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04112_2280279715379828_5049915649195769856_n.jpg

 

        我握著手中的咖啡罐,感受著便利商店裡的冷氣跟音樂,內心裡的感受特別不一樣,沒想到這些在市區裡隨處可見的東西,換了個地點後,卻如此珍貴。

 

        這種感覺,讓我想起剛入伍時,在新訓中心第一次喝到從自動販賣機掉下來的飲料時的那種心境,入伍前在外面喝到不想再喝的平凡飲料,對新兵來說卻像是救命神藥。

 

        我現在會有這種感受,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目前所待的這間便利商店,地點就位於山腳下,只要沿著山路繼續往上開,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現代化的商店了。

 

        我透過便利商店的落地窗看著沒有盡頭的山路,以及貫穿雲端的山頂,心裡產生了一種即將踏入山神地盤的覺悟。

 

        這時,坐在我旁邊的人動了一下身子,對我問道:「風海,我可以問你一些……我私底下想問的問題嗎?」

 

        在我身旁的人名叫羽隆,是個比我還小上幾歲的年輕人,雖然不服氣,但是我要承認他的外貌確實比我還帥。

 

        羽隆的五官充滿文藝氣息,整張臉就像是從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裡跑出來的人物一樣,再搭配極簡風的無框眼鏡,給人一種白淨書生的聯想。

 

        如果沒有明說,許多人可能會以為他是我的同行,但實際上他卻擁有一個跟他的外型反差相當大的職業,那就是警察。

 

        而我們現在會並肩坐在一起,則是因為警方需要我的協助。

 

        「可以呀,你問吧。」我同意了羽隆的請求。

 

        「就是那個呀,我知道你們作家都是怪人啦……」羽隆長的雖然秀氣,但說話倒是相當不客氣,「不過我們等一下要去找的這個人,松觀,聽說他在你們作家界更是出了名的怪,是嗎?」

 

        我簡短地回答:「對,松觀老師算是某種稀有物種吧。」

 

        松觀雖然是怪人,但是他在文學界的地位可以說是在最高點,我提到他時還是不由自主地加上了老師的稱呼。

 

        「稀有……是指他寫的東西是其他人不會碰的題材,是嗎?」

 

        「不,不是,松觀老師專精的題材並不罕見,但是像他這樣的作家全世界可能只剩下他一個了……」一提到松觀,我的頭就開始隱隱作痛,現在要跟羽隆詳細解釋松觀的作風,頭又更疼了。

 

        松觀這個清幽的筆名,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書法家或是畫家,但事實上他卻是我的同行。

 

        松觀專門寫獵奇恐怖的故事,早在我開始寫作以前,他就已經相當出名了,在國內跟對岸都有很高的名氣,筆下也有許多作品被翻拍成影視作品。

 

        至於松觀的年齡則眾說紛紜,有人說他已經八十歲了,也有人說他其實才六十多歲。甚至有人提出另一種說法,說松觀其實已經一百多歲,經歷過許多戰亂,所以才能寫出如此精彩的獵奇小說。

 

        我曾經跟松觀見過幾次面,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松觀確實是個老人,至於年齡到底是八十九十還是一百,就無從猜測了。

 

        之前跟松觀的會面,都讓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的五官有一種原始的氣息,光頭的造型更讓別人覺得難以親近,而且他說話的方式也非常粗魯,無法想像他是一位成名的作家。

 

        如果要貼切一點形容的話,他的外型跟個性就像是華人版的山謬傑克森。

 

        至於松觀的寫作方式,仍維持在稿紙上用筆寫作的階段。

 

        這種寫作方式其實不罕見,因為國內仍有部分作家是習慣用手寫的方式來寫作,讓松觀成為稀有物種的關鍵點其實是他的生活模式。

 

        他獨自一人隱居在深山裡的木造別墅中,那地方沒有網路、沒有任何電話訊號。

 

