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47096_2229498560612793_4796136159208013824_n.jpg

 

        在松觀走到山莊門口的這段路上,羽隆並沒有把槍抵在他背後,而是他自願走的。

 

        松觀的脾氣雖然硬,但他自己也很清楚,他唯一的選擇就是進入自己筆下的世界解決這一切,而不是坐在車上發脾氣,若他不加入這場遊戲,我們這一輩子就別想下山了。

 

        我跟羽隆一左一右跟在他的身後走,猶如他的貼身護衛,當我們再次來到山莊的門前,我竟然已經不再緊張,反而覺得相當自然。

 

        相比之下,松觀看起來就沒這麼自然了,他盯著自己筆下所描繪的山莊木門,好像發現了另一個世界的入口般,喃喃說著:「真的沒想到會有成真的一天……小子,如果是你,會想進入自己筆下的世界嗎?」

 

        松觀句末的問題,是針對身為同行的我而問的。

 

        「嗯……要看是哪部作品吧?」雖然我寫的也都是恐怖小說,但我筆下多數作品所設定的世界觀不但不嚇人,反而貼近日常生活,因為隱藏在日常中的恐懼才是我最擅長描寫的題材。

 

        如果真的要比的話,我反而覺得我來到詭誌後所遇到的一連串事件,比我筆下的故事要恐怖多了。

 

        而我的回答顯然不合松觀的胃口,讓他開始對我訓話:「你說的是什麼屁答案?難道你所寫的故事有不恐怖的嗎?如果真是這樣,那代表你不夠尊重自己身為恐怖作家的身份!也沒有半點職業道德!」

 

        在訓話之後,松觀的臉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真正對得起讀者的恐怖作家,筆下的每篇作品都一定要讓讀者有身在煉獄的感覺,就像我這樣。」

 

        「那麼,準備要踏入自己所創造的煉獄的感覺如何呀?」

 

        羽隆說的這句話馬上削弱了松觀自豪的氣勢,讓松觀的笑容變得尷尬,臉上也青一陣白一陣的。

 

        或許羽隆這種單純的個性,生來就是要剋松觀這種大牌的。

 

        「好啦,現在快點開門進去,親眼見識一下你所寫出的煉獄吧。」羽隆開始催松觀開門進入山莊。

 

        松觀瞪了羽隆一眼後,就準備要伸手開門,我則在這時叫了聲暫停:「松觀老師,請先等一下!」

 

        「到底是怎樣?你們一個在激我進去,一個又叫我等一下,你們兩個屁蛋可不可以有個共識?」松觀又開始罵。

 

        羽隆也疑惑地看著我:「風海,你又想到什麼了是嗎?」

 

        「嗯……」我點點頭,說:「這次我跟松觀老師進去就好了,羽隆你待在車上會比較好。」

 

        「為什麼?」羽隆晃了晃頭,表示不解。

 

        「因為你必須留在車上呀,」我指著車子,說:「恆婉病得很重,宏年的體況也好不到哪去,更不要說他的右手還有一個槍傷了,如果外面出了什麼事,他們兩個根本無法保護自己。」

 

        「是這樣嗎?」羽隆勾起了一邊的眉毛,問:「為什麼不是我跟松觀進去,你回車上等?」

 

        「聽著,一開始我們兩個的合作都很順利,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我一手指著羽隆的胸膛,另一手比著我自己的太陽穴,說:「車上那兩個人需要你,你有保護他們的能力,而松觀老師需要我的想法來協助他,我們兩個現在必須要分開行動了。」

 

        「喂,誰說我需要你來協助我了?」松觀不服氣地說,自傲的他顯然不願接受其他人的幫助。

 

        不過羽隆冷冷的眼光又馬上壓住了松觀:「這位大師,等你進去之後,你最好還是多聽聽風海的意見,這樣你可以活得比較久。」

 

        羽隆接著拍拍我的肩膀,說:「好,我就聽你的話留在車上,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根本就無法把宏年跟恆婉帶出來,這次我也相信你。」

 

        「萬分感謝,你們只要把車子暖好等我們出來就好了。」

 

        「我會的。」羽隆跟我點頭致意後,沒有理會松觀,直接往車子走去了。

 

        看到羽隆上車以後,松觀突然笑了出來:「你是故意的吧?」

 

        「什麼?」我假裝聽不懂。

 

        「你知道我不喜歡那個警察,而那個警察也對我沒好感,你是怕我們兩個進去以後吵架而讓事情越來越糟,所以才故意把他支開的吧?」

 

