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21464_2314162675478951_1678903665194172416_n.jpg

 

        「沒想到會搞到這麼慘,是吧?」老熊說。

 

        我跟老熊並肩一起站在被燒毀的詭誌出版社對面,隔著道路觀望著這棟六年來帶給我許多回憶的建築物。

 

        老熊伸手指向二樓,那裡原本有兩扇大窗戶,可以直接從一樓看到我跟夜貓子的座位,但現在卻只能看見焦黑的斷壁殘垣。

 

        「還記得你來的第一天,我從二樓看到你出現,就興奮地對你一直揮手……當時的我對於你要加入詭誌這件事,是真心感到開心。」

 

        老熊說起這段往事,語中有著藏不住的喜悅,但隨著他陸續的回憶,語氣卻越來越悲傷:「但接著,紅點事件很快就發生了,筱柔先離開了我們……然後其他事件就像跑馬拉松一樣,毫不停歇地找上我們,有時我真的很懷疑,你這傢伙的身上是不是真的附著什麼神秘的力量,才會走到哪裡都出事。」

 

        我聽老熊說著這些往事,幾滴眼淚突破了我的堅忍,偷偷溜出眼眶,我擦拭著眼睛,說:「老熊,你連死了也要這樣挖苦我嗎?」

 

        「這次的受害者可是我耶,讓我挖苦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老熊死了。

 

        就算我再怎麼不想接受,但他是真的離開我們了。

 

        但有一部份的老熊仍活在我的腦海中,此刻站在我左邊跟我對話的,正是那一部份的老熊。

 

        如果他現在仍活著,也絕對會說這樣的話。

 

        「風海,我知道我的死對於大家來說是很殘酷的事實,但我希望你們不要看的太重。」老熊把兩手插在口袋裡,一副看開生死的灑脫模樣,說:「我需要你盡快忘掉我的死亡,繼續做你該做的事,讓社會大眾知道詭誌是清白的,我創立詭誌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製造思想異常的殺人犯,而是單純為了把有趣刺激的故事帶給每個讀者……就這麼簡單而已,就算詭誌這幾年都沒賺太多錢,但我一直堅持在這條路上。」

 

        不知不覺中,老熊在我左側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也越來越淡,但他所講的話依舊強而有力:「不要讓我的死毫無價值,風海,在這件事結束之後,我需要你帶領大家讓詭誌重生,讓支持我們的讀者繼續信任我們。」

 

        老熊的身影,隨著最後的句子而完全消失了。

 

        但在這時,我的右側傳來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就算你在這裡站一整天,這間出版社也不會自動重蓋,老熊更不可能死而復生。」

 

        男人的聲音帶著重重的沙啞,像是吸了六十幾年菸的老菸槍,

 

        我想要把頭轉向右側看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但我只稍微瞥見對方的側臉,那男人馬上阻止我:「你還是不要轉頭過來比較好,最好假裝我們兩個只是陌生人,畢竟老熊死後,我跟你們出版社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嗯。」我把頭擺回前方,但剛剛那一瞥,已經足夠讓我認出對方身份了。

 

        我跟他之前曾在詭誌一樓擦肩而過,他正是老熊在警界的友人,也就是專門向詭誌提供警方情報的那名線人。

 

        「既然沒有任何關係了,那你來找我幹嘛?」我繼續看著被燒毀的詭誌,「警方不是把我們這些詭誌的員工當成敵人嗎?」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昨晚夜貓子確認老熊的身份以後,警方就把詭誌的員工隔絕在外,禁止我們探視老熊的遺體,堅持只有老熊的家人才可以辦理後續的手續。但我們卻完全不知道老熊家人的聯絡方式,畢竟老熊從來沒提過他的家庭,在他的人生裡只有詭誌,我們對他來說就是最親的家人。

 

        男人解釋道:「你誤會了,警方並沒有把你們當成敵人,而是因為老熊的死有疑點。」

 

        「疑點?老熊的死因難道不是因為有人縱火嗎?」

 

