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5692_1740883779319427_1892886038_o.jpg

 

        每天要在擁擠的道路上找車位是每個人在一天之中要面對的第一個難題,每次看到空的位置,總是覺得今天會有不錯的開始。

 

        這一天,我正將機車停好,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也把機車騎到我旁邊的車位,準備停放。

 

        女子騎著小台的淑女型機車,戴著口罩,這時剛好有幾個正要上學的國中生從路上經過,他們一看到這名女子,開始說道:「哇,你看那個人!」「該不會就是『機車女』吧!」「一樣都騎機車戴著口罩,我們快點走吧!」

 

        學生們小跑步消失在轉角,女子透過口罩唸道:「嘖,真是一群小鬼頭!」          

 

        「沒辦法,他們應該是電視看太多了,妳也知道現在的電視節目是怎麼報導『機車女』的。」我說,從一開始我就認出了這個女子的身份,她是跟我一樣在詭誌出版社上班的同事。

 

        詭誌出版社是國內一家專門出版恐怖驚悚文學雜誌的出版社,我正是這家出版社中的其中一名特約作家,筆名叫作風海,在國內算是小有名氣。

 

        而這位戴口罩的女子,她的工作內容跟我不同,她負責的是封面跟故事的插畫,雖然她的作品多是驚悚黑暗的畫作,不過她卻有一個相當可愛的筆名,笑笑。

 

        如同她的筆名,她本人也是相當可愛的女生,有著不到一百五十的嬌小身材,不過她的作品跟工作態度卻有如堅毅的巨人一般。

 

        笑笑取下口罩,對著我抱怨道:「新聞上整天都在報,真的太誇張了,騎機車又戴口罩的女生滿街都是,難道每個人都是機車女嗎?」

 

        「就是因為機車女的身份成謎,所以才人心惶惶啊,因為不知道在路上擦肩而過的騎士是不是就是機車女。」

 

        我跟笑笑併著肩走向出版社,一邊談論這件事,我說:「不過還好機車女目前只出現在晚上,而且都只選落單的人,白天都是安全的啦。」

 

        「誰知道機車女會不會突然選擇在白天出現呢?」笑笑抱持疑惑。

 

        「應該不會,都市傳說通常都會遵守自己的規則。」

 

        「不愧是寫恐怖小說的,會有這種想法,不過你確定這件事是都市傳說嗎?」笑笑問道:「之前你跟老熊不是還討論過這一點?」

 

        老熊是詭誌出版社的總編輯,某方面來說也是我的老闆,他很會觀察市場的動態,並指定一些讀者在近期特別喜歡的題材叫我去撰寫有關的專欄故事。

 

        我跟老熊之前的確針對機車女這件事情討論過,我對笑笑說出討論後的結論:「我跟老熊都覺得這件事太過離奇,整體感覺就不像是人類可以做出來的,不過不是百分百確定,我們之前也遇過詭異至極,但背後卻是人為惡意操控的事件。」

 

        「這麼說來,老熊應該已經下命令給你囉?」

 

        「是啊。」我微微一笑,針對這件事,老熊的確給了我指令。

 

        試著查清楚這件事,如果是貨真價實的都市傳說,那便視情況決定是否要干預,畢竟這件事情也產生了許多心理上的受害者,如果是人為操控的,那麼無理由的,我們都有義務該去制止。

 

        都市傳說應該是帶給大眾娛樂,讓充滿現實觀念的都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的有趣故事,而不是淪為傷害他人的工具。

 

 

 

        關於機車女的故事,最原始的版本是這樣的。

 

        在夜晚的街頭,會有一個騎著機車、戴著口罩將臉遮住的女子停在落單的行人旁邊,然後拿出一張照片問行人:「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行人一看照片,發現照片上有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屍體,而那具屍體正是自己。

 

        如果這時回答「不是」,機車女便會說:「說謊,照片上明明就是你的臉,你應該已經死了才對。」然後拿出刀子把行人殺掉。

 

        如果回答「照片上的人正是我」的話,機車女會說:「既然是你,那你應該已經死了,怎麼會站在這裡?這樣不對。」然後一樣把行人殺掉。

 

        不管如何,機車女為了讓照片成真,都會殺掉行人。

 

        傳說中解釋,機車女其實是一位不得志的女記者,一直不受公司重用,所以死後她自己製造出照片,為了讓自己的照片成真而殺掉無辜的人。

 

