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4397_1767307216677083_163649303_o.jpg

 

        人類在睡著以後,最敏感的感官之一,是聽覺。

 

        這也是為什麼人類會發明鬧鐘的原因,不過有時候,有的東西比鬧鐘還要好用。

 

        例如,夜貓子泡的咖啡。

 

        我的鼻子一陣抽動,咖啡香瞬間竄入我的鼻腔直衝大腦,腦袋瞬間清醒,我從桌上撐起手肘,晃了一下頭。

 

        有時候睡覺時所作的夢,特別是午休跟小憩時的夢,會感覺特別久……但當醒來時,會發現其實只是過了那幾分鐘而已,但在剛剛的夢境裡,卻仿佛過完了另一種人生。

 

        此刻,夜貓子的桌上擺著一杯剛泡好的咖啡,她出眾美麗的外表加上優雅攪拌的動作,讓她看起來像是在拍一部形象廣告。

 

        她一邊慢慢攪拌著咖啡,一邊盯著我瞧:「起床啦?該上工了喔,午休結束了。」

 

        「聞到妳泡的咖啡,想不起來也難吧。」我揉揉眼睛,花幾秒鐘讓精神回到正常狀態。

 

        「風海,你最近中午都睡很久,還好吧?」夜貓子拿起咖啡,小小啜了一口:「之前午休的時候,你吃完飯以後都會去外面買飲料或點心回來跟大家一起聊天到午休結束,但現在你幾乎都是簡單吃個便當就開始睡覺了,身體有狀況嗎?」

 

        「可能吧……」我雙手按壓住雙眼,問夜貓子道:「妳有作過那種很特殊的夢嗎?那種每天晚上固定會夢到的內容,就像是加班一樣,妳白天要做白天的工作,晚上則是要在夢裡完成夢裡的工作……妳有過這種經驗嗎?」

 

        夜貓子瞇起她那漂亮的大眼睛回想著:「小時候的時候好像有過這樣的經驗,不過現在就沒有了。你會問這個問題,代表你現在有這個困擾嗎?」

 

        「是啊,拜這個夢境所賜,我每天晚上都睡的很不好。」我打了個哈欠,站起身來準備去泡杯咖啡,再來開始下午的寫作。

 

        當我拿著咖啡回到電腦桌,準備開始工作時,夜貓子補上一個問題:「能告訴我那是什麼夢嗎?」

 

        從她那閃爍的著迷眼神來看,似乎對我的夢非常有興趣。

 

        但事實上,那是個讓人不太舒服,甚至會感覺到憂鬱的夢……

 

        夢中,我在一個廢墟裡面,那是一個很氣派的別墅廢墟,雖然別墅的內部被許多新潮的噴漆強制性的裝飾,房間內的傢俱老舊腐蝕,地板上也有許多遊客亂扔的垃圾,但仍無法掩蓋別墅的氣派。

 

        在別墅中,只有我跟另一個人,那是一名大概十歲出頭的小女孩,穿著相當可愛的洋裝,不過我不知道她的臉是什麼模樣。

 

        我跟這名小女孩,一直在別墅內進行著類似捉迷藏或鬼抓人的遊戲。

 

        在夢境中,我一直在別墅內四處追著小女孩跑,好不容易看到她的洋裝出現在樓梯邊,但是當我一跑過去時,她就消失在樓梯上了。

 

        接著,她的洋裝裙角又被夾在衣櫃外面,我打開衣櫃一看,發現她根本不在裡面。

 

        我只能看到她洋裝的影子,而無法看到她的臉。

 

        我跟她就這樣一追一躲,一直到我覺得累了,因為找不到她而要回家時,別墅內就會傳來女孩的哭聲,似乎是因為我要離開了而傷心哭泣。

 

        但夢中的我沒有理會她的哭聲,而是直接走出了別墅。

 

        走到外面後,我轉身看向別墅,此時我可以看到完整的別墅外觀,是豪華的三層樓歐式建築,

 

        而我隱約可以看到身穿洋裝的小身影站在三樓的窗口處,對著我不斷揮手……

 

