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9163747951.jpg

 

        可能是因為案件繁忙的關係,刑警常常給人一種睡不飽,帶著壓力跟倦意在工作的印象。

 

        當志翔走進便利商店時,兩眼印著深深的黑眼圈,膚色深沉,健康狀況看起來糟透了,相當符合上面的敘述。

 

        而志翔原本的長相就是一副兇狠的惡煞臉,現在又精神不濟,看起來更加難以親近。

 

        儘管如此,志翔臉上緊繃的表情及銳利的眼神,絲毫不被疲累所影響,就像是在無聲地跟犯人說:「儘管很累,但我隨時都幹勁十足。」

 

        志翔看起來雖然像壞人,但骨子裡是善良的優秀刑警,簡詭深深明白這一點。

 

        已經在店裡坐一段時間的簡詭對著志翔揮手,志翔看到後,便坐到簡詭對面,致歉道:「簡詭老師,抱歉,有點遲到。」

 

        「沒關係沒關係,」在這樣的近距離下,志翔的黑眼圈更為明顯,簡詭擔心地說:「你看起來很累耶,你要不要去買杯咖啡來喝?我請你。」

 

        「不用了,我只能坐一下,等等還有地方要跑。」志翔禮貌拒絕後,說:「局裡現在的案件真的很多,大家都查案查到快成仙了。」

 

        「是查什麼案子啊?」簡詭問。

 

        「一些媒體不會有興趣的小案子啦……」志翔笑了一下放鬆情緒,緊繃的表情總算有些笑容,但簡詭知道志翔只是隨口搪塞,他們現在在查的絕對不是小案子。

 

        簡詭從新德市回來後,便馬上約志翔見面,而志翔也答應簡詭會在百忙之中抽時間碰面,當然簡詭並沒有跟志翔告知這次碰面的真正目的。

 

        這次的目的,是要以從酒鬼那邊得到的資訊來當籌碼,跟警方交換情報。

 

        情緒比較放鬆後,志翔問道:「話說回來,簡詭老師你今天堅持一定要跟我見面,是要跟我說什麼?」

 

        「喔,我想要問我們學校那位墜樓學生的事情。」

 

        「學生?」志翔歪了一下頭,說:「是跳樓自殺未遂的那一位嗎?」

 

        「對,就是她,雅嵐。」簡詭點點頭,眼神裡透露出關懷之情,「她的醫生說她必須靜養,不能跟其他人見面是吧?可是她的朋友跟我們這些教職員都蠻擔心的……所以我想請問雅嵐的情況究竟是如何?」

 

        一提到雅嵐,志翔突然急速眨了下眼睛,不過銳利的眼神卻沒有變鈍,「我們有作一些基本的搜查,不過目前還不知道她輕生的原因,也不知道是感情因素還是家庭因素,不過等她出院,再經過心理輔導後,應該就沒問題了,老師不用擔心。」

 

        志翔沒說實話。

 

        簡詭很清楚,志翔是因為身為刑警的職責才沒吐實,面對盡職的志翔,簡詭決定不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重點。

 

        「志翔,恕我直言,如果雅嵐的案情只是這麼簡單,你們應該沒有必要進去搜查她的房間,還帶走她的電腦跟私人文件這些東西吧?」

 

        聽到簡詭的問題,志翔先是呆了一下,隨即笑道:「老師,我們帶走那些東西只是為了要釐清她跳樓的動機啊……

 

        「是嗎?」簡詭將一張紙放到桌上,用手指壓著,「你們應該是在找這個吧?」

 

        那張紙正是雅嵐的稿紙,志翔看到那張稿紙出現在桌上,眼皮一動也不動地盯著稿紙,問道:「老師,這張紙你從哪裡拿到的?」

 

        「第一時間在現場撿的,在警方還沒到場之前。」簡詭觀察著志翔的反應,「當時我的右手從這些稿紙上感應到某種很可怕的邪氣,所以我就撿一張回去研究,沒想到還真被我猜對了。」

 

        「老師的能力對這些紙有反應?」志翔驚訝地問:「那……老師有畫出什麼嗎?」

 

        簡詭回想起當晚的畫作。

 

        書桌上被侵蝕出一個通往地獄的洞口。

 

        而在洞口周邊,有三雙手攀附著,像是想要爬出來,這樣的景象所代表的意思,應該是……

 

        「三個。」簡詭伸出手指比出「三」的手勢,說:「雅嵐的稿紙上,所寫的應該是有三名死者的未破懸案吧?」

 