        而現在這個城市,新德市中,也正發生著類似的事情。

 

        目前市內已知的目擊案例,已經有十二個了,這十二人都是在入夜後的街道上碰到機車女,而且經歷都一模一樣。

 

        就跟傳說中的一樣,機車女會拿出照片給他們指認,在照片中他們看到了自己躺在血泊之中、慘不忍睹的屍體。

 

        「這是你嗎?」機車女會這麼問。

 

        看到自己慘死的照片,沒有人的心情可以保持正常的,目擊者在驚嚇之中還來不及回答,機車女緊接著又冷冷地說:「想死的話,就繼續走吧。」

 

        然後機車女會收起照片,騎車消失在轉角或無聲無息的消失,留下驚嚇過度的目擊者。

 

        跟傳說中不同的是,這個機車女並沒有傷害人,目擊者都只看到了自己死況淒慘的照片,造成了心理上的創傷,因為他們都認為,那是自己未來死法的預知照片。

 

        其中一位目擊者到靈異論壇上發表了這個經驗後,其他目擊者也開始跟著跳出來證實這個傳說,據說目擊者的數量還在陸續增加中。

 

        這些目擊者們在證詞的方面有很多地方值得參考:

 

        一,有人是在騎車等紅燈的時候遇到的,也有人是在步行等紅燈的時候遇到的,他們之間的共通點都是發生在晚上,而且是獨自一個人等紅燈的時候。

 

        二、機車女的特徵是戴著口罩,騎著一台經過改造,看不出型號的機車,而且車牌模糊不清,但不是有髒汙或油漆擋住了車牌,目擊者們形容,車牌像是被「打了霧面的馬賽克」一樣,彷彿不存在於這個現實中。

 

        三、機車女所拿出來的屍體照片,確實都是他們,而且都是倒在柏油路上,身體像是被強力撞擊一樣,四肢扭曲、腦漿併裂,死狀非常悽慘……

 

        機車女的傳言在網路上發酵之後,見獵心喜又吃飽沒事做的媒體也抓住了這個時機並大肆報導,機車女到底存不存在?真實身分到底是什麼?而引起一波機車女風潮。

 

        老熊當然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這件事,經過討論後,詭誌也決定要插上一腳。

 

 

       

        我跟笑笑一起走進出版社,大部分的同事都已經來了,老熊正握著電視遙控器,雙眼盯著晨間新聞看,上面正在報導機車女的新聞,不過都是昨天已經報過的新聞又拿來播一遍而已,而且都是一些奇怪的傳言或是虛假的故事。

 

        我走到老熊身邊,問:「有新的消息嗎?你那個警察朋友怎麼說?」

 

        老熊在警界有一個感情很好的朋友,很多警方的特殊情報都是由他提供的。老熊搖了搖頭,說:「沒有,警方沒有半點線索,真的找不到人。」

 

        雖然機車女目前還沒有傷害任何人,但是隨著目擊者越來越多,警方也開始展開調查動作了。

 

        「大概是因為這個機車女真的不是『人』吧,你不是也這麼覺得嗎?」我說。

 

        如果對方真的是人類,以現在的科技,怎麼可能找不到人,每個路口的監視器密密麻麻,警方的搜查網幾乎到了萬無一失的地步,怎麼可能找不到這樣一個人?

                                                                                                                                                    

        「這個機車女讓我想起一部以前看過的電影。」老熊說:「某個小鎮出現一台不明型號的車子,那台車子的車門沒有把手、玻璃也不透光,沒有人打得開那台車的門,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坐在裡面。這台車子就像幽靈一樣,大家都稱呼它鬼車,它出現在小鎮各處,到處撞擊無辜的民眾,製造不少死亡,小鎮的警長只好聯合居民一起來對抗這台鬼車。」

 

        我問:「那結局呢?」

 

        「他們成功將那台車逼上絕路,將它埋在岩石之下,不過真正操控鬼車的到底是誰,又為什麼殺人,還是沒有解答。」老熊說完這些後,問我:「你不覺得這次的事件也很像嗎?那個機車女的真實身份,以及她為什麼有那些照片,都還是一個謎。」

 

        「讓我懷疑的倒是另一點,」我以另一個方面來剖析道:「遇到機車女後,到底要怎麼做,才不會出事情?」

 

