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53079_174705853482400_2969482372036165632_n.jpg

 

        多虧了智慧型手機的發明,讓人們在各種場合的等待過程中比較不會那麼無聊,沒事做的時候只要拿起手機一點,就可以輕鬆打發時間。

 

        不過還是有部份人,就算擁有智慧型手機,仍不被科技給誘惑,堅持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不輕易低頭滑手機。

 

        夜貓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正在手機上看著媒體今天對詭誌的各種報導時,坐我旁邊的夜貓子用手肘頂了我一下,問:「風海,你的朋友快到了嗎?」

 

        我收起新聞的視窗,點出剛收到的訊息:「他們說再過五分鐘就到了,路上有點塞車。」

 

        「那是多久之前收到的?」

 

        「嗯……七分鐘前。」

 

        「看來我們還要等一段時間囉。」夜貓子雙手抱在胸前,不置可否地說:「五分鐘是拖延者的最好藉口,不管是約會或是起床,他們總是在堅持那五分鐘。」

 

        「他們又不是本地人,搞不好計程車司機帶他們繞路了也不一定。」

 

        雖然不明顯,但我還是可以聽出夜貓子語意中的不悅。我把手機收起來看向餐廳門口,但還沒看到我們等的人出現。

 

        我跟夜貓子正坐在新德市一間高級牛排餐廳,這裡的價位跟餐點品質都很高檔,若不是有重要的朋友來訪,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踏入這間餐廳用餐。

 

        因為我們想等人都到齊之後再點餐,所以桌上除了餐具跟冰檸檬水之外什麼都沒有,看到其他桌的客人都已經在切牛排,我的肚子也忍不住快叫出來了,只能喝水止飢,畢竟為了這一餐,我中午可是什麼東西都沒吃的。

 

        夜貓子也閒得發慌,為了轉移注意力,她問起了今天的事:「你們今天去找的那個計程車司機,你覺得他說的是實話嗎?」

 

        「應該吧,我們問話時,酒鬼就坐在他正後方,他不敢說謊的,就算他說謊,老熊跟酒鬼也會馬上識破。」一時間沒手機可以滑,我的手反而閒不下來,開始翻起了菜單,並一邊補充後續:「不過我們之後還有互相討論過,我們認為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一定撒了很多餌出去,受害者絕對不只兩個人。」

 

        今天找完岳航後,我、老熊跟酒鬼找地方討論了一下對於這件事的看法。

 

        影之蠊的管理員,絕對就是這件事的主使,但為何在岳航之後,隔了十二年才有其他受害者?在這十二年間,影之蠊的管理員跑去哪裡了?

 

        我們一致認為,岳航正是影之蠊所逼迫的第一個受害者,而在岳航的事件之後,影之蠊管理員發現,如果要逼迫受害者真的下手去傷害無辜的人,那在洗腦跟威脅的部份就要再加強。

 

        如果沒有達到一定的效果,就會像岳航那樣失敗收場。

 

        在這十二年的時間裡,影之蠊管理員一定不斷修正他洗腦受害者的方法,確保受害者能照他的計劃那樣去犯案,而且在犯案後能保持沉默,不會跟警方透漏任何線索。

 

        就跟書局的那名少年一樣……

 

        誰知道影之蠊在這十二年的時間裡撒了多少餌出去,又有多少被洗腦的受害者在暗中蠢蠢欲動?

 

        他的手段真的就跟蟑螂一樣,就算人們知道自己的家中有蟑螂,但卻不知道牠們的數量,也不知道牠們藏在哪裡。

 

 

 

 

 

 

********

 

 

        過了十分鐘之後,我們等的人終於來了。

 

        只見羽隆牽著恆琬,兩人小跑步慌張地進入餐廳,門口的服務生跟他們講了幾句話之後,便將他們兩人帶到我們的座位旁邊。

 

        「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司機一直跟我們說再五分鐘就到了,沒想到他會開這麼久。」羽隆一邊道歉一邊幫恆琬拉椅子,兩人都坐下之後,還是不停地跟我們道歉。

 

        「沒關係,你們先看菜單吧,等等再一起點餐。」夜貓子把菜單翻開,幫忙介紹套餐的樣式,因為剛剛在等待的時候,夜貓子已經把菜單翻過不只十遍了。

 