        「不愧是松觀老師,」我簡單地拍了兩下手,「不過這只是其中一個考量而已……另一個考量則是,如果我跟老師無法平安離開山莊,一切希望就寄託在羽隆身上了。」

 

        「哈,我對警察可沒有這麼高的期望。」

 

        松觀的結論讓我不禁笑了。

 

        因為我想起當我跟羽隆第一次要進入山莊的時候,羽隆也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

 

 

        再次進入山莊後,一樓的環境已經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登山客的屍體堆滿了走道跟餐廳,肢體、血液、碎肉完全遮蓋住了走道的面積。

 

        就連大部分的牆面也都被噴飛的血跡所覆蓋,乍看之下像某種藝術創作品。

 

        這幅畫面也代表著,即將迎接我們的將是故事裡的最後一幕。

 

        我一開始先是小心翼翼地尋找屍體之間的空隙來行走,但我發現屍體真的太過密集,完全沒有空間可供行走後,我就乾脆直接把腳踩在屍體上面。

 

        當我已經踏在走道上時,松觀卻還站在門口處發呆,看來自己筆下的血腥畫面化為現實這點,對他的衝擊還是太過強烈了。

 

        「松觀老師,你不要怕這些屍體,全是假的而已。」我伸手抓起其中一個登山客的頭部,把他的臉抬了起來,「你看他們的臉,全都是魔神仔隨便拚出來的,因為他們只是用來重現故事情節的背景道具,不是真的死人。」

 

        「放你的狗屁啦,誰說我怕了?」

 

        松觀雖然嘴巴上辯駁著,但是身體動作已經把他的恐懼徹底傳達出來了,只見他整隻腳瘋狂顫抖,像跳芭蕾舞那樣以足尖點地來行走,但整個上半身卻嚴重失去平衡,必須雙手扶著牆壁才可以前進。

 

        「老師,這個場景,應該是《恐怖山》的結局了吧?」我問。

 

        「我想是吧,山莊內擠滿了屍體,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空間可供行走……這確實是我在結局的描述。」

 

        松觀一步一步扶著牆壁往前走,他的腳既不想踩到屍體,手也不想碰到牆面上的血跡,照這種走法,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

 

        我索性直接在松觀身邊輕輕一推,讓他失去重心,差點要跌倒的松觀只好一腳踩在一具屍體的頭上,等他重新站好後,便怒氣沖沖地瞪著我。

 

        我則對他聳了一下肩膀:「踩過一次後,就習慣了不是嗎?」

 

        「好小子,這筆帳等之後我再好好跟你算。」松觀的腳在屍體上又踩了幾步,他很明顯不喜歡這種感覺,臉上盡是厭惡,不過寫出這種場景的是他,又能怪誰呢?

 

        「等平安下山後,我會正式道歉的。」我先幫下山後的風波作好心理準備,並問松觀:「老師,在你所設定的結局裡,管理員是在哪裡點燃火焰,燒掉山莊的?」

 

        「三樓,管理員居住的房間裡面,他是抱著跟自己結婚的那具屍體一起自焚的。」松觀看向樓梯,緊緊皺眉,因為每道階梯上都躺著好幾具屍體。

 

        正確來說,那已經不能算是樓梯,而是由屍體所組成的大斜坡。

 

        「三樓……當然了,也只剩下三樓了。」我說。

 

        除了三樓以外,山莊的其他空間都被利用過了,地下室的停屍間是序幕,二樓的臥房及一樓的餐廳各自負責一場遊戲,目前還沒被派上用場的三樓空間,則是最後的舞台。

 

        「松觀老師,我們走吧。」我踩上那個由屍體組成的斜坡,光靠腳實在不好走,必須手腳並用,像攀岩那樣往上爬才能上樓,松觀則跟在我後面一邊爬一邊罵。

 

        來到二樓後,這裡的情況也同樣慘烈,地板上跟臥房門口都堆滿了屍體,但是在通往三樓的樓梯上,竟然沒有半具屍體。

 

        階梯上那平整的木板跟深沉的反光就像在跟我們說:「你們只剩這條路可以走了。」

 

        在階梯的盡頭處是一扇門,門後就是山莊管理員所居住的房間了。

 

        我看著那扇門,頭也不回地問:「松觀老師,你準備好了嗎?」

 

        「好了,我們快走上去吧。」身後的松觀有氣無力地說。

 

        其實不只松觀覺得累,連我都有一種氣力放盡的疲憊感,從一樓爬上來確實耗費不少體力,但是接下來的路程就輕鬆多了。

 

        我踏上沒有障礙物的樓梯,往三樓前進。

 

 

 

 

 

 

******

 

 

        管理員房間裡的擺設非常陽春,只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以及一個衣櫃,僅此而已。

 

        而這些簡單的擺設中,首先吸引到我跟松觀的注意的,是那張床。

 

        因為從棉被所隆起的高度來看,下面很明顯的躺著一個人,但這個人並沒有起床來迎接我們。

 

        難道在棉被下的,也是某一具屍體嗎?

