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7250_1779769478764190_1997757268_o.jpg

 

        通常逛夜市的標準程序都是一手拿吃的,另一手拿飲料,一邊吃喝然後逛下一攤,每一個攤販都各買一點來吃吃看,遇到玩的攤販就停下來試試看可不可以贏個娃娃回家,我想每個人到夜市後,幾乎都是這麼做的吧。

 

        當然,還是有一些人不喜歡這種逛法,畢竟出來吃飯嘛,就應該找個地方好好坐下來,安靜、悠哉地享受食物,這才是用餐該有的條件。對這種人而言,夜市只是個打發時間買點心的地方,而不是首選的用餐地點。

 

        而我就是屬於這種人,對我來說,要兩手都捧著食物,一邊在擁擠的遊客群裡擠蹭,還要一邊注意下一攤要買什麼,對我來說真的是酷刑,這種一心多用的模式真的不適合我。

 

        還好,今天晚上跟我一起出來逛夜市的夜貓子,也是屬於這種人。

 

        這是我第一次跟夜貓子一對一單獨出來逛夜市。

 

下班時,當我開口邀約夜貓子的時候,心臟幾乎都快從嘴巴裡跳出來了,不過夜貓子倒是一臉冷靜:「好啊,那等等我們各自直接過去嗎?」

 

        我以為她會問我要不要帶鶴瑩一起,不過她並沒有提出,而是直接爽快地答應了。

 

        跟夜貓子一起在夜市裡行動,是件壓力非常大的事情,因為她的美貌與氣質,跟夜市完全不搭,她反而像是來夜市取景的玉女偶像,而我則是她的助理,當她一出現,夜市裡有大部份的男士眼光都停留在她身上,害我也備感壓力,我不敢跟夜貓子走太近,幾乎都維持著一大步的距離。

 

        我跟夜貓子先在一間有冷氣的小店簡單吃些小吃後,就開始在夜市裡隨意亂逛,不過許多攤販我們都是路過看看而已,前面說過了,我跟夜貓子都不喜歡一心多用的逛街模式。

 

        終於,我覺得有些口渴,所以跑去買了兩杯冬瓜檸檬,一杯給夜貓子,夜貓子接過泛著滿滿水珠的飲料杯,喝了一口說:「我好久沒逛過夜市了,像這樣偶爾來一下也不錯,下次我們帶鶴瑩一起來吧?」

 

        「嗯、嗯,好啊。」我邊吸著飲料邊點頭。

 

        「不過,」夜貓子把飲料捧在胸口,看著我問道:「今天怎麼會突然約我來逛夜市?是因為我上次說的那些話嗎?」

 

        夜貓子指的是上次「一人捉迷藏」事件中,她調侃過我的那段話,不過那只是原因之一,今天約夜貓子來這個夜市,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

 

        「是工作。」我說。

 

        夜貓子眉頭微皺,好像聽不懂我的意思。儘管講這些東西實在是很不浪漫,不過我還是說了:「是工作,我有一位讀者在這個夜市裡擺攤,就在更前面一點的地方,他說他最近遇到了一件怪事,想說給我聽,看我們有什麼意見。

 

        說完後,我等待著夜貓子的回答,本來以為她又會再調侃我一番,不過她卻問:「所以工作才是真正的原因嗎?因為你也想聽我的意見?」

 

        「這個……」我無法回答。

 

        到底我是真的想聽讀者的情報,或我是想跟夜貓子出來獨處,所以才用這個情報當藉口呢……我內心裡的答案到底是哪一個,我自己也完全沒有主意。

 

        「好了,你不要再煩惱了啦。」夜貓子也看出了我內心的掙扎小劇場,「看你這樣,我頭也痛了,走吧,你說你的讀者就在前面吧,他是賣什麼的?」

 

        「喔,他是賣沙威瑪的。」

 

        「就是外型很怪異的那個漢堡嗎?」

 

        「沒錯,就是都市傳說中的那個食物。」我說,「走吧,我帶妳去,妳要一份吃吃看嗎?」

 

        夜貓子苦笑著搖搖頭,看來她今晚的食量已經滿了。

 

 

 

