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55446_1920865874672140_2412160676903518208_n.jpg

 

        詭誌的其他人收到老熊的簡訊後,在下午陸續來到我家,我的客廳也變成了緊急的臨時會議室。

 

        大家坐在客廳裡等待時,謙慧開了這樣一個玩笑:「老熊這次集合我們,是要正式宣佈詭誌結束營業,我們也跟著被裁員了是嗎?」

 

        聽到謙慧的玩笑後,大家都發出了笑聲。

 

        或者說,是他們逼迫自己笑出來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不管面對多困難的困境,幽默感跟樂觀的心情是絕不能丟棄的,這正是詭誌在許多危險事件的衝擊下,還能一路堅持到現在的原因。

 

        對於這個攸關詭誌存亡的玩笑話,老熊自己也是呵呵一笑:「對於不可能發生的事才沒有討論的必要,我會發簡訊叫大家來這裡集合,是因為風海有事要跟大家說。」

 

        老熊說完後,所有人一起轉頭看向我。

 

        我也注視著這些同事的臉。

 

        嬌小卻戰鬥氣息高昂的插畫家笑笑。

 

        每次搬家都會出事的斯文美工,蘇羿。

 

        從大學工讀生變成正職員工的謙慧跟陳希。

 

        原本跟簡婕一樣冷如冰霜,卻在來到詭誌後整個人脫胎換骨的鶴瑩。

 

        還有跟我維持著奇妙男女朋友關係的夜貓子……

 

        他們每個人在詭誌都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裡體會了不一樣的人生,我相信沒有人想離開這間公司,也沒有人想坐視詭誌被打倒。

 

        而此刻在他們的眼神中,我能看到求助的信號,他們想從我口中聽到解決這次事件的方法。

 

        不過目前還少了一個人,酒鬼。

 

        我問老熊:「不等酒鬼來後再一起說嗎?」

 

        「他沒接電話,我剛剛至少傳了十幾封簡訊過去,問他到底有沒有要來,他都沒回覆。」老熊把雙手抱在胸前,嘆了口氣,他對酒鬼也無可奈何,「或許他正在別的地方以自己的方式幫助我們,我們就相信他吧。」

 

        「好吧……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在內心裡期盼酒鬼會比我們早一步找出線索,畢竟他總是帶給我們驚喜。

 

        我把頭轉回去,面對著其他人,說道:「我知道大家想知道什麼,你們想知道讓詭誌渡過這次危機的方法,只可惜這方法我現在還沒找到……不過我有發現一個線索,如果我們可以查出什麼的話,就可以證明那名少年會犯下這種罪行是有其他原因的,他的行為跟詭誌無關,甚至可能有人在背後操弄他。」

 

        接著,我開始講述我昨天在書局現場所看到的情況,以及那名少年在進入書局前、以及攻擊過後都有擲骰子的怪異行為。

 

        我說完之後,每個人都沉默不語,連老熊也是緊皺著眉頭在思考,室內的空氣散發著一種「這該從哪裡開始查起」的懸疑味。

 

        「大家想想,他會擲骰子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打破沉默,試著讓大家的想法有個頭:「說到骰子,你們會先想到什麼?」

 

        「小氣大財神?」鶴瑩率先舉手說。

 

        「嗯……我覺得那個節目應該跟這件事沒關係啦。」我有點傻眼,沒想到鶴瑩竟然會想到十年前停播的節目。

 

        「骰子本身的意義不就是隨機嗎?有時中午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我會丟骰子決定。」謙慧則說。

 

        「賭博啊,賭博不是一定會用到骰子嗎?」陳希。

 

        「我只想到十八啦烤香腸的那種路邊攤說,這也算是賭博的一種吧?。」蘇羿抓著頭。

 

        「我也想到賭博,但我想到的是跟金錢無關的賭博,而是另一種形式的……那少年可能在心裡制定了一個數字,如果骰子擲出的數字大於或小於那個數字,就執行犯案,至於他在犯案後所擲的骰子,其用意可能是用來決定要不要自殺的吧。」老熊把陳希的想法更進一步加強了。

 

        「最近桌遊不是很流行嗎?很多桌遊都是用骰子來決定要走幾步或要停留在哪個地點,犯案的少年會不會也是這樣才決定走進書局的?」笑笑說。

 

        「會跟占卜有關嗎?有些特殊宗教會用人類骨頭做的骰子來卜卦。」在所有人中,夜貓子的答案最為特殊。

 