 

        我默不作聲地走近那張床,伸出手抓住了棉被的一角,用力掀開來。

 

        我跟松觀看到床上那人的臉孔後,松觀首先大喊出聲,他之前肯定也喊過這名字不少次了。

 

        「以杰!你躺在這裡幹嘛?」

 

        躺在床人的人正是失蹤的最後一個人,以杰。

 

        他原本閉著眼睛看起來正熟睡,一聽到松觀的聲音,他的眼睛猛然睜醒,眼神驚恐地看著四面八方,當他看到松觀後,眼神卻反而更害怕了:「松……松觀老師……你……」

 

        以杰說話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完全沒辦法說出一段完整的句子。

 

        直到我把以杰扶起來讓他坐在床上後,他才完整地說出:「松觀老師,你……我……我是不是又犯什麼錯啦?」

 

        沒想到以杰清醒後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問自己有沒有犯錯。這也難怪,因為在他的眼中,松觀可能比鬼還恐怖吧。

 

        羽隆在一開始的簡報中有提過,以杰除了編輯的工作之外,還負責幫松觀採買生活用品跟食物,甚至定期幫松觀打掃別墅、修剪周遭樹枝等雜事也都是以杰的工作。

 

        而依照松觀的臭脾氣,以杰在工作上鐵定常常被他罵,也難快以杰會這麼怕松觀了。

 

        「你在怕個屁啊?你這次沒犯錯啦,我們是來救你的!」松觀大吼道,可能是平常對以杰吩咐慣了,松觀現在又恢復大牌作家該有的氣勢了。

 

        「幹嘛救我?這裡又是哪裡呀?」以杰的腦袋一團亂,還無法整理所有聽到的事情。

 

        我只能要他先冷靜,等離開這裡回車上以後再慢慢解釋。

 

        松觀也催我快點帶以杰離開:「現在我們救到以杰了,快點離開這山莊吧!」

 

        但現在卻有一件事情說不通。

 

        之前的宏年跟恆婉,都必須經歷一場恐怖的遊戲才能救出他們。

 

        但這次,魔神仔為何會讓我們這麼簡單就找到以杰?

 

        除非他們是故意讓我們找到的……

 

        當我想通這點時,門口處剛好傳出了那令人頭皮發毛的變聲器嗓音。

 

        「好久不見。」

 

        就跟之前幾次一樣,管理員如鬼魅般出現在門口,擋住了我們唯一可以出去的路。

 

        松觀跟以杰看到管理員的出現,都嚇得說不出話來,尤其松觀更是嚇到肩頭猛然一抖,突然看到自己所創作出來的人物出現在自己眼前,他應該是最震驚的。

 

        不過算算這已經是我第四次見到管理員了,對於他如此嚇人的出現方式也早已習慣了。

 

        「什麼好久不見,我們不久前不是在餐廳裡見過面嗎?」我把語調放輕鬆,揮手跟管理員打了招呼,「所以你是故意讓我們找到以杰,好把我們困在這個房間裡面嗎?」

 

        「是,在這裡會上演故事的最後結局。」管理員先回答了我的問題後,隨後舉起了手指向我的身後:「好久不見這句話,是對他說的。」

 

        管理員的指尖,正指著松觀。

 

        松觀的肩膀又聳了好幾下:「什麼?」

 

        「還記得我們吧?」

 

        下一秒,管理員的身體開始分割,像是在顯微鏡下所看到的細胞分裂一樣,從一個變兩個,再由兩個變四個。

 

        而分割出的四個形體已經不再是管理員的形狀,而是四個身穿黃色小飛俠雨衣,頭戴著斗笠的怪物。

 

        之所以會說他們是怪物,是因為他們的面貌,他們臉上的五官跟那些登山客屍體差不多,只是更不規則,而且是活生生會動的。

 