        跟服務生點完餐後,在送餐前的這段空檔,我們聊起了一起經歷過的《恐怖山》事件,羽隆形容著那些驚險刺激的片段,讓當時唯一不在場的夜貓子也聽的津津有味。

 

        等前菜、沙拉跟濃湯都陸續送上來後,羽隆的話鋒一轉,問道:「風海,你們公司的情況還好嗎?我看到今天有很多新聞台都去採訪一個立委,那個立委說什麼詭誌是敲醒社會道德的一記警鐘,以後要立法全面禁止這種形式的文學書籍。」

 

        事實上,羽隆之所以會在今晚跟恆琬一起來到新德市,正是因為擔心這場風波對我的影響,所以才特地過來找我。

 

        畢竟,在《恐怖山》事件中若是沒有我的話,他們兩個很有可能無法平安下山,更不用說成為一對情侶了。

 

        「我知道那個立委的新聞,你們還沒到的時候,我剛好看到這件事在各討論區洗版。」我淡淡說著。在這件事發生後,我已經知道某些外表看起來德高望重的傢伙,其實都沒什麼腦子,情緒也因此沒那麼激動了,「你們不必擔心我們的事情,我們正在用自己的方法查出真相。」

 

        夜貓子則反問羽隆跟恆琬:「那你們兩位有什麼獨家消息嗎?身為警官跟前記者,應該也有不少管道可以拿到情報吧?」

 

        「啊,很抱歉……」羽隆像是因為幫不上忙而感到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頭:「我不隸屬新德市,官階也沒那麼高,所以所知有限。」

 

        「我也是……我之前沒有跑社會新聞這一塊,所以也沒管道能幫上忙。」恆琬也滿臉歉意地說。

 

        不過羽隆很快又把頭抬起來,說:「不過我們這次休假會在新德市待幾天才走,如果這段期間風海你需要幫忙的話,不用客氣馬上跟我們說。」

 

        「待幾天嗎?但新德市這裡可是沒什麼好玩的喔。」夜貓子說。

 

        「放心吧,在經歷過《恐怖山》之後,我就變成詭誌的忠實讀者了,我甚至去舊書店把之前的刊號都補齊了。」看來羽隆這次是有備而來,「看完詭誌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新德市的特產是都市傳說,我已經跟恆琬規劃好,要去好幾個都市傳說的發源地探險看看了。」

 

        一聽羽隆這樣說,我跟夜貓子都不約而同地笑了,我們實在不忍心揭穿,詭誌早期刊登的許多都市傳說,其實都是老熊穿鑿附會寫出來的。

 

        服務生在這時開始把主菜端上來,而我的手機也剛好接到了電話。

 

        「是老熊打來的,我出去接一下。」我小聲地跟夜貓子交待後,便走出餐廳接電話。

 

        接起電話後,我還沒開口,老熊就迫不及待地說:「風海,有個好消息,陳希的那個學弟在暗網裡查到線索了。」

 

        「喔?什麼線索?」

 

        「現在還說不清楚,不過我覺得這條線索很眼熟,我好像在詭誌曾經刊出的專欄裡看過類似的東西,我正在出版社裡查之前的資料,應該很快就有答案了。」

 

        「你在詭誌?」我驚訝道:「你不怕被媒體堵到嗎?」

 

        「別擔心,我特地在外面繞了好幾圈,確定沒有媒體守在門口後才進來的,我在辦公室裡也沒開燈,只有開螢幕,外面根本看不到出版社裡有人。那些媒體可能覺得與其浪費多餘人力守在門口,不如用攻擊性的報導把我們逼出來還比較有效率。」老熊問:「你現在有跟其他人待在一起嗎?」

 

        「我跟夜貓子正在外面吃飯。」

 

        「那好,你跟夜貓子說,明天早上到你家集合,我會負責通知酒鬼,到時我再把查到的資料一起帶過去。」

 

        「只有我們四個嗎?其他人呢?」我指的是蘇羿、笑笑及陳希她們。

 

 