        夜貓子說出自己的想法後,老熊的手機剛好發出了簡訊的通知聲。

 

        所有人在這時都把注意力轉移到老熊身上,因為我們都知道,那一定是有重大消息的簡訊。

 

        在昨晚的新聞出來之後,老熊的電話就被媒體打爆了,所以老熊已經把各家媒體跟不明來電的號碼通通設為封鎖,現在還能傳簡訊到老熊手機的,只剩下他信任的人。

 

        老熊把手機打開來,看到寄件者的號碼後,說:「是我那位警方的線民傳來的,他雖然沒有參與搜查,不過還是有幫我問到不少消息。」

 

        「有好消息嗎?」我們全都等著老熊宣佈簡訊的內容。

 

        「我先看看再說吧。」老熊點開簡訊,快速閱讀過內容之後,他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說出簡訊的內容:「關於少年行兇的真正原因,少年只給警方『為了要證明自己』這樣一個不明確的回答……受到社會輿論的壓力,搜查行動很快就會結束,畢竟兇手就是那名少年,這點是已經確定的,至於行兇的真正動機,警方高層想直接讓我們詭誌當替死鬼。」

 

        老熊放下手機,緊抿嘴唇、磨著牙齒說道:「警方現在幫不了我們,因為不管是媒體風向,或是警界高層的決策,都想把『少年變成隨機傷人犯』的原因歸咎到我們身上。」

 

        「我們是現成的替死鬼,他們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我說:「弄倒一間小出版社,就可以跟全國民眾交代,這太划算了。」

 

        突然,老熊的手機又發出了簡訊通知聲,老熊再次拿起手機,將簡訊點開來。

 

        「那位線民補充了什麼消息嗎?」我問。

 

        老熊搖了搖頭,看來這次傳簡訊來的是別人。

 

        「是酒鬼傳來的,他終於回我的訊息了。」老熊臉上露出了「真拿他沒辦法」的無奈笑容,「他說他在忙,等晚上才會來跟我們會合。」

 

        「他到底在忙什麼啊?」

 

        「這就不知道了,他可能打算晚上再跟我們說吧。」老熊把手機收起來,問:「風海,接下來呢?你打算要大家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我們必須查出少年行兇的真正原因。」我轉過身面對所有他人,說道:「剛剛大家都說出很多有趣的假設,賭博、占卜、或是桌遊……我們不能放過任何一種可能性,因為每一種都有可能,不管少年擲骰子的原因為何,我們都必須證明是有人指使他這麼做的。」

 

        「首先是陳希跟老熊的想法,少年可能是在賭博……但我們都知道,若沒有利益的賭局,人們是不會拋出骰子的,如果少年真的在賭,那誰又是莊家?」

 

        我把手指向笑笑,繼續說著:「再來是笑笑說的,許多桌遊棋盤遊戲都是用骰子來當作前進步數的依據,這名少年會不會也是這樣呢?他其實是一個桌遊的玩家,只是這個桌遊的地圖卻是真實存在的城市,而地圖上的棋子就是活生生的人類,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定還有其他玩家,我們必須找出來。」

 

        說完笑笑的例子後,我指向夜貓子:「最後是夜貓子的意見,有些宗教會利用人骨骰子來占卜,雖然少年用的並不是人骨骰,但這件事搞不好跟邪教有關係也不一定,如果少年背後真的有邪教在操控,社會大眾絕對會全力挺我們,畢竟國內人民都受不了那些邪教了。」

 

        我把有參考價值的想法都提出來,讓大家知道該往哪邊去調查。

 

        「以上我所說的都有可能,我們必須在網路上找出所有相關的情報,只要有類似言論的人或是網站都有嫌疑,不管是國內國外都要徹底的找。」

 

        雖然在網路上搜尋這件事的線索就宛如大海撈針,但至少做些什麼總比坐視詭誌被弄垮要好多了。

 

        聽我說完後,其他人也認為這至少是一個開始。

 

        但多數人的電腦都留在出版社,而且出版社外面還是有許多媒體聚集,根本無法靠近。

 

        陳希提議,她可以帶大家去新德大學借電腦,學校裡的網路比較快,陳希還說:「我之前認識一個學弟,他對暗網很有興趣,也蠻有研究的,我會問他可不可以幫我們進入暗網,查查看有什麼線索。」

 

        經陳希這樣一提醒,我恍如被打了一拳清醒過來:「對喔,暗網,我一開始怎麼沒想到呢?」

 