        來到沙威瑪的攤子前方,還有幾組客人在等候餐點,老闆聖岱正在一大塊沙威瑪肉塊前面忙著切肉,他一看到我,就舉起刀子對著我打招呼:「風海大哥!我先把這幾位客人的做好,麻煩你們等一下喔!」

 

        聖岱是個極富活力的年輕小伙子,一開始他在我的粉絲專頁留言,說他剛好在新德市的夜市裡擺攤,叫我沒事可以去光顧,我因此而認識了他。

 

這個沙威瑪攤子是他退伍後的第一個創業工作,所以他特別珍惜,總是熱情十足地招呼每個客人,而且關於沙威瑪的都市傳說最近正火紅,他的生意也因此受惠,變得特別好。

 

而前幾天,他在我的專頁上留言,說最近碰上了一件詭異的事情,想講給我聽聽看……

 

「對了,風海。」夜貓子這時突然扔給我一個問題:「剛剛提到沙威瑪的時候,你說那是都市傳說中的食物,是什麼意思啊?連夜市食物也變成都市傳說了嗎?」

 

「咦?妳不知道沙威瑪的都市傳說嗎?」

 

「我對於都市傳說的瞭解可沒有你跟老熊那麽專業,而且夜市食物怎麼會變成都市傳說?」

 

「與其說是都市傳說,不如說是以假亂真的網路笑話吧……」

 

我開始跟夜貓子解釋,沙威瑪這個完全無厘頭、風格跟以往的故事完全不同的都市傳說。

 

        事情的一開始,是因為一位網友上網發文問:「沙威瑪的肉到底是什麼做的啊?」

 

        事實上,沙威瑪的肉塊是由許多調理過的雞胸肉一塊一塊堆疊而成的,所以看起來的模樣才會這麼奇怪,像一個又粗又壯的大岩層,就連我小時候看到沙威瑪,也以為那是某種生物或是奇怪的組織。

 

        而這篇無意間的發文,徹底觸發了網友的惡搞魂,許多人紛紛回應:

 

沙威瑪是一種生物,以前阿嬤家有養,小時候常常看到。

 

沙威瑪被切開後,隔天就會完全再生了。

 

沙威瑪中央有一個「沙威核」,只要不損害到沙威核,不管沙威瑪受到多少傷害,都可以再生。

 

        有人聲稱目擊過養殖沙威瑪的農場,甚至檢舉過黑心繁殖的商人。

 

        還有人繪製了沙威瑪的解剖圖跟生態圖。

 

        雖然都是惡搞的假消息,但佐證資料卻越來越真實,在這些以假亂真的惡搞訊息下,沙威瑪漸漸地變成一種真實的生物,牠會繁殖,有生命,有牠獨特的生態體系。

 

有趣的是,大家心知肚明這些消息都是惡搞的,但大家都假裝那是真的,如此就變成了一個風格迴異的都市傳說。

 

        聽我解釋完後,夜貓子沒有笑,反而是正經地盯著正在烘烤中的沙威瑪肉塊,說:「如果我是第一次看到沙威瑪的話,有可能會把這個傳說當真喔,畢竟它看起來真的就像是一個詭異的生物。」

 

        「是啊,如果一個人在對這個東西完全不瞭解的情況下直接碰觸這個傳說,說不定會當真呢。」我附和。

 

        我們之所以會把沙威瑪的都市傳說當成笑話,那是因為我們知道那是假的,我們清楚沙威瑪的真相,但如果是不知道的人呢?他會不會認為這傳說是真的?

 

        這樣一聊,聖岱已經幫最後一批客人結完帳了,現在攤子前面暫時沒有其他人在等候。

 

        聖岱手上拿著刷子沾上調味醬刷著沙威瑪,一邊跟我說:「風海大哥,抱歉讓你們等,啊,這位就是夜貓子姐姐吧!本人真的很漂亮,跟妳筆下故事的風格一模一樣!」

 

        看來聖岱也是夜貓子的忠實讀者,這番話讓夜貓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聖岱主動要請我跟夜貓子吃沙威瑪,我接受了,夜貓子則婉拒了,因為她的食量在今晚真的已經到極限了。

 

        我咬下聖岱請的沙威瑪堡,麵包的蓬鬆、烤雞胸肉的柔嫩、調味醬的香氣一下子充斥在口鼻裡,確實是好吃,不過也要馬上來談正事了,聖岱想跟我說的,到底是什麼事情?