        到這邊,夢境就醒了。

 

        我已經連續好幾天都作這樣的夢了,而且夢中四處尋找女孩的疲累感似乎會延續到現實中,因為每當我起床的時候,身體總是非常痠痛,就好像真的跑了好長一段路一樣,所以現在我才這麼累。

 

        聽完我的敘述,夜貓子臉上的表情很複雜,她發出疑問:「你已經作這個夢很久了嗎?」

 

        「很久了,兩個禮拜了吧。」

 

        「那棟在夢中的別墅……你有親身去過嗎?」

 

        「從來沒去過,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那麼,你最近構思的故事裡,有類似的情節嗎?」

 

        我想了一下最近存在腦中的題材,然後篤定地說:「完全沒有。」

 

        「那你到底為什麼會作這個夢呢?一定有原因的吧?」夜貓子的問題一一遭到我否決,她皺起眉頭不解地說:「通常作這種連續性的夢,都會跟現實生活中的一部份有很大的連結,而且你又常常遇到奇怪的事情……我覺得這個夢境應該不單純喔。」

 

        「我也覺得不單純,但是我還沒有頭緒……」我說:「也許,是傳說中的『預知夢』呢。」

 

        「預知夢?」

 

        「是啊,那是都市傳說的一種,關於夢的都市傳說有很多,最有名的就是預知夢了,就是你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事情,其實在你之前的夢境裡就曾經出現過了。」

 

        我像背書一樣,說出幾個關於夢境的都市傳說:「像是有些人,會在夢裡夢到一些特定的人,當他夢到那些人的時候,代表明天就會在路上跟那些人不期而遇,這些特定的人通常是指心儀暗戀的對象,或是很久不見的老朋友等等。或是有人會夢到他長期去一家餐廳消費,老闆跟店員都跟他在夢中很熟識,直到有一天,他在現實中真的發現了這間餐廳,並走了進去,明明是第一次進入這間餐廳,可是老闆跟店員卻認識他,而且老闆店員的長相跟名字都跟夢裡的一模一樣……關於夢有很多有趣的傳說,而且多數人都有親身經歷過。」

 

        夜貓子專注地聽我講著關於夢的都市傳說,她看起來聽得津津有味,但我講完之後,她仍無法理解:「那麼你現在所作的這個夢,究竟是屬於哪一種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我說,如果這是預知夢的話,代表我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去這棟別墅,跟小女孩玩捉迷藏嗎?

 

        我又不是什麼怪叔叔……

 

        「要不要問問老熊呢?」夜貓子突然提出這個建議,「老熊也是個廢墟迷,如果那棟別墅是真實存在的話,你只要跟他說出別墅的特徵,他搞不好知道在哪裡喔。」

 

        說的也是,老熊除了是行動式的都市傳說資料庫以外,也是人體廢墟導航,我在進入詭誌出版社之前,就知道老熊是廢墟迷了,只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還沒有跟老熊一起探索過廢墟。

 

        雖然我也很喜歡廢墟,但熱愛的程度還不到老熊的十分之一,如果問他的話,應該會有些收獲吧?

 

 

        當時間逼近下班時間時,我跑去了老熊的辦公室,由於下期的詭誌即將要發行,老熊在辦公室裡正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幫完稿做最後的檢查。

 

        「哈囉,老熊。」我出聲:「方便打擾嗎?」

 

        老熊將視線從螢幕移到我身上:「怎麼了?」

 

        看他一片祥和的臉色跟語氣,這期的稿件應該都沒什麼問題,不過我並不想打擾他完成重要的工作,於是我問:「等等下班後你有空嗎?待會跟你去吃晚餐,順便問你一些事情。」

 

        老熊雙眼一瞇,瞬間變成單眼皮,這眼神代表不懷好意,「怎麼了?你今天不跟夜貓子去逛街?」

 

        我哈哈一笑:「我跟她去逛街?你在說什麼?」

 

        「你懂我的意思。」

 

        「不管你指的是什麼,我都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你,你想太多了。」

 