        雖然我沒有親身進入過暗網,但我知道那是個無法無天之地。

 

        目前還不知道警方有沒有扣查少年的手機跟電腦,但如果少年的背後真的有更為邪惡的集團或邪教在操控,暗網絕對是他們躲藏的最佳地點。

 

 

 

 

 

 

 

 

******

 

 

        就第一天的進度來說,有點差強人意。

 

        我們以骰子、殺人、救贖、賭注等詞彙在網路上展開搜索,但多數都是虛構的恐怖小說或電影,而且關聯性都很牽強。

 

        至於陳希認識的那位學弟,在詢問過認識的助教後,才知道他已經休學去國外不知道幹嘛了。

 

        慶幸的是助教有存下那位學弟的電話,陳希當場打電話給學弟,說明詭誌目前所遇到的困難後,那位學弟二話不說便答應幫忙,只要一找到相關線索就會通知陳希。

 

        在學弟答應幫忙後,我提醒陳希:「如果他真的找到重要線索的話,等他回國妳可要好好請人家吃頓飯,不要讓他變成工具人了。」

 

        「請吃飯是沒問題,但這筆錢應該是要老熊出吧。」陳希把這個人情推到老熊身上。

 

        我們一行人一直在新德大學待到晚上才離開,走出校園後,我們決定到夜貓子家集合,並在路上的速食店買炸雞桶當晚餐,因為比起我家,夜貓子家要大的多了。

 

        而失蹤一整天的酒鬼,也終於在晚上露面了。

 

        老熊趁著在速食店排隊的空檔傳訊息給酒鬼,說大家會去夜貓子家裡吃飯。

 

        一小時後,酒鬼就出現在夜貓子的家門口了。

 

        當我開門讓酒鬼進來時,我感覺他整個人瘦了一圈,像是在今天受了不少折磨。

 

        我問走進門的酒鬼:「喂,你還好嗎?」

 

        「我餓了。」

 

        酒鬼丟下這句話後就懶的理我了,他直接往餐廳的方向走,然後整個人氣力放盡坐到椅子上,從炸雞桶裡拿出雞腿大口啃了起來。

 

        一聽到酒鬼來了,所有人紛紛來到餐廳,因為大家都很好奇,酒鬼今天到底跑去哪裡?又做了些什麼事?

 

        酒鬼啃完雞腿後,鶴瑩從旁遞上一杯水,酒鬼接過杯子把水粗魯地往嘴裡狂灌,這種暴力的喝水方式讓部份的水都灑出來了。

 

        「酒鬼,你喝慢一點,先休息一下。」我說:「等你覺得休息夠了,再跟我們說你今天去了哪裡吧。」

 

        酒鬼把空水杯重重放到桌上,吐出長長一口氣,說:「我今天去調查了……那個在書局裡砍人的小鬼,他只是傀儡,是有人指使他這麼做的。」

 

 

        這番話讓我心頭一驚,因為酒鬼下午並沒有來集合,他應該不知道骰子的事情,既然如此,他怎麼推斷少年不是自主性犯罪的?

 

        「你是怎麼知道這點的?」我問。

 

        「因為骰子,」沒想到酒鬼注意到的地方跟我一樣,「新聞播出書局的現場畫面時,我看到地板上有骰子,雖然書局裡有賣骰子沒錯,但都是用盒子裝好的,不可能單顆掉在地上,一般人也不可能把骰子帶在身上,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那個小鬼帶的,骰子是他行兇所用的道具。」

 

        雖然酒鬼猜測的方向跟我一樣,但我當時可是身在現場見證一切,而酒鬼只是看到新聞報導的片段,就能推斷出這件事?

 

        「你們一定還有很多問題想問我,我等等再跟你們解釋。」酒鬼從炸雞桶裡拿出一塊雞翅咬下一口,咀嚼著問道:「那你們呢?集合在一起之後忙了些什麼?」

 

        「其實,我們目前掌握到的方向,跟你一模一樣……」我把我跟夜貓子當時身在現場的事情,以及下午的推論,還有網路上目前找到的資料都告訴酒鬼。

 

        我說完時,酒鬼剛好把雞翅吃完,他問:「那你們有在網路上找到什麼嗎?」

 

        「收獲有限,至少每個人都在努力了,大家都不想讓詭誌被這件事搞垮。」

 

        「但你們調查的方式完全錯了,根本就是矇著眼睛在開車。」

 

