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8502217885.jpg

 

        雖然老熊讓我放公假的意義是想讓我專心調查,但在工作之中,也不能浪費休息的機會。

 

        今天我原本打算睡到中午起床以後,再來好好整理調查方向的,但是老熊在早上十點的一通電話卻打亂了我的節奏。

 

        我接起手機,直接用還沒睡飽的慵懶語氣答話:「喂?」

 

        「風海,你在哪?」

 

        「我在家呀。」我懶洋洋地說:「你該不會是打來問我今天怎麼沒到出版社吧?你可不要忘記,你可是給了我三天的假期來調查那件事喔。」

 

        「這我記得,不過我不是要問你這個。」老熊話鋒一轉,問:「你昨天在蘇羿那邊待到幾點?」

 

        「昨天喔……吃完晚餐以後我們又邊看電影邊聊天,我大概待到十一點多才回家吧。」我忍不住在心裡嘖了一聲,既然老熊今天有去出版社,為何不直接問蘇羿呢?

 

        老熊的下一句話直接解答了我心裡的疑問,他說:「你昨天晚上跟蘇羿相處的時候,他還好嗎?因為他現在還沒到出版社,手機跟通訊軟體也都聯絡不到。」

 

        老熊說的話直接讓我宛如從高樓墜下,從半夢半醒中回到現實。

 

        蘇羿可以說是詭誌的模範員工,除非整座城市都被炸掉了,不然他就算是用挖的也會挖一條路去上班的。

 

        我迅速挺直腰桿從床上坐起來,問:「他還沒去上班嗎?其他人聯絡得到他嗎?」

 

        「大家的電話全打過一輪了,他都沒接,訊息也都沒讀。」老熊在電話那頭慎重地吞了一口唾液,問:「風海,昨天晚上你跟蘇羿在一起的時候,真的沒有不對勁的地方嗎?」

 

        我想起了昨晚蘇羿拿錯杯子的的事情,低喃道:「杯子……」

 

        「杯子?」老熊不解。

 

        「在電話裡解釋有點複雜,等一下我們直接去蘇羿家碰面,到時再跟你解釋。」

 

        「好,等等見。」

 

        結束通話後,我從床上跳起來,用最短的時間換好衣服,衝出家門。

 

 

 

 

 

 

******

 

 

        老熊比我早了幾分鐘到達蘇羿的公寓,當我抵達時,他已經在警衛室外面了。

 

        「情況如何?」我來到他身邊,並探頭看了一下警衛室內的情況,只見年輕的警衛拿著話筒,正在跟別人通電話。

 

        「警衛打過電話上去,但是蘇羿沒有接。」老熊的手不斷敲擊著訪客登記簿冊用的桌面,說:「我請他聯絡房東來開門,不然根本無法確認蘇羿的情形。」

 

        警衛在這時剛好放下話筒,滿臉委屈地抬頭看著我們,說:「房東準備要過來了,她剛剛還在電話裡臭罵我一頓,說房客可能只是還沒睡醒,幹嘛這麼緊張。」

 

        「那是因為她不瞭解我們的朋友。」我說:「蘇羿絕對不會睡過頭。」

 

        「嗯,除非整座城市被核彈炸掉,不然他一定會準時來上班的。」老熊對於蘇羿的想法跟我一模一樣。

 

        我跟老熊一起在警衛室外面等候,趁著這段時間,我把蘇羿昨天拿錯杯子的事情告訴老熊,老熊聽完後一臉凝重,似乎在擔心什麼。

 

        約三十分鐘後,房東終於開著賓士車現身。

 

        房東是位年過五十的婦人,她身上花色華麗的衣服及手上知名品牌的包包都讓人感到十足的壓力,好像自己在她面前一毛不值似的。

 

        「就是你們叫我來開門的嗎?」婦人一下車,對著我跟老熊就是一頓碎唸。

 

        她唸的內容基本上就是說蘇羿有可能只是出門忘記帶手機,或是還在睡覺,根本沒必要叫她來開門,現代年輕人真是沒觀念等等。

 

        在她的碎唸之下,我跟老熊先是不發一語地聽著,直到她稍微喘口氣休息時,老熊才說:「房東太太,就直接說開了吧,我們擔心我們的朋友出事,而妳也擔心自己的房子出事吧?不然妳不會趕過來的,不是嗎?」

 