        松觀唯一跟外面聯繫的管道是每個月固定上山去拿稿件的編輯,松觀會趁這時候告訴編輯,下次上山的時候需要採購哪些食物跟生活用品等等,他本人則是偶爾才會下山參加新書發表或座談活動,我跟松觀之前就是在類似的活動場合上見面的。

 

        據說松觀本人曾經這樣說過:對於一名作家來說,寫死在書桌上是最光榮的死法。

 

        如果編輯哪天上山後發現他已經死在別墅裡的話,不用辦任何後事,只要放火把別墅燒掉,讓屋內的所有紙稿跟他的遺體一起燃燒殆盡即可。

 

        那幢別墅聽說也是松觀自己親手所蓋,他或許是想跟自己所有的作品共生死吧。

 

        聽完這些松觀的事蹟後,羽隆的表情果然略顯鐵青:「這樣的人,感覺會很難溝通呀……」

 

        我則附和道:「嗯,特別是你們警察,雖然沒人清楚原因,但松觀老師確實對警察相當反感。」

 

        羽隆先表情沉重地點了個頭後,隨即又裝出輕鬆的笑臉,說:「所以這次才找你來幫忙呀,你跟那位作家很熟,不是嗎?」

 

        我馬上澄清:「我跟松觀老師只見過幾次而已,絕對不算熟,而且我不確定他還記不記得我……」

 

        「沒關係,等等上去之後就見分曉了。」羽隆開始收拾他剛喝完的飲料空罐,準備拿去丟,「我們等一下就出發上山,我先回車上等你,如果你路上有需要買什麼飲料零食的話,最好在這裡買齊,開上山路以後,可是沒有任何商店的喔。」

 

        「這點我知道啦。」我表示明白後,羽隆便先離開座位去丟垃圾了。

 

        我把剩下的半罐咖啡一口氣喝完,再把咖啡罐捏成一團後,我的思緒跳到了前天,也就是羽隆來到詭誌出版社的那一天。

 

        那一天,老熊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羽隆當時就站在老熊旁邊,第一次看到他時,我還以為羽隆是老熊新簽約的作家,經過老熊的介紹後,我們才知道他原來是警察。

 

        從羽隆的口中,我們得知了松觀目前跟三起失蹤案件有關聯,失蹤的三個人都是文字工作者,而且他們在失蹤前所確定的最後一個行程,都是去山上拜訪松觀。

 

        三位失蹤者中,其中兩位失蹤者,以杰跟宏年都是要去跟松觀拿稿件的編輯,兩人屬於不同的出版社。

 

        特別是以杰,他已經跟松觀合作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除了拿稿件以外,帶松觀所指定的食物跟生活用品上去也是他所負責的工作。

 

        至於第三位失蹤者則是平面媒體的女記者恆琬,她是為了報紙的採訪才去拜訪松觀的。

 

        一次有三個人失蹤,而且失蹤前的行程一致,這絕對不是巧合,警方目前推測出三種簡單的可能:

 

        第一,他們三人是在上山時發生意外而失蹤。

 

        第二,他們三人是在下山時發生意外而失蹤。

 

        第三,他們三人因為某種原因,還留在松觀的別墅裡而沒有下山。

 

        三人的手機都疑似關機而無法定位,松觀的別墅又沒有網路跟電話,所以無法確認。

 

        唯一的方法,就是直接上山跟松觀問話,看那三位失蹤者是否還留在別墅裡?或是松觀是否跟他們的失蹤有關?

