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60820_1905404912867312_1926864772_o.jpg

 

        雖然我還沒進入記者會會場,但是從旁邊的停車場內停滿的車輛來判斷,就可以知道收到記者會門票的不只有詭誌出版社,還有好幾間知名媒體跟雜誌,遊戲公司為了這次的宣傳,真的在媒體上下足了工夫。

 

        看來在今天的記者發表會中,我們詭誌出版社只是小咖而已。

 

        一踏進會場的大門,我還沒找到位置坐,就已經好幾次停下腳步來跟朋友打招呼,這些朋友有些是各種領域的作家,有些則是知名的Youtuber或是實況主,詭誌都跟他們有過簡單的合作。

 

        我一邊跟這些朋友打招呼,一邊尋找酒鬼的所在。

 

        果然,酒鬼一個人獨自坐在邊邊的座位上,我閃過人群,飄到酒鬼旁邊坐下了來:「嗨,我到囉。」

 

        酒鬼「嗯」了一聲來回覆我,這已經是他最友善的表達方式了。

 

        「我一直擔心你會不會來,看到你出現真是太好了!」我說,「老熊要我在發表會結束之後,寫一篇文章給他,你想幫我嗎?」

 

        「不想。」酒鬼直接地說,並在嘴角處微微泛出冷笑,「我今天只是想來看看,現在的廠商可以把手機遊戲做的多爛而已。」

 

        一聽到酒鬼這麼講,我大致明白他的意思了:「所以你是來看笑話的嗎?」

 

        「目前還不知道是不是笑話,雖然機率只有千分之一,但說不定這是一款好遊戲。」酒鬼雙手抱胸,一副就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的確,在智慧型手機開始普及之後,無意義的課金手遊越來越多,相同題材或相同模式的遊戲也不斷推出,但大多都是換湯不換藥,招牌上打的是全新遊戲,但事實上只是換個模組再推出而已。

 

        特別是三國題材的遊戲,已經多到數不清了,眾遊戲公司可能真的要搞到三國英靈群起顯靈抗議的那一天,才會停止開發三國題材的遊戲。

 

        眼看發表會就要開始,各家媒體也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攝影機、錄音筆等器材通通預備好了,每個人都專心準備應戰。

 

        除了我之外……畢竟老熊已經說過了,他不會管我的業配文內容寫什麼,回去後隨便寫一寫應該都可以過稿。

 

        在發表會開始前一分鐘,一位實況主跑到我身邊坐下,我認出對方的身份後,用手肘輕輕頂了一下他,問:「喂,你很期待吧?」

 

        「當然囉!國內已經很久沒有本土公司推出恐怖遊戲了。」對方調整了一下頭上所戴的毛線帽,表情十分開心。

 

        他叫毛球,是專門直播恐怖遊戲的實況主,因為每次直播他都會戴著不同顏色的毛線帽,所以暱稱便叫做毛球,詭誌也曾經邀請他寫過幾篇恐怖遊戲的介紹,所以還算熟識。

 

        遊戲的發表會正式開始了,在氣勢磅礴的音樂聲中,一名身穿亮色西裝、梳著耀眼光彩油頭的男子走上舞台,他自我介紹道:「各位嘉賓大家好,我是JEFF,是KILLSWITCH這款遊戲的製作團隊組長,真誠的歡迎大家可以來到這場發表會。」

 

        JEFF的聲音聽起來極富磁性讓人舒服,感覺起來是個專業講師,而不是做遊戲的。

 

        一些客套的開場白結束後,螢幕上開始播放遊戲公司的介紹,包含之前曾推出過的一些遊戲等等,不過多數都是從國外代理進來的遊戲,今天所發表的KILLSWITCH,是這間公司第一款由本土團隊所製作的遊戲。

 

        介紹完遊戲公司後,便要進入正題了,那便是今天將正式發表的遊戲:KILLSWITCH

 

        螢幕的色調一換,轉為黑暗透著點暗紅色,遊戲標題KILLSWITCH以可怕的字樣浮現出來,接著,是一個穿著學校制服的孩子,蹲坐在教室角落的圖案,看起來十分孤獨可憐,原來這正是遊戲的開頭。

