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DBCCD-AAB0-4FB0-BF10-D119B88FAD46.jpeg

 

        應翰的前腳才剛踏入成功嶺大門,那種感覺馬上竄入全身。

 

        那是一種與外面自由世界切割開來的沈重感,在返營的瞬間會源源不絕地將全身包覆。

 

        這樣的沈重感,會讓人感到身體僵硬、心情鬱悶、對未來一片絕望。身體的生理及心理反應都在無時無刻地提醒你:你再也不是外面的平凡人了,在這裡,你是軍人。

 

        這種症狀被稱為收假症候群,在基層士官兵中相當常見。

 

        就算是已經服役三年多的應翰,仍擺脫不了這種症狀。

 

        「硬漢學長,回來啦!」在門口站哨的哨長是文華,文華跟應翰一樣,都是成功嶺上的教育班長,只是被調到門口支援。

 

        文華的幹訓班期數比應翰小五期,理所當然要叫學長,而應翰的諧音綽號「硬漢」聽起來雖然兇猛,但他跟學弟相處時,絕不會無理有的謾罵,該教的會教,該負的責任都會負,是學弟眼中的優秀學長。

 

        「嘿,文華。」應翰走到哨口旁邊,拿起筆在人員進出記錄簿上面簽名,「怎麼每次我收假回來,都會看到你在站哨?」

 

        「沒辦法呀,菜要認命。」文華說出了軍中的名言,「而且調到待命班來,本來就不可能休到普通假日的。」

 

        「至少你在這裡不用理會上面的那些業務。」應翰簽完名,把筆往旁邊一放,跟文華揮揮手:「好啦,我上去了。」

 

        「好啦,學長,休假再約。」

 

        應翰離開一號門往上走去,離外面街道的燈光也越來越遠,此時外面的霓虹燈、紅綠燈、街景對應翰來說,都已經是另一個空間的東西了。

 

        應翰一邊走著,一邊深呼吸了一口氣。

 

        成功嶺位於山腰,種滿了許多樹木,空氣照理說應該會不錯。

 

        但是應翰此刻吸入的空氣,卻跟鉛塊一樣沈重。

 

        明明一樣是空氣,可是外面的空氣跟營區裡的空氣,吸起來卻是天嚷之別。

 

        外面多是空汙廢氣,吸起來卻輕鬆自由,營區裡樹木清新,吸起來卻沈重絕望。

 

        「陰間的空氣還是沒變啊……」應翰吸完這口氣後,下了這番結論。

 

        通常,當兵的人會把部隊稱為「陰間」,而外面就是「陽間」,休假是「暫時還陽」,退伍就是「脫陰返陽」,這些是只有當過兵的人才可以真正體悟的形容。

 

        應翰的部隊,就位於一號門的正上方,步行只需要五分鐘就可以到達。

 

        應翰是志願役士官,收假時間是晚上十二點,所以當應翰回到營舍時,營區已經實施水電燈火管制,亮著的燈只剩下安全士官桌一盞。

 

        按照規定,回到所屬營區後,必須到安全士官桌再次填寫收假人員簿冊,確認人員有確實收假。

 

        在安全士官桌值22-24衛哨的是一連的學弟,子維。

 

        應翰在安全士官桌簽完收假名冊後,又稍微翻了一下明日的勤務表,上面並沒有他的名字,代表他明天還沒有表定勤務。

 

        成功嶺上的部隊,由於要陸續接訓新兵的關係,平時都非常忙碌,所以沒接訓的短暫梯間期,是部隊可以放鬆並消化積假的緩衝期。

 

        應翰所屬的步三營正位於這個緩衝期內,所以短期內不會有重大勤務。

 

        應翰看完簿冊後,正要回寢室休息時,安全士官桌上的軍線電話響了起來。

 

        安全士官子維馬上接起電話,說出規定的接電話話術:「這裡是步三營,長官你好,安全士官下士班長莊子維很高興為你服務。」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子維的眉頭一皺,問道:「長官,可以再說一次嗎?」

 

        不過對方似乎沒有重複對話內容,子維「喂」了幾聲之後,就把話筒放下了。

 

        「誰打來的?」應翰好奇地問。

 

        「不知道,他沒有報單位跟級職。」子維聳了聳肩膀:「只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

 

        「說什麼?」

 

        「他說……我們在903營舍有東西沒有拿。」

 

        部隊的每棟營社都會有編號,而903營舍,應翰記得那是他們單位在一年前所使用的舊營舍,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全部搬遷完畢了,903目前是荒廢的空營舍,還在等旅部規劃如何使用。

 

        應翰說:「那裡不是一年前就搬完了嗎?還會剩什麼東西?」

 

        「不知道,電話裡就這樣說的,也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子維一副也很無奈的樣子,畢竟軍線不像民線電話那樣可以紀錄來電者的號碼。

 

        「算了,你還是抄下來早上再回報給值星連長吧,看他要怎麼處理。」

 

        應翰如此叮嚀著子維。

 

        將執勤時所接到的一切通知告知上級,這也是安全士官的職責。

 

        「嗯,我知道。」子維開始動筆將這件事情抄在交接簿上。

 

        這時的兩人都沒想到,這通電話只是事件的開頭

 

 

 

 

        隔天的「早五查」集合,可能因為是禮拜一,多數人都剛收假,營上又處於梯間的關係,集合的氣氛有點懶洋洋的,不過營長對於這點也沒多說什麼,他知道部隊平時接訓就累翻天了,梯間時只要將衛哨勤務處理好,營長其實不會管太多。