        在他們四人的臉孔上,有的眼睛是三角形的,有的鼻子上有四顆鼻孔,還有其中一個的臉上竟然長著兩張嘴巴。

 

        看著他們的臉,就好像在看人臉萬花筒一樣。

 

        「你們……」松觀這下想起這些人的身份了,「那天來我家的,就是你們……」

 

        「是呀。」

 

        「那天多謝款待。」

 

        「也感謝你分享的故事。」

 

        「我們很喜歡你寫的這篇故事。」

 

        四人在說話的時候,就像是接龍一樣,等前一個人說完一句話後,下一個人再馬上接下去說。

 

        聽到他們的稱讚,松觀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能直覺地說:「啊,你們喜歡就好了。」

 

        但四人又動作一致地側歪著頭,好像在煩惱什麼似的。

 

        「只是這個故事嘛……」

 

        「有一點那個啦,關於結局的部份。」

 

        「我們有一點不滿意。」

 

        「希望你能在這邊寫出另一種結局。」

 

        說話接龍結束後,四人同時舉起了手,指向書桌。

 

        當我們剛進入這間房間時,注意力都放在床上的以杰身上,而沒有去細看書桌上到底有什麼,直到現在我們才看到書桌上有著一疊稿紙,旁邊還放著一支古典的鋼筆。

 

        發現那疊稿紙的存在後,松觀的反應最為激動,他先是拿起鋼筆查看,然後翻閱著每一張稿紙,並驚呼:「這些是我放在家裡還沒完成的《恐怖山》原稿,還有我工作用的筆,怎麼會跑到這邊來的?」

 

        為什麼松觀家裡的東西會出現在這裡?答案其實很明顯了,就是這四個人搞的鬼。

 

        「是我們幫你帶來的。」

 

        「不用客氣了。」

 

        「請你在這裡把這個故事完成吧。」

 

        「記得一定要寫出我們想要的結局。」

 

        松觀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每次吸氣吐氣都充滿力道,胸口也激烈起伏,看來他的憤怒已經壓過了害怕的感覺,以松觀的龜毛個性,他絕對無法忍受保存在家裡的原稿被這群人隨便拿走。

 

        趁著松觀還沒開口罵這四個魔神仔之前,我搶一步先說:「你們想要怎樣的結局?」

 

        「這怎麼能告訴你?」

 

        「你們應該要知道的吧?」

 

        「寫出讀者想看的結局。」

 

        「這不正是小說家的工作嗎?」

 

        我原本想問出關鍵點,沒想到卻被他們反將一軍,我只好換一個方向再問:「如果他寫不出來呢?」

 

        「那就很抱歉了。」

 

        「我們就只能按照原本的結局那樣。」

 

        「點火。」

 

        「轟。」

 

        四人舉起右手,一起彈了一下手指,他們的手指就像是某種汽油彈開關,彈指過後,他們身後的樓梯驟然起火,我也可以感受到一股火光由外由下包圍了整間房間。

 

        我馬上打開這房間唯一的一扇窗戶往外看去,除了三樓以外,下面的一二樓已經全部起火,正在熊熊燃燒。

 

        再往遠一點的地方看去,羽隆正站在車外焦急地對我揮手,看到山莊突然起火,他鐵定嚇壞了。

 

        我對他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我們都很好,要他先待在車上不動。

 

        「放心,火還不會燒到這間房間。」

 

        「不過只是暫時的。」

 

        「你最好要快點開始寫了。」

 

        「完成新的結局後,我們會再過來的。」

 

        四人留下這幾句忠告後,便後退步下階梯,黃色雨衣的身影逐漸與樓梯上紅色的火海融合在一起。

 

        等四人完全消失後,松觀終於破口大罵:「到底在搞什麼!就一句你們不喜歡就要我重新想一個結局?你們算個屁啊?」

 

        「呃,松觀老師……」我盯著門口跟樓梯間的火焰,說:「我想你還是要快點寫比較好。」

 

        雖然燃燒速度緩慢,但是火焰確實在往房內侵襲。

 

        「要寫什麼?你剛剛沒聽到嗎?他們不喜歡原本的結局,難道我不需要時間思考新的結局嗎?」

 

        「你先按照原本的進度往下寫就對了,我會幫你想的!」

 

        聽到我願意幫他構思,松觀重重嘆了一氣,總算甘願地坐到椅子上拿起鋼筆,翻到稿紙還沒寫完的那一頁準備繼續寫下去。

 