        「出事情?」

 

        「嗯,一開始版本的機車女,不管你回答什麼,機車女最後都會殺了你。而我們城市裡的機車女,似乎只是想給人們看他們未來悽慘的死狀……那該怎麼作才可以避免未來的慘死呢?」

 

        「你是指,有方法可以反制嗎?」

 

        「也不能說是反制,只是像『紅紙青紙』這類的傳說中,不管回答哪一種紙都會死,唯一可以沒事的回答是『不需要』,既然如此,機車女這個傳說應該也有可以平安脫身的回答才是,只是還沒有人發現。」

 

        在發現適當的方法之前,只能祈禱自己不要遇到機車女了。

 

        在走上二樓工作之前,我對老熊說:「不過我覺得現在出現在新德市的機車女不是壞人。」

 

        「為什麼?」

 

        「傳說中的機車女會殺人,至少這一個還沒有奪走過人命,」我說:「她應該是為了某種原因,所以才出示那些恐怖的照片,只要能找出原因,就有線索了。」

 

       

 

 

        今天的下班時間跟平常比起來,算是比較晚的。

 

        因為我趁著下午靈感十足的時候,加足馬力完成了一篇短篇,這樣一來下個月就會輕鬆多了。

 

        在二樓跟我一起工作的另一位女性作家夜貓子,她的寫作情況似乎也很順利,她的手指整個下午幾乎沒停過,最後我跟她一起下樓時,其他人都已經下班回去了,我跟她是最後的兩個。

 

        「那麼,明天見囉。」在出版社門口處,夜貓子跟我揮手道別。

 

        我一開始來到詭誌出版社工作的時候,夜貓子對的態度我始終是冷淡的,不過隨著一起經歷過許多事件的發生,她現在已經完全把我當成朋友,每天上下班都會跟我打招呼。

 

        「明天見。」我也對夜貓子說道,轉身正要走時,我的手機響了,是老熊打來的。

 

        老熊這傢伙,這時應該已經到家了才對,這時候打電話給我,該不會是要我跑什麼腿吧?

 

        我接起電話:「喂,老熊?」

 

        在我旁邊的夜貓子一聽到是老熊打來的,表情就像是在看好戲一樣。

 

        老熊興奮的情緒馬上就從他的聲音裡面蹦出來了:「風海!有線索了,是關於機車女的。」

 

        我眼睛馬上亮了起來:「是怎麼樣的線索?」

 

        老熊說:「是我們雜誌的一個讀者提供的,她剛剛把消息寄到我的電子信箱來,內容很有趣。」

 

        「怎麼說?」

 

        「那位讀者說,機車女是她的姐姐。」

 

        這條線索相當直接,竟然直接有人指認機車女的身份,我問:「她肯定嗎?」

 

        「她非常肯定。」

 

        「肯定的根據在哪裡?」

 

        「她的說法是蠻玄的啦,不過我覺得值得一聽。」老熊敘述道:「她說她姐姐平常就喜歡騎著機車在市區到處兜風、逛街,不過幾個月前,她姐姐出去騎車之後就出事了,一台闖紅燈又酒駕的跑車撞死了她姐姐。」

 

        「所以她姐姐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嗎?」我忍不住皺起眉頭:「如果她姐姐已經去世,那又怎麼可能……」

 

        「你先聽我說完,這位讀者也曾經親自目擊過機車女,而且她十分肯定機車女就是她死去的姐姐,她在信裡說,希望可以跟我們見面,並解釋詳情。」

 

        我暫作沉默,雖然早就知道機車女的真實身分不太可能是人類,不過這消息如果聽在一般人耳裡,應該會覺得是百分之百的虛構情節吧。

 

        但我來到詭誌以後,已經親眼見識過許多不可思議的畫面,假如機車女的身份是外星人,我也不會驚訝。

 

        「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你對這條消息有興趣嗎?」老熊又問。

 

        我閉上嘴巴,腦中慢慢思考著,然後做出決定:「那位讀者有留聯絡方式嗎?」

 

        「當然有。」

 

        「明天再給我,我會直接去找她。」

 

        我們都很清楚,任何的消息在經過考證前,都不該去懷疑他的真實性。

 

        掛掉電話後,夜貓子笑瞇瞇地盯著我:「老熊又有什麼重責大任交給你啦?」

 

        「怎麼說咧,是一個很機車的任務……」我苦笑。

 