        老熊沉默了好一會兒,有一段時間我只能聽到他在電話另一端打鍵盤跟點擊滑鼠的聲音,直到他深呼吸一口氣後,才說:「其他人就不用通知了,因為他們跟我們不一樣……如果詭誌真的熬不過這次,他們幾個還有其他更好的地方可以去,但我們唯一僅剩的只有文字了,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要讓讀者能看到詭誌的故事,但我無法保證接下來的過程完全沒有風險,所以之後的事情就由我們四個來處理就好了。」

 

        「……我知道了。」我實在無法反駁老熊的話。

 

        掛掉電話後,我走回座位,其他三人已經拿著刀叉在切牛排了。

 

        在這個時刻,其他人心裡一定都想知道剛剛的電話是誰打的,也不等他們問,我主動說:「抱歉,剛剛是我們老闆打來的,他查到新線索了。」

 

        說完後,我低聲對夜貓子說:「老熊回詭誌去查資料了,他說明天早上一起到我家集合,他會把新的線索一起帶過去。」

 

        再看羽隆,他嘴裡雖然咬著牛排,不過他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享受牛排的味道,而是在好奇我們到底查到了什麼線索。

 

        但他也很清楚,我不能輕易告訴他。

 

        老熊說的沒錯,詭誌的事情,就應該交給我們幾個寫小說的來解決。

 

 

 

 

 

 

 

 

********

 

 

        餐敘結束後,我跟羽隆推薦了幾個新德市的夜間景點,讓他可以帶恆琬去逛逛。

 

        我跟夜貓子則各自回家,雖然回到家的時間才不過十點多,但我決定早點洗澡上床睡覺,備足精神好迎接明天的難題。

 

        我一躺到床上後,很快就入睡了。

 

        然後,也很快的做了惡夢。

 

        一開始,我還不確定那究竟是夢,或是靈魂出竅的體驗。

 

        我整個人浮在天花板上,看著躺在床上的自己。

 

        然後,房間四處發出了密集的細小聲響,像是織布正在摩擦的聲音。

 

        這聲音非常耳熟,似乎常常在深夜睡夢中聽到過。

 

        我還在尋思這到底是什麼聲音時,發出這些聲音的物體,在下一秒就如海嘯蓋頂般現身。

 

        成群的蟑螂從床底、排水孔、冰箱後方等牠們最常藏匿的地方一窩蜂竄出來,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爬上床,迅速淹蓋我的身體,整張床在轉眼間被油亮的烏黑所覆蓋。

 

        而在這片烏黑底下,我彷彿能聽到牠們在啃咬我的身體的聲音。

 

        我在此時從惡夢中驚醒,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檢查整張床,看有沒有蟑螂的蹤跡。

 

        不過還好,床上連隻螞蟻也沒有。

 

        我看向時鐘,時間才剛過午夜十二點,我才睡了兩個小時不到。

 

        是因為今天知道了影之蠊的事情,所以才做了跟蟑螂有關的惡夢嗎?

 

        我在腦中努力把蟑螂的影像壓縮到其他空間,並聯想其他的事物,試著再度入睡。

 

        但就在我再次閉上眼睛前,我整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瞪著書桌上的電腦螢幕,整個人全身血液倒流,我甚至無法確定自己的心臟還有在跳動。

 

        此刻我所感到的恐懼,已經遠遠超過了剛剛所做的惡夢。

 

        在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WORD檔,上面以斗大的粗黑字體打著一段話:

 

        「誰規定蟑螂一定要懼怕人類?如果蟑螂的天性是吞噬人類的話,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的目光停留在那段字上,不斷反覆深呼吸,然後我離開房間,到家裡各處檢查每一扇窗戶,以及大門的情況。

 

        檢查完畢後,我回到房間,繼續盯著螢幕上的字。

 

        門窗的鎖都好好的,紗窗也沒有被破壞的情形……如果沒有人偷溜進來,那他們是怎麼在我的電腦上留下這段文字的?