        「不然還能怎麼辦?我們手邊沒有其他資訊,只能先從網路上收集情報……」

 

        「你們聽過藍鯨嗎?」

 

        酒鬼突如其然的一個問題,讓餐廳內的溫度彷彿在瞬間下降了十幾度,我幾乎可以感覺到一股惡寒從心底直冒出來。

 

        老熊更是整個人往前站出一步,聲音凌厲地問:「酒鬼,你是指這件事跟藍鯨有所關聯嗎?」

 

        「藍鯨是什麼?我之前好像有在哪裡看過,可是忘了。」

 

        「我也是,藍鯨是不是都市傳說的一種?」

 

        站在餐廳牆邊的蘇羿跟謙慧開始討論起來,藍鯨這兩個字對他們來說有點陌生,但卻又曾經在哪裡看過。

 

        「藍鯨並不是都市傳說,而是真實發生過的殘忍事件。」我否決了他們的說法,像藍鯨這樣以惡意為出發點的悲劇,根本不能算是都市傳說。

 

        藍鯨是一個源於俄羅斯的社群網路遊戲,遊戲管理員會以洗腦、催眠的方式,讓玩家信任他,崇拜他之後,再發送各種指示給玩家執行。

 

        管理員所下達的指示包羅萬象,像是自殘、虐殺小動物、到附近最高的建築物頂樓垂望地面、用刀片在自己身上刻出藍鯨圖案表示效忠等等,這些指示會連續五十天,當最後一天到達時,管理員會下達最後的指示,教唆玩家自殺。

 

        而這些玩家都是在現實世界中缺乏關愛,或是在不正常家庭中生長的青少年,因此特別容易被控制。

 

        管理員會不斷在這些青少年的腦中灌輸各種觀念,例如:身為藍鯨的玩家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正常工作讀書的一般人根本無法享受這種樂趣,成功執行五十天指令的玩家,將成為社群中的榮耀等等……

 

        因此,當玩家在最後一天收到指令,奉命自殺時,他們感到的並不是恐懼,而是至高的榮譽感。

 

        當藍鯨的創辦者被逮捕時,他表示他創造藍鯨遊戲的意義在於「

淨化社會」,他找出在社會上沒有生產價值的垃圾,讓這些垃圾自我淘汰,而這些垃圾每個都很樂於淘汰自己。

 

        就算始作俑者已經被逮捕,但藍鯨遊戲早已透過各種網路管道流傳出去,目前在網路上仍可以看到不少跟藍鯨類似的社群。

 

        如果書局的事件跟藍鯨有所關聯,就代表少年也是被害者,詭誌就有機會可以從這場風波中全身而退了。

 

        酒鬼開始回答老熊的問題:「我們這次遇到的事……跟藍鯨有點像,只是有些地方不一樣,藍鯨是洗腦受害者,並教唆他們去自殺以達成淨化世界的目標。但我們要面對的敵人卻更惡劣,他們催眠受害者去攻擊無辜的人,這代表他們的目標跟藍鯨相反,是要除掉世界上正常善良的人。」

 

        「酒鬼,你所說的這些,是你的推論還是已經追查到的事實?」老熊再問。

 

        「一半一半吧,書局的那個小鬼其實不是第一個案例,利用骰子當道具來攻擊……我之前就看過一樣的手法了。」

 

        「怎麼可能?」我身後的陳希驚呼:「我們今天找了一個下午,在網路沒有找到類似的報導啊。」

 

        「那件事在網路或媒體上都沒有被正式紀錄,因為犯人在攻擊時手軟,連第一刀都還沒揮出去就被制伏,沒有造成任何人受傷。」酒鬼的眼神突然失焦地盯著牆壁看,因為他的心思全專注在對於這件事的記憶上:「事發當時只有一個記者跑去採訪,好巧不巧的是,當天晚上發生了多人死傷的大地震,這位記者的採訪變得微不足道,並沒有被採用,也沒有見光過。」

 

        既然沒有見光,那你怎麼會知道?

 

        在場的其他人,心中肯定都有這個問題。

 

        但我已經隱約知道答案了,我相信夜貓子也猜到了,我跟她在《小悟》事件結束後的猜測果然是真的。

 

        「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因為那個記者就是我。」酒鬼的眼神從回憶回到現實當中,並說出答案。

 

        他緩緩環視著每個在場的同事,終於願意鬆口說出關於他過去的其中一段經歷。

 

        「那是十二年前,老熊創辦詭誌前的事情了。」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