        對她這種中年人來說,房子財產可以說跟生命一樣重要,因為那都是他們花費大把年輕歲月努力拚來的成果,要是房子出事、沒有價值了,就等於年輕時的努力都泡湯了。

 

        要是她不在乎自己的房子,就不會親自趕過來了。

 

        「那當然啦,要是房子出事,你朋友可要負責的,要是他也出事了,就換你們負責!」房東接著又開始一陣碎念:「當初看那個年輕人乖巧又斯文,才把房子租給他的,想說應該比上次那個打扮不三不四的女生好多了,結果這麼快又給我搞這齣,你們年輕人喔……」

 

        她口中那個「打扮不三不四的女生」鐵定就是冰琦了,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聽她碎碎唸了,這樣一唸下去又不知道到何年何日才會結束。

 

        「房東太太,我們先上去開門吧,妳想說什麼,路上再說好了。」我跟老熊拉著房東往電梯的方向走,好在她的肺活量不大,唸一段時間後就要喘口氣休息。

 

        在電梯中趁著她休息的空檔,我問房東,那間房子在之前有沒有發生過其他事情?

 

        這種白目的問題理所當然又是被她臭罵一頓:「你不要在那邊亂講話!這棟公寓我買了好幾間,我跟你講,每間都是乾乾淨淨的!你不要亂說我的房子有問題,要是害到房價,我就叫你來賠!」

 

        講到最後一個字時,她又開始喘氣休息,而電梯也剛好到達了蘇羿居住的樓層,電梯門一開,我跟老熊馬上衝到蘇羿家的門口,催促房東快點開門。

 

        房東從名牌包裡掏出鑰匙,不疾不徐地把門打開,門一開,我跟老熊就像攻堅的特警隊那樣一左一右交互掩護衝進門,客廳中看不到蘇羿的人影,我大聲喊了一下蘇羿的名字,卻沒有回覆。

 

        「風海。」老熊對我使了個眼神,叫我注意浴室的情形。

 

        只見浴室的門半掩著,燈光從裡面透出,還可以聽到流水聲,似乎有人在裡面。

 

        一幅恐怖的畫面突然在我腦海中浮現。

 

        那是恐怖電影中很常見到的經典畫面。

 

        一個人躺在泡滿血水的浴缸裡割腕,鮮血跟水混在一起,從浴缸中滿溢而出,不斷流到地上……浴室門後的水流聲,正帶給我這樣的聯想。

 

        房東跟在我們後面走進屋內,她看到我們兩人僵在原地不動,便問:「你們兩個是怎樣?幹嘛站在這裡發呆?他人不是在浴室嗎?怎麼不去叫他出來?」

 

        心臟大顆的房東直接走向浴室,伸手就要把門推開。

 

        「喂,等一下……」

 

        我跟老熊還來不及阻止她,房東下一秒已經推開浴室的門,並對著裡面大喊:「喂!你人還活得好好的怎麼不打電話跟你朋友說一聲?害他們擔心的要死,還特地叫我來開門,我跟你說,絕對沒有下次了!」

 

        在房東的喊話之後,我心中的不安突然全不見了,中年婦女的霸氣果然驚人呀。

 

        挾著這股氣勢,我跟老熊也一起站到浴室門口,看到裡面的景象後,我的腦袋中似乎發出了啪斯一聲,像是突然短路般,無法思考。

 

        蘇羿站在洗手台前,面對鏡子,手上拿著牙刷,看起來正要刷牙。

 

        面對我們的到來,蘇羿完全沒有轉頭看我們一眼,而是持續盯著鏡子發呆,他的眼神就像是被鏡子裡的自己給綁架了,洗手台上的水龍頭水也沒關,蘇羿就像是沒看到似的,任由水不斷流走。

 

        蘇羿此刻的模樣非常奇怪……我甚至無法保證站在眼前的是真正的蘇羿。

 

        因為他身上所穿的衣服跟手上拿著的東西,全都是不屬於他的。

 

        他上半身穿著的衣服,就是掛在臥室椅子上、型號偏小的那件,那件衣服被勉強套在蘇羿身上,看起來就像緊身衣一樣。

 

        而蘇羿下半身所穿的褲子,就是昨天剛出現的那條牛仔褲。

 

        明明是在浴室裡,他的腳卻穿上了那雙突然出現在鞋櫃裡的舊運動鞋。

 