        畢竟對於作家來說,動腦構思的部分總是比動手寫的部份還要辛苦。

 

        在松觀開始動筆之前,他先在腦中花了一些時間銜接劇情,才開始寫作,而我發現火焰的燃燒情形在他動筆後似乎稍有改變。

 

        「老師,可以請你稍微停筆一下下嗎?」

 

        「又怎麼啦?」松觀不耐地停下筆。

 

        「果然沒錯!」我回頭把我的發現告訴松觀:「當老師你動筆的時候,火就會停在原本的位置不動,但是老師你只要一停下寫作,火就會繼續往前燒。」

 

        松觀也明白我指的是什麼,這代表他必須一鼓作氣寫到結局,如果停頓次數過多的話,火就會不斷往房內延燒,我們都將葬身在這房間裡。

 

        「什麼屁東西,竟然叫我的手一直寫?難道普通人以為作家一整天都在寫東西嗎?」

 

        「嗯……一般人確實是這樣認為的,老師你現在先把擬定好的劇情都先寫出來,不要讓火繼續往裡面燒,我會幫你想出結局的。」

 

        我跟松觀的對話告一段落後,一直被我們忽略的以杰終於說話了:「對不起……我想我應該還在作夢吧?剛才那四個人是薩諾斯嗎?不然怎麼他們一彈手指就失火了?」

 

        我也希望自己是在作夢,但我們現在卻身處現實:「抱歉,以杰,你沒有在作夢,詳細經過等離開這邊再跟你解釋。」

 

        「不不不,我還是覺得我在作夢。」以杰說:「你看,火都燒到門口了,可是我沒有聞到半點煙味呀。」

 

        「因為那並不是真的火,而是魔神仔的火,他們所創造出來的東西跟現實中會有段差距,但這火還是會燒死人的。」

 

        「喔喔,」以杰似懂非懂地點著頭:「好吧,我一定是還在作夢。」

 

        看來我的解說反而對以杰造成了反效果,就連松觀都聽不下去了:「你們兩個可以閉嘴讓我好好寫嗎?還有你!最好快點給我想出另一種結局來,我可不想一直寫垃圾劇情拖時間!」

 

        「松觀老師在夢裡還是一樣兇呢。」以杰悻悻然地坐回床上,他醒來後所看到的事物實在太過虛幻,不管現在在他眼前發生什麼事,他都認定是夢境了。

 

        我決定讓以杰繼續去作夢,目前要先幫松觀構思出新的結局才行。

 

        「松觀老師,目前離結局還差多少字?」我問。

 

        「其實已經到了,今天晚上你跟那個警察來敲門的時候,我剛好收完中間的劇情,正準備開始寫結局的部份。」松觀刻意放慢下筆的速度,正在多加一些無關緊要的對話情節來拖時間,「你的頭腦最好動快一點,不然我會直接拿鋼筆捅你的腦袋,看這樣你會不會有靈感。」

 

        「我知道,請給我一點時間。」

 

        我轉動著腦袋中專門構思故事題材的區域,思考著《恐怖山》另一種結局的可能性。

 

        原本的結局中,管理員在被警方包圍的情況下選擇了自焚,並燒掉整棟山莊,而最一開始的那具無名屍「母親」則在警員的目睹下從燃燒中的山莊走出來,消失在山林內。

 

        如果魔神仔不喜歡這樣的結局,那要如何修改才好?

 

        不,等一下……或許目前不應該思考這個。

 

        現在要先想清楚的,是他們的目的。

 

        他們為什麼要松觀修改結局?難道這個故事的結局對他們來說有其意義存在嗎?

 

        最後的結局,山莊跟管理員不復存在,母親回到山中……

 

        或許他們想要的,是完全相反的結局。

 

        「松觀老師,我知道結局要怎麼寫了。」

 

        「真的?」松觀停下了筆鋒,但他馬上想起此刻不能停止寫作,又開始書寫起來:「我來把這一段收尾,你現在就跟我說,結局該怎麼寫?」

 

        「重點在於,不能讓山莊被燒毀,必須讓山莊成為登山客的惡夢才行。」我說:「你後面就這麼寫,警方大隊人馬上山搜查卻找不到那間山莊,只好下山,但是後續的登山客上山後,山莊卻又重新出現,而進入的登山客後就再也沒有出來,就算警方再度上山搜查,還是找不到山莊,山莊變成了專門捕食登山客的死亡之所,久而久之便沒有人敢再登上這座山了。」

