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81504_1976979195709883_1142686138_o.jpg

 

        老熊一進到夜貓子家裡,兩手就不斷摩擦,並不停往手裡吹氣,可以看出外面的氣溫有多低。

 

        老熊邊取暖邊環視著夜貓子家,說:「哇,妳家的擺設變了好多,我真的是太久沒來了。」

 

        夜貓子將剛剛泡好的咖啡端到老熊面前:「老熊,先喝吧,你全身都在抖。」

 

        坐在夜貓子旁邊的我也說道:「對啊,你先讓身體熱一下,再跟我們說結果。」

 

        今天晚上不知道怎麼搞的,氣溫開始劇烈下降,若是再低個幾度,平地可能就會下雪了。

 

        不過就算現在的氣溫再低再冷,也比不上我們現在所面對的情況……

 

        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座寒峻且充滿謎霧的高山,必須爬過才能知道真相。

 

        老熊拿起咖啡,喝了兩三口,氣色總算紅潤起來,我問道:「老熊,警方那邊有查到什麼嗎?」

 

        老熊放下咖啡杯,緩緩地搖了搖頭,說:「沒有。」

 

        「什麼都沒有嗎?」我身邊的夜貓子問。

 

        「也不是什麼都沒有,應該也算是有,可是又什麼都沒有。」老熊像在玩字謎一樣,我聽的一頭霧水。

 

        「啊,老熊你來了。」二樓傳來了腳步聲,鶴瑩從樓梯上探出頭來。

 

        「鶴瑩,」夜貓子問:「小蘋睡了嗎?」

 

        「還沒,不過她很乖,已經在床上躺好了,我有叫她不會亂跑,應該等一下就睡了。」鶴瑩走下樓來,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然後看向老熊,她關心的重點跟我們一樣:「警察有查出佩蓉姐的下落了嗎?」

 

        今天中午,小蘋穿著血衣出現在出版社門口後,佩蓉姐就像失蹤一樣,完全沒半點消息。

 

        她最後被人目擊到的地點,是今天早上在醫院,有醫護人員看到她開車來接小蘋回家,而中午時小蘋就出現在我們出版社門口,佩蓉姐也沒有回到家,車子不知下落。

 

        因此可以推斷為:佩蓉姐跟小蘋在開車回家的路途中遇上了意外事件,有人因此受了傷,血噴灑到小蘋的衣服上,以小蘋衣服上的血量來判斷,傷者如果沒有馬上接受輸血跟醫療照顧的話,生存機率非常渺茫,而更糟的是……這個受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佩蓉姐。

 

        在這場不明的意外發生後,受傷的佩蓉姐失蹤了,而小蘋卻不知道以何種方式來到了我們出版社門口,之後我們馬上報案,並帶小蘋去醫院檢查,還好小蘋的身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夜貓子也聯絡到佩蓉姐在國外工作的老公,他說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台灣,在找到佩蓉姐前,夜貓子會暫時照顧小蘋。

 

        不過究竟小蘋是如何走到出版社門口?又是從哪裡走來的?這點正是老熊準備告訴我們的。

 

        「老熊,你不要再藏謎語了,快跟我們說吧。」我焦急地問:「監視器到底有沒有拍到東西?」

 

        我所指的監視器,就是詭誌出版社外面所架設的路口監視器,如無意外,它應該會清楚拍下小蘋來到出版社外的過程。

 

        而老熊在新德市的人脈廣關係多,在警界也有朋友,他剛剛正是去警局看監視畫面,並詢問關於佩蓉姐失蹤的相關情報的。

 

        「有拍到東西。」老熊總算給了明確的回覆,但下一秒所說的話又開始模糊了:「但是那畫面實在太奇怪了,我跟警察都不知道該怎麼解讀。」

 

        「到底拍到了什麼?」

 

        老熊拿出手機放到桌上,開啟了一段影片檔,說:「我有錄下來,你們自己看吧。」

 

        我、夜貓子、鶴瑩一起伸長了脖子,在老熊的手機螢幕上觀看監視器的影片。

 

        影片中正是詭誌出版社外面的路口,出版社門口正好在拍攝範圍內,可以看到有許多行人來來去去。

 

        接著,小蘋出現了。

 

        但她並不是一個人出現的。

 

        看到跟小蘋一起出現的人,我驚呼:「是昨天晚上那個西裝男!」

 