 

        配合著螢幕的演示,JEFF也開始講解遊戲內容,遊戲的色彩跟風格有點類似前陣子相當火熱的本土恐怖遊戲「返校」,整體色彩以灰色調為主,不過遊戲方式卻是截然不同。

 

        因為KILLSWITCH是一款模擬校園生活,並搭配恐怖題材的沙箱遊戲。

 

        聽到這裡時,坐我旁邊的毛球忍不住說:「該不會是類似『屍體派對』那樣的遊戲吧?哇……

 

        聽得出來毛球應該是屍體派對的粉絲,不過我很想提醒他,屍體派對並不是沙箱遊戲。

 

        我問酒鬼:「酒鬼,你覺得怎麼樣?」

 

        「對於遊戲我還沒有意見,不過我很討厭站在台上講話的這個傢伙。」酒鬼瞪著台上的JEFF

 

        我不知道酒鬼討厭他哪裡,我也不敢多問,只好繼續聽JEFF講解遊戲的內容。

 

        遊戲名稱既然為KILLSWITCH,中文為殺戮開關,那麼遊戲內容一定會跟暴力、死亡有關,在JEFF的講解下,我終於理解為何遊戲會取這樣的名稱了。

 

        沙箱遊戲的代表作正是鼎鼎有名的「俠盜獵車手」,而KILLSWITCH跟俠盜獵車手一樣,擁有極高的自由度,玩家可以自行設定角色的性別、名字、性格及各種外觀,並在校園裡自由移動,展開校園裡的虛擬生活。只是在這款遊戲中,玩家無法像「俠盜獵車手」那樣為所欲為,想殺人就殺人,畢竟玩家的角色只是學生。

 

        玩家在校園內會接到許多支線跟主線任務,例如需要加入社團、幫班級解決困難、或是追女孩子等等,都是很常見的校園任務。

 

        接下來才是遊戲的重點。

 

        玩家除了要完成各種任務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從霸凌者的手中逃生。

 

        學校內有一些很恐怖的NPC角色會在校園內實施霸凌,霸凌的對象可能是玩家,也可能是其他NPC

 

        這些角色橫行校園,有時會在校園的場景看見一灘血跡或是其他學生的屍體肉塊,都是這些霸凌的角色所幹的好事,他們在校園內簡直無法無天。

 

        當這些角色接近時,背景音樂會換成驚悚風格的配樂,畫面色調也會跟著轉變,提示著玩家必須趕緊逃命,不然會遭遇到非常殘忍的霸凌手段。

 

        玩家可能會被綁在走廊上抽打,或是被裝在紙箱內從樓梯往下丟等等,都是極為殘暴的手法。

 

        如果真的不幸被這些人抓到並被霸凌,還是會有一些回饋的,當玩家每遭受到一次霸凌,角色便會累積能量,當能量累積到極限時,就會觸發殺戮開關。

 

        玩家的角色在殺戮開關觸發後,會變成全校園最強的角色,這時玩家可以使用任何武器或任何殘忍的方式,殺死霸凌玩家的那些NPC,也可以把學校內的師生殺的一個不剩。

 

        遊戲的介紹來到尾聲,JEFF用他那聽起來令人舒服的磁音講解著極為誇張的遊戲內容:「但遊戲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要玩家觸發殺戮開關,一旦玩家將校園內所有人都殺光後,遊戲將會強制關閉,存檔及遊戲本身也會自動刪除,不管玩家使用的是手機、平板或電腦,都是一樣的。」

 

        我感到相當驚訝,因為這遊戲竟然跟都市傳說中的蘇聯遊戲有一樣的型態,都是一次性的遊戲,而我旁邊的毛球則是低聲提出疑問:「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設定?所以這遊戲只能玩一次嗎?」

 

        JEFF接下來的解說剛好回答了他:「之所以會有這種設定,是想要告訴玩家,殺戮並不是正道,殺戮的盡頭終究還是黑暗跟絕望,比起殺掉其他人,依照遊戲的提示來逃亡並成功存活到畢業,這才是遊戲真正破關的方式。」

 