        就連他手上拿的牙刷跟杯子,還有肩膀上掛著的毛巾也是如此,全都是那些突然出現的神祕物品。

 

        「喂!你沒聽到我跟你說話嗎?」房東往前跨出一步,幾乎是在蘇羿的耳邊大喊:「你既然沒事,到底為什麼不接電話也不開門呀!嗄?」

 

        被房東在近距離這樣震撼一吼後,蘇羿終於有了反應。

 

        他抽動嘴唇,眼睛持續盯著鏡子內的另一個自己,吐出了三個字。

 

        「你是誰?」

 

 

 

 

 

 

******

 

 

        當蘇羿換上他自己原本的衣服,從房間裡走出來時,他的狀況已經好了很多,但眼神還是有點迷濛。

 

        他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剛嗑完一輪,還搞不清楚自己是誰、自己身處何方、自己做過什麼事,神智尚未完全恢復。

 

        我跟老熊一起把蘇羿扶到沙發上坐下,並問他:「你現在覺得怎樣啦?好點了嗎?」

 

        「頭還有點痛,」蘇羿微側著頭,有氣無力地說:「抱歉,我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們怎麼會和房東一起來找我?」

 

        在找到蘇羿後,我們就把那位霸氣十足的房東婦人打發走了,若是讓她看到蘇羿現在的模樣,她鐵定會懷疑蘇羿吸毒的。

 

        「上班時間到了你卻還沒到出版社,打給你也沒接,所以我就聯絡了風海……」老熊開始跟蘇羿解釋早上的經過,以及在浴室發現蘇羿時,他那詭異的模樣。

 

        但老熊沒告訴蘇羿的是,剛剛趁著他在換衣服的時候,我跟老熊開了一個簡短的會議。

 

        而我們談論的內容,則是關於《你是誰》的都市傳說。

 

        這個都市傳說因為不需成本,而且實行方式非常簡單,所以有許多網紅跟Youtuber都拍過以此為主題的影片。

 

        傳說的內容非常簡單,那就是每天要在鏡子前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並說出十次「你是誰」,持續三十天後,就會因為影像上的格式塔崩壞,而變得不認識鏡中的自己,造成精神變異或發瘋等下場。

 

        不過在那些網紅跟Youtuber的親身測試後,還沒有任何人發生過變異。

 

        但這個都市傳說卻存在著一個讓我無法理解的地方。

 

        其他的都市傳說,只要是跟數字有關的,都有各種不同的版本。

 

        唯獨這個傳說,卻有明確的「十次」跟「三十天」這兩個數字。

 

        如果最終的後果是精神變異,為何要如此規定呢?畢竟要讓一個人的精神產生異常,光靠一個月的時間是絕對不夠的。

 

        為何不是每天對鏡子說一百次你是誰,然後持續三百天?或是說一千次,持續三千天呢?

 

        有可能,一開始散佈這個傳說的人知道人類的精神負荷極限在哪裡,所以才規定了十跟三十這兩個數字,這是最安全的範圍,如果超過這兩個數字,就可能逼近精神上的極限了。

 

        而蘇羿這次的事件,我跟老熊都覺得原理跟《你是誰》的傳說相同。

 

        當那些不知名的生活用品突然出現時,一開始你可能不會太在意,但當時間一久,東西漸多後,你可能就認不得哪個才是你原本使用的東西,而在不自覺中拿起另外的物品來使用。

 

        換言之,這是另一種形式上的格式塔崩壞。

 

        我跟老熊討論後,有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蘇羿搬來這裡才一個禮拜多,這麼短的時間絕對不會造成這樣的影響,在這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的力量在作祟。

 

        這間房間,還有那些多出來的物品,一定還藏著其他秘密。

 

        蘇羿聽完今天早上的經過後,他仍然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對於他今早曾經穿上那些衣服,以及在鏡子前發呆的事情,他完全沒有印象。

 

        「我真的這樣子嗎?我的天呀……」蘇羿雙手捂著嘴巴,對於他自己的行為不可置信。

 

        老熊則提出了建議:「你等一下就把必要的東西打包起來,看要去我家還是風海家借住都可以,就是不能再住這裡了,過幾天你再打電話給房東,跟她說你要搬走。」

 

        「我知道,我知道。」蘇羿放下雙手,臉上仍留著驚恐的表情,「再繼續住下去,我遲早會變成另一個人吧……」

 