 

        聖岱看了一下手錶,說:「時間也差不多要接近打烊了,他等一下也應該會來,我就簡單把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告訴你們吧。」

 

        「誰要來?」

 

        「聽我說完後你們就知道囉。」

 

聖岱說,那是在上禮拜,夜市準備打烊收拾時所發生的事情。

 

 

那天收攤時,烤架上所剩下的沙威瑪還剩蠻多的,聖岱非常注重品質,通常烤剩的肉都是自己回家當宵夜,絕不會隔天再賣,但今天剩的量實在是太多了,看著烤架上一大塊的沙威瑪,聖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他發現在稍遠的地方,有個年約七、八歲的小男孩躲在路燈後面偷偷看著這邊,聖岱之前就有看過那名男孩,在營業時,男孩常常會在攤子旁邊繞來繞去,但從沒有來買過。

 

        該不會是想吃可是卻沒錢買吧?聖岱這麼猜著,於是他便對男孩喊道:「喂!你想要吃沙威瑪嗎?」

 

        躲在路燈後面的男孩點了點頭。

 

        聖岱這時已經開始把剩下的沙威瑪從烤架上取下來,並對男孩說:「這些都是今天剩下的,如果你想要的話,就帶回去吃吧。」

 

        男孩聽到這段話,身體開始慢慢地從路燈後面移出來,接近聖岱。

 

        當男孩走到聖岱前方時,聖岱已經把剩下的沙威瑪包好,準備交給那個男孩了。

 

        好像是怕聖岱反悔,男孩開口用羞澀的聲音問:「真的可以給我嗎?」

 

        「當然囉!」

 

        「真的可以嗎?這樣的話,你明天還可以賣嗎?」

 

「當然還可以賣囉,如果你明天來的話,還可以吃到最新烤好的沙威瑪喔!」

 

聖岱把包好的沙威瑪交給男孩,並摸摸他的頭:「如果回家以後覺得好吃的話,以後再帶爸爸媽媽一起來買喔!」

 

        男孩點點頭沒有回話,然後直接抱著沙威瑪跑走了。

 

        「怎麼不說聲謝謝呢?算了,如果明天會帶家人一起來買就好了。」聖岱沒多想什麼,繼續收自己的攤子。

 

        但他沒想到,明天當男孩又出現在他面前時,卻是完全不同的情況。

 

        隔天,男孩並沒有帶家人一起來買沙威瑪,不過聖岱並不會在意這種小事,但是在收拾時,男孩又出現在路燈後面,他一樣遠遠地看著聖岱的攤子,不敢靠近。

 

        聖岱心想:該不會是昨天的太好吃了,害男孩今天也想吃,可是他真的沒有錢,所以又跑來偷偷地看吧,還好今天也剩蠻多的,就都給他吧。

 

        「哈囉!你還想再吃嗎?」聖岱開始把剩下的沙威瑪包起來,對著男孩喊道:「今天剩下的也可以給你喔!」

 

        但男孩並沒有靠近來拿,而是一直遠遠地躲在路燈後方,就算聖岱已經把沙威瑪包好準備給他,男孩還是一點靠近的意思也沒有。

 

        可能是昨天拿過了,所以今天不好意思再拿吧?

 

        「沒關係,不用害羞啦。」聖岱提著沙威瑪往路燈後的男孩走去,「今天的一樣可以給你,反正哥哥我也吃不了這麼多啊。」

 

        但隨著每一個腳步的接近,聖岱覺得男孩越來越詭異,因為男孩在路燈後的身影,似乎相當飄渺且模糊不清,就像是投影的幻象一樣。

 

        聖岱走到男孩面前,卻無法將手上的沙威瑪遞出去,因為他不知道,眼前的男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男孩站在路燈後的身體是半透明且輕飄飄的存在,完全不是實體。

 

        「弟弟,你……」聖岱剛開口說話,男孩已經先早一步開口。

 

