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8 Thu 2017 21:23
  • 野餐

18553956_1677299849011154_1393665206_o.jpg

 

        打開野餐盒,儘管雅琦的手藝不算是很好,不過餐盒內的每個點心,都是她的精心之作。

 

        雅琦將餐盒內的小點心一一擺放到野餐墊上,在野餐時,野餐墊上的餐點擺也是一門藝術,如果食物擺放的太過隨便,其他人可能會誤以為你那邊是廚餘集中所。

 

        再看看旁邊,在這個野餐聖地,同時也是市區中最大的自然公園裡面,來野餐的人幾乎都是成群結,多數都是全家一起出動,也有一些是情侶雙雙對對在草地上貼在一起,羨煞他人。

 

        就算這樣,孤伶伶坐在墊上的雅琦仍不覺得有不自然之處,誰說野餐不能一個人來呢?而且從某方面來說,雅琦並不孤單。

 

        雅琦在野餐墊上伸長了腿,拿起一小塊自己親手製作的提拉米蘇淺嚐,並配著早上打好的蔬果汁,悠閒地享受週日的午後。

 

        因為是週日,公園內的人潮也相當多,除了野餐的民眾之外,在公園的外側更有許多熱愛運動的人圍著公園不斷一圈又一圈的跑步

 

        但雅琦很疑惑,包圍公園四周的是四條市區的主要道路,隨時隨地都處於高峰期,車輛的廢氣只有到深夜才會稍微得到舒緩,在這種環境下跑步,到底是慢性自殺還是健康的運動呢?

 

        不過現在市區內許多綠地都逐漸被改建成大樓,唯一碩果僅存的大型公園,也只剩這邊了……

 

        旁邊傳來一陣小朋友的歡笑聲,雅琦轉過頭看去,一群身上穿著同樣款式、看起來大概小學三、四年級的孩子們正在公園中央玩樂,有兩三個大人在帶領著他們玩團體遊戲,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同樣的款式。

 

        值暑假,那應該是暑期的安親班活動,老師們帶著學生出來做校外教學吧。

 

        看著那些小朋友在草地上毫無忌憚、不在乎形象地開心奔跑,雅琦除了能感受到他們的活力之外,心裡卻隱隱感到酸苦味

 

        再往更旁邊看過去,有五個沒落的小身影被遺忘在樹群之下

 

        那五個小朋友分別站在五棵樹下,他們面對著樹幹站立,卻又不時轉過頭,用羨慕的眼光看向其他在草地上奔馳的同學們。

 

        那些小朋友應該是犯了錯,而被處罰在樹下罰站,不能跟大家一起玩吧。

 

        看到那些受罰的學生不斷往身後看,並用眼神傾訴著:「我也想去玩。」的畫面,雅琦感到無比的難過。

 

        這種景象對她來說似曾相識,在雅琦小時候,她也是最常被處罰的學生,老師跟爸媽總說她什麼都做不好,什麼都學不會,因此當其他同學在玩的時候,雅琦往往都是在旁邊罰站,乾瞪眼的那一個。

 

        因此,雅琦非常清楚,在所有的處罰中,比起挨打、罰寫,這種被團體屏除在外,硬生生排擠的處罰,是最可怕的。

 

        這種處罰,是在無意識地告訴其他同學,她跟你們不一樣,可以欺負她。

 

        而這種處罰,會讓受罰的人心態產生奇特的扭曲,當一個先天性本來就比不上正常小孩的人接受這種霸凌,只會讓他們變成怪物……

 

        雅琦就深受其害。

 

        突然間,雅琦的眼神被其他東西所吸引。

 

        在其中一個受罰的男學生所站立的樹上,出現了一張小臉。

 

        那張小臉在樹葉跟樹枝的縫隙之中晃動,本來是很不顯眼的,但那張臉慘白的臉色讓雅琦很快地注意到他,那是一張小女孩的臉,看上去比小學生還要小上幾歲。

 

        小女孩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頭下腳上爬下樹來,爬到了罰站的男學生旁邊,不斷拉扯著男學生的腿部,似乎是想要人陪她玩耍。

 

        「啊,不可以……」雅琦站了起來,公園裡似乎只有雅琦可以看到那個小女孩,而她也知道,那個小女孩並不是正常的孩子。

 

        當然,那位男學生看不到腳邊的小女孩,小女孩不斷拉著他的腿,卻一直沒受到理會。

 

        可是到最後小女孩生氣了,她直接攀上了男學生的背,往他的耳後大口咬去。

 

        「不可以!」雅琦大叫出聲,並往那棵樹跑了過去。

 

        咬下去的瞬間,男學生也同時倒地,旁邊罰站的其他學生雖然嚇了一跳,不過並沒有人老師呼救,而老師們也在草地上專心照顧著其他學生,完全沒有人在注意這些樹下罰站、被排擠的人。

 

        就是因為這樣,接受這種處罰的孩子才會變成怪物,因為就算他倒地了,大人只會置之不理,任其畸形地成長

 

      「老師!快來!」雅琦一邊奔跑,一邊警告那些老師:「你們的學生暈倒了!快點!」

 

        總算有一位機警的老師聽到了雅琦的聲音,他往樹下那邊看過去,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他的臉上出現相當誇張的驚慌表情,往倒地的男學生奔跑過去。

 

        事情總是要到了很嚴重的時候,大人才採取行動亡羊補牢,只希望這次還來得及……雅琦在心中不斷呼求。

 

        那位老師的動作飛快,甚至比雅琦還早一步跑到男學生身邊,而這時那個怪異的小女孩已經不見蹤影了。

 

        「喂!喂!」老師扶起倒地的男學生,用力喚醒他,還好男學生很快就清醒了,雅琦鬆了一口氣,代表事情還沒到最糟糕的局面。

 

        「你怎麼了?中暑嗎?」所有的老師一瞬間通通聚集到男學生的旁邊,男學生也嚇到飛了魂,這可能是他人生第一次如此被老師們關注吧。

 

        「不知道……我只是……頭很痛,然後就昏倒了。」男學生這麼說著,老師們則斷定他是中暑,要讓他去樹陰底下坐著休息,還有老師跑去買運動飲料給他喝。

 

        而其他原本還在罰站的學生,則是繼續罰站。雅琦感到一陣心涼,果然,現在的人心還是如此運作的呀,還沒出現問題的小孩,就都不是重點。

 

        一位老師跟雅琦道謝:「謝謝妳,如果不是妳發現我們的學生中暑,那情況可就糟了!」

 

        「不,沒什麼……」雅琦露出淡淡的笑容回覆。

 

        她沒有說出真相。

 

        真相總是醜惡的,她本身也是被這樣的人心霸凌下所產生的怪物。

 

        老師們帶著其他學生回到草地上繼續玩耍之後,雅琦走到了那棵出現小女孩的樹下,輕輕撫摸著樹根處的泥土。

 

 

 

 

        「不可以喔,媽媽不是每天都有來看妳嗎?怎麼還想找別人玩呢?」

 

        雅琦的臉上浮現扭曲的笑容。

 

        「再胡鬧的話,媽媽就不把妳繼續埋在這邊了喔……」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先
  • 這篇也太毛了吧吧吧
    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局
    原來奇特的扭曲 主角自己也是啊...
  • 不過有些老經驗的讀者應該都猜得到發展 XD

    於 2017/05/25 23:22 回覆

  • 訪客
  • 不...我的名字也叫雅琦 一模一樣的字 .........QQ
  • 故事這麼多,總會有巧合的啊啊

    於 2017/08/17 22: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