        「好吧。」老熊的眼睛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炯炯有神。

 

        老熊的本名是熊觀魚,這名字也非常符合他的個性,他就是個精力旺盛、全身充滿戰鬥力準備隨時從河裡把魚撈上來的熊,只要一扯到跟工作有關係的,不管是鬼故事、都市傳說,任何跟驚悚靈異有關係的,他只要有興趣就會拼命到底。

 

        「那麼,」老熊刻意歪了一邊的嘴角,問:「你有什麼事情想要問我?該不會又是什麼奇怪的事件吧?」

 

        我進入詭誌出版社後,奇怪的事件就一直沒少過,難怪老熊要這麼問了。

 

        「是跟廢墟有關係的。」我說。

 

        老熊的眼睛馬上亮了起來,剛剛說過,只要是他有興趣的東西,他絕對不會排斥。

 

        老熊爽快地說:「那下班後我們去老地點吧。」

 

        「沒問題,老地點。」我點點頭,老地點指的是一間拉麵店,本來是蘇羿帶我去吃的,後來我也帶了老熊去過好幾次,就變成我們所謂的老地點了。

 

        跟老熊約好時間後,我回到二樓的辦公室,夜貓子這時已經關掉電腦,在收拾東西作下班的準備了,她看到我回來,便問:「老熊有說什麼嗎?」     

 

        「他問我今天怎麼不跟你去逛街,哈哈。」我把老熊剛剛所說的玩笑話講了出來,並乾笑了兩聲。

 

        沒想到夜貓子卻一臉正經,認真地問道:「那,你會想跟我去逛街嗎?」

 

        「咦?」我被夜貓子的這個問題問得措手不及,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雖然夜貓子現在已經從一開始我所認識的冰山美人,而且是冰到負好幾百度那種,變成鄰家大姊姊那種較為開朗的女性了,但我跟她的相處模式還是停留在一種特殊的狀態。

 

        平常上班的時候,二樓的辦公室只有我們兩位,但我們之間的話題通常都是夜貓子在調侃我的稿子跟工作狀態,沒有更深入的聊天,就算中午或晚上偶爾會一起去吃飯,但通常鶴瑩或其他女孩子也會跟著一起去,我似乎沒有太多跟夜貓子單獨逛街的記憶。

 

        「這個……我想……」我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好啦,如果你哪天想找我逛街,再跟我說。」夜貓子飛快地拎起包包,咻一下往樓下跑,還丟下一句:「我先提早下班了,拜拜。」

 

        「喔……再見。」我說,就算我知道已經消失在樓梯的她是聽不到這句再見的。

 

       

 

        我跟老熊一起到拉麵店後,麵還沒端上來,我就已經把夢的內容給完整地說給老熊聽,老熊聽完果然很有興趣,想必是因為有了新題材而開心吧。

 

        「我也覺得你會作這樣的夢絕對是有原因的,會不會是託夢呢?」老熊以他自身的經驗講道:「那個女孩子以託夢的方式,請你去那間廢墟找她,會不會是這樣?」

 

        「我也有想過這個可能,不過我應該不認識那個女孩啊,怎麼會找上我?」

 

        老熊拿起麥茶喝了一口,像是看透人生百態在教育晚輩一樣,對著我說:「風海,你來到新德市以後,經歷過多少事件了?」

 

        ……太多了,我數不完。」這是真的,從一開始的紅點事件之後,就有一連串的詭異經歷找上門,好幾次我甚至連命都快沒了。

 

        「那你就應該明白一個道理了,」老熊說:「我們這行的,磁場本來就怪,特別又是在這樣一個他媽什麼鬼怪都有的城市裡,那些怪事本來就會主動找上門來,你應該要習以為常了。」

 

        聽老熊這麼說,我身為恐怖小說家的職業道德又重新開始燃燒了。不過,我一直有個疑問:「老熊,在我來到這裡之前,你應該也經歷過了不少事情吧?」

       

        這時,店員剛好把我們的兩碗拉麵送上來,老熊收起笑容不發一語,他先拿筷子連續吃了好幾口麵之後,才說:「那棟廢墟的外觀,你可以再詳細一點描述給我聽嗎?」

       