 

 

 

        隔天來到出版社,我馬上跑去跟老熊要那位讀者的聯絡方式,不過老熊說:「不用了,我已經約好了。」

 

        「是嗎?」老熊的動作這麼快,老實說我不驚訝,我問:「什麼時候?」

 

        「今天晚上下班後,大概六點左右她會直接過來,我們再找個地方一邊吃飯一邊跟她聊這件事吧,你認為呢?」

 

        「你做主就好了。」我對他比出讚的手勢,接著就走上二樓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

 

        在寫作的空檔,我一邊上網搜尋機車女的目擊證詞,看來昨天晚上又產生了許多目擊者……

 

        這對都市傳說來說太不尋常了,目擊者增加的速度太快了。

 

        這些目擊者到底是真的還假的,讓人非常懷疑。

 

        有許多的證詞應該只是網友們想追風才虛構出來的,這也是現在這個世代最常見的網路怪像。

 

        當一個傳說變成風潮後,就會慢慢演變成一種全民運動,好像大家都有看過,我沒看過感覺就怪怪的樣子。

 

        到了下班時間,同事們一個接一個離開,而我跟老熊留了下來,等約好的那位讀者出現。

 

        本來約好是六點的,也許是下班的車潮讓她來不及趕到吧。

 

        我跟老熊邊看電視一邊等,晚上七點時,她出現了。

 

 

        一位戴著眼鏡,看起來有學者氣息的年輕女孩站在外面,輕輕敲著玻璃門。

 

        「應該就是她了。」老熊關上電視,過去打開門,並問女孩:「妳就是怡蓁嗎?」

 

        對方點點頭,她帶著好奇的眼光望著後面的我,問:「那請問你們是……」

 

        老熊說道:「我就是跟妳通訊的人,也是詭誌的總編老熊,而後面那個傢伙就是風海。」

 

        我也跟她揮了揮手,簡單打了招呼:「哈囉。」

 

        怡蓁回以淡淡一笑,「你們好。」

 

        「那麼,我們找地方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吧。」老熊轉過頭問我:「風海,你有推薦什麼地方嗎?」

 

        我想起了一個地點:「之前蘇羿有跟我去附近的一家拉麵店吃過,我覺得還不錯,就那邊吧,走路就可以到了。」

 

        「那太好了,我們出發吧。」

 

        到達拉麵店後,點完餐,當我們各自享用著自己的拉麵時, 我開始這次的主題:「妳不是懷疑機車女是妳姐姐嗎?可以把詳細的內容告訴我們嗎?」

 

        怡蓁拿出手機,點出一張照片放到我們眼前。

 

        那是一個女子跨在機車上的照片,從車上的塗裝跟女子手上的安全帽可以看出來,這名女子相當熱愛騎車,而且對車體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改裝。

 

        女子的臉孔跟怡蓁如出一轍,只是她沒有戴眼鏡,雖然少了些書卷氣,但從照片上還是感覺得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那股吸引男性的豪放美感。

 

        「我的姐姐叫做怡茹,當她出車禍的時候,也是騎著照片上這台機車。」

 

        我跟老熊都記住了怡茹的長相後,怡蓁收回手機,她說道:「姐姐去世後,機車女的傳說開始流傳,目擊者也慢慢增加,後來我發現目擊者在描述那台機車的外觀時,跟姐姐的機車好像,我本來只是懷疑機車女跟姐姐是不是有什麼關係,所以在晚上的時候我常會一個人出門去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機車女……」

 

        「那麼,妳真的遇到了嗎?」

 

        怡蓁肯定地用力點了一下頭,說:「沒錯,就在空無一人的路上,我遇到了去世的姐姐。」

 

        老熊已經迫不及待地問下去:「是怎麼開始的?」

 

        「那天晚上,我跟之前一樣騎車在街頭上亂晃,看能不能夠遇到機車女,結果我騎到一個路口時,那裡的情況跟平常不太一樣……平常應該都很多人的,但是當我停下車時,那個路口卻半個人也沒有,而且好像有霧,街景都不是看得很清楚。」

 

        我跟老熊都點點頭,請怡蓁繼續說。

 

