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多數旅客來說,搭乘顛峰時間的台鐵火車無疑是一場惡夢,首先要先排隊搶車票,有錢還不一定有位置能坐,好不容易買到票後,經過龍蛇雜處的車站,然後穿過擁擠的月台人群,就算最後擠上車了,也還不能大意,因為煎熬往往是上車以後才開始。

 

        在擠得跟沙丁魚罐頭一樣的車廂內,每個人肌膚間的距離幾乎是零,若要問我們國內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在哪裡,那就一定是顛峰時期的火車站跟車廂上。

 

        如果手腳夠快,能夠搶到一張對號的坐票,那情況就會好上很多,至少在旅途上你能夠舒舒服服的在椅子上坐到目的地,至於那些站在走道上的其他旅客,他們整條路上會用羨慕的眼光盯著你看。

 

        而每次被那些人這麼盯著時,阿香心裡總會忍不住湧起一股優越感。

 

        這種我有而你們沒有的優越感,是人類最無法抗拒的快感之一。

 

        不過阿香的優越感並不是「我有搶到坐票,而你們沒有,活該哈哈。」這種感覺。

 

        而是「誰叫你們年輕,年輕人就該多站一些吧,活該哈哈。」的這種感覺。

 

        阿香的年齡才五十出頭,身體十分健壯,不過準備要出遠門時,她都習慣穿上較樸素的衣服,也不會特地化妝,雖然這些行為對出遠門來說本來就是多餘的,不過沒有打扮的她,看起來反而像是六十多歲的歐巴桑。

 

        這點優勢,讓阿香省去了必須搶車票的那一關卡,她都是從自動購票機隨便買一張站票,就可以橫行無阻了。

 

        由於她搭車的車站離起點站相當近,所以當她上車時,車上往往都還有許多空著的位置,她只要隨便找一個位置坐下來,舒舒服服地坐到終點就好。

 

        如果在路上遇到那個座位的主人前來認位時,常常會上演這樣的一幕:

 

        「欸……阿姨,不好意思,這是我的位置。」對方手上會一邊比著對號的車票一邊客氣地跟阿香說。

 

        接著,阿香會用凌厲的眼神朝對方一瞪,狠狠唸道:「你年輕人多站一下是會怎樣嗎?怎麼這麼沒有觀念!現在學校怎麼教的?」

 

        如果這樣對方還堅持要阿香起來的話,阿香就會加大音量,搞到全車廂的乘客都知道,如此一來對方就會因為太丟臉而知難而退了。特別阿香坐車的時間都是周末假期的顛峰期,所以乘客多數都是返家的年輕學生或軍人,因此阿香每次用這招都無往不利。

 

        事實上,不只阿香一個人會這樣做,這招也是她從年齡相仿的朋友那邊學來的,那位朋友當時是這樣說的:「這招真的好用,以後不用搶票搶那麼辛苦了啦,現在年輕人都很有觀念,根本不會趕我起來,有時候啊,他們都只是拿著車票在遠遠的地方看我,根本不敢來說那是他們的位置呢!」

 

        阿香實際去做以後,發現那位朋友所言真的太對了,多數的年輕人在發現自己的座位被阿香霸佔以後,多數只是拿著車票在旁邊觀看,但阿香一眼就能看穿他們的想法,因為那些年輕人的眼神就是在說:「那是我的位置啊,可是上面坐的是長輩,還是讓給她好了……」

 

        看著那些年輕人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的眼神,阿香也開始樂在其中了。

 

        而今天晚上在火車上,阿香又再度感受到那種眼神了。

 

        一位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正在努力撥開車廂走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朝阿香的位置走過來,她的眼神中帶著失望卻又帶著一絲期望,以阿香在火車上縱橫數年的經驗來看,這位女學生就是阿香現在坐的位置的主人,絕對錯不了。

 

        阿香在心裡唸了一聲,才高中生而已,就這麼不成材,想跟我們老人搶位置坐啊,真是沒有倫理觀念。

 

        她這次決定採取裝睡的方式,不去理會那個女高中生。

 