        「我會解釋的,你先等一下。」男人突然像是有痰卡在喉嚨裡面,咳嗽了幾聲後,繼續說:「老熊之前對我很好,所以我決定好人當到底,先告訴你幾件消息,首先,老熊的後事你們不用擔心,我已經聯絡老熊的妻子了,她應該會在今天到達新德市,並且接受警方的安置。」

 

        聽到這些話,我內心的驚訝程度不比昨晚看到詭誌失火時的心情。

 

        之前我跟老熊在《一人捉迷藏》事件的尾聲時,老熊跟我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有過女兒,也有過妻子,只是她們都離開我了。」

 

        當時我的理解是她們已經去世或離婚了,因為怕太接近老熊的隱私,所以我沒有多問。但現在聽男人的說法,老熊跟妻子似乎只是分居,而沒有離婚。

 

        男人說:「但很抱歉,你們暫時還不能跟老熊的妻子見面,在真相查明之前,她都會在警方的控管之下,以防她把消息洩漏出去。」

 

        「你就快說吧,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警方這麼神秘兮兮的?老熊的死因到底有什麼疑點?」我忍不住追問。在昨晚,消防員說老熊的遺體沒有被燒毀,還可以辨認臉部,所以我們都認為老熊是被濃煙嗆昏而死亡的。

 

        但從男人口中說出來的,是另一個更殘忍的答案:「不,在發生火災之前,老熊就已經死了,有人用利器刺死老熊以後,再放火燒掉詭誌。」

 

        我的心頭一緊,因為男人的這些話,無疑是在傷口上撒鹽。平常在新聞上看到凶殺案的報導時,總覺得那些殘忍的手法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現在卻是發生在老熊身上,我根本不敢想像那種畫面。

 

        「兇手在行兇後會選擇燒掉詭誌,可能是想隱藏老熊真正的死因,不過他卻沒有選擇直接燒掉屍體……不曉得該說他是笨還是另有隱情,總之,我們不想讓兇手知道『屍體其實沒有被燒毀』,讓他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等他露出馬腳以後再逮捕他。」

 

        「嗯。」我點點頭,據說警方在許多命案裡也會用這種手法,在一開始先把「排除他殺」的說法丟給媒體,讓兇手鬆懈下來,事實上針對兇手的搜查動作已經在暗地裡展開了。

 

        男人接著說:「因為我並不在這案子的小組裡,所以我能打聽到的就這麼多了,但我再送你一條小道消息,搜查小組推測兇手可能是看到最近幾天的新聞報導後,對詭誌產生憎恨的人,畢竟這幾天媒體不斷把你們雜誌妖魔化,而社會上腦波弱容易被媒體洗腦的人又那麼多……」

 

        「沒差,隨便媒體怎麼報導吧。」我心灰意冷地說。

 

        對這些媒體來說,耐心跟真相是他們最不重視的東西。

 

        老熊昨晚剛走,今天我就看到「詭誌創辦人疑似良心不安,選擇在出版社自焚」這類的新聞標題出現在電視上了。那些王八蛋就是喜歡用「疑」跟「恐」這兩個字來當標題,要他們等真相出來後再報導就跟要他們老命一樣。

 

        「不過……我猜你們私底下也正在查這件事,而且掌握的情報可能比我們警方還多,對吧?」男人說著。

 

        雖然男人剛剛要我假裝不認識他,但我的眼角餘光卻注意到,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身體同時轉向我這邊了。

 

        我也轉向右側,面對他。

 

        在我面前的,是一張神似法國影星尚雷諾的滄桑臉孔,眼中有著沉重的憂鬱感。

 

        「我不知道你們查到什麼了,但我支持你們繼續查下去,把真正的凶手揪出來,用你們自己的方式來解決。」男人說道。

 

        「你以警察的身份支持我們這樣做?」

 

        「當然,身為警察,我已經厭倦好不容易抓到犯人後,卻又眼睜睜看著犯人被法院放走這種鳥事了。」男人苦情一笑,「好了,我跟你們出版社的合作關係就到這邊了,如果沒意外的話,我們之間不會再見面了。」

 

        男人說完後,便把身體轉回去,往街道彼端走去,我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轉角。

 

        這時,我的手機發出了收到簡訊的通知聲。

 

 

 

 

