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72160_1668948046513001_468728272_o.jpg

 

        還沒打開房間的電燈,我的鼻子就已經聞到了三流旅館那種特有的臭霉味,雖然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在心裡狠狠罵了一句。

 

        打開電燈後,房間裡的景象果然如我預測,慘不忍睹。

 

        我將行李丟到泛黃且生出霉斑的破舊床單上,接著打開房間內那台體積巨大、早已過時的映像管電視,轉到新聞節目,讓狹小又簡陋的房間稍微熱鬧一些。

 

        雖然今晚住的這間旅館環境水準實在是低下到讓人想一把放火燒掉整棟建築物,不過這次的出差是臨時指派的,在沒有預訂的情況下,也只能來住這種位於小巷子、乏人問津的無名旅館了。

 

        好吧,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儘管房間裡的床單充滿污垢跟霉味,電視畫面不時閃爍且聲音忽大忽小,廁所裡馬桶跟蓮蓬頭的水流更是互相在比小的……不過就算這些設備再爛,至少有水可以洗澡,有棉被可以蓋,比露宿街頭好就行了,我不斷這麼安慰自己。

 

        把行李安置好,進浴室洗了一個細水長流的澡後,我躺在床上配著宵夜一邊看午夜新聞,接著床頭櫃上的電話突然響了,直接把我嚇了一跳,因為我並沒有告訴客戶或同事我所入住的飯店跟房號,而我在入住的時候,也沒有要求其他服務或是Morning Call之類的,更不用說現在已經是午夜了,這種時間會是誰打電話來我的房間?

 

        「喂?」儘管心裡疑惑,我還是很快接起了電話,「你好?」

 

        「先生您好。」是一名年輕女子的聲音,不過我不確定她是飯店的員工,因為當我入住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年輕的女性員工。

 

        入住時在櫃檯幫我辦手續的是一個臉超級臭的歐巴桑,可能是我太晚才入住,打擾到她打瞌睡,她的臉才這麼臭

 

        女子用受過訓練的親切語氣在電話中說:「請問先生有需要客房服務或房間整理嗎?」

 

        這也太快了吧,我才剛入住耶,這種時候要整理房間幹嘛?而且我超痛恨在住宿期間有人來整理房間。

 

        「呃……目前還不用喔。」我說。

 

        「好的,我知道了,感謝您。」女子跟我道謝後,掛上了電話。

 

        我放回話筒,滿頭霧水,到底是那位小姐搞錯了房間,還是她剛剛指的「客房服務」,其實是有別的意思呢?

 

        畢竟在這種詭異的無名飯店,常常會提供一些額外的服務給單身的男旅客選擇,不過我完全沒有那個錢跟精力選擇那種服務。

 

        至於整理房間,是我最討厭的一個項目。

 

        如果我只是住一晚就離開,那倒還好,如果是要在同一間飯店待好幾天的話,我都會特別吩咐櫃檯:「不需要整理我的房間。」

 

        因為我不知道來整理我房間的人會是誰,更不知道他會如何對待我的房間。

 

很奇怪,多數人都不想讓陌生人進入自己家裡的私人房間,可是在飯店裡卻不一樣了,大家反而不會去介意飯店的清理人員看到自己的私人物品、接觸自己生活過的痕跡、碰觸自己最隱密的生活,大家似乎認為,清理人員是完美的機器,會準確地把自己的房間整理好以後快速離開。

 

但事實不是如此,那些員工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會有變數。

 

我不敢想像,如果我讓清理人員進入我的房間,若是變數發生,他們會對我的床單、衣物、或是遺留在洗手台的牙刷刮鬍刀等私人物品做出什麼事情。

 

這次出差,我只住這個晚上而已,根本沒有清理房間跟其他服務的必要,為什麼還要打電話來問我呢?而且現在都這麼晚了。

 

思考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讓我頭痛,我決定把電視關掉,準備要入睡時,電話又響了。

 

不會又打來了吧?

 

        我接起來,果然又是那位年輕女子的聲音:「先生您好,這邊跟您做確定,您所預約的服務時間是四點,請問沒錯吧?」

 

        「服務?什麼服務?」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那麼我們的服務人員會在四點準時抵達您的房間,感謝您。」

 

        「喂……等一下,我沒有要求任何服務啊,而且半夜四點要服務什麼啊?