 

        「這算什麼?都市傳說式的結局嗎?」松觀以貶低的語氣評論道。

 

        「松觀老師,看不起都市傳說可是會吃虧的。」我繼續說著:「總之,先照著我所說的寫吧,這應該就是他們想要的結局了。」

 

        不管松觀喜不喜歡這個結局,他也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只見他一咬牙,緊握著鋼筆開始奮筆疾書,既然已經知道結局該怎麼寫,就不需要再拖延劇情了。

 

        當松觀用筆飛速爬著格子時,我的腦袋並沒有閒下來。

 

        魔神仔特地找上松觀,並以他的《恐怖山》故事為基礎建造這間山莊,還特別要求松觀更改故事的結局。

 

        這一切難道只是為了好玩嗎?我覺得不太可能。

 

        在這件事的背後,一定有某種陰謀,我隱約可以推敲到這陰謀的邊緣,但卻無法觸碰到他的主體。

 

        這些在山中以玩弄人類為樂的魔神仔,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當我的思緒在努力試著勾勒出這個陰謀背後的計劃時,松觀完稿了。

 

        「寫完啦!」松觀把鋼筆往桌上一丟,雙手往上一舉,比出「萬歲」的姿勢,大聲喊道:「終於!我的手痠死了!」

 

        我沒想到松觀會這麼快就寫完,他一定沒有描寫故事的細節,而是用簡易大綱的方式直接把結局帶過去,雖然有點混,但確實是寫完了。

 

        那麼,魔神仔的回應會是如何呢?

 

        我看向樓梯口,火焰並沒有往房內燃燒,而是像煙火般爆出了四團黃色的火花。

 

        那四名身穿小飛俠雨衣的怪物從火花中竄出,再次出現在樓梯口,他們踏過火焰步入房間,松觀迫不及待地拍打著書桌上的稿子:「喂!我已經寫完了,你們快點來看呀。」

 

        四人一起搖著頭,分別說著:

 

        「我想不需要看了。」

 

        「因為我們相信。」

 

        「你最後所寫的結局。」

 

        「就是我們想看到的。」

 

        看來剛剛我跟松觀的討論過程全被他們看在眼裡,我的建議果然是正確的。

 

        四人接著又問:

 

        「請問這本書。」

 

        「會出版吧?」

 

        「會賣出去吧?」

 

        「會大賣吧?」

 

        松觀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服輸,自尊讓他挺起了胸膛,自豪地說:「你們問這什麼屁!當然會大賣啊!這可是我這輩子最拼命寫的一本書了!」

 

        四人臉上那不規則形狀的嘴巴一起露出了陰森的笑容。

 

        「那就太好了。」

 

        「請一定要記得。」

 

        「要維持這個結局。」

 

        「不然我們會去找你的。」

 

        他們在留下這段類似威脅的宣言之後,房間內吹起了我最期待的那股陰風。

 

        四人的身影也隨著再次出現的這陣風而消散,除此之外,樓梯上的火也被吹熄了,露出了平整的木階梯,整間山莊恢復到了原本的模樣,剛才的惡火彷彿只是一場幻影。

 

        眼看惡火退散,要離開只能趁現在了。

 

        松觀馬上收拾桌上的原稿及鋼筆,我則扶起床上的以杰,以杰還滿臉迷糊地問我:「現在要去哪?我為什麼還沒醒?」

 

        以為自己還在夢境中的以杰胡言亂語,我乾脆也用胡言亂語來回答:「你沒看過全面啟動嗎?現在要帶你回夢的上一層了啦,走吧。」

 

        「喔喔!上一層是什麼呀?我怎麼想不起來?」結果以杰還真的以為自己身處於多層夢境裡,我就這樣哄著把他帶下樓。

 

        下樓離開山莊時,原本堆滿一二樓的登山客屍體都不見了,但這樣空蕩的情形並沒有讓我的心情好一點,反而讓我擔心管理員會不會突然從臥室或是餐廳裡殺出來。

 

        不過還好,我們三人順利地走出了山莊的大門。

 

        看到我們走出來,羽隆馬上跑到我們身邊:「怎麼樣?一切都結束了嗎?」

 

        「我也不確定。」我露出沒有把握的苦笑:「沒關係,等一下開車離開的時候就知道答案了。」

 

        回到羽隆的車上以後,獲救者中唯一一個意識清楚的宏年問:「所以我們六個人都要坐這台車嗎?我跟另外兩個人的車該怎麼辦?」

 