        怡蓁繼續道:「那個時候我只有一種感覺,就是自己好像轉錯了路,來到另一個城市一樣,然後我的旁邊傳來另一個引擎聲,好像有人騎著車來到我旁邊,但我卻看不清楚她的模樣……接著,一台機車停到了我旁邊,車上的騎士對我伸出手,我一看到那台車,還有坐在車上的人,我幾乎馬上就哭出來了……」

 

        「是妳姐姐嗎?」

 

        「沒錯,她戴著口罩,她騎車的時候一定都會戴口罩,但我絕不會認錯的。」怡蓁肯定地說:「她的手上還拿著一張照片,我想那就是傳說中自己屍體的照片了,但我沒有去看那張照片,而是開口跟她說話,我只輕輕地說了兩個字:姐姐……」

 

        老熊問:「她有回應嗎?」

 

        「聽到我的聲音,姐姐全身顫動了一下,停止了動作。」有種複雜的情緒突然爬上怡蓁的臉,她說:「姐姐收回了照片,然後我聽到了姐姐的聲音,她說:『快調頭……』我很肯定這是姐姐的聲音,她一定認出我了,我還想再多跟她講幾句話,但下一秒,許多從後方開來的車輛突然從我身邊穿梭而過,甚至差點擦撞到我,我這才發現姐姐已經從我旁邊不見了,我那天聽姐姐的話,迴轉調頭,從另外一條路回家了。」

 

        老熊像是得到了相當寶貴的情報,不斷點頭道:「這樣看來,那個機車女真的是怡茹囉?」

 

        「不過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問。

 

        「不知道,我還來不及問她,她就消失了……」回想起當時的情況,怡蓁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難得看到了去世的姐姐,卻是這種收尾。

 

        怡蓁隨即打起精神,對我們說:「原本我打算自己再去找姊姊的,但我決定把這件事提供給你們,是因為我希望你們可以幫我找出真相,姐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去世了以後變成現在大家所說的機車女……」

 

        怡蓁這時突然低下頭,用請求的態度對我們誠懇地說:「如果你們可以幫我找到姐姐的話,不管她身上發生過什麼事,都可以提供給你們寫,不管你們要怎麼改編都可以,我只希望你們可以幫忙,拜託了!」

 

        原來如此,畢竟她跟怡茹才是當事人,如果貿然就將這故事刊載出去,確實不妥,如果她同意的話,當然就沒有問題了。

 

        老熊搔搔頭,問:「比起我們……怎麼不找名氣比較大的報社或八卦雜誌呢?」

 

        「現在有太多假消息在流竄了,他們不會相信我,而且我已經是詭誌好幾年的讀者了,加上你們認真聽完之後,完全沒有當我在說謊,我選擇相信兩位。」

 

        這責任有點太重了啊,我趕緊說:「別這麼說了,就算妳不同意把姐姐的故事給我們寫,我們也會幫忙的。」

 

        怡蓁這才抬起頭來,臉上露出笑容:「我就知道你們會答應的。」

 

        「畢竟搞這種創作的人都不是很正常啊。」我說。

 

        為了調查方便,我們請怡蓁把怡茹的照片,以及她遇到姐姐的地點留給我們。

 

        至於要怎麼開始展開調查,看來又要費一般工夫了……

 

 

 

 

        中午,當我離開出版社說要去新德大學找怡蓁,而不是留在出版社跟大家一起吃飯時,每個人都很驚訝。

 

        因為我之前的午餐都是跟大家一起吃便當居多,不然至少會跟夜貓子或蘇羿一起去餐廳吃飯,很少在中午的時候一個人跑出去。

 

        不過想法敏銳的老熊一下就猜到我要幹嘛了,在我出門前,他問我:「你是不是查到什麼了?」

 

        我神秘一笑:「是啊,所以才要去找怡蓁聊一下。」

 

        「好吧,先不管你了,回來的時候記得跟我說結果。」老熊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同意讓我外出了。

 

        我騎著摩托車前往新德大學,昨晚跟怡蓁聊過以後,她說她目前在新德大學讀研究所,算是謙慧跟陳希她們的學姊,而我也跟她約好今天中午要去研究室找她。

 

        我走進研究室裡時,室內的其他老師跟同學都已經消失不見跑出去吃飯了,但怡蓁還坐在電腦後面專心地輸入資料,當我走到她的電腦桌旁邊輕咳時,她才發現我來了。

 

        「啊,風海,」她抬起頭來對我說了一聲,隨即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說:「抱歉,我還有些資料沒完成,可以等我一下嗎?等我完成後,我再帶你去學校附近最好的餐廳吃飯。」

