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1 Sun 2017 22:25
  • 跨年

        「我沒有在開玩笑。」

 

        「你這個禽獸。」

 

        「你還有良心嗎?」

 

        「你欠我太多道歉了,你今年打算就這樣躲過去嗎?」

 

        「今年還剩下五分鐘,我要你記得,你給了我多麼悲痛的一年。」

 

        「我會自殺的,我要你背上我的性命,懺悔一輩子。」

 

        離跨年只剩下五分鐘了,跨年舞台上的歌星已經在唱最後一首歌,主持人也在旁邊準備幫今年做一個完美的END來進入倒數,但我的眼睛並沒有在注意舞台,而是緊盯著手機螢幕,用手指不斷刪除著惠岑傳來的訊息。

 

        這女人,打算鬧到什麼時候啊?連跨年都要這樣搞,就算封鎖了她的帳號,她還是可以用其他假帳號來鬧我,真是夠了。

 

        跨年的倒數時刻即將到來,儀珊看到我還在滑手機,便不高興地唸我:「喂,剩最後五分鐘了,你不要再滑手機啦!」

 

        「好啦,快好了。」我抬起頭對著她笑道:「還有五分鐘,妳不要緊張啦。」

       

        「你到底是在跟誰傳訊息啊?弄那麼久。」儀珊嘟起嘴巴,似乎因為我暫時的冷落而在鬧脾氣了。

 

        「好,不傳了不傳了,妳不要生氣。」我把手機收進口袋裡,一把摟住儀珊,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在明年到來之前,我都不碰手機了,好不好?」

 

        「好啦。」儀珊嘟起的嘴巴總算放下了。

 

        儀珊並不知道惠岑的事情,而我也努力不讓她知道這件事,雖然紙總有包不住火的那一天……但就算被她知道了那又如何?再找下一個女孩就好了。

 

        惠岑是我的前女友,當我瞞著她偷偷追求儀珊的時候,她竟然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整天裝可憐叫我留在她身邊,身經百戰的我當然不吃這一套,惠岑發現裝可憐沒用後,便開始用一些激烈性的訊息騷擾我,而我也決定徹底斷絕跟她的聯絡,只是惠岑竟然可以一次搞來十幾個假帳號不斷傳訊息給我,真是服了她的毅力。

 

    如果惠岑把這份精神拿去找一個不會偷吃又乖乖聽話的笨男人的話,不是更好嗎?真傻。

 

        我不覺得我是劈腿,我只是順從男人的野性而已,看到喜歡的女性就行動了,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通常乖乖堅守愛情又專一的笨男人,他們的下場就是等著被綁死,然後死到臨頭才後悔當初沒有好好大玩一番,真是愚蠢。

 

        「剩兩分鐘了!」

 

        舞台上的歌星已經唱完壓軸歌曲,主持人從旁邊接過主導權,準備要全場的觀眾一起準備跨年。

 

        整個會場接近上萬名的觀眾開始鼓譟,大螢幕上也跳出了倒數的時鐘。

 

        我跟儀珊緊緊地摟在一起,儀珊問我:「新的一年你也會一樣愛我嗎?」

 

        「當然。」我說,心裡卻想,才怪。

 

        我的腦中已經計畫著等一下開車載儀珊離開會場之後,要去那個擁有全市最美麗夜景的老地方跟她調情,然後直接在車上上了她,畢竟我去年也是這樣搞定惠岑的,當初買車時就是為了這點,才特地買了現在這台大空間的休旅車

 

        剩一分鐘了。

 

        口袋裡的震動告訴著我,惠岑仍在不斷傳訊息給我。

 

        這女人……就不能調整心情好好迎接下一年嗎?她的心態真是沒救了。

 

        「三十秒!」主持人興奮地大叫:「大家一起倒數吧!」

 

        全場的觀眾一起齊聲倒數著。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2017年,新年快樂!」

 

        螢幕上出現爆炸特效,環繞著會場的煙火也同時引爆,綻放出璀璨漂亮的光線往天空展開,整個會場宛如白晝。

 

        我將嘴唇緊緊湊上儀珊的嘴,以相吻做為今年的新開始。

 

        而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也在這時停了,惠岑這女人也總算放棄了吧。

 