        阿香閉上眼睛,假裝在睡覺,不管等等那個女學生怎麼出聲音叫她,她都會完全的裝死,畢竟像她這樣的老人,在火車上熟睡是很常見的事情。

 

        「那個……阿姨……」耳邊果然傳來了女學生的聲音,聽起來輕輕柔柔的,女學生似乎不想吵醒阿香,可是她又不得不開口詢問。

 

        女學生的聲音問道:「阿姨,這邊是我的位置,我有車票……」

 

        吵死了,去旁邊啦,年輕人去旁邊站著鍛練體力啦,阿香心裡想。

 

        「阿姨?妳有聽到嗎?」

 

        有聽到我也裝作沒聽到啦,到底有完沒完?不要吵醒睡著的長輩,這不是基本的禮儀嗎?阿香想。

 

        「阿姨?」女學生又問。

 

        阿香瞇起眼睛偷偷觀察女學生的表情,近距離接觸以後,阿香才發現女學生瘦弱的有點誇張,而且滿臉憔悴跟失望,失去了這個位置,女學生好像就失去了一切一樣。

 

        「……阿姨?」彷彿哀求一樣,女學生最後的問句帶著哭腔。

 

        吵死了哭屁啊,這麼瘦更應該去旁邊站著,好好練一下體力!阿香開始不耐煩了。

 

        女學生終於放棄,轉身擠回人群之中,往車廂與車廂連接之間的空間走去,那邊雖然也擠了不少人,但相對來說空間比較大。

 

        終於走了……阿香睜開雙眼,鬆了口氣,按摩了一下手掌。

 

        阿香這時感受到了來自旁邊座位的視線,她旁邊坐的是一位理著平頭,看起來像是阿兵哥的年輕男孩,剛剛所發生的事情,這位阿兵哥一定都看在眼裡了。

 

        阿香也不甘示弱,狠狠轉頭瞪了回去,一副就是「你對老娘有什麼意見」的氣勢。

 

        阿兵哥被這麼一嚇,繼續低頭玩手機,眼神不敢再飄向阿香這邊。,

 

        列車繼續行駛二十分鐘左右後,廁所的方向傳來了騷動,本來就已經鬧哄哄的車廂上,變得更吵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吵吵鬧鬧的!」阿香受不了吵鬧聲,不斷觀望著騷動所發生的方向。

 

        只看到有好幾個穿著制服的台鐵列車人員往那邊集合,吵鬧中有幾個名詞進入了阿香的耳中。

 

        「暈倒……學生……下一站……救護車……」乘客與台鐵人員的聲音不斷交錯。

 

        「有誰會CPR……來不及了?怎麼……再試試……」

 

        該不會是?阿香有種不好的預感。

 

        還好,不到十分鐘,就抵達了下一個車站,當列車進站時,從窗戶可以看到有醫護人員正在月台上待命,火車完全停靠後,乘客還沒下車,醫護人員就帶著器材硬擠上車廂,車門處的情況亂成一團,從阿香所坐的位置也完全看不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跑下火車,往停在車站外面的救護車狂奔時,她才看到,擔架上躺的正是剛剛那位瘦弱的女學生。

 

        所以剛剛是她暈倒了嗎?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面對這種情況,阿香沒有一絲愧疚,反而在心中發了更多的牢騷:真是的,如果身體狀況不好的話,就不應該來搭那麼多人的火車啊,現在出狀況了要怪誰?自己的身體都沒注意,難道要怪我嗎?我的身體可是比那些年輕人更不耐操耶,如果我剛剛有讓座給她的話,現在就換我暈倒了吧。

 

        火車再度啟動,阿香閉上眼睛,離她的目的地已經不遠了,她想要真正好好的睡一覺,一直睡到抵達為止。

 

        不過,當她終於要進入夢鄉時,一個聲音把她從座位上喚醒。

 

        「阿姨。」

 

        是剛剛那個女學生,輕輕柔柔的聲音。

 

        就像在夢中突然墜落高樓一樣,阿香猛然睜開眼睛,看到那名女學生的臉就在她的眼前,臉與臉之間只相隔五公分。

 