 

        那位小姐完全不管我的問題,制式化地跟我道謝後又掛上了電話,讓我無法與她爭論。

 

        這家飯店到底在搞什麼啊?

 

        我從電話旁的分機表上找到櫃檯的分機號碼,回撥了電話過去,不過沒有人接電話。

 

        剛剛不是才打電話過來而已嗎?怎麼才一下子人就不見了?

 

        啊,氣死我了,看來要自己下去櫃檯跟他們問個清楚才行。

 

        我換上便服,離開房間去搭電梯,準備去一樓的櫃檯找他們理論清楚。

       

        來到一樓櫃檯,接待我入住的臭臉歐巴桑已經不見了,坐在櫃檯後面仰頭大睡的換成一個禿頭阿伯,他們可能在午夜的時候剛好交班了吧。

 

        剛剛打電話上來的小姐,應該是從後面或樓上的辦公室打來的吧。

 

我在桌上用力敲了幾下以後,才把阿伯吵醒。

 

        「唉喔,少年仔,幹嘛啦?」阿伯被吵醒後,感覺整個人都快要從椅子上跌下來一樣,他揉揉眼睛看著我,問:「你要過夜嗎?」

 

        「不是,我已經入住了,只是有問題要跟你說一下,」我說:「我都已經說我不要其他服務了,你們的小姐還一直打上來,她真的有這麼缺業績嗎?」

 

        「小姐?現在就我一個人上班,什麼小姐?」

 

        我把剛剛在房間裡接到一位小姐的電話,並幫我預約四點要來服務的事情跟阿伯說,沒想到阿伯聽完以後,整個臉色大變,他在櫃檯後面撐起身體,相當慎重地問我:「你的房號是多少?」

 

        我報上今晚入住的房間號碼,阿伯的臉色更難看了,他罵道:「夭壽喔,阿菁怎麼會讓你住那一間啦,會出事的啦。」

 

        阿菁一定就是那個臭臉的歐巴桑了,難道她讓我住的那間房間有問題?

 

        看到阿伯的臉色,我也察覺到大事不妙:「欸,大哥,你要說清楚啊,我那間房間怎麼了?」

 

        阿伯揮揮手,意思是不要多問:「沒什麼啦,還好時間還沒到,我現在幫你換房間就好了。」

 

        阿伯從抽屜裡拿出一支鑰匙給我,那是在同一層樓的另一間房間的鑰匙,阿伯提醒我:「你等一下上樓就先收東西,然後快點先換過去,你剛剛說那個女的是幾點要來?四點嗎?那四點前一定要搬過去喔,不然就要出事了,出什麼事喔?你不要問啦,來來,你這次住的錢我幫你算便宜一點,我退一點錢給你,就不要問了,記得,上去以後快點移去別的房間喔。」

 

        我努力試著想問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阿伯守口如瓶,他把房費退了折扣給我後,就叫我趕快上樓去換房間,並不斷叫我要快點,不然會來不及。

 

        本來我不怎麼在意的,但阿伯這樣一再警告,讓我也開始心急起來,一回到房間後,彷彿被看不見的怪獸追趕,我馬上把衣物跟行李整理好,換到只隔幾間房間外的新房間,格局跟擺設一模一樣,甚至連臭霉味也是。

 

        我把行李重新放好後,突然感覺到身體莫名的一陣疲勞,可能是剛剛在被阿伯嚇到後,此刻又突然完全放鬆下來的關係,我現在只想躺到床上去睡覺,儘管阿伯剛剛所說的話仍滯留在我的心頭上。

 

        如果不換房間會出事?我真的無法理解阿伯為何會這麼說。

 

        如果打電話到房裡的那位女子並不是飯店的人,那會是誰?難道是其他房客的惡作劇嗎?