 

        「隨便吃吃就好了,沒關係。」我笑著說,其實新德大學附近的餐廳陳希她們早就帶我吃過一輪了。

 

        不過,今天來這邊找她,可不只是單純來吃飯而已啊……

 

        「其實,」我打算直接跟怡蓁說主題,「我昨天晚上回去後,查了一些東西……妳姐姐怡茹,應該是一位非常具有正義感,很有愛心的人吧。」

 

        忽然聽到我這麼說,怡蓁打字的動作停頓了一拍,不過她馬上就恢復了原本的速度,一邊在鍵盤上敲打,一邊回答我:「嗯,姐姐是很好的人!她所騎的機車,雖然看起來很像飆車族在騎的,感覺很像爆走族,但車廂裡面其實都有裝很多修車的工具,如果她在路上看到有拋錨、牽著機車在走的人,她都會停下來幫忙,她曾經說,那是她的興趣。」

 

        「這麼豪邁啊……感覺姐姐的個性跟妳差很多呢。」

 

        「是啊,我們唯一像的地方就只有外表,個性方面就差了十萬八千里,她是女漢子,我只是會讀書的書呆子,很多地方都是她在保護我。」說到這邊,怡蓁打字的手不知不覺中完全停了下來,眼神陷入哀傷的情緒之中,或許她想到了那天晚上,在街道上遇見的姐姐吧……

 

        我說:「那一天,其實姐姐又保護了妳一次呢。」

 

        「咦?」

 

        「姐姐是被酒駕的人撞到,而過世的吧?」我回家後有稍微查了一下新聞,怡茹車禍過世的新聞並不是大事件,但還是有記者寫了一篇小報導。

 

        怡蓁點了點頭,我則繼續說:「我也查了一下,妳在街道上遇到姐姐的那天晚上,在妳準備前往的路段上,當晚也有發生酒駕自撞路燈的事件。」

 

        怡蓁有將她遇到去世的姐姐的時間、地點、路段給我們,所以這點很容易調查。

 

        「從時間上來推算,如果妳那天沒有被姐姐攔下來,那麼當晚的事件就不是酒駕自撞這麼簡單了,而是妳也會被牽連在內,是姐姐保護了妳。」

 

        我想說到這邊,意思就已經很清楚了。

 

        怡茹為什麼會變成都市傳說裡的「機車女」,又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怡蓁是聰明人,應該一聽就懂了。

 

        但我仍繼續說下去:「大家都認為機車女給他們看自己屍體的照片,還有那句『想死的話就繼續走吧』是一種威脅的行為,感覺再往前進的話,就會遭到機車女的毒手而慘死,這種說法只對了一半,再往前走的話的確會慘死,但不是被機車女所殺死的。」

 

        「而是……被車禍所撞死的?」怡蓁臆測著幫我接了下去。

 

        「沒錯,」我點點頭,「照片中的屍體,是不聽機車女勸告的下場,妳姐姐在警告大家,如果不調頭或停一下的話,將會在下個路口處被車禍撞死,成為照片上的模樣。」

 

        我回想起昨晚調查的資料,繼續說:「我昨天晚上問過幾位真實的目擊者,並要到了他們目擊到機車女的時間跟地點,果然沒錯,在他們目擊到的路段前方,都有發生車禍的事故,如果他們沒有被妳姐姐攔下來的話,他們應該會成為車禍的犧牲者之一。」

 

        聽我說完,怡蓁的手已經沒有放在鍵盤上,而是放在大腿上兩手交握,或許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緒:「姐姐她……為什麼要這樣呢?」

 

        「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沒有完全離開人世,而是以機車女的方式出現在街道上,或許她因為自己死於酒駕車禍,所以她知道這樣失去親人的方式有多痛苦,有多難以接受,才留下來幫助大家吧。」

 

        「姐姐老是都這樣……

 

        趁著怡蓁還沒哭出來,我馬上說:「好啦,不是說要帶我去吃好吃的餐廳嗎?我們吃完以後,妳再回來忙吧。」

 

        到底要選哪間餐廳吃飯是轉移注意力的絕佳利器,怡蓁馬上拍了拍臉從電腦桌後方站起來,用力地說:「嗯!我帶你去吧!」

       

 

 

       