        舞台上的歌星接回麥克風開始唱新年的第一首歌,趁著儀珊轉頭去看舞台時,我拿出手機,檢查剛剛的訊息。

 

        果然,就在跨年的前一刻,惠岑又傳了不少訊息來。

 

        「我已經做好離開這個世界的準備。」

 

        「今年剩一分鐘了,我的生命也只剩下這一分鐘。」

 

        「我知道你現在跟那個女人在會場跨年,就跟我們去年一樣。」

 

        「我也知道等一下你打算載她去做什麼事情。」

 

        而在跨年的前幾秒,惠岑所傳的訊息是:

 

        「我會去找你。」

 

        說實話,看到這句話時,我的頭皮確實麻了一下。

 

        之前的幾個女人,在跨年後我都是載去同一個老地方調情的,惠岑應該也知道了這一點,以她瘋狂的程度,的確有可能會跑去埋伏。

 

        看來今年要換個地點了……我眉頭緊緊皺起,這女人真的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離開擁擠的跨年會場後,我找了另一個夜景比較沒那麼完美的山區,不過這裡的好處是車床族沒那麼多,可以好好清靜一下。

 

        停好車後,不需要太多的甜言蜜語,我直接將儀珊撲倒在車子後座,她也沒有任何抵抗,她的心早就已經歸於我了。

 

        當我們兩人在後座準備翻雲覆雨時,儀珊抓住我後背的手突然放鬆下來,她問道:「那是什麼聲音?」

 

        「什麼?」

 

        的確,車上突然響起一種奇怪的聲音,像是某種東西在版面上摩擦的聲音。

 

        「什麼聲音啊?」

 

        聲音似乎是從前座傳出來的。

 

        我轉過頭一看前座,整個身體突然沒了力,性慾在霎那間全都沒了。

 

        儀珊看到前座後,短促的尖叫了一聲:「那是什麼?」

 

        前座的擋風玻璃上,被人用可怕的血紅色字體寫上了五個字。

 

 

        「我來找你了。」

 

 

        儘管我確實被嚇到了,但我並沒有因此而亂了心智,這是惠岑搞的鬼?難道她在車外?她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該死,她可能從跨年會場時就埋伏在我們身邊,然後一路跟蹤到這邊來了,我怎麼會沒想到這一步呢。

 

        「那到底是什麼啊?」儀珊驚慌地套上衣服,看來她也完全沒做那檔事的心情了。

 

        「不要怕,只是無聊的惡作劇。」我穿上襯衫,安撫道:「可能是單身的無聊魯蛇路過,他看我們太甜蜜了,所以就跑來惡作劇。」

 

        「這也太可怕了吧!他還在外面嗎?」

 

        我透過車窗檢查了一下周遭,沒有其他車輛,也沒有可疑的人影,剛剛惠岑在車窗外面寫完這幾個字以後,又快速的躲了起來吧?到底躲在哪裡呢?

 

        「外面好像沒有人,沒關係啦,我現在出去把那些字擦掉,然後就先下山好了。」我說。

 

        等一下轉移陣地去汽車旅館吧,這樣的話惠岑也不能隨便闖進來了。

 

        帶著車窗清潔布走下車子後,我端詳著車窗上的那幾個字。

 

        這確實是惠岑的字,看起來是用口紅塗上去的,她手腳還真快,寫完後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算了,快點清理完後快點下山吧。

 

        我用清潔布擦拭著車窗上的口紅筆跡。

 

        但我馬上發現,字根本擦不掉。

 

        擦不掉,不是因為字寫的太過用力。

 

        也不是使用了特殊的塗料。

 

        而是因為,那些字是從車窗內側寫上去的。

 

        我的腦袋一陣空白。

 

      車門打開,儀珊探出身子,坐在車邊轉過頭問我:「你怎麼了?有必要嚇成這樣嗎?」

 

        聽到她的聲音,我終於感到了恐懼。

 

        因為那是惠岑的聲音。

 

 

        「不是說過會來找你了嗎。」

 

 

 

 

 

 

 

 

 

 

===========================

 

 

新年的第一篇故事,大家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支持跟指教囉!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蝶兒
  • 這男人還有良知的話,就不會再未分手前,亂搞
  • 有良知的男人畢竟是少數 ...

    於 2017/01/05 23: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