        老熊轉的這麼硬,就是代表完全沒有打算回答我的問題了,或許老熊跟酒鬼一樣,都經歷過我們無法體會的心路歷程,那段歷程是無法輕易告知他人的秘密。

 

        我將夢裡的廢墟外觀仔細講給老熊聽,老熊聽完之後似乎心裡也有底了,「我知道新德市的郊區有不少這樣的廢墟,不然我明天開車帶你去看看吧?一棟一棟看,看哪一棟是你夢到的廢墟。」

 

        明天是禮拜六假日,剛好來趟廢墟遊,我答應了老熊,並開始低頭吃麵,接下來的過程我沒有再問老熊關於過去的問題,而是把話題轉移到其他事情上,老熊的臉上才又重新出現了笑容。

 

 

        隔天一大早,我坐上老熊的休旅車,準備開始一天的尋找廢墟之旅,老熊也熟門熟路地開往新德市的郊區,那些廢墟的地點像是已經被印在老熊的腦裡一樣。

 

        老熊將車子每停在一棟豪宅廢墟前,我就會看一下廢墟的外觀,如果不是我夢裡出現的那棟廢墟的話,老熊會再開往下一個地點,我非常確信,那棟廢墟只要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定可以一眼就認出來。

 

        老熊帶著我一連跑了好幾個地點,但都不是我所夢到的廢墟,不過若不是老熊帶著我這樣移動,我根本不知道原來新德市的郊區有這麼多的豪宅廢墟,老熊還說:「這些豪宅只是一部分,在更深入一點的地方,還有學校跟大型設施的廢墟,對於廢墟迷來說,這裡是個寶庫啊。」

 

        我說:「或許新德市在繁榮之前,多數的人都是在這一區生活,所以才留下了這麼多廢墟吧。」

 

        「是啊,這些廢墟也可以說是新德市的發展歷史之一。」老熊說完後,剛好把車子停下,一幢宏偉的歐式豪宅廢墟就在我們旁邊,老熊問:「這裡呢?是這棟嗎?」

 

        我轉頭一看,一看到建築的外觀輪廓,我的心裡便感覺到如觸電般的刺激感,因為它的外觀,正是我在夢中所見的建築。

 

        「就是這裡了。」我說。

 

        老熊問我確定嗎?我點點頭說百分百確定。

 

        「那好,」老熊將車子熄火,打開了車門:「我們進去看看吧,看看在夢中跟你玩捉迷藏的女孩,到底有沒有在屋子裡。」

 

        庭院的入口處,鐵門已經被拆掉了,而主體建築的大門則是大大敞開著歡迎探險者的進入,我跟在老熊的後面,一起踏入了這棟廢墟。

 

        我前腳一踩進來,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熟悉感。

 

        因為裡面的構造、房間格局,都跟我在夢裡所見的一模一樣,就連牆壁的噴漆,地上每個垃圾的位置,也完全符合。

 

        進到建築物內後,換我來擔任導遊的工作,我帶著老熊進入一樓的所有房間,客廳、廚房、兒童室,甚至還有吧檯,不過並沒有任呵收獲,除了一些大型傢俱之外,原屋主的私人物品都帶走了。

 

        經驗豐富的老熊在逛完一樓後,說道:「從一樓地板的灰塵還有垃圾被丟棄的時間來看,這裡大概有半年沒有人進來過了,可能近期內知道這裡的人並不多吧。」

 

        「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厲害啊。」我說:「走吧,我們上二樓去。」

 

        二樓有許多間的大型臥室及書房,但我們仍然沒有發現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逛完二樓的最後一個房間之後,我對老熊說:「我想,那個女孩,就在三樓吧。」

 

        「你會這麼想,是因為夢的結尾嗎?」老熊問。

 

        我點點頭,因為在夢的最後,當我要離開建築物時,那個女孩的身影就出現在三樓的窗口,依依不捨地對我揮手……

 

        我跟老熊走上了三樓,來到了那間窗戶所處的房間,門是關著的。我握著門把試著轉轉看,門沒有鎖,我用眼神對老熊示意,詢問他是否準備好要進去了?