        「之後有機會你再上來找吧,現在的我們不應該分開行動。」駕駛座上的羽隆放下手剎車,打檔準備開車離開。

 

        「呃,那就算了,我再也不想來這裡了……」宏年吐著舌頭,他之後應該打死也不敢再踏足山區了。

 

        羽隆把車開上道路以後,坐在後座的我仍把一顆心懸在半空中,因為我不確定這一切到底結束了沒。

 

        如果順利下山,就代表結束了,如果又繞回山莊前面,就代表還有得玩……

 

        在後座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宏年、恆婉跟以杰,還好羽隆車子的後座空間夠大,並不會覺得很擠。

 

        坐在副駕的松觀也沒閒著,一直用鋼筆在原稿上塗塗改改,應該是在修稿,也許他在下山後就打算用最快的速度讓這本書出版吧。

 

        在下山的路途中,車上的我們完全沒交談。

 

        直到山腳下那間便利商店的招牌終於出現在道路前方時,我們才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我更差點在車上直接歡呼,這種感覺就像當兵在新訓單位裡被關了一個月後,放假出來看到電線桿、變電箱一樣。

 

        確定已經脫離山區以後,羽隆更是加快了油門,因為當務之急是要把後座的三個人送到醫院,而不是歡呼慶祝。

 

        但在脫離險境的喜悅之餘,我的心裡仍有著沉重的擔憂。

 

        細細整理這件事情,就會發覺在這背後一定有整套的計劃存在。

 

        這一切真的結束了嗎?或只是另一場事件的序曲?

 

 

 

 

 

 

******

 

 

        將宏年他們三個送到醫院後,羽隆說後續警方會自行處理,我便自己叫計程車回家了。

 

        到家後我先把「今天晚上很累,明天下午再去出版社找你解釋」的訊息傳給老熊,然後直接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今晚對我來說真的是太漫長,也太折騰了。

 

        我一覺直接睡到中午起床才去洗澡,並在附近的便利商店吃完午餐,再前往詭誌出版社報到。

 

        當我出現在出版社的時候,老熊、夜貓子跟其他人都蜂擁而上要聽我說昨晚的經歷,只有酒鬼還淡定地留在自己的座位上,仿佛他根本不在乎我的生死。

 

        不過我知道,要是我過了一天還沒回來,第一個衝上山去找我的絕對會是他。

 

        這次的事件聽在其他人的耳裡,或許只是一場跟魔神仔鬥智的山野奇談,但對親身經歷過的我來說,卻是一場生死大戰。

 

        而且這場戰爭還沒打完。

 

 

 

 

 

 

******

 

 

        三個月後,《恐怖山》出版了,而且毫無意外的暢銷,成為恐怖小說書迷之間的搶手貨。

 

        松觀在書中保留了我所建議的結局,用都市傳說的風格作為結尾。

 

        隨著這本書的出版,這起事件背後所隱藏的陰謀也慢慢浮出水面。

 

        打鐵趁熱,松觀的出版社也在這時幫他舉辦了新書座談會,我理所當然地被老熊派去參加。

 

        而讓人感到意外的是,我竟然在會場的茶水區遇到了羽隆,這是我們下山後的第一次碰面。

 

        我問他:「你怎麼會來參加松觀的活動?你變成他的讀者了?」

 

        羽隆一本正經地說:「你放心,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不然呢?你會出現在這裡總有理由的吧?」

 

        我咄咄逼問,羽隆這才跟我說出他會在這裡的原因:「我是來觀察松觀的,最近出了些事情,讓我對他很在意。」

 

        「為什麼?松觀做了什麼嗎?」

 

        「我們到旁邊聊。」羽隆倒了兩杯飲料,然後拉著我坐到最後面的位置跟我解釋最近所發生的事情。

 

        羽隆說,在松觀的新書出版後,警方陸續接到一些奇怪的報案。

 

        這些報案多半都是登山客打的,雖然發生的地點不一樣,但內容都大同小異:「在山區迷路時,目擊到不明山莊以及可疑人士。」

 

        「其中有好幾位目擊者都拍下了照片,你自己看。」羽隆點出手機裡的照片,有好幾張都是建築物的外觀照,而這建築物無疑就是當晚的那間山莊。

 

        其中一張照片更在山莊的門口拍到一個清楚的人形,我只看一眼就認出那是山莊管理員的背影。

 

