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名檔.png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人來造訪過我家了,兩年?三年?我還真的記不得。

 

        好不容易久違的訪客電鈴聲響起,來訪的就是兩位穿著刑事局背心的警察,他們不像警匪電影裡看起來那麼兇狠,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公務員,公式化地說:「不好意思,我們是刑事局的調查員,這是我們的證件……方便打擾一下嗎?我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我不會分辨證件真假,不過我相信他們是真的警察,但是警察有什麼事情要找我?我可是相當奉公守法的人啊。

 

        我問:「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幫忙?」

 

        「是關於你鄰居的事情。」

 

        「我鄰居怎麼了嗎?」

 

        「啊,是這樣的。」站在旁邊的另一位警察說:「在昨天晚上,你鄰居被發現陳屍在家中,所以我們想請教你一些關於昨晚的問題,像有沒有聽到怪聲或是看到可疑的人物在附近出沒之類的。」

 

        我的腦袋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逐一理解這位警察所說的每一個字。

 

        我問:「你是說,死了?」

 

        可能是我的反應蠻奇怪的,警察錯愕地回答:「呃,是的。」

 

        「都死了?」我再確認一次。

 

        「是的,都死了。」警察給了我完美的答案,「那麼,方便請問幾個問題嗎?我們只是先做簡單的調查而已。」

 

        我的耳朵已經聽不太到警察在我面前問了些什麼,因為此刻,喜悅的心情完全覆蓋在我所有感官之上。

 

        是的,我真的太高興了!死了!都死了!

 

        隔壁那討人厭的一家人終於死了,而且全都死了!

 

        警察的嘴唇在我眼前一張一合,他似乎在講解簡單的案情,跟問一些基本的問題,但我沒有辦法專心聆聽他的問題,我的心思仍沉浸在他們全家人都已經死亡的喜訊之中。

 

        終於,以後不用再聽到那一家人的嘲諷笑話,不用再聽到他們的低貶,不用再忍受他們鄙視的眼神,也不用再聽到他們所傳出去的那些難聽流言了!

 

        那些流言跟笑話的內容,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住隔壁那位先生,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整天都在家裡……」

 

        「偶爾看到他,全身都髒髒的,好像都沒洗澡。」

 

        「就是現在網路上年輕人所稱的『宅男』吧?有點噁心呢。」

 

        「也沒看過他出門工作呢。」

 

        「到底是怎麼生活的?該不會在幹些骯髒的勾當吧?」

 

        「要叫附近的小孩子離他遠一點喔。」

 

        那對夫妻,如果只是當著自己的小孩面嘲笑我,那就算了。

 

        他們竟然還對附近的所有居民大剌剌的宣傳起我的事情,說我是一個沒工作的宅男,整天躲在家裡,靠著父母留下來的錢過活,是個十足的寄生蟲。

 

        就算他們說對了,那又如何?每個人本來就該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吧?

 

        而每天晚上,從他們窗戶所傳出的那些夫妻間的甜言蜜語,小孩的童言童語,全家人看電視發出的笑聲,父母哄小孩睡的聲音,對我更是一種污辱。

 

        他們在污辱我,他們笑我沒有家庭,他們笑我無法擁有他們所擁有的歡樂,因為他們的作為,害住附近的每一個人經過我家或是看到我時,都翻起白眼露出厭惡的表情。

 

        這一家人,終於死了!

 

        是誰殺死他們的?我應該要好好感謝兇手才是!

 

        警察的詢問也告一段落了,說真的我完全不記得他們問了些什麼,好像是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音,有沒有異常的事情發生或看到可疑人物之類的……我好像都回答沒有吧,兩位警察失落的眼神跟表情很明顯已經對我失去了獲得線索的期待。

 

        「請問一下,」我開口:「他們是怎麼死的?」

 

        「是強盜殺人,被刀子所殺害的。」

 

        「兇手抓到了嗎?」

 

        「我們目前還在搜查,不能透露細節,請你再回想一下,如果你想起昨天晚上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或是聽到什麼怪聲音的話,請一定要馬上連絡我們。」

 

        「好的,我知道。」看來兇手是還在逃了,希望這位偉大的兇手永遠不會被抓到。

 

        兩位警察眼看從我口中得不到有用的情報了,轉身就要離開,我在關上門時,聽到他們又說起了幾句關於鄰居案情的事情,但我沒有清楚聽完就把門關上了。

 

        或許當時的我應該要聽完的……

 

        不過當時的我腦中仍充滿著開心跟喜悅,心裡想著今天晚上可以睡個好覺了,因為不需要聽到隔壁鄰居家庭所產生的那些歡樂「噪音」了。

 

        耳根子終於可以清淨了……

 

        不過,美夢總只能維持在短暫之間。

 

        晚上,惡夢又出現了。

 

        那對夫妻的聲音,再度從窗戶中傳入我的房間內。

 

        「搞什麼?不是死了嗎?」

 

        我探頭伸出窗戶,看到他們家仍然燈火通明,大人跟小孩的身影交疊印在窗戶上,全家團圓的景象跟笑聲又在刺痛著我。

 

        就是不想輕易放過我是吧?

 

        我理智中的最後一條線被剪斷了。

 

        那一家人就算死了也不罷休,鬼魂仍然要回來折磨我嗎?

 

        反正他們都已經死了,應該不介意再死一次吧?

 

        我跑到廚房拿出菜刀,全身都充滿著因為怒氣而逼出的力量。

 

        我衝出家門,來到隔壁鄰居家的門前,按下門鈴。我已經下定決心,等這扇門一開,我就直接一刀把他們全家的頭全都砍下來,然後一刀一刀把他們的鬼魂給剁成碎片,叫他們永不能超生。

 

        男主人打開門鎖的聲音響起。

 

        我高高舉起拿刀的右手。

 

       

 

 

 

 

 

       

 

 

 

 

 

 

 

=======================================

 

 

這篇故事的謎底就是,有些人對鄰居的定義好像不太一樣,但其實住你對面、或是同一條街區的就可以算是鄰居了,不只拘限於隔壁啊。

 

警察指的鄰居,跟肥宅主觀所認為的鄰居不一定是同一個。

 

不過是開放式結局,還是給大家自由猜想囉。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蝶兒
  • 這故事告訴大家,不要太惹宅男,因為你【妳】永遠不會知道,他是不是兇手。
    故事裡,我還以為他的鄰居變成鬼,來繼續吵他,哈哈哈~
  • 宅男兇起來會變凶宅,更可怕~

    於 2016/09/23 20:16 回覆

  • Ophelina
  • 倒覺得男主是迫害妄想宅
  • 很多人其實都有這種幻想的...

    於 2016/09/23 20: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