        志翔盯著簡詭所伸出來的手指,然後動作緩慢地點了點頭,算是證實了簡詭所說的。

 

        「老師,感覺你已經知道的夠多了。」志翔露出尷尬的笑容,此刻的他一定感覺自己正在被簡詭戲耍吧,「你都知道這麼多了,為什麼還要找我出來呢?」

 

        「不,我知道的還不夠多。」簡詭的手指回到桌上的稿紙,重重壓著上面的筆跡,「目前,我握有一些你們不知道的訊息,而你們也有我還不知道的資訊,所以我想跟你交換情報,一起把犯人找出來。」

 

        志翔的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老師,剛剛你說要請我喝杯咖啡,還算數嗎?」

 

        「當然。」簡詭微微一笑,他知道志翔已經同意了。

 

        簡詭到櫃檯幫志翔買了一杯冰咖啡回到座位,志翔掀開杯蓋聞了一下咖啡香,然後咕嚕灌下一大口。

 

        簡詭說:「現在的你應該很需要咖啡吧,工作辛苦了。」

 

        「不,對我們這種三天兩頭都在熬夜的工作來說,早就對咖啡因麻痺了,我還在尋找下一個可以提神的方法。」志翔苦笑著。

 

        志翔咕嚕一口又灌下大半杯咖啡後,開口說:「事實上,我們那天在現場發現雅嵐所寫的稿紙時,一開始還沒有人覺得可疑,是我學長看到稿紙上所寫的內容,他才認出上面所寫的故事內容跟五年前的一起懸案一模一樣。」

 

        應該是那位叫威助的刑警發現的吧,簡詭想。

 

        志翔繼續說道:「稿紙上所寫的行兇手法、犯案細節都跟那件案子完全符合,文中甚至還寫出了尚未對外公佈,只有警方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們現在暫時把雅嵐拘留在醫院病房裡,並詳細調查她的所有物品,因為目前的她是那起懸案的唯一關係人,同時也是嫌疑犯。」

 

        「嫌疑犯?」

 

        志翔列舉道:「對,我們目前假設有兩種可能:第一,雅嵐認識兇手,所以才知道那麽多細節。第二種可能則是……雅嵐就是那名兇手。」

 

        簡詭在腦中回憶,關於五年前有三名死者的懸案,是哪一件?

 

        但簡詭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只好問志翔:「到底是哪件案子?」

 

        「自助洗衣店分屍案。」

 

        一說到這起案件,簡詭的記憶復甦了。

 

        五年前,在學區的一間自助洗衣店內,有學生準備洗衣服時,發現有兩台洗衣機的下方滲出暗紅色的腥臭液體,一名較大膽的學生探頭往洗衣機裡看去,結果看到在洗衣機裡滾動的除了衣物以外,還有詭異的肉塊,跟有著五官像是人頭的物體,這名學生嚇得直接跪在洗衣機前面,其他學生則馬上打電話警察過來。

 

        警方蒐證後,研判兇手應該是用衣物把屍塊包裹後,再扔入洗衣機裡清洗,兇手為何要這麼做的原因還不得而知。

 

        「但是……」簡詭回想那起案件的詳情,同時也有了疑問:「那起案件,不是只發現一具屍體嗎?」

 

        「我們把攪和在一起的屍塊分開後,發現其實有三名死者,」志翔又喝了一口咖啡,似乎想讓咖啡沖走案件的血腥味,「當時擔心引起恐慌,所以這消息並沒有對外公佈,原本是打算破案後再公佈的,結果五年過去了,還是找不到兇手。而在雅嵐的稿紙上,不但寫出了三名死者,而且屍塊的切割方式、致死手法都一清二楚且完全符合。」

 

        「五年沒有任何線索的案件終於露出一線曙光,難怪你們要如此全力搜查雅嵐的一切了。」簡詭問:「死者的身份你們都查出來了?」

 

        「嗯,兩男一女,都是逃家的青少年,原本是失蹤人口,在雅嵐的稿紙上有提到,兇手是以提供住處跟食物誘拐他們,再三個一起殺害的,只可惜稿紙上沒有提到兇手的名字跟身份。」

 

        簡詭突然說:「因為那不是兇手的目的。」

 

        「目的?」志翔聽不太懂簡詭想表達的意思。

 

        「兇手讓雅嵐寫出這起案件,只是想讓世人欣賞他犯案的手法跟經過,而不是希望他的身份曝光。」

 