        「你騙人。」男孩嘴裡吐出這三個充滿恨意的字,然後身影如風一般消失在路燈後方。

 

        聖岱提著剩下的沙威瑪,跟木頭人一樣呆站在路燈前方,若他不是詭誌的忠實讀者,恐怕完全無法接受這種事情吧。

 

        接著,男孩幾乎天天都會在打烊時出現,當聖岱接近,試著想問清楚男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時,男孩都會充滿恨意地說「你騙人」以後,消失在路燈後面,男孩反覆的這個行為,讓聖岱心裡很不好受。

 

        因為他不知道他到底是哪裡騙了男孩,而且他也很擔心男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通常人只有在死去以後,才會以那種狀態出現在別人面前吧……

 

 

        聽完事情經過後,我跟夜貓子都察覺這件事情並不單純,如果聖岱所說屬實,那麽男孩一定已經出事了,而且是因為「聖岱騙了他」,所以才出事的……

 

        「那個男孩,之前從沒有在你這邊買過沙威瑪嗎?」我問聖岱。

 

        「沒有,我沒有印象他有買過。」

 

        夜貓子在旁邊接著說:「那麽,那孩子有可能根本不知道沙威瑪到底是什麼。」

 

        我也說:「而且,那孩子應該是相信沙威瑪傳言的人。」

 

        「沙威瑪傳言?風海大哥你是指那個很好笑的都市傳說嗎?」本業是賣沙威瑪的聖岱,對這個都市傳說很清楚,「那個真的會有人相信嗎?」

 

        「對方只是小孩子,而且他從來沒買過沙威瑪,所以他有可能一昧地相信那個傳說。」

 

        「但那只是個惡搞的網路笑話啊!」聖岱說完後手一攤,他不相信真的有人會聽信那種誇張的網路謠言。

 

        「現在網路跟智慧型手機每個人都有,垃圾新聞也到處都是,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可以清楚分辨跟查明是非的腦袋。」夜貓子說出最關鍵的重點。

 

        現在的資訊氾濫,真真假假的新聞滿天飛,正常的大人懂得查辯,而不正常的大人跟小孩子就有可能全部都信。

 

        「如果那孩子相信沙威瑪傳說的話……難怪他會問你『明天還可以賣嗎』這個問題了。」我說:「因為他以為你是靠同一個沙威瑪不斷再生來賣的,所以你把沙威瑪送給他,就代表以後都不能再賣了,而他所說的『你騙人』,應該是他發現剩下的沙威瑪帶回去以後無法再生,所以他覺得你沒有把真正的沙威瑪給他吧……」

 

        聖岱聽得目瞪口呆,賣了這麼久的沙威瑪,他想必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晚點那孩子出現的話,由我來負責跟他對話吧?」夜貓子開口提議道,或許那孩子聽到夜貓子溫柔的聲音後,可以放下警戒,跟我們說出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贊同這個作法:「我覺得這樣做比較好,等等就由夜貓子處理吧。」

 

        「好吧。」聖岱整個人完全洩了氣,「我完全沒想到會有這種事情,如果真的是我害了那位男孩……」

 

        我將手拍向聖岱的肩膀,以防他越想越負面:「不管那孩子出了什麼事情,絕對沒有你的責任,沙威瑪是不會傷害人的,一定是有人另外傷害了他,夜貓子會跟那孩子問出真相的。」

 

        明明是認真的想幫聖岱打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番話講出來連我都覺得有點奇怪。

 

       

夜市的打烊時間到了,聖岱收著自己的攤子時,我跟夜貓子一直陪在旁邊,注意著男孩有沒有出現。

 

        當男孩出現時,夜貓子打了個手勢,要我跟聖岱都留在原地,她自己一個人過去跟男孩對話。

 

        我跟聖岱目送著夜貓子走向路燈後的男孩,男孩的身影就跟聖岱所描述的一樣,半透明狀的幻象,很明顯不是活人……

 

        夜貓子走到男孩前方後,她蹲下來,眼神跟男孩的視線保持著平行,低語跟男孩說了幾句話。

 

        雖然聽不到他們的對話內容,不過從男孩頻頻點頭跟露出微笑的情況來看,夜貓子已經取得他的信任了。

 