 

        所謂的「五查」,一天之中會有兩次,分別是早餐吃完後的早五查及午休起床後的午五查,這個時間全營會統一集合,再由值星連長集合各連值星官,分配營上的各種勤務讓各連派公差去執行。

 

        而應翰所屬的二連,這禮拜的值星官是蔡排。

 

        蔡排今年剛從陸軍官校下到部隊報到,是個作風精實的軍官,他的身高不高,有一副像猩猩的粗獷臉孔,常常在用餐時間搜刮各桌的香蕉,私底下非常搞笑。

 

        值星官集合完畢後,蔡排回到部隊前面,先從連上派了幾個割草、掃地公差出去後,轉向應翰說道:「硬漢,你先找值星連長集合,出一個特殊公差。」

 

        「咦?」應翰疑惑出聲:「只有我嗎?」

 

        「不是,各連都會有一個。」蔡排抓了抓頭,「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公差,值星連長說集合以後他會再解釋。」

 

        「喔,好吧。」應翰接著出列,往值星連長的方向小跑步過去。

 

        這週的值星連長是三連連長,他跟蔡排一樣是官校正期生,身材非常高壯,體能成績排在全營前三名。

 

        當應翰跑到時,其他四個連的公差都到了,應翰是最後一個。

 

        應翰看了一下其他連派出來的公差,心裡大概有底,這次他要負責帶隊了。

 

        果然,值星連長看到來的人是應翰,便說:「喔,是硬漢你來我就安心了,公差裡面你最資深,麻煩你處理了。」

 

        「報告是,」應翰當然不會推卸責任,問道:「連長,是什麼公差啊?」

 

        「你等一下帶隊,去903營舍看一下。」

 

        903營舍?應翰想起昨晚回營時,子維所接到的那通電話,難道營上真的有什麼東西忘在那邊沒拿嗎?

 

        值星連長繼續說道:「昨天晚上的安全士官,22-06共四班夜哨,都接到了電話,說我們營上有東西在903的舊營舍沒拿,因為不知道是誰打來的,也不能確定是否真的有裝備遺留在903……所以才請你們去跑這一趟。」

 

        22-06……也就是說不只22-24的子維接到電話,之後的三班夜哨都接到了?

 

        「但是,連長……」應翰試著表達自己的意見:「我們營舍搬遷過來已經一年了,如果真的有東西遺留在那邊,不可能沒人發現吧?」

 

        「寧可小心一點好,所以硬漢你帶隊過去要仔細找清楚。」值星連長的臉色相當沈重,仿佛有巨大的挑戰就在眼前:「今年的高裝檢也快到了,如果真的有裝備留在那邊,那就不好了,而且……裝備這種東西本來就很難說了。」

 

        值星連長會這麼說並不是全無道理的,因為軍中的槍枝跟裝備,都是很邪門的東西。

 

        以前就曾經發生過這種事情:上一秒清驗槍的時候,槍裡明明沒有子彈,但是板機一壓下去,不知道哪來的子彈就從槍口飛出來了。

 

        裝備也是如此,平常清點裝備都是到齊的,但等到裝檢的時候再清點,就會發現少了好幾個,這種現象特別會發生在防毒面具、土工器具上面。

 

        理解這點後,也難怪值星連長會派出這項公差了。

 

        「好吧,我知道了,我馬上帶隊出發。」接下這項命令的應翰如此跟值星連長答覆,並一邊看向其他連所派出的公差。

 

        在成功嶺的接訓營裡,一營通常有五個連,負責支援後勤的營部連,還有負責接訓新兵的兵器連、一連、二連、三連。

 

        一連所派出的公差正好是昨晚站哨的子維,營部連派出的是義務役的二兵志宣,兵器連是義務役下士端奇,三連則是志願役中士伯豪。

 

        應翰看著這四個人,發現他們的臉上都露著奇怪的笑容。

 

        經驗豐富的應翰非常瞭解這種笑容是什麼意思,這代表著:「嘿嘿,我們要去出爽差了。」

 

        「喂!不要笑得這麼明顯!」應翰一聲令下,要他們收起這種詭異的笑容:「我們還是要去舊營舍一趟,先確認沒有裝備遺留在那邊,我們再去營站,懂嗎?」

 

        營站指的是營區內的便利商店或福利社,是國軍弟兄購買零食、生活必需品的重要場所,坐在裡面喝飲料看電視,是在營區的一大享受。

 

        「是!」其他四人突然都立正起來,「感謝硬漢學長!」

 

        這句感謝是四人由衷的真心話。

 

        但事實上,這份公差將會完全改變他們在軍旅中的見聞。

 

 

 

 

 

 

 

 

 

 

 

==================

 

大家好,我是阿攤。

 

這次的故事跟之前的「血色迷彩」並沒有直接關係。

 

硬要說的話,就是單位跟之前的幾位舊角色會沿用。

 

畢竟是自己待了很久的單位,不拿來寫就太對不起大家了。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軍中果然很陰呢河河河……期待下一集 (*°▽°)ノ
  • 下一集更新囉~

    於 2018/03/21 08:16 回覆

  • 訪客
  • 太精彩了 攤大文筆還是一樣好 追了好幾年了
  • 感謝你的捧場,路邊攤會一直經營下去的~

    於 2018/03/21 08:1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