        大學的校門口在中午時刻是一級戰區,所有的學生們如蟻群一樣湧出校門吃午餐,我跟怡蓁也被擠在其中。

 

        怡蓁說她選的餐廳用走的就可以到了,所以我便陪她走一段路,擠在這群年輕的大學生之中,我感覺自己特別突兀。

 

        來到學校門口外面,我跟怡蓁,還有十幾位學生一起站著等紅燈,我看著還有六十秒的紅燈倒數,深怕一停頓下來,怡蓁的心思就會開始聯想到姐姐而掉入悲傷的情緒,於是我開口跟她講話來轉移注意力:「等一下要去哪間餐廳?」

 

        「是一間義大利料理餐廳,是很棒的餐廳,不過只有內行人才知道,所以不怕沒位置。」怡蓁說出那間餐廳的名字,謙慧她們之前其實也帶我去吃過。

 

        但我還是附和著怡蓁,一邊拍手道:「太好了,我最喜歡這種私人景點餐館了!」

 

        「啊!」怡蓁卻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一樣,發出啊的一聲。

 

        「怎麼了?有東西忘在研究室嗎?」

 

        「姐姐……」

 

        我這時才發現,怡蓁的眼神仿佛被什麼定焦了一樣,直直地注視著前方,整張臉處於呆滯狀態,就像是在無預警中看到了無法想像的畫面。

 

        我順著怡蓁的眼神看過去,然後我的反應跟怡蓁一樣,本能地發出了「啊」的一聲,然後整個人陷入呆滯狀態。

 

        怡蓁的心裡想必跟我一樣,都在思考同樣的問題。

 

        她怎麼會在這種時間,出現在這裡?

 

        怡蓁的姐姐,怡茹,正出現在我們對面的路口處,她一樣騎在那台改裝機車上,戴著口罩,我們身邊的學生都在聊著等等吃飯的話題,似乎沒有人注意到機車女的出現。

 

        怡茹看起來也正注視著怡蓁。

 

        兩姐妹的視線對上幾秒後,怡茹先搖了搖頭,然後對著我們出示手上的東西。

 

        屍體的照片,而且是一疊。

 

        看到那疊照片的厚度,我馬上從呆滯狀態恢復正常,驚叫:「糟糕!」

 

        紅燈的倒數讀秒,還有二十秒。

 

        「怡蓁!」我馬上叫醒怡蓁,她晃了晃頭後,才恢復正常。

 

        「姐姐呢?」她恍神地問,這時在對面路口的怡茹已經消失了。

 

        「妳姐姐是來警告我們的!」我抓住怡蓁的雙臂,一邊注意著紅燈的時間,還有十五秒。「等一下千萬不要讓大家過馬路,知道嗎?」

 

        「嗯?啊,啊!」怡蓁是聰明人,她後面啊的那幾聲,代表她知道我的意思。

 

        等等綠燈之後,如果讓我們身後的學生往前通過,將會發生可怕的事故……怡茹手上的照片也會成真,所有人會變成死狀悽慘的屍體。

 

        不過怡茹這次為什麼會在白天出現?而且又是在這麼多人面前?

 

        目前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了,必須馬上阻止大家通過馬路!

 

        紅燈只剩十秒了……九秒……八秒……該怎麼做才好?

 

        必須轉移所有學生的注意力才行……

 

        「怡蓁,昏倒,快點。」我在怡蓁耳邊說。

 

        「什麼?」

 

        「時間不夠了!妳快點假裝昏倒就對了,我們必須在這幾秒之中吸引所有學生的注意力,不讓他們前進。」

 

        「喔!」怡蓁回應了一聲,然後馬上假裝全身癱軟,倒在地上。

 

        不得不說她的演技實在拙劣至極,與其說她是昏倒,不如說是慵懶地躺到地上。

 

        不過我也不管這麼多了,怡蓁躺到地上後,站在我們後面的學生們的注意力已經被她所吸引,而沒注意到號誌已經轉為綠燈。

 

        「大家後退一點!後退!」我也馬上臨時發揮演技,儘管我的演技也慘不忍睹。

 

        我配合著誇張的手勢並開始大呼小叫:「後退!有人昏倒了!先給她一點空間!」

 

        後方的所有學生都嚇到了,當他們看到我伸長手臂要他們後退時,他們都像是看到恐怖的怪物一樣,一步步後退。

 