 

        不,或許現在需要更進一步思考的是這段文字所代表的意思。

 

        我從床頭櫃上拿起手機,先打給了老熊。

 

        重複撥了四五通之後,老熊都沒有接電話。

 

        「老熊這傢伙,該不會又在詭誌裡睡著了吧?」我碎唸,之前老熊在趕出刊的時候,就曾經忙到直接在詭誌裡過夜。

 

        我換打給夜貓子,夜貓子倒是一下就接電話了。

 

        「妳睡了嗎?」我問。

 

        「還沒,我正在床上看書,等等就準備睡了。」夜貓子的聲音還很有精神。

 

        「鶴瑩呢?」

 

        「她已經先睡了,出什麼事了嗎?」

 

        「妳的電腦是放在書房裡吧?我需要妳去檢查一下。」

 

        「風海,發生什麼事了?」夜貓子的聲音嚴肅了起來,她知道我不會沒事提出這種要求的。

 

        「相信我,妳去看一下就對了,然後告訴我有沒有異樣。」

 

        夜貓子沒有再說話,我從話筒中聽到了她下床的聲音,以及她離開房間走向書房的腳步聲。

 

        最後,是她推開書房的門的聲音。

 

        「風海。」

 

        「我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螢幕上有什麼?唸給我聽。」

 

        夜貓子像在朗誦般,一字一句清晰地說:「誰規定蟑螂一定要懼怕人類?如果蟑螂的天性是吞噬人類的話,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果然是一樣的句子,而且這段話還有著十足的宣戰意味。

 

        「我這裡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我說:「我剛剛打給老熊了,但他沒接。」

 

        「他該不會還留在詭誌裡吧?」

 

        「應該吧,我很擔心,等一下我就過去詭誌找他。」

 

        「我也一起去。」

 

        「不,妳留在家裡陪鶴瑩會比較保險一點。」

 

        「我會把鶴瑩叫起來,讓她去笑笑那裡過夜,這樣比較安全。」

 

        「……好吧,那等等見了。」

 

        掛掉電話後,我用最快的速度換完衣服準備騎車出門。

 

        在出發前,我打了通電話給酒鬼,想問他那邊是不是也發生了同樣的狀況,但酒鬼沒接電話。

 

        雖然說酒鬼本來就常常找不到人,但偏偏在這緊要關頭聯絡不到他,讓今晚又多添一個變數。

 

 

 

 

 

 

 

 

********

 

 

        空氣中刺鼻的燒焦味。

 

        急促的警鈴聲。

 

        遠處的火光。

 

        當我加速,跟詭誌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時,這些徵兆也就越來愈清晰,提醒著我詭誌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不可能是詭誌吧?應該只是附近的另一棟建築發生了火災而已,剛好與我要去的方向一樣而已……

 

        就算我怎麼努力說服自己,就算我再不願意接受,當我抵達詭誌後,仍要接受眼前的事實。

 

        詭誌正被大火吞噬,好幾台消防車停在路上,好幾名員警圍起封鎖線,要圍觀的民眾退後一點。

 

        我停好機車,但卻沒有力氣從車上跨下來。

 

        我看到火苗從一樓的辦公室中竄出,二樓也陷入火海,原本從窗戶應該可以看到我跟夜貓子的座位,但現在,濃煙跟火舌完全蓋住了我們的座位,所有東西都在燃燒。

 

        「風海!」

 

        我不知道看著燃燒中的詭誌發呆了多久,當夜貓子到我身邊叫我的名字時,我才清醒過來。

 

        「怎麼樣?你有找到老熊嗎?」夜貓子向我問道,但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無法言語,更無法思考,甚至無法接受詭誌在我眼前燃燒的事實,我希望我只是在作夢,這一切都只是那個蟑螂惡夢的延續。

 

        我寧願回到床上被蟑螂噬咬,也不願接受這個現實。

 

        「跟我來。」看到我無神的模樣,夜貓子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下車,帶著我往封鎖線走去。

 

        在封鎖線旁,有幾名消防員正在對話,夜貓子帶我來到他們身後,大喊:「抱歉!我們是這裡的員工,可以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其中一名消防員轉頭看向夜貓子:「你們是這家出版社的員工?」

 

        「對,你們可以登記我的證件,要是我們說謊的話,我們願意承擔所有法律責任。」

 

        「請等一下。」那名消防員轉頭回去,跟其他人討論了一下,又透過對講機講了幾句話之後,才轉過頭對夜貓子說:「如果你們真的是這裡的員工的話,可能要先請你們幫忙一下,我們在一樓找到一具沒有被燒毀的遺體,能請你們幫忙辨識一下身份嗎?」