        「等等,在你打包之前,我想確認一下。」我提醒道:「今天,在這間房子裡有多出什麼來嗎?」

 

        「不曉得,我還沒看到。」蘇羿說。

 

        我站起身來說:「那我們找找看吧,或許今天多出來的東西會有可供追查的線索。」

 

        每天至少會多出一個物品,這是這房間目前的規則,今天也不會例外。

 

        由蘇羿帶頭,我們開始在房間各處尋找之前沒看過的東西。

 

        最後,蘇羿在書櫃上發現了今天多出來的物品。

 

        「我昨天晚上在這裡看書時,還沒有這個的。」蘇羿小心翼翼地把那東西從書櫃上拿出來,放在手上展示給我跟老熊看。

 

        當我看到那東西的外觀時,我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

 

        那傢伙,果然沒說實話呀。

 

        我把蘇羿手上的東西拿起來收進自己懷裡,並對老熊說:「蘇羿先拜託你了,我現在要去找那個前房客聊一下。」

 

        老熊問:「那個東西跟她有關係嗎?」

 

        「絕對脫不了關係的。」我篤定地說。

 

 

 

 

 

 

******

 

 

        我在冰琦的公寓外面的行人椅上坐到晚上,她才終於提著吉他從街道上走回來。

 

        她這次的穿著跟上次略為不同,是全套的黑色皮衣皮褲,有種電影《X戰警》裡主角群所穿制服的風格,充滿搖滾酷炫感。看來她今天接到了表演的工作,所以才會這麼晚回來。

 

        冰琦看到坐在行人椅上的我後,她停下了腳步,但卻沒有驚訝的感覺,而是相當冷靜地問我:「你坐在這邊該不會是在等我吧?」

 

        「正是如此。」我從椅子上站起來,拍拍膝蓋,伸展雙腿。

 

        「你等多久了?一整天嗎?」

 

        「差不多吧。」

 

        「你有我的電話,怎麼不先打電話問我在不在?」

 

        「因為我怕妳會躲我。」我把雙手叉在腰上,盯著她說:「我有些事情要再跟妳談一下。」

 

        「跟那房子有關的?」冰琦揚起一邊嘴角,露出微微的奸笑,「這次也會有酬勞給我嗎?」

 

        「這次沒有,事實上,我應該把錢從妳那邊拿回來,因為妳上次沒說實話。」

 

        冰琦聳聳肩膀,再次把問題丟回來給我:「你有證據嗎?」

 

        我從懷裡拿出今天出現在蘇羿房間裡的東西,像警徽般出示在冰琦眼前。

 

        「妳想說這東西跟妳沒關係嗎?」

 

        那是一張CD專輯,在封面上的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地下搖滾樂團,我沒有在任何媒體或網站看過這個樂團,更從未聽過他們的音樂,這張專輯應該是樂團自己獨立製作,專門販售給死忠粉絲的,並沒有出現在市場上。

 

        在專輯的封面上,五個樂團成員扭曲著身體,擺出瘋狂演唱的姿勢,其中一個女性吉他手仰天長嘯彈著吉他,臉孔猙獰,但還是可以認出這位吉他手正是冰琦。

 

        冰琦緊盯著我拿出的專輯,微微蠕動著嘴唇,小聲地發出了「哇嗚」的聲音,說道:「沒想到這東西會出現呀,太驚喜了。」

 

        「是今天才出現的。」我把專輯收回來,沉重地說:「而且,我的朋友在今天還發生了另一件事情……」

 

        我正要說出蘇羿今天發生的事,冰琦卻打斷了我。

 

        「他快要被吃掉了,對吧?」

 

        「吃掉?」我皺起眉頭。

 

        「那房間會吃人。」冰琦嘖嘖了好幾聲,又說:「你應該在昨天聽到我的忠告後,就快點讓你朋友搬走的,這樣就不會有事了。」

 

        「那妳應該要早點跟我說實話的。」我把問題丟回去給她。

 

        「我不知道它這次吃人的速度會這麼快。」冰琦往公寓撇了一下頭,說:「我們上去再聊吧,今天我的冰箱裡只有啤酒,沒可樂,可以嗎?」

 

        「沒關係,我就不喝了,我還要騎車。」

 

        「啊,真可惜。」

 

        冰琦嘆了口氣,好像我不喝酒就錯過了什麼似的。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