男人的眼神冷冷地看著女孩的身體:「樹海並不是在呼喚妳,妳懂嗎?」

 

    「如果不是在呼喚我,要我進來的話,那麼是在呼喚誰呢?」

 

    「妳還沒明白嗎?」

 

    女孩想起了起床時,在她心底深處呼喚的聲音。

 

    難道是……

 

    女孩低下了頭,再次按著自己的肚子。

 

    「妳發現了呢。」男人說:「妳懷孕了,對吧?」

 

    女孩黯淡地點了頭。

 

    「樹海並不是在呼喚妳,而是在呼喚妳的孩子。」男人說出事實:「妳肚裡的孩子,想在誕生之前,就先自殺。」

 

    「是嗎……」

 

    「妳這種年紀,懷孕的過程應該不是很美好吧?應該很羞恥吧?羞恥到孩子不願出世,羞恥到不肯誕生,在出生前就發出了自殺的意念,讓樹海召喚來此……」

 

    「夠了!」女孩抬起頭,她已經開始哭了。「就算這孩子的爸爸是個人渣,可是我還是願意把孩子生下來的!我才不會帶著他去自殺!」

 

    「進入樹海的自殺者,只有自殺這個結果,否則不能離開樹海,這是這裡的規定。」像是宣讀公例般,男人說:「自殺者只能自殺,不然將永遠走不出樹海,永生困在這裡。」

 

    「那你呢?你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女孩這才突然發覺,除了男人身上那套火車站務員的制服外,她完全不知道男人的身份。

 

    男人眨眨眼,眼神充滿灰濁陰霾:「我不是人類,我只是這片樹海的附屬品,樹海裡有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東西,而它創造了我,它讓我擔任跟人類之間溝通的橋梁。」

 

    男人並不是人類,這個答案並不是很令人驚訝,女孩早就發現男人的身上沒有半點活人的氣息。男人蹲下身體,觸摸著地面好一會後,說道:「樹海的意思是,妳可以走,但自殺者必須留下……也就是妳的小孩。」

 

    「我做不到,我要把孩子生出來,然後帶著他繼續活下去。」女孩說。

 

    今天早上,她雖然知道自己將前往一個特別的地方,也有了不會再回家的覺悟,但她沒想到來到的竟是一個如此殘酷可怕的地方,而跟這塊地方產生聯結的,竟是她肚裡的孩子所發出的自殺意念。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她絕對不會過來。

 

    「為什麼要自殺呢?」女孩輕輕地撫摸著肚子,仿佛也親自觸摸到了自己的孩子:「爸爸走了,爸爸不再愛我們了,可是媽媽還在啊,媽媽會一直陪你的,我們會一起出去的喔……」

 

    「很抱歉,我不知道在妳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我很同情妳,但既然走進了這裡,就該接受現實。」男人往後退,退至樹的後方,在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前,他說:「請在這裡把孩子生下來,把孩子留下,否則妳永遠也走不出去的……」

   

    男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樹後,像是藏進了樹幹之中。

 

    要在這裡把孩子生下來?可是要等到孩子誕生……至少還要等好幾個月啊。

 

    而自己卻是任何飲水食物都沒有帶,這根本是要我等死,不是嗎?

 

    女孩坐在地上,她看著旁邊的那具男孩屍體,突然有點羨慕已經解放的自殺者們。

 

   不、不行,不能有這種想法。

 

    要連著孩子的份一起活下去。

 

    女孩站起來,決定先尋找離開樹海的路。

 

    女孩摸著體內自己的孩子,單薄的身影獨自漫步在樹海中。

   

    一定有辦法可以活下來的。

 

    一定有的。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