 

        老熊則用脣形說了一聲「GO」,老實說,我還是會害怕的,我害怕打開門後會看到什麼……

 

        如果夢中的女孩真的在這間房間裡,那她會以什麼樣的型態在裡面等著我?

 

        我深吸一口氣,轉開了門把。

 

        裡面的擺設看起來也是一間臥室,裡面沒有半個人。

 

        我先鬆了一口氣。

 

        但恐懼的情緒馬上隨之而來。

 

        有一張椅子,像是有人事先準備好似的,面對著門口,也面對著我跟老熊兩個人。

 

        椅子上坐著一個小小的布偶娃娃,一看到那個娃娃,我跟老熊兩人都發出明顯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

 

        那是一個女孩子造型的布偶娃娃,她身上所穿的水藍色洋裝,正是我夢中那個女孩所穿的……

 

        真正讓我與老熊感覺到意外及恐怖的,是娃娃身上中間處的一道縫線,一道由紅色毛線所縫起來的裂縫……有人在娃娃的裡面放了東西,然後用紅色的毛線縫了起來,然後再將剩餘的線綑綁在娃娃的身上。

 

        這詭異的景像,我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相信老熊也跟我一樣,馬上就看出了娃娃所代表的意思。

 

        「這是『那個』吧?」我輕聲問老熊。

 

        「錯不了的。」老熊說,「看來有人在這裡玩『那個遊戲』,可是卻沒有依照規定把娃娃處置好,真是可惡。」

 

        我的猜想也是這樣,有人來到這棟廢墟進行「一人捉迷藏」的遊戲,然後在遊戲進行中可能是因為過於害怕或其他因素,把娃娃丟在這裡以後就跑了,對都市傳說而言,這是最可惡的行徑。

 

        因為好奇心而去嘗試都市傳說,這行為並沒有錯。

 

        但是因為自己的恐懼及過失而沒有按照都市傳說的規則來執行或結束,這就是完全不負責任的行為了,因為是你自己背叛了規則,所以都市傳說也會反噬到你身上。

 

        一人捉迷藏的遊戲,是從日本所興起的都市傳說,出現的年代是2007年,是非常年輕的都市傳說,到目前為止也都有許多人或Youtuber會自己嘗試進行這個遊戲,並分享到網路上。

 

        這個遊戲實際上是類似碟仙或錢仙等等召喚其他靈體的遊戲,只是過程比較複雜,而且也危險許多……遊戲進行的方式有許多版本,不過基本上都大同小異。

 

        在遊戲進行前,必須準備以下的東西:

 

        有手腳的娃娃。

 

        份量足夠的白米。

 

        自己的指甲。

 

        紅線。

 

        尖銳的刀刃。

 

        一杯鹽水。

 

        都準備好以後,就可以開始準備進行遊戲了,在遊戲開始前,必須先幫娃娃取名字,再把娃娃切開,把裡面的填充物拿出來,並塞入白米以及自己的指甲,然後用紅線縫回去,紅線縫完後如果還有剩,不能剪斷,而是要纏繞到娃娃的身上。

 

        接著,遊戲進行的時間規定要在深夜三點才可以進行,雖然不知道這個時間有什麼意義,但傳說既然是這麼規定的,就必須這麼進行。

 

        遊戲開始時,要先對娃娃說三次「一開始是A(自己的名字)當鬼」,然後把娃娃放入裝滿水的容器裡。

 

        接著把家裡的燈全部關掉。

 

        將電視轉到黑白雜訊的畫面。

 

        接著閉上眼睛數到十,再張開眼睛。

 

        拿著刀子到裝娃娃的容器前方,說「找到B(娃娃的名字)了」,然後拿著刀子刺娃娃,並把娃娃拿出容器放到旁邊。

 

        刺完後,嘴裡含著鹽水,躲到家裡的密閉空間去,例如衣櫃、或是用棉被把自己蓋起來。

 