        這也是人類的本能,在沒有搞清楚狀況時,遇上極度大聲及誇張的指示時,人類都會先照著做。

 

        而且現在CPR的教學深入校園,每個人都知道,當有人因身體不適而昏倒時,必須要退開給予傷者更多的呼吸空間。

 

        爭取到這幾秒的時間,應該夠了。

 

        當學生們逐漸後退時,我聽到身後傳來巨大的撞擊聲,所有的學生都發出驚呼。

 

        我轉過頭看去,在對向車道,一台大貨車撞擊到一台闖紅燈的客車,然後貨車像掃把一樣,橫掃過我們眼前的路口,差一點點就掃到人行道上了。

 

        怡蓁也被嚇到坐起身來,反正沒必要再裝了。

 

        如果剛剛沒有演這一齣拖延時間,那麼此刻被橫掃過去的,就是我們這些人了……

 

 

 

 

 

 

        老熊盯著晚間新聞,直到車禍的新聞完全報完後,他才開口:「你說今天差點害死你的,就是這起車禍嗎?」

 

        「嗯,如果不是機車女……也就是怡蓁的姐姐即時出現的話,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跟大家一起吃晚餐了。」我說。

       

        現在是晚餐時間,正好配上晚間新聞來說我今天所發生的故事,而一聽到我又遇到事件,所有同事通通想聽我親口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老熊叫了麥當勞分享餐,並把同事們都集合到一樓,一邊吃晚餐,一邊聽我的經過。

 

        幾乎所有同事都到了,夜貓子、笑笑、美工蘇羿,還有謙慧、陳希跟鶴瑩這三位工讀生,只差酒鬼沒出現。

 

        不過他沒出現倒是很正常的事,要是真的現身,那真的要放鞭炮慶祝了。

 

        「所以機車女其實是好人,她預知了接下來會發生的車禍,而去阻止他們囉?」陳希問。

 

        「沒錯,不然的話,我現在應該已經去陪妳姐姐了。」我說著,並對鶴瑩苦笑了一下。

 

        鶴瑩對我回以一個微笑,鶴瑩已經對她姐姐,也就是簡婕的離開相當釋懷了。

 

        「那今天她怎麼會在白天出現呢?之前不是都在晚上,而且都是挑人落單的時候嗎?」換謙慧發問。

 

        「我想……應該是陽氣的關係吧?」意外的,夜貓子幫我回答了:「不管怎麼說,機車女也是一種接近『鬼』的存在,因為白天人多又有太陽,所以她不方便現身,或許一現身,就會對自身造成傷害,而這次是因為牽連到她的妹妹怡蓁,所以不得不現身吧。」

 

        我跟著說:「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她才遠遠地站在我們對面,而不是直接來到我們旁邊……」

 

        「唉呀,沒想到這次的事件又是這麼驚險刺激。」老熊說:「看來你下個月專欄的題材已經準備好了,那怡蓁有說什麼嗎?」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完成的故事了,她很想讓城市裡的其他人知道,機車女是她姐姐,而且她姐姐已經救了許多人。」

 

        因為生前的熱心助人,也因為知道死於車禍意外的痛苦及不捨,怡茹才變成機車女這種存在。

 

        儘管她一開始的出現,對人們造成了恐懼,但其實,她是救了人們一命。

 

        有許多都市傳說原本就是包裝在恐懼之中,但本意是為了要保護人群。

 

        聊著聊著,分享餐很快就被大家吃完了,大夥接著準備要離開出版社回家。

 

        夜貓子在離開出版社前,還不忘挖苦我:「為什麼每次你牽扯進去的事件都這麼危險?你是出版社裡面的柯南嗎?」

 

        是這樣嗎?

 

        現在回想來到詭誌出版社後的一切:一開始造成簡婕離開的紅點事件,然後是墮血僧事件,再來是家用電話、紅披風……還真的是這樣咧,所有事件都是包圍著我不斷發生的。

 

        「如果我真的是柯南,那妳最好要離我遠一點喔。」我打趣道。

 

        夜貓子沒回答,只是溫柔地笑了笑,然後關上門離開。

 

 

 

 

 

 

 

 

 

 

==================================

 

阿攤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阿攤的個人FBTan Sys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人家柯南一次死一個,風海一次都死一群的
  • 恐怖小說家的天命啊...

    於 2017/07/10 21: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