 

 

 

 

********

 

 

        走入夜貓子家的客廳,除了已經永遠離開我們的老熊,以及從昨晚開始就找不到人的酒鬼之外,大家都集合在這裡了。

 

        明明有這麼多人坐在一起,卻沒有人在交談,也沒有人開電視來看,更沒有人把手機拿出來用,這是多難得的一副景象。

 

        每個人都坐在位置上發呆,有幾個女孩的眼眶還紅紅的,大家的心情還深陷於老熊死去的悲傷中。

 

        我走入客廳後,每個人都緩緩轉動脖子看向我,大家都在等我開口。

 

        老熊不在以後,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默契,那就是現在的情況最好由我來作主。

 

        我站到客廳中央,緩緩地深呼吸後,說:「我剛得到消息,老熊的妻子會來新德市幫忙處理他的後事。」

 

        「老熊結婚了?」室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因為他們所認識的老熊,是一個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詭誌事業的硬漢,他的生活模式跟戀愛或婚姻完全扯不上邊。

 

        但有些事老熊不說,並不代表不存在。

 

        「我知道,我也嚇到了,但至少在這一塊上我們不用擔心了,不過這只是第一件事,我還有另一個消息要跟大家說……但這消息對大家來說可能比較殘忍。」

 

        我說出男人跟我提供的情報,老熊是在火災發生之前,就已經被人刺殺身亡了,這個事實對多數人來說太過可怕,有一些人閉上眼睛,也有人蓋起了耳朵。

 

        說出這件事後,我刻意沉默一段時間,讓大家可以沉澱自己的心情。等到我覺得差不多時,我對夜貓子問道:「夜貓子,昨晚在確認老熊身份的時候,妳有在他的身上看到傷口嗎?」

 

        「我不確定。」夜貓子搖一下頭,用手壓著太陽穴說:「我當時只看到老熊的臉,然後就不忍心再看第二眼了……」

 

        「可是,為什麼會有人想殺死老熊?」笑笑問。

 

        「很簡單,因為影之蠊的幕後黑手知道我們為了讓詭誌平反,已經查到有關他的事了,而且我們已經很接近真相了,他想警告我們不要插手,昨晚出現在我跟夜貓子電腦螢幕上的字,就是他的警告信,光是這樣做他還不滿足,他更燒了詭誌,害死了老熊……」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拳頭用力握緊,因為我現在所感覺到的,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是即將揪出真兇的慾望,「他以為沒有了詭誌跟老熊以後,我們這些剩下的人就會喪失追查的動力,但他錯了,大錯特錯。」

 

        我把雙手拳頭慢慢放鬆,此時此刻,必須馬上制定下一步的計劃並執行,直到把對方逼出來為止。

 

        但在這之前,有些話我必須要說。

 

        「在我們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之前,有些話我要跟大家說。」我說:「老熊昨晚有打一通電話給我,他跟我說,這件事的後續就交給他跟我兩個,再加上夜貓子跟酒鬼四個人來解決就好,其他人沒必要干涉,因為這件事太危險了,老熊沒辦法保證你們的安全,而且你們在離開詭誌後都還有更好的出路。不像我跟夜貓子,我們只會寫小說,除了詭誌之外,我們沒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我一一看著在座的每一個人,蘇羿、笑笑、陳希、謙慧、鶴瑩……

 

        「我尊重老熊的想法,畢竟老熊的死已經證明了,我們這次要面對的敵人跟以前的不一樣,隨著我們越接近真相,敵人也會毫不手軟地採取殺手,所以我想請你們自己選擇……若你決定留下,就坐著不動,若你打算離開,就現在站起來,往門口走吧。」

 

        我將手往門口一擺,等待大家做決定。

 

        不過當我發現所有人的眼神都在瞪著我時,才發現我剛剛所說的話根本是多餘的。

 

        「我好像說了一大堆沒必要的廢話,是嗎?」我略為尷尬地笑了一下。

 

        「當然是廢話啦。」笑笑說:「你知道我們不會有人選擇離開的。」

 

        「好吧,那我們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拍拍手,轉向陳希問道:「陳希,你那位學弟在暗網裡查到什麼線索?」

