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卡片發到了班上每一個人的桌上,我打開空白的小卡片,用力捏握著筆桿,思考著究竟該寫下什麼。

 

    發完卡片的老師走回講台上,用她溫柔的聲音對大家說道:「大家都拿到卡片了嗎?把想對小卉說的話寫在上面,寫完後再拿去小卉的桌上放就好了,在天上的小卉一定會看到,老師相信她看到大家給她的卡片,也會很開心的喔。」

 

        我轉過頭,看向小卉的座位,班上有許多同學也做出跟我相同的動作,他們應該跟我一樣,都在煩惱著要在卡片上寫什麼話吧。

 

        其他人會怎麼寫我不知道,不過我敢肯定,不會有人寫出真相,真相就連老師也不知道,因為越是溫柔好相處的老師,越是容易被蒙蔽。

 

        特別是這種……當全班都聯合起來欺負排擠一個特定學生的狀況。

 

        因為擔心自己變成下一個被欺負排擠的對象,不會有人敢在卡片上寫實話的。

 

        我甚至看到有同學寫都沒有寫,直接把空白的卡片放到小信封裡,再拿去小卉的桌上放。

 

        保持空白應該算是還好的了,那幾個班上帶頭的熱門風雲人物,是最先把卡片放去小卉桌上的,天知道他們在卡片上寫了什麼。

 

        平常,他們罵小卉的詞句已經很難聽了,我根本不敢想像他們會在卡片裡寫下多麼骯髒的話語。

 

        在一年級的時候,就是那幾個人帶頭欺負小卉的,帶頭的那位同學叫孟翰,長的雖然帥,辦事能力跟功課也名列前茅,但他的道德卻是完全相反。

 

        或許有長相、有能力、又有權力的人,一定要找一個最弱的人來欺壓,讓其他人知道:「如果在班上敢不聽我們的話,就會是這個下場。」

 

        而小卉很倒楣,她從一年級開始,就被挑選成為這個最倒楣的角色,她在班上的定位就是警告其他同學,不要忤逆班上帶頭的人,不然會很慘。

 

        風向怎麼吹,人心就往哪邊倒,其他人看到她被欺負的慘況,也不敢說話,而是紛紛加入霸凌的行列,因為他們想的很單純:「倒楣鬼只要不是他們自己,誰來當都無所謂。」

 

        就這樣,小卉在班上沒朋友,沒資源,除了謾罵跟指使的對話以外,不會有人想跟她說話。

 

        就這樣過了兩年,眼看我們即將要畢業。

 

        如果小卉沒有受到這樣的待遇,現在的她應該是一位蠻可愛並受到歡迎的女生……

 

        或許畢業離開這個地獄後,小卉可以重新做回自己。

 

        但小卉還是無法熬過最後一年。

 

        前幾天,小卉發生車禍事故離開了。

 

        我看新聞畫面上,肇事司機滿臉委屈,說:「那個小女生就突然衝出來,我已經按喇叭警告也踩剎車了,就來不及啊……而且那個小女生好像根本就不想要閃我!而是站在那邊給我撞!我哪有辦法!」

 

        小卉是自殺的,這答案你知我知,班上每個人都知道,就是沒人敢說。

 

        老師更是狀況外,還發了小卡片給大家寫,叫大家寫下心裡想對小卉說的話,再放去小卉的桌上。她以為這種活動很浪漫,但看在其他同學眼裡根本就是無聊。

 

        而我從剛剛一直苦思到現在,還是想不出來要寫什麼。

 

        該寫實話嗎……反正這些卡片老師也一定懶得看,不如就直接寫下去吧。

 

        於是我寫下了:「這三年來辛苦妳了,妳其實是很棒很可愛的女生。」這樣簡短卻發自內心裡的話,然後拿去小卉的桌上放了。

 

        不過當時的我還沒想到,班上那些惡魔可以做出的事情,其實超乎我的想像。

 

        下課時間到,老師簡單交待幾句話以後就走了。

 

        老師離開後,每個同學果然都在討論剛剛卡片的內容。

 

        「欸,你剛剛寫什麼啊?」

 

        「什麼都沒寫啊,好懶喔,不想浪費墨水啦。」

 

        「哈哈哈,我也是耶。」

 

        「我是寫『妳下輩子不要再投胎了,禍害人間!』怎樣?有創意吧?」

       

        「嫩,我直接畫了一坨大便,更直接!」

 

        聽著他們的對話,我覺得有些刺耳,原來剛剛我是唯一一個認真寫的人嗎?

 

        「喂!你!」旁邊傳來呼喚,並有人在叫喚我的本名。

 

        我轉過頭去,整顆心都涼了半截。

 

        叫我的是班上帶頭的那一群同學,他們正不懷好意,用盜賊般的眼神在盯著我:「你剛剛寫了什麼?」

 

        我馬上搖頭道:「沒有,我什麼都沒有寫。」

 

        「他騙人!他有寫東西!」旁邊一個同學馬上出聲,「我有看到他寫,而且我還知道他的卡片是哪一張!」

 

        這位同學拍馬屁抱大腿的功力真是一流,雖然小卡片是匿名的,不過他剛剛一定鎖定著我那張卡片的顏色跟圖案,並記住我放卡片的位置。

 

        「真的嗎?你該不會打小報告吧?」班上的老大,孟翰語帶威嚇地問我。

 

        在那煞那,我知道他們在打什麼算盤了。

 