        西裝男牽著小蘋的手,背對著鏡頭出現在畫面上,他們跟許多路人擦身而過,但那些路人彷彿看不到西裝男跟小蘋,明明小蘋身上的衣服沾滿了血,卻沒有人多看一眼,或是停下來關心一下。

 

        西裝男就這樣牽著小蘋,如行走在另一個世界般,走到了詭誌出版社的門口。

 

        然後,西裝男低頭似乎在對小蘋說話,並伸手指了指出版社裡面,這一串的肢體動作像是在對小蘋說:「去找他們。」

 

        西裝男接著放開了小蘋的手,緩步走出了監視器的畫面,把小蘋留在原地,其他路人這時總算對小蘋有了反應,他們開始對小蘋指指點點,而我在沒幾秒後就從出版社的門口跑出來,夜貓子等人也跟著出現在畫面上,接下來的事情就大家都知道了。

 

        看著這段畫面播完,我們三人都啞口無言,老熊兩手一攤:「所以我剛剛才那樣說,因為有拍到畫面,可是卻不知道如何解釋。」

 

        是西裝男帶小蘋來的……那麼,佩蓉姐的失蹤,跟小蘋身上的血跡,也是西裝男搞的嗎?

 

        夜貓子換了個方向問:「關於佩蓉的車子,警方查到了嗎?」

 

        「他們說還在努力,路口監視器雖然有拍到佩蓉開車離開醫院,可是過了兩個路口以後,就追不到影像了。」老熊話鋒一轉,突然問道:「對了,小蘋的狀況呢?她有告訴你們事情經過了嗎?」

 

        「嗯,或許是驚嚇過度吧,除了一些簡短的回答外,她都不願多說話。」剛剛一直在照顧小蘋的鶴瑩看起來非常沮喪,畢竟在這起事件發生之前,小蘋可是常常跟鶴瑩撒嬌的。

 

        「唉,如果小蘋願意敞開心門,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們就好了……」老熊拿起咖啡一口氣喝完,或許他希望咖啡因可以刺激一下腦袋,讓他理出事情的真相,老熊把咖啡杯放回桌上後,對著我問:「風海,你對於這起事件,有頭緒了嗎?」

 

        「沒有,目前的發展整個亂七八糟。」我坦然地說,「首先是那個西裝男,我們先假設,他昨天晚上把小蘋帶走是為了要傷害或綁架她,可是卻被我們攔截,所以他選擇今天再次下手,攻擊了從醫院離開的佩蓉姐跟小蘋……可是這樣就很奇怪了,他為什麼在攻擊過後,要把小蘋帶到我們這邊呢?小蘋不是他的目標嗎?」

 

        除此之外,還有一堆謎團,西裝男的真實身份,以及他為什麼要攻擊佩蓉姐還有小蘋,這一切都還沒有答案。

 

        「會不會,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佩蓉?」夜貓子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昨天晚上為何要把小蘋帶走?這完全沒有意義。」我否定了夜貓子的推論,結果夜貓子瞪了我一眼。

 

        老熊插入話題,以防我跟夜貓子吵起來:「好啦,現在的線索還太少,勉強推理只會得到糟糕的結果,你們小倆口可不要鬥起嘴來。」

 

        下一秒,老熊的手機響起,他拿起手機看到來電者後,眉頭一縮,整張臉突然緊繃起來。

 

        一看到老熊的表情,我們都知道這通電話非同小可,我問:「老熊,是誰打來的?」

 

        「是我在警局的朋友,他會打給我就代表警方的搜查有進展了。」

 

        老熊站起身來,走到廚房去接聽這通重要的電話。

 

        我、夜貓子、鶴瑩則在客廳裡看著老熊講電話的背影,三人都在心中努力祈禱,希望老熊等一下轉過身來所說的,會是好消息。

 

        雖然老熊在廚房講電話時有刻意壓低聲音,但我們還是斷斷續續地聽到了幾個句子。

 

        「在哪……找到了?是嗎……血跡……真的?好、好,辛苦了……

 

        聽起來,警方似乎已經找到佩蓉姐了。

 

        夜貓子跟鶴瑩都戰戰兢兢地等待,夜貓子將兩手交錯疊在大腿上,不斷搓弄著手指,我很少看到她這麼不安。

 

        我將自己的手放到夜貓子交疊的手掌上,安撫道:「別擔心,一定沒事的。」

 

        但夜貓子的眼神黯淡無光,彷彿已經拋棄了希望,她看向我,用冷冷的聲音說:「如果是好消息,老熊早就說了。」

 