        最後,男孩轉身往後面跑去,模糊不清的身影即將消失在巷子裡時,夜貓子又馬上跟我們打了手勢,叫我們快點跟著。

 

        我馬上跑過去跟在男孩身後,聖岱也丟下攤子跟著跑,夜貓子則在最後面跟著小跑步,我們三個人就這樣跟在男孩的模糊身影後方,穿梭在夜市旁的巷弄裡。

 

        我問夜貓子:「剛剛你們說了些什麼?」

 

        「我只是叫他不要怕,聖岱絕對沒有騙他,他選擇相信我,然後他說現在要帶我們去他家。」夜貓子從最後面答覆我。

 

        或許到男孩的家後,就能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吧……

 

        跟著男孩的身影跑,我們停在了一幢非常破爛的鐵皮小屋前方,男孩的身影閃進小屋內,消失了。

 

        我們三人站在屋外,鼻子已經可以聞到異常的臭味,我在心底直呼大事不妙,相信另外兩人想的也跟我一樣。

 

        「剛剛那孩子跟我說,他叫小治……」夜貓子這時跟我提醒那男孩的名字。

 

        「我知道了。」我伸出手,敲了兩下鐵皮屋的門,「……有人在嗎?」

 

        「誰?」屋內傳來一聲異常沙啞的男性聲音,接著是許多物體的碰撞聲,像是有人在屋內邊走邊撞倒東西,接著門打開了,一個滿身酒味、眼神充滿惡意的男子打開了門,他瞪著我們三人,問:「你們是誰?幹嘛?」

 

        我問:「小治在裡面嗎?」

 

        「他喔!他在裡面啊!你們是誰?又是社工嗎?」

 

        「他還好嗎?」聖岱在我身後探頭探腦的,他相當心急於要確認小治的狀態。

 

        男子粗魯地回道:「我哪知道他好不好,他好幾天都不說話一直躺在那裡睡覺,明明只是處罰他一下而已,結果他就給我這個死樣子……」

 

        聽到男子這番話,聖岱的臉色整個轉為鐵青,而站在門口的我,已經可以看到在屋子內的某張棉被底下,露出了發黑的小小四肢……

 

        「夜貓子,妳可以先報警嗎?」我說。

 

夜貓子一拿出手機撥電話,男子馬上大發雷霆:「報警?媽的你們到底是誰啊?報警幹嘛?想幫我管教兒子嗎?」

 

        「你兒子已經死了!」我厲聲說道。

 

        「才沒有!我只是處罰他!」男子沙啞的聲音生起氣來像是木乃伊在嚎叫。

 

        聖岱的表情已經從青轉紅,憤怒的情緒也衝上了他的頭頂:「你憑什麼處罰他?他上禮拜去夜市拿我賣剩下的沙威瑪回家,也是為了給你吃吧!」

 

「那小鬼!上禮拜帶了一堆肉回來,說什麼這些肉會一直長出來,這樣就不用再花錢買飯吃了,結果那些肉根本就沒有再長!呸!敢騙我!所以我就處罰了他而已!他才沒死!」男子突然用力推開我,揮著雙拳往聖岱揍去,「原來那些肉是你的!你跟那小鬼聯手把我當白癡耍是吧!」

 

        我的身體在沒有準備的狀況下被男子用力一推,整個人飛到了兩公尺之外,只能眼睜睜看著男子的拳頭往聖岱的臉上揍去。

 

        但聖岱彎腰快速地閃過男子的拳頭,然後由下而上,一連串的勾拳攻勢往男子的腹部、胸口、下巴攻擊,在那瞬間,我甚至無法算清楚聖岱到底揮出了幾拳,只聽到數聲擊中的聲音,然後男子往後一仰,摔回了鐵皮屋裡面,雙眼一翻,陷入了昏迷。

 

        而聖岱仍站在原地,維持著拳擊手的警戒動作,殺氣騰騰地瞪著躺在屋內雜物上的男子。

 

        剛剛聽到男子的大罵後,事情的全貌已經很清楚了。

 