 

        「我不知道,因為學弟直接把檔案寄到老熊的信箱,所以我沒看到……」

 

        「那請妳馬上聯絡那位學弟,叫他再把檔案再寄給妳,老熊昨天收到檔案後,馬上就回詭誌查資料了,代表那份檔案跟詭誌曾經刊出的內容有關,我們必須查出老熊到底發現了什麼。」

 

        蘇羿問:「但出版社裡的資料已經全被燒掉了,該怎麼找?」

 

        「等等,或許還有方法。」鶴瑩舉手說道:「老熊之前有吩咐我,叫我利用空閒時間把詭誌從創刊號開始的所有檔案全部整理到雲端上面,但是……因為不是急著完成的工作,所以我只上傳到一半,我不確定老熊要找的東西有沒有在那一半裡面。」

 

        「沒關係,至少我們還有賭一把的機會。」

 

        我把這個重責大任交付到夜貓子手上:「能請妳帶大家一起到新德大學借用電腦查那些資料嗎?集體行動以及待在公共空間,這樣會比較安全。」

 

        「我是沒問題,那你呢?」夜貓子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要去跟殺害老熊的兇手會一下面。」

 

        此話一出,大家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我把手機拿出來,點出了那則稍早收到的簡訊。

 

        簡訊中寫著:「抓到兇手了,到○○巷20號來找我,不要帶出版社的其他人來。」

 

        寄件人正是酒鬼。

 

        夜貓子看到簡訊內容後,眉頭皺得更深了:「你真的要去?」

 

        「酒鬼一整天都沒出現,我早有預感他會準備驚喜了。」我收起手機,說:「一樣按照計劃,妳帶大家去新德大學查資料,我去看酒鬼到底抓到了誰。」

 

        「風海,不是我多嘴……但你有沒有想過,酒鬼可能也已經遭到毒手,而這封簡訊其實是陷阱?」夜貓子質疑道。

 

        夜貓子的質疑十分合理,在收到簡訊的當下,我也抱持著懷疑的想法,但這種想法只在我腦中存在不到三秒鐘,因為酒鬼就算真的遭遇不測,他也會想盡方法不讓自己的手機被敵人利用的,畢竟他可是酒鬼啊。

 

        「不用擔心,如果這真的是陷阱,我也準備好後援了。」

 

        我搭住夜貓子的肩膀,要她儘管放心。

 

        我不會讓詭誌的其他人同行,但我會帶其他可以信任的同伴一起前往。

 

 

 

 

 

 

 

 

 

 

 

 

 

 

 

 

 

=====================================

 

 

大家好,我是阿攤。

 

利用這篇的結尾來簡單談一下,如果說之前的詭誌都有點像是影集的感覺的話……那這一篇的形式就有點像是劇場版。

 

會有人死、也會有重大的改變。

 

至於這是不是詭誌的最終章,或是之後會有什麼變化,會在結局時說明。

 

謝謝老熊這六年來的陪伴,他是詭誌永遠的老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天天開心
  • 風海的體質根本是柯南或是哈利波特吧!
    PS: 社會上腦波弱容易被媒體洗腦的人又那麼多+1....
  • 上禮拜選舉後,這種現象特別明顯...唉唉

    於 2018/11/28 05:23 回覆

  • 尼膩
  • 敬老熊🍷
  • 敬老熊!

    於 2018/11/28 05:23 回覆

  • 霓詩
  • 既老雄後,後期詭誌要靠熊妹來經營
  • 還有風海在呀~

    於 2018/11/28 05:23 回覆

  • 訪客
  • 好難想像沒有老熊的詭誌QQ
  • 我之前也很難想像,但如果要做出改變,就必須犧牲一些東西...

    於 2018/11/28 05:22 回覆

  • 訪客
  • 我竟然會看到哭.....老熊😭😭😭
  • 因為真的很久了,大家都對他有感情了...

    於 2018/12/05 02:43 回覆

  • 微糖熱奶茶
  • 敬永遠的老熊老大🍺🍺🍺 (淚崩
  • 敬老熊 (舉杯

    於 2018/12/22 04: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