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打開家門,連鞋子都還沒脫,就感受到了不對勁的氣氛。

 

        本來這個時間早就該睡著的女友,竟然還坐在客廳裡。

 

通常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電視剛好有播她所喜歡的電影。

 

但客廳裡的電視並沒有開,女友的視線也不在螢幕上,而是直勾勾地盯著剛進門的他看。

 

這是幹嘛?該不會家裡又有額外的支出,要找他拿錢了?

 

        男人在心中叫苦了一聲,他邊脫鞋子邊問女友:「怎麼還沒睡?」

 

        「我想跟你說一件事。」女友說,從她隱藏著情緒的壓抑表情來看,這件事不是極好,就是極壞。

 

        「又有哪裡要用到錢了?這個月已經沒有多餘的預算了,妳也很清楚。」男人脫下鞋子,走到客廳,但他並沒有坐下,而是站著跟女友對話。

 

        男人的心裡也隱約感覺到,接下來的對話可能將會是一場災難。

 

        女友開口了,說出了那句他一直逃避,最不想面對的話。

 

        「我們結婚吧。」

 

男人全身一震,腦袋像是被重搥了一下,突然一陣暈眩。

 

「怎麼突然說這個?之前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女人直接插話道:「現在不一樣了,我懷孕了。」

 

男人剛剛被重鎚的腦袋,現在像是被汽車狠狠壓過,從暈眩變成空白,他的想法跟理解能力在這幾秒鐘內仿佛暫時的死亡。

 

「什……」

 

「我懷孕了,已經三個月了。」

 

        三個月了?男人看著女友的肚子,之前沒有注意,不過現在仔細看,的確比之前還要稍稍隆起……

 

        「怎麼會有的?我不是每次都……」

 

        「保險套本來就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女友說這句話的時候,像是早就有準備了。

 

        男人突然有種踏入陷阱內的感覺,憤怒的情緒正慢慢成形。「妳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有的?」

 

        「兩個月前。」

 

        「兩個月……怎麽現在才跟我說?」

 

        「因為我要把孩子生下來。」女友的回答像是已經準備了很久:「我知道你在煩惱錢的問題,但是我會去想辦法的,現在政府有補助……」

 

        「政府補助?」聽到女友準備的回答,男人的理智崩潰,他將公事包奮力扔向沙發,怒道:「那些補助有什麼用?妳知道外面的物價現在是長什麼樣子嗎?特別是那些給小孩子用的東西,他媽的就是要漲價來賺家長的錢的!這個月買是這個價錢,下個月去買又是另一種價錢,那些補助根本不夠用。」

 

「你聽我說完,我也會去找我爸媽借錢,還有你那邊……」

 

「妳瘋了嗎?當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的家人是怎麼罵我們反對我們的,妳全忘了嗎?去找他們借錢,只是找到理由讓他們羞辱而已!絕對不行!」

 

        「為了孩子,我可以去試試看,我去被罵就好了,不用你出面。」

 

        「不行!當初我們也在他們面前說了,絕對不會搖著尾巴去求他們幫忙,妳如果去找他們借錢,我的名聲跟面子往哪裡擺?」

 

「面子有比孩子重要嗎?不然你想要怎麼樣?」女友用力跺腳,生氣地反擊:「當初你自己說,等存夠錢後就結婚生孩子,我也等你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又不是沒存到錢,為什麼不能結婚?」

 

「妳以為我們現在存多少錢了?妳以為夠用嗎!」

 

「不然到底要存多少你才願意給我一個名份!我已經等夠久了!」

 

「等真的存夠了!我一定會娶妳,但不會是現在,現在我們還沒準備好,而且我他媽怎麼知道不是妳對保險套動了手腳?妳最好去給我把孩子拿掉!」

 

這句話如地雷一樣,在小小的客廳裡炸開,兩人都感覺一陣耳鳴。

 

女友不敢相信男人剛剛說了什麼。

 

但男人不後悔說出那段話,氣到興頭上,他直覺,這一切都是女友計畫好的。

 

「我絕不會這麼做,我要把孩子生下來。」

 

女友堅強地留下這句話後,獨自一人返回房間,或許她的心裡仍抱著一絲希望。

 

她希望男人在晚上會一如往常抱著她入眠,然後天亮醒來後,男人會願意接受這個事實,讓她生下孩子,並和她結婚。

 

        但希望往往只有破滅的可能。

 

        女友回到房間後,男人孤寂地坐在客廳,他突然感覺,原本是兩人甜蜜的窩,此刻卻變成了全世界最寂寞的空間。

 

        連最愛的另一半都無法接受自己,甚至設計自己時,那種感覺彷彿心裡被槍斃了一個洞,所有跟愛有關的情感都從洞中徹底流失,只剩下絕望跟怒氣。

 

        男人知道,存摺中僅存的餘額,在小孩出生後沒多久,就會以驚人的速度轉化為零,然後自己將陷入可怕的借錢債務地獄中。

 

        到時更將縮衣節食,從公寓搬到更便宜的小套房,光是兩個大人躺著睡覺就已經佔滿所有空間。

 

        因為身邊跟新聞媒體上有太多的範例,他很清楚那種地獄會是長什麼樣子。

 

 

 

        男人的眼神瞄向門口處的球棒。

 

 

 

        再看向女友所睡覺的房間。

 

 

 

 

        他要在今天晚上完全阻止這個地獄的到來。

 

 

        但他忘了,當他拿著球棒進入房間,門關起來的那個時刻,將會是另一個地獄的開始。

 

 

 

 

 

 

 

 

 

====================       

 

 

 

這篇故事跟標題一樣,其實只是昨天上編劇班的一個作業而已。

 

老師給我們完整的作業內容,是要我們各小組交出一份約三分鐘的短劇本,劇本要探討的主題是「不婚」。

 

我們小組的每個人都有提出各自的劇情設定,我提出的是這個版本,可能我的風格就是會在無意間把劇情帶向黑暗面吧。

 

然後剛剛趁中午的時間,我把劇情設定寫成了這個短篇故事。

 

感覺真的變成驚悚的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