        我被夜貓子冰冷現實的言語打醒,也對,如果佩蓉姐平安無事,老熊早就轉過身跟我們宣佈了,但他現在仍壓低著語氣在講電話,深怕對話內容被我們聽到。

 

        終於,老熊放下手機,大喘一口氣後轉過身來,面對我們三個人的目光,身經大風大浪的他也顯得頗為緊張。

 

        我們都不作聲,靜待著老熊開口。

 

        老熊晃了一下手上的手機,說:「我朋友說,佩蓉的車子找到了,停在郊區的產業道路上,駕駛座上有很多血,警方目前還在車上蒐證……

 

        「老熊,」夜貓子單刀直入,直接問重點:「他們有找到佩蓉嗎?」

 

        「佩蓉……」老熊不斷將手機放在手裡旋轉著,這個不安的肢體動作基本上已經告訴我們答案了,但我們還是要親耳聽到才能確定。

 

        「警方他們說……

 

        老熊正要說下去,我們都屏息凝聽時,鶴瑩卻突然站起來,對著樓梯上呼喚:「啊,小蘋!」

 

        原來小蘋不知何時默默地站在樓梯上,看起來正準備要下樓。

 

        小蘋聽到鶴瑩的呼喚後,便小跑步跑下樓梯,來到鶴瑩面前。

 

        鶴瑩直接把小蘋抱起來,摸摸她的額頭說:「怎麼還沒睡?要姐姐上去陪妳嗎?」

 

        夜貓子也轉換情緒展露出笑容,親切地問小蘋:「還是肚子餓了?要不要夜貓子姐姐泡牛奶給妳?」

 

        小蘋搖了搖頭,伸出手指向門口。

 

        「媽媽說她來了。」

 

        當我們都還沒理解小蘋所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時,門鈴聲在這霎那間響起,有人按了夜貓子門口的電鈴,而這門鈴聲像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開關,凍結了我們的所有動作及聲音。

 

        「媽媽來了。」小蘋又說了一遍,她的手仍指著門口。

 

        但我們四個大人仍是一片沈默,沒有人說話,沒有人有動作。

 

        因為這狀況實在太突然太詭異了。

 

        佩蓉姐……現在在外面?

 

        為了打破這片死寂,我朝門的方向喊道:「是誰?」。

 

        但按電鈴的人沒有回應。

 

        我再問了一次,門外的人仍舊不出聲。

 

        我看向夜貓子跟鶴瑩,她們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夜貓子家的門口沒有對講機跟鏡頭,平常都只能透過門上的防盜眼來看訪客是誰。

 

        「我去看看。」我站起來走到門前,這時老熊急忙地從廚房裡跑出來,他抓住我的肩膀,在我耳邊用極細小的耳語跟我說:「風海,你先別開門,這不對勁。」

 

        我用眼角餘光看了一下坐在鶴瑩腿上的小蘋,因為我不想讓她們聽到我跟老熊的對話,因此我也用極小聲的音量問老熊:「老熊,你老實跟我說,佩蓉姐有沒有可能站在外面?」

 

        「不可能。」老熊的回答雖然小聲,但既殘酷又直接:「警方在發現車子的同時,也在後車廂發現佩蓉被刺殺的屍體了……很遺憾告訴你這一點。」

 

        雖然這個答案已經在預料中了,但親耳聽到後,我全身擋不住絕望的侵襲,幾乎快要癱倒,但不能讓身後的小蘋她們發現異樣,我只能盡全力挺住身體站著。

 

        老熊警告我:「風海,不管在門外的到底是誰,都絕對不可能是佩蓉,甚至有可能就是兇手。」

 

        「我知道。」

 

 

        我盯著門上的防盜眼,不管在門外是究竟是佩蓉姐,或是兇手,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確認。

 

        我慢慢將眼睛湊近防盜眼。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粉絲
  • 有後續可以配午餐了
    謝謝攤大
    開動Ψ( ̄∀ ̄)Ψ
  • 今天PO第四篇了喔~

    於 2018/01/24 08:29 回覆

  • 尼膩
  • 停在這裡太殘忍了QwQ
  • 今天PO第四篇了,可以看到後續了XD

    於 2018/01/24 08:30 回覆

  • 訪客
  • 謝謝攤大的作品!

    在這種對未來有點迷茫的時候看到熟悉的攤大
    總覺得有力量了呢!
  • 看我的故事不會覺得喪失希望嗎 XDD

    於 2018/01/24 08: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