        聽到簡詭所說的話後,志翔拿起咖啡杯,把剩下的咖啡全部喝完,然後用力把紙杯揉成一團,以完美的曲線扔進垃圾桶中,「感覺老師那裡也有很重要的情報呢……我已經把我這邊的情報都告訴你了,是不是該換你了?」

 

        「這是一定要的。」簡詭微微一笑,說:「我可以告訴你,雅嵐跟洗衣店的案件沒有直接關係。」

 

      「所以還是有關係囉?」志翔誠懇地說:「還請老師把你所知道的情報詳細告訴我。」

 

        簡詭將他前往詭誌出版社找酒鬼,以及酒鬼那邊的資訊都告訴志翔。

 

        自助洗衣店的兇手已經因為其他因素而死亡,死亡時間可能是五年前,也可能是最近,但他不甘自己所犯下的案件默默消失在人們的記憶裡,於是他找上了像雅嵐這樣渴望寫出經典驚悚作品的年輕學生,將靈感、劇情都灌輸到雅嵐的思緒中,讓雅嵐寫出他犯案的經過。

 

        真人真事的題材,對於恐怖小說家來說是最好發揮,也是最考驗道德的題材。

 

        但當魔鬼遇上一名急於寫出傑作的年輕恐怖作家,道德什麼的就都不重要了,作品才是最重要的,無論用什麼方式,都一定要讓作品以最完美的姿態發表。

 

        雅嵐最後的墜樓,一定也是兇手的操作。

 

        試想看看,一名新秀恐怖作家在完成了經典作品後,伴隨著作品一同墜樓,稿紙圍繞在屍體周遭,一經媒體報導,這會是多麽聳動的宣傳方式啊。

 

        只是兇手的計畫出了差錯,雅嵐沒有死,而警方也刻意隱瞞了稿紙的消息。

 

        兇手的計畫算是全部泡湯,但是他絕對不會就此罷手。

 

        聽完簡詭的敘說後,志翔訝異地確認:「老師的意思是指,兇手其實已經死了?然後陰魂不散找上雅嵐?」

 

        「你相信我所說的嗎?」簡詭詢問道。

 

        如果是一般人聽到簡詭剛剛所說的內容,應該都會以爲是B級恐怖片或三流小說的故事劇情吧,但在簡詭這種異數家所生存的世界裡,再荒唐的事情都可能發生。

 

        「嗯……」志翔用手搓弄著下巴,看的出來他正在謹慎考慮,「簡詭老師,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沒跟你說……

 

        「喔?」

 

        「雅嵐在醫院裡接受拘留時,狀態並不平靜,她常有一些瘋狂的舉動,」志翔邊揉著下巴邊說:「她常會喊著,說一定要把故事發佈出去,一定要寫完之類的話,甚至自己咬破手指,用血在衛生紙上面嘗試寫字,她的這些行為,是不是代表……

 

        「兇手在上次的計畫失敗後,還纏著雅嵐不放,」簡詭點點頭,說出了志翔心中的想法:「他無論如何都想讓雅嵐完成他的故事,發佈出去讓世人看到。」

 

        簡詭接著加重了語氣,強調:「絕對不能讓他得逞,像這種真人真事的殘忍事件,變成小說故事發佈出去後,只會造成傷害。」

 

        簡詭剛說完,志翔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志翔看到來電者的號碼,有如接到聖旨般,馬上接聽:「喂,威助賢拜……真的嗎?好,我馬上回去。」

 

        聽到志翔所說的幾個用句,簡詭也感覺到,似乎出了什麼事情。

 

        志翔結束通話後,簡詭馬上詢問:「有急事嗎?」

 

        「嗯,剛接到學長的通知,我得趕回局裡。」志翔說著已經站起來準備要離開了,「雅嵐趁護士在換點滴的時候,拔出自己身上的針頭攻擊護士跟看守的女警,從病房裡逃跑了。」

 

        「真糟糕。」

 

        「糟透了。」志翔嘆了大大一口氣,看來今天又要熬夜了,「老師你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嗎?」

 

        簡詭用相當有信心的堅定語氣說道:「我會想辦法找到雅嵐的。」

 

        「用畫畫嗎?」志翔看向簡詭的右手,他非常清楚簡詭的能力,之前簡詭就曾經運用能力跟志翔一起破案過。

 

        「對。」簡詭將右手舉到自己的面前端詳著,「你放心,如果我找到雅嵐的話也會通知你,我不會一個人輕舉妄動的。」

 

 

        每當簡詭向依附在他右手的力量求助時,這股力量還沒有讓他失望過。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