        要注意的是,移動時嘴巴裡必須含著鹽水,一直到躲好後才可以吐出來,如果移動過程中鹽水噴出來了,就輸了。

 

        躲藏好大約半小時後,必須要去把娃娃找出來,其實要躲多久才可以去找娃娃,在傳說中並沒有準確的說明,半小時或一小時都可以。

 

        但傳說中有提到,一定要在兩小時內結束這個遊戲。

 

        離開躲藏處去找娃娃時,嘴巴裡要再含入鹽水,不能灑出來。

 

        這時要注意,娃娃有可能不會在原本你放置他的地方,一定要在兩小時內找出來。

 

        找到娃娃後,先把杯子的鹽水潑到娃娃身上,再把口中的鹽水也噴在娃娃身上,並喊三次「我贏了」。

 

        等娃娃乾掉以後,必須要把娃娃燒掉並扔掉,如此一來才是完整結束了遊戲。

 

        在遊戲過程中,常常會有靈異現象的發生,例如娃娃的異位、電視畫面出現人聲或恐怖的影像、聽到躲藏處外面有其他聲響等等……其實這些現象都是正常的,畢竟這個遊戲,就是在召喚其他靈魂來到娃娃身上啊。

 

 

        我走到那張椅子前方,蹲下來端詳著那個娃娃:「或許被召喚到娃娃裡面的靈魂,就是我夢裡的那個女孩,她會託夢給我,就是要我幫忙來帶她離開這裡解脫吧……」

 

        「只有這個可能了,」老熊站在身邊說:「一群年輕人覺得廢墟比較恐怖,所以跑來這裡進行這個遊戲,他們可能是用手機代替電視機吧,結果過程實在太恐怖,所以他們就留下娃娃跑走了,結果被召喚來的靈魂只能困在娃娃裡面,困在這個屋子裡……唉。」

 

        這麼一想,其實在我眼前的娃娃蠻可憐的,我問:「那你怎麼打算處理?」

 

        「我們不是當初的遊戲者,所以就算我們把娃娃燒掉也沒有效果,我看還是拿去大師那裡好了。」

 

        「你是指小紅人事件的那位法師嗎?」

 

        「是啊,相信他會好好幫這小女孩回家的……」老熊拾起了娃娃,手在她的身上拍了一拍,娃娃身上馬上抖落不少灰塵。

 

        在那瞬間,我似乎看到老熊的眼裡露出了只有父親才有的慈愛……

 

 

        當老熊載著我跟娃娃下山時,已經是黃昏了,我跟老熊決定在山腳找一間便利商店解決晚餐再回市區。

 

        我們各自買了微波便當,當我跟老熊面對面在座位上用餐時,我忍不住跟老熊說:「老熊,你真的很適合當父親。」

 

        老熊從便當盒裡抬起頭,淡淡笑了一下:「怎麼說?」

 

        「從你平常在出版社裡對那些女孩子的方式其實就感覺的出來了,你簡直是她們的代理爸爸。」

 

        出版社內像陳希、謙慧、鶴瑩這樣的員工,雖然她們的頭銜是工讀生,她們也都只有在大學沒課或假日時才會來幫忙處理詭誌的編輯作業,但老熊給她們的待遇卻不輸外面的正職工作,而且她們的生活中若是需要任何幫助,老熊總會第一個叫我跟蘇羿去幫忙。

 

        再加上,剛剛老熊在拍娃娃身上的灰塵時,眼裡所流露的眼光……

 

      我繼續問:「老熊,你常常問我跟夜貓子的事,那你自己呢?你有打算組個家庭嗎?」

 

        「呵呵。」老熊低頭吃了幾口便當,像是沒聽到我的問題。

 

        我知道他完全不想回答,既然這樣我也沒必要自討沒趣,只好繼續吃自己的便當。

 

        直到老熊吃完便當,把紙盒丟入回收桶時,他才回了我一句話。

 

        「我有過女兒,也有過妻子,只是她們都離開我了。」

 

