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名檔.png

        這是一位目前還在軍中服役的朋友,在颱風剛離開後所告訴我的故事。

 

 

 

        在颱風最為肆虐的那個夜晚,我排到的是02-04的安全士官夜哨,也就是半夜兩點到四點的衛哨,雖然因為風雨過於巨大的關係,一些在外面的彈庫哨都已經獲准撤哨了,不過安全士官是坐在建築物之中的安官桌中,還算安全,所以仍必須執勤。

 

        儘管如此,颱風所帶來的可怕風切仍讓安全士官嚐到了苦頭,因為安官桌的位置是處於營舍一樓的十字走廊穿堂,出入口沒有大門也沒有任何遮蔽物,雖然不會淋到雨,但風勢還是會以可怕的破空之勢攻入走廊,讓值勤的安全士官必須穿上厚重的防寒大衣才得以抵擋這陣狂風。

 

        我在跟前一哨24-02的學長交接時,學長邊脫下防寒大衣邊指著安官桌上的監視器螢幕說:「那個,掉了。」

 

        只見以十二宮格呈現的監視器畫面當中,九號畫面已經黑掉了,我問:「學長,掉了是什麼意思?鏡頭壞掉了?」

 

        「不只那麼簡單啦,九號畫面黑掉的時候我有冒著生命危險去這個監視器的位置看了一下,整台監視器都被風吹掉了,機體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

 

        那台監視器的位置是安裝在營舍外面,負責監視安官桌走廊的,今晚風雨如此恐怖,整台監視器被吹掉也不意外,等今天晚上過後,整個營區應該會有更多監視器受害吧。

 

        學長說:「我已經把監視器壞掉的事情回報給戰情了,你就交接下去,等早上再回報給營級看要怎麼維修吧。」

 

        「喔喔好的,感謝學長。」

 

        所有東西都交接完成後,學長飛速跑回樓上寢室,躲回棉被內脫離了這場颱風之夜。

 

        我則一個人坐在安官桌後方,用防寒大衣裹緊身子對抗不斷灌進走廊內的颶風。

 

        「這種天氣站哨真的會死人啊……」我喃喃唸道,但也不能偷跑回去睡覺或是偷懶,因為查哨官還沒有來。

 

        雖然天氣惡劣,但查哨官仍然會來,上級也允許查哨官在今天晚上開車查哨,我在查哨官來之前都必須保持警覺才行。

 

        我的眼睛盯著監視器畫面,努力想保持清醒,不過有過站哨經驗的人就知道,通常你一直盯著監視器螢幕的畫面,一邊想保持清醒的話,往往會更想睡覺。

 

        就在我的眼皮終於快要忍受不住,即將完全閉起來並失去意識時,監視器的畫面突然一閃。

 

        我的意識被稍微救了回來。

 

        監視器上,原本黑掉、監視器被風勢吹掉的九號畫面,突然有了訊號。

 

        「奇怪?」我拉了拉椅子,好奇地看著九號畫面。

 

        照理說,監視器被吹掉後,線路什麼的都被扯斷了,不管機體掉到哪裡去,都應該不會有訊號了才對啊。

 

        監視器上的鏡頭都有夜視功能,所以能清楚看到黑暗中的畫面。而從螢幕上看來,九號監視器拍到的是營集合場的地面,看來監視器現在是躺在營集合場某處啊,還是等天亮風雨小一點以後,再去營集合場把它撿回來吧。

 

        不過,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個不尋常的聲音。

       

        原本營舍周圍已經充滿著呼嘯的風聲跟震撼的暴雨聲,不過此刻卻有一個奇妙的聲響,穿越了這些雜音,鬼使神差地傳到了我的耳朵裡。

 

        那是一種依稀熟悉,卻想不出來在哪裡聽過的聲音。

 

        但是這個聲音給我一種感覺。

 

        就是噁心,很噁心。

 

        下一秒,九號畫面中閃過一個東西。

 

        我的心臟在那一瞬間因為震驚而停止了壓縮,腦袋中也在這一秒鐘把剛剛聽到的聲音跟此刻我所看到的物體聯想在了一起。

 

        剛剛從九號畫面中一閃而過的物體,是一雙從鏡頭前跨步過去的白皙赤足。

 

        而剛剛莫名傳來的聲音,正有人赤著腳在水窪中走路,濕搭搭的噁心聲音。

 

        在半夜的營區裡,怎麼會有人在赤著腳在營區裡活動?而且還是颱風夜。

 

        再說,那白皙的赤足異常的枯瘦,完全不像是男性的……

 

        「叩!」在走廊前端突然傳出更清晰的腳步聲。我嚇了一跳,連忙掏出警棍作勢往前打,想也沒想就直接脫口而出:「站住口令誰!」

 

        本來我以為是那雙恐怖赤足的主人要闖進來,結果我看到查哨官站在我面前,他似乎被我的動作給嚇到了,臉色比我還難看。

 

        查哨官難堪地說:「靠……颱風天查哨已經很倒楣了,不要這麼認真攔哨啦,快點簽名吧。」

 

        原來剛剛的我一直注意著監視器,沒注意到查哨官已經在營舍旁邊停好車走過來了。

 

        而九號畫面此刻又恢復了黑暗,訊號再度中斷,恍如我剛剛看到晃過畫面的那雙赤足只是幻覺。

 

        完成查哨程序後,查哨官問道:「你還好吧?你臉色整個都慘白耶。」

 

        「報告查哨官,還好……」我本來打算問查哨官剛剛在走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見其他人,不過最後還是作罷。

 

        「那就好,我走啦。」

 

        我陪著查哨官走到走廊出口處,等查哨官上車離開後,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營集合場,看到了被吹落在地上、躺在角落的九號監視器。

 

        不過沒有看到可疑的人,果然剛剛的畫面只是因為我太累而產生的幻覺嗎?

 

        我轉過身,準備走回安官桌時,一幕驚悚畫面毫無預警的進入我眼簾。

 

        走廊地板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長串的濕漉赤足腳印,延伸到安官桌處。

 

        ……或許,在下一哨的學長來接哨前,我還是站在這裡等好了。

 

 

 

 

 

 

 

 

===============================================

 

 

 

 

 

颱風夜站哨真的很累啊,不過現在退伍後想起來,真的是很難得的體驗 XDD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蝶兒
  • 好像鬼故事都聚集在軍中是的,真有颱風過後的感覺;還有最後該不會祂是來尋找誰的
  • 當過兵寫起來都很有感覺~

    於 2016/10/07 18:35 回覆

  • Ophelina
  • 最後笑了出來,因為想像那個畫面...軍中鬼話似乎是樂此不疲的一直流傳著,從以前艱苦的年代到如今不能說的秘密,唯有這個"傳統"被認真地保留了下來
  • 很多鬼故事都是學長流傳下來的結晶啊~

    於 2016/10/07 18:36 回覆

  • 燕子
  • 軍中鬼故事好多
  • 軍中鬼故事一直都是熱門題材XD

    於 2016/10/07 18: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