 

        不過松觀對於警察的反感是業界出名的,出版社方面建議警方,如果要上山找松觀問話,最好找一個他認識的人一起去比較保險,否則可能連門都進不去。

 

        許多出版社都跟警方推薦同一個人選,也就是老熊,這也是為什麼羽隆會來到詭誌出版社裡的原因。

 

        雖然警方主要是想邀請老熊陪同,不過老熊卻輕而易舉地把我給賣掉了。

 

        「風海,你也認識松觀吧?你能代替我陪警方去嗎?」

 

        老熊當時這樣突然的一個問句,讓我慌了:「啥?我跟他也不算是認識呀,頂多在一些活動場合上有聊過幾句……」

 

        「有見過面,講過話,那就是認識了。」老熊輕輕推了一下桌面上堆積的資料,說:「這幾天出版社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弄,我可離不開這裡,你應該也懂的。」

 

        老熊的言下之意,就是想把我推薦給警方了。

 

        難怪只找我進來辦公室裡談這件事,因為另外兩個人絕對不可能。

 

        酒鬼的文字風格雖然跟松觀很像,但是他討厭跟其他作家交流,百分百不可能認識松觀。

 

        而筆風走黑暗唯美路線的夜貓子跟松觀完全是不同的類型,彼此間也沒有交流。

 

        「再說,風海你應該也很想親自上去看看吧?」老熊意味深長地盯著我看,彷彿我的心思全被他看透了,他更是直接說中我的想法:「有三個人失蹤……沒有恐怖小說家抗拒的了這種謎團吧?風海?」

 

        「呃……」

 

        老熊一槍中的,確實說中我的心聲了。

 

        而且,從老熊的眼神中,我還解讀出另外一種意思。

 

        「你這傢伙雖然常常被扯到奇怪的事件裡,可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這次我也相信你能平安回來。」

 

        老熊似乎透過眼神這麼說著。

 

 

 

 

 

******

 

 

        我的思緒跳回現實中,回到了便利商店裡,羽隆在這時候已經走出便利商店,回到車上在等我了。

 

        我站起來把捏扁的咖啡罐拿去丟掉,然後買了幾瓶水跟餅乾以備不時之需,在離開便利商店的自動門前,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想藉此把現代化的氣味保存起來,畢竟開上山路後,我們所面臨的就是另一個世界了。

 

        等我回到車上後,羽隆打檔踩下油門,正式開上與世隔絕的山路。

 

        從山腳要開到松觀的別墅,預計最少需要一個小時,是趟不算短的車程。

 

        開山路其實是件苦差事,除了速度必須放慢以外,還得小心那些峰迴路轉的彎道,若不一小心沒抓好轉彎的角度,就可能連人帶車摔下山崖,如果是平衡感不好的人,在經過幾個彎道以後就開始暈車想吐了。

 

        很慶幸的,羽隆開起車來十分平穩,並沒有這種症狀,而且為了排解無聊,他還主動找了個話題來跟我聊:「你知道嗎?你們出版社在我們警界很有名。」

 

        「是嗎?」對於羽隆所選擇的這個話題,我感到相當驚訝,因為我沒想到警察也會看我們的雜誌,「沒想到在警察中也有忠實讀者呀,我幫老熊跟你們說聲謝謝了。」

 

        「不對啦,你搞錯囉,我們警察的工作量都大到破表,根本沒時間看你們的雜誌。」羽隆雖然外表上看起來彬彬有禮,不過說起話來總有一種大剌剌的硬派風氣,「你們出版社會這麼有名,那是因為在新德市所發生的案件中,有很多案子都跟你們出版社有關,我們局裡甚至有人懷疑,你們出版社裡是不是藏了一個柯南,所以走到哪裡都會死人。」

 

        「這個……沒辦法,也許我們出版社蓋的地點風水不好吧。」我呵呵苦笑,不敢承認那個柯南其實就是我。

 

        「其實我曾經翻過一次你們的雜誌,有看到你的都市傳說專欄,寫得還蠻有趣的啦。」羽隆把話題移到這次的事件上:「那這次呢?你覺得會跟都市傳說有關聯嗎?」

 

        「這個嘛……」我轉頭瞄了一下車窗外,剛好就是陡峭的懸崖,在懸崖下則是整片的樹林。

 

        這樣的場景,讓我馬上想起好幾個傳說。

 

        「如果真的要說有關聯,只可能是魔神仔作祟了吧?」

 