 

        如同我之前說過的,思考沒有答案的問題會讓我感到頭痛,我打起精神去浴室再沖了個冷水澡後,決定上床睡覺。

 

        但這個問題已經猶如一根刺卡在我的腦袋裡。

 

        我知道,等時間一到,這根刺會主動把我從夢中喚醒。

 

 

 

        當我醒來時,我不需要看手錶,就知道現在已經深夜四點了。

 

        相信多數人也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就算你平常的習慣是睡到中午自然醒,但當你遇到早上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的時候,不管那個時間是多早,你的身體都會在那個時刻警告你:快爬起來,不然就慘了。

 

        而我現在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清醒。

 

        那位小姐在電話中所說的話,已變成了我的心理鬧鐘。

 

        我從床上坐起來,看著房門。

 

        然後我考慮了五秒鐘。

 

        然後我決定去看看,我本來入住的那間房間,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我將房門打開一些縫隙,走廊上幽暗的黃色燈光溫和但卻恐怖,舊燈泡的照耀讓空蕩的走廊像是一條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從我這邊的角度,就可以看到我本來入住的房間,不過現在那間房間的門口外面並沒有清理房間的推車,也沒有特別服務的小姐站在門口,走廊上半個人也沒有。

 

        我再確認了一下時間,現在時間已經超過四點零五分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所以……只是個打錯電話的誤會嗎?假如真是這樣,那禿頭阿伯的反應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我的心理解除警戒,正準備完全放心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在我原本的房間門口處響起,甚至在走廊上出現了回音。

 

        那是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然後很快第二聲、第三聲,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急促,而且越來越大聲。

 

        當我的腦袋意識過來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那發出高跟鞋聲音的物體,幾乎距離我只剩幾公尺了,我馬上將門關上,並迅速鎖上門鍊。

 

        門外的高跟鞋聲音這時停止了,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狂跳,腎上腺素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飆升,恐懼讓我的身體處於亢奮狀態。

 

        剛剛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有個看不間的人穿著高跟鞋往我的房間奔跑,而且可能是要闖入我的房間,還好我的身體反應夠快,用最短的時間把門關上了。

 

        儘管關上了門,但我的身體還沒從恐懼狀態脫離。

 

        我躺回床上,試著舒緩情緒,並拿起話筒,打電話到一樓櫃檯找那個阿伯。

 

        阿伯這次沒有在打瞌睡,他一接起電話後,我馬上問道:「阿伯,你們的房間是不是有出過事?媽的嚇死我了。」

 

        「你是晚上有換房間那個少年仔嗎?發生什麼事啦?」

 

        我把剛剛的事情如實告訴阿伯,結果阿伯先罵了我一頓:「年輕人那麼好奇幹嘛?你就在房間裡乖乖睡覺就好了,沒事跑出去湊什麼熱鬧?這下可好,她知道你換房間了,當然會追過去啊。」

 

        「等一下,她是誰啊?」

 

        阿伯說,這間飯店以前也有幫單身的男性旅客提供叫小姐的服務,不過很久之前出過事情,而出事以後,就沒有再提供這種服務了。

 

        我原本所住的那間房間,就是出事的房間,當時有一位小姐在服務過程中被男旅客殺害,兇手到現在還沒找到。

 

        之後那間房間就常傳出怪事,許多單身入住的男旅客都反應會在房裡接到奇怪的電話,或是發生在睡夢中感覺被人掐住脖子,差點窒息之類的恐怖現象。

 

        我越聽越覺得恐怖,便問阿伯:「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你以為我現在敢上去嗎?反正撐到天亮應該就沒事了,而且她最後不是沒跑進你的房間嗎?不用擔心啦。」

 

        怎麼可能不擔心?

 

        阿伯堅持要我撐到天亮,我也只能接受,現在我也不敢隨便開門跑出去。

 

        不過此時要我睡覺,我也絕對睡不著了。

 

        我拿過搖控器準備打開電視,我打算一邊在電視的熱鬧聲響陪伴下一邊玩手機熬到天亮。

 

        不過我的眼神看到電視螢幕後,準備要按下遙控器開關的手指頓時停止了動作。

 

        原本充滿全身的腎上腺素此刻已經完全冷卻。

 

        在光滑、猶如鏡面般的映像管電視螢幕上,反射出的畫面,讓我知道了一件事實。

 

        我剛剛關門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拍……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所以下場是精盡人亡.....?
  • 如果真是這樣,那真的蠻慘的...

    於 2017/05/15 00:44 回覆

  • 越痕
  • 沒事的~ 想想還能跟你說被掐脖子代表人還是活著才說的,所以忍一下就沒事了。
    邊忍著邊幫你服務 想想也還滿SM的(夠了
  • 只有被虐傾向的人會覺得開心吧XD

    於 2017/05/25 2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