        小卉離開了,他們要在班上挑選出另一個倒楣鬼,作為他們欺壓的對象,而他們現在選上了我。

 

        儘管剩沒多久就要畢業了,但他們不希望他們在班上的威望在畢業前被同學無視。

 

        我在班上是屬於中立的少數幾個人,我平常不會去欺負小卉,但也不會幫她說話,而是默默地隱藏在同學之中,過著獨善其身的生活。

 

        當小卉是倒楣鬼的時候,我沒有說話,這下輪到我了。

 

        「他寫的是這張!」那位抱大腿的同學從小卉的桌上抽起我的卡片,交給孟翰。

 

        我想要衝上去阻止,但孟翰已經跑到講台上,抽出我所寫的卡片,準備要朗誦給全班同學聽。

 

        對班上來說,這是一個宣佈下一任霸凌對象的儀式,幾個跟班同學從旁邊抓住我,不讓我跑到講台上去打擾儀式,我只能在下面大叫:「等一下!不要唸!」

 

        孟翰把卡片高高舉起來,大聲詢問:「大家想不想知道他寫了什麼?」

 

        全班歡聲雷動:「想!」

 

        孟翰把卡片放到眼前,大笑出聲:「笑死我了!這你們一定要聽聽看!」

 

        全班同學眼睛瞪大,閃著興奮的目光期待著孟翰的朗誦。

 

        「這三年來……」孟翰唸出前四個字,我則絕望地閉上眼睛,準備面對被欺壓的未來,也祈求自己可以撐到畢業。

 

        但他第五個字還沒說出來,教室內突然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所有人嚇了一跳。

 

        小卉的桌子整張翻飛起來,並用力砸到地上,桌面上的卡片散落一地,就像是有人生氣而翻桌,但是小卉的桌子旁邊沒有其他人,大家此刻都擠在講台周圍。

 

        「啪!」「啊!」

 

        大家還處於驚嚇狀態時,講台上發出了兩個響亮的聲音。

 

        一個是打在孟翰臉上,火辣的耳光巴掌聲,另一個則是孟翰慘叫倒地的聲音。

 

        耳光聲的響亮,像是某人真的忍無可忍,用全身的力氣下去打一樣。

 

        但孟翰的身邊沒有別人,只有他自己一人倒在講台上。

 

        「哇!」可能是這輩子沒有被人這麼用力打過,他竟然一下雙眼飆淚,在上面哭起來了。

 

        此時已經沒有人管我的卡片了,有幾個跟班跑過去把孟翰扶起來,多數人仍然處於驚嚇狀態,呆立原地,我則趁亂把我寫的卡片收回來。

 

        沒有人看到那耳光是誰打的,連孟翰自己也不知道。

 

        不過我敢肯定,那一定是小卉打的。

 

        也許,一直到剛剛,她都還坐在座位上面觀察我們,期待著自己的死可以改變班上的風氣,讓大家感覺到愧疚並讓每個人發現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對的。

 

        也許她把人性想得太美好了。

 

        眼看情況變本加厲,直到她已經忍無可忍,才翻桌並衝上去打了孟翰一個耳光。

 

        這下真的奏效了,孟翰痛哭的畫面成為了笑柄,他的威信盡失。

 

        相信他以後還想要霸凌別人的時候,小卉留在他臉上的手印會無時無刻警告他的。

       

        如果我當初在卡片上保持空白或亂寫,小卉可能就不會出手教訓孟翰了。

 

 

        而我,趁著放學以後,去小卉的座位上正式遞上卡片,並跟她道歉。

 

        雖然已經來不及了,這是一個已經永遠遲到的道歉。

 

        我也知道,在其他地方有更多跟我一樣,說不出口而且遲到的道歉……

 

       

 

 

 

 

 

 

====================

 

 

17883638_1069749619824322_1224990297084051700_n.jpg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間諜菌
  • 一年級開始欺負...過兩年畢業...????
  • 設定是在國中or高中呀

    於 2017/04/14 23:33 回覆

  • 間諜菌
  • 感覺像是小學屁孩會做的事啊XD
  • 不過....在社會職場上其實還是可以看到這種現象在發生,人心到哪都是一樣的。

    於 2017/04/14 23:34 回覆

  • 小蝶兒
  • 哀~好像在每個學園裡頭都會有相同的事,發生ㄟ。
    難道欺負真有那麼好玩?試想著,今天若是你的家人、親人、朋友,遇到了怎麼辦。
  • 就是因為沒有遇到,所以才無法感同深受...

    於 2017/04/22 00:08 回覆

  • 葛子
  • 湊=>奏效的字,打錯囉~
  • 呃啊,又有錯字了~

    於 2017/04/22 00:10 回覆

  • 訪客
  • 以前就因為長期被霸凌求助無門而想不開
    當時做了這輩子做過最傻的事情卻沒有成功
    雖然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持續在做心理治療
    可是現在想想 還好那時候沒有成功
    因為我就算是死了他們也不會有一絲愧疚的心
    活著就算是對施暴者最好的報復

    至少我這麼想心裡會好過一點
    攤大寫的很好 看完這篇我的眼淚流個沒完

  • 相信很多人都跟你有一樣的感覺,不管怎樣都要勇敢活著

    於 2017/05/15 00:44 回覆

  • 越痕
  • 自殺就靠自己 然後讓人背致死罪 輕則害一個人一生 重責害一個家庭= =
  • 這太黑暗了...

    於 2017/05/25 23: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