        JEFF的說法聽來,這款遊戲會有兩種結局,當玩家在面對霸凌的暴力時,要一直逃亡直到畢業,才是HappyEnd,如果因為霸凌次數太多而引發殺戮,便是BadEnd,而且BadEnd會引起遊戲自主刪除……

 

        最後,JEFF下了總結:「這是一套注重學校霸凌問題,以及青少年暴力文化的新型態恐怖遊戲,我相信KILLSWITCH推出後,它將成為新的遊戲里程碑。」

 

        語畢,台下響起少許掌聲,而沒鼓掌的人則跟我一樣,呆坐著不曉得該作何反應,因為這遊戲的內容確實大大出乎我們預料之外。

 

        毛球問我:「風海,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覺得他剛剛說什麼探討霸凌問題跟什麼文化的有點唬爛,其實這遊戲沒什麼教育意義,頂多創意蠻新穎的。」我老實回答。

 

        JEFF下台後,又一位遊戲公司的人跑上台來:「各位嘉賓今天特地過來,當然還是有禮物要送給大家囉!」

 

        一聽有禮物,台下一片歡呼,我也相當好奇禮物是什麼。

 

        KILLSWITCH預計一個月後將正式在各手機平台上架,不過今天與會的各位,都可以搶先遊玩體驗!各位的門票還留著嗎?門票上的序號其實就是封測帳號,各位只要到我們遊戲官網輸入這組序號,便可以搶先下載體驗,不過一組序號只能使用一次,請各位注意。」

 

        這番話一說完,台下又是一陣驚呼,已經有不少人拿出手機在輸入序號了。

 

        毛球的手腳更快,他一下子就將遊戲下載完畢,驚喜地對我說:「真的耶,可以馬上下載來玩!風海你下載了嗎?」

 

        「我……我回家以後再下載好了。」我說,但其實我不太想玩這款遊戲。

 

        我瞄了一下旁邊的酒鬼,他果然也是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台上的主持人此時宣佈遊戲發表會結束,會場後方有餐點跟飲料可以自由取用,所有人一聽到有吃的就馬上離開椅子往後面移動了,畢竟招待的免費食物總是最好吃的。

 

      毛球也咻一下從我身邊消失,到後面拿食物去了,我問酒鬼:「要去吃一點東西嗎?」

 

        酒鬼搖搖頭,直接起身往出口處的方向走去,看來這場發表會對他來說,是無聊到了極點吧。

 

        我在餐點區找到毛球,問他今天晚上會不會直播,他興奮地答道:「一定要的啊!我打算今天晚上直接破關,而且全程直播給大家看,你會收看嗎?」

 

        「明天我還要上班,我還是等早上再去你的頻道看錄影好了。」我說。平常沒事時,我也會去看毛球的頻道,他有一些玩恐怖遊戲的影片真的是又好笑又嚇人。

 

        我喝了幾杯飲料,跟其他朋友簡短聊幾句後,也先離開了會場。

 

 

 

        回到家後我馬上開始寫KILLSWITCH的感想文,文章中我簡短介紹了它的遊戲方式及特色,但既然是業配文,多少要寫一些好聽的話。

 

        KILLSWITCH的確是一款新型態的獨特恐怖遊戲,他的恐怖不是來自於鬼怪或血腥,而是來自於這個時代青少年的霸凌問題,及被害者忍無可忍的暴力,這也是這款遊戲要帶給每位玩家的啟示。」

 

        最後我打上了這行結尾,便把文章傳給老熊。

 

        文章寄出後,我拿出KILLSWITCH發表會的門票,思考了一會兒。

 

        然後我下了決定,那就是把門票丟到垃圾桶裡。

 

        不知道為什麼,我完全不想下載這款遊戲,就算真的要玩,等封測結束後再下載來玩也不遲。

 

        睡前,我對毛球發了訊息:「直播加油喔,我明天早上再看,晚安啦!」

 

        毛球則回傳:「正要開始呢,祝我今晚觀眾破萬吧!晚安!」

 

        發完訊息後,我把手機放到床頭櫃上,關掉了房間的燈。

 

        而另一方的毛球正要開始他的精彩直播。

 

        這時的我們兩人都還不知道,今晚的直播對毛球來說,將成為一場恐怖的惡夢。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