 

        「沒問題。」夜貓子沒有任何遲疑,馬上答應。

 

        我訝異地看著夜貓子:「妳要……」

 

        「我去就可以了。」夜貓子緊握住我的手,「不管那是誰,遲早都要確認的,你在這邊等我回來就好。」

 

        「嗯……」我把想說的話壓抑在喉嚨裡。

 

        我必須承認,在面對真正殘酷的事情時,我變軟弱了,但夜貓子從一開始就是比我還要堅強的人。

 

        「請跟我來。」消防員拉起封鎖線讓夜貓子通過,並領著夜貓子走向停在另一頭的救護車。

 

        夜貓子的身影在與其他消防員的交錯之下,很快消逝在另一頭。

 

        留在原地等待的我,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滿腦子胡思亂想。

 

        在一樓的遺體……會是誰?

 

        是目前完全聯絡不到的老熊或酒鬼?或只是個陌生人?

 

        詭誌的火災是有人故意縱火嗎?還有在電腦螢幕上所出現的那段文字,到底是……

 

        我試著在腦中把這一切連接起來。

 

        如果蟑螂的天性是吞噬人類的話……這句話無疑是在宣戰,影之蠊的管理員知道我們快查出他的底細了,所以才對我們發動攻擊。

 

        這場火災,可能就是來自影之蠊的反撲。

 

        我腦中的想法不再這麼混亂,慢慢把詭誌的火災整理出原因,而夜貓子在這時回來了。

 

        她的眼睛很紅,幾滴眼淚圍著眼眶在打轉,看的出來她正極力忍耐。

 

        一看到她的表情,我就心裡有數了,我們必須要迎接最壞的後果。

 

        夜貓子走到我面前,在說出那個名字時,她終於忍受不住自己的情緒,發出最悲痛的哭嚎。

 

        「那是老熊……」

 

        我把夜貓子緊緊抱在懷中,跟著她一起流淚。

 

        透過被眼淚蓋住的視線,我看到詭誌內的火勢仍熊熊燃燒。

 

        這把火似乎不甘只燒掉詭誌的建築,更要把詭誌的未來完全燒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訪客
  • 老熊假死?!
    老熊還會回來嗎
    我捨不得他們結束
    然後我真的很討厭蟑螂
    斷在這裡讓人真的很絕望耶
    感覺真的是最終刊了
  • 訪客
  • 老熊假死?!
    老熊還會回來嗎
    我捨不得他們結束
    然後我真的很討厭蟑螂
    斷在這裡讓人真的很絕望耶
    感覺真的是最終刊了
  • 是的,老熊不是假死,是真的離開了...

    於 2018/11/21 00:40 回覆

  • 霓詩
  • 我倒是認為,死的那位只是個替身(對吧!對吧
  • 不,是真的老熊喔..

    於 2018/11/21 00:40 回覆

  • SS
  • 死掉的其實是小熊吧????? 老熊還會回來吧 ???!!!!!!
  • 老熊確定不會回來了,不過小熊是什麼XD

    於 2018/11/21 00:43 回覆

  • 天天開心
  • 老熊居然領便當了,救人無數的老熊...這個真是令讀者太桑心了....
  • 雖然很悲傷,但老熊的離開對未來來說是有意義的...

    於 2018/11/21 00:44 回覆

  • 尼膩
  • 啊啊怎麼會這樣QQ
  • 故事就像人生,看的時候本來就不知道下一章的內容...

    於 2018/11/21 00:44 回覆

  • 橘菱
  • 天啊為什麼要逼哭人啦><
    我以為詭誌的人一個都不會少耶....
  • 畢竟還是恐怖小說.....像一些長壽的影集,也是會有固定角色離開的...

    於 2018/11/28 05:22 回覆

  • 微糖熱奶茶
  • 老熊QAQ無法接受老熊就這樣領便當了我以爲他會跟詭誌伙伴們一起迎向光明未來
  • 故事就像人生,進行的過程一定會有人離場,比我們先到另一個世界去....留下來的角色則繼續他們的故事。

    於 2018/12/22 04: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