        「這件事還沒鬧大,但遲早會透過網路傳到全世界,你覺得呢?」羽隆收起手機,詢問我的看法。

 

        這時,我只覺得我的腦袋爆炸了。

 

        山莊從故事裡跑到現實中,被人所目擊,藉由各種管道流傳,成為真正的都市傳說……我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風海?你有什麼想法嗎?」羽隆看我沒有回應,又問了一次。

 

        將細節一一拼上後,我露出了苦笑:「我只能說,我們讓那些穿小飛俠雨衣的傢伙得逞了。」

 

        讓那間山莊變成真實的都市傳說,就是魔神仔真正的目的。

 

        就如同《恐怖山》的結局裡所寫的那樣,山莊必須永遠存在,永遠的成為登山者的惡夢。

 

        這件事,從一開始失蹤的那三個人開始,就都是算計好的。

 

        魔神仔特地選了三個跟松觀有關的人,為的就是要先逼松觀下山,再逼松觀進入山莊修改結局,因為這本書會是幫山莊打廣告的最佳工具。

 

        在這本暢銷書跟目擊者的喧染下,山莊很快會被世人知曉,到時如果有「松觀所寫的《恐怖山》是真實故事」的傳言出現也不足為奇。

 

        到時每個人都會知道山上有一間神出鬼沒的山莊,裡面堆滿了屍體,還住了一個瘋子管理員。

 

        久而久之,就不會有人敢再貿然上山了。

 

        「但是我不懂呀,」聽完我的解釋後,羽隆問:「這樣對那些魔神仔有什麼好處?他們不是最喜歡誘拐戲弄人類了嗎?」

 

        「是嗎?如果說……他們本來就不喜歡人類在山上到處亂晃呢?」我說:「他們對人類所玩的那些把戲,為的就是要嚇阻人類,結果我們偏偏不怕,還一直往山上闖。」

 

        說到這邊,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也許,紅衣小女孩、玉山小飛俠跟人面魚,都是魔神仔利用類似的手法散佈到人類世界的都市傳說。

 

        沒想到人類還是不怕,所以魔神仔這次又創造了一個都市傳說,也就是會殺人的恐怖山莊……

 

        「恭喜,我們跟魔神仔一起完成了新世代的都市傳說呢。」我伸手在羽隆的肩膀上拍了兩下。

 

        羽隆尷尬地微微一笑:「如果之後有版權金可以收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前方的講台這時傳來了麥克風試音的聲音,松觀的座談會準備要開始了。

 

        羽隆站了起來,說:「看來我再繼續盯著松觀也是沒有意義的,是吧?」

 

        「是啊……不過仔細想想,他才是這件事的最大獲利者,先是新書大賣,再等這個傳說流傳到一個層級之後,就會等著拍電影了,就跟之前那些傳說一樣。」我說著,心裡則希望自己也能有這樣的一天。

 

        「既然沒有意義,那我要先走了。」

 

        「你等一下打算去哪裡?」

 

        「我要先問女朋友下班了沒,如果她下班了,就找她去看部電影。」

 

        「女朋友?」

 

        「是啊,我追恆婉可是追了三個月耶。」

 

        羽隆擺出好久不見的何瑞修插腰動作,嘴角幸福地往上揚起。

 

 

 

 

 

 

 

 

 

 

 

 

 

 

 

===================

 

 

 

大家好,我是阿攤。

 

恐怖山的故事到這邊正式結束了,感謝這六個禮拜以來的光顧。

 

這次很難得的,感覺到自己寫出了稍微有趣的結局。

 

下禮拜三暫時休息一週,之後見!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天天開心
  • 恭喜風海成功完成任務,不過獲利的好像是松觀老師、出版社和 羽隆...
    下周三要休刊...那只能等兩個星期後見了~期待接下來的作品。
  • 風海本來就是蠻苦命的 XDD

    於 2018/09/11 05:13 回覆

  • Mr.信
  • 真的很精彩。個人覺得這部恐怖山不只是松觀的經典也是攤大的經典呢,攤大好棒!(一直在追攤大的故事唷!’)
  • 之後會再努力想出更經典的題材啦....總不能寫一部就停在這邊了XD

    於 2018/09/11 05:13 回覆

  • 訪客
  • 很新奇的都市傳說,不一樣的風格更有趣了~
    可是攤大為什麼要提復聯三,超級虐啊QAQ
  • 沒關係啦,下一集大家就會回來的!

    於 2018/09/11 05: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