        「魔神仔?是像紅衣小女孩、玉山小飛俠那一類的嗎?」羽隆馬上舉出了兩個例子,最近國內有幾部電影就是以此題材為主打,所以國人對這類的題材應該都感到很熟悉。

 

        「不只這兩種,魔神仔並沒有固定的外貌,他們會依照人類的心理來變換模樣,所以在那些目擊情報中,才會每個人所看到的事物都不一樣,有人看到的是穿紅衣服的女人,有人看到了一群孩童,或是一對老夫婦等等……」

 

        我又轉過頭看向窗外,暸望著懸崖下的樹林。

 

        若說在山神的領域中,唯一能夠擺弄人類的除了大自然外,就只有那些潛藏在樹林中的魔神仔了。

 

 

 

 

 

 

******

 

 

        一路上跟羽隆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當我們抵達松觀的別墅所在地時,時間已經接近黃昏,黃色的夕陽正慢慢吃掉整座山上的翠綠。

 

        而在這一趟車程中,我們沒有看到其他的建築物,或遇見其他車輛及行人。

 

        路上我們所看到的,只有包夾著道路的山景。

 

        這樣刻意孤立的環境,其實是來自於山神的警告,祂在告訴我們:在這塊領域裡,人類是處於少數的弱勢,唯一活下去的方式就是保持謙卑跟尊重。

 

        抵達目的地後,羽隆把車停在路邊,我跟他一起下車,看著山坡上的另一條小徑。

 

        從道路上要去到松觀的別墅,還必須經過一條步行小徑才能到達,不過現在已經可以從樹林的頂端稍微看到別墅的屋頂了。

 

        羽隆並不急著踏上小徑,而是先觀察了一下周遭,然後用雙手緩緩摘下他的眼鏡,發表他的感想:「這裡沒有其他車輛。」

 

        「所以?這代表什麼?」我突然覺得羽隆剛剛的動作很眼熟。

 

        「失蹤的編輯跟記者,他們三個都是開車上來的,現在這裡卻沒有車,我們剛剛開車上來的路上也沒有發現其他車輛,代表他們很有可能是在開車離開山區以後才出事的。」

 

        「也有可能是事後才有人刻意把車子藏起來的。」我提醒他:「羽隆,寫故事其實跟查案差不多,都有一個要領,就是不要太預設立場。」

 

        「喔,感謝,受教了。」羽隆輕輕點了個頭,接著用雙手緩緩把眼鏡戴上,一邊說:「好吧,那我們就上去……拜訪這位松觀大師吧。」

 

        看到他這一連串的動作,以及他所搭配的語氣,我終於知道他的動作為什麼會這麼眼熟了。

 

        「羽隆,你是在模仿CSI的何瑞修嗎?」

 

        「對啊,他是我的偶像,怎麼了?」

 

        「……算了,沒事。」我擺擺手,表示不想再多說些什麼了。

 

        雖然相當無言,不過跟羽隆這種與眾不同的警察一起合作,我覺得也不是件壞事。

 

        於是我跟在羽隆的身後,踏上了那條步行小徑。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天天開心
  • 新訓的自動販賣機飲料=>聽說只要班長說可以去投錢買飲料,新兵就會超感動(爭先恐後?)的立刻去買。風海的職業是小說家兼偵探了,希望風海這次可以化險為夷~~
    PS:放火燒房子應該是縱火吧!!小心會火燒山喔~~~
  • 應該會在消防隊的監視下安全的燃燒吧XD

    於 2018/08/08 05:29 回覆

  • XUAN
  • 等等我不知道玉山小飛俠XDDDDD
    聽起來很可愛啊!
    期待下一篇~
  • 可以搜尋玉山小飛俠看看喔,是在台灣山區很有名的傳說~

    於 2018/08/08 05:29 回覆

  • 小蝶兒
  • 好久沒來,來留個言。
  • HI~

    於 2018/08/08 05:2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