        關於老熊的私密過去,這是我第一次聽到。

 

        「其他人都不知道,你也別說出去。」老熊跑去買了兩杯咖啡,一杯遞到了我面前,「現在我只想把詭誌搞好,而不是去想過去的事。」

 

        我一笑:「老熊,你跟酒鬼真的是一樣的人。」

 

        「是啊,我們都經歷過一些事情,只是酒鬼在出事後,他把心力投入到寫作,而我則是投入到詭誌,還有大家身上……」老熊指的大家,就是所有員工們,我、夜貓子、酒鬼、笑笑還有那些女孩們……

 

        「你們還有一個相似之處,」我拿起咖啡,對著他一敬,「就是都很可靠。」

 

        「是嗎?但我的戰鬥力終究比不上酒鬼。」

 

        我跟老熊走出便利商店,兩人邊喝咖啡邊走向車子。

 

        但是當我們回到車上後,原本輕鬆談心的氣氛馬上消失了。

 

        因為放在後座的娃娃,竟然不見了。

 

        我跟老熊把車內找了一輪,但完全沒有發現娃娃的蹤影。

 

        她就這樣從車上離開了。

 

 

 

        回市區的車程上,老熊問我:「你覺得她會去找當時沒有遵守規則結束遊戲,把她拋棄在那裡的人們報仇嗎?」

 

        我想起女孩在夢中的身影,那水藍色的洋裝跟最後的哭聲……

 

        「我相信她不會這麼做的,她會離開應該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是什麼事情呢?

 

        我跟老熊都想不出答案。

 

 

 

 

        當晚,我又作了另一個夢。

 

        但是,這次的背景並不是在廢墟豪宅裡。

 

        而是在一間極為普通的公寓房間裡,一個男人正側身躺在床上睡覺。

 

        穿著藍色洋裝的女孩站在男人的旁邊,手上拿著一柄銳利的刀子。

 

        妳在幹嘛?我出聲問。

 

        女孩轉過頭來看我。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臉孔。

 

        上面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有拳頭的瘀青、利器切割過的刀傷,菸蒂的燙傷,還有充滿哀傷跟憤怒的眼神。

 

        當我跟她的眼神對到時,所有的一切也都透過眼神傳達過來了。

 

        我看到了,這個男人之前所對她做的事情……

 

        女孩的嘴唇抽動。

 

        謝謝你帶我離開那棟房子,她這麼說。

 

        我現在要報仇了。

 

        她說完後,拿著刀子的手跟著舉了起來。

 

        當刀尖刺入男人的身體時,我也同時驚醒了過來。

       

        同時我也明白了,原來她托夢要我幫她離開那棟屋子,是為了這個……

 

               

 

 

 

        來到詭誌出版社後,老熊已經比我先到了,他正在跟笑笑討論封面的主圖,我點頭跟他們打了招呼,走上二樓。

 

        夜貓子看到我走上來後,果然先發問了:「怎麼樣?昨天還有作那個夢嗎?」

 

        「沒有了。」我笑著搖搖頭,並一邊打開手機看起網路新聞。

 

        昨晚深夜發生了一起男子在公寓被刺死的新聞,媒體將這條新聞放上了快訊。

 

        看到新聞內容後,也證實了我想的果然是對的。

 

        在現場照片中的男子屍體打上了馬賽克,而縫著紅線的娃娃就躺在地板上。

 

        看來,比起玩遊戲召喚她,卻把她丟在廢墟裡的不負責任遊戲者,她一直痛恨的,是當初虐待她至死的人……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秋
  • 該不會老熊是她爸爸......
  • 沒有這個設定啦XD

    於 2017/08/06 17:48 回覆

  • 莉
  • ptt搶不到頭香來這邊踏個二樓
    又是詭誌好開心啊~~~~~~~~~~
  • 下禮拜會再更新喔!

    於 2017/08/06 17:47 回覆

  • 小蝶兒
  • 所以說,夢這東西,真詭異
  • 訪客
  • 有錯字歐 某個靈體打成零體了
  • 好的~

    於 2017/08/13 1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