        小治聽信了沙威瑪的都市傳說,而去跟聖岱要了剩下的沙威瑪回家給自己不正常的父親,但沙威瑪並沒有再生,小治的父親認為自己被欺騙了,而懲罰了小治,但卻不小心把小治打死了而不知道……無辜的孩子,跟不正常的大人,都在這個都市傳說裡湊齊了,接著變成了這齣悲劇。

 

        而這起悲劇的事件,在警車跟救護車的聲音逐漸逼近之中,也將落幕了……

 

 

 

跟警方作完筆錄後,聖岱不停對我跟夜貓子道歉,因為他沒想到這件事的背後真相竟然這麼殘忍跟可怕,而他也說,他會負責小治的所有身後事,不然的話,小治真的太可憐了……

 

        我跟夜貓子都要他放寬心,不需要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並約好以後會帶詭誌的其他同事一起來光顧他的沙威瑪。

 

        當我跟夜貓子回到夜市的停車場後,已經是深夜了。

 

        因為夜貓子是開車,而我只有摩托車可以騎,所以我們是各自來到夜市的。

 

        我陪著夜貓子走回她的車子旁邊後,我充滿歉意地說:「真是抱歉……沒想到第一次跟我出來逛街就讓妳遇到這麼可怕的事情。」

 

        「還好吧,我已經習慣了。」夜貓子打開她的車門,「跟你走在一起,如果沒有出事,那才是最奇怪的吧。」

 

        「那……」我幾經思考後,還是決定問出口:「下次還可以約妳一起來逛街嗎?」

 

        夜貓子直率地說:「那當然,不是跟聖岱約好以後還要再去找他的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我是說……

 

        「嗯?」夜貓子已經坐上車,並將車子發動了。

 

        「不,沒有……開回家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喔。」我說。

 

        「你也是。」夜貓子對著我一笑:「明天見,晚安。」

 

        然後她關上車門,透過車窗,她對著我揮手道別,將車子駛離了停車場。

 

        我跟傻子一樣站在空蕩的停車場中,內心裡百感交集。

 

 

 

        唉,算了……

 

        今天遇見了這麼可怕的事件,告白還是等下次吧……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晴空
  • 頭香!
    這陣子把先前的文章都大概看過一次了
    很喜歡攤大的敘事手法
    這是第一次留言~
  • 謝謝你的第一次,我的敘事就是盡可以接近大家的生活而已啦XD

    於 2017/08/13 12:54 回覆

  • jspout
  • 我是從家用電話那篇開始看的,最近把詭誌跟異數系列,用欲罷不能的氣勢看完了。紅點那篇時,還對簡婕的結局感到遺憾。現在看到他跟夜貓子…,哈哈哈,希望有好的發展。

    看到標題是沙威瑪時,還以為真的是要寫沙威瑪被吃掉後的怨靈之類的故事(畢竟新德市出現什麼都不奇怪 XD),卻沒想到是這樣令人心酸的安排
  • 一開始也有想過奇幻的發展劇情,不過還是把劇情寫的比較接近現實,畢竟都市傳說都是現實的...

    於 2017/08/13 12:55 回覆

  • 訪客
  • 差點以為沙威瑪是人肉做的XD
  • 大腿肉XD

    於 2017/08/13 12:55 回覆

  • 全部
  • 哦哦哦!!!

    最近攤大的故事開始出現愛情成分作為點綴了!!!
  • 只是那不是我擅長的地方,所以還需要加強...

    於 2017/08/17 22:05 回覆

  • kiki
  • 其實我比較想看酒鬼跟風海擦出火花XD(被打
    不過夜貓子也可以
  • 不要這樣啦,風海跟酒鬼很奇怪耶XD

    於 2017/08/17 22:04 回覆

  • Skylar
  • 我為什麼會這麼喜歡看攤大的文
    ㅠㅠ......❤️
  • 希望以後的故事也會讓大家持續愛上XD

    於 2017/08/21 00:02 回覆

  • 夏止
  • 總算要告白了嗎WWWWWWWWW(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喂
    之前我真的差點相信了,信好我覺得有點扯所以看了留言就了解了OTZ
  • 喂,不可以輕易被網路謠言動搖啊XD

    於 2017/08/25 15: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