        「阿姨,這是我的位置,我有車票。」女學生的臉慘白如霜,死亡的氣息從嘴唇中吐到阿香的臉上,「阿姨,妳有聽到嗎?」

 

        女學生瘦弱的雙臂從兩邊緩緩搭上阿香的脖子,阿香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扼住了她的咽喉,但她卻全身無法施力。

 

        「阿姨,妳為什麼都假裝沒聽到呢?」

 

        那股力量逐漸加強,有某種力量正在阻住阿香的氣管,但阿香卻無能為力,她的臉上血管突起,眼珠充血,青筋暴露,喉嚨內開始發出咯咯的窒息聲。

 

        「阿姨,這是我的位置,可以給我坐嗎?」

 

        阿香費勁所有力量,轉動了脖子,看向坐在隔壁的阿兵哥。

 

        阿兵哥一開始被阿香所發出的異聲吸引,現在看到阿香恐怖的表情後,整個人更嚇了一跳。

 

        「咳……救……救我……」阿香好不容易吐出這幾個字。

 

        阿兵哥錯愕了一下,才搞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他看不到那位女學生,不過他心裡想的應該是:坐隔壁的歐巴桑可能心臟病發或是某種病狀發作,相當危險了,我該怎麼辦呢?

 

        阿兵哥不到一秒鐘就做好了決定。

 

        他戴上帽子,壓低帽沿,整個身體縮進座位裡面,開始裝睡。

 

        「你……咳……」阿香感覺到徹底的絕望。

 

 

 

        在她的意識完全消逝之前,女學生的聲音仍不斷在她耳邊哀求:

 

        「阿姨,這是我的位置,我有車票……」

 

 

 

 

 

 

 

 

 

 

 

=======================================

 

為什麼會寫這篇,因為我以前常常是被害者,有車票卻坐不到位置,然後還要被唸,最後怨念驅使我寫了這一篇。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小蝶兒
  • 文中那位看起來像六十歲實際上才五十的阿姨,真的很過分,這樣是不是在教育下一代只要裝束老人,這樣就好優霍。
  • 現實中還存在許多這種教育毒瘤呢

    於 2016/11/21 00:25 回覆

  • Ophelina
  • 當日本厭老世代普遍觀感於台灣時,活著將會比做鬼還恐怖◉▽◉
  • 所以大家要越活越年輕喔!

    於 2016/11/21 00:26 回覆

  • 0W0
  • 阿攤的怨念好深阿,我都直接放棄,拖著行李箱去最後一節比較空的地方坐行李箱XD
  • 怨念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O_O

    於 2016/11/21 00:26 回覆

  • 雨雫
  • 能理解那位阿兵哥裝睡的反應……但其實稍早他可以選擇把位子讓給女學生的……雖說讓座不是義務。
  • 多數人都會想說不干我的事....不得不承認有時我也會有這種想法

    於 2016/11/21 00:26 回覆

  • Yvonne Chiu
  • 原來是「三寶」飯
    不是三寶飯XDDDD
  • 雙義詞XD

    於 2016/11/21 00:27 回覆

  • 訪客
  • 何苦站著呢...直接問對方要找車長還是警察?
  • 很多的台灣人....都被不好意思跟道德禮貌給害了

    於 2016/12/03 00:57 回覆

  • 訪客
  • 這是真的有發生過的呢 之前真的有那種大嬸霸佔女生的座位 然後女生就在廁所暈倒了 真的很討厭這種佔小便宜的人
  • 這種是每天都在列車上發生,只是多數人都選擇忍耐罷了...

    於 2016/12/14 01:29 回覆

  • 雪若霜
  • 我覺得我會跟他槓上了吧~然後鬧的二個人一起丟臉…唉
  • 大家幾乎都是選擇不想吵而沉默離開

    於 2016/12/21 18:15 回覆

  • CAROL
  • 大家良善地隱忍
    造就三寶愈來愈猖狂
    討厭這種貪小便宜又欺負人的三寶
  • 雖然善良的長輩還是占多數的,不過每次遇到的都是惡劣的傢伙...

    於 2017/01/08 17: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